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四章 唐萌,你只是唐家的养女!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轻颤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两人,垂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地紧握成拳,却被站在身侧的男人直接包裹进他宽厚温热的掌心中。

    紧握的手指被强势打开,男人如玉般的长指插进缝隙,与之十指相扣。

    抬着感激的双眼回望男人落下来的目光,夏琳君扯着嘴角对他笑了下。

    “爸,妈!”夏琳君回握着男人有力的手指,对着顾东兴跟郑淮西两人开口叫了声,紧锁的目光依旧颤巍巍地定在两人的身上。

    嗯了声,顾东兴看了眼夏琳君随即移开了视线,跟夏柏强攀谈了起来,神色咸淡不显,让人窥探不出他的情绪。

    双眼扫过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郑淮西嘴角抿着一抹温和的笑,“琳君明天不出去了吧!”

    “不出去!”夏琳君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随即拧着眉小心翼翼地问道,“妈,有什么事情吗?”

    “小丫头这两天差点把我这老骨头折腾散了,你要是不出去就把孩子抱回来,怎么样?”听到夏琳君说在香泉湖里,郑淮西的双眼仿佛瞬间闪亮了起来,轻笑着跟她提着要求。

    “好!”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夏琳君对着她点了下头,“我明天把她带回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见夏琳君同意,郑淮西松了口气,随即看着田淑华说道,“这丫头精力太旺盛了,我都有点吃不消了!”

    “我刚才还在批评她,孩子全部甩给婆婆,她自己倒落得清闲!”瞪了眼夏琳君,田淑华不好意思地跟郑淮西说道,“累了你们,也亏得你们都随她!”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坐到田淑华的身边,郑淮西看了眼并肩而站的两人,不赞同地摇头,“家里就我跟老顾两人,孩子放我那里,我真是求之不得的!”

    “主要还是你们人好,随着她胡闹!”听郑淮西这么说,看她的神色倒也是真诚,搁在田淑华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双眼在四人身上转了圈,轻颤的目光特意在顾东兴跟郑淮西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上面并没有令夏琳君恐惧的神色,紧绷的神经渐渐地放松下来。

    “别多想,爸妈心里有数的!”捏了捏女人的手指,顾展铭压着声线跟她说道。

    对着他勉强笑了下,夏琳君靠坐在顾展铭的怀里,感觉全身虚脱般无力。

    胸口那颗不安的心脏嘭嘭嘭的声音,依旧在胸腔内回荡!

    “妈!”在送孩子回去的路上,夏琳君特意走在了郑淮西的身边,看了眼走在前面的两个高大的背影,舔了下唇角低声开口,“对不起!还有谢谢你跟爸!”

    “协议的内容妈看了!”停下脚步,郑淮西在夜色里转身看着面前满身不安的人,轻叹了声,“我也不瞒你,刚开始这心里的确非常膈应!你爸的心情可能比我更加复杂点,毕竟男人要考虑的事情更多点!”

    “我明白!”低垂着头听着郑淮西的话,夏琳君垂在身侧的手指不安地捏着衣摆。

    “不过经过这几个小时的沉淀,最初那些杂乱的情绪也都平息了不少!”抬着手摸了摸夏琳君的发顶,郑淮昔笑了笑。

    扭过头看着两个男人,却见他们早已停下了脚步回望着这边,轻笑着打趣,“还怕我吃了你不成,看他的眼睛可真是够吓人的!”

    夏琳君抬着目光穿过昏暗的光影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见他的视线正专注地看着她。

    女人起伏的心脏仿佛瞬间有了依托,不再漂浮不定,惶惶不安!

    “妈!”收回搁在顾展铭身上的双眼,夏琳君挺直着腰身重新看着面前的女人,对着她笑了下。

    心头有千言万语却哽咽地只能喊一个妈字,其他的都被堵在了喉咙里发不出来!

    “不说这些了!”转身继续往前走,郑淮西收了脸上轻松的神色认真地叮嘱着,“这段时间你就呆在香泉湖内把你父母照顾好,其他的就交给展铭去处理,明白吗?”

    “我知道!”对着郑淮西认真地点了下头,夏琳君看着面前温和的女人再次感激的开口,“谢谢你把孩子留在我身边!”

    看着夏琳君轻笑了下,郑淮西拍了拍她的手臂欣慰地开口,“你明白我的用意就好!”

    “谢谢!”看着这个一心为她的女人,夏琳君心里除了感激再无其他。

    “不过事先跟你说好,这段风波过后,丫头我还是要抱回来的!”扫了眼夏琳君的双眼,郑淮西话锋一转轻声开口,“你可别听你妈的,到时候把孩子给我抱回去,我会跟你急的!”

