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八百零一章 你让唐总去处理吧!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人压下来时差点把沉睡中的女人压断气,唐萌气恼地拍打着身上的人,手脚并用往他身上招呼,“李毅峰,你三更半夜发什么疯?”

    “醒了?”控制着不断挣扎的手,李毅峰看着身下气红了脸的女人冷笑了下,满是酒气的嘴巴不顾她的挣扎狠狠地吻了下去。

    “你给我滚开!”男人身上混合着浓烈的酒味以及刺鼻的女香一下冲进了唐萌的鼻腔里,呛得她差点吐出来。

    看着不断挣扎的女人,酒气上脑的男人,瞳孔里血丝暴起,罗莹云的话又在他脑海里撕扯着,李毅峰抬着手就是一巴掌。

    唐萌错愕的看着身上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男人,随即激烈地挣扎起来,愤怒的双眼里满是对这个男人的恨意,“李毅峰,你敢打我?你这个孬种怂包,我今天跟你拼了!”

    女人刺耳的话落进他的耳中,直接点燃了李毅峰窝在心底的火气,抬起手对着唐萌又是两个耳光,“唐萌,你真以为我李毅峰随你拿捏的?”

    圆睁的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身上的男人,脸颊上火辣辣的刺痛提醒着她,李毅峰今晚的不同,这让唐萌心底有了丝恐惧。

    看着安静下来的女人,李毅峰嗤笑了声,抬着手抚摸着她红肿的脸颊,迷醉的双眼看进她有些恐惧的眸子,嘴角的冷笑更深了几分,“这样才乖!”

    低垂的眸子看着他抚摸在脸上的手,唐萌压着呼吸不敢再招惹他,就怕再次惹怒发酒疯的男人,引来几个巴掌。

    “吻我!”压在她的身上,男人忍不住打了个酒嗝,沉声命令着身下的女人。

    刺鼻的味道直接喷洒在唐萌的脸上,令她面色难看至极,却又不得不忍着。

    看着李毅峰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唐萌知道她再拖延下去势必又得被他打,压下心底的厌恶,闭上双眼吻上了令她泛呕的嘴巴。

    看着她听话的样子,男人的嘴角总算露出满意的弧度,粗鲁的双手直接撕开她身上昂贵的丝质睡衣,捞起她白嫩的腿压了进去,引得她痛苦地低叫了声。

    埋在女人身上的男人,轻闭的双眼里闪过ktv包厢里,孟海伸手搭在他肩头上的画面。

    “哥们,我家最近拿到一个案子,想找人合作,你李家有兴趣吗?”已经醉眼朦胧的男人勾着他的肩膀问着,“这个案子听我家老头说,利润还非常可观!”

    “什么案子?”同样有了几分醉意的李毅峰挑着眉看着身边的男人,饶有兴趣地问道,“跟你们孟家合作需要什么条件?”

    最近李家被郭氏打压地损失惨重,这几天虽然有了点回暖的迹象,但是业绩仍然不是很好。

    这也是他出手再次找上罗莹云的原因,郭氏再这么下去,李家真的要从衢城消失了。

    “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把这个案子的主动权拿过来,以后我们哥俩一起挣钱怎么样?”孟海举着手中的杯子碰了下他的酒杯,非常豪情地许诺着。

    看着身边这个状似非常仗义的男人,李毅峰的心里难掩一阵激动,只是脸上依旧没有过多表现出来,挑着眉问道,“孟海,什么条件?”

    富有深意的目光在李毅峰的脸上划过,孟海垂下眸子看着手指间托着的酒杯,嘴角弯了下,低声开口,“唐萌!”

    李毅峰的眉心皱了下,移开了搁在他身上的目光,靠坐在沙发上一时没有声音。

    “哥们,这个案子做成,你李家可是有好几亿的进账,你考虑下!”拍了拍李毅峰的肩膀,孟海起身往另外几人走去。

    看着摇晃着身体离开的孟海,独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喝了口酒,眉心紧蹙,在心底盘算着这个事情的可行性。

    唐萌,毕竟是唐家的女儿!

    只是想到帝云无故撕毁的那份合约,李毅峰的心底就升起一股怨恨,托着酒杯的手指狠狠地攥起。

    本以为接手了这么个玩意,李家就能站在唐顾两家的平台上飞黄腾达,没想到最后成这样的结果。

    “李总,怎么独自一人在喝闷酒啊?”女人摆着腰身跨坐在他身上,俯下身贴在他胸口,娇声爹气地对着他吐着诱人的芬芳。

    “湘儿,你这是越来越水灵了,这是被多少男人滋润过了?”提着眼帘看着身上的女人,李毅峰轻抚着她白皙的大腿,邪肆地打趣着。

    “李总,我这不是一直在等你的滋润吗?”捂着她娇艳的小嘴咯咯笑了几声,湘儿贴上他的嘴轻点了下。

    轻佻的目光下滑落在女人白皙的沟壑里,搁在她腿上的手指轻点着,余光扫过昏暗角落里早已纠缠在一起的人,李毅峰呵呵笑了两声,“湘儿想要,自己来取吧!”

