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六章 你相不相信我再甩你一个巴掌!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个女人之间相距不过两三米,夏琳昔紧抿着嘴角,杏眼里裹挟着冰霜冷冷地注视着面前强装镇定的女人。

    “夏琳昔,你可真是越来越能耐了!”最初的惊慌过后,唐萌抵在身后的架子上,扫了眼唐屹弘已有了些红印的脸,扯着嘴角嗤笑了声,“我妈绝对不会要一个甩她儿子耳光的儿媳妇的!”

    “唐萌,这笔账你想怎么算?”对于唐萌的话,夏琳昔直接选择了无视,冰冷的视线搁在她依旧含笑的眉眼上,垂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地捏了捏。

    看着夏琳昔毫无表情,异常冷静的小脸,唐萌脸上的蔑笑慢慢地收了起来,低垂的视线扫过她紧握成拳的手,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怎么?你打了我哥之后,还想打我?”挑着眉,唐萌非常不屑地撇了下嘴角,“夏琳昔,你最好搞清楚状况,我再让唐家所有人失望,总归还是唐家人,你不过是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罢了!”

    低头轻笑了声,夏琳昔的唇角挂着一抹完美的弧度,看着唐萌的目光却是没有半点的笑意。

    “你笑什么?”夏琳昔的笑声令唐萌异常不舒服,刚才在心里笃定她不敢对她动手的想法,随着这笑声慢慢地在流失。

    “唐萌,自信是好东西!”脸上的弧度慢慢地寡冷下去,搁在唐萌脸上的目光越来越冰冷,“不过过度自信,那就是白痴!”

    女人的话音落下,在唐萌愤怒的双眼里,夏琳昔抬起脚直接往她的腹部狠狠踹去。

    啊……啪……

    两声过后,唐萌已经躺在了地上,而她的身边被她倒下去时无意间扯落的花盆早已四分五裂,其中的绿植被压在了泥土中,几片粉色花瓣掉落在旁边。

    “哥,我好痛!”按着被夏琳昔踢中的肚子,唐萌艰难地坐起身,脸色有些苍白。

    错愕的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幕,视线在唐萌沾满黑泥的衣服上扫过,眉心微微皱了起来,唐屹弘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

    “唐萌,你也会痛?”看着地上的女人神色痛苦地蜷缩在那里,夏琳昔的双眼里没有半点的起伏。

    垂在身侧的手抬起按在平坦的腹部,手指紧紧地攥着上面的衣服,平静的眸子里是划过旋转梯上发生的那令人恐怖的一幕。

    “哥,我真的好痛!”撑在地上的手臂有些颤抖,唐萌抬着挂满泪水的眸子看向一直没有动静的唐屹弘,“你难道真的想让她把我打死,你才满意吗?”

    回身看了眼,淡漠的视线划过男人紧锁的眉心,夏琳昔扯了下嘴角,双眼里毫无波动。

    “唐萌,你作践别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呢?”无视身后男人的目光,夏琳昔抬着脚走向地上的女人。

    精致的高跟鞋踩在花泥上,双腿弯曲蹲在了唐萌的身边,冰冷的目光卷着些许笑意注视着面前的女人。

    “夏琳昔,你给我滚开!”腹部依旧疼痛难忍,唐萌抬着愤怒的双眼瞪着面前的始作俑者。

    “看把你给疼的!”啧了声,夏琳昔摇了摇头,身子前倾逼近唐萌狰狞的脸,清冷开口,“可是,唐萌,你这点疼根本偿还不了欠下的债!”

    看着逼近的女人,唐萌紧着眉心往后退去,夏琳昔瞳孔里散发出的冷意令她有些害怕。

    “害怕了?”看着往后移的女人,夏琳昔探出手臂直接攥在了她的手腕上将人重新扯了回来。

    “夏琳昔,你还想干什么?”腹部的疼痛令唐萌根本使不出力来对抗夏琳昔的拉扯,也只能怒瞪着这个她同样恨之入骨的女人。

    “干什么?”扣在唐萌手腕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轻扯了下嘴角,冷笑出声。

    夏琳昔挑着眉看着开始有了点怕意的女人,不无可惜地开口,“唐家的水就是好,这养出来的女人,细皮嫩肉的,都让人舍不得下重手去糟蹋!”

