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一章 我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磨着你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抚好罗莹云,罗冬琼嘴角含笑地离开了病房。

    看着空无一人的长廊,她却没有直接回到办公室,而是转去了天台。

    从口袋里掏出机子,罗冬琼翻着今天的衢城新闻!

    这两天忙着处理罗莹云的事情,她也没去关注这次唐李两家结婚的事情。

    刚才查房时,无意间听到别人的议论,她才留意了下。

    这是婚礼后的第二天,热度依旧居高不下,输入关键字,屏幕上立刻跳出来上万条关于这次婚礼的报道。

    不过遗憾的是,基本都集中在了顾展铭跟唐屹弘的身上,这次婚礼主角的新闻却是稀少的很。

    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罗冬琼的目光先是落在了李毅峰的身上。

    对于这个欺负罗莹云的男人,她的想法是一样的,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

    冰冷的目光流转到他身边的女人身上,罗冬琼的双眼一阵恍惚。

    唐萌眉眼之间的神韵越来越像她的妈妈了!

    捏着机子的手指渐渐泛了白,她的心底升起一股怨气。

    若不是她找了这么个男人,她的莹云也不会平白被人欺负成这样!

    让她享受了二十多年的荣华富贵,她竟是这样回报她的!

    就跟她的妈妈一样,恩将仇报!不知好歹!

    不过,也幸好,她有世扬这个儿子,会将他的姐姐保护好的!

    该付出的代价,谁也跑不了!

    深呼了口气,罗冬琼压下翻涌上来的怒气,将机子重新塞回口袋,这才转身离开了天台。

    离开唐家的李家父子以及唐萌三人并没有同路,唐萌并没有随两人去李家,她对李毅峰的那些破事根本没有兴趣。

    两人除了性伴侣和合作伙伴外,其他一点都没有关系!

    更何况现在的李家麻烦不断,她就更不可能参与进去!

    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弧度,看着屏幕里相拥的两人,她现在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

    幽冷的双眼移到旁边的机子上,她现在迫切地想要得到莫源生手里的那份资料,撕毁这刺眼的一幕。

    手指抚摸着胸口的位置,唐萌嗤笑了声,手臂探出,拿过了机子,按下了莫源生的电话。

    李家书房内,李建设回身就给了李毅峰一个巴掌,怒瞪着双眼冷声质问,“你到底做了什么惹怒人家的事情,给我老实交代!”

    被打歪了头的男人,口腔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他紧皱着眉头,心里恨不得把罗莹云给杀了!

    看着面前处于盛怒中的男人,李毅峰抬着手指抹掉嘴角上的血渍,不得不开口交代,“婚宴当晚在清水湾男厕里,我把罗莹云给强了!”

    强个女人,李建设并没有兴趣知道,也没有特别的感触!

    男人有时候看中一个女人,玩玩很正常!

    “罗莹云?”拧着眉,李健身不是很明白,“这个女人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

    “她是郭世扬舅舅的女儿!”提了下眼帘,看着困惑中的男人,李毅峰闷声解释句。

    “你是说那个交际花?”拧着眉想了会,李建设才想起来,抬着脚直接往李毅峰身上蹿去,恨声出口,“你这个败家子,强谁不好去强这么个货色,还拖累整个李氏给你那玩意陪葬!”

    “我喝醉了!”被蹿翻在地的男人,看着李建设又抬起了脚,快速往门口爬出,“再说她全身赤裸的在里面,我不干不是显示我无能吗?”

    抬着手指着跑到门外还振振有词的男人,李建设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往他身上砸去。

    李毅峰往旁边闪了下,堪堪躲过了飞过来的烟灰缸,却见它直接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玻璃渣子四散开来。

    看着一地的玻璃碎片,男人后怕地挪了下双脚,这刚才要是没有躲开,他估计也报废了!

    “你说,现在怎么办?你爽完了,现在整个李氏就灭在了你那几秒钟的快活上!你说怎么办?”李建设的胸口剧烈起伏着,脑子一团浆糊,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爸,这个贱货在我之前肯定被人干过了,现在把整盆的脏水扑在了我的头上,我也很火!”见李建设坐在椅子上喘气,李毅峰面色黑沉地重新走进书房,“她就是个等干的货色,这个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个屁!”盯着李毅峰的双眼都要喷火了,李建设现在恨不得把他直接给活剐了。

    “爸,现在也不是上火的时候啊!”靠在墙壁上,李毅峰蹙着眉跟对面青黑着脸的男人说道,“你得先想个办法应付过去才行啊!”