    “李总真是坏!”妖艳的双眸横过男人,女人纤细的手指沿着领子一路往下拉开了他的拉链,跨坐在他身上的臀往前挪动,嘈杂的音乐声中,湘儿轻咬着嘴角跟身下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轻阖的双眼猛然睁开,看着唐萌依旧红肿的脸颊,男人的眉心轻蹙了下,盘旋在眼底的冷光慢慢地退去,李毅峰翻身离开了床铺。

    看着往浴室走去的身影,唐萌轻抚着脸颊,双眸微微眯起,低垂的眼帘遮住其中的恨意。

    去而复返的男人,横抱起床铺上娇柔的身体,看着她脸上明显的手指印,李毅峰非常懊悔地跟她道歉,“对不起唐萌,晚上多喝了几杯酒,脑子泛糊涂了!你别生气!”

    对于男人的道歉,唐萌也只是掀了下眼角,并没有理会!

    泡在温热的水中,她才觉得舒服很多,身上那令人作呕的味道慢慢地退去。

    重新回到床上,卷着身上的薄被,唐萌自顾自地沉沉睡去,并没有搭理身后不断道歉的男人。

    李毅峰盘腿坐在床铺上,淡漠的脸隐匿在昏暗的光影里,瞳孔中流转着算计的光芒。

    ……

    帝云再次投资海外的消息慢慢地在衢城商业圈中流传开,这次并不像上次那样高调,唐顾两家似乎有意压下关于这次向外扩张的所有信息。

    莫源生拧着眉看着屏幕上一整套完善的企划书,视线一点点地看过去。

    国内的计划跟三年前得到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变动过。

    只是海外部分,莫源生靠坐在旋转椅上,搁在桌子上的手指慢慢地摩挲着,眼底暗光翻涌。

    “莫总!”莫氏外贸部经理走进办公室,看着办公桌后面色沉冷的男人低声打着招呼,“你找我来有什么吩咐?”

    “衢城商业圈最近有什么新鲜的信息,说来听听!”绕出办公桌,莫源生看了眼张经理指了指沙发,“坐吧!”

    “明面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新闻,不过暗地里都在流传帝云又要向海外投资了!”随着莫源生坐进沙发,张经理蹙着眉跟他讲起了最近这段时间私下经常听到的新闻。

    “是吗?”手指轻点着扶手,莫源生紧抿着嘴角坐在旁边沉默着。

    “莫总?”见男人没有动作,张经理也摸不准他的心思,只能试探性地开口。

    “你觉得这些消息可靠吗?”抿了口茶,莫源生看着张经理问道。

    沉默了会,张经理如实地跟莫源生说着他的想法,“这些消息现在也只是在极少数的人嘴里说说,帝云是否真的再次投资海外,官方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出来!”

    嗯了声,莫源生蹙着眉看向窗外,“你的想法呢?”

    “不过我觉得,像帝云这样的庞然大物既然出了点风声,那么肯定已经有这方面的想法了!”张经理继续说着他的想法,“至于是否会按照这个想法去执行,那就不得而知了!”

    靠坐在沙发上,莫源生敛着眉沉默了良久,起身走到办公桌后拿了份文件递给张经理,“这份文件你拿回去看看,有什么想法再跟我说!”

    接过男人手里的档案袋,张经理打开抽出来看了眼。

    当”海外投资计划”五个字进入他的视线时,张经理的眼睛亮了下,脸上满是兴奋,“莫总,莫氏也打算进军海外吗?”

    “初步意向,具体是否会执行,还看你们外贸部是否给力!”对着张经理点了下头,莫源生并没有把话说死。

    “好!我拿回去好好看看!”重新把计划书放进档案袋,张经理起身准备离开。

    “记住,在计划实施之前,这份资料绝对不能外泄!”看着一脸兴奋的男人,莫源生微眯着双眼,清冷警告。

    “知道!莫氏就是我的家,我怎么会拿自己的家开玩笑呢?”对着莫源生点了下头,这个已经年近五十的男人转身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实木门重新关上,莫源生转身重新坐进旋转椅,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资料轻扯了下嘴角。

    ……

    关震跟着顾展铭走进办公室,随手将办公室的门带上。

    “刚才得到消息,莫氏外贸部的张经理从莫源生的办公室离开,还带走了一个档案袋!”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关震跟他汇报着从吴剑松那里得到的信息。

    按在键盘上的手指顿了下,眉峰轻抬看了眼对面的关震,顾展铭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下。

    “顾总!”王君忆敲开办公室的门,目光带过关震看向顾展铭,“前台刚才打电话上来,唐大小姐在楼下要见你!”

