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五章 顾展铭说:三年前丢失的U盘在夏琳君手里!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顾两家的所有人,在这次夏琳君跟莫源生的事件中集体保持了沉默。

    当然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各路记者根本没办法靠近这两家的任何人,采访不到只言片语。

    而此次事件的女主角,她的家人在媒体守候了几天后一点踪迹都没有看到,仿佛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了似的。

    那么,这次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莫氏的莫源生,就成为了各路媒体疯狂追逐的对象。

    在最初的避而不见,到后来莫源生模棱两可的话,媒体人体内对于猎奇的心理被他一点点地扯出来。

    经过两天的发酵,热度直至最高点时,他对外宣布将会在众多的新闻媒体中选择几家最具影响力的接受采访,将向广大群众还原事态的真实面目。

    此消息一出,整个衢城沸腾,大家都在翘首期待着从他嘴里出来的真实情况。

    莫氏总部,莫源生双眼紧紧地定在屏幕上,鼠标一点点地下滑,文件里的内容逐字逐句地进入他的双眼。

    这个文件,他已经反复翻看了无数遍。

    里面的内容所汇聚成的信息早已深刻进了他的大脑!

    只是他还在反复的揣摩着,不想遗漏掉其中任何的一个字,甚至是标点符号!

    秘书敲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看着办公桌后盯着电脑的男人,双脚停在了几步之外,“莫总,你约见的三家新闻媒体已经在会议室等候了!”

    紧盯着屏幕的双眼轻抬,看了眼面前的女人,莫源生滑动了下鼠标退出了正在看的文件,顺手拔出了u盘。

    “行,我马上过去!”关掉电脑,掌心中的u盘被他顺手放进了西裤袋子里,莫源生从旋转椅上站起身,抬着步子绕出了办公桌。

    会议室里,被精挑细选出来的三家媒体,此刻正在等着此次热门事件的男主角现身。

    从每张兴奋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非常期待这次的会面。

    吴剑松双手环胸靠在门口,清冷的视线滑过一双双发亮的眼睛,低下眼帘移开了目光。

    “莫总!”看着已经走到面前的男人,吴剑松放下手直起了身。

    嗯了声,对着他轻阖了下头,莫源生抬着步子跨进了会议室,沉声吩咐,“把门关上!”

    低垂的眸子轻眨了下,吴剑松随即伸出手按在了门把上。

    会议室的门被他关上,彻底隔绝了所有人的目光。

    莫源生跟媒体见面的时间也就持续了半个小时,期间他们所谈的内容谁也不知道。

    不过从他们离开时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莫源生给了他们足够多的信息。

    看着离开的一行人,依旧站在门口淡漠着脸的吴剑松微眯着双眼,插在裤袋里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掌心中的机子。

    “怎么,有疑问?”走在长廊上,莫源生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清冷出声。

    “莫总,怎么会选择这三家?印象里就其中一家在衢城的影响力还可以,其他的两家并不怎么样!”垂眸想了下,吴剑松开口问着压在心底的疑问,“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吗?”

    “你说的没错!”低笑了声,莫源生随即又摇了摇头,在吴剑松困惑的双眼里低声开口,“可是你不知道的是,这三家媒体的老总都是很难被攻克的,到手的新闻百分之九十九都会发布出去!”

    “原来如此!”点了下头,吴剑松总算明白莫源生为何放弃那些更有影响力的,而只选了这三家。

    只要一家没有被攻克,明天的衢城依旧有好戏可看!

    抬着眼帘瞥了眼走在前面的男人,吴剑松在心底叹息了声,快步跟了上去。

    ……

    帝云大厦内,关震敲开了顾展铭的办公室,看着此刻正忙于工作的男人,视线跟旁边的关阳对视了眼,退到了一边静候着。

    “加快之前针对莫氏的方案!”将手中的文件递到关阳的手里,顾展铭看了眼边上的关震指了指沙发的位置,示意他先坐会儿,而后继续跟关阳说道,“当然别把他弄死了!”

    “加快?”接过文件,关阳不是很明白,他其实更喜欢猫捉老鼠的游戏!

