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零八章 琳昔,矜持!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萌,以后碰面请就叫我顾总!”看着地上梨花带雨的女人,男人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冷意,“我们之间,其他的称呼已经不合适了!”

    “展铭哥!”睁着朦胧的泪眼,唐萌犹如受到惊吓的麋鹿颤颤巍巍地看着起身的男人,“我是你妹妹啊!为什么要让我叫你顾总?”

    “唐萌,我的妹妹叫顾云柔!”清寒的目光扫过地上的女人,长臂向前朝着夏琳君伸去,顾展铭淡漠的声音里裹着决然。

    “可是展铭哥,云柔姐已经死了,你是不是也想我死,才能永远记得我?”溢满泪水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顾展铭,痛彻心扉地问着这个她心底的男人。

    牵过女人的手,顾展铭不再回应唐萌的问题,低垂的眸子看着紧蹙着眉心的夏琳君,“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吧?”

    “听你的!”随着男人的步子,夏琳君点了下头,身体下意识地靠在了他的臂弯里,“太闹腾了,让人厌烦!”

    “那我们回去吧!”揽在她的纤腰上,顾展铭带着她沿着环形长廊往楼梯口走去。

    看着慢慢走远的两人,依旧跪坐在地上的唐萌,脸上还挂着泪痕,双眼里早已冷光四射。

    她不懂,人的感情怎么能说收回就收回!

    曾经的宠爱,难道都是假的吗?

    本是聚在一起看戏的众人,见顾展铭带着夏琳君悠然地离开,纷纷将目光落在了唐萌的身上。

    兴奋、失落、幸灾乐祸、鄙夷、失望等各种情绪交杂在她们的眼中,使得一张张精致的脸变了形。

    “都散了吧,本来还以为能看到一出大戏,没想到就这样结束了!”遗憾地摇了摇头,看着唐萌的背影不无可惜地开口,“看着是个受宠的,不过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跟人家的真爱比起来,连人家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你说什么?”跪坐在地上的唐萌起身瞪着说话的女人,盯着她的目光冰冷彻骨,“你再给我说一遍?”

    “唐小姐,你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嗤笑了声,女人轻抬着视线,傲慢地看着一脸怒意的唐萌,“大庭广众下给人下跪,结果不过是更被人嫌弃罢了!”

    “王漫,你是什么货色,也敢教训我?”怒视着眼底满脸嘲讽的女人,唐萌恨声质问。

    “唐萌,你已经今非昔比了!”对于唐萌的怒意,王漫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帝云的顾总已经不是你的展铭哥了!我想大家应该非常有兴趣知道,你到底干过什么才惹怒他收回对你的全部宠爱的?”

    “王漫,你不过是何总床上的一件玩意,别把自己看得太高!”轻蔑的目光将女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唐萌冷笑出声,“今晚也不知道何太太在不在,据说她也挺喜欢美女的,你们三人一起玩过吗?”

    “唐萌,你找死!”被戳中痛点的王漫涨红着脸,迈着步子就往唐萌的方向冲去,看这架势是想要撕了她那张破嘴。

    身后的人一见苗头不对,马上伸手将人扯回来,并驾着她快步离开了。

    唐萌,即使失了顾家的宠爱,还有唐家在,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得罪的起的!

    冷眼看着渐渐散去的人群,唐萌抬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微眯着双眼扫过大厅的方向,提着步子直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

    罗兴伟亲自到医院将罗莹云接回罗家,罗冬琼拧着眉看着坐在车后座的女人,满脸的不放心。

    “姐,你放心,她妈妈会照顾好她的!”关上车门,罗兴伟看着紧锁着眉心的女人出声安抚着。

    “你来一下!”对着他招了招手,将人带到旁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存折递了过去,“这里有十万块钱,你给莹云请个专业的保姆照顾她!”

    “姐,家里有阿姨!”看着递过来的存折,罗兴伟直接给推开了,“你放心吧,我们会把孩子照顾好的!”

    “拿着!”塞进男人的手里,罗冬琼沉声吩咐,“我要你亲自去找个负责的阿姨照顾着她,听到没有?”

    “好,听你的!”看着一脸沉冷的女人,罗兴伟点了下头,“姐,莹云的事情你就别操那么多心,她有我们照顾着就行了!”

    “兴伟,你扪心自问,这孩子你们照顾好了吗?”看着罗兴伟,罗冬琼满脸的怒气,“这孩子每次受罪,哪次是你们夫妻两照顾的?”

    “姐,你说你把这孩子所有的事情都揽去了,晨婉还愿意过来跟她亲近吗?”不赞同地看着罗冬琼,罗兴伟压着声音跟她嘀咕着,“当初的话,你自己都忘记了吗啊?”

