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四百八十八章 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活得舒心!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靠在阳台上的女人面色有瞬间的僵硬,不过那也是瞬间而已,只见她粉色的唇瓣重新勾起微笑,“莫总,这些毫无意义的话就不必再说了,想要东西,就拿出你的诚意!”

    “唐萌,想要诚意就自己过来拿吧!”重新坐进旋转椅,莫源生淡漠出声,脸上早已没有了任何的波痕。

    捏着机子的女人沉默下来,并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反应!

    深刻在骨子里的恐惧,还是让她不敢轻易相信男人的话!

    “怎么?害怕了?”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扯着嘴角凉薄出声,声音里裹着淡淡的嘲讽,“能令唐大小姐害怕,倒是莫某的荣幸!”

    “莫源生,你别说些阴阳怪气的话!”男人嘴里三句不离唐大小姐四个字,这令她非常的不满,“这几天我都没有空,等我忙完了这阵自会去找你,希望你手里的筹码真有你说的那种功用,否则我手里的东西,你也别想拿走!”

    “没想到,唐大小姐还蛮看中跟李公子的婚姻的嘛,这倒是挺出乎我的意料!”嗤笑了声,莫源生的心情似乎非常的愉悦,“那我就祝福你跟李毅峰白头偕老,共浴爱河!”

    女人捏着机子的手隐隐颤抖着,压抑在胸口的浊气染红了她的双眼,唐萌深呼了口恨声出口,”莫源生,你也真是个可怜虫,你真以为当初汪楚妍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你什么意思?”男人微眯着双眼沉声问着对面的女人,周身的温度瞬间降至零度,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给我说清楚!”

    “我什么意思?”呵呵轻笑了声,唐萌呼出盘旋在胸口的浊气,满脸笑容地开口,“我的意思是,莫总,你的头顶早就被汪楚妍种了一片大草原!而你却在那里为莫家有后而沾沾自喜,岂不是更可悲!”

    女人的话音落下,明显感觉话筒对面的男人呼吸沉了几分,唐萌嘴角上的笑就跟着璀璨了几分。

    “唐萌,如果这些话是假的,那么到时候你怎么死都不知道!”莫源生压下眼帘,快速地压下被女人挑起的怒火,出口警告!

    “随便你,我挂了!”眉头轻蹙了下,对于莫源生的话她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当初汪楚妍肚子里的三个孩子怎么放进去的,她心知肚明。

    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心底倒真生出几分恐惧来,她怕这个男人远渡重洋去求证!

    莫源生的手段,到时怕是真不会放过她!

    收了机子靠在阳台上,女人紧蹙着眉心,一时又后悔起刚才的口舌之快!

    “怎么不进去?”李毅峰推开玻璃门,伸着双手直接将人搂进怀里,整张脸埋进她的发丝里磨蹭着。

    微侧过头瞥了眼肩膀上的男人,唐萌本就烦躁的双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耸了下肩膀想将他推开,却被他用蛮力直接压在了玻璃上。

    “你干什么?”双手抵住身前的玻璃,唐萌不耐烦地开口。

    “干你!”男人的手直接掀开她身后的睡裙,手指揉捏着她挺翘的臀部,贴在她颈子上的呼吸愈发的沉重。

    “李毅峰,你滚开!”使劲地挣脱着男人的钳制,唐萌却依旧逃不过身后男人的强硬占有。

    “宝贝,你别生气!”双手在她身前揉捏着,李毅峰低声跟她抱歉,“昨晚的确是喝多了,我今天一定弥补昨晚的过错!”

