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九章 太长时间没睡你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住在那边,配合着医生的治疗,我跟你爸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才把奄奄一息的孩子从死神手里抢回来!”郑闻怡停顿了下,继续跟唐屹弘说着当时的情况,“等情况稍微稳定后,你爸才回到国内跟你姨夫一起管理初期的帝云!”

    嗯了声,唐屹弘抬头看向楼梯口,目光里有些复杂难辨的情绪在纠缠着,“这件事情,看样子只有我们几个小的不知道吧!”

    对着唐屹弘无奈地笑了下,郑闻怡点了下头,“原本想把这件事情永远压在心底的,却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曝光出来,也是我没有想到的!这孩子……”

    “不说这个话题了!”唐屹弘看着神情疲惫,眼角眉梢都挂着忧伤的女人,心里也是非常的不好受。

    嗯了声,回身看了眼二楼的方向,郑闻怡看着唐屹弘欲言又止。

    “妈,为了她好!目前的一切就这样吧!”知道郑闻怡的心思,唐屹弘却没有想让唐萌在结婚前离开唐家的打算。

    按照目前她这样的心态,出去绝对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我也是怕引起她的反弹!”想到刚才唐萌的状况,郑闻怡觉得这样把她关在家里,也未必是个好的方法。

    眉心紧蹙着,唐屹弘紧抿着嘴角摇了摇头,“好跟不好,相对的!妈,目前的她实在不适合出去!就让她在家里呆着吧!”

    “你跟你爸决定吧!”轻叹了声,郑闻怡起身揉着发疼的额头低喃着,“我先去躺会儿!”

    看着转身走进卧室的身影,微眯的视线在她略有些弯曲的背脊上划过,唐屹弘轻阖上双眼禁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眼帘掀开扫过客厅的挂钟,唐屹弘拿起搁在茶几上的钥匙,起身往外走去。

    看着院子里两个唐门的人,沉声吩咐着,“不管任何理由,都别让唐小姐走出院子!”

    “知道了!”对着唐屹弘点了下头,其中一个男人回应道。

    侧身看了眼二楼的位置,视线在唐萌所住的房间窗口扫过,唐屹弘微眯了下双眼,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了。

    此刻二楼窗口纱帘后,唐萌低垂着清冷无温的目光注视着院子里的动静,见劳斯莱斯驶出院门,视线滑过留下的两个男人,卷翘浓密的睫毛往下压了压,眼底冷光乍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你怎么过来了?”看着门外的男人,拉着门把半开着门的夏琳昔有瞬间的震愣,随即轻笑着打开了房门。

    “想你了!”迈进门的男人,抬着脚带上房门,伸着长臂就把女人卷进怀里,用力压进胸口,薄唇抵在她的耳蜗上轻呢着。

    “就今天没见到,就这么想我了?”贴着男人的侧脸轻轻蹭了蹭,夏琳昔乖巧地呆在他的怀里,弯着唇角打趣道。

    “不是,主要是太长时间没睡你了!”拥着她的男人在听到她的打趣后,顿了几秒,紧了紧勒在她腰间的长臂非常诚实地回答。

    夏琳昔:……

    “怎么不说话?”耳边只有女人清浅的呼吸声,鼻息之间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味道,长指捏了捏她的腰窝轻哑出声。

    “你让我说什么?”翻着白眼,夏琳昔没好气地反问着。

    直起微微下压的腰身,唐屹弘低垂着清雅的眉眼看着眼底卷着一丝羞怯的女人,搁在她腰间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轻蹙着眉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不知道怎么回答吗?”

    “不知道,又不你教教我?”抬着手指爬上男人明晰的侧脸,在上面游移着,夏琳昔挑着眉看着他,非常好学地请教着。

    “这可是要交学费的!”长身移动,带着女人坐进沙发,唐屹弘拥着她坐在双腿上,嘴角挑着一抹邪肆的笑看着怀里不安分的女人。

    “学费?”柔软温暖的指腹游移在他的颈子上,手指微微勾起他的衣领,吐着芬芳的红唇贴近往里轻轻地吹了下,挑着眼尾对他轻眨了下如丝的眉眼,轻咬着红唇爹声开口,“老师,你想要多少学费呢?”

