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九十章 给关震打个电话,你或许用得上!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移动的双脚停了下来,顾展铭单手插在西裤里,冷眼看着这个向他要解释的男人。

    “展铭……哥!”男人的眼神太过于凉薄,李毅峰头皮有些发麻,盯着他的目光轻闪了下。

    “李毅峰,你跟罗小姐熟悉吗?”挑着长眉,顾展铭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底的男人,“昨晚你干什么了?”

    男人的话砸进李毅峰的耳朵里,令他有片刻的失聪。

    罗莹云三个字从男人的嘴里出来,意味着昨晚的事情已经进了顾展铭的耳朵!

    “顾总是因为这件事取消跟李氏的合作?”心底漫上无边的悔恨,李毅峰抬着手试图跟面前的男人解释,却被他直接举手拒绝了。

    低头嗤笑了下,顾展铭落在李毅峰身上的目光,犹如是在看着一个没有脑子的蠢货!

    男人视线中的信息,李毅峰看明白了,却也羞恼地涨红了脸。

    “别跟着我,有些东西回去问你的新婚妻子吧!”不再理会身后的男人,顾展铭抬着脚快步走向布加迪所在的位置。

    看着顾展铭的座驾从视线中驶离,站在原地的男人双手叉腰,圆瞪着双眼生着闷气,侧身看了眼旁边的雄伟建筑,却也只能悻悻然地转身往回走。

    坐在车子里,李毅峰并没有马上发动车子离开,而是点了根烟,靠坐在车椅里,整理着从顾展铭话里得到的信息。

    昨晚跟罗冬琼的事情已经到了顾展铭的耳朵,但是这并不是帝云撕毁合约的原因。

    只是为什么顾展铭会把这件事情轻描淡写地提出来?

    这让李毅峰心里有些疙瘩!

    唐萌对于这次合约事件是知情的!

    顾展铭经过香泉湖事件,似乎已经彻底远离了唐萌!

    男人的眉头皱了下,这几件事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双眼微眯,扔掉手指间燃了一半的烟头,男人启动车子打了把方向盘往家里开去。

    回到香泉湖,孩子已经被郑淮西抱回了前面,夏琳君靠在贵妃椅上浅眠着。

    顾展铭站在玻璃房前,男人柔和的目光绞着玫瑰红的夕阳抚在女人的身影上,嘴角抿着一抹淡笑。

    扫了眼腕上的手表,长腿移动迈了进去,长身下压蹲在女人的身前,温情的目光一寸寸地从她细腻白莹的肌肤上走过。

    干燥温热的指腹轻抚着她的唇角,双脚移动直接坐在了地毯上,视线就那么专注地看着眼底熟睡的容颜。

    女人的眉头轻蹙了下,颤动的长睫慢慢地张开,仿佛休憩的蝴蝶打开它美丽的翅膀。

    依旧惺忪的眸子看着眼底的俊脸,唇角不由地弯了下,垂在身侧的手指环上他的颈子,“回来了!”

    “刚到!”英挺的鼻子抵在女人小巧的鼻尖上轻呢地蹭了蹭,男人起身坐在了贵妃椅上,将人移到了臂弯里。

    “都这么晚了呢!”看了眼西下的太阳,搁在男人颈窝的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女人轻哑地咕哝着。

    “是我不好!”长指插进女人的发丝,一点点梳理着,薄唇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下,顾展铭低声抱歉。

    嗯?

    在男人的怀里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这似乎跟他没有关系!

    垂落的视线看进女人困惑的双眼,男人挑着眉轻笑了声,脖子下压,削薄的唇瓣贴进女人的耳蜗,沙哑开口,“昨晚把你累坏了,当然是我的不是了!”

    回神的女人,气恼地拍着男人的肩膀,羞涩的双眸瞪着他。

    女人的双眼含羞带怒,落进男人的视线中,别有一番风情。

    卷着她身上的长臂收了收,薄唇轻移压进了她粉色的唇瓣间,吸取着其中的芳甜。

    “展铭!”鼻息间男人火热的气息纠缠着她的神经,唇舌交错间满是男人清冽的味道,夏琳君依在他的臂弯里随着他一起沉浮。

    王阿姨迈出房门,看着玻璃房中火热的一幕,移动的双脚顿在了原地,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又回到了屋子里。

    算了,晚上的菜谱,还是她自己拿主意吧!

