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二章 协议曝光!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跟南宫成燕在外面游荡了大半天的时间,两人在一起简单地解决了午餐就直接分手了。

    夏琳君看了眼时间并没有直接回香泉湖,而是转去了帝云大厦。

    “顾太太!”王君忆见她从电梯内出来,视线在她手指间提着的袋子上划过,停在原地轻笑着跟她打招呼。

    “王秘书!”夏琳君抬着视线往顾展铭办公室的方向扫了眼,见大门敞开着,办公桌后面并没有人,“他出去了?”

    “在会议室呢!”轻声解释了句,王君忆抬着手腕看了眼时间,“你先到里面等吧,也快结束了!”

    “行,你去忙吧!”看着王君忆手里拿着文件夹,夏琳君点了下头,移着双脚往顾展铭的办公室走去。

    会议室外,看着各自离开的各部门主管,唐屹弘停下步子看着男人,“前几天你告诉我的事情,我让关震派人留意了,唐萌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段时间她跟着李毅峰都在忙活着李家企业的事情!”

    嗯了声,顾展铭淡漠的脸上没什么起伏,低垂的双眼依旧搁在手指间拿着的文件上。

    看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条文上,唐屹弘也就转开了话题。

    顾展铭转进办公室,他的视线依旧搁在文件上,上面似乎有些问题,男人的眉心紧皱着。

    “有问题吗?”看着男人站在办公桌前研究着,夏琳君起身走到他身后,伸着双臂缠在他劲瘦的腰上,探着身子看向他手中的白纸。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侧身看了眼身后的女人,顾展铭扯了下薄唇,放下手中拿着的文件,回身将人拥进双臂间。

    “刚来!”抬着手整理了下男人的领子,夏琳君就那么靠在他的臂弯里,微仰着上身看着他,“还以为会吓你一跳呢!”

    看着女人满眼的失望,顾展铭抬着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刚开始的确没注意,不过在你起身时,我就注意到了,否则哪能容你近身啊!”

    唇角弯了下,纤细的手臂直接搁在男人的臂弯里,夏琳君拧着眉跟他说起了上午的事情,而后撇着嘴角轻声嘀咕,“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u盘?”搁在女人脸上的深眸缩了下,男人脑中一闪而过的是那只被夏琳君遗忘在化妆盒里的u盘,“什么样子呢?”

    “就一只很普通,通体黑色的,没什么特别!”在脑子中认真想了下,夏琳君对他描述着,随即摇头,“你也知道,我手里并没有这种东西!”

    揽在女人身后的手指无意识地把玩着她腰间的发尾,顾展铭微扬着头沉思着,“他没有说别的?”

    “没有,这次也没有其他不轨的动作,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摇了摇头,夏琳君拧着眉,双眼里满是困惑,“你说,他到底什么目的?”

    “或许是真的转性了吧!”看着怀里满脸困惑的女人,顾展铭低笑了下,“想不明白就别去想了!”

    “现在搞得我都不敢出去了!”撇了下嘴角,夏琳君轻声抱怨着,“我似乎是被他给盯上了!”

    男人幽深的眸子冷光转瞬即逝,长指穿过她的发丝将人压在胸口,“别怕,从今天开始让王博跟张建两人同时跟在你的身边!”

    窝在男人胸口的女人轻叹了声,拧着眉跟他说起了另外的事情,声音里有些不安,“他手里的确有我的照片,但是他并没有讲什么时候得到的!”

    揽着女人走到沙发上坐下,顾展铭将人拥在怀里安抚着,“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我们只要自己不自乱阵脚,保护好自己,不给他有机可趁,就不会有事情的!”

    “展铭,我这心里有些不安!”抬着双眼看着男人,夏琳君拧着眉低声开口。

    “现在开始尽量呆在香泉湖里,没有特殊的情况别出去!”顾展铭也知道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不过就目前的情况也只能用这种保守的办法。

    嗯了声,夏琳君对于呆在香泉湖内倒是没特别大的感觉,只是这种被人逼迫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展铭,天虹怎么了?”夏琳君的脑海里窜进莫源生离开前的话,让她有些疑惑,“是你出手了?”