    身后男人强力的进入让唐萌的身体逐渐产生了反应,抗拒的身体渐渐地柔软在李毅峰的怀里,双眼微阖,红唇低吟,渐渐地迷失在了欲海里。

    嘴角勾了下,低垂的视线看着眼底迷乱的一幕,李毅峰的脑海中却是窜进了昨晚在洗手间里那疯狂的画面,瞳孔微缩,紧着女人腰身的手指加了几分力。

    香泉湖中,夏琳君抱着怀里的孩子逗弄着,看着眼底一天天长大的孩子,心里的喜悦,从她双眼里的光芒就能窥探出。

    “太太,这是今天的报纸,我买了几份,你要不要看看?”王阿姨提着菜篮子下了车子,看着玻璃房中温馨的画面,提着步子走了上去。

    “怎么想到买报纸了?”扫了眼王阿姨手里捏着的一叠报纸,夏琳君唇角染着笑,疑惑地看着她轻声开口。

    “你看看就知道了!”王阿姨也没有明说,只是把手中的报纸放在了茶几上,看了眼她怀里的孩子就转身出了玻璃房。

    蹙着眉看着离开的身影,夏琳君垂下目光扫过茶几上的报纸,压下身吻了吻怀里安静的孩子,柔声开口,“宝贝,你王奶奶又在打什么哑谜了呀?你知道吗?”

    怀里的孩子对着她喔喔喔了两声,好像是在回应着妈妈的问题。

    看得夏琳君一阵发笑,抵着她的额头轻笑着,“我家丫头知道妈妈在说什么啊?这么厉害!”

    回应她的依旧是孩子小嘴里发出的喔喔喔声,女人的心刹时柔软成水。

    “妈妈看看王奶奶买的报纸,等一下再抱抱!”将孩子放在摇床里,夏琳君柔声跟她轻喃着。

    弯身拿起报纸,捏在手指间厚厚的一叠,夏琳君在心底不免嘀咕,也不知道上面有些什么内容能让王阿姨搬回来这么多份的报纸。

    轻笑的嘴角在看清版面上的照片时僵硬了下,眼底有些无奈,同时也有些喜悦。

    手指快速地翻过几份不同类别的报纸,不约而同进入视线的都是关于昨天唐萌的那场婚宴!

    只不过,她被顾展铭拥在怀里轻吻的照片却被放在了头版头条,热度直接压过了两个主角。

    看着眼底被放大的巨幅照片,手指轻揉着额头,夏琳君有些无奈!

    看样子,无形之中她又把唐萌得罪了!

    她恨她又有了一条理由!

    “看什么?”处理完事情的男人迈出房门,就见玻璃房中的女人看着手中的报纸,轻揉着额头,神情颇为苦恼。

    横了眼走进来的男人,夏琳君直接把报纸塞进了他的怀里,并不想搭理这个始作俑者。

    看着满身怨气的女人,顾展铭挑了下长眉,低头认真地翻了起来,深邃的眸子慢慢地浮出些许的笑意。

    “这些照片拍得不错!”翻完后,男人拿着报纸坐在了贵妃椅上,压着身看着侧躺在上面的女人,轻哑出声。

    “这不是重点吧?”轻转过身,伸着长臂缠在男人的颈子上,夏琳君蹙着眉轻声嘀咕,“我们这样直接抢了他们两个的风头,闻姨那边会不会不高兴?”

    “这是抱怨昨晚我没把你伺候舒服的意思吗?”抵着女人的额头,长指轻抚着她的发丝,顾展铭沙哑出声。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脑海中流转出昨晚被他压在身下低泣求饶的画面,女人白皙柔嫩的脸染上了绯色的胭脂,分外妖娆可人。

    “你这不是还有精力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吗?”薄唇擦过她的唇瓣,男人轻声开口,“再胡思乱想,下次我可不会轻易放过去了!”

    “知道了!”鼻息之间尽是男人火热的气息,夏琳君轻眨着眼帘,羞涩地避开了他漆黑的眸子,伸着手推了推他厚实的胸膛,“快走开,我都不能呼吸了!”

    “这模样难道不是在勾引我的意思吗?”温热干燥的指腹摩挲着她细腻的脸颊,顾展铭闭了闭双眼,压下抬头的浴火。

    “你这个精虫上脑的男人!”没好气地直接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男人,夏琳君挪下双脚直接从的他身边避开。

    她可不想这么好的天气里在床上度过!