    本是舒展的长眉轻蹙了下,顾展铭看着门口的女人低声吩咐了句,“你让唐总去处理吧!”

    “好的!”王君忆点了下头,转身退了出去并带上了房门。

    “最近李家怎么样?”长指在键盘上轻点了几下,顾展铭开口问道。

    搁在男人脸上的目光有几分探究,关震拧着眉在脑海里大致地总结了最近得到的消息,“李家被郭氏打压地有些狼狈,不过最近李毅峰带着唐萌打着唐家的旗号,还是有些效果的!”

    “以后就不必去关注那边了!”点开邮件箱,看着里面数十封的电子邮件,顾展铭随口吩咐着。

    “好的!”其实关震也不再打算分散过多的精力到那边,只是考虑到唐萌毕竟是唐家的大小姐,不得不尽分力!

    搁在屏幕上的视线专注地看着邮件里的内容,顾展铭抽空看了眼关震,薄唇抿了下,“关震,你跟关阳差三岁吧?”

    “对!”看着男人的目光有些疑惑,关震不明白他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关阳已经开始准备他的婚礼了,你呢?”顾展铭干脆停了手指间的动作,靠坐在椅子上认真地问着对面这个跟了他将近十年的男人。

    “没有合适的!”轻笑了声,对于这个话题,关震非常地坦然,“何况我才二十七岁而已,不着急!”

    “帝云这么多的女性同胞,就没有一个入你眼吗?”摇了摇头,顾展铭不赞同地开口,“别是挑花了眼,不知道选谁吧?”

    “还当真没留意过!”笑了下,关震无奈地轻叹,“这每次来去都是走专用电梯,哪有机会跟帝云的美女碰到啊?”

    “那从今天开始就走员工电梯吧!”顾展铭挑着眉良心地建议,“帝云的美女还是非常多的!”

    “顾总,你也是到了三十二岁才遇到的太太!”看着眼前媒婆上身的男人,关震起身提醒了句。

    “对的!”点了下头,顾展铭看着已经转身的男人语重心长地开口,“所以我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现在非常地后悔!”

    “后悔?”移动的双脚停在了门边,关震按着门把回身看着男人,不甚明白地问道,“后悔什么?”

    “后悔之前那么多年跟五姑娘生活啊!”挑着眉看着门口的男人,顾展铭饶有深意地往他的手指上看了眼。

    “顾总想多了!”嘴角抽了下,关震按下门把走了出去。

    目光在实木门上多停留了几秒,顾站名轻笑了下,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邮件上。

    ……

    “唐小姐,你稍等!”放下机子,前台乙非常礼貌地跟面前的女人解释,”目前帝云实行了新的制度,凡不是帝云的员工进出大厦都要进行报备,我们也是公事公办,还请你谅解!”

    对着她勉强地笑了下,唐萌走到旁边做下,看着面前曾经来去自如的地方,眼底慢慢地浮现出些许的委屈。

    “唐萌!”唐屹弘跨出电梯就看到坐在绿植旁边的女人,长眉不自觉地皱了下,大跨步走到了她的面前。

    “哥!”看着来到身边的男人,唐萌轻眨了下眼帘,双眼越过他看向电梯的方向,那里并没有任何人,女人垂在身侧的手指捏了下。

    “你忘记展铭跟你说的话了吗?”看着面前略有些憔悴的女人,唐屹弘压着眉坐到她身边,“下次别再过来了!”

    “哥,我是你妹妹!”女人委屈的双眼里盯着唐屹弘淡漠的脸,唇角扯着一抹苦笑,“李毅峰他打我,你管不管?”

    “什么?”唐萌说出的话,显然令唐屹弘震愣了下,目光在她的身上来回看了遍关心地问道,“你有没有事情?”

    摇了摇头,唐萌抚摸着她白皙的脸对着男人苦涩地开口,“在脸上打了几巴掌,现在手指印彻底下去了,我才来找你的。要不我也没脸出门,唐大小姐被个男人欺负成这样,还不被人给笑掉大牙!”

    “他为什么打你?”双眼在女人的脸上认真地看了下,上面的确没有什么痕迹,唐屹弘的心底盘旋上一股怒气。

    “我也不知道!那晚三更半夜喝醉了回来就折腾我,”低头轻声饮泣着,唐萌断断续续地跟身边男人诉苦,“自从嫁给他后,我是真心要跟他过日子的,可是他就这样作践我,哥,你说我能怎么办?”

