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四章 怎么,郭总想插手?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在那场惊吻后就收敛了锋芒退到边上,冷眼看着眼底热闹的人潮,托着酒杯走向了清冷的阳台。

    正低头跟身边的人谈笑的郭世扬余光里见顾展铭离开,低垂的眸子轻闪了下,抿了口红酒跟面前的人打了个招呼提着步子跟了上去。

    “唐顾两家的掌上明珠今日大婚,顾总的神色却不像是开心的样子啊!”并肩站在阳台上,郭世扬展开双手撑在围栏上,清淡的双眼看向面前闪烁的霓虹。

    扫了眼身边的男人,顾展铭也只是扯了下嘴角,并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其他的反应。

    顾展铭的沉默,郭世扬其实也并不在意,敛着霓虹的眸子微眯了下,随即沉声问起了另一件他更为看重的事情,“帝云出手莫氏,你有把握?”

    “怎么,郭总想插手?”男人垂眸笑了下,清冷的声音依旧没有半点的起伏,对于郭世扬的问题,他似乎并没有意外。

    “无聊问问而已!”挑了下眼尾,郭世扬扬眉轻笑出声,“我对于这场战争没什么兴趣!”

    轻抬的视线看着已然暗下的天色,遥远的浩空中几颗星子闪烁不定,手指间转动着杯子,顾展铭没有回应身边的男人。

    夏琳君重新回到顾展铭怀里已经是半个小时后,婚宴也正式开始,两人走进主会场坐在了首排的位置上。

    梦幻般的婚宴现场,夏琳君半依在男人的臂弯里,低垂着头,把玩着他的长指,心不在焉地等待着婚礼的开始。

    “无聊?”扫了眼游走在他指间的白皙小手,顾展铭压下头轻声问着明显在走神的女人。

    “没有!”微仰起头,夏琳君才发现两人之间相距不过五六公分而已,男人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眉眼之间,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点,却被他的臂弯挡了回来。

    “躲什么?”挑着眉看着眼底清亮的眸子,贴在她背心上的手指轻弹了下,顾展铭低哑开口。

    “我没躲!”回望着他含笑的双眼,夏琳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嘴角轻撇跟他申明。

    落在小脸上的目光沉了沉,视线里是她轻颤的长睫,犹如蝴蝶的翅膀轻轻闪动,贴合在她背脊上的掌心灼热了几分,熨烫进女人的心底,令她不自在地挪了挪身体。

    臂弯里的女人躲闪的眼神,似乎取悦了男人,顾展铭的嘴角轻扯,露出迷人心魄的弧度。

    坐在两人身后的南宫成燕推了下身边的夏琳昔,对着她呶了呶嘴,“他们两人又在秀恩爱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成燕姐!他们秀恩爱,你别去看就是了!”含笑的目光扫过前面的两人,夏琳昔扒拉了下自己的额前的碎发,无奈地看着满脸郁色的女人,“你的眼睛老贴在这两人身上干什么?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这两人总是杵在我眼前啊,我能怎么办?”无奈地撇了下嘴角,南宫成燕闷声开口,“这位置我们先坐的吧,这两人就要往我的视线里坐,这是欺负我没人爱的意思吗?”

    双眼往两人身上扫过,见顾展铭正亲吻着夏琳君的额头,夏琳昔低下头抵在南宫成燕的肩头,闷笑出声。

    对于首位上两人的唯美画面,多少人看在眼里,又有多少人嫉妒在心里,谁也不知道!

