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一章 莫源生,既然天堂不去,就下地狱吧!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回来时,夏琳昔已经吃饱喝足跑回楼下了,夏琳君则慵懒地靠坐在沙发上,两条匀称的双腿搭在上面,手指间翻动着林暮生要她看的书籍。

    “这是喝酒了吗?”放下手里捏着的书,夏琳君挪下双脚走到他的面前,从他的手里接过手包搁在茶几上,鼻息之间有一股淡淡的酒香。

    “下来个领导,陪着喝了点!也就一小杯白酒,意思一下而已!”拥着女人坐进沙发,视线落在眼底展开的画卷上,一帧帧用细钻精工点缀而成的图,每帧图上孩子天真的笑和娇妻动人的美态,令男人的眸底浮上几分笑意。

    “我给你倒杯水吧!”见男人的神色还算正常,夏琳君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不用了!”摇了摇头,顾展铭紧着臂弯里的女人靠在沙发上小憩着,眉间有些疲惫。

    “要不你到休息室里躺会儿吧!”看着男人眉心间的皱痕,夏琳君柔声开口,“你这样也休息不好!”

    “你陪我?”双眼掀开一条缝隙看着趴在胸口的女人,顾展铭挑着眉问道。

    “我睡了一上午了!”对着他横了眼,夏琳君摇了摇头,看着被她搁在茶几上的书轻声嘀咕,“林老师教给我的课程我还没看完呢!”

    “琳君,别太认真!”顺着女人的视线看着搁在茶几上的书,顾展铭捏着夏琳君的手低声说着,“这些我只是让你玩玩,打发无聊的时间!”

    挑着眉看了眼男人,夏琳君也只是笑了下,并没有接话。

    对于女人的不上心,落在她身上的眸子暗了几分,伸着手臂直接将人横抱进怀里,起身往外走去,“陪我再眯会儿!”

    “别闹了!”看着逐渐逼近的门口,夏琳君搁在他肩膀上的手用力拍了拍,“她们都在外面呢,这看见多不好!”

    “就你会多想!”压着身按下门把,顾展铭直接将人横抱出了办公室,视线扫过空无一人的长廊,挑着眉看着怀里的女人。

    “快走吧!”睨了眼满脸嘚瑟的男人,夏琳君回身看着秘书室,见她们一个个埋首工作着,拍着他的肩膀催促。

    “老夫老妻,怎么在你眼里感觉偷情似的?”紧了紧怀里的女人,顾展铭撇着嘴角郁闷地念叨着。

    “我脸皮没你厚!”坐在床沿上,看着开始解扣子的男人闷声嘀咕了句。

    抬着手在她的发顶摸了摸,顾展铭提着步子走进了浴室,随后传来了隐约的水流声。

    视线往浴室的方向扫过,夏琳君并没有脱身上的衣服,掀开被子靠坐在床头,随手从床头柜上抽了本书继续翻看着。

    “真的不睡了!”从浴室出来的男人,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伸着手臂搂着她的细腰,额头抵在她的身上低声问道。

    “你睡吧!我看会书!”抬着手搁在男人的发丝上摸了摸,手指间并没有水渍,夏琳君柔声回应着他。

    嗯了声,顾展铭轻阖上双眼,额头抵在她的胯骨上,粘在她的身边睡了过去。

    垂下头看了眼,手指提了下薄被盖住了他露在外的宽厚背脊,夏琳君再次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书本上,认真地看了起来。

    男人的睡眠很规律,个把小时就自然地醒了过来,看着依旧还在看书的女人,顾展铭抬着手直接从她的手指间抽了出来,随手仍在了床尾的位置。

    “你怎么醒来就开始搞乱?”瞥了眼被扔得远远的书本,夏琳君气地直接在他光裸的手臂上拍了下。

    “你这样眼睛容易疲惫,以后近视眼了,吃苦头的还是你自己!”温热的手指捏着女人的鼻尖,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我中途休息过了!”夏琳君摸了摸被男人捏疼的鼻子,不满地哼唧着。

    长臂卷着女人的腰身,将她直接拖进了他火热的被窝,顾展铭翻身压在她的身上,亲昵地碰了碰她的鼻子,“疼了?”