    盯着郑淮西的双眼错愕了下随即挪开看向了别处,夏琳君都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的。

    “好了,你们两个就送到这里吧!”快步走到顾展铭的面前,从他的怀里接过包裹严实的孩子,郑淮西开口赶人,“你们明天九点后过来接孩子吧!”

    “行,那我跟琳君就先回去了!”长指拨开包被看了眼躲在里面的小宝贝,见她正睁着圆润的双眼看着他,男人的嘴角弯了下,眼底流光四溢。

    看着走进大门的两个身影,夏琳君依在顾展铭的臂弯里,敛着灯火的双眸浮上一层薄雾。

    “趁着月色我们散散步吧!”看了眼夜空里残缺的盘子,顾展铭揽着夏琳君慢慢地往回走。

    “我原来以为他们会怪我的!”压着男人的步子随意地走着,夏琳君歪着头靠在他的身上,抿着红唇喃喃出声,声音里是她此刻无法言语的感激之情。

    “他们的思维正常,脑子不迂腐,你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捏了捏女人纤细的手臂,顾展铭摇头叹息着,“你也应该跟他们学学,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也想不去在意这些,可是展铭,我真的没办法控制!”攥着他衣服的手指紧了紧,夏琳君苦笑地跟身边的男人倾诉。

    “我知道!”捏了捏女人纤薄的肩膀,顾展铭低哑安抚着,“但是你要记住,你身边有那么多疼爱你的人需要你来关注,而你却把精力放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不觉得过分吗?”

    听着男人的理论,夏琳君一时语塞,拧着眉沉默了片刻,依旧没有想到合理的驳词。

    “你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对吧?”挑着眉看着眼底抿着嘴角沉默的女人,顾展铭沉声询问。

    “你是帝云的顾总,谁不知道你口才了得!”撇了下嘴角,夏琳君悻悻然地开口。

    “自己无理,还成了我的错了?”捏了捏夏琳君的鼻子,顾展铭轻笑了下,“把你那些浪费的关注全部给我收回来,你难道不知道你老公更加希望你关注他吗?”

    “展铭,谢谢你!”停下脚步,夏琳君在男人的臂弯里转身,双臂缠在他的劲腰上,脸颊贴上他的胸口。

    “心情好点了?”抚着女人的长发,顾展铭看着别墅内明亮的灯光,问着怀里的女人。

    嗯了声,从他的臂弯里抬起头看着头顶的月亮,才发现今天的夜空星子少得可怜。

    “那我们回去吧!”牵着女人的手,顾展铭带着她往别墅内走去。

    ……

    与此同时,关震驾驶着车子来到了吴剑松现在所入住的小区。

    嘴角咬着香烟,抬头看着面前的楼房,视线落在了其中一个亮着灯的窗户上。

    房间内,吴剑松正围着围裙收拾着桌子,扭头看了眼沙发上的女人,见她正垂着头刷着新闻,眉眼之间有些沉重,“这是看到什么了?”

    捏着机子的手紧了紧,李清从屏幕上移开视线看向正在忙碌的男人,咬了咬唇瓣轻声开口,“夏琳君的新闻!”

    男人擦着桌子的手顿了下,随即若无其事地转开了话题,“最近接的这个案子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的问题!”搁下手指间捏着的机子,李清站起身走了过去,拿起桌子上还没有吃完的菜,转身放进了冰箱里。

    “那就好!”看着站在冰箱旁的身影,吴剑松拿着抹布走进了厨房。

    关上冰箱,李清就靠在门框上,含笑的目光看着站在台子前,正低头清洗着碗筷的男人。

    “今天没有资料要准备吗?”回身看了眼依在门框上的女人,吴剑松对着她笑了下,轻声问道。

    “没有!”摇了摇头,李清挪着步子走到吴剑松的身后,伸着手环在他的腰上,脸颊贴在他宽厚的背脊上轻轻磨蹭了下。

    “怎么了?”手指间快速地清洗着为数不多的碗筷,扭过头看了眼身后的女人,男人的长眉拧了下,双眼里浮上淡淡的关心。

    “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而已!”闭上双眼,李清紧着双臂间的男人,轻柔地说道。

    “你可真会挑时间!”低笑了声,吴剑松无奈地开口,“等我忙完了,你到床上抱我吧!”

