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六章 莫总,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女孩!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背对着门,此刻正低头洗手的男人,对于来自身后的异响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鼻息之间窜进的那丝女人香,令他揉搓长指的动作顿了下,低垂的双眸划过一道冷光。

    “屹弘!”罗莹云的手依旧搭在门把上,整个身体靠在门上,裹着水光的双眸缠着丝丝柔情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影,声音里说不出的娇柔低婉。

    女人的声音落进唐屹弘的耳中,眉心跳动了下,嘴角微微勾起,挺拔的身躯渐渐散发出清寒的气息。

    “屹弘!”看着眼中毫无动静的男人,罗莹云松开了手指间捏着的门把,挪着步子慢慢地向他走去,红艳的唇瓣张合吐出压抑在她心底的爱慕,“我真的好爱你!这么多年,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看看我?”

    穿指而过的清水溅起点点的水花,唐屹弘漆黑的眸子依旧搁在上面,对于来自身后的声音,他仿若未闻。

    “夏琳昔有什么好?”挪动的步子停在了男人的身后,盈泪的双眸搁在他劲瘦的腰上,垂在身侧的手慢慢地抬起,想要碰触这具令她朝思暮想的身体。

    “罗莹云,你如果想死就伸手试试!”在她的指尖将要碰到男人腰侧的衣服时,唐屹弘裹着冰棱的声音砸了下来,女人纤细的手指颤动了下。

    嘴角挽起凄迷的笑,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罗莹云盯着举在半空的手,牙齿咬进了**,一股浓郁的铁锈味瞬间在整个口腔中弥漫开,血腥味刺激了她此刻紧张却又兴奋的神经。

    举在半空中的手拐了个方向,手指搁在了扣子上,裹在身上的纱裙一点点地从她白皙的躯体上滑下,最后落在地板上。

    修长匀称的身体上只剩下遮住私密处的三点布料,看着依旧毫无反应认真洗着手指的男人,罗莹云抬起手解开了身前的那点布料,全然释放了她引以为傲的丰满。

    “屹弘,你转过身好好看看我!”手指轻抚着她柔嫩的身体,罗莹云的双眼散发着兴奋的光芒,“只要你用过这具完美的躯体,我保证你一定会爱上的!”

    男人的长指关上流动的清水,长身而立看了眼镜子中他英挺的模样,扯过旁边的纸巾擦过他修长如玉的手指,随手丢弃在了身边的纸篓里,侧身往外走去。

    身后跟他诉说了许久衷肠的女人,他连个余光都没有甩个过去,仿若是透明的空气。

    “唐屹弘!”看着已经搭上门把的男人,罗莹云羞愤的双眼里同时迸射出一股恨意,“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

    对于来自身后的鬼哭狼嚎,唐屹弘一点都没有兴趣,他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婚礼回家去陪琳昔!

    手指下按男人打开了厕所的门,身后的异动令他捏着门把的手指猛然收紧,身体往旁边一挪,垂在身侧的手臂扬起,直接捏住了女人伸向他的手腕,瞬间一声痛彻心扉的尖叫从男厕所里传出。

    “罗莹云,你这二两的肉就别在我面前显摆!”满是鄙夷的目光扫过女人趴俯在地上的雪白筒体,清寒的声音里满是肃杀之气,“好好呆在罗家,等着纪行长来娶你进门吧!”

    捧着被折断的手臂,趴在地上的女人一脸的冷汗,疼痛紧紧地攥住了她的神经,全身蜷缩在一起。

    “唐屹弘,你好狠的心!”密布的汗珠从额头滑下垂挂在女人的睫毛上,遮住了她朦胧的视线,罗莹云紧咬着**,恨声出口。

    清寒的目光从女人的身上撤离,唐屹弘嫌弃地看了看他的手指,抬着视线看了眼不远处的洗手台,眉头轻皱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罗莹云满是愤恨的双眼里渐渐地显现出几分急躁,焦虑的双眼看着赤裸的身体,伸着手扯过了被带到边上的衣服,手忙脚乱地开始往身上套去。