    搁在身侧的手掌紧紧松松捏了好几回,李建设压下心口的那口火,靠坐在沙发上在脑子里转悠着。

    “你带着唐萌出去拜访这些客商,看在唐家的面子上,应该能挽回些损失!”良久后,李建设跟李毅峰说着,双眼里满是算计,“当初同意你娶她,也是考虑到她唐家小姐的身份,否则就她这种货色,我还真不愿意让你娶她辱没了李家清白的门风!”

    李建设的提议让李毅峰双眼一亮,随即摇了摇头,撇了下嘴角,“我怕她不会愿意!”

    “不愿意就打到她愿意为止!”看着李毅峰这幅没用的样子,李建设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冒了上来,“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你可真是没用!”

    “行了,我会处理好的!”听着李建设的念叨,李毅峰不耐烦地转身往外走。

    “真是气死我了!”看着离开的身影,李建设只有瞪眼睛吹胡子的份,其他什么都干不了。

    快步下楼的李毅峰紧着眉,微眯的双眼里满是幽冷的光。

    倒是没想到被那个残花败柳的女人给摆了一道,这笔账他不跟她好好算一下,真当他李毅峰好欺负呢!

    外面的风风雨雨都被挡在了香泉湖之外,若不是王博告诉夏琳君,唐萌跟莫源生见面的事情,她会以为生活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

    “你还在注意着唐萌的动向?”挑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倒是有些感激。

    “本来过几天就准备撤离的,没想到有意外的收获!”眉心微蹙,王博低着头跟夏琳君轻声说着他原来的安排。

    “她之前跟莫源生就有交集,”夏琳君拧着眉走在草坪上,低垂的双眼里是她曾经到唐萌工作室,遇到莫源生的画面,“温泉山庄的事情上,这两人应该是勾结在一起了!”

    “两人约在了衢江边上,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随后就各自离开了!”王博跟夏琳君说着他当时看到的画面,“莫源生给了她一个档案袋,我看她往里面瞄了眼,本来阴沉的脸马上转了个天气,也不知道给她的会是什么?”

    “档案袋?”回身看了眼王博,夏琳君蹙着眉看着院子里盛开的花草,轻声低语,“你说会是什么能让她这么高兴?”

    “距离太远,根本没办法看清!”摇了摇头,王博遗憾地跟夏琳君解释。

    “莫源生呢?”想到这个男人,夏琳君总是潜意识里直接跳过去,根本不愿意在这个人身上花费过多的脑力。

    “他倒是在原地多站了会,其他的也没什么!”王博低垂着头想着看到的画面,轻声述说着,”我见唐萌离开,也就没有在原地久留,跟着离开了!”

    “知道了!”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夏琳君的注意力依旧在莫源生给她的那个档案袋上,“你去忙吧!”

    顾展铭回来时,就见夏琳君靠在贵妃椅上发呆,连他走到她的身边都没有发现。

    “这是想什么?”长臂将人卷进怀里,压着声音问着走神的女人,落着她脸上的目光有些探究。

    “你回来了!”顺势靠在他的臂弯里,夏琳君横了眼男人埋怨地开口,“怎么像阿飘一样,没有声音的!”

    “自己在走神,反而是我的错了?”捏了下女人小巧的鼻子,顾展铭哭笑不得。

    “下次走路可别像鬼魅一样了,会吓死人的!”哼了声,夏琳君继续埋怨着。

    “是,我错了!”摇了摇头,顾展铭诚恳地道歉,随后继续着刚才的问题,“你刚才在想什么?”

    “王博告诉我唐萌跟莫源生见面,莫源生给了她一个档案袋,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依在他的胸口,夏琳君低声跟他嘀咕,“看她的心情很好!”

    “莫源生?”挑了下眉,顾展铭倒是没想到唐萌还敢去招惹这样的人,深眸中闪过一抹沉思。

    “对!”点了下头,夏琳君说着她的猜测,“听王博说,最近为了李家的企业,她跟着李毅峰到处跑,会不会是订单之类的?”

