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八章 幸好,他早有准备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氏总部大楼,莫源生的办公室内依旧亮着灯,此刻他靠坐在旋转椅上,轻阖着双眼休憩着。

    “莫总!”吴剑松敲门进来,看着办公桌后面的男人,余光扫过他面前的电脑低声开口,“已经很晚了,你还不打算回去吗?”

    “你说,这三家媒体哪家会把这个新闻刊登出来?”莫源生依旧闭着眼睛,状似随意地问着对面的男人。

    “雷浩!”吴剑松沉默了会,给了他一个答案。

    轻笑了声,莫源生睁开双眼看着吴剑松,瞳孔里有些笑意,这笑意的背后隐藏的内容,吴剑松不是很明白。

    “难道莫总不是这么认为的吗?”眉头皱了下,吴剑松疑惑地问道。

    “求人不如求己,你要记住这句话!”摇了摇头,莫源生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了这么句是是而非的话。

    低垂下眼帘静默了几秒,吴剑松在心里认真地琢磨着他的话,而后他的双眼里慢慢地浮上一抹了然。

    “莫总,你原本就知道这三家不会把这则新闻发出去吗?”重新抬起眼帘看着面前的男人,吴剑松压着心惊问道。

    轻笑了声,莫源生没有回答吴剑松的问题,搁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搁在电脑上的目光一点点地转冷。

    看着男人的目光暗了下,吴剑松垂下眼帘站在了旁边。

    “你先回去吧!”对着男人摆了摆手,莫源生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等一下,我自己开车回去!”

    “好的!”看了眼莫源生的背影,吴剑松点了下头退出了办公室。

    走在寂静的长廊上,男人摩挲着掌心中的机子,他没想到莫源生早已有了这个准备。

    不知道他接下来如何打算?

    微眯的双眼里划过一抹精光,看着浩渺的夜空,男人拨下了关震的电话。

    “你是说,他早就做好这个准备?”吴剑松的意思,倒让关震震愣了几秒,“看样子他还留有后手了!”

    “应该是的!”吴剑松也无意跟他多说什么,“你们那边做好后续的准备吧!我挂了!”

    回身看了眼莫氏大楼依旧亮着灯的那扇窗口,吴剑松乘着夜色驱车离开了。

    关震捏着机子在房间内踱着步子,暗沉的眸子里精光闪烁!

    既然莫源生早做好了这方面的打算,那么他接下来会以什么形式曝光这段桃色新闻呢?

    紧蹙的眉心里是他此刻沉重的心情,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关震拿起桌子上的钥匙走出了房间。

    “这个点过来,什么事情?”顾展铭接到关震的电话走出别墅,坐进了他的车子。

    “刚才接到吴剑松的电话,他的意思,关于这次的事情莫源生应该还另外准备了套方案!”看着副驾驶室里的男人,关震简单地说了下情况。

    低笑了声,男人瞳孔里的冷光闪烁不停,“倒是变聪明了!”

    “现在怎么处理?”听着男人的冷笑,关震紧着眉问道,“他接下来怎么操作,没人知道!”

    靠坐在车椅上,顾展铭吸了口香烟,白色烟雾从他的薄唇间溢出,瞬间被夜风打撒。

    “既然不是正规的渠道出去,那么也就只剩下那些自由平台,你密切关注下!”隐匿在夜色里的男人,低声吩咐着,“记住这个号码,有情况就通知他,让他来处理!”

    “这是?”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手机,目光在屏幕上扫过,一串号码直接越入他的双眼,关震眼底有些困惑。

    “这个号码,王博比较清楚!”收回手机,顾展铭看着他嗤笑了声。

    听男人这么说,关震拧着的眉心慢慢地松开,对着他点了下头,“我知道怎么操作了!”

    嗯了声,见他已经清楚,顾展铭不再多说,推开车门迈了下去。

    看了眼重新关上的房门,关震发动车子直接离开了香泉湖。

    晚上看样子,是没办法睡觉了!

    “干什么去了?”看着重新走进卧室男人,夏琳君睁开惺忪的双眼问道。

    “没事,睡吧!”掀开被子重新躺进去,伸着长臂将人卷回来压在胸口,“吵醒你了?”

    “没有!”四肢再次缠上男人的身体,夏琳君含糊地应了声。

    “还没到零点,快睡吧!”轻吻了下女人的额头,顾展铭柔声说道。

    嗯了声,夏琳君在男人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耳边是女人清浅的呼吸声,顾展铭拥着她,漆黑晦涩的双眼敛进晕黄的光影看着窗外!