    郭氏对李家出手可谓是动作快速,在婚宴后的第二天,李建设就感觉到了异常。

    一些跟李氏合作了几年的企业,纷纷打电话进来取消了之前所下的订单。

    这让他有些茫然,一时摸不清楚原因。

    在他亲自接到第十个抱歉电话时,就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快步往外走去。

    “爸,你这是干什么去?”看着擦身而过的男人,李毅峰拧着眉叫住了他,目光在他黑沉的脸上划过,困惑出声,“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来得正好!”回身看着李毅峰,李建设皱着眉头发问,“昨天的事情,你有没有问过唐萌?她知道不知道这次帝云撕毁合约的原因?”

    “问了!她也不知道!”对着李建设摇了摇头,李毅峰心情沮丧地说道。

    微眯的视线里是他昨天开车回到两人婚房,看着沙发上慵懒的女人,开口询问的画面。

    “她怎么会不知道?”怒瞪了眼面前没有用的男人,李建设气急败坏地对着他吼了声,“她是唐顾两家捧在手心里,集万千宠爱的唐大小姐,她怎么会不知道?”

    “爸,她给出的理由也是合理的,”往后退了步,避开了李建设口水的洗礼,李毅峰无奈地解释,“她都要外嫁了,这样的商业机密怎么会让她知道呢?”

    “她这样对你解释的?”拧着眉盯着李毅峰,李建设低声开口。

    “对!”点了下头,李毅峰肯定地回答着。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并没有说出来。

    那就是,自从香泉湖下药一事后,顾展铭已经收回了放在唐萌身上的感情!

    那么,关于帝云商业上的动作,瞒着她也算是合理的!

    只是这件事情太过于难堪,李毅峰并不想说出来!

    当初他并没有如唐屹弘的意思,将那件事如实告诉家里人,这才促成了两人的婚事。

    “现在已经有几十家的合作商取消了跟李家的合作,这件事情非常的蹊跷!”李建设听着李毅峰的解释,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异常,只是跟他提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

    “什么?”显然,这个消息对于李毅峰来说也是晴天霹雳,“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冒火的眸子瞪了眼惊愕中的男人,转身快步继续往前走,“走吧,我们到唐家走一趟!”

    看着疾步往前走的背影,李毅峰快步跟了上去,“要不要把唐萌叫上?”

    站在车旁,搁在车门上的手顿了下,李健身点了下头,“也好,你去把唐萌带上,我们到唐家一趟!”

    “只是今天是婚后第二天,这样过去,会不会不好?”转身离开的李毅峰停下脚步,蹙着眉问道。

    “这个时候,谁还在乎这些!”嫌弃地摆了摆手,李健身坐进车子,“我在唐家门口等你们,动作快点!”

    对着李建设做了个ok的手势,李毅峰快速地钻进了他的车子,开出了大门。

    李家的突然到访,让郑闻怡跟唐甸龙错愕了下,按照礼仪,唐萌回门应该是在明天。

    看着夹在其中的李建设,两人双眼里的惊愕就更加明显了。

    “这是怎么了?”在三张面色沉重的脸上扫过,郑闻怡拉着唐萌的手走进了屋子。

    看着面前依旧温柔的女人,唐萌只是勉强地扯了下嘴角,并没有说话!

    低垂的眸子没有半点的温情,眼角划过些许淡淡的嘲讽!

    “来,都坐下说吧!”唐甸龙看着李家父子,侧身看了眼唐萌,低垂的眸子划过些许了然。

    看样子帝云是动手!

    “今天来实在是不合规矩!”坐下后,李建设对着两人抱歉地开口,“只是事发突然,我们也是无奈之举,还望亲家别怪罪!”

    “都是自家人,没必要说这些!”对着李建设摆了摆手,唐甸龙轻叹了声,“说正事吧!”

