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九章 琳昔,一夜夫妻百日恩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毅峰,你混蛋!”看着男人手里的机子,罗莹云瞳孔猛缩了下,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至始至终脸上都带着口罩,衣服也是整齐不乱。

    想到他刚才对她做的事情,气急攻心的女人,涨红着脸,手脚剧烈挣扎着想要挣脱掉束缚,“你把那些给我删除了,否则我让你好看!”

    “罗莹云,看到没,这白花花的身子出去,应该能抢占个把月的头条了吧!”点开播放器,将画面放置在女人的视线里,李毅峰挑着眉嗤笑了声,“所以,为了不让那些猥琐的男人在阴暗的角落对着你的身体打手枪,你最好放聪明点!”

    没有被束缚住的腿往男人的方向踢去,想将他手指间的机子踢落,只是没有任何的作用,赤裸的下身更是因为她激烈的动作而暴露在外!

    “我劝你还是放聪明点!”邪肆的目光扫过她裸露的身体,晃了晃手指间的机子,李毅峰扯了下嘴角,“这具身体玩起来还是挺够味的,不过今天就不陪你玩了!”

    “你给我站住,”看着已经往门口走去的男人,罗莹云低吼着,“你把我解开,否则我杀了你!”

    回身扫过气焰嚣张的女人,男人勾了下嘴角,并不理会她的威胁,按下病房的门直接走了出去!

    门锁落下的声音彻底断绝了罗莹云的希望,看着暴露在外的身体,怒睁的双眼里血丝暴起,“李毅峰,我要杀了你!”

    站在门口的男人,听着房间内女人气急败坏的各种咒骂声,幽冷的目光盯着长廊上正弯着身拖地的清洁工,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

    “八号病房,你去收拾一下!”路过清洁工大伯的身边,李毅峰低声吩咐了句,移动的双脚快速地往前走去,并没有停留分毫。

    本是弯身拖地的男人,抬头看了眼离开的背影,站起身又看了眼八号病房所在的位置,蹙着的眉心里一阵厌烦!

    这里面的病人,实在不是个好相与的!

    想到这个女人跟罗冬琼的关系,清洁工大伯只能提着拖把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本是离开的男人,站在转角的位置看着清洁工推开房门进去,勾在嘴角上的那抹邪肆笑容越发的灿烂。

    目光在那紧闭的房门上深深地看了眼,提了下口罩,转身离开了医院。

    ……

    夏琳君跟莫源生之间的协议书曝光,这让她的三叔夏卫华震惊之余,也深陷在愧疚之中!

    他并不知道,这个侄女当时为了她的父亲,除了顾展铭之外,还接触过莫源生这个男人!

    夏琳君跟顾展铭的开始并不美好,却有了个美好的结局,这是他最为欣慰的!

    现在,这份协议书犹如晴天霹雳直接落下,就像阳春三月突降暴雪,令人措手不及。

    接到夏柏强的电话,夏卫华其实早有准备!

    在看到协议书的最初,他就意识到当初想要极力隐瞒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

    “卫华,当初我的案子到底是怎么结案的?”捏着机子,夏柏强沿着别墅旁边的小路慢慢地走着,面色沉重,目光里满是沉痛。

    “大哥!”轻叹了声,夏卫华站在窗口沉默了良久,“你的案子其实是琳君的老公顾总帮的忙,并不是当时跟你说的那样,我也没有这么大能量的朋友!”

    “你是糊涂啊!”伸着手撑在路旁的一棵古树上,才能稳住他轻颤的身体,夏柏强轻闭双眼,压住弥漫上来的水汽,痛苦地开口,“我是宁愿死在那里面,也不要这孩子去做这样的事情啊!”

    “哥,我也是心疼!”捏着机子的手指微微发白,夏卫华仰头看着无云的蓝天,喉间酸涩的厉害,“当初你在里面,大嫂又那个样子,我也实在没有法子!”

    “她怎么会跟莫源生牵扯上的?”抬着手擦了下眼角,夏柏强回身看着眼底豪华的别墅,低声问着对面的男人。

    “这个我也实在不知道!”夏卫华无奈地开口,“大哥,不瞒你,顾展铭是我从中牵线的,但是这个莫源生,若不是这次协议书曝光,我还真不知道!”