    “哥,你难道就这样看着她欺负我吗?”夏琳昔的抚摸,令唐萌哆嗦了下,扣在手腕上的手指犹如冰冷的锁扣令她害怕。

    “这样就算欺负?”看着面前泪眼朦胧的女人,夏琳昔的眉心拧了下,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手指松开,手臂一扬,一巴掌快准狠地直接甩在了她委屈的小脸上,而后若无其事地拍了拍她瞬间红肿的脸,轻笑着提醒,“唐萌,这样才是欺负!”

    回神的女人,看着面前满脸轻笑的夏琳昔,心底的怒火,被折辱的愤怒直接冲进她通红的双眼里,只见她伸着十指直接扰向夏琳昔!

    “唐萌,你住手!”一直注视着两个女人动静的唐屹弘,见唐萌伸出长满指甲的十指往夏琳昔的脸上抓去,眼底冷光闪过。

    跨步直接冲到她的身边,遒劲的手指直接扣住她已经伸出去的手臂,将人扯离甩到了旁边的位置。

    “哥,你为什么这么对我?”身子落地的疼痛让她分外的委屈,唐萌抬着错愕的双眼看着伫立在眼前的男人不可置信地惊叫,“我是你的妹妹啊,你难道忘记了吗?我们都姓唐!”

    “唐萌,你忘记自己之前对她们做的事情了吗?”看着狂怒中的女人,唐屹弘冷声提醒,“相对于你对她们做的,这也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好!好!”听唐屹弘这么说,唐萌知道想让他帮她出头已经不再可能,撑着疼痛的身体从地上站起身,愤怒的双眼在两人身上扫过,冰冷地注视着依旧蹲在原地的女人,“夏琳昔,我们走着瞧!”

    “唐萌,刚才那一巴掌只是替我姐打的!”拍了拍手,夏琳昔站起身回视着女人含恨的目光,平静地述说着,“我姐那个人脾气好,不跟病人计较!”

    双眼紧紧地盯着站在几步之外的女人,唐萌下意识地往后又退开了几步。

    “我这个人脾气不是很好!”看了眼一直注视她的男人,夏琳昔苦笑了下,“之前不跟计较,不过是压住了我的天性而已,现在想想也真是傻!”

    “夏琳昔,你给我等着!”绕过唐屹弘,唐萌狠狠地瞪了眼面前的女人,抬腿就往门口的方向跑去。

    夏琳昔依旧保持原来的姿势站在那里,并没有去关注那个逃跑的女人,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掌心中依稀还残留着甩在人家脸上的疼痛感!

    力,是相互的!她真切地体会了一把!

    “现在心里舒服点了吗?”看着侧身立在他视线里的女人,唐屹弘低声问着。

    “舒服点了!”点了下头,夏琳昔转身直面着男人,淡漠的双眼看着几步之外的男人,扯了下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弧度,“只是,唐屹弘,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说怎么办?”

    “琳昔!”看着女人平静的眸子,唐屹弘轻叹了声,提着步子走到她的面前,垂下视线看进她的眸子,“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

    嗯了声,夏琳昔轻阖双眼,侧身避开了他的注视,目光放在面前种着奇花异草的花房里,轻叹了声,“这段时间,你别来找我!”

    “多久?”蹙着眉看着女人逃避的双眼,唐屹弘沉声问道,“你口中所谓的这段时间,一天还是两天?”

    “唐屹弘,我先回去了!”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夏琳昔提着步子擦过他的身体,直接往外走去。

    “夏琳昔,我最多给你三天的时间!”看着慢慢走向门口的背影,唐屹弘并没有跟上去,站在原地沉声跟远去的女人说道,“三天后,你必须回到我的身边!”

    女人移动的双脚根本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在他的注视下走出了花房。

    看着一团乱的地面,唐屹弘拧着眉烦躁地跟了上去。

    “妈!”慌乱地跑进客厅,唐萌哭喊着正在厨房里忙碌的郑闻怡,“妈!你在哪里?”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郑闻怡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本是浅笑的眸子落在一身邋遢的女人身上时,那点笑意直接被惊吓打散。

    “妈,你一定要给我做主!”紧紧地抱着郑闻怡的身子,唐萌趴在她的肩头痛哭着,委屈地向她告状,“这些都是被夏琳昔打的,哥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就是想把我打死为止!”