    女人惊恐的双眼看着身上的男人,十指撑在床铺上试图脱离出他双臂圈出的范围。

    “这么害怕?”挪了下身子,直接下压定在了她的身上,顾展铭挑着眉好笑地看着身下试图逃跑的女人。

    “你别乱来!”瞪了眼男人风姿卓越的双眼,夏琳君没好气地冷哼着,身子挪动想避开他那灼热的物件,却发现根本办不到,只能冷声警告着。

    低笑了声,顾展铭压下身轻覆在她的身上,低哑开口,”放心,你老公没有那么禽兽!”

    听男人这么说,怀疑的目光看着他没有半分情欲的双眼,夏琳君紧着的心脏松了几分。

    她真的有点吃不消这个男人惊人的体力!

    只是身下那惊人的物件依旧让夏琳君不敢全然放松,双手抬起抵在他的胸口,拧着眉转开了话题,“问你个问题,当初琳昔被欺负的事情,你们后来怎么处理的?”

    “怎么想到这件事情?”勾起女人的一缕长发在手指间把玩着,顾展铭挑着眉问道。

    “今天琳昔说她又碰到那个男人了!”抬着双眼紧紧地盯着身上的男人,夏琳君压着盘旋在心口的不舒服开口,“当初你们没有处理过吗?”

    低垂的视线敛进女人眼底压抑的情绪,顾展铭沉默了会开口,“唐屹弘,知道这件事情吗?”

    “知道,琳昔说是跟他一起外出时碰到的!”点了下头,夏琳君重复着从夏琳昔那里得到的消息。

    “那你就放心吧!屹弘会出手的!”干燥温热的手指按在女人紧蹙的眉心上轻揉着,顾展铭低声安抚。

    “真的?”被揉开的眉心继续皱起,夏琳君其实非常不满意还能在衢城看到那个男人。

    “真的!”点了下头,顾展铭压下头抵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那个男人在上次之后就被屹弘给废了!”

    错愕的双眼看着身边的男人,对上他并无半点玩笑的眸子,夏琳君这才确定他说的都是真的!

    紧抿着嘴角一时没有说话,她也说不清此时的感受!

    “怎么觉得过于血腥了?”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顾展铭问着一时安静下来的女人。

    “说不上来!”摇了摇头,夏琳君抬着复杂的双眼看着男人,“我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方式!”

    “那就不要想了!”抚平女人额间的皱痕,薄唇擦过女人丰润的唇瓣低语着,“现在就想着我!”

    “你别!”看着跳跃在男人深眸中那些细碎的光影,夏琳君缩着脖子躲避着他火热的气息。

    轻笑了声,男人贴上她的红唇游移着,“别怕,我就是想吻吻你而已!”

    颤动的眼睑看着眼底的男人,掌心下是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夏琳君轻闭上双眼迎合着。

    午后西斜的光铺洒进来,笼在两个相拥的男女身上,画面静寂而又美好。

    纪德明的办公室内。

    关阳舒展着身体靠坐在沙发上,淡漠的双眼落在面前低垂着头,全身紧绷的男人身上,嘴角轻掀低声开口,“纪行长,我家唐总很关心你的终身大事,你不知道你跟罗小姐的好事什么时候能提上日程?”

    五月初的天气,不冷不热,气候宜人,关阳面前的男人却是汗流浃背,坐立难安。

    “谢谢唐总的关心!”双手紧握在一起,压着心底的恐惧跟紧张,纪德明提着眼角看了眼对面气场不输顾展铭的关阳,小心翼翼地回答着,“已经在商榷中了,有了好消息一定会提前告诉唐总的!”

    镜片后的双眼轻眨了下,视线有意无意地划过纪德明的双腿之间,勾在男人嘴角的那抹笑深了几分,“纪行长,我很忙,不想把精力放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懂吗?”

    “知道!知道!”挪了下身子,避开关阳落在身上的目光,纪德明擦了下额头的汗珠低声保证着,“我会尽快把这件事情敲定的!”

    嗯了声,一身清冷的男人站起身,视线扫过面前光鲜亮丽的办公室,理了理腕上的袖子,沉冷出声,“纪行长,好好坐稳这个位置!”

    “谢谢关助的关心!”哈着腰,纪德明对着面前的年轻人不敢有半点的不恭。

    嗯了声,关阳弯身拿起搁在茶几上的手包转身走出了纪德明的办公室。

    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房门,纪德铭虚脱地摊进身后的沙发。

    想到那个推三阻四的女人,男人的双眼里迸射出幽冷的光,抬着脚直接蹿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上面的瓷杯摔落下来,掉在大理石地板上碎成渣。

    郭家大宅

    郭世扬站在台阶上,看着客厅里相谈甚欢的两人,淡漠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长指搁在扶梯上点了下,提着双脚迈下了楼梯。

    “世扬!”看着下楼的男人,罗莹云抿着唇角对他笑了下,抬着双眼往上看了眼,轻笑着开口,“华英还没有醒吗?”