    “这丫头也不知道还隐瞒了多少东西?”抬着重如千斤的双腿,夏柏强继续往前走去,声音低哑裹挟着心底的疼痛。

    “哥,现在琳君跟顾总之间怎么样?”听着夏柏强沉痛的声音,夏卫华也实在不好受。

    “在我们面前总是好的!”沉默了会,夏柏强在脑海里认真回想着这几天看到的情况,却也不敢太乐观,“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人背后什么样子了?”

    夏柏强毫无信心的声音令夏卫华也跟着心紧了下,却也不得不开口安慰着,同时也在安慰着他自己,“或许你看到的就是他们真实的状况,顾总是真爱琳君的!”

    “卫华,我是怕顾家其他人有想法!”男人蹙着眉跟他讲着心底的担忧,“两人的事情本就是琳君高嫁了,现在又闹出这件事情,你说顾家两个老人会怎么看待这个儿媳妇?豪门大户最忌讳这种丑闻!”

    “你的意思我明白,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只是我觉得像顾展铭这样的男人,他的婚姻他自己是能把握的!”知道夏柏强担心顾东兴夫妻会插手进这场本就悬殊的婚姻,夏卫华却有他不同的看法,“你先别着急,静观其变才是你目前最应该做的!”

    叹息了声,男人的眉头依旧紧皱着,眉宇间的担心显而易见,“我现在哪敢有什么动作啊!”

    听着夏柏强无可奈何的声音,夏卫华的心里也不好受,捏着机子一时没有开口。

    “先这样吧!那丫头推着孩子过来了!”视线里,夏琳君推着婴儿车往这边走来,夏柏强直接挂断了电话。

    “爸!”走到夏柏强面前,夏琳君轻笑着开口,“刚才给谁打电话呢?”

    “给你三叔!”压下身看着车子里的孩子,夏柏强随意地应着。

    听到夏柏强给夏卫华打电话,夏琳君的心里咯噔了下,拧着眉认真地看着他的脸,却见没有任何的异样,那一瞬间收紧的心脏才慢慢地松弛下来。

    “都说什么?”推着车子,夏琳君状似随意地问道,探究的目光依旧搁在夏柏强的脸上。

    “就问声好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你三叔一个电话不会超过三句话!”轻笑了声,夏柏强摇摇头无奈地说落着夏卫华,“见面,能跟你说上三个小时!”

    “他最近应该非常忙了吧!”往年这个季节,夏卫华的小厂子就开始忙碌了。

    “应该吧!”从夏琳君手里接过婴儿车,夏柏强低垂的眸子看着车子里自带美瞳的小宝贝,低落的情绪有了点好转。

    “说起来,也的确有段时间没有跟三叔家聚聚了!”抿着嘴角笑了笑,夏琳君叹息了声。

    “这有什么难的!”沿着陡坡,推着车子,两人慢慢地走着,听到夏琳君的轻叹声,夏柏强扭头看了眼提议道,“凑一天,大家都不忙的时间聚聚就是了!”

    “好!”点了下头,对此夏琳君倒也是挺期待的。

    若不是目前情况不允许,她真想早点弄这样的聚会。

    “琳君,展铭对你好吗?”走了段路,夏柏强看着逗弄着孩子的女人,轻声问道。

    本是弯身跟孩子咿咿吖吖的女人,闻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见他的目光依旧放在车子里的孩子身上,脸上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神色。

    夏琳君轻笑着回道,“爸,他对我很好!”

    听到女儿含笑的声音,跟他说“他对我很好”这五个字,夏柏强隐忍着心底的酸涩扭过头看了眼,扯着嘴角嗯了声,并没有多说一个字。

    看着夏柏强不欲多说的神色,夏琳君也没有多想,推着车子跟在他身边继续往前走着。

    两人推着车子走走停停,沿着香泉湖环山小路走了个把小时才回去。

    ……

    顾展铭的车子到达帝云,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关震跳下车走了过去。

    “后续事情都处理好了?”大跨步往帝云大厦走去,顾展铭问着紧跟其后的男人。

    “早上五百万的款子已经通过特殊渠道汇入对方账号!”关震压着声音跟男人汇报着,“按照目前的情况分析,莫源生那边已经不会再有动作了!”

    “李清那边怎么样?”脚步顿了下,顾展铭侧身看了眼关震,“就协议的事情,她能出来吗?”