    “亲家,知道不知道帝云单方面撕毁跟李家的合同?”李建设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唐甸龙的脸上,试图从他的眉眼之间找到确切的答案!

    果然!

    侧身跟郑闻怡对视了眼,余光扫过低垂着头闷声不响的唐萌,唐甸龙沉默了会对着他点了点头。

    “为什么?”李建设惊愕地直接从沙发上站起了声,“亲家,李家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吗?怎么在两个孩子新婚的头天就这样出手对付李氏?”

    “爸,坐下慢慢说!”看着气愤中的男人,李毅峰起身对着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我想这其中的确是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看了眼李毅峰,李建设深呼了口气,重新在位置上坐下,又对着唐甸龙说起了一早发生的事情,神情里难掩气愤。

    “有这样的事情?”显然对于听到的消息,唐甸龙也是吃惊的,“合作商集体切断跟李家的合作,你是怀疑帝云从中捣鬼?”

    “我没有这个意思!”话虽这样说,只是李建设的神态就是摆明了你帝云在从中作梗!

    “帝云切断跟李家的合作,这件事情我是知情的!”唐甸龙看着面前的两人,坦诚地说出这件事情,却也没有点出具体的内情,“不过李家合作商的事情,的确我也不知道!”

    李建设跟李毅峰对视了眼,扭过头看向唐甸龙,试探地开口,“不知道唐总在不在家?”

    李建设的意思很明显,他想当面问问这件事情!

    看着面前面色沉重的两父子,又看了眼一直默不作声的唐萌,唐甸龙沉默了会,“行,我把屹弘叫回来,有什么话当面问清楚!”

    帝云大厦里,唐屹弘正在顾展铭的办公室内,两人手里各自拿了份季度报表,不时低声说上两句。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两人的思绪,唐屹弘抬着视线看眼了搁在桌子上的机子,对着顾展铭抱歉地笑了下。

    “爸!”低垂的视线依旧搁在数据上,唐屹弘问着对面的男人,“什么事情!”

    “李家父子跟唐萌一起过来了,你现在回来一趟!”捏着机子,唐甸龙看着客厅里的四人,压着声音跟对面的男人说着,“这里有件事情要问你!”

    挂断电话,唐屹弘捏着机子,眉心紧蹙着,深眸中划过一抹流光!

    “怎么了?”看着一时没有动作的男人,顾展铭挑着眉问道。

    “李家父子跟唐萌今天到唐家了!”站起身,长指收拾着摊在桌面上的文件,唐屹弘猜测道,“大概是关于帝云切断跟李家合作的事情!”

    靠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抬着视线搁在唐屹弘身上,他的耳边闪过郭世扬的那通电话,眸光微闪了下。

    或许不光是帝云切断跟李家合作这件事情!

    “给关震打个电话,你或许用得上!”在唐屹弘转身离开之际,顾展铭低声说了句,看着他的目光带了几分深意。

    长眉轻皱,出于对顾展铭的信任,唐屹弘点了下头,转身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视线落在面前的一叠文件上,手指轻点着红木桌面,男人暗沉的眸子沉浮不定。

    唐屹弘回到办公室,简单地收拾了下重新又走了出去,路过秘书室时,视线往里面扫了眼,夏琳昔正翻着手中的资料,眼帘轻眨,移动的双脚转了个方向。

    “琳昔,你收拾一下,跟我回趟唐家!”站在秘书室的门口,唐屹弘扬声开口,丝毫不介意在场的另外两人,两双眼睛的注视。

    忙碌中的女人从文件里抬起头看着门口的男人,见他面色沉重,心思翻转间对着他点了下头,“等我一下!”