    “对,”点了下头,顾展铭从抽屉里拿出另一份刚准备好的文件递了过去,“这是三年前针对海外的计划,你操作下放出点风声,就说帝云要启动海外项目!”

    “我们海外部早已启动,这样操作可行性有多大?”翻着手里的文件,关阳快速地整合着顾展铭刚才所说的内容,一条大致的脉络已经在他的脑子中形成。

    “人在欲望面前是没有理智可言的!”扯了下薄唇,顾展铭低笑了声,“他三年前吃了颗甜枣,这次我让他带血给我咳出来!”

    “知道了,我做个计划,两天后到你这里!”合上文件,关阳点了下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关阳离开,关震起身走了过来,拉开办公桌前的椅子坐了进去。

    “这是刚收到的信息!”将手中的机子递到顾展铭的面前,屏幕上的信息直接展露在他的眼前。

    接过机子,顾展铭拧着眉仔细地看着屏幕上的内容,双眸微微眯起。

    “太太之前还有把柄留在莫源生手里吗?”看着青黑着脸的男人,关震低声询问,“她有没有跟你提起?”

    “这三家媒体能攻克吗?”并没有理会关震的问题,顾展铭放下手中的机子,淡漠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清冷开口。

    “不好弄!”摇了摇头,关震沉默了会,抬着手,指了指天花板非常的为难,“其中一家上面有人,而且有部队关系,到他手里的消息都会被发布出来!”

    长指紧握成拳敲着发涨的额头,顾展铭当然知道关震口中的这个人。

    低垂着头陷入沉思,紧皱的眉心里是他此刻沉重而烦闷的心情。

    “你先处理另外两家,我来处理这家!”重新掀开眼帘,顾展铭看着关震低声吩咐,“尽快拿到他们手里的信息!”

    “行,我马上去办!”站起身,伸手从顾展铭的面前拿过机子,关震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手指抵着薄唇,顾展铭沉默了会,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顾总!”看着推门进来的顾展铭,正准备离开的杨琳侧身退到了旁边。

    嗯了声,顾展铭提着步子走进了唐屹弘的办公室。

    “怎么了?”看着坐进沙发的男人,唐屹弘起身离开旋转椅走了过去,扫了眼离开的杨琳低声吩咐了句,“杨秘书,泡两杯绿茶进来!”

    “好的!”点了下头,杨琳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看着一时沉默的男人,唐屹弘从茶几下拿出香烟递了根过去。

    长指捏着烟蒂轻轻摩挲着,顾展铭并没有把香烟放进嘴里,低垂的视线搁在两指间,薄唇轻启沉冷出声,“屹弘,三年前我丢失的那只u盘已经找到了!”

    “什么?”显然顾展铭的话令唐屹弘异常吃惊,毕竟当时为了找这只u盘也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的,可惜那个女人仿佛石沉大海般查无音讯。

    “这只u盘在夏琳君的化妆包里!”顾展铭抬起头看着震惊中的男人,薄唇轻扯了下,低叹了声。

    “那么三年前的事情?”拧着眉盯着苦笑中的男人,唐屹弘沉声发问,“跟她有没有关系?”

    男人微眯的双眼看向窗外,对着唐屹弘摇了摇头,“这个目前还没办法确定。”

    随即调转目光重新压在他的身上,顾展铭低哑出声,“不过那只被她随意扔在化妆包里的u盘,现在再次失踪了!”

    迎着男人看过来的视线,唐屹弘轻蹙着眉沉默了会。

    微眯的双眼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惊愕一点点地在加深,只见他从沙发上站起身,紧着眉心试探地问道,“你确定不是嫂子挪到别的地方了?”

    “这只u盘被她放在那里应该相当长的时间了,而且她似乎也忘记了它的存在。化妆包进入香泉湖之前被她压在柜子里不见天日,带进香泉湖也被她随意地放在了柜子上,一直没有挪动过!”舒展着四肢靠坐在沙发上,顾展铭仰着视线看着他,低声跟唐屹弘说着情况。

    “你是怀疑唐萌拿着这个跟莫源生做的交易,才有了这次协议书曝光的事情?”面色沉重地重新在沙发上坐下,唐屹弘说着不愿意相信的猜测。

    看着满脸震惊不愿意相信的男人,顾展铭静坐在那里,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只是他的沉默,其实就已经给了唐屹弘答案!