    “天虹内部发生了问题,目前被政府接管了!”看着眼底疑惑的双眸,顾展铭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怎么?莫源生跟你提起天虹了?”

    “他说天虹现在不在他手里了!”撇了下嘴角,夏琳君重述着莫源生的话!

    搁在女人细腰上的长指轻轻抚摸着,下颚抵在她的发顶上,顾展铭一时陷入沉默当中,落在窗外的目光悠远深长。

    “展铭,我先到休息室休息下!”从男人的怀里直起身,夏琳君忍不住打了个哈气,长睫上沾满泪水。

    “去吧!”长指在她的腰窝捏了下,顾展铭松开了缠在她身上的手臂,随着她一起站起身。

    “给你买了件衣服,你要不要试试!”余光扫过搁在旁边的袋子,夏琳君弯下身提了过去。

    “回去再试吧!”长指拂过女人的发丝,在她小巧精致的耳垂上揉捏着,低垂的目光看了眼她手中的衣服,轻笑着开口。

    “也行!”看了眼被他搁在办公桌上的文件,夏琳君重新把衣服塞进了袋子里,“那我先到休息室去躺会儿,等一下一起回去!”

    嗯了声,搁在女人耳垂上的手指滑落下来,顾展铭对着她轻阖双眸,“去吧!”

    看着夏琳君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男人伫立在原地一时没有任何的动作,全身的低压瞬间扩散,周身弥漫着冰寒的气息,眸底深纹翻动。

    莫源生,看样子天虹还没有让你学乖!

    那就让整个莫氏给你陪葬吧!

    男人的耳边重新响起女人提到的u盘,双脚移动慢慢地走向落地窗,长身玉立沉浸在思绪中。

    唐萌跟莫源生见面,莫源生找上夏琳君,手中捏着所谓的u盘,顾展铭不得不怀疑衣帽间里的u盘是否还在。

    低头嗤笑出声,男人的眼中流转着淡淡的嘲讽和一股浓浓的戾气。

    鼻间有些痒,陷入深眠中的女人有些烦躁,翻个身躲进了丝被中。

    只是那扰人的东西也紧随而来,搅得她不得安睡,细眉不由地轻蹙了起来。

    轻颤的眼帘慢慢地打开,看着俯在身上作乱的男人,低垂的眸子划过他手指间捏着的一缕秀发,夏琳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可真幼稚!”

    “这昨晚我也没用多少劲啊,怎么把你给累成这样?”长指轻揉着女人的耳垂,顾展铭看着眼底惺忪着双眼的女人,挑着眉困惑地开口。

    横了眼头顶的男人,夏琳君已经完全不想搭理他了!

    这一眼含嗔带怨,勾得男人蠢蠢欲动,撑在她身侧的手指紧了紧,看了眼窗外西滑的余晖,顾展铭无奈地叹了口气,“起来吧,我们回去了!”

    “今天这么早?”看了眼手腕上的钻石手表,夏琳君抬了下眼帘,困惑地看着他,“这还不到四点呢!”

    “没事情就想早点回去,陪陪家里的小公主!”掀开盖在女人身上的薄被,顾展铭挪了下身蹲在床边,长指拿过鞋子托在掌心中,低声跟她说道,“你也知道我的时间有时候没办法掌控,趁着空的时候多陪陪你们,忙的时候也请你别介意!”

    看着双脚被他放进鞋子里,夏琳君抿着嘴角笑了下,“知道!”

    “真乖!”长指抚过女人白皙的脸颊,身子前倾偎进她的胸口,对着她叹息了声,“琳君,我爱你!”