    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本是舒展的眉眼渐渐地紧绷起来,捏在她腰间的手指紧了紧,鼻息略有些沉重。

    “老师,你说要交多少学费?”坐在他怀里的女人,倾身趴在他的胸口,纤细的手指绕着他的胸口轻轻地画着圈,微微颤动的睫毛往上一掀,双眼里满是困惑,就那么幽幽地望着她头顶的男人。

    看着怀里如妖似精的女人,唐屹弘深呼了口气,卡在她腰间的双手往上游移着,漆黑的眸子仿若被泼了成千上万吨的浓稠墨汁。

    “怎么,老师一时也不知道要交多少学费才合适吗?”挪了挪身子,夏琳君撇着嘴角满是委屈地看着已然全身紧绷的男人,柔软无骨的小手依旧不怕死的在他的身上作威作福着。

    “你这个死女人!”对着夏琳昔恶狠狠地骂了句,唐屹弘横抱着她直接往卧室走去,“等一下,让你老师老师叫个够本!”

    “老师发火了?我好怕怕的拉!”窝在男人的怀里,夏琳昔伸着双臂勾着他的脖子,红唇贴着他的颈子,在他性感的喉结上轻轻咬了下,挑着一双狐狸眼看着早已僵硬如铁的男人娇声低吟着。

    “臭丫头,你给我等着!”勾着卧室的门一带,实木门应声关上,隔绝了所有想要窥探的目光。

    (emmm,包括你我!!哈哈!)

    沸腾了个把小时的卧室,慢慢地沉静下来,床上相拥的男女激烈的呼吸渐渐地平缓下来。

    “谢谢!”温热的手指沿着女人的脊珠游移着,唐屹弘亲了亲女人汗湿的额头,低声说道。

    “心情好多了?”抬着眼帘看着男人,手指贴在他跳动的心口上关心地问道。

    “睡过之后,肯定好多了!”捏着女人的手指搁在薄唇上吻了下,唐屹弘轻笑着说道,“你不知道吗?你就是我心灵的良药,但凡心情沉闷往你身上压一压,保准药到病除!”

    “你就贫嘴吧!”轻睨了眼男人,夏琳昔挪着身子离开了他的胸口,食指在他的心口点了点,犹如女王般命令道,“去,给我做吃的,我肚子饿了!”

    “行,你先睡会儿,我做好了叫你!”瞥了眼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唐屹弘直接坐起身,掀开被子下了床,就那么光溜溜地站在女人的视线里。

    嘴角抽了抽,夏琳昔提着被角盖住了双眼,抬着手非常嫌弃地对着他挥了挥,“快点走开,我怕我看了长针眼!”

    看着躲在被窝里的女人,唐屹弘挑着眉笑了下,扯过搁在床尾的衬衫重新穿上,满是疑惑地自言自语道,“刚才吃得这么津津有味,现在看看就怎么害羞了,这实在不是一件科学的事情啊!”

    躲在被窝里的女人震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她彻底理解了男人话里的意思,脸上的红霞瞬间艳丽无比。

    “你这个死男人!”掀开被子,抓着身边的枕头直接往男人的身上砸去,夏琳昔羞恼地瞪着床边的人,对着他怒吼道,“赶快给我滚蛋!”

    看着羞愤中的女人,唐屹弘放下手中的枕头,呵笑着转身走出了卧室,压在胸口的烦恼早已被抛到了天外。

    “这个臭不要脸的!”重新躺进被窝,夏琳昔依旧愤愤念叨着,只是这唠叨声中慢慢衍生出些许的笑意,眼底流淌着幸福的光芒。

    “晚上出去走走吧!”相对而坐,两人温馨地用着晚餐,唐屹弘提着眼帘看着对面的女人轻声提议,“我好久没陪你逛商场了吧!”

    “行啊!”咽下嘴里的饭菜,夏琳昔对着男人点了下头,“反正明天也是休息日,晚上迟点睡也没有关系!”

    夹了一筷子的菜到夏琳昔的碗里,唐屹弘点了下头,“那就这样决定了!”

    或许是周末的关系,夜里的商场比平时热闹了好几倍,视线里都是攒动的人头。

    “倒是没想到这么热闹!”紧着怀里的女人,唐屹弘看着眼底人影晃动的场面,无奈地说道。

    “你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吧!”抬着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夏琳昔轻笑着问道,“像你们平时都去那种高大上的消费区,享受一对一的服务,体会不到这种热闹吧!”

    “说得好像我飘在天上似的!”垂眸看了眼臂弯里的女人,唐屹弘轻笑着解释,“我只是很少有机会到这样的商场来而已,又不是不来!”

    抿唇想了下,夏琳昔倒是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平常的生活用品都是由专人安排的,身上的穿着更是直接高级定制,根本无须出门。

    两人顺着人流在商场里晃荡了个把小时,出来时各自的手里都提了个袋子,把所买的东西放进车厢里,夏琳昔侧身看着不远处的商场低声问着身边的男人,“要不要去那边看看!”

    “行啊!”压下盖子,唐屹弘低头扫了眼时间,同意了女人的提议,“时间也还早,就再过去走走吧!”