    灯光暗下,婚礼仪式正式开始,在激动人心的音乐声中,唐萌沿着铺满鲜花的玻璃桥走向尽头的李毅峰。

    头纱下,女人精致的脸上毫无半点的喜悦,低垂的眼帘遮住闪烁其中的冷芒,握着花束的手指骨节泛白,移动的双脚下是她不甘却又无奈地心情。

    待在男人臂弯里的女人,清冷的视线落在缓缓走近的唐萌身上,打在她身上的光线衬着她身上的婚纱愈发的唯美。

    夏琳君不得不承认,唐萌在设计方面的确有非凡的天赋。

    接下来的仪式,并没有任何的意外,新郎新娘顺利地交换了戒指,婚礼完美的落幕。

    仪式的结束,意味着这场婚宴的热闹才刚刚拉开帷幕。

    众人起身四散开来,夏琳君也被顾展铭半拥着往外走去。

    窝在他的臂弯里,女人抬头看着男人的眉眼,见他神色依旧清清淡淡的,并没有半点的波动。

    “琳君!”宴会大厅里,郭世扬叫住了走在前面的女人,视线滑过顾展铭的眉眼,伸着手搁在她的眼前,轻笑地对着她开口,“陪我跳支舞吧!”

    含笑的眉眼落在男人宽厚的掌心上,夏琳君扭头看着身边神色依旧淡淡,缠在她腰间的手却在收紧的男人,抬着手肘碰了碰他的腰侧,示意他松手。

    低垂的双眼里有些不满,只见男人压下头抵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句,随即撤离,挑着眉看着她,微微勾起的嘴角有些邪肆。

    回望着男人的双眼划过一抹羞怯,夏琳君搁在他腰间的手指狠狠地在上面捏了下,却也不得不对着他点了下头。

    男人的长眉挑了下,缠在她身上的手臂随即松开,顾展铭看着两人面前依旧伸着手的郭世扬淡笑地开口,“那就麻烦郭总代为照顾了!”

    对着男人没好气地横了眼,夏琳君抬着手搭在了郭世扬的掌心中,随着他一起汇入了舞池。

    “你都不怕一曲结束,你老婆又被人拐回去吗?”南宫成燕飘到顾展铭的身边,抬着视线看着舞池中翩然起舞的两人,非常不爽地刺着一脸淡定的男人。

    “霍靖庭回去了,你这是又活过来了?”顺手从旁边经过的服务员手里接过一杯葡萄酒,顾展铭单手环胸看着面前的女人。

    “他?”拧着眉想了下,南宫成燕对着顾展铭呵呵笑了笑,随即寡冷着脸不满地哼唧着,“希望这次成永别才好!”

    “你儿子会没爸!”睨了眼面前恶毒的女人,顾展铭低声提醒。

    “我重新给他找一个!”磨着牙,南宫成燕轻声嘀咕着,“保证是世上最好的后爸!”

    “燕子,你这种想法最好别在他面前露出半分!”低垂的视线睨了眼身边的女人,顾展铭好心地提点,“否则我还得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寻找你的尸块!”

    “你就不能在他动手前,先把我救出去吗?”瞪着面前冷血的男人,南宫成燕非常的不爽。

    “我怕会失手!”笑了下,顾展铭清冷开口,淡漠的双眼依旧注视着舞池中的两人,托着酒杯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一口喝掉手中的清水,南宫成燕扯着嘴角恨恨地离开了顾展铭的身边,跟他讲话纯粹是在找虐!

    “他对你好吗?”舞池里,郭世扬带着臂弯里的女人轻舞着,含笑的目光扫过眼底的眉眼,随即挪开搁在了她的发顶上,低声问着夏琳君。

    其实这个问题不必问,从她柔和的眉眼中已经窥探到了答案,只是他想让她亲口告诉他,她过得很好!

    “好!”抬着眼帘看着面前的男人,双脚随着他的步子移动着,夏琳君轻声跟他说道。

    没有说很好,也没有说非常好,简单的一个好字,却说尽了女人的所有幸福!

    她相信,他懂她!

    嗯了声,郭世扬点了下头,不再说话,轻拥着怀里沉浸在幸福中的女人,陪她跳完两人之间最后的舞蹈!

    他心里一直牵挂的或许就此可以放开了!