    长指摩挲,男人低笑了下,起身走到摇床前,弯身从里面抱起了孩子。

    夏琳君看着眼底身高挺拔的男人,轻声逗弄着怀里的孩子,脸上深刻的线条异常的柔和,深眸溢满温情。

    靠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单手搭在摇床上,含笑的目光注视着眼底温馨的画面,唇角上的弧度是她此刻心底的幸福。

    “我还要到帝云一趟!”长身下压,男人将臂弯里有些犯困的孩子放进女人的怀里,压着声线跟她说道,“处理完事情,我尽早赶回来!”

    “知道了!”接过孩子,看着微微眯起双眼的小家伙,夏琳君抬着视线看着眼底深刻的侧脸,柔声嘱咐着,“中午要按时吃饭!”

    “知道了!”男人半弯的身体并没有马上直起来,薄唇抵近女人的红唇辗转吸吮,直至她承受不住他的热情往后撤离才作罢。

    “我走了!”长指拂过她红润的脸颊,顾展铭这才转身踏出了玻璃房。

    看着布加迪驶出院子,夏琳君抬着手摸了摸发烫的脸,羞恼地朝着院门的方向瞪了眼,这才重现垂下视线看着怀里已经睡着的孩子。

    “真是个小睡美人!”起身把孩子重新放进摇床,夏琳君轻声嘀咕着。

    唐屹弘在天色渐明时才搂紧怀里的女人眯了过去,此时的他依旧陷入深眠之中,紧在夏琳昔身上的手臂却依旧坚实,不留半点缝隙。

    从黑甜的睡梦中转醒,睁着惺忪的双眼看着眼底放大的脸,夏琳昔的嘴角微微弯了下,素指爬上他的五官,认真地描绘着他的眉宇。

    “醒了?”捏了捏女人腰窝上柔嫩的肌肤,唐屹弘依旧闭着眼,低哑开口,“再陪我躺会儿,我们再出去办事情!”

    “办什么事情?”拧着眉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夏琳昔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却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办的!

    “到民政局领证!”仿若说着天气般,唐屹弘回答着夏琳昔的问题,长臂收了收,将人往怀里压了几分。

    “什么?”眉心轻皱,盯着面前的人,夏琳昔抬着手在他的额头摸了摸,并没有发烧的迹象。

    “丫头,昨晚你亲口答应的!”薄唇弯了下,唐屹弘依旧没有睁开双眼看着怀里的女人,只是她的反应他还是能猜测出一二的,“你可不能耍懒!”

    “我怎么不知道!”双脚并用直接往男人身上招呼,想将他从身上推离开,只是缠着她的手臂犹如铜墙铁壁根本容不得她放肆,依旧紧紧地将她禁锢在其中,不得逃离。

    “没事情,我知道就行!”眼睑掀开,看着眼底挣扎的女人,唐屹弘轻笑威胁,“丫头,你要是反悔,今天就别想下床了!”

    盯着面前无赖的男人,夏琳昔直接对着他呸了声,食指在他的额头点了点头,非常不满地呛声,“你求婚过了?就这么随便地想让我嫁给你,你觉得可能吗?”

    “原来是想要求婚仪式呢!”薄唇在她振振有词的唇瓣上点了下,唐屹弘挑着眉,满目笑意地开口,“为了我心爱的姑娘,这些又有什么?还有别的要求吗?”

    “自己想去!”女人傲娇地抬了抬下巴,对着唐屹弘轻哼了声,“跟了你这么长时间,连我想要什么都不知道,还想娶我?不说门,连狗洞都没有!”

    噗嗤笑了声,唐屹弘紧着怀里的女人,抵着她的额头满脸柔情,“遵命,老婆大人!”

    “还不是,别乱叫!”睨了眼男人,夏琳昔拍了拍男人赤裸的胸膛,挑着眉出声提醒,”好好表现,要不老婆跑了,可别哭!”