    “我先走了!”对着贾立萍跟杨琳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夏琳昔就离开了办公室,快步往站在电梯口的男人跑去。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贾立萍跟杨琳对视了眼,满眼疑惑。

    “应该是!”唐屹弘的面色可不像是没有事情的样子,杨琳摇了摇头不在开口,垂下目光重新注视着眼底核对了一半的数据。

    两人回到唐家,唐屹弘牵着夏琳昔的手走进客厅,视线扫过在场的五人,“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琳昔也来了!”见夏琳昔被唐屹弘拉着走进来,郑闻怡起身将人拉到了身边坐下。

    右边是准儿媳妇,左边是儿女,女人的脸上露出丝发自内心的笑容。

    看了眼被拉走的女人,唐屹弘坐在了唐甸龙的身边,平静的目光注视对面的父子两。

    在两人进来之前,唐萌就靠坐在沙发上,仿佛她只是个局外人,对于两方的对话根本无心关注。

    唐屹弘牵着夏琳昔的手踏进客厅,唐萌无波的视线直直地搁在了她的身上。

    郑闻怡松开拉着她的手,起身牵过夏琳昔的手坐在身边,她静寂的心湖慢慢地卷起了暗潮,眼底的目光也越来越冷。

    唐萌投注在身上的视线,夏琳昔根本没有在意,她看着身边面色依旧疲惫的女人,心里有些酸涩。

    “闻姨!”回握着她的手,轻声叫了声,夏琳昔对着她笑了笑。

    拍了拍夏琳昔的手,郑闻怡弯了下唇角,侧身重新拉过唐萌的手捏在掌心中,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几个男人身上。

    “关于帝云单方面撕毁跟李氏的合作,这是帝云高层协商后的结果,现在两家也已经就此达成了共识,我在这里就不再作过多的解释了!”唐屹弘不等对方的发问,直接开门见山地封了两人的口。

    刚想张嘴发问的李建设,到了嘴边的话直接被唐屹弘给塞了回去,一时有些气闷地坐在那里没有动作。

    李毅峰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见他满脸黑沉,显然是被唐屹弘这样简单粗暴的行为给气到了!

    垂下视线看着茶几上白雾袅绕的茶杯,瞳孔微缩了下,李毅峰重新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男人,“今天,跟李氏合作过的多家厂商纷纷取消了原先的订单,不知道大哥知道这个事情吗?”

    李毅峰的话落进唐屹弘的耳朵,见他挑了下长眉,眸光轻闪。

    顾展铭让他通知关震的用意原来在这里!

    “对于你说的这件事情,我并不知情!”摇了下头,唐屹弘低声开口,“不过,既然你已经开口,就说明你们怀疑帝云从中作梗,为了我们两家不产生罅隙,我可以代为调查!”

    男人的话音落下,就见关震的车子直接驶入了院门。

    看着跨步进来的人,唐屹弘起身走了过去,对着他低语了两句,就见刚踏进客厅的男人转身又重新走了出去。

    夏琳昔看着关震的座驾再次离开院子,目光在对面两父子身上扫过,见两人一脸茫然!

    显然,这跟他们的猜测有些出入!

    “这次的事情对方做得这么明显,我想你们想要的答案应该很快就会送来的!”重新落座后,唐屹弘对着李家父子说道。

    嗯了声,既然唐门插手进来,他也不再说什么了!

    “唐萌今天回来,我也没有做什么准备!”看着沉默的几个男人,郑闻怡轻笑着开口,“也到午餐时间了,我打个电话就近定桌饭菜,我们就先随便吃点,晚上再好好聚聚!”

    “亲家就不必麻烦了,事情解决了我们就回去!”见郑闻怡起身,李建设跟着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看了眼唐甸龙,“今天本不该来的,实则事情的确太过于重大了!明天我让两孩子再过来,你们看行吗?”

    “明天唐萌回门,我当然是没有意见!”笑了下,郑闻怡接着说道,“不过这顿饭也是要吃的!”

    “亲家,坐下吧!”唐甸龙看着李建设笑了下,“这结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趁着吃饭的时间,我们也可以聊聊!”

    听唐甸龙这么说,李建设也就不再推迟,重新坐了下来。

    郑闻怡起身出去打电话,唐屹弘看了眼夏琳昔身边的位置,扫了眼手腕上的时间,也跟着站了起身,对着几人开口,“我带琳昔上去一趟!”

