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七章 唐屹弘,你可真是不要脸的典范!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哥,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一回呢?”唐萌神情委屈地看着唐屹弘。

    静寂的长廊里,男人紧紧地看着面前泫然欲泣的女人,失望的双眼里慢慢地被平静所替代,“你回去吧!”

    “哥,你进去帮我问一下好不好?”听到唐屹弘赶人,唐萌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一步,看着他的双眼里满是祈求,“你帮我去跟他们讲讲好话,行不行?”

    看着眼底紧张局促的女人,唐屹弘紧着眉心刚想开口,顾展铭的身影转过转角进入他的视线。

    男人踏着昏暗的光影走进唐萌的双眼,令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脑袋下意识地往下压,披散下来的长发遮住了依旧有些红肿的脸颊。

    他对她那么心狠,她依旧不愿意把自己最糟糕的样子呈现在他的眼底!

    她爱他!

    “展铭哥!”抬着湿润的双眼看着走近的男人,唐萌的心里酸涩难当。

    这个曾把她捧在手心中的男人,此刻却连个余光都吝啬给她。

    男人淡漠的视线扫过,随即平静地移开,看着面前神色不愉的人低声询问,“情况严重吗?”

    “气急攻心引起的!”简单地回答了句,唐屹弘看着他,“你怎么过来了?”

    “听你这么说,我总要过来看看才能放心的!”双脚移动站在门口,漆黑的眸子看进病房,郑闻怡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唐甸龙坐在病床边,此刻正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些检查数据要明天才能出来,”轻叹了声,唐屹弘靠在门边跟他讲着情况。

    收回视线,顾展铭点了下头,“晚上我并没有把闻姨的事情告诉爸妈,他们还不知道!”

    “应该的,告诉他们也只是平添担忧而已!”唐屹弘叹了口气,对他的安排没有异议。

    唐萌看着面前把她当空气的两个男人,心里的委屈慢慢地弥漫进双眼,眼泪就那么情不自禁地滑落下来。

    “哥,展铭哥你们真的不理我了吗?”任由泪水冲刷掉重新画好的精致妆容,唐萌哭泣着问着两人。

    “我进去看看!”跟唐屹弘点了下头,顾展铭按下门把推开了病房的门,随手将门重新关上,隔绝了噪音。

    “唐萌,回去吧!”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唐屹弘才将视线重新搁在女人泪水模糊的脸上,声音却没有多少起伏。

    “哥!”看着唐屹弘打开房门,迈步走了进去,只留给她一个冷硬的背影,唐萌赶紧往前又走了两步低叫着,凄迷的声音里满是伤心。

    按在门把上的手顿了下,唐屹弘还是关上了房门,将唐萌隔绝在了门外。

    站在门口的女人,抬着手就想去敲房门,却在意识到目前的境况后,不得不放下。

    低泣的声音慢慢地咽了回去,唐萌抬着红肿的双眼看进房门上的玻璃窗口。

    两个男人的背影却是阻挡了她看进去的视线。

    泪眼朦胧的双眼里慢慢地浮上一层薄冰,目光渐渐变冷。

    最后在两个同样高大强健的背影上看了眼,脚跟微转迈了出去。

    清凉如水的月光中,曼妙的身影里缠绕着一丝怨毒的气息。

    病房内,郑闻怡看着站在床尾的两个男人,对着顾展铭虚弱的笑了下,“这么晚了还跑过来干什么?”

    对着病床上满身疲惫的女人笑了下,看了眼旁边的唐甸龙,顾展铭低声开口,“闻姨,想开点,事情总会好起来的!”

    轻叹了声,郑闻怡在唐甸龙的帮助下靠在床头上,对着面前的几人伤心低语,“这孩子,我是倾尽所有感情捧在手心里呵宠着长大的,现在变成这样我这心里真是疼啊!”

    “闻姨,她长大了!”沉默了会,顾展铭也只能这样说,“你已经左右不了她想走的路了!”

    “我明白,就是心里难受!”点了下头,郑闻怡接过唐甸龙递过来的纸巾擦着再次流下来的眼泪。

    “展铭,你跟屹弘先回去吧!”唐甸龙看着两人低声吩咐着,“明天还要处理这么多的事情,这里也没什么事情,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晚上我留下吧!”唐屹弘看着情绪低落的两人,蹙着眉开口,“爸,要不你回去休息吧!”

    “你留在这里能做什么,跟展铭一起回去!”摇了摇头,唐甸龙直接拒绝了唐屹弘的提议,“再说,我照顾你妈相对方便点!”

    “听你爸的,跟展铭一起回去吧!”接过顾展铭递过来的水杯抿了口水,郑闻怡也不同意他留下来,“现在唐顾两家又处在多事之秋上,你们两个得掌控好!这些小事情就别参合了!”