    抬着手在男人的背景上狠狠地拍了下,李清转身重新走回了客厅坐进沙发,看了眼身边的机子,女人的眼底有些同情。

    门铃响起的声音扰了她陷在过去里的思绪,抬头看了眼厨房的方向,见吴剑松已经走了出来,两人的目光对视了眼,都从对方的双眼里看到了疑惑。

    “你坐那里,我去开门!”擦了下手,解下身上的围裙,吴剑松迈着步子走向门口。

    从猫眼里往外看了眼,进入视线的面孔令男人的浓眉紧了下。

    “怎么是你?”打开房门,看着站在外面的男人,吴剑松困惑地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不请我进去坐坐?”看着伫立在门边,并不打算请他进去的男人,关震瞥了眼他身后的位置,挑着眉说道,“或许请我进去,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等着你们呢?”

    “我对意外之物不感兴趣!”摇了摇头,手指依旧按在门把上,吴剑松蹙着眉开口拒绝。

    “吴剑松,我知道你现在跟李清在一起!”见男人的确没有半点相谈的意思,关震收了脸上柔和的弧度,锐利的双眸紧紧地压在他的身上,“你不怕哪天你没有了利用价值,李清会再次回到莫源生手里吗?”

    “关震,我对帝云跟莫氏的战争没有半点兴趣,你找错人了!”垂眸想了下,吴剑松并没有理会关震的那翻话,单手用力就想关上房门。

    “剑松!”在关震准备抬手阻止他关门的瞬间,房间内传出了一个女声,直接让吴剑松关门的动作停了下来,”让关助进来聊聊吧!”

    吴剑松侧身看向沙发上的女人,见她依旧一脸柔和地看着他,双眼里含着淡淡的笑意,“你想帮她?”

    “剑松,我想离开这里!”回视着男人探究的目光,李清抿了下嘴角跟他说着最为真实的想法,“这个城市有我太多痛苦的记忆,我知道其实你也想离开的!”

    男人沉沉的目光隔在女人依旧带笑的脸上,吴剑松拧着眉沉默了会,重新将视线看向门口的男人低声开口,“我们到外面聊!”

    无视关震错愕的双眼,吴剑松关上房门,直接走到李清的面前,单脚跪在地上,仰着目光看着她,“你说的都是真的?”

    对着男人点了下头,李清拉过男人的手紧紧地握在手心里,低垂的眼睑轻轻颤动,“剑松,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

    “那你在这边的事业呢?”目光紧紧地锁着女人的眉眼,吴剑松不想要这个女人的一丝勉强。

    “事业没有你重要!”对着男人笑了下,眼角有些泪光闪烁,“何况这所谓的事业里有我太多的屈辱,不要也罢!”

    “好,你等我回来!”指腹擦过女人的眼角,裹着水渍的手指被他紧紧地捏在了掌心中,吴剑松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靠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抿了下嘴角,低垂的目光重新看向手指间捏着的机子。

    协议书三个字生生撕扯开了她布满结痂的人生,颤动的长睫抖落几滴泪水。

    手指擦过早已模糊不清的屏幕,李清的嘴角弯起一抹浅笑,只听她喃喃自语,“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得到想要的幸福!”

    这一晚,吴剑松回来的很晚,鼻息之间有着淡淡的酒味,那压在眉宇上的愁绪却已经不见。

    看着身边的男人,李清也没有过问他出去后的情况。

    她,相信他!

    ……

    清晨,顾展铭离开卧室并没有下楼,而是转去了衣帽间。

    站在门口,男人漆黑晦涩的双眼看着被夏琳君随意放在柜子上的化妆包,微眯的双眼里闪烁着点点冷光。

    长腿移动,男人走了进去,长指按下锁扣,沿着曾经的记忆拉开了最底层的抽屉,手指拨开压在上面的几个玉镯子。

    看着眼底的东西,男人的嘴角弯了下,瞳孔深处流转的冷光更甚。

    重新把化妆包收拾好放回原位,顾展铭转身踏出了房门,跨着步子直接下了楼梯。

    “起来了?”看着下楼的男人,双眼在他的身后看了眼,夏柏强开口问道,“琳君还在睡吗?”

    “爸!”对着他点了下头,顾展铭看了眼餐厅的方向关心地问道,“你吃过早饭了吗?”

    “等你妈起来一起吃!”摇了下头,夏柏强回应着,“你快去吃吧!”

    “那我先去吃了,”听他这么说,顾展铭抬着脚往餐厅走去随口跟他解释,“等一下我要到帝云处理些事情,今天我会早点赶回来的!”

    “有事情就忙你自己的吧!”看着顾展铭,夏柏强对他说道,“琳君在家里,等一下小宝贝也过来,在这里我们也不无聊!”