    “展铭,我也爱你!”下颚抵在男人的头顶,夏琳君伸着双臂环在他的肩膀上柔声回应。

    只是在顾展铭拉着夏琳君踏出休息室门口,迎面而来的关阳却将两人之间的温情打地七零八落。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面色沉重的男人,顾展铭下意识地松开了女人的手指,长臂卷着她的腰身将人拢进怀里。

    看着面前并肩而立的两人,关阳的面色前所未有的肃穆,抿着嘴角却没有直接开口。

    在三人沉默的这几秒钟,长廊尽头的电梯打开,夏琳昔神色慌张地走出来,视线扫过三人,提着步子就小跑了过去。

    被男人禁锢在怀中的女人,缠在心底的不安随着夏琳昔逐渐逼近的脚步而一点点地加深。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视线扫过一言不发的关阳,双眼紧紧地盯着已经走到面前的夏琳昔,夏琳君沉声发问。

    “姐!”看了眼神色肃穆的男人,夏琳昔伸手从他的臂弯里将女人拉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回身看了眼顾展铭,见他一脸淡漠地站在那里,显然他也是不知情的。

    疑惑的双眼划过依旧沉默的关阳,夏琳君意识到这次事件的非同小可,回握着夏琳昔的手急切开口,“快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刚才,帝云大厦内一下涌进了几十家的媒体人,同时网络平台同时曝光了一份协议书,”关阳看了眼顾展铭,侧身盯着夏琳君沉声开口,“这份协议书的内容是你跟莫氏的莫总签订的!”

    “协议书?”夏琳君低声呢喃了句,随即双眼圆睁,瞳孔里满是难以置信!

    这份被她遗忘在时光里的协议书,以这样的方式在世人的面前打开。

    她所有的不堪,都暴露在整个衢城人的视线中!

    颤动的双眼看向身后的男人,瞳孔里满是惊恐跟慌乱,握着夏琳昔的手指下意识地松开,颤抖的唇瓣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夏琳君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伫立在她瞳孔里的男人,整个身体仿佛被抽离了魂魄!

    “别怕!”在女人转身之际,顾展铭早已压下所有的情绪,看着她此刻惊恐无助的模样,盘旋在心底的那些愤怒全部转化成了疼痛,长臂探出将人重新卷进怀里。

    “顾总,现在该怎么应对?”看着早已六神无主的夏琳君,关阳平静地移开了视线,沉声问着面前依旧一脸淡漠的男人。

    “让唐总代为处理一下,我先带她回香泉湖!”顾展铭沉默了会,低声吩咐,“同时让关震安排人把夏家夫妻全部接进香泉湖里,动作要快!”

    “明白!”看了眼被顾展铭护在怀里的女人,关阳点了下头,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爆发出来,其实受到伤害最大的应该是这对夫妻了。

    “琳昔,为了你的安全,从今天开始你不要离开屹弘的视线!”看着转身离开的关阳,顾展铭依旧淡漠沉着的双眼看着夏琳昔,继续低声吩咐。

    “好!”对着顾展铭点了下头,夏琳昔抬着忧虑的双眼看着他,“姐夫,请你照顾好我姐,别让她再受到伤害!”

    男人健硕的身躯下压,将依旧处于惊慌无神中的女人横抱在臂弯里,薄唇贴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下,“放心,我不会给你带她到郭世扬身边的机会!”

    男人的话让夏琳昔震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她曾经对他的警告!

    “姐夫,我信你!”缠满忧虑的双眼盯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夏琳昔沉声对他说道.

    随即目光下移看向他怀里的女人,见她神色苍白,三魂仿佛失去了七魄,夏琳昔紧抿的嘴角里满是酸涩,眼眶微微泛红。

    “我先带你姐回去了!”紧了紧怀里的女人,顾展铭横抱着她快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他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安抚别的女人。

    怀里的这个早已夺去了他所有的情感!

    “不要担心!”王君忆从秘书室走出来,看了眼顾展铭离开的身影,走到夏琳昔面前安抚道,“这次事情会完美解决的!”

    “王秘书!”侧身看着王君忆,隐忍在夏琳昔眼眶中的眼泪瞬间滑落,“我姐,那时候是被逼无奈!”

    “我明白!”拍了拍夏琳昔的肩膀,王君忆叹息了声,“一切就交给男人们去处理,你只要保护好你自己,还有安抚住你父母就可以了!”

