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零四章 这样对她太过于残忍!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氏,莫源生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号码,眉心皱了下。

    这几年里,这组号码从来没有在他上班的时间内打进来过!

    今天算是第一次!

    “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接起电话,莫源生往后靠在旋转椅上,眉心依旧轻蹙着,并没有舒张的意思。

    “晚上有时间吗?到我这里来吧!”对于男人并不热络的语气,简墨并没有多大的反应,“我送你份礼物,你应该会喜欢的!”

    搁在电脑屏幕上的目光敛了下,手指轻点退出文件,莫源生起身走到窗口,垂眸低笑了声,“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日子,怎么想到给我送礼物了?”

    男人低哑的笑声落进简墨的耳中,嘴角跟着扯了下,轻笑出声,“最初看到这个礼物时,我就想你会喜欢的,后来花了点时间打磨了下,看着现在的成品,我想你应该会满意的!”

    “行吧!我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过去!”沉默了会,莫源生轻点了下头,“晚上等我!”

    嗯了声,简墨挂断电话,挂着嘴角的弧度慢慢收敛了几分。

    低垂的眸子看着手指间的照片,指腹在上面轻轻摩挲着,抿了下嘴角轻叹了声,转身往外走去。

    莫源生捏着手机站在窗口,淡漠的双眼搁在路边随风摇摆的树木上,一时没有半点动静。

    “莫总!”张经理敲门进来,看着背光而立的男人,轻掩上房门走了进去。

    回身看了眼,莫源生随手将机子放在办公桌上,双脚移动走了过去,“坐吧!”

    “莫总,这是我按照你的要求做的海外企划书,”张经理将手中刚出炉的企划书递到了莫源生的手中,“你看看,哪里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靠坐在沙发上,男人翘着一条腿,长指翻开手中的企划书,莫源生蹙着眉翻看着。

    “先放我这里,我研究后再找你!”大致地翻动了下,重新合上企划书,莫源生抬着头看着对面信心满满的男人。

    “行,那莫总你先忙!”看了眼压在男人掌心下的企划书,张经理重新站起身,对着他点了下头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张经理离开,莫源生依旧靠坐在那里,手指在企划书上轻点着,薄唇紧抿陷入了沉思。

    视线滑过腕上的手表,男人起身回到办公桌后面,将企划书锁进了抽屉中。

    “莫总!”看着走出办公室的男人,吴剑松起身跟了上去,“是要离开莫氏吗?”

    “到郊外别墅!”清淡的目光往身侧扫了眼,莫源生低声说道,“你去把车子开过来吧!”

    “好的!”在男人的侧影上看了眼,吴剑松快步往员工电梯走去。

    “莫总,到了!”将车子停在大门外,吴剑松抬着视线扫过后视镜,见莫源生靠坐在椅背上轻阖着双眼休息,不得不出声提醒。

    嗯了声,男人的双眼依旧紧闭着,并没有因吴剑松的提醒而睁开。

    见后座没有动静,吴剑松微侧过头打量着眼底大门紧闭的别墅。

    傍晚,明媚的光线已经全数从这幢豪华的房子上撤离,整个建筑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不透一点的光。

    “明天早上过来接我!”打开车门,莫源生抬着脚下了车子,低声吩咐着车内的男人。

    “好的!”对着转身往大门走去的男人,吴剑松轻点了下头,启动车子调转车头离开了这个地方。

    “比之前晚了一刻钟!”看着走进来的男人,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笑了笑,双眼缠在他身上多看了几秒。

    “最近比较忙!”随手将手中的机子放在茶几上,莫源生抬着手按住了他搁在腿上的如玉手指,“倒是冷落你了!”

    “跟你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垂下眼帘看着男人宽厚的手掌,简墨抿了下嘴角轻笑了下。

    “今晚特意把我叫回来,这是准备了什么?”收回手,莫源生靠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问着他。

    “吃完饭在给你!”对着他挑了下眉,简墨打了个哑谜。

    “好!”莫源生对此倒是没有异议,看着他的目光里满是纵容。

    “最近莫氏有什么动作?”起身往餐厅走去,简墨随意地问着身边的男人。

    “准备往海外发展,最近都在忙这件事情!”坐进椅子,莫源生看着眼前丰盛的晚餐跟对面的男人讲着最近公司大致的活动情况。

    “之前都没有听你提过!”抿了口红酒,简墨蹙着眉看着莫源生,“怎么,最近忽然对海外这块感兴趣了?”