    “我让关阳重新制定了一份拓展海外市场的计划,到时候需要你们部门配合一下!”顾展铭跟唐屹弘提起了接下来的安排,声音淡漠仿佛在谈论着天气。

    嗯了声,唐屹弘点了下头,长眉紧蹙,面色非常难看。

    顾展铭既然已经开始布局,那么百分百肯定这只u盘是被唐萌拿走,并且已经到了莫源生的手里了。

    “还有什么?”低垂着头看着面前的水杯,双手紧握在一起,唐屹弘沉声问道。

    “就刚才得到的消息,莫源生就这次事件接受了三家媒体的访问!”看着异常难受的唐屹弘,顾展铭接续跟他说着情况。

    “唐萌还给莫源生提供了什么?”听到莫源生接受媒体访问,唐屹弘下意识地就往唐萌身上扯去。

    “目前并不清楚!”摇了摇头,顾展铭面色非常的不好。

    “我知道了!”点了下头,长指捏着鼻梁,唐屹弘轻闭着双眼靠在那里,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关震已经在处理其中的两家媒体,”顾展铭锁着眉心继续开口,“另外一家比较麻烦,我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怎么?”重新掀开眼帘,唐屹弘皱眉问着对面的男人。

    搁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在上面轻点着,顾展铭一时没有了主意,“雷浩这个人并不好说服,本身军人出声,上面又有人脉,有点难搞!”

    雷浩两个字落进唐屹弘耳中,见他也是一筹莫展,可见这个人是相当地难处理,“他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几乎没人能让他撤销到手的新闻!”

    “是人总有弱点!”微眯着双眼,搁在扶手上的手指紧握成拳,顾展铭低垂着头轻声低语着,“只是现在并没有时间让我去做这些事情,或许我应该学学那丫头的风格!”

    “什么风格?”男人的声音过于轻浅,唐屹弘并没有听清楚,“你想怎么做?”

    脑中突然灵光闪过,本是暗沉的双眸浮上些许笑意,顾展铭重新抬起头看着唐屹弘,低沉的声音里有了些许的轻松,“傅或许能帮上忙!”

    “这个忙,他或许还真能帮上!”想到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的人,唐屹弘点了下头附和着,“从上面直接下压,雷浩怕是也要掂量一下!”

    “那行,我先联系他!”站起身,顾展铭拍了拍额头懊恼地开口。

    看着转身快步离开的顾展铭,唐屹弘的面色却是越来越暗沉,没有丝毫的轻松。

    顾展铭后续的操作,唐屹弘没有再关注!

    ……

    下午唐屹弘提早离开了帝云,他带着夏琳昔驾驶着车子直接往唐家而去。

    “看你面色不好,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男人深刻的侧脸,夏琳昔关心地问道。

    “就海外市场部的事情近期要做下调整!”扭过头看了眼夏琳昔,唐屹弘对着她笑了下,“别担心,没什么事情!”

    “看你黑沉着脸,我还以为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呢!”轻呼了口气,夏琳昔拍了下胸口轻声呢喃着。