    “吴剑松目前并不同意把李清推到前面!”跟着顾展铭走进电梯,关震大致讲了下,“他不想她再受到伤害!”

    “没有跟她本人谈过?”男人长眉挑了下,显然对于关震的回答不是很满意。

    “还需要点时间!”看着顾展铭,关震也是十分的抱歉。

    “你这是看上这个男人了?”跨出电梯,男人问着身后的人。

    看着走在前面的背影,关震扯了下嘴角轻笑了声,对此却没有否认,“莫源生这个人并不怎么样,不过他看人的眼光还是非常不错的!”

    “希望你能如愿!”在跨入办公室之前,顾展铭瞥了眼身边的人沉声开口,“不过李清的事情,我不希望再耽搁下去!”

    “我会尽快处理的!”点了下头,关震并没有随着顾展铭走进办公室。

    既然事情汇报完了,他也就直接转身离开了帝云大厦。

    走进办公室的男人,随手放下手指间捏着的手包,伸着手指按下了笔记本的开关。

    在他坐进旋转椅的瞬间,放在桌子上的机子响了起来,悦耳的铃声敲开了他开始忙碌的一天。

    扫了眼电脑屏幕上的时间,长臂探出拿过了手机。

    只是屏幕上跳动的号码进入他的视线,男人的眉头随即皱了起来。

    划开通话键,顾展铭捏着机子放在耳边,看着落地窗外的双眼卷着风霜,紧抿着嘴角没有说话。

    “顾总!”莫源生拿着机子,单手插在腰间站在窗口,嘴角勾着一抹愉悦的弧度,不无可惜地跟对面的男人说道,“同在衢城,这似乎是我们第一次通话吧?”

    眉头蹙了下,顾展铭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长身移动蹲在落地窗前,抬着手指擦掉了夏琳君画像上的一点污渍,温情的目光看着她多情的双眼,嘴角微微勾了下。

    对于顾展铭的默不作声,莫源生似乎也不介意,靠坐进沙发,手指轻敲着扶手,心情愉悦地继续扯着话题,“想必,顾总已经从媒体手里得到了那些内容吧!”

    “莫源生,我没有这么多的时间跟你闲话,有什么事就直说吧!”盘腿坐在地上,顾展铭的手指依旧贴在夏琳君浅笑的脸上,声音里有些厌烦。

    “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提醒下顾总,夏琳君这个女人我是一定要得到的!”轻笑了声,莫源生跟对面的男人说道,“还有,谢谢你帮我照顾了这么长时间,到时候我一定加倍感谢你!”

    “莫源生,你早上是不是忘记吃药了!”嗤笑了声,顾展铭觉得这个男人的脑子进水了。

    呵笑了两声,莫源生直接挂断了电话,对于顾展铭的嘲讽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次的事件虽然胎死腹中,不过之前协议书曝光的事情,在舆论上还是有些作用的!

    想到手中捏着的视频资料,男人的嘴角勾了下!

    这戏才刚开始,鹿死谁手,谁能知道?

    顾展铭看了眼掌心中的机子,暗沉的眸子微微一缩,瞳孔中冷光闪过。

    显然,这次的事情并没有结束!

    这让他非常的厌恶,他十分不喜欢夏琳君的名字跟其他任何的男人牵扯在一起,这让他体内的暴力因子急速地上涨。

    关阳推门进来,就看到顾展铭盘腿坐在地毯上,低垂着眸子看着手指间的机子,全身弥漫着一股冰冷的煞气。

    “顾总,计划书已经做好了!”抬着步子走近,关阳把手中拿着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嗯了声,男人单手撑地站了起来,“你另外准备一份送到楼下唐总手里,让海外部按照企划书配合一下!”

    “你不过目一下?”扫了眼桌子上的文件夹,关阳拧着眉问道。

    “也就是个诱饵而已,海外部配合得当,他会上钩的!”勾了下嘴角,顾展铭翻看文件快速地浏览了一遍,随即重新合上,“就按这个方案布置下去吧!”

    “好!”扫过男人嘴角冰冷的弧度,关阳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长指敲着掌心下的文件夹,顾展铭眼底的笑意跟着深了几分,“莫源生,希望你喜欢这份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

    ……

    “琳昔,唐总让你把昨天的那份报表送过去!”贾立萍走进办公室,看了眼埋头苦干的夏琳昔,弯着唇角传达着唐屹弘的命令。

    “那份报表昨天不是给他审阅过了吗?”从繁复的数据中抬起头,夏琳昔拧着眉问着对面的女人,“怎么又要看?”