    “那行吧!”垂眸想了下,唐屹弘也就同意了。

    顾展铭看了眼他轻蹙的眉心,倒是挑了下眉。

    “看你的样子倒是不想回家去?”扫了眼身边沉默的男人,顾展铭倒是有些疑惑。

    “回去就一个人,有些不习惯!”抿了下嘴角,唐屹弘无奈地应了句。

    “到香泉湖把琳昔接回去就是了!”踏进电梯,顾展铭随意地提了句。

    “当初年会唐萌算计她的事情,她在怪我呢!怎么可能乖乖跟我回去,”靠在扶手上,唐屹弘郁闷地摇了摇头,“你是没看见她今天彪悍的样子,今晚我要是敢去招惹她,她绝对能把我皮给扒了!”

    侧身睨了眼处境凄凉的男人,顾展铭不厚道地轻笑了声,摇了摇头也就不再开口戳他伤口了。

    “要不,今晚把王培均叫出来,我们三人聚聚?”挑着眉看着顾展铭,唐屹弘非常不厚道地提议。

    抬着手腕看了眼时间,顾展铭非常抱歉地开口,“琳君给我规定了门禁时间,晚于十点回家,香泉湖她是不会让我再进去的!”

    “真的?”拧着眉看着面前一本正经的男人,唐屹弘表示怀疑。

    “放心吧,你离这天也不远了!”瞟了眼男人,顾展铭凉凉地开口刺他,“她们两姐妹好的就跟一个人一样,你说其中一个有好东西,另外一个会不采用吗?”

    “你可真是没骨气!”非常鄙视地看了眼顾展铭,唐屹弘迈着步子跨出了电梯。

    看着前面形单影只地男人,顾展铭不厚道地笑了下,“在夏琳君面前,骨气这玩意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无视身后男人的叨叨,唐屹弘站在台阶上,抬着双眼看着繁星密布的夜空,轻叹了声,提着步子走了下去。

    “要不,你也到香泉湖吧!”看着走向劳斯莱斯的身影,顾展铭开口提议,“现在岳父岳母都在,琳昔总不会真把你给卸了吧!”

    “你觉得她会为了她父母忍着?”回身看着依旧站在台阶上的男人,唐屹弘蹙着眉不自信地问着。

    “你试试就知道了!”挑了下眉,顾展铭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着已经启动的车子,站在原地的男人挑着眉笑了下,提着步子快速地走向他的座驾。

    唐屹弘鬼鬼祟祟开门进来的时候,侧躺在床上的夏琳昔其实并没有睡着。

    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震愣了下,本想起身查看的,结果男人熟悉的身影就这么撞进了她的视线里。

    “唐屹弘,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看着站在床边的男人,夏琳昔头也不抬地开口,“这里不是唐家吧?”

    “我这是太想你了!”伸着手稍微调亮了床头柜上的台灯,唐屹弘坐在床沿万分委屈地看着床上的女人,“才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跟了过来,发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你的面前了!”

    “唐屹弘,你可真是不要脸的典范!”横了眼床边的男人,夏琳昔翻个身背对着他,“警告你,晚上别给我上床,否则别怪我把你废了!”

    看着女人的背影,唐屹弘摸了摸鼻子,想到她踩在脚趾上的那一下,男人的视线落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在心里衡量着在这上面过一晚的可能性。

    双脚迈出去之际,唐屹弘的脑子中猛然闪过顾展铭的话,却见他双眼亮了下,本是往里走的脚跟转了个方向往外而去,“那我就到外面的沙发窝一晚吧!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声音凄凉,满是幽怨!

    “你给我站住!”在他的手按下门把时,躺在床上的女人猛然坐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吩咐吗?”回身看着床上的人,唐屹弘蹙着眉委屈地询问,“你难道连外面的沙发也不让我睡吗?”

    看着一米八左右的男人,露出一副小媳妇的样子,夏琳昔嘴角抽了抽,“你难道不知道我爸妈也住在这里的吗?”

    “知道啊!”非常诚恳地点了下头,唐屹弘弯着嘴角跟夏琳昔说道,“我还想明早跟你爸出去晨练呢!”

    看着男人脸上红花一样的笑容,夏琳昔肯定他是故意的,“你既然知道,还出去睡,是不是就想告诉他们我们两个在闹矛盾啊?”

    “琳昔,我在你眼里是这样心机深重的男人吗?”本是站在门口的男人,听到女人的话抬着步子又往回走。

    面色凄凉,仿佛受到了万点的伤害!

    这个戏精!