    幸好,他早有准备!

    莫源生坐在电脑前,十指在键盘上快速地移动着!

    看着风平浪静的网络世界,嘴角轻扯,嘲讽出声,“还以为雷浩的骨头是有多硬呢!”

    手指轻动退出页面,莫源生点开了莫氏对外的公众平台。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很多人都在关注着!

    就今天莫氏公众平台的访问暴增量,就能佐证他的猜测!

    看着不断刷新的数据,莫源生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凉的笑意!

    这些访问的数据,足以在衢城掀起一阵热潮!

    明天之后,帝云总裁夫人曾经跟过他的的事实就被彻底坐实!

    夏琳君,将再无翻盘的机会!

    想到在不久之后,那个女人将被他压在身下盛开的样子,男人嘴角上那抹冰凉的笑意似乎更加冷了几分。

    手指轻动,将早已编辑好的文档打开。

    含笑的目光看着屏幕里那勾人的眉眼,男人的手指隔着屏幕慢慢地抚摸着。

    动作轻柔,仿佛在轻抚着他心爱的人。

    “夏琳君,你准备好来我身边了吗?”冰凉的指腹隔着电脑屏幕放在女人红润的唇瓣上,莫源生对着照片轻声低语。

    目光下滑搁在右下角,轻笑了下,“顾展铭应该也不止准备了这么套方案吧!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拦截住这波特意为你准备的风浪了!”

    起身重新站在落地窗前,淡漠的视线看进夜色里,霓虹闪烁的城市,又有多少猎奇的人彻夜守候在电脑前,迎接着这场桃花盛宴。

    “网络上有什么动静?”关震看着正在实时监测数据的张建,蹙着眉沉声问道。

    “风平浪静!”摇了摇头,张建回身看了眼,“他可能并不打算在今晚动手!”

    扫过没有任何异常的数据平台,关震双手插在腰上来回走了几步,随即对着他摇了摇头,“今晚的关注度是最高的,他不放出消息的话,那么以后就不会有这样的热度,也达不到他要的结果!”

    “有道理!”重新关注着实时的监测数据,张建也觉得莫源生放弃今晚的可能性不大。

    “再等等!”靠坐在沙发上,看着展开在视线里的各种数据图,关震蹙着眉静心等待着。

    这一等,就到了凌晨三点多,两人的神色依旧清明,没有半点的疲惫。

    “关助,有异常波动!”时刻注视着电脑数据的张建抬着脚踢了踢身边的椅子,抬着手指着其中的一组数据兴奋地开口,“就在这里,莫源生已经动手了!”

    “能调取出确切的位置吗?”看着不断上升的数据,关震直接站起身问着。

    “等我几秒!”张建快速地在键盘上操作着,查看着这组突然异常的数据来源地。

    紧蹙着眉心看着还在不断上升的数字,关震的心里有些着急。

    “在莫氏对外的平台上!”手指落下,张建对身边的人说道。

    “好!”关震快速地拨出了那个早记在心里的号码,直接开口发布着命令,“莫氏对外平台,你那边动作快!”

    “关助,这组数据已经没有再变化了!”也就几秒后,看着已经停滞不前的数字,张建兴奋地开口,“没想到那边动作这么快!”

    “人家就干这行的!”深呼了口气,目光死死地盯着上面的数字,“希望没有被转载!”

    “目前没有任何的转载量!”摇了摇头,张建翻看着刚才记录下来的各种数据,并没有见到转载的记录。

    “那就好!”深呼了口气,关震重新坐进椅子,目视着面前的几个屏幕,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他会不会重新选择其他的站点?”张建盯着没有波动的数字,拧着眉问道。

    “不会,”摇了摇头,关震否定了张建的猜测,“既然已经确定我们在拦截,他再操作的意义就没有了!”

    “这人也真是奇怪了,莫氏最近麻烦事不断,他还有心情玩弄这些!”仔细地看了遍眼底的各项数据,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外,张建起身倒了杯水。

    笑了下,关震并没有回答张建的问题,他的目光依旧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几个电脑屏幕。

    这次的事情,在他心里已经告一段落,不过也要以防万一!