    “昨晚忙到半夜才睡,让她多睡会!”点了下头,郭世扬坐进两人对面的沙发,回身看了眼一楼的卧室,“爷爷还没有起来吗?”

    “早出去了!”扫了眼郭丁元的房间,罗冬琼拉着身边罗莹云的手轻声跟他念叨,“清早就在张伯的陪同下到外面去了,说是约了个老友碰面!”

    垂眸笑了下,男人淡漠的脸上浮上一抹温情,“他最近真是越来越闲不住了!”

    “只要他高兴就行了!”笑了下,罗冬琼倒是并没有放在心上,“身边有张伯陪着,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嗯了声,郭世扬的视线落在两人身上,余光扫过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搁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淡漠的眼底毫无起伏。

    看了眼餐厅的方向,罗冬琼垂下时间扫过掌心中的小手,对着依旧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开口,“世扬,你先去吃饭吧,等一下,妈有些事情跟你谈!”

    落在两人身上的目光拧了下,随即垂落搁在茶几上,嘴角微扯,郭世扬对着罗冬琼点了下头,“好的!”

    看着起身走进餐厅的男人,罗莹云侧身跟罗冬琼低声轻语着,“姑姑,世扬会答应帮忙吗?”

    “放心吧!他要是不答应,我会拿我在郭世的股权作为交换的!”拍了拍罗莹云的小手,罗冬琼安抚着,“那笔钱足够填补罗氏资金的空缺了!”

    “姑姑!”听到罗冬琼的安排,罗莹云眼底浮上一层薄雾,缠在她手腕上的手紧了紧,十分动容地跟她说道,“谢谢你!你一直对我这么好!”

    “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拍了拍罗莹云的手,罗冬琼叹息了声,眼底划过一抹痛苦。

    “谢谢!”歪着身靠在罗冬琼的肩膀上,罗莹云的眼角滑下一行眼泪,她落进冰窟的心脏因为有罗冬琼的关爱而稍微暖和了点。

    “说吧!”书房里,郭世扬看着面前的女人,蹙着眉低声开口,“有什么事情?”

    看着面前已经全面接手郭氏的男人,罗冬琼垂下目光笑了笑,眼底滑过一丝愧疚,只是想到前晚罗莹云红肿的双眼,女人心底刚浮上来的是那丝愧意直接被她摁灭了。

    “还是罗家的事情!”轻叹了声,罗莹云重新抬起她那双平静的眼睛注视着办公桌后面男人,声音平缓说着她的要求,“你能不能再帮罗家一次!”

    清冷的视线搁在罗冬琼的脸上,郭世扬支着手,手指游移在他的薄唇间,眼眸低垂满是沉思,“妈,郭家不会再出手帮罗家了!经过这么多次,我想你也看清楚了,他们不适合经营企业!”

    “妈也知道,让你一次次动用郭氏的资金去填补罗家,的确不再合适了!”轻叹了声,罗冬琼满身无力地靠坐在沙发上,抿了抿嘴角沉默了会,低声跟他商量着,“世扬,要不这样吧,我把在郭氏百分之七的股份拿出来跟你交换,你觉得怎么样?”

    女人的话音落下,房间内一时静寂无声,郭世扬看着罗东琼的目光里有些探究。

    他不懂,一个侄女为何让他的母亲花费这么的精力去维护?

    “世扬,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莹云被你舅妈给推进火坑啊!”对上郭世扬探究沉思的双眼,罗冬琼的神经紧绷着,搁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捏了捏。

    “妈,你知道你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吗?”收回搁在罗冬琼身上的目光,郭世扬抿着嘴角低声反问。

    “妈知道,只是我现在也想不了那么多了!”点了下头,罗冬琼的眼底划过一抹酸楚,“你就再帮帮我这次吧!”

    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长眉下压着,眸底暗纹起伏,房间内唯有男人手指轻点扶手的声音,最后只听他叹息一声,“行吧,你抽个时间到郭氏进行交割下,我会按照市场价回收你手里的股份!”