    “机缘巧合而已!”低头吃了口菜,莫源生擦了下嘴角,看着他笑了下,“想看看莫氏在我手里能不能走出国门!”

    “别给自己太多压力!”放下手指间托着的酒杯,简墨开口提醒,“莫氏毕竟没有投资过海外的先例,没有经验积累,切记着急上马!”

    “我心里有数!”对着男人举了下杯,莫源生点头应承,“你别担心!”

    嗯了声,见莫源生不愿多说的样子,简墨也就停了这个话题,转而谈起了别的事情。

    丰盛的晚饭过后,莫源生伴着简墨在院子里走了几圈,权当饭后的消食运动。

    “明天又是个好天气!”看着头顶洒满星子的夜空,简墨轻叹了声。

    “的确是个好天气!”随着他一起看向浩瀚的夜空,无数的星光落进莫源生轻抬的双眼里。

    “你猜下,我会送什么礼物给你?”侧声看着面前的男人,简墨含笑的目光搁在他隐匿着夜色里的侧脸上。

    “玉器?”莫源生想到他说的打磨两字,脑海里就有了这种的想法。

    对着他摇了摇头,简墨轻抬的视线越过他的头顶搁在二楼两人的卧房,此时那扇窗口闪着微弱的灯光。

    “是什么?”顺着他的视线,莫源生看了过去,见卧室的窗户上透出些微的灯光,眉心之间的疑惑深了几分。

    “你去看看吧!”收回视线,简墨依旧含笑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份礼物我准备了大半年的时间,虽然还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不过总体还是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这么神秘?”侧身又往窗口上看了眼,莫源生倒真被他勾起了些许的兴趣,“走吧,我们一起上去看看!”

    “这份礼物比较特别,需要你单独拆开才会有惊喜!”对着他轻眨了下眼帘,简墨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指了指卧室,“快去吧!”

    “你这到底准备了什么?”看着往后退了几步的男人,手指抚着额头,莫源生轻笑了下,“搞得我都不敢上去了!”

    “去吧!别辜负了我一番心意!”轻抬下巴,往卧室的方向呶了呶嘴角,简墨催促着。

    “行,我上去看看!”莫源生深深地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对着他轻点了下头。

    嗯了声,看着男人转身走进客厅,简墨就站在原地,目送着他迈上楼梯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轻抬的视线看了眼卧室的方向,闭了闭双眼,男人抬着步子坐进了旁边的躺椅,清冷淡漠的视线注视着夜空中闪闪发亮的星子。

    莫源生站在楼梯口,挑着眉看着眼底的长廊,紧锁的眉心里满是困惑。

    侧身往下看去,院子里早已没有了简墨的身影,紧抿的嘴角撇了下,提着步子继续往前走去。

    长指按在门把上,男人推开了紧闭的房门。

    隐着笑意的嘴角在看到床铺上的背影时,男人慢慢地收敛了脸上的那点弧度。

    搁在门把上的手指紧了紧,莫源生站在门口没有动静。

    搁在女人背影上的视线微微收紧,紧抿的嘴角显示他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视线里的女人,长发垂至腰际,一身长裙裹身,飘逸的裙摆蜿蜒至床边,落在男人目光里的身影宁静而乖巧。

    “夏琳君?”抬着双脚慢慢逼近瞳孔里的身影,莫源生紧抿的嘴角溢出这三字,夹杂他此刻复杂的情绪。

    男人近乎呢喃的声音落进静寂的空气中,犹如一颗石子丢入平静的湖面,不断扩散的波纹缠上床铺上的身影,莫源生看到眼中柔美的身影僵硬在了那里。

    “站起身来!”停在距离女人几步之遥的地方,莫源生微眯着双眼注视着眼底的身影沉声吩咐。

    男人沉冷的声音落进女人的耳中,静默了几秒,床铺上的身影慢慢地站了起来。

    昏黄的光影里,莫源生盯着眼底的身影震愣了几秒,若不是知道夏琳君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他或许真会被眼前的身影迷惑住。

    紧闭的薄唇扯了下,挑了下长眉,冰冷的视线缠在女人纤薄的身影上,“把衣服脱了!”