    莫氏总部,莫源生看着一片漆黑的电脑屏幕,在最初的错愕后,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受到黑客攻击了。

    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使劲地敲击了几下后,男人本是隐着笑意的脸慢慢地凝结成冰。

    长臂一扫,红木桌上所有的东西被他扫落在地,发出巨大的碰撞声,在这静寂的夜里格外的响亮。

    看着一地的东西,莫源生黑沉着脸,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遒劲的手指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可见他此刻有多么的愤怒。

    “顾展铭,看你能把她保护到几时!”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莫源生起身离开旋转椅站在窗前,微眯的双眼看着眼底平静的夜色,集聚在心里的怒气慢慢地沉淀下去。

    回身拿起桌子上的钥匙,绕过洒落一地的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怎么这么晚过来?”看着门口的男人,简墨对着他笑了下,侧身将人让了进来。

    “怎么不欢迎?”淡漠的视线扫过面前的人,莫源生随手把手里的钥匙扔在了茶几上,坐进了沙发。

    “最近也不见你过来,应该很忙吧?”倒了杯清水放在莫源生的面前,简墨坐进他身边的位置。

    嗯了声,低垂的视线搁在眼底的清水上,简单地回应着他的问题。

    侧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看着陷入沉默的莫源生,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也不去打扰他,就这么平静地陪在他的身边。

    视线扫过一身睡衣的男人,莫源生对着他扯了下嘴角,“你先去睡吧!我过会再过去!”

    “源生,你是不是非要得到夏琳君才会停手?”动了下身体,简墨并没有起身离开,手指轻点着膝盖,平静地问着。

    “简墨,去睡吧!”后仰着头靠在沙发上,双眼轻阖着,莫源生低声开口,声音里有些疲惫!

    看着面前闭着双目,并没有回答他问题的男人,简墨低垂的眼帘轻眨了下,嘴角勾起点了下头,“那你也早点上来休息吧!”

    嗯了声,莫源生依旧紧闭着双眼靠在沙发上,对于简墨的离开他并没有过多的情绪。

    深深地在男人的脸上看了眼,简墨提着步子走上了扶梯,嘴角勾着清浅的弧度,眸底却划过一抹幽光。

    沙发上,本是紧闭的双眼重新掀开,扭过头看了眼扶梯的方向,莫源生抿着嘴角依旧靠坐在那里没有想动的意思。

    ……

    一片晨曦中,夏琳君在男人的怀里幽幽转醒,抬着不算清明的目光看着头顶的男人,嘴角弯了下。

    被子下的身体被他牢牢地禁锢着,五指抵在他的胸口,掌心里是他强健的心跳声。

    扭过头看了眼没有掩实的纱帘,外面早已被一片璀璨的光线覆盖。

    “醒了?”男人的双眼依旧紧闭着,环在她腰腹上的长臂往里拨了下,将女人的身体往怀里压了几分,声音沙哑,却又性感。

    嗯了声,在他的怀里调整了下姿势,却发现整个身体依旧酸软地厉害,两腿根本无力提起。

    “还早,再陪我睡会!”顺着女人的姿势,男人火热的胸膛贴合在她的背脊上,整张脸埋在她的发丝里,低哑出声。

    “展铭,外面情况怎么样了!”看着窗外,夏琳君沉默了会,轻声问着身后的男人。

    “放心吧!不会有事情的!”搁在她腰窝上的手指下滑,轻轻地抚摸着她柔软的腹部。

    “我这心里还是很不安!”捏着男人的手指,夏琳君低声开口,“总觉得还会有事情发生!”

    “别多想!”薄唇在她脖子上细吻着,男人柔声安抚着怀里依旧不安的女人。

    身子后移更为贴近男人的身体,夏琳君轻叹了声,细眉依旧轻蹙着,并不见散开。

    “楼下两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长指慢慢梳理着女人的发丝,顾展铭看着窗外轻笑着开口,“昨晚不知道屹弘是不是睡沙发的?”

    弯了下红唇,夏琳君随着男人的话题转开了注意力,见她在他的臂弯里转个身,含笑的目光看着头顶幸灾乐祸的男人,纤细的手指捏着他高挺的鼻子没好气地开口,“有你这样的兄弟,唐屹弘也是够可怜的!”

    看着女人唇角上的弧度,男人眼底的浅笑深了几分,“你没听过吗?兄弟都是拿来出卖的!”

    翻个身,直接压在他的身上,夏琳君轻笑出声,“你等着吧!哪天他也会这样取笑你!”