    只是越是慌乱,衣服越不容易穿上,何况她所有的神经都集中在了她那条被唐屹弘无情折断的手臂上,根本无法动作。

    堪堪披上的纱裙,她的手指却不能扣上身前解开的扣子,罗莹云抬着双眼扫过依旧没有动静的实木分,异常的心焦。

    此刻若被人发现她衣衫不整地站在男士卫生间里,那么她明天将会名震整个衢城。

    就如唐萌,成为别人酒桌上的谈资。

    手指紧紧按着没有扣上的衣领,罗莹云拖着快要麻木的身体往门口挪去,却在她伸手按住门把时,门被拉开,进入她视线的男人令她本就密布汗珠的小脸更加的惨白。

    紧着衣领的手指,罗莹云用来了开门,此刻她身前的衣襟全然敞开,女人丰满的曲线越入男人本就通红的双眼。

    略有些醉意的李毅峰看着眼底的美景,脑海中瞬速闪过那疯狂的一晚,她被他压在身下的画面,耳边依稀还能听见罗莹云那令人热血沸腾的声音。

    顺着男人此刻狂热的目光,罗莹云低头看去,身前的丰满此刻毫无遮蔽地暴露在外,本就攥紧的神经直接绷断,张开紧闭的唇瓣就要出声惊叫。

    却见迷乱中的男人,直接伸手遮住了她打开的红唇,同时用力一推将人再次推了进去,身子闪进,手指直接在身后落了锁。

    “李毅峰,你想干什么?”女人的一条手臂以怪异的姿势垂在身侧,令一只手紧紧地压在衣襟上,防止再次走光,惊恐而羞愤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有些异常的男人。

    “罗小姐,你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闪着绿光的双眼上下扫过一身狼狈的女人,李毅峰提着步子略有些踉跄地向她逼近。

    “不管你的事!”怒瞪着双眼,罗莹云压着胸口移动着双脚想绕过他离开,奈何被他直接挡住了去路。

    “罗小姐,看你这样,那些被我遗忘的记忆忽然全部窜了出来!”伸着手捏住女人左右躲闪的脸,李毅峰贴上她紧绷的身体,压下身把她直接抵在了墙壁上,低垂着头轻嗅着她身上的女人香,“真是让人怀念啊!”

    “李毅峰,你现在是唐萌的丈夫,你这样乱来,小心唐屹弘把你当狗一样剁了!”身体的疼痛已经让罗莹云分身乏术,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只有搬出唐屹弘,希望能震慑住这个恶棍。

    “罗小姐,你不说,谁又能知道呢?”男人裹着浓郁酒气的嘴巴沿着女人的脖子啃咬着,含糊不清地嘟哝了句,双手直接搂紧怀里的娇躯,丝毫没有留意被他禁锢在怀中,女人那条近乎残废的手臂。

    刚才在唐萌身上受的气,他需要发泄出来,刚好这个女人自己撞上来,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你滚开!”被压制住的手臂,传来刺骨的疼痛,罗莹云挣扎着想要脱离男人的钳制,慌乱的双眼看着紧闭的房门,完好的手指直接撕扯着他的头发,想要将他从身上扯开。

    奈何,女人的力量本就薄弱,更何况此刻压在她身上的是个酒醉的人,那蛮力可媲美顽牛!

    罗莹云的反抗彻底若怒了酒意正浓的男人,只见他从女人的胸前抬起头,凶狠的目光狠狠地瞪着面前不识好歹的人,扬起手对着她满是愤恨的脸就是一巴掌。

    “臭不要脸的贱货,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被人玩弄过了,跟我装什么贞洁烈女!”手指攥着女人的头发将她紧紧地抵在墙壁上,李屹峰本就不痛快的心理在酒精地刺激下越发的膨胀,“一个人尽可夫的货色,再装也是脏的!”