    莫源生的话显然吓到了背对着他的女人,只见她整个身体剧烈颤抖了下,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的攥起,方能压制住从心底升起的恐惧。

    看着眼底没有动作的女人,莫源生倒是也不着急,看着眼底近乎可以以假乱真的背影,他今晚的耐心倒是前所未有的高。

    双脚移动坐进了旁边的沙发,抬着双眼盯着女人的背影,他并没有出声催促。

    终于女人垂放在身侧的手指慢慢地抬起,身上的衣服随着她的动作一点点地从她柔嫩细致的肌肤上滑落。

    垂在身后的发丝堪堪遮住她完美的雪背,轻晃间,白皙的肌肤在发丝间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你叫什么名字?”依旧清冷的视线在她的背影上扫过,莫源生问着眼底紧绷着线条的女人。

    “我叫夏妍!”女人的声音犹如她的身线一样紧绷,隐隐还裹挟着点点颤音。

    “倒是有趣!”或许莫源生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跟夏琳君同一个姓,“你真的姓夏?”

    “是的,我的确姓夏!”点了着头,夏妍压着呼吸回答着身后的男人。

    空无一物的身体让她十分地不自在,垂在身侧的手指依旧紧紧地攥着,身后的长发让她有了些许的安慰。

    “转过身来!”莫源生低垂着头听着女人的声音,嘴角弯了下,这连声音都那么地相似,倒是令他有些意外。

    在男人的注视下,夏妍忍着羞耻转过身,轻颤的眼帘显示她此刻羞怯难堪的心情。

    近乎完全相似的脸,让沙发上的男人震愣了几秒,双脚移动快速地走到她的面前,淡漠的视线紧紧地压在她的眉眼上,莫源生想要找出这个女人跟夏琳君之间的不同之处。

    看着逼近的男人,夏妍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却被男人伸过来的手又狠狠地攥了回去。

    颤动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头顶的男人,压在胸口的呼吸搅得她异常难受,男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却又让她不敢用力的呼吸。

    “这张脸动过哪些地方?”手指拂过她的眉眼,莫源生低声问着惊惧中的女人,“有多少是你自己的?”

    “莫总,我脸上就做了些微的调整,”低垂着头避开了男人赤裸的目光,夏妍隐忍着羞怯轻声回答着他的问题,“这也是简先生最初挑中我的原因!”

    嗯了声,男人的手指依旧在她的五官上游移着,莫源生往夏妍的面前又迈进了一步,两具身体直接贴合在了一起。

    “莫总!”身后已是书桌,夏妍被莫源生抵在了上面不得后退半步,惊惧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他落在她脸上的手。

    “你是处子吗?”低垂着脸贴进女人小巧的耳朵,莫源生发现她的耳垂上有颗跟夏琳君一模一样的红痣,这让他的双眼沉了几分,“这颗痣是原先就有的,还是后来点上去的?”

    “原来就有的!”羞怯中的女人直接忽略了男人的第一个问题,慌乱的视线往旁边看去,想避开他喷洒在颈子上的气息。

    “你还是童子之身?”女人的回避并没有激怒莫源生,见他抬着手搁在她柔美的背脊上轻抚着,低声又问了句。

    嗯了声,夏妍紧着唇角点了下头,脸上早已满天红霞,异常夺目。

    “倒是有些麻烦!”抵在女儿耳蜗上的薄唇轻叹了声,游走在她背脊上的手指渐渐用了点力将人压进怀里。

    对于男人说的麻烦,夏妍不是很清楚,眉间满是疑惑,却又不敢问出口。

    “躺床上去!”直起身,男人长指挑起女人小巧的下巴,莫源生面无表情地吩咐着眼底依旧慌乱的女人。

    回望着男人的目光震愣了下,夏妍随即点了下头,移动着身体躺进了丝被中。

    看着眼底女人柔嫩的身体,莫源生慢条斯理地解开身上的束缚,露出他常年锻炼的身体,转身走进了浴室。

    静寂的房间内,唯有女人如鼓的心跳声伴着急促的呼吸声响彻在她的耳边,夏妍微侧着头看向浴室的方向,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抓着身下的被子,惊惧在她的血液里流淌,紧紧地攥住了她紧绷的神经。