    “放心吧,宝贝!你老公绝对不会给人家取笑的机会的!”低垂的目光看着埋在胸口弯着嘴角的女人,顾展铭敛着神色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你就贫吧!”手指点着男人的胸口,夏琳君朝着他睨了眼,“起来吧!!”

    “你不打算再睡会儿?”看着身上准备起身的女人,圈在她细腰上的手臂并没有收回的意思,长指在她的后腰上轻压着,男人挑着眉打趣道,“看样子最近的体力有所好转,昨晚这么高强度的运动你还能应付自如!”

    “你也知道,还这么使劲的折腾!”捏着他的鼻子,夏琳君愤愤不平地开口,“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东西!”

    看着在身上作威作福的女人,如竹的长指轻抚上她白瓷般细腻的脸颊,深邃漆黑的眸底敛着她此刻嗔怒的模样,削薄的唇瓣微微弯起,“你要不要折腾回去!”

    贴着男人温热的掌心轻轻磨蹭着,夏琳君低叹了声,“老公,你是不是真以为我是个傻的?”

    “宝贝,这你就多想了吧!”捏了下女人小巧的下巴,顾展铭无奈地开口,“你看我现在多有诚意,赤身在你身下任由你折腾!”

    “展铭,谢谢你!”俯下身在男人的薄唇上轻吻了下,夏琳君认真地说道,“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嗯了声,长指捏着女人的薄肩上细细摩挲着,薄唇贴在她的额头上,顾展铭轻哑出声,“答应我,别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好!”夏琳君乖巧地窝在他的胸口,聆听着耳边强劲有力的心跳声,认真地答应着男人的要求。

    两人收拾妥当下楼时,唐屹弘早已坐在了客厅里,手指间卡着机子,正低头刷得起劲。

    “琳昔,还在睡吗?”往客卧的方向扫了眼,夏琳君问着他。

    “还在里面折腾她那张绝世美颜呢!”抬头扫了眼两人,见夏琳君的面色细腻红润,视线在顾展铭淡漠的脸上停留了几秒,唐屹弘撇了下嘴角,心情有些郁闷。

    含笑的目光扫过唐屹弘郁闷的脸,挑着眉回身看了眼顾展铭,两人对视了眼,心领神会地坐在了离他最远的位置上。

    “顾总、太太,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见客厅里已经坐了三人,王阿姨站在餐厅门口看着几人说道。

    “我爸呢?”侧身看了眼依旧紧闭的卧室,夏琳君拧着眉看了眼客厅里的摆钟疑惑地嘀咕,“平常这个点,他早把我妈推出来了啊!”

    “夏老清早就出去晨练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听到夏琳君提起夏柏强,本已经转身的王阿姨重新停下脚步回了一句。

    震愣了下,夏琳君起身就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见夏琳昔开门出来,顺手拉着她一起过去了。

    “妈!”看着靠坐在床头的田淑华,夏琳君快步走了过去,“爸,晨练还没有回来!”

    “这都出去将近个把小时了!”扭过头看了眼被夏琳昔彻底拉开的窗户,田淑华蹙着眉跟夏琳君轻声嘀咕。

    “在香泉湖里不会有事情的!”拿过放在床榻上的衣服,夏琳君坐在床沿上,展开衣袖往田淑华身上套。

    “可能遇到个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聊天去了!”夏琳昔蹲在床边帮她穿着袜子,顺口接了句。

    两人帮着田淑华穿好衣服,梳洗好后,推着她出了房门,夏柏强还是没有回来。

    这不得不让两人担心了起来!

    “刚才跟大门口联系了下,爸并没有出去!”看着夏琳君紧锁的眉心,顾展铭起身走到她身边低声讲着情况,“现在那边正在调取整个香泉湖的监控视频,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别担心!”

    点了下头,夏琳君直接起身往门口走去,站在台阶上往院门外看去,却没有半点夏柏强的影子。

    “妈,你别担心,香泉湖里不会出事情的!”夏琳昔蹲在田淑华身边,握着她的手安抚着。

    “按理是不会!”点了下头,田淑华无奈地埋怨着,“早上让他把机子带上,就是不愿意,说放在身边影响他走路,这老头子就是闹腾人!”

    “回来了!”看着出现在视线中身影,夏琳君回身说了声,快步下了台阶往外小跑着过去。

    听到夏柏强回来,众人都松了口气!