    听着女人的哭泣声,唐屹弘眉心间的疙瘩能夹死一只苍蝇,“你真的没有做什么事情惹怒他?”

    “哥,那天晚上我早睡了!”男人怀疑的口吻令唐萌很受伤,眼角的泪水也在不断地往下掉,“他折腾完之后再跟我道歉,你不觉得他就是个心理有问题的变态吗?”

    “你先回去吧!”站起身,唐屹弘来回走了几步看着依旧在默默垂泪的女人,低声开口,“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哥,这样的家你还让我回去?”不敢置信地看着视线里长身玉立的男人,唐萌轻轻摇了摇头,“他这样作践你的妹妹,你不觉得他该死吗?”

    “放心吧,我会让他老实的!”低垂的视线搁在女人布满泪水的脸上,唐屹弘依旧没有半点情绪地承诺,“你只要好好生活,唐家会是你永远的依靠!”

    轻笑了声,唐萌抬着手擦掉眼角残留的眼泪,站起身直视着唐屹弘的双眼,对着他清冷地道谢,“谢谢哥,那我就回去了,不浪费你的时间了!”

    目光在女人淡漠的脸上停留了几秒,唐屹弘嗯了声,“回去吧!”

    “那我走了!”对着唐屹弘点了下头,缠着泪水的双眼往总裁专用电梯的方向深深地看了眼,唐萌转身往门口走去。

    站在原地的男人,暗沉的目光停在她挺直的背脊上,垂在身侧的手指捏了捏,紧抿的嘴角显示他此刻压抑的心情。

    在唐萌彻底离开他的视线后,唐屹弘转身快步往回走,全身散发着冰凉的气息,为着闷热的天气降下些许的温度。

    “唐总!”关震跨出电梯正好碰到正准备进电梯的男人,停下双脚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今天也在这里?”提起的脚又缩了回去,唐屹弘回身走到了关震的身边。

    “刚有些事情要找顾总汇报!”看着男人眼底的冷意,关震侧身看了眼大厅的候客区,”唐总,你这是怎么了?”

    想到刚才唐萌所说的事情,男人捏了捏高挺的鼻子,“关震,帮我个忙!”

    “你说!”看着男人无奈的样子,关震知道这个忙多半跟唐萌有关,唐屹弘接下来所说的事情印证了他的猜测。

    “刚才唐萌跟我说,李毅峰对她家暴,甩了她几个巴掌!”唐屹弘简单地跟关震说了下事情大致的情况,“你帮我核实下,如果属实,你看着办吧!”

    “李毅峰对唐萌家暴?”挑着眉看着唐屹弘,关震直接被气笑了下,“目前李家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有这个胆子倒是令我刮目相看了!”

    看着男人眼底的深意,唐屹弘也不愿再多说,“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我就不参与了!”

    “行!”收了脸上的那点别有深意的弧度,关震对着他点了下头,“处理好了,我再告诉你!”

    本来想说不必了,只是脑子里忽然窜进家里整天愁眉不展的两个老人,唐屹弘也就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唐总,客气了!”挥了挥手,关震大踏步地往外走去。

    本来想把放在那边的眼线撤回来,看样子得再等几天了!

    ……

    夏琳君看着面前悠然自得的女人,嘴角忍不住抽了下,“你现在都敢把这孩子给抱出来了?”

    “为什么不敢?”看着怀里越来越可爱的孩子,南宫成燕挑着眉不明白地问道。

    视线滑过她怀里的小宝贝,夏琳君看着她依旧淡笑的脸,“霍靖庭离开时,同意你带着孩子离开那套房子吗?”

    “能或不能,他都没说!”摇了摇头,南宫成燕撇了下嘴角,“我的理解,他应该是让我随意!”

    夏琳君真是深深地被她的神逻辑给折服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看着女人满是无语的脸,南宫成燕继续撇着嘴角说道,“这孩子一天到晚关在那豪华的牢房里,要憋坏的!”

    “你给孩子拍过照片吗?”看着孩子身上女婴的衣服,夏琳君挑着眉建议,“要不,我给你们拍几张合照?”

    “行啊!”双手托着孩子依旧娇弱的身体,南宫成燕轻吻着他的额头,摆了个最为有爱的姿势让夏琳君拍。

    “燕子,这孩子长大后看到这张照片会有什么感想?”看着女人掌心中托起的孩子,夏琳君在他那裙摆式的衣服上多看了几秒,眼底有着压不住的笑意。

    “特殊时期特殊办法,他能理解的!”接过夏琳君递过来的手机,南宫成燕看着屏幕上两颗粘在一起的脑袋,幸福地笑了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