    唐萌换下婚纱,穿上另外一套比较简约的礼服随着李毅峰走进大厅,穿梭在各色的人群中,她的视线下意识地搜寻着那个刻在骨头里的男人。

    罗莹云的身影进入她的视线中,唐萌轻抿了口红酒跟身边的男人轻声说道,“我去跟个朋友打个招呼!”

    “少喝点酒!”双眼扫过女人手指间托着的红酒杯,李毅峰松开环在她的身上的手臂,温声开口。

    嗯了声,对着他点了下头,唐萌转身走进人群,却并没有直接往罗莹云的方向移动,而是改了个道。

    看着唐萌汇入人群,李毅峰才收回视线,对上远处孟海看过来的目光,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对着他扯了下嘴角。

    “这身段,你小子算是有福了!”孟海举着酒杯跟李毅峰碰了下,挑着眉看着他。

    抿了口酒,李毅峰并没有看向孟海饶有深意的双眼,低垂着眼帘转开了话题,“沈平跟建国都跑哪里去了?”

    “可能又在哪个角落寻找可下手的目标吧!”耸了下肩,对于李毅峰的不识趣,孟海并没有太在意。

    男人总是图个新鲜劲,等他这段时间过去了,他再出手就是了!

    想到被他压在盘子里的那些劲爆画面,白皙的筒体,猛烈的撞击,那些销魂的低吟都让孟海抑制不住地兴奋。

    轻笑了下,李屹峰侧身看着唐萌离开的方向,那里早已没有她的身影,眉心轻蹙,那个早晨在香泉湖的画面浮上脑海,令他本是不错的心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恭喜!”宴会大厅的角落里,罗莹云挑着眉看着走到面前的女人,轻笑的目光在她毫无喜色的脸上划过,说着言不由衷地祝福,“新婚快乐!”

    嗤笑了声,唐萌一口饮尽杯子中的红酒,随手搁在了旁边的台子上,挑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眼底压抑的冷光闪烁,“莹云姐,你这是看我活得不够痛苦,再在我伤口上撒把盐的意思吗?”

    “唐萌,何必这么悲观!”双手环胸靠在墙壁上,罗莹云轻笑着摇摇头,“相比而言,你可比我幸福多了!”

    “见过唐屹弘了?”看着面前眉眼之间染着愁绪的女人,视线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扫过,唐萌淡漠出声,“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就入不了他的眼!”

    “你哥就是我的劫!”叹息了声,罗莹云闭了闭双眼,手指紧紧地捏着酒杯,声音里裹着一股化不开的怨恨,“夏琳昔不除,他永远看不到我的存在!”

    女人身上瞬间散发出的阴冷气息,让一直注视她的唐萌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弧度。

    “你想要对付她?”隐了嘴角上的弧度,唐萌侧身看向窗外低声提醒,“你可要想清楚,凭借她现在在唐屹弘心里的位置,她身边绝对被安排了唐门的人贴身保护着!没有万全的策略,你最好别轻举妄动!”

    “放心,我心里有数!”罗莹云重新睁开双眼看着唐萌清冷的侧脸,挑着眉问道,“夏琳君,你不打算对付了?要不一起合作吧?这样成算更大!”

    “到时候再说吧!”沉默了会,唐萌并没有马上回复,她需要好好想想!

    “行,我等你的消息!”点了下头,罗莹云也没有马上要唐萌的答复,手指撩过额前的发丝出口提醒,“不过别让我等太久!我的耐心已经被消耗地所剩无几了!”

    嗯了声,女人的双眼屏蔽所有的光影,落在窗外最为黑暗的角落,唐萌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她的耐心又何尝有多余的呢?

    只不过,这次她要更为谨慎而已!

    罗莹云起身率先转出了转角,沿着长廊往宴会大厅走去,却在门口碰到了出来寻找唐萌的李屹峰。

    视线碰撞的刹那,彼此的双眼里满是错愕,一帧帧凌乱的画面撞进两人的脑海!