    扯了下嘴角,唐屹弘没有再回应夏琳昔的话,眉心依旧紧蹙没有舒展。

    见他不再说话,面色依旧没有好转,显然事情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简单。

    夏琳昔抿着嘴角靠坐在车椅上也就停止了声音,不去打扰他思考问题。

    劳斯莱斯驶入唐家,早已停在院子里的女士跑车进入唐屹弘的视线,男人的双眼并没有任何的喜悦,反而愈加的沉冷。

    “这是唐萌的车子吧!”迈下车子,夏琳昔问着唐屹弘。

    嗯了声,淡漠的视线看进大门落在客厅里。

    此刻郑闻怡正拉着唐萌的手,两人亲热地聊着天。

    顺着唐屹弘的视线,夏琳昔也看到了客厅里温馨的一幕,只是她的心里却没有半点的愉悦。

    “走吧!”拉着女人的手,唐屹弘带着她往屋子里走去。

    “你哥跟你嫂子回来了!”拍了拍唐萌的手,郑闻怡满脸的笑容,显然唐萌今天过来,她是非常高兴的。

    “哥,嫂子!”站起身,唐萌轻笑着跟两人打着招呼,脸上挂着浅浅淡淡的笑容。

    嗯了声,唐屹弘搁在她身上的眸光微凝了下,随即撤离,拉着夏琳昔坐进了对面的沙发。

    对着唐萌笑了下,算是跟她打了个招呼,夏琳昔挨着唐屹弘坐下,并没有想说话的意思。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随手把手指间捏着的钥匙扔在茶几上,唐屹弘提着眼帘看着唐萌随意地扯着话题。

    “你也知道目前李家的情况,这段时间都在忙那些客户的事情,下午忙完看时间还早就过来看看爸妈!”苦笑了下,唐萌简单地跟唐屹弘说了下情况,看上去倒没有想让他帮忙的意思。

    嗯了声,唐萌的话落在唐屹弘的耳中并没有掀起多少风浪,见他淡漠地点了下头并没有多余的话。

    看着没有反应的男人,唐萌低垂着头沉默了会,随即重新抬起看向他身边的女人,关心地开口,“这次事情闹这么大,我也一直没有时间打电话到香泉湖,不知道嫂子情况怎么样?”

    夏琳昔本是浅笑的唇角慢慢地寡冷下来,搁在唐萌身上的目光微微拧紧。

    若不是知道这个女人的真实嘴脸,还真当她此番问话是出于好心。

    “很好,你也知道我姐夫这个人疼她疼地要命,哪会让她伤心啊!”看着唐萌,夏琳昔轻笑了声,不在意地回答着。

    “那就好!”唐萌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浅笑,似乎也是真心为夏琳君高兴,“看样子我的担心的确是多余的!”

    “的确是多余的”!非常赞同地点着头,夏琳昔看着唐萌轻笑着说道,“这件事出来后,到现在我是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有我姐夫在,我根本不担心我姐会受到伤害!”

    看着夏琳昔的双眼弯了下,唐萌侧身看着郑闻怡,歪着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转开了话题,“妈,晚上我想吃你亲手烧的菜,好不好?”

    “行,我亲自下厨给你做!”握着唐萌的手,郑闻怡一脸柔和地应着,“在这里吃好晚饭再回去!”

    嗯了声,搁在她肩膀上的头点了下,唐萌含笑的双眼搁在对面的两人身上。

    对上唐屹弘晦涩的双眼,她的嘴角弯了下,随即挪开了目光看向了门外。

    “妈,我们先上去一下!”跟郑闻怡打了个招呼,唐屹弘就拉着夏琳昔上了楼。

    “妈,哥还是不怎么愿意搭理我!”看着离开的两人,唐萌心情沮丧地跟郑闻怡呢喃,声音里满是委屈。

    “没有的事!”收回视线,郑闻怡看着低垂着头满脸郁闷的人,柔声劝解着,“放心吧,他还是那个疼爱你的哥哥,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真的吗?”抬着轻颤的目光看着身边的女人,唐萌抿着嘴角叹息了声,“是我伤了他们的心,要是他们再也不理我了,我也理解的!”

    “别这么想,以后会好起来的!”捏了捏掌心中的手,郑闻怡也只得这么劝解着。

    想到曾经发生的那些事情,其实她也是没有底的!

    只是看着身边这个疼宠了几十年的孩子,她还是希望一家人能和和美美地在一起。

    ……

    “距离晚餐还有点时间,你要不要到床上躺会儿?”看着神色疲惫的女人,唐屹弘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关心地问道。

    “也好!”点了下头,夏琳昔也没跟他客气,掀开被子就躺了进去!

    今天是大姨妈来访的第一天,精神的确不是很好!