    顾展铭站在台阶上看着夏琳君犹如小鸟一样飞到夏柏强跟前,唇角弯了下,转身重新回到了客厅。

    “爸,你这是到哪里去了?”跑到夏柏强的面前,夏琳君看着一脸浅笑的夏柏强埋怨地嘀咕着,“怎么出去这么长时间?”

    “你这丫头,我只是稍微走远了点而已,能跑哪里去啊?”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夏柏强看着依旧在急喘的夏琳君无奈地摇头,“就这么点路,看把你给喘的!”

    “下次出门一定把手机带上!”走在夏柏强的身侧,夏琳君忍不住叮嘱了句,“知道吗?”

    “知道了!听你的!”回身看着依旧不高兴的人,夏柏强对着她点头,“这下总可以了吧?你能别挂着小脸吗?”

    “算了,我们回去吃饭吧!”见夏柏强一脸无奈地看着她,夏琳君本想再念叨几句的,想想又压下了!

    她的一通念叨是过去了,家里的那位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轻笑了声,夏琳君也就愉快地跟在夏柏强的身边往别墅里走去。

    侧身看了眼满脸笑容的女人,夏柏强本是浅笑的眸子染上些许哀伤,垂在身侧的手插进袋子,手指捏了捏装在里面的一张薄张。

    这是刚才他从一张被人随意扔掉的废报纸上撕下来的一角,上面的内容几乎将他整颗心脏撕成粉碎。

    “爸!”顾展铭看着并肩走来的两人,起身走了过去,低垂的视线扫过夏琳君含笑的眉眼,落在夏柏强淡笑的脸上,男人深邃的眸子缩了下。

    夏柏强的情绪,很不对!

    “绕着小区走远了点,让你们担心了!”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夏柏强绕过他的身体走到田淑华的面前,低声抱歉,“对不起,早上应该听你的把手机带上的!”

    “下次可不能这么任性了!”对着他瞪了眼,田淑华看着面前的四人继续数落着,“你看把孩子们给急的!早饭都没吃!”

    “是我的错!”对着她讨好地笑了下,夏柏强回身看着几人,“你们先过去吃饭吧!我这刚出了层汗,先去洗洗,马上就过来!”

    顾展铭的目光压在夏柏强的身上多看了几眼,如果刚才他只是猜测,那么现在他敢肯定,夏柏强的情绪的确有些不同!

    他的目光在躲避他!

    男人的眉心蹙了下,垂下眼帘思索着。

    这出去的个把小时里,夏柏强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屹弘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同,目光往顾展铭的方向扫了眼,眼中精光闪过!

    “那你动作快点!”夏琳昔推着田淑华往餐厅走去,回身叮嘱了句。

    看着几人往餐厅的方向走去,站在原地的夏柏强收了脸上的那点笑意,双眼搁在顾展铭高大挺拔的背影上,进抿着嘴角沉思着。

    在跨入餐厅时,男人回身往夏柏强所在的位置看过去,却见他正往卧室的方向走去,背脊微微弯曲着,背影有些哀伤。

    长眉轻蹙,看了眼已经落座的夏琳君,顾展铭提着步子走了进去。

    早餐过后,唐屹弘趁着两老在,直接扯着夏琳昔就往车子里塞,在她隐忍的怒火中愉快地开着车子出了香泉湖。

    “路上开车慢点!”看着拿着手包也往外走的男人,夏琳君提着步子跟了上去,站在台阶上柔声叮嘱着

    “放心吧!”打开车门,顾展铭抬着眼帘看着门口的女人,薄唇弯了下。

    晦涩的双眼往客厅里扫过,却是对上夏柏强看过来的视线。

    这视线,令男人的瞳孔缩了下!

    目视着布加迪离开院子,夏琳君这才转身走进屋子。

    “爸、妈,我先到前面把小宝贝抱过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人,夏琳君轻笑着说道。

    “去吧!”点了下头,田淑华满脸含笑地催促着,“这宝贝不在身边,就感觉少了点什么似的!