    长指抚摸着女人垂落在臂弯上的发丝,敛着紫藤花的眸子微微缩着,顾展铭却是摇了摇头,“未必!“

    “还以为她能安分下来!”轻叹了声,夏琳君无奈地说道。

    “别想了!”拍了拍女人的细肩,顾展铭低声开口,“就让她自己折腾去吧!”

    嗯了声,夏琳君离开男人的臂弯下了贵妃椅,柔声开口,“妈让我们晚上到前面吃饭!”

    扫了眼腕上的手表,男人拉着夏琳君的手走出玻璃房,“先陪我上去洗个澡,再过去吧!”

    含笑的目光落在两只交握在一起的手上,夏琳君蹙着眉对着他的背影做着事先申明,“我可不陪着你胡闹的!”

    “想什么呢?”回身睨了眼女人防备的双眼,捏了捏掌心中的小手,顾展铭挑着眉低哑出声,“我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磨着你,何必抢这几分钟?”

    看着男人漆黑的眸子,夏琳君觉得她脸上的温度又升高了不少。

    特别是他口中这个磨字,某些不和谐的画面窜进她的脑海,被他捏在掌心中的手都出了层细汗。

    “想什么呢?这脸这么红!”松开手指,顾展铭伸着长臂直接揽在她的细腰上,将人半拥在怀里,含笑的视线看着夏琳君白里透红的小脸,低声打趣着。

    白了眼这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夏琳君撇着嘴角看向了另一边。

    看着女人的反应,顾展铭禁不住低笑出声,浑厚的笑声震颤在女人的耳边,一阵酥麻的电流传遍周身。

    搁在他腰间的手指用力一掐,男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夏琳君明显感觉到手指下的肌肉线条瞬间坚硬似铁。

    心底哀嚎了声,女人僵直着身体不敢再动,扯着勉强的嘴角看着男人晦涩的双眼,“别激动,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男人皱着眉看着眼底装可怜的女人低声发问,却在她点头之际沙哑出声,“那就是有意的!”

    抬着头瞪着他的女人:……

    “默认了?”挑了下没,男人见状直接压下身将人横抱起来,抬着脚跨上楼梯往楼上走去,“想了就直说,老公又不会取笑你!”

    “我让你再胡说!”回神的女人,涨红着脸,抬着手就去扯男人的嘴巴。

    身子后仰避开了伸过来的手,看着臂弯里张牙舞爪的女人,男人的眉眼之间皆是笑意。

    压着女人在床上猛亲一通后,顾展铭就翻身下了床,看着丝被中女人迷茫的双眼,男人压下流窜在心底的渴望打趣着,“这是想要我继续的意思吗?”

    “滚!”抓过一个枕头就往男人的身上丢去,夏琳君没好气地对着他瞪了眼,“还不快去洗洗!”

    放下手指间抓着的枕头,顾展铭转身进了浴室。

    隐约的水流身流转在寂静的房间内,夏琳君扯过旁边的丝被闷在头上,盖住了她羞红的脸。

    生活在继续着,那天之后并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从王博跟踪的情况看,唐萌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忙李家的事情,而在她的参与下,倒是有了点成效。

    这样过了十几天,在没有丝毫异常的情况下,王博就不再盯着唐萌,而是回了香泉湖专心地守护着夏琳君。

    “上午我到成燕那边去!”看着床边整理着衣服的男人,夏琳君拥着被子靠坐在床头,手指间撩着一缕发丝跟他说着。

    “让王博跟着!”提了下裤腿,顾展铭坐在床边伸着手指在她精致的锁骨上轻点着,轻哑地吩咐着。

    “知道了!”瞥了眼在身上作乱的手指,夏琳君往旁边挪了下身子避开来,却被他一把连人带被拥进了怀里。

    “逃什么?”挑着眉看着怀里气红了双眼的女人,顾展铭压下身,薄唇抵在她的下颚上,对着她轻咬了下。

    “你属狗的吗?”摸着被咬了一口的地方,夏琳君气恼地开口,“你可以去帝云了!”

    “马上走!”男人说着马上,却没有想动的意思。

    “要死了!”双手搁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地推拒着,夏琳君真是被他这不要脸的行为给打败了,扯着他的耳朵低吼,“你能要脸点吗?”