    唐萌抬着清冷的目光注视着离开的两人,淡漠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的表情,仿佛在看着两个陌生人。

    “我看唐萌的神色很不对!”走进唐屹弘的房间,夏琳昔跟身后的男人轻声嘀咕。

    揽着女人走到阳台上,唐屹弘叹息了声!

    唐萌冰冷的双眼,他也注意到了!

    “她这是钻进死胡同了!”坐进藤椅,唐屹弘将人搂在怀里,下颚抵在她的肩膀上,头疼地开口。

    靠在男人的怀里,夏琳昔拧着眉,视线搁在窗外,眼底满是忧虑,“屹弘,我真怕她再做出些疯狂的事情!”

    “别怕!”紧了紧缠在她细腰上的手臂,唐屹弘低声安抚着,“帝云切断跟李家的合作,对外界释放的信息是无限的,她的双手已经被束缚住,想再胡作非为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真没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唐大小姐现在却变得面目全非,都让人不敢相信是同一个人!”想到她接连几次地算计夏琳君,夏琳昔抿着嘴角感慨出声。

    看着女人的侧脸,唐屹弘暗沉晦涩的眸光微凝,撑开的手掌贴在她平坦的腹部。

    眼帘下压,遮住了流转在其中的疼痛,男人紧着怀里的女人,却不敢告诉她他的猜测!

    唐萌对夏琳君的算计,让她们两姐妹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一个早产,一个流产。

    若现在告诉她,孩子的失去或许也是在唐萌的算计之中,他无法想象,夏琳昔得知后的情况。

    年会时她的算计,他至今不敢向怀里的女人坦白,也是怕她会一气之下迁怒自己!

    “别想这些了!”额头抵在她的肩膀上,唐屹弘现在根本不想谈唐萌的任何事情!

    她伤害了那么多疼爱她的人,却依旧没有半点的愧疚。

    郑闻怡预定的饭菜很快被送进了唐家,一桌七个人,吃着美味佳肴,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有些沉重,没有半点的愉悦。

    关震再次踏进唐家大门,大家也是刚离开饭桌,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随意地聊着天。

    “这次对李氏出手的是郭氏!”看着李家父子,关震直接告诉了他们答案,“至于原因,郭总的意思李公子应该知道!”

    “什么?”对于这个结果,所有人都愣了下,几道目光直直地看着被关震点名的李毅峰。

    “那我先走了!”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关震并没有兴趣留下来观看的兴趣,对着唐屹弘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了。

    “我也不知道!”摇了摇头,李毅峰的心里咯噔了下,婚宴当晚,洗手间那疯狂迷乱的一幕窜进脑海,紧绷的神经令他坐立不安。

    “你最近做过什么得罪过郭世扬的事情?”拧着眉,李健身狠狠地瞪着眼底这个不成气候的儿子,若不是看在他娶了唐家小姐的份上,他真想直接把他给废了!

    “爸,真的没有!”这个事情能说嘛?显然是不能的,李毅峰梗着脖子坚决不承认这个罪名。

    唐萌在听到关震说这次出手对付李家的是郭氏,她冰冷的目光就直接看向了被唐屹弘拥在怀里的夏琳昔身上。

    她认为,郭世扬之所以会出手,纯粹是受到了夏琳君的挑唆。

    “唐萌,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回视着唐萌冰冷的视线,夏琳昔微抬着下巴开口询问。

    对着夏琳昔笑了下,唐萌收起眼底冰冷的目光,转开了双眼。

    唐屹弘的双眼在两人之间扫过,蹙着眉看着面色阴冷的唐萌,捏了捏女人的手臂,却没有出声。

    对于这一插曲,郑闻怡看在眼里,只在心底叹息着,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没有插进两人之间。

    “亲家,这个事情大致的情况已经清楚了,你带着毅峰回家再说吧!”扫过面色各异的两个女人,唐甸龙看着两个不相让的男人,蹙着眉沉声开口。

    “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看着唐屹弘淡漠的脸,李建设笑了下,瞪了眼依旧不承认的男人起身告辞,“那我就先带着两个孩子回去,明天再让两人过来!”