    撇了下嘴角,贾立萍对着她耸了下肩膀,“这就是你家那口子的事情了,我就不清楚了!”

    看着压在手中几分急需处理的报表,夏琳昔重重地叹了口气,起身离开椅子从文件柜中取出那份资料,抬着步子快速地往唐屹弘的办公室走去。

    “唐总,这是你要的文件,我放这里了!”敲开房门,夏琳昔看了眼办公桌后面正在办公的男人,放下手指间捏着的文件,就想转身离开。

    “你等一下,那里有组数据错了!”双眼离开电脑屏幕看了眼面前寡冷着脸的女人,唐屹弘直接出声将人留下,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你昨天怎么不说?”蹙着眉看着重新低头的男人,夏琳昔的心里一阵狐疑。

    “忘记了!”对于女人的问题,唐屹弘简单粗暴地回答了三个字。

    若不是真怕数据上有问题,夏琳昔真想上去对着他挥两拳。

    “那么麻烦唐总动作快点!”看着依旧在键盘上噼噼啪啪的男人,夏琳昔的脑海里划过办公桌上的那叠文件,“或者等你忙完了,我再进来,怎么样?”

    “琳昔,你对我怎么越来越没耐心了!”敲下最后一个字符,唐屹弘停下手指间跳跃的动作,抬着头轻笑着看着面前烦躁中的女人。

    “唐总,我手里还有好几份今天一定要核算出来的报表,麻烦你别耽搁我的时间!”瞪着办公桌后面心情愉悦的男人,夏琳君神色寡冷,没有半点笑容。

    “你过来,我指给你看!”对着夏琳昔招了招手,唐屹弘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受到她不良的态度影响。

    拧着眉认真地看了眼男人,夏琳昔提着双脚走了过去,在他桌子旁停下,手指扯过文件,“你说,哪里有问题!”

    “这里!”点了下其中的一行数据,唐屹弘看了眼依旧拧着眉的女人,“这组数据,横向计算没有问题,纵向错了!”

    “是吗?”见唐屹弘果真指出了其中的一组数据,夏琳昔蹙着眉重新将文件拿起认真地看了起来。

    “这组数据太大了,你得回到电脑上操作!”靠坐在旋转椅上,唐屹弘跟夏琳昔认真地说道,“你的能力还达不到心算的程度!”

    “你厉害!”知道唐屹弘在心算这块非常厉害,夏琳昔撇着嘴角凉凉地刺了句,“谢谢唐总的提醒,我回去重新核算一遍!”

    看着转身就想离开的女人,唐屹弘哭笑不得的站起身,探出手臂直接将人重新给攥了回来!

    “唐屹弘,我今天非常忙!”怒瞪着禁锢着她的男人,夏琳昔恼火地朝他开炮,“没有时间跟你瞎扯!”

    “琳昔,一夜夫妻百日恩,”双臂紧紧地缠在女人的身上,男人半压着身贴在她的背脊上,低哑开口,声音里满是凄凉,“我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难道还比不过人家的一夜吗?”

    “唐屹弘,你给我松手!”勒在腰腹间的手臂实在是太过于坚实,任凭夏琳昔如何折腾就是撼动不了分毫,涨红着脸的女人回身恨恨地对着男人呸了声。

    “你这臭丫头!”看着怀里依旧在闹腾的女人,唐屹弘禁锢住她的身子直接将人压进了沙发里。

    “你这个死男人,就只会对我使用暴力!”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夏琳昔急喘着气息对他控诉着。

    “有些人就是属牛的,不对着她甩两鞭子就是不听话!”看着身下染了红霞的小脸,唐屹弘低下头贴着她粉色的唇瓣轻喃着。

    “你才属牛!”狠狠地朝着男人剐了眼,夏琳昔扭过头避开了他火热的气息。

    “宝贝,我们讲和吧!”轻啄着女人颈子上细腻而敏感的肌肤,唐屹弘低叹了声,哀求道,“你难道没发现我今天一天的工作效率都很低下吗?”

    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女人,嘴角抽了下!

    从他到公司,在这短短的三个小时内处理完别人两天的工作量,他却在这里叫苦。

    夏琳昔捏了捏手指,她又想往他的脸上甩一巴掌过去!