    “不能!”从女人的身前抬起身,顾展铭非常果断的摇头拒绝,暗沉的深眸依旧缠在她柔嫩的地方,沙哑出声。

    “给我滚蛋!”手脚并用地逃离男人的臂弯,夏琳君紧紧抓着身上的丝被嫌弃地驱赶着,“快给我上班去!”

    看着惊慌失措的女人,男人撇了下嘴角,施施然地站起身,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角,淬火的眸子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昨晚没尽兴,我们晚上继续!”

    话音落下,顾展铭才提着双脚走出了卧室,并贴心地给她带上了房门。

    瞪着男人离开的方向,夏琳君只有气恼地份。

    白皙的脸颊如刷了成胭脂,在这晨曦中,娇艳动人!

    夏琳君看着迎面而来的男人,只觉得周身阴风阵阵,身子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视线在咖啡屋内扫过,并没有认识的人,捏着银勺的手指紧了紧,眼底有些慌乱。

    希望在这种场合,这个男人别太过分!

    “夏小姐,这么巧?”莫源生自顾自地拉开女人面前的椅子坐了进去,淡漠的视线扫过她面前的玛奇朵,轻笑出声。

    “莫源生,你到底想干什么?”深呼了口气,压下盘旋在心底的不安,夏琳君轻抬着下巴看着面前阴沉的男人。

    巧?

    不好意思,她一点都不相信!

    早不来,晚不来,在王博出去接成燕的时候来,的确是够巧的!

    看着女人防备的双眼,莫源生抬着手指摸了摸额头的位置,隐匿在发丝中还有条明显的疤痕,这是当初这个女人留在他身上的痕迹。

    轻闭上双眼,鼻息之间萦绕着浓郁的咖啡味,还有一缕穿越时空而来的女人香。

    看着面前行为古怪的男人,夏琳君抬着视线看向门口的位置,双眼里有些焦虑。

    桌子下的双脚挪了下,臀部轻抬,她想离开!

    “夏小姐,你要是觉得这位置坐着不舒服,”男人掀开眼帘,看着面前已经起了半个身的女人,清冷出声,“我倒是不介意你坐到我的腿上!”

    “莫源生,你就是个蛇精病!”抿了下嘴角,夏琳君只得无奈地重新坐下,眉眼之间皆是厌烦之色!

    淡漠的视线滑过女人的眉眼,莫源生抬着手招来了服务生,点了杯跟女人同样花色的咖啡。

    看着男人面前跟她同样花色的玛奇朵,夏琳君抿着嘴角,一下就失了口味,再没有品尝美味的兴趣。

    看着处于烦躁中的女人,莫源生依旧淡漠地品尝着美味,并没有受到夏琳君恶劣心情的影像。

    夏琳君蹙着眉看着此刻低垂着头的男人,脑海中闪过汪楚妍的话,搁在腿上的手指捏了捏,“莫源生,你的手机里为什么会有我的照片?”

    女人的话音落下,男人手指间的动作顿了下,见他抬着眼帘看向对面疑惑的女人,裹着冰层的眸子暗了几分,只听他沉声开口,“夏小姐,你怎么知道我手机里有你的照片?”

    见男人没有否认,紧着的心脏直接掉进了冰冷的深潭,那丝侥幸的心理彻底破灭。

    “我问你,你怎么会有我的照片的?”紧握着双手,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扬声质问。

    “机缘巧合下得到的!”拿过桌子上的湿毛巾,擦着手指,莫源生如是回答着她的问题。

    “什么时候得到的?”看着慢条斯理擦着手指的男人,夏琳君继续追问着,声音里有些急切。

    放下手指间的毛巾,莫源生靠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环在胸口,挑着眉看着女人精致的小脸。

    视线在她五官上细细地描绘着,落在她红唇上的眸子暗了几分,并没有理会她的问题。

    男人的目光令夏琳君心里咯噔了下,前倾的身子随即后退靠在了椅子上,心底再次升起一股浓郁的不安。

    女人退缩的反应落进男人的视线里,莫源生也只是挑了下眉,搁在胸口的手下滑伸进了上衣口袋中。

    看着男人摊开的掌心中露出一个通体黑色的u盘,夏琳君抬着视线疑惑地看了眼莫源生,“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一个朋友交给我的,说是夏小姐的!”男人的掌心依旧摊开着,莫源生清寒的双眼笼在女人的身上,“我就是来核实下而已!”