    “兴伟,别跟我提当初,若不是被罗家牵连,我跟这孩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轻睨了眼面前的男人,罗冬琼厌烦地开口,“告诉张晨婉,她要是继续作践莹云,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搁在女人脸上的视线紧了下,罗兴伟对着她轻点了下头,“好,我会好好跟她说的!”

    “过两天我去看她!”看着上车的男人,罗冬琼扬声说道,双眼紧紧地盯着贴了深色车膜的窗户,里面坐着她疼入心扉的女儿。

    伸着手往车窗外挥了挥手,罗兴伟开车载着罗莹云离开了医院。

    站在原地的女人,双手插在白大褂的袋子里,微敛的眸子里流转着哀伤的眸光。

    “张妈,小姐回来!”看着驶入院子的车子,沙发上的女人对着厨房喊了声,随即扭过头看着门外,身子依旧靠坐在沙发上并没有想起身的意思。

    “小姐回来了!”张妈闻声快速走到罗莹云的身边,半扶着她进了门。

    “妈,我回来了!”看着端坐在沙发上没有动静的女人,罗莹云轻声跟她打着招呼。

    眼帘往上掀了下,清冷的目光看了眼面前一脸浅笑的女人,眉心轻皱,眼底闪过些许的厌烦。

    “张妈已经把你的卧室重新收拾过了,上去好好休息吧!”收回视线看着手中的报纸,张晨婉冷声吩咐道。

    “好!”浅笑的眸子有瞬间的哀伤,随即唇角跟着弯了下,罗莹云对着她点了下头,“那我先上去休息了!”

    嗯了声,盯着报纸的双眼抬都没有抬一下,站在她面前的仿佛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安排下,给莹云重新找个专门的看护!”罗兴伟迈进房门看了眼往楼上走去的身影,移动着双脚坐进沙发,看了眼低垂着头看报纸的女人低声吩咐!

    “家里有张妈就够了,为什么要专门找个看护?”拧着眉看着身边的男人,张晨婉满脸的不悦,“又是你那个多事的姐姐吩咐的?”

    “晨婉,这孩子现在是叫我们爸妈,”看着满脸厌烦的女人,罗兴伟蹙着眉低声说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之前你不是也很喜欢她的吗?”

    “之前?”冷笑了声,挑着眉是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冷嘲道,“罗兴伟,之前是多久以前啊?我怎么就都忘记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看着女人嘲讽的双眼,罗兴伟紧着眉心打断了她的话,“你就算看在郭家一次次帮我们的份上,也该对她上点心!”

    “罗兴伟,你是在指责我没有对她用心?”冷笑了声,张晨婉随手将手中的报纸仍在了茶几上,挑着眉质问着,“你那个姐什么都包办了,还有我什么事情?”

    “行了!”罗兴伟直接打断了张晨婉的絮叨,压着脾气沉声开口,“给她找个看护又不是大事情,有必要这么多话吗?”

    “没钱!”冷哼了声,张晨婉站起声就准备离开。

    “这是姐给的十万,是专门用来请看护的!”从包里拿出存折甩在茶几上,罗兴伟闷声开口,“拿着这些钱,去给孩子请个看护,够了吧?”

    看着被甩到面前的存折,张晨婉本是寡冷的嘴角弯了下,俯身拿起存折放在眼底看了下,见上面的确有十万的钱,挽在嘴角的笑意就又深了几分,“够了,我会安排的!大姐对这孩子还真是尽心,不知道郭世扬知道后会是什么感触!”

    说完,呵呵低笑了两声,转声往楼上走去,“我去看看你们老罗家的宝贝疙瘩!”

    微沉的眸光盯着离开的身影,罗兴伟低叹了声,抬着手揉了揉发涨的额头,紧皱的眉心里满是烦闷。

    ……

    夏琳昔睁着朦胧的双眼茫然地看着面前的房间,放空的脑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渐渐清明的大脑猛然想起昨晚被唐屹弘扛回来的情节,惺忪的双眼跟着一瞪,直接掀开身上的薄被准备下床找唐屹弘算账,却发现空无一物的身体到处是深浅不一的痕迹。

    “唐屹弘,你这个疯子!”扯过旁边的浴巾随意地裹在身上,夏琳昔挪着依旧酸软的双腿走进了浴室。

    穿戴整齐离开卧室,看着空无一人的公寓,夏琳昔拧着眉简直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桌子上就压了张便签纸,上面龙飞凤舞地几个字,一看就知道出自男人的手:宝贝,公司有紧急的事情,我先过去了!爱你的唐!