    “到底怎么回事情?”拥着唐萌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一身的花泥,脸上更是红肿不堪,五个手指印清晰地印在她白皙的脸上,眉眼之间精致的妆容早已被泪水冲刷,犹如调色板般,不能入目。

    “我不知道!”对着她摇了摇头,唐萌继续趴在郑闻怡的肩膀上哭诉着。

    夏琳昔提着步子踏进客厅,面色平静地看着沙发上相拥在一起的两个女人,淡漠的双眼迎上郑闻怡看过来的目光,心情一片平静。

    “琳昔,这到底怎么回事情?”担忧的目光在夏琳昔整洁无异的身上划过,眉头皱了下。

    “闻姨,到底怎么回事情你问唐屹弘吧!”冰冷的双眼注视着郑闻怡肩头仿佛受了万般委屈的女人,夏琳昔对着她叹息了声,十分抱歉地开口,“晚饭我就不留下来吃了,我先回去了!”

    看着转身往楼上走去的清冷身影,郑闻怡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开口挽留。

    “唐萌,到底怎么回事情,你老实告诉我!”收回目光,看着肩头正哭得伤心的女人,郑闻怡紧蹙着眉心沉声问着,“给我说实话!”

    “妈!琳昔知道当初年会唐萌算计她的事情了!”走进客厅,刚好听到郑闻怡的问话,唐屹弘就直接说了出来,“当时唐萌是想让李毅峰糟蹋琳昔的,而她把罗莹云安排进了我所入住的房间!”

    “什么?”郑闻怡扭过头看这逆光而站的男人,圆瞪的双眼里满是惊愕,握着唐萌的手无意识地捏紧,心底更是惊涛汹涌!

    “妈,你没听错!”瞥了眼依旧埋在郑闻怡肩膀上的女人,唐屹弘深呼了口气。

    “唐萌!你哥说得都是真的吗?”抬着轻颤的手捏着唐萌的手臂,让她抬起头,“你告诉我啊!”

    “妈!”看着愤怒中的女人,唐萌缩了下身子,她的心底忽然有些害怕,对着她摇了摇头,却半个解释的字都说不出来。

    “唐萌,如果说你因爱慕展铭而恨夏琳君,继而算计她,这些最起码还算是理由!”郑闻怡失望地看着面前的女人,“那么,你告诉我,你让李毅峰去糟蹋夏琳昔,连你哥也不放过,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妈,我知道错了,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紧紧地抓着郑闻怡的手臂,唐萌惊慌地开口,“妈,我真知道错了!”

    “唐萌,你让当时自己的男朋友去糟蹋你哥喜欢的女人,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摇了摇头,郑闻怡的脑子一片混乱。

    这么多年精心的培养,结果养出这么个心狠手辣的孩子。

    她此刻的心,凉透了!

    “妈,那些都过去了啊!”看着从身上滑下的手臂,唐萌伸着手指拉过她的手紧紧地攥在手心里,慌乱的眸子无助地看着她,“我现在变好了啊!”

    “唐萌,你先回李家吧!”失望、心痛、担忧、伤心各种情绪交织在郑闻怡的心口,搅着她疼痛难忍。

    “妈,你也不要我了吗?”看着仿佛瞬间老了几岁的女人,唐萌攥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唐萌,你难道没看到妈很痛苦吗?”唐屹弘走到两人的面前,担忧的目光看着满脸伤心的郑闻怡,长指直接扣在唐萌的手腕上,暗加施力,让她松开了手指。

    “屹弘,妈去躺会儿!”看了眼唐屹弘,郑闻怡撑着身体站起身往卧室走去,却在跨出几步后直接往后倒去。

    甩开唐萌的手,唐屹弘跨步跑了过去,伸着手臂直接将人抱进怀里,惊惧的双眼看着郑闻怡苍白的脸,“妈!”

    “闻姨怎么了?”拿着包走下楼梯准备离开的夏琳昔看着客厅里发生的一幕,直接飞奔到两两的面前关心地问道。

    看了眼夏琳昔,唐屹弘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担忧的目光注视着臂弯里的女人,拇指尖用力掐进郑闻怡的人中穴,迫使她先苏醒过来。

    “妈!”看着郑闻怡轻颤了几下眼帘,唐屹弘压着声音低唤着,“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妈,你别吓我!”陷入恐惧中的唐萌见郑闻怡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直接跪倒在了她的身边,“我真的知道错了!”