    “谢谢你,儿子!”听到男人同意,罗冬琼紧绷的脸上舒展开来,对着他笑了下,压在心底的那块石头落了地。

    她最怕他会拒绝,没有后路的她或许会对外售出,到时候势必会引起家庭的纷争。

    她不想最后走到这一步!

    弯着嘴角对着罗冬琼轻阖了下头,郭世扬眼底却无半点的笑意。

    看着转身出去满脸笑意的女人,郭世扬靠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良久才起身离开了书房。

    “你怎么还没去公司?”徐华英走出卧室看到刚从书房走出来的男人,随着他的步子往楼下走去。

    “有点事情!”侧身看着身边一身职业装的女人,郭世扬对他低声解释了句。

    视线在男人淡漠的脸上划过,徐华英嗯了声,提着步子下了台阶直接往餐厅走去。

    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郭世扬侧身看着走进餐厅的身影,垂眸沉思了片刻,长身移动站在餐厅门口对着里面正在用餐的女人开口,“我先到公司了!”

    手指间进餐的动作停了下来,徐华英抬起双眼看着门口的男人对着他轻点了下头,“好!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男人转身离开,徐华英低头盯着面前可口的早点笑了笑,神色平静。

    关阳从顾展铭手里接过文件,低垂的视线依旧搁在男人的身上,低声跟他讲着刚得到的消息,“郭氏内部股权发生了点变化,罗冬琼手里百分之七的股份现在转到了郭世扬的名下,现在郭氏算是真正掌控在了这个男人手里了!”

    “原因?”提着眼帘看着面前的男人,长指按在额头轻抚着,顾展铭拧着眉问道,“最近郭氏内部有异动?”

    “或许跟罗氏有关!”看着男人困惑的双眼,关阳大致跟他讲了下唐屹弘的意思。

    沉默了会,顾展铭侧身看着眼底的画卷,眼底波纹涌动,对着身后的男人颇为感慨地说道,“郭世扬可真是遇到了个好妈妈!”

    “其实这样未必是坏事!”看着男人的背影,关阳饶有深意地说了句。

    嗯了声,顾展铭轻阖上双眼靠在椅背上对着关阳说道,“你就按唐总的意思办吧,希望尽快出结果!”

    嗯了声,看着男人的背影,关阳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唐屹弘看着手里捏着的喜宴名单,抬着头看着唐萌,“这些是你想要邀请的人?”

    “是的!”对着唐屹弘笑了下,目光落在他手指间拿着的白纸上,上面是她清早罗列出来的名单,“并不多!”

    男人搁在唐萌脸上的目光一点点地抽紧,试图在她浅笑的脸上找出她的用意。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回视着男人落在身上探究的目光,唐萌瞥了眼他手中的白纸,唇角轻扬,声音裹着暗暗的嘲讽,“这是我的婚礼,难道我想请几个客人也不行了?”

    从女人那张阴阳怪气的脸上收回视线,眼帘下垂看着白纸上的名单,唐屹弘的目光落在其中两个名字上,郭世扬跟罗莹云。

    “屹弘!”旁边的郑闻怡看着一直紧抿着嘴角没有说话的男人,视线扫过满脸嘲讽的唐萌,在心里低叹了声,出口提醒,“有什么问题吗?”

    “倒是没有!”对着郑闻怡摇了摇头,唐屹弘把白纸放在茶几上,抬着晦涩的双眼看着对面的女人,“就按你的意思,这些人的邀请函会准时送出去的!”

    “那就谢谢哥哥的成全了!”见唐屹弘答应,唐萌站起身,纤细的手指拂过裙摆,含笑的目光看向郑闻怡,对着她柔声说道,“妈,那我就到后面附楼准备婚纱去了!”

    “去吧!注意休息,别累到!”对着唐萌笑了笑,郑闻怡轻声嘱咐着,“时间还有,没有那么赶!”

    “早点做好,也了了我的心思了!”轻笑了下,唐萌移动着双脚绕出了茶几,迎着扑撒进来的光线踏进门外璀璨的阳光里。

    微眯的双眼看着远处的风景,双眼扫过大开的院门,以及院门口两个强健的男人。

    扯了下嘴角,女人转身往后院走去,背影风姿绰约,袅袅动人。

    “屹弘,我总觉得她越来越偏激了!”收回目光,郑闻怡满是担忧地看着唐屹弘,眉间紧紧地锁着疙瘩。

    看着眼底的婚宴名单,唐屹弘叹息了声,低声安慰着面前焦虑的女人,“妈,别着急!”