    擦着头发的莫源生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没有任何的遮蔽物,赤裸在身体走进了夏妍的视线里。

    颤动的双眼下压,女人扭过头看向窗外,繁星闪烁的夜空令她有些迷茫。

    男人健硕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紧绷的神经仿佛要断裂般,胸口胀痛难忍。

    “这身体倒是令人满意!”手指一寸寸地从她的身上走过,莫源生看着眼底慌乱无助的女人,清冷地开口,“我要进来了!”

    男人毫无温情可言的声音砸在女人的耳膜上,令她的紧绷的神经直接断裂,身下撕裂的疼痛更是令她痛不欲生。

    “太生涩了!”摇了摇头,显然莫源生不是很满意夏妍的表现,“这方面你得多加练习!”

    隐忍着整个身体撕裂的痛苦,夏妍紧闭着双眼嗯了声,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帝云的顾展铭,你了解吗?”不断地在女人的身体里动作着,莫源生淡漠地跟她聊着天。

    “听过,不了解!”摇了摇头,夏妍蹙着眉看着头顶的男人,不明白他此刻提起那个的用意。

    “那就从明天开始好好开始了解!”搁在她身前的手指轻抚着,莫源生低垂着双眼看着身下紧锁着眉心的女人,“听到吗?”

    “知道了!”看着男人淡漠无温的脸,压在心底的恐惧再次从心底爬出来攥住了她的神经,夏妍用力地点着头,表示她记下了。

    嗯了声,看着身下听话的女人,莫源生满意地扯了下嘴角,“多看些动作片,了解怎么取悦男人!”

    听到男人的要求,夏妍只能低垂着眼帘轻轻嗯了声。

    始终清冷的目光划过她的眉眼,莫源生抬着眼帘盯着床头的花纹上,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低垂的眼帘轻抬,扫过男人轻阖的双眼,夏妍紧咬着唇瓣深呼吸着,希望能减少身体的疼痛。

    一阵剧烈的运动过后,莫源生毫无留恋地起身离开了床铺,直接进入了浴室。

    疲惫的双眼看了眼男人离开的背影,夏妍闭上双眼睡了过去。

    “怎么样?”看着下楼的男人,靠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简墨挑着眉问道,“这份礼物还满意吗?”

    扯了下嘴角,莫源生在他的旁边坐下,双眼看着电视屏幕低声开口,“这个女人,从哪里找来的?”

    探究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扫过,简墨耸了下肩轻声解释,“无意中看到的,没有被雕琢前,跟夏琳君的相识度在八十左右,后期人工稍微加工了下,倒也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假的总归是假的!”瞥了眼身边的男人,手指游移在下巴上,看着电视的双眼微微眯起,莫源生轻声说道。

    “怎么,用着不满意?”挑着眉问着陷入沉思的男人,简墨倒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床上的一件用品而已,用着倒是也比较舒服!”双手环在胸前,莫源生淡漠地开口。

    “看样子还是没有令你满意!”听着他清冷无温的声音,简墨摇了摇头,挑着眉看着他,“这夏琳君用起来,你难道就一定会满意?”

    “那倒是未必!”扯了下嘴角,莫源生看了眼身边的男人,“不过假的总归是假的!”

    “源生,你似乎太过于认真了!”蹙着眉看着莫源生,双眼里有些担忧,“你自己不觉得吗?”

    “你想多了!”笑了下,莫源生撇着嘴角并没有放在心上,“我只是在完成三年前没有做完的事情而已,并没有其他任何的意义!”

    看着男人的目光微微收起,简墨侧身继续看着电视,捏着遥控器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眼底满是思量。

    “我要将这个女人打造成另一个夏琳君,从里到外,完全复制!”沉默了会,莫源生低声跟简墨说着他接下来的安排。

    “这样,你就能收心了?”挑着眉听着他的打算,简墨的双眼里满是怀疑。

    “当然不是!”对着他摇了摇手指,莫源生否定他的猜测。

    见他不想说,简墨也就不继续追问,而是问出了心里的另一些疑问,“这毕竟是两个个体,你想如何复制?”