    横抱起依旧无力的郑闻怡,唐屹弘看了眼身边的夏琳昔,沉痛的双眼里满是祈求。

    “走吧,我在后座照顾闻姨!”扯着男人的衣服,夏琳昔此刻根本顾不了别的情绪,看着郑闻怡虚弱的模样,跟着唐屹弘快步往外走去。

    “妈!”看着两人离开,唐萌紧跟上去,见唐屹弘将人放进后座,她直接拨开夏琳昔往里挤去。

    没有防备的女人被扯地往后退了一步,眯着双眼看着唐萌的背影,夏琳昔探出手直接扯着她的衣领,将人往后甩去。

    看着连续后退了数步才站稳身体的女人,夏琳昔回身直接坐进了车子,动作迅速地关上了车门。

    唐屹弘拧着眉看了眼气愤中的唐萌,并没有多加理会,坐进驾驶室直接发动车子驶出了唐家大门。

    看着远去的车影,唐萌微抬着下巴,抬着手擦掉脸上的泪痕。

    抬着步子就往她的座驾跑去,只是低垂的视线滑过她身上肮脏的衣服时,快步移动的双脚停了下来,手指抚过依然红肿的脸颊,唐萌转身往别墅内跑去。

    “闻姨,你感觉怎么样?”车子里,夏琳昔半拥着郑闻怡,让她靠在身上,柔声问着紧闭着双眼陷入痛苦中的女人。

    “我没事情,别担心!”眼帘重新打开,郑闻怡对着她笑了下,“就是感觉有点闷而已!”

    “那你休息一会,马上就到医院了!”夏琳昔轻声安抚着,注视她的双眼溢满关心。

    看着夏琳昔担忧的小脸,女人的双眼里满是复杂的光芒,”琳昔,对不起!”

    “闻姨,我们先不谈这些,你先好好休息!”夏琳昔握着郑闻怡的手,柔声安抚着。

    嗯了声,对着她点了下头,郑闻怡重新闭上了眼帘,遮住了流转在其中的各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住进病房,唐屹弘看着为郑闻怡做着各项检查的医生,视线滑过她依旧紧闭的双眼,长眉紧锁着。

    “怎么样?”随着主治医生走出病房,唐屹弘开口问道。

    “目前来看是气急攻心引起的,其他的要等到各项数据出来后才能确定!”看着唐屹弘,主治医生平静地跟他讲着目前的检查结果,“唐总不必担心,按照我的分析不会有大问题,主要还是要保持心情愉悦!”

    “谢谢!”点了下头,唐屹弘轻叹了声,担忧的目光越过窗口看进病房,此刻夏琳昔正坐在病床边轻声说着话。

    静寂的长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男人侧身看过去,却见唐甸龙小跑着过来。

    “爸!”看着已经到了跟前的男人,见他神色紧张,一脸沉重,唐屹弘压着声线跟他简单地说了下情况。

    “你妈这是太失望了!”长叹了声,唐甸龙摇了摇头,“没想到当初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当初也是我考虑不周,如果那时候就把她恶毒的心思曝光出来,或许真的没有后面的事情了!”唐屹弘低声跟身边的男人说着当时的情况。

    “很多事情都是没办法事先预知的!”拍了拍唐屹弘的肩膀,唐甸龙沉声开解,“你也别把责任往身上揽,人心变了,再怎么努力都是没用的!”

    嗯了声,唐屹弘的视线依旧锁着里面的女人身上。

    “我先进去看看你妈!”打开病房的门,唐甸龙推了进去,看了眼守候在病床边的夏琳昔,男人把目光搁在了郑闻怡的身上,沉声吩咐着,“琳昔,你先跟屹弘出去吃点东西,顺便帮我带份回来!”

    看了眼站在床尾的男人,夏琳昔点着头站了起来,“好!”

    看着走过来的女人,唐屹弘探出手直接握住了她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扣在掌心中不松开。

    看了眼已经坐在椅子上的唐甸龙,夏琳昔扫过面前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提着步子就往外走去。

    跨出病房的门,女人便用力想甩开男的手,奈何一点用都没有!