    手牵着手穿过马路往对面的雷迪森商场走去,在两人身影的背后,罗莹云捏着机子站在人群中注视着渐渐走出视线的背影,双眼里的妒恨纠缠在一起,眼底涌动的波纹异常的扭曲。

    “还想到哪边去?”纪行长打完电话走到罗莹云的身边,顺着她的视线往雷迪森的方向看了眼,伸着手臂将人直接搂进怀里低声问道,“想不想到那边看看!”

    侧身扫了眼身边的男人,罗莹云压着心底翻涌上来的烦躁对着他轻笑着,“出来时,我妈吩咐过,让我一切听纪行长的安排,我哪敢随意决定啊!”

    “今天这么听话?”挑着眉看着一脸媚笑的女人,纪行长扯了下嘴角,肥厚的手掌在他那啤酒肚上轻轻地拍了拍,“不如今晚就陪我玩玩?”

    “纪行长!”红着脸瞪了眼身边的男人,罗莹云状似羞怯地侧身转开了视线,抿着嘴角轻声抗议,“哪有你这么心急的?”

    “美人这是难为情了?”环在她腰间的手指揉捏了下,纪行长呵笑了声,搁在她侧脸上的视线滑过一丝冰冷的光,“你可别让我等得太久哦!”

    低着头,对着男人嗯了声,罗莹云嘴角边挂着一丝忸怩的笑,“我们来日方长!”

    “行,听你的!”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纪行长搂着她往雷迪森商场走去,“刚才看你的视线落在这边,就过去看看吧!”

    随着男人的脚步往雷迪森走去,罗莹云的双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同时也揉着几丝的难堪。

    夏琳昔随着唐屹弘走进大厦,里面的风格就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商场。

    这里非常的安静,视线所过,每个店铺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两个客人,每个客人身边都围绕着一个工作人员,非常热忱地为她们的客人提供着服务。

    “有想买的东西吗?”牵着女人的手走在过道上,男人的目光随意地在两边的店铺上扫过,捏了捏掌心中温热的小手轻声问着。

    “卡里的资金不够!”抬着可怜兮兮的双眼看着身边的男人,夏琳昔趁机提着小要求,“老板,下个月能不能给我涨点工资哈!”

    “真是没出息!”对着女人摇了摇头,唐屹弘无奈地说道,“你身边就有个提款机,何必舍近求远呢!”

    “我这是有谋略的!”双手扒在男人身上,夏琳昔异常认真地跟他说着,“我得给这个提款机留下良好的印象,为以后能提出巨款做准备!”

    嘴角挑着笑,唐屹弘看着夏琳昔赞同地点了点头,“非常远大的战略目标,我看好你!”

    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抵在他的胸口呵呵笑开来,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幸福,这让她身边的男人心底跟着舒爽了几分。

    罗莹云随着纪行长走进雷迪森,双眼下意识地往商场里走动着,寻找着刚才看到的两个身影。

    “到那边女装区看看吧!”搁在她腰间的手指动了下,纪行长往前抬了抬下巴,“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本是四处走动的目光被罗莹云收了回来,侧身看着面前这个可以当她爹的男人,女人的嘴角挽起一抹完美的弧度,对着他轻柔地开口,“还是先到男装区看看吧!”

    “现在就开始想着我了?”纪行长轻笑了下,挑着眼尾看着罗莹云打趣道,“也好,让你先了解我的身上各个部位的尺寸,以后也方便给我买衣服!”

    对着男人笑了笑,罗莹云随着他往男装区走去,轻眨的双眼继续转悠着,眼底有些困惑,这两人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屹弘,我看这套休闲装挺适合你的,要不你进去试试!”夏琳昔从衣架上取下一套衣服往唐屹弘身上比划了下,感觉很符合他的气质。

    “你说合适就买下,不必试了吧,我相信我老婆的眼光!”低头看了眼,唐屹弘对于这种浅色的衣服倒是不排斥,也就随她了。

    “还是进去试试效果吧!”虽然夏琳昔也挺相信自己的眼光的,但是她还是非常想看唐屹弘上身后的效果。

    看着女人轻蹙的眉心,温热的指腹在上面轻抚了下,唐屹弘无奈地应下了她的要求,“行,我进去试试!”