    “我知道!”手指抚过脸颊,擦掉那些没有用的水渍,夏琳昔对着王君忆点了下头,“我先下去了!”

    “去吧!”拍了拍她的肩膀,王君忆面色沉重的开口,“放宽心,再难的事情都有它解决的办法的!”

    “好!”夏琳昔转身快步往楼梯口跑去,一时静寂的长廊只有女人高跟鞋落地的声音。

    “琳君,别怕!”直接抵达帝云的地下车库,顾展铭将人安置进车子,捏着她发颤的手指柔声安抚,“我在这里,这件事情我不是早就知道的吗?你还在担心什么?”

    “展铭,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啊!”紧紧地抓着顾展铭的手,夏琳君慌乱的双眼留下一串眼泪,“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我曾经把自己给卖了,卖给了莫氏的莫源生!这样的我会让顾夏两家所有的人成为一个笑话!”

    “那又怎么样?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又何必在意!”长指拂过女人的脸颊,擦去那些泪水,顾展铭紧着她发颤的身体低哑开口,“你不在意,我不在意,一切都是浮云!”

    “不是的!”摇了摇头,夏琳君抬着她那双仿佛盛了一片汪洋的双眼注视着面前的男人,“你不懂,你将沦为整个衢城的笑柄,我们的孩子都会笼罩在我的阴影里被人耻笑,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夏琳君,你在想什么?”男人遒劲的手指狠狠地捏着女人的下颚,迫使她将涣散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你是不是最近太闲了,竟想这些没有影的事情了!”

    “展铭,对不起,是我的错!”溢满泪水的双眼看着男人深邃的五官,十指紧紧地攥着他胸口的衣服,声音哽咽难以出声,“那时候,我没想到会爱上你!是我的错!”

    “你这个傻女人!”长臂将人紧紧地压在胸口,顾展铭疼得难以呼吸,整张脸深埋进她的发丝中,紧闭的双眼里是他压制在身体里难以发泄的疼痛,“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道歉!这都是我当初种下的因,今天的果却让你来背负,应该道歉的人是我!”

    “展铭!”紧紧地攥在男人身侧的衣服,夏琳君此时除了慌乱和茫然,那些流窜在身体里的惊恐生生地撕裂着她的身体。

    “别担心,一切交给我!”吻了吻女人湿润的双眼,顾展铭对着她郑重地承诺,“你要相信你老公!这件事情会完美落寞!”

    车窗被敲响,本是低垂着头的男人抬起眼帘,深眸瞬间灌进寒冰,凌厉的视线看向车外。

    “顾总!”拉开车门,关震直接坐进了驾驶室,抬着视线扫过后座的两人,锐利的眸子精光闪过。

    “能直接回香泉湖吗?”将人压在胸口安抚着,顾展铭抬着无温的双眼看向出口的方向,眸底寒光闪烁。

    “能,唐门的人已经将人全部挡在了大厅内,不会有问题的!”启动车子,搁在油门上的脚下压,车子飞速往出口驶去。

    帝云大厦内,各路闻讯而来的记者不停地往前涌去,试图冲破面前的人墙往电梯的方向冲去。

    “那不是顾总的座驾吗?”也不知道谁在身后大喊了声,瞬间吸引了一直往前冲的人群。

    于是所有人又调转了方向集体往门口涌去,一时拥挤不堪的帝云大厅,仿佛被洗劫过一样,留下的是那些惊魂未定的工作人员。

    “快,把大门关上!”不知道谁喊了声,作为人墙的几十人集体跑向大门口,在门外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动作神速地拉下了铁将军,关上了玻璃门。

    落锁的声音落下,外面的人集体傻眼,里面的人集体瘫倒在地上。

    “我的娘啊!今天真是吓死我了!”前台乙拍着狂跳的胸口爬回位置,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开口,“我现在两条腿还在打拍子啊!”