    撇了下嘴角,夏琳昔哼唧了声,抬着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既然过来了,你就在那里窝一晚吧!”

    顺着夏琳昔手指的方向,唐屹弘看着只容得下他半个身体的沙发,挪回视线搁在女人身上继续委屈地开口,“琳昔,我的身高181.15646公分,你让我晚上睡在只有一米五宽的沙发上,你觉得合适吗?”

    “唐家的床两米宽,你回去睡吧!”横了眼装可怜的男人,夏琳昔赖得再搭理他,提着被子重新窝进了柔软的床铺,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看着已经不打算搭理他的女人,唐屹弘站在床尾无奈地撇了下嘴角!

    这个心狠的女人!

    重重地叹息了声,认命地躺进又窄又短的沙发,看着挂在外面的半条腿,男人又叹了口气。

    翻过身背对着唐屹弘的女人,在他一声又一声唉声叹气中,重新掀开了眼帘,眼底火苗四窜。

    她现在恨不得拿双千年没洗的臭袜子塞进他的嘴里,堵住他扰人的声音。

    “琳昔,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我呢!”看着女人的背影,唐屹弘满是伤心的声音再次幽幽地响起,仿佛魔音般扯着夏琳昔。

    “唐屹弘!”被折磨了个把小时的夏琳昔直接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怒瞪着沙发上无病呻吟的男人,“你到底还让不让人睡了?”

    “你生气了?”看着床铺上怒气冲天的女人,唐屹弘蹙着眉对她诚恳地道歉,“对不起,我以为你跟我一样也睡不着!”

    看着装无辜的男人,夏琳昔扒拉了下头发,最终无奈地妥协,“行,你厉害!这张床分你一半,你上来睡吧!求你别折腾了,我明天还要上班的!”

    “这样,是不是太委屈你了!”双脚踏在地毯上,唐屹弘端直着身体坐在沙发上,不确定地开口,“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我其实可以在这里窝一个晚上的!”

    夏琳昔看着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扯着唇角冷笑了声,“唐屹弘,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回公寓去!”

    “我就知道我的昔昔最好了!”唐屹弘直接站起身,跨步就上了床,脸上哪里还有委屈伤心,笑容不要太灿烂!

    抬着手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凑过来的额头上,用力一推将人推离身边,夏琳昔拧着眉凉凉地开口,“唐屹弘,让你上这张床,并不是让你上我!你要是晚上不规矩,小心我把你弟弟给拉出来遛遛,看看到底能延伸多长!”

    说完,夏琳昔垂下视线冷冷地扫过他的两腿间,嗤笑了声。

    依旧隐隐作痛的脚趾拉了下他有些忘乎所以的神经,本是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唐屹弘看着女人脸上的冷笑,老实地往旁边挪了挪。

    “睡觉!”按掉卧室的灯,夏琳昔直接躺回了床铺,背对着男人闭上了双眼。

    看着隐匿在夜色里女人隐约的身影,男人的嘴角弯了下,却也不敢再开口招惹她。

    掀开被角,小心翼翼地躺进柔软的床铺,和着女人清浅的呼吸声,闭上了双眼。

    楼上主卧里,顾展铭推开房门见夏琳君还靠在床头上翻着手机,视线滑过摇床,却见里面并没有孩子的身影,“宝贝呢?”

    “刚才妈过来又把她抱回去了!”笑叹了声,放下手指间卡着的机子,夏琳君无奈地说道。

    轻笑了声,顾展铭摇了摇头,“我还以为她能多坚持几天呢!”

    “她的意思,晚上她抱回去,明天白天再送回来!”掀开被子,夏琳昔下床走到衣柜前拿出男人换洗的衣服搁在床尾,随意地跟她说着话。

    “其实这样也好,那边的阿姨都还在!”伸手将走到面前的女人搂进怀里,整张脸埋进她柔软的身前蹭了蹭,顾展铭轻哑开口,“晚上你也不必太辛苦!”

    手指抚摸着男人的发丝,夏琳君转开了话题,“闻姨没事情吧?”

    “没事!”紧着怀里柔软的身体,鼻息之间浮动着淡淡的奶香味,搁在她身前的脑袋摇了摇头,“气急攻心引起的,问题不大!”

    “你去洗洗睡觉吧!”推了推粘在身上的男人,夏琳君打了个哈欠,“明天还要忙,早点休息!”

    “这么累?”温热的指腹擦过女人的眼角,顾展铭关心地问道,“要不,明天开始孩子过来的话,让那边的阿姨也一起过来吧!”

    “那倒是不必!”摇了摇头,夏琳君掀开被子重新躺了进去,“晚上已经不能跟她在一起了,白天的时间我不想在错过!”