    “你睡吧,我就在旁边陪着你!”拉上纱帘,唐屹弘在从架子上抽了本书靠坐在床头跟她说道。

    嗯了声,侧声面对着男人,小手搭在他的身上,夏琳昔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看着睡过去的女人,唐屹弘搁下手指间拿着的书,低垂的目光就这么缠在她的小脸上,手指无意识地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

    ……

    夏琳昔掀开惺忪的双眼看着床边,那里早已没有唐屹弘的身影。

    侧身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手指在后腰上捏了捏,自从那次流产后,每次经期后腰都特别酸胀,非常不舒服。

    想到那个孩子,夏琳昔低垂的眸子轻闪了下,随即转开了注意力。

    掀开被子,挪着双脚下了床铺!

    “闻姨,屹弘呢?”走下楼梯,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夏琳昔走进厨房看着正跟阿姨忙碌着的郑闻怡轻声问道。

    “应该是跟唐萌在后面的花房里!”对着她笑了下,郑闻怡往外面看了眼猜测着,“你过去看看吧!”

    “要帮忙吗?”看了眼台子上摆满的各色美味,夏琳昔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问着正洗着菜的女人。

    “不用了,你去找屹弘吧!”对着她摇了摇头,郑闻怡轻笑着拒绝了,“马上就整理好了,下锅炒炒就能上桌了!”

    “那我去找屹弘了!”听郑闻怡这么说,夏琳昔也就退了出去。

    后院的花房,夏琳昔来过几次,熟门熟路的就走了过去。

    不过在逐渐靠近的时候,她隐约听见两个并不愉快的声音,似乎是在争吵着。

    这两个声音,她非常熟悉,男声是唐屹弘的,女声则是唐萌的。

    移动的双脚停了下来,竖着耳朵仔细地聆听了会,却又不能听清两人之间争吵的具体内容。

    侧身看了眼身后,夏琳昔垂眸想了下,迈着步子往另一条小路走去。

    这条路是她上次来这里无意间找到的,可以直接绕到花房的另一侧,不被人发现。

    隐匿在一棵矮木下,夏琳昔蹲着身,竖着耳朵继续听着里面的动静。

    只是此刻却没有半点的声音,女人的柳眉蹙了下,心里有些可惜!

    她其实非常希望唐萌能惹怒唐屹弘,让这个男人在盛怒中暴打她一顿!

    不过,看样子是没希望了!

    正当她准备起身时,花房里又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这声音异常的冰寒,脑海里闪过唐屹弘发怒的样子,夏琳昔忍不住哆嗦了下,抬着手不由地揉搓着双臂。

    猫着的身体往里又挪了几公分,希望能听清两人的对话内容。

    “唐萌,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拿什么跟莫源生做的交易,让她把这份协议拿出来,让夏琳君处在了现在这样的困境里!”花房里,唐屹弘双手插腰看着眼底面色凄苦,双眼红肿的女人,沉声质问。

    “哥,你到底要我说几次你才相信,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事情!”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唐萌睁着红肿的双眼对着面前的男人怒吼着,“你怎么就不相信我!”

    “唐萌,你叫我怎么相信你!”看着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女人,唐屹弘深呼了口气,“温泉山庄的事情,生日宴会的事情,还有帝云年会的事情,这些事情不都是你一手导演的吗?”

    “是,可是我知道错了!”点了下头,唐萌颤抖着唇瓣沙哑着嘶吼,“你们把我嫁进李家,难道还不能抵偿这些吗?”

    “唐萌,你认为让你嫁进李家是为了抵偿这些的吗?”嗤笑了声,唐屹弘仿佛不认识面前的女人,“单就琳昔失去的那个孩子,如果你不叫唐萌,今天你的坟头,草都已经一尺高了!”

    “是,我应该感恩戴德对不对?”含着泪水的双眼弯了下,唐萌摇了摇头后退了一步,,双手撑在身后的台子上,凄苦出声,“感谢唐顾两家对我的不杀之恩吗?”