    罗莹云看着双眼暴红的男人,瞳孔里终于露出了恐惧的色彩!

    白皙的脸颊在男人的巴掌下早已红肿不堪,垂在身侧的手臂更是疼痛难忍,她此刻的心底方才涌出一丝绝望。

    男人的手沿着女人细腻的大腿滑了进去,攥着那点布料直接撕扯开,随手丢弃在了旁边。

    罗莹云盈满泪水的双眼看着被李毅峰甩在地上的黑色蕾丝,瞳孔里满是惊惧,僵直的身体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紧着女人的身体下滑,李毅峰直接钻进了她的裙摆里,在里面胡作非为!

    洗手间的门被人用力推了推,罗莹云慌乱的双眼看着依旧在她裙摆里忙活的男人,抬着手使劲地将人往外推,压着声音对他低吼,声音里满是恨意,“畜生,外面有人,你想被唐家弄死吗?”

    玩弄地正酣畅的男人抬着幽冷的目光狠狠瞪了眼又开始胡乱折腾的女人,侧身看向门口,直接对着门外的人一声暴吼,“都他妈地给我滚!”

    门把转动的声音瞬间停止,或许是被李毅峰声音里的凶狠给直接震慑住,又或许人家早已心中有数,推门的声音就此停歇。

    “来尝尝自己的味道!”重新站起身的男人,五指直接控制住女人的脸颊,满是酒气的嘴巴直接压进了她的红唇,同时手臂直接抬起她的一条腿,坚硬的身体压进了她的体内,在里面胡乱冲撞着。

    女人空洞的双眼盯着天花板,放空心里所有的感知,她希望这场折磨尽快的结束。

    发泄完的男人,胡乱地收拾了下身体,看着瘫软在角落的女人嗤笑了声,转身走出了卫生间,虚晃着双脚往大厅走去。

    今天是他跟唐萌大喜的日子,想到这个自己不能打不能骂,还时不时甩脸子给他看的女人,李毅峰刚散去的怒气又窜了上来。

    罗冬琼接到罗莹云的电话赶到清水湾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热闹的人群早已散去,长廊上寂静地可怕。

    “莹云,你在里面吗?”推开女士卫生间,看着空无一人幽暗的房间,视线在那些关闭的隔间扫过,罗冬琼焦急地询问。

    “莹云!”卫生间里静寂地可怕,站在门口的女人心生恐惧,只是缠绕在她心里的急切早已超过了这些情绪,罗冬琼提着步子走了进去。

    “姑姑,我在这里!”女人的声音落下后几秒,在最后的隔间里传出一个虚弱的声音,随即那扇紧闭的门被打开,罗莹云从里面跌落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莹云!”接着昏暗的光线,罗冬琼看着眼底狼狈的女孩,心口仿佛被撕裂开,汩汩的鲜血直接往外流淌,染红了她的双眼。

    “姑姑,快带我回家!”靠在罗冬琼的怀里,罗莹云虚弱地开口,“别让人发现!”

    看着眼底一身是伤的女人,罗冬琼抬着颤抖的双手却是无从下手,眼泪如断堤的水纷涌而下,声音颤抖满心害怕,“莹云,这些到底是哪个畜生干的?”

    “姑姑,我们回家说!”依靠在罗冬琼的怀里,罗莹云闭着双眼虚弱地开口,声音里满是狠绝,“这笔账我一定要讨回来的!”

    “好,姑姑带你回公寓!”罗莹云红肿的侧脸,扭曲的手臂都让罗冬琼心脏碎裂成渣,双臂搀扶着她往消防通道走去,尽量避免遇到人,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爸,妈,你们也累一天了,就早点休息!”送唐甸龙跟郑闻怡到早已安排好的房间内,唐屹弘低声跟两人说道,“楼下所有的事情,他们都会处理好的,你们就别担心了!”

    “你还赶回去啊?”看着门口的男人,郑闻怡嗔了眼,“都不嫌累!”