    “量力而行!”看着她泪眼朦胧的样子,男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换洗的衣服,转身走进了浴室。

    窝进薄被中的女人,听着从浴室传来的隐约水流声,沉重的眼皮慢慢地压了下去。

    重新走出浴室的男人看着床铺上已经没有动静的女人,正在擦头发的双手顿了下,随即走过去调低了室内的亮度。

    温柔的目光搁在女人埋在丝被中的小脸上,顾展铭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伸着长臂将已经熟睡的女人卷进怀里,手指宠溺地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看把你自己给折腾的!”

    “睡觉!”拍掉男人作乱的手,夏琳君不满地哼了声,手脚并用地直接爬上了他的身体,仿佛之前一样窝在他的胸口继续睡了过去。

    捏在她腰窝的长指紧了紧,晦涩的眸子划过她压在胸口的一团柔软上,柔嫩的触感传入大脑,性感的喉结下意识地滑动了下。

    “真是个磨人的妖精!”攥着火的手指穿过女人衣摆往上走去,羊脂般的肌肤在他的掌心下慢慢地融化,化成一汪香溢四射的泉水。

    “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晚吗?”看着身上各种忙活的男人,夏琳昔轻阖着双眼,无骨的手指抵在他的胸口抱怨着。

    “没办法!”抵在女人的身体里,手指拨开她有些凌乱的发丝,顾展铭无奈地开口,“靠近你,身体就起反应,我也控制不了!”

    “强词夺理!”掀开眼帘,嗔了眼头顶的男人,夏琳君对他这套歪理也是服气了。

    “屹弘晚上到香泉湖了!”紧着女人不盈一握的细腰,顾展铭低声跟她说着楼下的情况。

    “他都不怕琳昔把他给拆了?”压着急促的呼吸,夏琳君看着男人笑了下,“胆子倒是挺大的!”

    手肘撑在女人的身侧,额头抵在她的眉心上,薄唇擦过她隐忍的唇瓣,男人沙哑出声,“晚上,我看他脸上还有明显的手指印,下午怕是被琳昔好一顿教训吧?”

    “他没有跟你说嘛?”抬着下巴,在男人裹着火热气息的薄唇上吻了下,夏琳君紧紧地抓着他坚实的手臂,“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呢!”

    “男人间怎么会讲这些?”吻着女人敏感的耳垂,顾展铭否定了她的猜测,“他只是告诉我因为年会的事情,唐萌把闻姨气得住院而已!”

    “琳昔偷听了他们两人吵架,知道了当初年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唐萌做下的,”脑袋往旁边挪了下,避开了男人火热的气息,夏琳君跟他大致讲了下,“她脾气上来甩了唐屹弘一个巴掌,揍了唐萌一顿!”

    “怪不得!”薄唇压进女人的红唇纠缠着,顾展铭低声念叨了句。

    “你好了没有?”双手抵在他的胸口,夏琳君拧着眉看着头顶没完没了的男人,催促着,“我很累!”

    男人重新抬起身看着身下早已盛开了几次的女人,弯着嘴角轻笑了声,“你是吃饱了,就不打算管我了?”

    “你也不看看你折腾了多少时间?”睨了眼身上依旧精神抖擞的男人,夏琳君有气无力地应着。

    “那我来了,你开门收粮吧!”看着身下早已疲惫不堪的女人,顾展铭大发慈悲地结束了这场畅快淋漓的征伐。

    事后,夏琳君被他抱进浴室清理了一番,重新沾上薄被就睡了过去。

    顾展铭却是没有想睡的意思,拿过搁在床头的机子看了眼时间,依旧清明的双眼里闪过些许的思量。

    他在等零点的到来!

    傅的回话一直没有到,虽然已经准备了第二套的方案,他还是希望能从根本上解决掉这个问题。

    第二套方案,反弹的可能性实在太大!

    关震已经从另外两家手里拿到了莫源生提供给他们的资料,傍晚也已经传送进了他的邮箱。

    这是一张夏琳君大学时代的照片,配合着之前被曝光出来的协议书,附上莫源生恶意编造的故事。

    这条爆炸性的新闻一旦曝光,顾展铭有理由相信,人们绝对会相信夏琳君在协议后是做过莫源生情妇的!

    吻了吻怀中女人的额头,男人的眼底冷光划过!

    莫源生,这是想彻底毁了夏琳君!

    掌心中的机子震动了下,出神的男人反应过来,手指快速地点开了信件箱。

    “办妥!”

    屏幕上也就区区两字,却让顾展铭浮在半空中的心彻底落了下来。

    长指滑动,男人也就回复了两字:谢谢!

    手中的机子被他随意地搁在了床头柜上,顾展铭紧了紧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轻阖上了双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