    “宝贝,我可不会让你有跑的机会!”卷着怀里的人转了个身,直接将人提到胸前,唐屹弘抬着视线缠着一脸笑意的女人,满是愉悦地对她说道。

    “那你可得抓紧我!”垂下眼帘俯视着身下的人,夏琳昔傲娇地开口。

    “那是当然!”男人轻扬的视线沿着她优美的颈子曲线往下,落在她微微抬起的身体上,墨色的眼底一点点地染上火星。

    身下紧绷的男性躯体,让夏琳昔察觉出他的变化,抬着手直接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羞恼地低骂,“唐屹弘,你真是饿狼投胎的是不是?”

    嗯了声,唐屹弘非常大方地对着女人点着头,薄唇已然攫住了妖艳的红梅,敷衍地回应着夏琳昔的不满。

    深埋进沾满男人气息的枕头,夏琳昔低垂着视线看着身前作乱的男人,迷乱的眼底染着些许的笑意。

    帝云办公室内,顾展铭翻动着面前的文件,低声问着面前的男人,“帝云跟李氏的合同今天开始作废,你通知了吗?”

    “早上已经通知李氏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了!”关阳看着低垂着头浏览文件的男人,认真地回答着他的问题,“那边应该马上会有回应的!”

    “行!三天之内,再次确定合作的公司!”合上文件,顾展铭蹙着眉沉思了几秒,沉声吩咐.

    “行!”点了下头,从顾展铭手里接过文件,关阳的脸上依旧一片平静,“前期已经考察过几家,我会从中删选出两家,到时候再到你这里来定夺吧!”

    “好!”看了眼关阳,男人知道他早有安排,也就只是点了下头,不再关注这件事情,“去忙吧!”

    关阳拿着文件快步离开了办公室,他今天的确会非常忙,李氏绝对不会轻易妥协,后续要处理的麻烦事情还有很多,他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走路上。

    看着快速离开的背影,顾展铭靠坐在旋转椅上沉默了会,直起身重新打开了刚从下面呈上来的季度报表,将注意力投注在这上面。

    李毅峰接到电话时,刚从唐萌的身上下来,捏着机子依旧气喘吁吁,看了眼身边被他折腾地奄奄一息的女人,掀开被子下了床。

    “爸,什么事情!”赤裸着身体站在床尾的位置,双眼紧紧地盯着床上张着小嘴拼命呼吸的女人,李毅峰略有些不耐地开口。

    “你给我赶快到公司来,出大事了!”李父对着电话就是一声吼,他简直无法相信接到的消息。

    本是喜悦的心情直接被人当头淋下了一盆冰水,全身冰凉,毫无温度。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对面紧张急促的声音使得李毅峰直起了身体,面色同时沉了下来,心底一股不安随之而来,攥住了他的神经。

    “就在刚才,帝云取消了跟李氏的合作!”李父捏着电话在办公室内来回踱着步子,异常烦躁地跟对面的男人说着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你老婆知道不知道?”

    “什么?”惊愕的双眼盯着床上的女人,李毅峰显然也被这个消息震蒙了过去,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帝云为什么取消这次的合作?他们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对着话筒又是一阵暴吼,李父看了眼门外,压着声继续跟李毅峰说道,“现在帝云的律师团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了!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根本没有原因,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马上过去!”听李父这么说,李毅峰知道事态的严重,刚才所有的花心思早已灰飞烟灭,“一切等我们过去再说!”

    挂断电话,快速地走回床边,看着已然入睡的女人,抬着手直接将人推醒,“快起来,公司出事情了,我们得过去一趟!”

    看着慌乱中的男人,唐萌半支着身体依旧躺在床铺上,丝毫没有想要起床的意思。

    “你怎么还躺着!”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的男人,回身看着没有动静的女人,压着火气开口。

    “公司的事情,我现在并不合适参与进去!”靠坐在床头上,唐萌意兴阑珊地开口,“你先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来再商量吧!”

    看着床头面色疲惫的女人,李毅峰整理着身上的衣服,沉默了会,点了点头,“那行,我先过去了解一下!”

    看着转身跑出房门的男人,唐萌娇柔的脸直接黑沉下来,搁在被子上的手指紧紧地攥着,眼底充满恨意!

    她没想到,顾展铭心狠起来半点都不留情面,更加没有想到,她的父母跟她的好哥哥任由别人这么作践她。

    在她新婚的头天,就送她这份大礼!