    “琳昔在家等我呢!”笑了笑,唐屹弘低声解释了句,灯光下的男人满目的柔情。

    “行了,知道了!”轻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是正色道,“回去可不能自己开车,这喝酒了总归不安全!”

    “放心吧,已经安排好了,会有人把我送回去的!”抬着眼帘看进室内,见唐甸龙微眯着双眼靠坐在沙发上,唐屹弘对着郑闻怡使了个眼色,“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在男人的手臂上拍了拍,郑闻怡看着他转身离开,消失在转角才关上了房门。

    知道唐屹弘今晚要回来,夏琳昔回到家洗洗弄弄后,并没有直接入睡。

    房门打开关上的声音落进她的耳中,扭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时间,已经接近零点,轻叹了声,放下手指间的机子,掀开被子下了床。

    “怎么还没睡?”看着一身睡衣走出卧室的女人,唐屹弘拧着眉,满眼的不赞同。

    “你不在身边睡不着!”被唐屹弘揽进怀里,夏琳昔抬着轻笑的目光看着男人略有些疲惫的眉宇。

    搁在她腰间的手指紧了紧,拥着她走进了卧室,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唐屹弘将她压进怀里,裹着淡淡酒味的薄唇抵进她的红唇,唇舌交错间,皆是一室的温情。

    “琳昔,我们结婚吧!”床笫之间,男人抵着怀里的女人,五指插进发丝掌控着她的后脑沙哑出声。

    素齿紧咬在男人的肩膀上,平复着流窜在血液里的浪潮,夏琳昔并没有听清耳边的声音,只是含糊地嗯了声。

    男人的嘴角弯起一抹完美的弧度,眼底流光四溢,紧着她的双臂仿佛要将她压进滚烫的胸膛!

    沉沉睡去的女人并不知道,在她含糊不清的时候,答应了男人的求婚!

    她更不知道,在她入睡后,男人支着头看着她的睡颜到天明,满眼的柔情。

    唐萌大婚当天的图像成为衢城第二天的头版新闻,各大受邀媒体争相报道着这次婚礼的细节!

    帝云现任两位掌权人,更是被媒体不断地提及,以及他们与夏家姐妹之间的关系更是被放在了最为显眼的位置进行报道。

    婚宴大厅,媒体并没有被放行进入,只是他们之间的照片还是被流传了出去!

    顾展铭跟夏琳君的那惊艳全场的吻,是今天头条的主题,所有媒体用整整一版面来报导两人之间的吻!

    风头直接盖过了当日的主角——新娘唐萌和新郎李毅峰!

    莫源生坐在办公室内,手指滑动着鼠标,拖着网页往下走,唐李两家婚宴的盛况在他的眼中展开。

    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男人低头嗤笑了声,网页下移,他清冷的目光停留在了其中的一张照片上。

    滑动的手指停止不动,双眼落在顾展铭怀中的女人上,本是清冷无温的双眼慢慢浮出些许色彩。

    搁在鼠标上的手指轻轻点击着,莫源生扯了下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脚尖轻点,旋转椅面向窗口,男人的双眼穿过透明的玻璃看进璀璨光线里的衢城。

    侧身拿过搁在桌子上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轻点着,男人拨通了唐萌的电话。

    铃声反复,却始终没有人接听,莫源生挑了下眉,垂眸低笑了声,只是这笑声犹如从枯井中爬出,幽冷而阴沉。

    食指滑动,一行威胁意味十足的字被他发送了出去!

    看着发送成功的提示,男人的眼底流转着冰冷的光。

    低垂的视线却并未就此抬起,搁在屏幕上的手指依旧在滑动着。

    一张带着年代味道的照片进入他的视线,滑动的手指也就此停住,男人的长眉轻轻皱起,眸底波纹滑动。

    “莫总,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女孩,你觉得怎么样?”

    ——遥远的记忆里,这张照片被送到视线中,那时他才接手莫氏不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