    低声笑了下,顾展铭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拉开椅子坐了进去,接过王阿姨递过来的碗筷快速地吃了起来。

    ……

    李建设站在台阶上,看着开进院子的布加迪,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李总这是上班去?”顾展铭迈下车子,依在车旁看着台阶上的男人,挑着眉开口问道。

    “顾总!”回身看了眼无人的客厅,李建设快步走了过去,脸上堆满了笑容,“这大清早的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笑了下,顾展铭就那么抬着眉眼看着面前微弯着腰的男人,直接忽视掉他伸过来的手,眼神淡漠,声音冰凉,“你刚过门的儿媳妇呢?去把她叫下来,就说我有些事情想问问她!”

    “顾总,你到里面坐!”李建设非常客气地想请顾展铭进屋去,奈何对上他寒潭般的双眼时,脸上的笑容僵了下,话锋也就跟着转了下,“那你稍等,我去帮你把她叫下来!”

    嗯了声,健硕的身躯靠在布加迪身上,顾展铭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放进了嘴里。

    白色烟雾从他的唇舌间吐出,模糊了他深刻的眉眼。

    微眯的双眼看着眼底还算不错的别墅,顾展铭的嘴角弯起一抹凉薄的笑。

    这笑恰好落在快步走来的唐萌眼中,令她移动的双脚直接停在了原地不敢往前迈出一步。

    “展铭哥!”站在台阶上,看着白色烟雾中的男人,唐萌柔声开口,仿佛曾经无数次叫着他一样,同样的声调,同样的眸色。

    男人淡漠的双眼穿过薄烟看着唐萌,捏着烟蒂的手指轻轻一弹,香烟直接被他弹落在了地上。

    长腿移动,有力的双脚直接踩在了上面,那点星火瞬间湮灭。

    “展铭哥!”看着不断靠近的男人,唐萌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喜悦,心底的不安慢慢地盘旋上来,压在了她的胸口上,呼吸忽然异常艰难。

    “唐萌,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男人寒凉的视线压在唐萌的脸上,声音沉冷没有半点温度。

    “展铭哥,你在说什么?”唐萌的眼里满是错愕,随即轻嘲出声,“是不是以后夏琳君一发生不好的事情,你都会把罪名压在我的头上?”

    “唐萌,你拿什么跟莫源生做的交易?让他愿意把这份协议书给你?”长臂探出直接将后退的女人扯下台阶,顾展铭刀刃般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委屈的双眼上,眯着深眸沉声发问。

    “展铭哥,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对着顾展铭拼命地摇着头,含泪的双眼里是她无尽的委屈,“我现在每天跟着李毅峰忙着李氏企业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时间去做伤害任何人的事情,你不能为了那个女人不分青红皂白来污蔑我!”

    看着不断狡辩的女人,顾展铭低笑了声,冰寒的目光从眼底这张虚伪的脸上移开,清寒出声,“唐萌,你只是唐家的养女,记住你的身份!”

    男人的话砸进女人的耳中,无异于拿了把锤子直接敲在了她的心口上。

    她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心声!

    “展铭哥想说什么?”眼角的泪水不断滑落,唐萌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我的身份让你厌恶至此吗?”

    “唐萌,你好自为之!”淡漠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女人,顾展铭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未熄火的车子重新启动,迅速地离开了李家别墅。

    看着消失在眼底的布加迪,站在原地的唐萌慢慢地收起了脸上的委屈,低垂的眸子里寒光闪烁。

    嗤笑了声,女人慢慢地转过身,重新走进了别墅!

    展铭哥,你准备好了吗?

    我给你准备了份大礼,希望你跟那个贱女人喜欢!

    “顾总走了?”看着走进来的女人,李毅峰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眼,低声问着擦肩而过的女人。

    侧身瞥了眼,唐萌并没有理会,直接迈着步子重新上了楼梯。

    “怎么回事情?”李建设从书房里走出来,抬头看了眼二楼的方向,问着站在原地的男人。

    “不知道!”拧着眉摇了摇头,李毅峰烦躁地抱怨,“这臭娘们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爱理不理的!”

    “你个没用的东西!”瞪了眼李毅峰,李建设恨铁不成钢地开口教训,“看你之前横的很,现在怎么成怂包了!”

    “爸,现在我哪敢横啊!”翻了个白眼,李毅峰转身往楼上跑去。

    顾展铭踏进李家别墅,这让他非常的不安!

    他得从唐萌的嘴里撬出点东西。

    这好不容易有了点喘息的机会,他可不想再遭到不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