    看着男人转进试衣间,女人转身打算坐进旁边的沙发等候着,只是在她的视线滑过门口收进站在那里的男人身影时,惊恐瞬间侵占她的双眼。

    这张脸,夏琳昔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恐怖的夜晚所发生的事情早已深刻进了她的灵魂,落下了烙印。

    罗莹云率先看见了贴在墙角的女人,视线在店铺内扫过,并没有见到唐屹弘的身影,这让她的双眼暗了几分。

    侧身瞥过身边毫无知觉的纪行长,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提着步子走了进去。

    “夏小姐,好巧!”对于夏琳昔脸上惊恐的双眼,罗莹云似乎没看见,一脸浅笑地跟她打着招呼。

    罗莹云的声音直接被夏琳昔屏蔽在了世界之外,她的双眼此刻紧紧地盯着门口的男人身上,轻颤的双手搁在胸前,防备地看着他。

    “夏小姐,你认识纪行长吗?”挑着眉看着一脸惊惧的女人,罗莹云状似好奇地问道,侧身看向门口,扬声喊了下,“纪行长,夏小姐你认识吧?”

    本是站在门口低头看着机子的男人,闻声侧过脸看进店铺,恰恰对上夏琳昔定在他身上的视线,男人的眼底同样闪过震惊,继而恐惧席卷他的全身。

    那痛彻心扉的记忆瞬间攥着他往地狱里爬去!

    男人由于恐惧而圆睁的双眼落在夏琳昔紧绷的视线中,直接扯断了她隐忍压抑的情绪,只听一声尖叫冲破她的喉咙,撕开了寂静的空间,贯穿了整个安静的大厦。

    唐屹弘听到声音冲出换衣间,看着紧缩在角落,全身瑟瑟发抖的女人,清寒迫人的视线扫过面前的所有人,在他的双眼攫住门口双眼圆睁的男人时,眼底迸射出的寒光犹如冰刃直接扎进他的本就恐惧的心里。

    “屹弘!”看着走到面前的男人,罗莹云错愕的同时,心底有点窃喜,对着他柔声叫了声。

    “滚开!”长臂一挥直接把挡在他面前的女人甩开,唐屹弘快步走到夏琳昔的面前,拧着眉满是疼惜地蹲下身,伸出手臂朝她探了过去,“琳昔!”

    “滚,滚开!”对着男人胡乱地挥舞着手臂,夏琳昔拒绝着唐屹弘的靠近,慌乱的双眼里满是当晚恐怖的画面。

    “琳昔,是我!”长指直接控制住女人胡乱挥动的手,唐屹弘强硬地把缩在角落里的女人挖出来压在胸口,薄唇抵在耳蜗上轻声呢喃,“琳昔,乖啊!是我啊,唐屹弘,你老公啊!别怕!”

    被压在怀里动弹不了的女人,圆睁的双眼里依旧布满恐惧,颤抖的双手此刻紧紧地抓着男人身侧的衣服,整个身体随着恐惧的灵魂轻颤着。

    “乖!别怕!我是你的屹弘啊!”长指轻抚着她的背脊,唐屹弘轻哄着怀里的女人,“别怕,我在呢!”

    “屹弘,我刚才看见那个魔鬼了!”颤抖的身体往唐屹弘宽厚的胸口里挤,夏琳昔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抬着惊颤的双眼看着他。

    “别怕,那个魔鬼我替你收拾掉!”紧着怀里的女人,唐屹弘低声轻哄。

    “屹弘,我们快回家!”整个人躲在男人的怀里,夏琳昔对着他轻叫着。

    “好,我们回家!”侧身扫了眼站在旁边的服务员,唐屹弘的整张脸黑沉如碳,冰寒的声音裹着风雪扫了过去,“我先带我太太回家,这套衣服的钱我会让人过来结算的!”

    “可以的!”看了眼男人紧紧抱在怀里的女人,服务员半压着身柔声开口,“是我们照顾不周,才让唐太太受到的惊吓,十分抱歉!”

    裹着风雪的双眼扫向门口的位置,那里早已没有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就连罗莹云也不知去向。

    倒是跑得挺快!

    男人的唇角勾了下,眼底滑过一丝嗜血的光!

    弯下身,唐屹弘直接横抱起怀里依旧瑟瑟发抖的女人快步走了出去。

    “唐总,结婚了?”看着大跨步往外走的背影,服务员甲问着身边的同事乙,蹙着眉想了想,“我怎么没听说过!”

    “隐婚吧!”乙收回视线想了下后对着甲说道,“这些豪门,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很少会对外公开自己另一半的!”

    “也不知道她刚才看到了什么,让她这么害怕!”双眼在店铺里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样,甲疑惑地开口问道。

    “我也觉得奇怪!”摇了摇头,乙也不清楚,“刚才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了,根本没留意到别的!”

    “算了,只要别迁怒到我们身上就行了!”甲回身继续整理着架子上的衣服,低声跟乙嘀咕。

    嗯了声,乙收回视线,转身回到了工作台后面,拿出销售记录翻看着,顺便把唐屹弘穿走的衣服记录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