    看着转身离开的轻快身影,夏柏强对着田淑华勉强笑了下,重新把目光放在正在播放的电视节目上,目光却没有焦距。

    “早上夏柏强的活动轨迹找到了吗?”离开院子的顾展铭驾驶着车子并没有直接出了香泉湖,此刻他正站在保安室里查看着监控视频。

    “找到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保安队长站在顾展铭的身边,指着其中的一个画面说道,“就是在这里,看上去有些奇怪!”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顾展铭看到夏柏强走进小区的公园,或许是走累了,就直接在石凳上坐下休息。

    看到对面的石凳上放了份报纸,他起身走过去拿了起来。

    搁在屏幕上的视线慢慢地拧了起来,男人看到夏柏强翻着报纸的动作停了下来,身体保持一个姿势长久都没有挪动过!

    而后他看到,夏柏强抬着手在撕着报纸,将撕下来的一角折叠好放进了口袋!

    又在石凳上静坐了十几分钟,他才起身慢悠悠地往回走!

    从他来去走路的姿态可以看出,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

    前者轻快愉悦,后者沉重哀伤!

    “顾总,这是夏老刚才看过的报纸!”保安队长从下面的人手里接过他刚跑过去取来的报纸,递到了顾展铭的面前。

    低垂的视线紧紧地锁着被夏柏强撕开的那个口子,顾展铭拧着眉大致地扫过面前的报纸!

    双眼落在报纸发行的日期上,男人的长眉紧锁,心底大致有了些猜测!

    他怕是看到了那份协议书了!

    “辛苦你们了!”放下手中已经没有价值的报纸,顾展铭看着保安队长低声吩咐,“继续给我盯好香泉湖的每个角落,绝对不能出现任何一个死角!”

    “顾总,你放心吧!香泉湖里没有死角,我们也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监控着的!”随着顾展铭往外走去,保安队长跟他保证着!

    嗯了声,顾展铭直接走出了监控室,打开车门坐进去,却一时没有开车的意思!

    手指间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微凝的眸子搁在远处随风摇曳的树影上,男人的眸子微沉!

    夏柏强怕是已经猜测到,夏琳君跟他之间最初的纠葛了!

    深呼了口气,男人发动车子驶出了香泉湖!

    ……

    李毅峰身穿白大褂,唇鼻间带着医用口袋,低垂着头,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罗莹云所入住的病房前。

    回身看了眼静寂的长廊,手指按下门把推了进去!

    通过在这里上班的清洁工,他早已摸清了罗冬琼每次进出这里的时间。

    今天她在前面坐诊,来这里的时间就更少!

    而别的医生,就更加不可能过来了!

    轻掩上房门,李毅峰直接把门锁按下,这才提着双脚往病房里走去。

    看着侧躺在病床上安睡的女人,目光在她裹着石膏的手臂上扫过,落在她随着呼吸起伏的高耸上。

    男人的双眼微微眯起,喉结上下滑动了下,脑海中划过清水湾那刺激的一幕!

    双脚移动站在床尾的位置,幽冷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游移着,搁在薄被外的白皙小脚落进他的瞳孔,李毅峰伸着手指在上面轻抚着。

    脚上的异样,令睡梦中的女人紧了下眉头,双脚跟着缩了下。

    看着从手指间躲开的小脚,隐在口罩下嘴角扯了下,男人直起身,双眼在面前豪华的病房内扫了圈!

    插在口袋里的手抽了出来,手指间捏着手机,男人低垂着头摆弄了下,将它放在了正对着病床的柜子上。

    看着机子上闪烁的亮光,李毅峰转身回到了病床前,看着此刻依旧毫无知觉的女人,男人弯下身压了上去!

    睡梦中的女人,拧着眉睁开双眼看着正摆弄她身体的男人,圆睁着双眼想要呼叫,却发现她的嘴巴被胶带给紧紧地糊住根本张不开!

    而她那条完好的手臂此刻被帮在了病床上,另一条根本没办法动作!

    “醒了?”看着怒瞪着他的女人,李毅峰扯了下嘴角低笑了声,撕扯着她裤子的手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低垂的视线扫过眼底的画面,罗莹云抬着脚就往李毅峰的身上蹿去,却发现她能动的也就一条腿,另外一条也被绑在了病床的扶手上。

    “这只脚白皙细腻,形态优美,脚趾犹如细润的圆珠,真是令人爱不释手!”捏住女人蹿过来的脚,李毅峰坐在床沿上,薄唇在上面轻啄着,目光紧紧地锁着恐惧中的女人喃喃低语着。

    看着男人幽冷的目光,罗莹云压在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深,脚裸上传来的触感仿佛是被冰冷的毒蛇缠上,整个身体忍不住一阵哆嗦!