    “我这心里非常的不安!”想着刚才唐萌身上越来越重的阴冷气息,郑闻怡就觉得心口疼。

    男人的眉头紧皱着,他这心里同样不是很舒服,“妈,就把这份名单交给婚庆公司吧!”

    “这个郭总,合适吗?”从男人手里接过白纸,郑闻怡的双眼落在郭世扬三个字上,她也是迟疑的。

    “放心吧,没事情的!”经过上次生日宴的事情,唐屹弘想顾展铭心里的结其实早打开了。

    刚才的犹豫,并不在此。

    “那行!”侧身看了眼门外,郑闻怡起身跟唐屹弘说道,“在家呆着也烦闷,我出去走走,顺便把这份名单交给婚庆公司,让他们安排下去!”

    “要不要我送你?”唐屹弘拿起早已放在茶几上的东西,起身问着满脸愁容的郑闻怡。

    “不必了,你忙去吧!”摇了摇头,郑闻怡拒绝了唐屹弘的好意,转身往卧室走去,“我不赶时间!”

    看着视线里满身疲惫的女人,唐屹弘闭了闭双眼,压下满目的酸涩转身往外走去。

    夏琳君抬着手腕看了眼时间,跟驾驶室里的男人说道,“王博,把车子开到天虹,我想去买点东西!”

    “好的!”视线扫过后视镜,男人把着方向盘转了个方向,汇入了右侧的车道,双眼注视着前面的路况,低声提醒着车后的女人,“太太,你最好给顾总去个电话!”

    “要不了多少时间,或许我回去了,他还没到呢!”盯着手腕上的钻石手表,夏琳君在心底评估着时间。

    听她这么说,王博也不强求,专心地开着车子。

    “你把车子放到上面去吧!”看着眼底满目的车子,夏琳君跟王博说道,“我在三楼的女装区等你!”

    王博探出头看着停满车子的停车场,对着门外的夏琳君点了下头,“那行,有事情打我电话!”

    嗯了声,身子往旁边挪了下,看着王博转往楼顶的停车场开去,夏琳君这次抬着步子走进了天虹的大门。

    “莫总,这边请!”天虹大厦的经理对着身边的男人做了个请的动作,看着他迈出电梯这才跟了出去,低声跟他做着介绍,“四楼是男装区,上个季度的报表显示,男主的销售份额占了百分之三十八!”

    嗯了声,莫源生的视线看着两旁入驻的几大品牌,对于男人的介绍没有表现出特别大的情绪。

    侧身站在长廊上,双臂展开撑在围栏上,狭长的双眼越过几十米的空间看向对面的商铺,人头攒动之间尽是看得见的商机。

    嘴角扯了下,眼睑下垂搁在斜下方,一个意外的身影落进他阴寒的瞳孔中,这让他嘴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

    侧眸看了眼不远处的下行电梯,莫源生转身往前走去,抬着手往后打了个手势,“停在这里!”

    看着走远的身影,吴剑松跨步站在刚才他站立的地方,身子前倾往下看了眼,当夏琳君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时,垂在身侧的手指捏了下,随即松开。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莫源生乘着电梯走到了女装区。

    夏琳君看着面前的内衣,不是很满意地摇了摇头,视线滑到另外一款上,抬着手指摸了摸。

    “这个罩杯不适合你!”站在女人的身后,双眼搁在她手指间的内衣上,莫源生低哑出声,“这个颜色也太素雅了,红色穿在你身上更漂亮!”

    耳边猛然响起的声音,令夏琳君惊愕地转了身,莫源生的脸进入她的双眼时,瞳孔瞬间扩张,惊惧攥紧她的神经,唇瓣张开惊叫出声。

    男人的手掌却在她发出声音之前按在了她张开的唇瓣上,压制住了她的惊叫声,同时另一条手臂缠在她的身上,将她压进怀里,含笑阴冷的目光同时压进她的瞳孔,阴寒的声音随之落下,“别怕!我只是想看看你而已!”

    被禁锢住的身体瑟瑟发抖着,夏琳君摇着头想要摆脱他的控制,奈何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慌乱的双眼在店里搜寻,本来在这里的两个导购员早已不知去向。

    “这身段,比之前还令人向往!”低垂的视线落在女人的身前,缠在她腰上的手在上面轻轻滑动着,莫源生啧了两声,“顾总的艳福真是不浅!”