    “你陪我半个小时,我帮你搞定你那些积压的报表,怎么样?”看着身下磨着牙仿佛想咬人的女人,唐屹弘隐着笑意,向她抛出了鱼饵!

    “真的?”挑着看着面前魅惑众生的脸,夏琳昔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对着她很肯定地点了下头,唐屹弘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地开口,“我对你什么时候假的?”

    夏琳昔挑着眉,快速地在心底盘算着,最后在唐屹弘殷勤的目光中勉为其难地点了下头,“行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你的这个要求我同意了!”

    “谢谢我亲爱的昔昔!”紧着怀里的女人就是一阵热吻,夏琳昔想躲都没办法躲。

    “唐屹弘,我只是同意在办公室内陪你半个小时,可没有答应给你吃豆腐!”用力的挣脱掉男人唇舌的纠缠,夏琳昔气恼地开口低叫。

    “宝贝,我以为这是同一个意思!”非常抱歉地看着身下异常气恼的女人,唐屹弘十分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我一时激动吃了几口柔滑美味的嫩豆腐,为了公平起见,你要不要吃几口老豆腐回去?”

    “唐屹弘,你再不把你的狗爪子拿开,我保证你今晚的餐桌上有一道美味的红烧爪子吃!”低垂的视线滑过男人搁在她身前的手,夏琳昔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一时忘乎所以,还望我的昔昔见谅!”呵笑了两声,唐屹弘收回爪子的同时,禁锢住她的身体也直接从她的身上移开。

    横了眼坐在边上的男人,夏琳昔起身就往办公室外走去,“我去拿文件!”

    “这才五六分钟的时间!”看着快步离开的身影,唐屹弘非常不满地抗议道。

    “五六分钟加上你刚才吃的豆腐,够了!”回身看着愤愤不平的男人,夏琳昔十分好心地提醒,“你以为那些豆腐白送的?”

    看着重新被女人带上的实木门,隐在男人眼角的笑意慢慢地流淌出来。

    ……

    衢城,一间开在城市角落的咖啡厅里,坐着一对男女!

    “先生,我已经做了六次的手术了,我不想再做下去了!”端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轻抬着眼帘看了眼对面的戴着墨镜的男人,声音里有着浓浓地祈求,“太痛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把头抬起来!”女人痛苦的祈求声落在男人的耳中,并没有丝毫的动容,墨镜后的双眼依旧冰寒一片,没有一点的温度。

    男人的声音阴寒至极,对面的女人瑟缩了下,乖乖地抬起了她那张美丽的小脸。

    看着面前绝色的容貌,男人紧抿的嘴角撇了下,显然对于看到的结果不是很满意!

    “先生,我真的……”显然男人的反应也吓到了对面的女人,见她身子往后撤了下,披着长发的脑袋左右摇晃着。

    “记住你今后的名字就叫夏琳君,这三个字你要把它刻进你的骨髓里!”扫了眼女人惊恐的双眼,男人从随身的手包里取出一个u盘推到她的面前,“这里面有这个人在外的部分影像资料,拿回去好好琢磨,我希望下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成为了她!”

    低垂的视线扫过桌子上的白色u盘,女人抬着惊慌的双眼看了眼男人漆黑的镜片,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手臂抬起拿了过去。

    “夏琳君,这是帝云总裁夫人,她可不像你这样懦弱胆小!”镜片后的男人,长眉紧蹙,显然对于女人的神态非常的不满意,手指轻点着桌面,“回去好好揣摩揣摩,把她身上的那股气给我找出来!”

    “是!”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女人低垂的眸子里压抑着惊恐!

    心底有诸多的疑问,却不敢开口询问。

    “早点回去吧!”拉开椅子,男人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玩具,面色清冷地可怕,“记住,一个星期后我要一个可以以假乱真地夏琳君!”

    “我记下了!”紧绷着神经,女人跟着从椅子上站起身,对着面前气场阴冷的男人轻声开口。

    嗯了声,男人转身离开了咖啡屋,快速地上了停在路边的车子。

    依旧留在原地的女人,抬着满是忧愁的双眼扫过面前空无一人的咖啡屋,拿起搁在旁边的帽子,遮住她绝大部分的容貌,抬着双脚走了出去,很快消失在了某个转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