    “我这还没有进去,你就受不了了?”感受到女人轻颤了下的身体,李毅峰伸着手沿着她匀称的长腿往上爬去,挑着眉打趣着陷入巨大恐惧中的女人。

    “不愧是衢城有名的交际花!”抚摸着女人细腻的肌肤,李毅峰啧了声,身体镶嵌进她被迫分开的双腿间,恣意亵玩着。

    罗莹云试图往后退去避开男人的碰触,奈何手脚被困,身体根本挪动不了分毫,看着压进来的男人,她也只有愤恨的份,其他根本毫无办法!

    “你说一个交际花,装什么贞洁烈女?”抚摸着女人白嫩的小脸,李毅峰嗤笑了声。

    手指一扬直接撕开了粘在她嘴上的胶带,在她惊叫出声前,手掌下压堵住了她的嘴巴,冷声警告,“宝贝,你是想把人引来看现场秀吗?”

    “李毅峰,你真是活腻味了是吧?”侧头避开男人的手掌,罗莹云怒瞪着双眼恨声出口,“看样子,这次给你们李家的教训还不够深刻,让你敢继续胡作非为!”

    “深刻,怎么不深刻!”摇了摇头,身下的动作不停,李毅峰嘲讽地看着身下已然情动的女人,轻佻地说道,“我李家几亿的资产,差点全数毁在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身上,这印象怎么会不深刻呢!”

    “李毅峰你给我滚下去,否则别怪我让你们李家彻底灰飞烟灭!”隐忍着身体里被他挑起的情潮,罗莹云挪动着身体想要挣脱他的控制。

    “你又何必故作清高!”紧紧地压制着身下翻动挣扎的身体,李毅峰嘲讽地开口,“一起享受不是更好!”

    “李毅峰,你给我滚开!”胸口剧烈起伏着,盯着男人的双眼仿佛能喷出火来,罗莹云恨不得杀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罗莹云,帝云年会你对我下药,爬上我的床,现在又立什么贞洁牌坊?”回视着女人的双眼慢慢地转冷,掐在她细腰上的手指渐渐收紧,仿佛要将她折断似的。

    疼痛一点点地挤进她的身体,控制着她的神经,冷汗密布在她的身体上。

    看着李毅峰的眼神有一瞬间的震愣,随即嗤笑出声,罗莹云抬着她满是鄙夷的视线盯着他,嘲讽出声,“李毅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会看上你?”

    看着女人的双眼微微眯起,李毅峰抬起手捏住她的脸颊,冰冷出声,“说,到底怎么回事情?”

    “李毅峰,我罗莹云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男人?”脸颊上的疼痛令她皱起了眉头,罗莹云圆睁的双眼里满是愤恨,“当初不过是唐萌计划的失策,才让你占去了便宜。我没找你算账,你倒给自己身上贴金了!真是可笑至极!”

    “唐萌?”男人双眼里的冷意更深,李毅峰松开捏着罗莹云的手,压着声音问道,“这件事里有她什么事情?”

    “李毅峰,你老婆当初给你准备的可是唐总现在的女朋友夏琳昔!”看着错愕中的男人,罗莹云呵呵笑了两声,眼神里满是讽刺。

    压在女人身上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动作,面色却是青黑沉冷!

    如果当初唐萌的计划成功,之后产生的一系列后果在他的脑海中展开,李毅峰在心里不禁哆嗦了下!

    唐屹弘跟夏林昔在一起应该就是那次事件之后,像他那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因为睡了一个女人就会给她承诺!

    那么原因只有一个,在这之前唐屹弘就对夏琳昔有意思!

    他在当时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进错房间,那么今天的衢城绝对不会有李毅峰这个人的存在!

    “贱货!”抬着手直接甩了一巴掌在女人轻扬着笑容的脸上,看着她瞬间红肿的脸颊冷笑着,“一个交际花肖想衢城数一数二的男人,到底谁在往自己脸上添金?”

    疼痛反而使愤怒中的女人迅速冷静下来,看着怒火中烧的男人,罗莹云挑着眉轻笑了下,却不再出声。

    “罗莹云,今天就陪你玩到这里!”直接翻身离开女人的身体,李毅峰简单地收拾了下身上并不凌乱的衣服,拿起搁在桌子上的机子对着她晃了晃,“让你家郭总赶紧松手,否则别怪我让你美丽的身体见见世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