    “唐屹弘,你给我松开!”压着声音,夏琳昔怒瞪着身边无赖的男人,“你相不相信我再甩你一个巴掌!”

    “琳昔,我难过!”看着面色清冷的女人,唐屹弘伸着手臂将人压在怀里,下颚抵在她的发顶上轻轻摩挲着,“你别那么心狠!”

    “唐屹弘,你下午刚说过的话就忘记了是吧?”被男人箍在怀里的女人,挺直着身体伫立在他的臂弯间,声音沉冷没有温度。

    “我记得!”轻阖下巴,唐屹弘叹息了声,紧了紧怀里的女人,“我现在哪敢忘记?”

    “那你现在又在干什么?”低垂的视线扫过禁锢住她身体的长臂,夏琳昔嘲讽地笑了下。

    “琳昔,我这心里难受,你先陪我一下,那三天的时间可以往后顺延的!”唐屹弘压下声,深邃的五官埋进女人柔软的发丝里轻轻磨蹭着。

    夏琳昔简直被面前这个无赖的男人给气笑了,嘴角微扯,抬着脚下五厘米的高跟鞋直接往下一踩,而后再使力一碾,疼痛迫使禁锢住她的手臂松开。

    “夏琳昔,我是你丈夫,你有必要下这么重的狠脚吗?”唐屹弘的眉心狠狠地皱起,脚趾上的疼痛此刻紧紧地攥住他的神经,看着面前这个冷心的女人,他真是有苦难言。

    嗤笑了声,夏琳昔扫了眼他抬着的脚,转身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这女人!”看着头也不回离开的身影,唐屹弘点着负伤的脚赶紧追了上去。

    “我要到香泉湖一趟!”夏琳昔看着紧闭的电梯门,清冷地跟身边的男人说道。

    “先陪我吃点东西,我送你过去!”沉默了会,唐屹弘点了下头,“我明天再去接你!”

    提着眼帘瞥过自说自话的男人,夏琳昔干脆侧身靠在扶手上,不予以搭理。

    看着直接把她屏蔽掉的女人,唐屹弘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很想直接将人摁回家里去。

    电梯门打开,夏琳昔快步走了出去,根本不搭理身后的男人,直奔大门口而去。

    站在女人的身后,抬着幽怨的双眼看着她孤傲的背影,唐屹弘双手插在西裤袋里,满心无力。

    抬着手招了辆车子,夏琳昔直接抬着脚坐了进去,随即车门拉上,车子快速地消失在了夜色里。

    长指捏了捏疲惫的双眼,唐屹弘拿起手机拨通了顾展铭的电话。

    ……

    “怎么了?”看着身边的男人,夏琳君逗弄着怀里的孩子柔声问着。

    “今天唐家发生了点事情,闻姨现在进了医院,琳昔往香泉湖这边赶来!”放下机子,顾展铭跟夏琳君简单地说了下刚才电话的内容。

    “这么严重?”听到郑闻怡住院,夏琳君的眉心下意识地皱了起来,“这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我先到医院一趟,具体情况琳昔应该更清楚一点,你直接问她吧!”低头亲了下夏琳君怀里的孩子,在女人的唇瓣上点了下,顾展铭提着双脚走出了卧室。

    看了眼怀里依旧没有半点睡意的孩子,夏琳君转身往阳台走去,看着布加迪乘着夜色从她的视线中消失。

    “宝贝,你小姨过来了,妈妈得披件衣服!”俯下身将怀里的孩子放进摇床,夏琳君扯过搁在床尾的睡袍披上。

    夏琳昔走进香泉湖,看着围坐在一起的几人,寡冷的脸上终于露出甜美的笑容来。

    “这是知道我要过来,集体欢迎我的意思吗?”快步走到夏琳君身边,在小宝贝柔嫩的小脸上轻呢了会,夏琳昔玩笑地说道。

    “怎么这个点过来?”靠坐在沙发上,夏柏强看着并肩而坐的两人,蹙着眉关心地开口,“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姐夫刚出去,面色看上去不是很好!”