    罗莹云率先反应过头,对着他点了下头,直接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错愕中的男人侧身看向快步离开的背影,微微眯起的双眼里满是思量。

    罗莹云,那个帝云年会的晚上,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今天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李氏的邀请函,他全部过目过,她的名字并不在上面!

    唐家?

    男人摇了摇头,否定了一闪而过的猜测,就那天早上的事情,唐萌绝对不会邀请这个女人进入婚宴的。

    更何况据他说了解到的,唐屹弘相当厌恶这个女人,更加不会邀请她参加这次喜宴!

    看了眼空无一人的长廊,李毅峰转身往回走,或许是其中某个男人带进来的也不一定!

    这种所谓的模特,也不过是被人玩弄的玩意,只不过高级点而已!

    唐萌在罗莹云离开后,又停留了几分钟,彻底平息了心中的烦闷,才转身回到了大厅。

    “刚才去哪里了?”看着重新走回来的女人,李毅峰伸着手揽在她的腰上,看着她空无一物的双手,拿了杯就递给了她,看着远处低头说话的两人,满脸温柔地提议,“我们去给顾大哥跟嫂子敬杯酒吧!”

    顺着男人的视线,唐萌看了过去,却见角落里,顾展铭揽着夏琳君站在那里,两人正低声交谈着什么,引得他怀里的女人满脸的羞恼,抬着手在他的胸口拍了下。

    捏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唐萌侧身看着李毅峰,本是清冷的双眼此刻盛满怨毒的青光。

    看着此刻女人异常扭曲的双眼,男人本是含笑的眉眼有些尴尬,带着一丝讨好,开声提醒,”唐萌,现在是我们的婚宴!”

    男人的声音扯回女人频临失控的情绪,垂下视线压住满目的怨恨,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松松,来回数次,方才平息心口的那股浊气。

    “好,的确应该去敬的!”手指轻动,女人重新染上笑容的目光落在杯子中轻轻晃动的红酒上,柔声跟身边的男人说道。

    见唐萌眉眼之间没有了刚才的戾气,李毅峰松了口气,嘴角跟着弯起,拦着她的腰身往顾展铭所在的位置走去。

    “哥!”站在两人的面前,唐萌弯着纯净的笑容看着顾展铭,略有些局促地举着手中的酒杯,柔声跟他说道,“谢谢你还愿意来参加我的婚礼!”

    男人淡漠的双眼看着眼底一身红装的女人,只对她嗯了声,并没有其他的回应,长臂依旧缠在夏琳君的身上,并没有想松开去拿酒杯的意思。

    唐萌垂眸笑了下,眼底浮上一丝水光,长睫重新掀开看着被顾展铭拥在怀里的女人,裹着些许委屈的声音从她的红唇中吐出,“嫂子,以前是我不懂事,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那些不知轻重的事情!”

    蹙着眉看进女人波光闪烁的眸子,抬着眼帘扫过四周,这边的动静早已落进了不少人的双眼里。

    侧身看着依旧毫无反应的男人,夏琳君在心底叹息了声,随手拿起刚被她放下的水杯,嘴角轻轻弯起,露出一抹完美的弧度,“唐萌,希望你好自为之!”

    两人的对话,李毅峰不是很明白,却在见到夏琳君轻碰了下唐萌举在半空中的酒杯时,紧着的心口放松了下来。

    对着夏琳君笑了下,唐萌的眼底一片清冷,重新把目光放在了顾展铭的身上,见他早已将双眼移开搁在了远处。

    看她,似乎是污了他的双眼!

    女人的眼里满是痛苦的笑,她从来没想过努力了那么久后,最后得到的不过是他的厌恶。

    “那我们先走了,哥跟嫂子吃好玩好!”眼见女人情绪失控,李毅峰压着翻涌上来的不良情绪直接带着她往旁边走去。

    看着离开的两人,夏琳君放下了手指间的杯子,抬着视线望着头顶的男人,对上他不甚赞同的目光。

    “你其实不必拿起那个杯子的!”暗沉的视线扫过被她放下的水杯,顾展铭轻哑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