    疑惑的目光绕着u盘看了几圈,夏琳君对着他摇头,“莫总,我想你那个朋友搞错了,这个不是我的!”

    “是吗?要不夏小姐再确认下?”莫源生把u盘放在桌子上,手指按在上面推到了夏琳君的面前,“这事后要是想起来,想要再从我手里拿回去,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提着眼帘瞥了眼面前的男人,夏琳君拧着眉看着眼底的u盘,伸着手指拿起来搁在视线中认真地翻看着。

    双眼搁在女人拿着u盘的纤细手指上,男人的嘴角轻扯了下,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不好意思,这的确不是我的!”放下u盘,夏琳君重新推了回去,对着莫源生摇了摇头。

    “这样啊!”男人的手指重新拿起桌子上的u盘,莫源生略有些失望地开口,“那就抱歉了!看样子是她弄错了!”

    “你那个朋友是唐萌?”看着男人重新把u盘放回口袋,脑中灵光一闪,夏琳君拧着眉问着他。

    “她?”嗤笑了声,莫源生拉开椅子站起身,看着眼底满身防备的女人,轻耸肩膀,“夏小姐要是对这个有兴趣,可以到莫氏来找我!”

    撇了下嘴角,女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是嫌命太长呢!

    “那么我就先走了!”侧身看了眼门口的方向,莫源生眼底冰冷的笑意浓了几分,“王博似乎又失职了,你应该换一个贴身的保镖!”

    “这就不牢莫总费心了,只要你离我远点,什么都没必要!”看向门口的方向,只见王博跟成燕直接被吴剑松挡在了门外。

    “那也是!”低笑了声,莫源生抬着步子往前走去,却在他踏出两步后,轻抬的视线看了眼店内的监控,回身看着位置上的女人,目光清冷,嘴角微勾,“夏琳君,天虹已经不在我的手里了!”

    莫源生的话,夏琳君一时没有理解,抿着嘴角看着转身离开的男人,总觉得莫名其妙。

    视线直直地看着门口纠缠的三人,站起身直接走了过去。

    “吴剑松,我们走!”莫源生并没有理会身后跟上来的女人,直接吩咐着挡在门口的男人,双眼扫过一脸怒气的王博,提着双脚直接往停车坪走去。

    “他又来纠缠你干什么?”看着离开的男人,南宫成燕拉着夏琳君问道。

    “鬼知道!”摇了摇头,转身往咖啡厅里走,夏琳君拧着眉跟她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他有这么好心?”南宫成燕侧身看向窗外,莫源生的车子刚好从窗前开过,漆黑的车膜挡住了目光。

    “我总觉得他说这些就是个借口!”换了杯咖啡,夏琳君跟她说着她的猜测,“至于目的,我也不知道!”

    “的确挺古怪的!”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南宫成燕也是满脑子的浆糊,“回家跟你家顾总说说,看他有没有什么高见!”

    嗯了声,夏琳君点了下头,而后抬着头看着对面的女人,“今天怎么想着出来逛街了?我还以为你最近忙着照顾两个孩子都没时间呢!”

    “马上要换季了,得给两个宝贝囤点衣服!”笑了笑,南宫成燕搅着手中的咖啡跟夏琳君念叨着,“这段时间两个小家伙长得也很快,不出来逛不行了!”

    “他们没怀疑吧?”盯着南宫成燕,夏琳君关心地问道。

    “目前没有!”摇了摇头,不过随即细眉皱了下,南宫成燕撇着嘴角无奈地说道,“这小子只吃左边的奶水,那小公主只能吃右边的,昨天下午妈问我怎么老喂孩子右边的,小心以后变成大小奶!”

    噗嗤笑了声,夏琳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现在依旧不接受右边的吗?”

    “不行,前两天我故意延迟喂奶的时间,把他饿狠了才抱起来喂,结果还是一样,塞进去给我吐出来!”摇了摇头,南宫成燕有气无力地说着,“我现在认命了,就这样吧!一人一边,刚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