    “爸,姐夫要管理一个帝云,他什么时候面色好过了?”撇着嘴角,夏琳昔无奈地嘀咕,“每天要处理这么多的事情,姐还时不时给他弄点麻烦出来,他面色好的时候真的不多吧?”

    “那你这个时候过来干什么?”知道顾展铭压力大,夏柏强就将问题转到了夏琳昔的身上,“别告诉我你这是想我们了!”

    “我的确想你们了!”却见夏琳昔非常认真地点着头,抬着脚窝到田淑华身边亲昵地缠上她的胳膊蹭了蹭。

    “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点了点她的额头,田淑华笑骂了句。

    一家人聚在客厅里聊了会,夏柏强就推着面色有些疲惫的田淑华进了卧室,扶着她上床休息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走进王阿姨早就收拾出来的客房,夏琳君把怀里的孩子放在丝被上随她自己扑腾,蹙着眉问着面前毫无情绪的女人。

    “今天在唐家,我把唐萌狠狠地揍了一顿!”侧躺在孩子的身边,夏琳昔把玩着小宝贝纤细的手指,平静地回答着。

    “闻姨住院不是被你给气的吧?”错愕地盯着面前毫无波澜的女人,夏琳君差点惊叫出声。

    “能气到她的除了她那个宝贝女儿唐萌外,不会有别人的!”横了眼惊讶中的女人,夏琳昔跟她大致说了下情况,“应该是气急攻心,一时没缓过气来造成的!”

    冷笑了声,夏琳君对着她点了点头,“这样的人,的确该狠狠地揍她一顿!”

    “姐,我现在想到年会的事情就像是吞了只恶心的苍蝇那样难受,看着唐屹弘我这心里非常矛盾!”双腿盘坐在床铺上,夏琳昔拧着眉跟她说着苦恼。

    “他当时的心理还是能理解的!”弯下腰将开始迷糊的孩子重新抱进怀里轻拍着,夏琳君轻声开口,“当初他也没想到唐萌会这么恶毒,总想给犯错的亲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他当初如果没有压下这件事情,我们或许也不会被唐萌这么算计!”抿着嘴角,夏琳昔愤恨地开口。

    “琳昔,未必!”摇了摇头,夏琳君却并不这么认为,“凭借当初唐萌的手段我们或许还是会入套!”

    “真应该直接把她送进神经病院去!”轻叹了声,夏琳昔的胸口依旧剧烈起伏着,显然盘旋在她体内的怒气并没有完全消散。

    “琳昔,当初你摔下楼梯,我只当是被牵连到的,现在看来未必!”沉默了会,夏琳君凝着眸光跟夏琳昔说着她刚才想到的事情,“你或许也是在她的算计之中!”

    “你说得有道理!”被夏琳君这么一提,夏琳昔附和着点头,“当时那股针对我的冲力非常强,后来认真想起,总以为她是想借着我的力把你推下去而已!”

    “先这样吧!晚上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聊!”看着怀里已经熟睡的孩子,夏琳君挪着双脚下了床。

    “行!”随着她一起往外走,夏琳昔往她怀里看了眼,轻笑着问道,“自己带孩子是不是很辛苦?”

    嗯了声,夏琳君点了下头并不否认,亲了亲孩子熟睡的小脸笑了笑,“不过值得!”

    看着重新上楼的身影,站在客厅里的夏林昔收了脸上的那点笑意,手指轻抚着平坦的腹部,神色有些哀伤。

    ……

    唐屹弘重新回到医院,踏出电梯就看到长廊上站着个人影,清冷的目光搁在她的身上看了眼,随即平静的移开,仿佛不认识视线里的这个女人。

    “哥!”看着走过来的男人,站在门外局促的女人非常不安地叫了声。

    “你先回去吧!”长指按在门把上,唐屹弘清冷开口。

    “妈,怎么样了?”看着眼底拒人千里的背影,唐萌咬着唇角轻声问着。

    “既然这么关心,你怎么不推门进去看?”回身看着面前绞着手指,低垂着头,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女人,唐屹弘压下的火气又有了死灰复燃的可能。

    “我怕进去再刺激到她!“拉了下衣摆,唐萌对着男人瓮声瓮气地开口。

    “唐萌,你如果真考虑过养育了你这么多年的父母,那就不要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想到顾展铭跟他说的话,唐屹弘的心底忽然涌上一股无力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