    双眼盯着手指间的便签纸,夏琳昔磨着牙暗搓搓地想戳死他!

    看着一尘不染的餐桌,摸着干瘪的肚子,也只能无奈地低叹了声。

    用力将手中的便签纸拍回桌面,转身往卧室走去。

    迈进房门,床头柜上的机子已经唱起了音乐。

    看着屏幕上闪动的号码,夏琳昔滑下接听键,“瓶子,什么事情?”

    “琳昔,你什么时候到?”贾立萍捏着自己语气急速地问着对面的女人,“帝云今天发生大事了,现在公司上下一团乱,我看唐总急得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你打个车赶快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听着贾立萍不安急促的声音,夏琳昔的心跟着提了起来,声音里满是着急,“很严重吗?”

    “非常严重,具体的在电话里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你到了就知道了!”贾立萍简单地跟夏琳昔说了下,随即急促地开口,“我不能跟你多说,我手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赶快过来!”

    “好,我马上过来!”对着话筒说了声,夏琳昔挂断电话随意地收拾了下,提着包就出了门。

    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贾立萍挑着眉看了眼面前的杨琳,不安地问道,“这丫头,以后会不会打击报复啊?”

    噗嗤笑了声,杨琳对着她肯定地点了下头,“你就等着吧!你不被她整趴下,就是你命大!”

    “姐,这是你让我打的啊!”抱着杨琳的胳膊,贾立萍就是一阵鬼哭狼嚎,“你刚才可没跟我说这些啊!”

    “走开!”伸着手直接将粘上来的女人扯开,杨琳轻笑着避到了边上,“快点,等她到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

    “唐总呢?”探着身子往外看了眼,贾立萍非常八卦地呢喃,“他不会紧张到躲在厕所里吧?”

    “你要是有兴趣,就跑去看看!”挑了下眉,杨琳非常善意地提着建议,弯下身提起袋子。

    “都没试过,也不知道合不合适?”扫了眼袋子,贾立萍拧着眉有些担心。

    “那丫头的尺寸,估计她自己都没有唐总了解地透彻,你这是多虑了!”轻笑了声,杨琳提着步子往外走去,“你到楼下看看,他们是不是都准备好了!”

    “行!”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贾立萍急匆匆地进了电梯。

    杨琳则是提着袋子,往唐屹弘的休息室走去!

    而此刻的夏琳昔,随便拦了辆车子就往帝云的方向赶去!

    脑子里转悠着贾立萍急促而不安的声音,眉心跟着狠狠地皱了起来。

    摸出机子,夏琳昔拨通了唐屹弘的电话,耳边的音乐声重复了几遍,却依然没有人接听!

    靠坐在车椅上的女人,紧紧地捏着掌心中的机子,眼底满是忧虑。

    “师傅能快点吗?”紧紧地盯着前面的车流,夏琳昔问着开车的师傅。

    “你也看到了,这样密度的车流,想快根本没办法!”摇了摇头,师傅无奈地跟夏琳昔说道,“不堵车已经是万幸了!”

    深呼了口气,夏琳昔压着紧张不安的心情,也只有熬着的份。

    车子停下的瞬间,她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提着包,双脚快速移动,心无旁贷地往帝云大厦跑去,以致于她忽略了本是顺畅的车流一下堵在了那里,停滞不前。

    所有的车子都打开了车窗,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帝云大厦上的那块电子广告牌。

    巨大的屏幕上正播放着一张巨幅的求婚画面。

    迈进大厦的门,夏琳昔本是急躁的心被眼前的一幕震慑地回不了神!

    “琳昔,嫁给唐总吧!”前台乙手里拿着一朵红玫瑰走到夏琳昔的面前,嘴角挂着满是祝福的微笑。

    傻愣愣地从乙的手里接过玫瑰花,夏琳昔眨巴着双眼,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不断走到她面前的同事们,再不明所以地接过那一朵朵的玫瑰花!

    当她的胸口挤满娇艳的花朵,被簇拥着走进电梯,看着周围满是笑容的同事们,茫然的脑子才慢慢地反应过来。

    她,这是被人给求婚了!

    脸上慢慢地浮上羞涩的笑容,低垂的视线看着怀中还滴着水珠的花骨朵,微微发烫的脸埋了进去。

    “琳昔,你就不能矜持点!”挤在人群中的贾立萍看着埋进花丛的女人,恨铁不成钢地开口,“唐总还没开始求婚呢,你倒是给我清醒些啊!”

    “要你管!”抬着满是红晕的小脸,对着这个破坏气氛的女人狠狠地瞪了眼,“你不知道我恨嫁吗?”