    被捂住的嘴往后撤离,在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后,夏琳君停止了动作。

    经过最初的惊惧后,溃散的神智渐渐回笼,惊惧的双眼里汇聚着点点冷光,直直地看进面前的男人,被抵在柜台上的脚抬起狠狠地往男人的腿上蹿去。

    奈何对方似乎早有察觉,轻松地避开,并且被对方趁机镶嵌进她的双腿间,压进身后摆满产品的台面。

    “这性子,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男人半压着身,含笑的眸子打量着身下愈发迷人的身段,“顾总,要是知道今天我把你压在这里给办了,会不会直接杀到莫氏把我分尸了?”

    燃火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身上的男人,夏琳君转了下手腕想要挣脱开他的钳制,急切地双眼同时看向门口,希望王博能尽快找到这边。

    莫源生看着身下不断挣扎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兴奋,最近生活太平淡了,似乎是应该找个新的玩具玩玩了。

    看着男人瞳孔跳跃的光芒,夏琳君本就惊惧的心脏狠狠地缩紧,这冰冷的目光让她害怕!

    “莫源生,你找死!”快步上到三楼寻找夏琳君身影的王博,搜寻的目光瞥见楼上聚集的一行人,吴剑松的身影落进他的瞳孔,一股不安瞬间攫住他敏锐的神经,顺着他的目光快步跑来,却看到这样一幕令他要杀人的画面。

    压制在女人身上的男人闻声扭头看过去,却见一股狠戾的掌风已经向他的面门袭来,身子迅速后移,堪堪躲过他直冲面门的拳头,抬起的手臂同时挡住了王博攻向胸部的力量。

    只是这力量太过于迅猛,莫源生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大半,他还是被打得后退了几步,整个身体撞在了柜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得到自由的女人迅速站了起来,并移到王博的身后,愤怒的双眼狠狠地瞪着对面依旧含笑的嘴脸。

    楼下的这一幕自然没有逃过楼上几人的双眼,吴剑松更是在看到王博的身影冲入店面时,拔步快速往下赶。

    侧身看了眼已然站在门口的身影,莫源生转动着手腕,姿态悠然地看着被王博护在身后的女人,双眼里的兴致愈发的浓郁。

    “王博,小心!”看了眼伫立在门口的男人,夏琳君快速收拾起恐惧的心理,提醒着面前护着她的男人,并快速地从包里拿出机子拨打了顾展铭的电话。

    看着夏琳君镇定自若地通知她的男人,脸上的慌乱早已不见踪影,亭亭玉立的女人站在那里,身上散发出一股自信且从容的气质。

    莫源生本是含笑的目光慢慢地沉冷下去,从女人的身上撤回视线移到一身戒备的王博身上,寡冷的嘴角重新勾起,“回去告诉顾展铭,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微眯的双眼盯着满身阴沉的男人,王博根本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见他转身离开店面,紧在身侧随时出手的拳头才慢慢松开。

    吴剑松随着莫源生的步子快速离开,紧绷的神经慢慢地松弛下来。

    “太太,你没事情吧?”见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王博转身看向身后的女人,满脸的紧张跟关切。

    “别担心,我就是被这个死变态吓到了而已,其他没事情!”危机解除,夏琳君才发现她的双脚有些不停使唤,撑着身边的台面,对着王博摇了摇头,嘴角扯着一抹勉强的笑安抚着紧张中的男人。

    “你先坐会儿,缓缓!”扯过旁边的椅子,王博扶着夏琳君坐下,而后抱歉地开口,“是我来晚了!”

    “跟你没关系,谁能想到遇到他!”见王博满脸愧疚,夏琳君靠坐在椅子上摇头。

    说着话,夏琳君捏在掌心中的机子响了起来,屏幕上顾展铭三个字跃进女人的瞳孔,紧绷的神经彻底松了下来。

    “展铭!”捏着机子,女人的声音有些委屈,完全没有了刚才给他打电话时的淡定,“我在三楼c区!”

    “顾总来了?”看着挂断电话的女人,王博抬头往外看去,低声问着。

    嗯了声,把手机重新塞回包里,夏琳君抬着双眼看向门口。

    扫了眼安静的女人,王博提步走出了店面,站到了门口。

    顾展铭来的非常快,在女人挂断电话后不过几分钟而已,他的身影就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凌厉的双眼扫过门口满脸愧疚的男人,顾展铭提着步子快速地走到夏琳君的面前,长身下压蹲在她的面前,抬着双眼看着她依旧颤抖的目光,长指轻抚过她苍白的脸庞柔声开口,“吓到了吧!”