    唐萌仰着头狂笑出声,什么宠爱,都tmd是假的!

    “我恨你们!”红唇里的笑声戛然而止,唐萌睁着满是恨意的双眸看着面前的房间,狰狞出声,“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活得舒心!”

    罗冬琼在罗莹云睡着后开车直接到了郭氏的总部,看着面前雄伟的建筑,女人的心底有些酸涩。

    压了压疲惫的双眼,提着步子走近了她很少踏入的大门。

    “郭太太!”看着迎面走来的罗冬琼,高进停下步子,礼貌地开口,“你这是来找郭总吗?”

    “他在吗?”对着男人勉强地笑了笑,罗冬琼抬着视线往郭世扬的办公室扫了眼,轻声问道。

    “他现在在会议室!”高进看着面前满身疲惫的女人解释道,“你可以到他办公室去等他,会议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差不多应该结束了!”

    “行,那我到他办公室等他!”点了下头,罗冬琼压制着急切的心理转身走进了郭世扬的办公室。

    看着面前简洁大方的房间,女人轻叹了声,坐在了沙发上。

    “郭总,你妈妈郭太太过来了,在办公室里等你!”走进会议室,看着已经在收拾着记录本的男人,高进压下身在他的耳边提醒了句。

    “刚来?”眉头蹙了下,郭世扬起身往外走去,低垂的眸子微眯了下!

    她很少踏进郭氏的大门,上次来也是迫不得已之下,这次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

    “妈!”迈进办公室,郭世扬看了眼沙发上的女人,见她神色有些疲惫关心地问道,“你昨晚医院值班,没有休息好吗?”

    看着走进门的男人,罗冬琼直接从沙发上站起身往他的方向走去,面色有些激动跟急切!

    “你这是怎么了?”察觉到罗冬琼的异常,郭世扬拧着眉疑惑开口。

    “世扬,你姐被人欺负了!”抓着男人的手臂,罗冬琼的双眼直接掉下了眼泪,“昨晚她在唐家的婚宴上被人糟蹋了,还被弄断了一条胳膊,你帮帮她!”

    “什么?”看着哭得不能自己的女人,郭世扬看了眼紧紧抓在他手臂上的手指,扶着她重新坐进了沙发,“别着急,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晚,她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接她!”忍着心底撕裂的疼痛,罗冬琼跟郭世扬说着昨晚的事情,“我到达清水湾时已经十一多了,她就一个人孤苦无依地躲在阴暗的厕所里,看到她时,全身没有一处是好的,衣服破败不堪,手臂垂在身侧,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是谁做的?”听到罗莹云的遭遇,郭世扬沉默了会,昨晚在清水湾,他是真的没有留意到罗莹云也在那边。

    “她告诉我是李毅峰干的!”抓着郭世扬的手臂,罗冬琼重复着罗莹云被推出手术室时跟她说的话,盯着男人的双眼满是急切,“世扬,你的姐姐被人害成这样,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盯着面前伤心欲绝的女人,郭世扬抽了张纸巾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沉声问着她的意思,“你想让我怎么帮她?”

    “动用郭世的力量把李氏企业连根拔起!”女人疼痛的双眼里迸射出强烈的恨意,罗冬琼对着郭世扬恨声出口,“让他们李家彻底在衢城没有立足之地!”

    搁在罗冬强身上的目光有瞬间的恍惚,郭世扬拍了拍她的胳膊低声开口,“妈,郭氏并不是郭家的郭氏,它下面还有几万的员工,出手对付李家,我得好好想想!”

    “世扬,那是你姐姐!”听到男人的话,罗冬琼有片刻的失神,她无法相信郭世扬在第一时间里没有站出来为罗莹云报仇,而是想着那些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我知道!”轻阖双眸,看着女人眼中明显的失望跟错愕,郭世扬轻叹了声,“这件事情,我需要合计下,最迟明天下午给你答案,你看行吗?”