    “看出来了!”呵呵笑了声,贾立萍转身不打算再理会这个不知道矜持为何物的家伙!

    听着两人的对话,其余的人都是暗笑不已,却也非常的羡慕。

    从两人的对话上就能猜测出,平时的关系应该是非常的好!

    “快到了!”看着跳动的数字,贾立萍挤到夏琳昔的身边,盯着她满是笑容的脸蹙了下眉头,“琳昔,矜持点!”

    瞥了眼头顶的数字,夏琳昔对着她点了下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垂眸扫了眼怀中的花朵,直接塞进了贾立萍的怀中,“帮我拿着,我要高冷地走出去!”

    在贾立萍震愣的双眼里,电梯门缓缓打开,被迫捧着一束巨大玫瑰花的女人只能无奈地先走了出去!

    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长廊,夏琳昔从巨大的花束后走出来,侧身看了眼围在身边的几人,“今天,谁跟我求婚?”

    “矜持!矜持!”贾立萍将手中的玫瑰花放在旁边,拉着夏琳昔的手就往唐屹弘的休息室走去,“你总得捣腾捣腾吧!唐总衣着光鲜,你一身工作服,不觉得怪异吗?”

    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夏琳昔挑着眉笑了笑,心底大概有了底!

    看样子,是早有准备的!

    一身高级定制蕾丝裙装裹住女人曼妙的身姿,v字领尽显修长的脖子,迷人的锁骨在期间若隐若现,盈盈一握的腰肢收在其中,优雅而性感!

    身前纯手工刺绣而成的天蓝色花朵蔓延至裙摆,优质蕾丝裙身犹如飘逸的白云,衬托着女人白皙的肌肤散发出莹莹光泽!

    满头秀发往后挽起,结成发髻固定在脑后,额头空气刘海下,女人满是笑意的眸子熠熠生辉。

    “琳昔,嫁给我吧!”看着面前犹如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女人,贾立萍单膝跪地满含神情地祈求着,“我保证生生世世只对你一个人好!”

    “瓶子,唐总要是知道你先把他的台词给抢了,你说会是什么结果!”杨琳看着玩闹的贾立萍,挑着眼尾不怀好意地问道。

    “我刚才说什么了?”快速地从地上站起身,贾立萍茫然地看着杨琳,满眼地困惑,“我有说什么吗?”

    “瞧你这德性!”嗤笑了声,杨琳摇了摇头,扫过手腕上的时间,“我们应该要下去了!”

    “还要到哪里?”被众人簇拥着往外走去,夏琳昔看着杨琳疑惑地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对着她笑了下,手指间提着她身后的裙摆,杨琳并没有给她解惑。

    看着宴会大厅四个字,夏琳昔笑了下,她倒是真没想到唐屹弘会选在这里求婚!

    手指间的机子震动了下,杨琳低头扫过,见是关阳的号码,了然地挂断了电话。

    “来吧,宝贝,我们进去!”放下手指间提着的裙摆,杨琳满是浅笑的眸子看着夏琳昔,“祝福你!”

    “谢谢!”接过贾立萍递过来的花束,看着围在身边的几人,夏琳昔深呼了口气,目视着紧闭的大门,双眼里同时流转着紧张跟期待。

    “琳昔,矜持!”身后的贾立萍在大门打开的瞬间,不忘再次提醒着已经迈步往前的女人,引得夏琳昔想回身揍她。

    看着眼底布置地如梦似幻的大厅,夏琳昔的双眼微微有些湿润,如此大的工程量,应该是提前个把月就已经开始了。

    这保密工作做得真是了得!

    浅笑的眸子扫过两旁的人群,这些都是帝云的员工,他们的身上同样穿着非常正式的礼服!

    视线的尽头,她看到她的父母跟夏琳君并排站在那里,还有唐顾两家的长辈,他们的脸上同样挂着幸福的笑容。

    往前移动的双脚顿了下,紧了紧手中的花束,她忽然有种此刻正在进行婚礼的错觉!

    温润的双眼看着红毯尽头的男人,脚下的步子不由地加快了几分。

    舒缓的音乐声中,帝云总部几千人的注视下,夏琳昔终于走到了唐屹弘的面前。

    “来!”看着眼底亭亭玉立的女人,唐屹弘向她伸出了宽厚的手,眼底隐着淡淡的笑意。

    低垂的目光看着男人的掌心,夏琳昔弯着嘴角将小手放了上去,与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牵着女人柔软无骨的小手,唐屹弘引着她一起迈上台阶,站在了玻璃台上。

    看着台上相对而立的两人,夏琳君靠在顾展铭的臂弯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真般配,女人的心里轻声呢喃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