    嗯了声,对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全数释放压在心底的恐惧,抬着双臂投进他宽厚的胸膛,“展铭,我害怕!”

    “是我的错!”眼帘下压遮住深眸中的悔恨,顾展铭伸着臂膀将人拥进怀里,手掌轻抚着她的背脊低声抚慰着。

    “展铭,我们回家!”她真的是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夏琳君窝在男人的怀里轻声催促。

    “好!”横抱起怀里不安的女人,顾展铭卷着冰雪的寒眸扫过面前的店铺,跨着双脚迈了出去。

    莫源生,既然天堂不去,就下地狱吧!

    天虹,就从你开始吧!

    “莫总!顾展铭已经带着夏琳君离开天虹了!”吴剑松站在莫源生的身后,低声跟他汇报着。

    手指抚弄着掌心下的一盆绿萝,听到吴剑松的汇报只是挑了下眉,随后嗤笑了声,“来得倒是挺快!”

    “莫总,我怕帝云会再次出手对付莫氏!”吴剑松拧着眉低声说着他的猜测。

    “他当然会出手!”扯落一片嫩叶搁在手指间把玩着,莫源生给了身后男人肯定的答案,“现在夏琳君是他搁在心尖上的人,他岂有不出手的道理!”

    “那你?”既然莫源生什么都明白,吴剑松就糊涂了。

    手指捏碎嫩叶,随手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回身看着吴剑松,莫源生挑着眉反问着他,“李清这样的女人,就怎么入了你的眼,让你放进心里?”

    “莫总?”本是低垂的头猛然抬起,吴剑松错愕地看着面前满目阴寒的男人。

    “很惊讶?”对着男人笑了笑,莫源生提着步子绕过他坐进了旁边的沙发,拿起茶几上的瓷杯喝了口绿茶,瞥了眼吴剑松的背影清冷出声,“对你我非常的器重,只不过李清这个女人,我没办法给你。”

    “她?”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又紧,吴剑松转身看着沙发上的男人沉声开口,“你怎么样才能放过她!”

    “当初我精心培养她,可不是让她随意嫁人的!”抬着似笑非笑的眸子看着眼底紧绷着嘴角的男人,莫源生笑了笑,“剑松,这个女人身上的债没有还清之前,她得永远为我所用!”

    “她的债我来还!”听到莫源生的话,吴剑松想也没想地揽过他嘴里所谓的债务,一脸坚毅地看着他,“莫总,她的债我来偿还!”

    “确定?”挑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莫源生沉声发问,“可别到时候反悔!”

    “我不会反悔!但求莫总别再去伤害那个女人!”吴剑松盯着沙发上的男人,沉声对他承诺,“只要你放过她,我这条命就是莫总你的!”

    “好,爽快!”听到吴剑松的承诺,莫源生起身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明天带着李清到莫氏,去找张律师,怎么做,他会教你的!”

    吴剑松的双眼沉沉地压在莫源生的脸上,沉默良久后低声应下,“好!”

    “出去吧!顺便通知长虹的高层今晚开会!”看着窗外漂浮的白云,莫源生脸上的表情寡冷下来,“长虹怕是保不住了!”

    “好,我马上去办!”错愕了下,吴剑松随即明白过来,顾展铭怕是要率先拿长虹开刀,报莫源生的欺妻之恨了!

    身后的门被关上,莫源生双手撑在窗台上,寒潭般深寒的双眼落在楼下走动的人流,薄唇扯动冰冷出声,“夏琳君,你准备好了吗?”

    回到香泉湖,夏琳君离开顾展铭的臂弯就直接冲进了浴室,她要把莫源生留在身上的气息全数清洗干净。

    “说吧!怎么回事情?”看着快步往楼上跑去的女人,顾展铭并没有紧跟着上去,而是回身坐进了沙发看着面前的男人,清寒出声。

    “是我的错!”王博率先坦诚自己的错误,低垂着头跟他讲着事情的经过,脸上满是愧色,“是我没有保护好太太,才让对方有机可趁!”

    抬着手指阻止了男人继续讲下去,靠坐在沙发上沉默良久,顾展铭起身往楼上走去,低声警告,“下不为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