    “我也差不多!”拍了拍乙的肩膀,丙一口气干掉了整整一个保温瓶的水,方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一样。

    “这些人真是疯了!”看着还在外面转悠的人群,乙愤愤不平地开口,双眼里满是火气。

    “这些就是专门吸食人血的人,现在有这么大的新闻在这里等着他们,他们会放过才有鬼!”丙坐进椅子,看着依旧瘫软在地上的公司安保人员,以及依旧守在门外的唐门中的人,撇着嘴角嘲讽出声。

    “在人家伤口撒盐,都不怕遭报应!”瞪着外面探头探脑的人,乙的心口依旧激烈起伏着。

    帝云当日发生的事情,只是这次事件的一个小水花而已,谁也没去关注。

    整个衢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顾展铭、夏琳君和莫源生三个人的身上,以及他们身边的亲人。

    夏柏强夫妻,第一时间就被关震接进了香泉湖躲开了这场风暴,此刻两人就在夏琳君跟顾展铭的房子里,神色焦虑地坐在客厅里。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看着王阿姨,夏柏强拧着眉沉声问道。

    “一切等太太跟顾总回来,让他们跟你们解释吧!”看着面前的两人,王阿姨面色和善,并没有多说,若不是王博跟她交代了几句,其实她也不知道。

    “这两个孩子,就这样半道上把我们两人劫过来,也不怕把我们吓出心脏病来!”瞪了眼并肩站在门口抽烟的王博跟张建,夏柏强心有余悸地念叨着。

    “我代两个孩子向你们两人道歉,他们做事急躁了点,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倒了杯水放在夏柏强的面前,王阿姨扫了眼两个神色沉重的男人,对着他诚恳地道歉。

    “我也是说笑而已,王阿姨也别放心上!”拿过瓷杯,夏柏强喝了一口,对着她轻笑出声,“主要是这两孩子愣是不让我回家一趟,连套换洗的衣服都没带,实在让我想敲他们一顿!”

    “这些到时候会有专人安排的,你们就别担心了!”看着男人脸上展露的笑容,王阿姨松了口气。

    “也是怕麻烦两个孩子,家里能带的就想带着过来!”视线在面前豪华的别墅里走了圈,夏柏强跟王阿姨说道。

    “不会的!”摇了摇头,王阿姨把目光转到了田淑华的身上,见她靠坐在沙发上面色有些疲惫,视线在她不能动弹的脚上划过,心底有些了然,“我先进去帮你们把房间收拾出来,累的话可以先上床躺着!”

    “那麻烦你了!”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夏柏强也没客气,“刚才推着她走了一圈,又被两孩子给惊吓了下,的确是有点吃不消!”

    “明白,你们稍等,很快就好的!”笑了下,王阿姨转身往一楼的客房走去。

    房间本就是每天收拾的,床铺稍微整理下也就可以了,好在前几天天气不错,多准备了床薄被,拿出来刚好用上。

    布加迪驶入香泉湖,车子依旧飞速前进着,在经过顾东兴夫妻两所住的别墅时,顾展铭侧身看了眼,搂着女人的手下意识地往胸口拢了拢。

    “这是怎么了?”看着顾展铭横抱着夏琳君从车上下来,夏柏强委实吓了一跳,见他直接走到两人的面前,拧着眉看向男人臂弯里的女人,视线滑过她红肿的双眼,“脸色怎么这么苍白,生病了?”

    “身体有些不舒服,还哭鼻子了!”看着面前发丝间添了些许白发的男人,顾展铭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女人,迎上她担忧的双眸,男人轻笑着打趣道。

    “这丫头,现在怎么越来越娇气了!”瞪了眼夏琳君,夏柏强无奈地摇头,“看展铭把你给宠的,越来越不像样子了!”

    “爸,真的很疼的好吧!”窝在男人的胸口,夏琳君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娇嗔着开口。

    “看过医生了吗?”见她脸色苍白,面色的确不好,夏柏强不赞同的双眼里满是关切。

    “看过了!”对着夏柏强点了下头,顾展铭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低声安抚着,“妈,别担心,这两天她正处在生理期,身体不舒服!”