    “她的容貌几乎已经可以达到以假乱真地程度了,”拧着眉,莫源生缓缓地讲述着,“她的身上,夏琳君的气她虽然掌握了几分,却没有掌控到全部,有点可惜了!”

    嗯了声,简墨对他的说法倒也是认同,“你想通过后天的培训?”

    “人的记忆可以被篡改!”低笑了声,莫源生看着简墨轻声说道,“当她本人的记忆全部被后天的记忆覆盖之后,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想?”莫源生的话,让简墨有些担心,“这样对她太过于残忍!”

    “现在的她早就不是原来的她,”睨了眼男人,莫源生轻笑了下,“何不做得更为彻底点!”

    “那么之后呢?”简墨并不会天真地以为,莫源生要复制一个从身体到灵魂都一样的夏琳君出来,纯粹是为了放在身边。

    “送到顾展铭的身边!”男人脸上的笑意完全隐没,莫源生寡冷着脸跟简墨说着他最后的打算。

    果然!

    这跟他放在心底的猜测完全地吻合!

    “你不要忘记,顾展铭跟夏琳君是夫妻,两人还是相爱的夫妻!”摇了摇头,简墨并不觉得这个计划会顺利实施,“即使夏妍的记忆通过后天的加工,拥有了夏琳君的部分记忆,你觉得就凭着那点记忆能骗过那个男人吗?”

    “别担心!”拍了拍简墨的胳膊,莫源生神色倒是异常的轻松。

    这问题对于他来说,仿佛并不是大问题。

    轻叹了声,简墨站起身,看着沙发上的男人,“我先去休息了!”

    “一起吧!”随手关掉电视,莫源生随着简墨走上了楼梯,往客房的方向走去。

    ……

    看着不远处周旋在不同男人之间的唐萌,夏琳君抬着视线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见他只是淡漠地跟面前的人交谈,似乎并没有留意到那个人的存在。

    “怎么了?”看了眼女人手指间的杯子,顾展铭拥着她走到旁边,低声问道。

    显然他已经注意到夏琳君刚才看他的那一眼!

    “唐萌也在!”目光穿过人群,看着李毅峰身边的女人,夏琳君跟顾展铭说道,“没想到,她还是懂得进退的!”

    “留意这些干什么?”顺着女人的视线看过去,男人的眉心轻蹙了下,随即收回了目光。

    “无意中扫到的而已!”撇了下嘴角,夏琳君对他解释道。

    “今晚成燕也在!”顾展铭看到南宫成燕随着霍靖庭走进视线,委实震愣了下。

    “这两人怎么会同时出现的?”挑着眉看向远处并肩而立的两人,夏琳君疑惑地问着身边的男人,“他们关系这么好了?”

    摇了摇头,顾展铭表示他也看不懂!

    “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挑着眉看着顾展铭,夏琳君轻笑着建议。

    对上女人狡黠的目光,顾展铭无奈地轻叹了声,揽着她腰身的手在她的胯骨上轻拍了下,“走吧!”

    “霍总!”走到两人面前,顾展铭伸出手跟霍靖庭轻握了下,低声打着招呼,“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今晚恰好有些时间就过来走一趟,正好可以了解下衢城上层社会!”简单地顾展铭解释了下,霍靖庭抬着眼帘看着眼底热闹的大厅。

    “你怎么跟他一起过来的?”看着两个男人交谈,夏琳君将南宫成燕扯到一边轻声问道。

    “刚好我在那边!”扫了眼两个男人,南宫成燕抿了口杯中的红酒,压着声音跟她解释,“这样的宴会肯定要带女伴的,然后我就发扬了乐于助人的精神陪着他过来了!”

    “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看着一脸真诚的南宫成燕,夏琳君总觉得有些玄幻,“他没有威胁你?”

    “怎么可能!”南宫成燕蹙着眉直接否定了下琳君的猜测,随即挑着眉非常愉悦地跟她说道,“他这个人真不错,我这样陪着他走一趟,小费就给了我五十万。出手大方,我喜欢!”

    嘴角抽了抽,夏琳君侧身看着顾展铭对面的男人,也只有好笑的份!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故事,旁人听听就算了,当不得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