    ”唐萌,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蹙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唐屹弘闭了闭双眼,声音里满是失望,“早知如此,当初帝云年会在你算计琳昔时,我就不应该对你心存善念!”

    “你后悔了?”轻嘲地笑了下,唐萌的视线落在唐屹弘的身后,看着从后门进来的女人,泪眸里,惊愕一闪而过,嘴角的笑容越发的璀璨,“可是你还是选择了我,对夏琳昔进行了隐瞒,不是吗?”

    “我是后悔了!”点了下头,唐屹弘压着胸口的浊气沉声回答着。

    “夏琳昔,你听到了吗?”微抬着下巴看着男人的身后,唐萌看着错愕中的女人柔声问着,“我哥的答案,你满意吗?”

    惊愕的男人瞬间回身看着身后的女人,唐屹弘难以置信地看着夏琳昔,迈着步子快速地向她走去,“琳昔,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什么时候过来的不重要!”看着逼近的男人,夏琳昔轻笑了下,扫了眼几步之外的女人嘲讽地开口,“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琳昔,当时那件事情的确是被我压下了!”遒劲的手指紧紧地捏着女人的手臂,唐屹弘微压下身,紧张的视线定在她满是嘲讽的双眼上,对着她诚恳道歉,“这是我的错!”

    “唐屹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初那件事情是唐萌算计的!”垂下眼帘避开了男人的注视,夏琳昔失望地问着面前的男人,“那是温泉山庄后发生的事情,如果你早点说,或许后面的所有悲剧都不会发生!”

    “琳昔,我是她的哥哥!”紧紧地捏着女人的手臂,仿佛一松开她就从他的身边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这种感觉,唐屹弘感到异常的不安。

    “对,你是她的哥哥!”夏琳昔重新抬起眼帘看着面前满目紧张的男人,赞同地点了下头,随即苦笑地问他,“可是唐屹弘,我夏琳昔何其无辜成为他唐萌报复的对象!”

    “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不顾女人的挣扎,唐屹弘紧紧地将人压在心口不住地道歉着,“请你原谅我当时的自私!”

    “唐屹弘,你又想护着你宠爱的妹妹,又想得到我的感情,不觉得太贪心了吗?”女人冰凉的目光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仿佛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夏琳昔,你不觉得虚伪吗?”看着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唐萌轻笑了声,“当晚被我哥这样的男人压在床上,你难道不高兴吗?如果真的这么计较,当天的你怎么不去报警呢?不要告诉我你连报警的电话都不会打?”

    “唐萌,你给我闭嘴!”紧着怀里的女人,唐屹弘扭过头怒瞪着满脸笑容的女人,眼底血丝暴起。

    “哥,你难道不觉得她非常的虚伪吗?”抬着手臂指着被男人压在怀里的女人,唐萌冷着脸质问着。

    “唐屹弘,你给我松开!”清冷的双眼扫过男人此刻溢满愤怒的眸子,夏琳昔沉声开口。

    “琳昔!”对上女人无温的视线,唐屹弘震愣了下,缠在她身上的手臂慢慢地滑落。

    手臂落下的瞬间,夏琳昔扬着手直接往他的脸上甩了一巴掌,声音清脆响亮。

    夏琳昔的这一巴掌,打得在场的两人措手不及。

    唐屹弘看着眼底过于平静的女人,却也只能无声地承受着她的怒火。

    当时的他,的确是自私的!

    最初的惊愕过后,唐萌的嘴角却是弯了起来,眼底有些幸灾乐祸!

    微抬着下巴,女人平静地质问着,“唐屹弘,在跟你在一起的这么长时间里,我不止一次问过你关于这件事情的真相,你是怎么告诉我的?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抬着手想去碰面前的女人,却被她直接后退避开,唐屹弘紧了紧手指重新放了下来。

    没有情绪的双眼滑过男人溢满痛苦的眸子,夏琳昔抬着脚绕过他的身体走向一直在看戏的女人。

    “夏琳昔,你想干什么?”看着逐步逼近的女人,唐萌收了脸上的轻笑,看了眼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男人,双脚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