    听顾展铭这么解释,两个老人双双松了口气,看着依旧被顾展铭抱在怀里的夏琳君,田淑华无奈地摇了摇头。

    “爸、妈,我先带她上去!”紧着怀里早已身心疲惫却依旧强颜欢笑的女人,顾展铭跟两人说道。

    “快去吧!”夏柏强往回走,重新在沙发上坐下,跟一脸无奈的田淑华对视了眼,低笑出声,“这丫头怕是被展铭宠坏了!”

    看着往上走的身影,田淑华的嘴角抿着一抹欣慰的笑容。

    这是看到夏琳君找到幸福,而发自肺腑的笑容。

    “琳君,你听我说,”将人压进床铺,顾展铭紧着怀里的女人,敛着她眉眼的深眸裹着浓浓的疼惜,“从现在开始,你放空自己的大脑好好地跟爸妈一起,别去关注那些无聊的事情,知道吗?”

    “展铭,这件事情该怎么办?”男人的话落进女人的耳朵一点用都没有。

    想到已经在楼下的两个老人,她更是无法静下心来,对着他喃喃低语着,声音里满是恐惧,“爸、妈会被我气死的!”

    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女人,顾展铭暗沉的眸子缩了下,紧抿的薄唇压进她的红唇,长指撕开裹着她娇躯的衣服。

    “展铭,你干什么?”看着在身上作乱的男人,夏琳君乱麻般的大脑一时没有跟上他的节拍。

    “你就是太空了,才会想这些杂七杂八毫无营养的事情!”长指拨开女人的双腿,坚硬的身体在她的错愕中压了进去,顾展铭紧着怀里柔嫩的身体低哑出声,“这么空就陪我运动下!”

    扭过头看了眼被他撕开随意扔在床头柜上的雨伞袋,夏琳君拧着眉瞪着身上早已大起大落的男人,气恼地低叫,“你怎么能随时来的!”

    她就是不明白,在她这么痛苦的时候,这个死男人竟然还想着这些!

    “你难道不知道,我随时为你准备着的吗?”压下身重新贴近她的红唇,火热的气息笼在女人的身上。

    接下来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夏琳君本是疼痛的灵魂都被男人攥在了手心里,随着他高低起伏,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那些在顾展铭眼里毫无营养的事情。

    重新步下楼梯,客厅里早已没有了夏柏强夫妻两的身影,顾展铭抬着双脚直接走出了大门。

    “曾经跟在莫源生身边的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站在院子里,抬着冰寒的目光注视着路边随风飘荡的垂柳,低声问着身后的男人。

    “你是说李清?”双眼搁在男人健硕阔挺的背影上,关震沉默了会,微眯的双眼里快速地划过很多信息,抓取了其中的某个影像。

    “尽快把她给我找出来!”背在身后的手指紧握成拳,顾展铭压着声音沉冷开口,“接下来怎么操作,你应该知道吧!”

    “明白!”将所有的信息在脑子中过了一遍,关震转身快步跳上车子离开了香泉湖。

    回身看着面前的房子,视线搁在二楼的窗口上,,顾展铭转身大步往前面走去。

    “琳君怎么会跟莫源生扯在一起?”看着走进来的男人,靠坐在椅子上满脸暗沉的顾东兴非常不满地开口质问,“还有了这么份协议!”

    “当初出了点事情!”坐进沙发,顾展铭随手从茶几上拿过香烟抽了根搁在嘴里,对着他轻声解释了句,“他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展铭,在这份协议面前,有没有实质性的事情已经不重要了!”拿起搁在身边的遥控器,顾东兴打开了电视,指着正在播放的新闻面无表情地开口,“看到没有,这就是目前这件事情的结果!”

    淡漠的双眼扫过屏幕上的画面,男人的眉心紧皱着,眼底清寒的光影交错纵横。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手指间揉搓着烟蒂,顾展铭低垂着头,低哑的声音里裹着明显的祈求,“你们别去为难她!当初的一切,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协议怎么会突然曝出来?你安排人去查了吗?”看着面色黑沉的男人,顾东兴转开了话题。

    嗤笑了声,顾展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只是男人双眼里流露出的狠戾,让顾东兴明白这件事情的内幕或许他早已心中有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