    “李氏根本不是郭氏的对手,你还要合计什么?”罗冬琼根本没办法理解郭世扬的说辞,起身离开沙发在办公室内烦躁着来回走着。

    “妈,现在的李氏,它背后是帝云!”看着急躁的女人,郭世扬出声提醒,微凝的眸子紧紧地攥着她的五官沉声发问,“还是说,只要帮罗莹云复仇,即使赔上郭氏,你也不在乎?”

    听着男人的反问,急躁中的女人瞬间回神,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尴尬,迈着步子重新回到郭世扬的身边,抓着他的手臂叹息了声,“世扬,妈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急糊涂了,看到你姐被人糟蹋成这样,我这心里疼!”

    “我理解!”看着罗冬琼再次滑落的眼泪,郭世扬扯了下嘴角,心底有些微涩。

    她是真的心疼罗莹云的!

    “那我先回去了!”擦了下眼泪,罗冬琼声音沙哑地跟郭世扬说道,“莹云一个人呆在医院里,我担心她醒来找不到我会害怕!”

    “我送你过去吧!”随着女人起身,郭世扬的目光搁在她悲伤的脸上,“你这样开车,我也不放心!”

    “你不要过去了,你姐也不想让你看到她这狼狈的样子!”擦干的眼泪再次涌出眼眶,罗冬琼拍了拍男人的手臂,转身快步离开。

    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焦急的身影,男人双手卡在皮带上,神色略些沉重。

    回到办公桌前,看着上面的机子,郭世扬沉重的双眸波纹翻动。

    顾展铭看着屏幕上跳跃的名字,深眸里划过些许疑惑,长指按下接通键,“郭总!”

    “顾总,有空聊几句吗?”靠坐在椅子上,郭世扬蹙着眉问着对面的男人,“也就几句话而已,应该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轻笑了声,顾展铭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请说!”

    “刚才得到个不算好的消息!”捏着机子,郭世扬开门见山地跟对面的男人说道,“郭氏或许会出手对付李氏,就是唐大小姐的夫家!”

    “发生什么事情了?”郭氏对不对付李家,顾展铭其实并不特别在意,他此刻关注的是能令郭世扬亲自打电话过来说明的,绝对不会是小事情。

    “昨晚唐萌的婚宴上,李毅峰欺负了罗莹云!”郭世扬所讲的话异常的简洁,不过同为男人这个所谓的欺负到底是何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

    “有这种事情?”男人微眯的双眼里波纹沉浮不定,他倒真没想到李毅峰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对!”给了顾展铭确定的答案,郭世扬沉默了会继续开口,“罗莹云是我表姐,我不可能臭手旁观!”

    明白了郭世扬的意思,顾展铭只是轻笑了下,看着衢城风光的深眸毫无半点波动,“郭总,现在李氏应该发生了件大事情,你可以关注下,或许对你有用!”

    听着男人的提醒,郭世扬挑了下眉,“好的,谢谢顾总的提醒,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挂断电话的男人,快步走向门口直接迈进高进的办公室,“给我打探下,李氏今天是不是有事情发生?”

    “帝云跟李氏的合作今天开始作废,现在帝云的律师团已经进入李氏,正在协商后续的赔偿问题!”看着郭世扬,高进跟他说着刚到手的消息。

    “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挺让郭世扬震惊的,李氏是唐萌的婆家,按理帝云不该这么做!

    “具体原因没有打探到!”看着惊诧的男人,高进撇了下嘴角,他也无法理解,“这次帝云的损失可不止一两个亿那么简单!”

    深呼了口气,郭世扬也不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看着高进低声吩咐,“趁着这个机会,我们也插一脚吧!”

    “什么?”拧着眉正思索着帝云跟李氏撕裂原因的高进,猛然听到男人的吩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通知各部门主管到会议室开会!”扯了下嘴角,郭世扬并没有回应高进的问题,只是低声吩咐,“十分钟之后会议开始!”

    看着转身出去的男人,反应过来的高进揉了揉发涨的额头!

    这刚下去的各部门主管,现在又把他们提溜上来开会,不是要人命吗?

    有些可能刚开着车子没跑出去几步的距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