    嗯了声,唐甸龙起身看了眼沙发上一直沉默的唐萌,心情颇为沉重。

    “先跟他们回去,明天跟毅峰早点过来!”拉着唐萌的手,郑闻怡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眼底一脸清冷的小脸,柔声开口。

    “好!”对着郑闻怡笑了笑,侧身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温声开口,“哥,嫂子,那我先回去了!”

    “明天见!”对着唐萌点了下头,唐屹弘低声说道。

    嗯了声,唐萌抬着目光扫过面前的几人,转身走向李家父子开来的车子。

    “这丫头的状态,实在是让我担心!”看着离开的车子,郑闻怡蹙着眉跟身边的男人轻叹了声。

    “的确是不理想!”唐甸龙伸着手臂轻搂着郑闻怡的肩膀,蹙着眉附和着。

    “妈,那我们也先回去了!”唐屹弘牵着夏琳昔跟身边的两人说道,“我们明天再过来!”

    “行,快回去吧!”看着面前的两人,郑闻怡满是忧虑的双眼总算有些欣慰!

    “闻姨,唐叔叔,那我们先回去了!”夏琳昔看着面前两个满脸沉重的人,轻笑着打了个招呼,随着唐屹弘离开了唐家。

    “也不知道李毅峰到底怎么得罪郭家的!”在两人的车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郑闻怡随着唐甸龙转身往回走,对着他轻声嘀咕,声音里满是担忧,“这次李家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别想这些了!”捏了捏郑闻怡的肩膀,唐甸龙拧着眉劝慰着,“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折腾,目前的形势放在那里,就看他们能不能合理运用了!”

    “帝云直接撕毁合同,这对李家造成的负面影响还是挺大的,我是真怕!”摇了摇头,郑闻怡忍不住又叹息了声。

    拍了拍她的肩膀,唐甸龙紧锁的眉头里是他压在心里的忧虑。

    李家目前的境况很快被王博告诉了夏琳君,站在院子里的女人挑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满眼困惑,“谁干的?”

    “郭氏插了一手!”回视着夏琳君疑惑的目光,王博往前迈了一步,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后压着声线继续解释着,“据说在唐小姐婚宴的当晚,李毅峰趁着酒醉在洗手间里强暴了罗小姐!”

    “什么?”显然王博给出的信息实在是有些劲爆,直接将夏琳君炸得外焦里嫩。

    “这个消息应该不会错!”对着夏琳君点了下头,王博继续说道,“来之前,我特意在罗冬琼上班的医院打探了下,罗莹云的确是住院了,不过奇怪的是她手臂骨折了!”

    “李毅峰有那方面的嗜好?”听到罗莹云骨折,夏琳君挑着眉问道。

    “不清楚!”摇了摇头,王博实在没有办法回答夏琳君的问题,“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信息!”

    “我知道了!”点了下头,夏琳君重新回到玻璃房内,侧躺在贵妃椅上消化着这些信息。

    倒是没想到唐萌最后嫁给了这么个人!

    李家这次能不能逃脱,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同一时间,罗冬琼获得消息就急匆匆地推开了罗莹云病房的门,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了她。

    “真的?世扬真地对李家出手了?”紧紧地盯着满脸喜色的女人,罗莹云却是不怎么相信。

    “你没有听错!这个消息是真的!”坐在床沿上,握着罗莹云完好的手,罗冬琼欣慰地笑了下,“你们总归是姐弟,你被人欺负成这样他不可能不管的!”

    “姑姑,我要让李家彻底从衢城消失!”回握着女人的手,罗莹云圆睁着双眼恨声出口,“我要扒了李毅峰的皮,方能解我心头的恨意!”

    “放心吧,这些世扬都会帮你实现的!”轻抚着她的背脊,罗冬琼柔声安抚着,“你现在最主要的是调养好自己的身体,其他的就交给世扬,知道吗?”

    “姑姑,谢谢你!”对着罗冬琼笑了下,压在她胸口的那股闷气今天释放了不少,罗莹云靠在她的肩膀上低声道谢。

    “你也太见外了!”手指轻轻地梳理着罗莹云披在身后的头发,罗冬琼瞪了她一眼不高兴地说落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