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八章 她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着郑闻怡摇了摇头,唐萌抿唇笑了下,“妈,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其他的我也没有什么要求,我就想穿上我自己设计的婚纱走上红毯,你能满足我吗?”

    跟唐屹弘对视了眼,郑闻怡点了下头,“我们帮你把师傅找来,你把设计稿给她,这个很容易办到的!”

    “妈,我想到工作室自己做!”唐萌拧着眉拒绝了郑闻怡的方案,“从别人手里出来的婚纱,未必能完全附和我的心思,我不想这辈子唯一一次的婚礼有遗憾!”

    “不行!在你嫁入李家之前,你不能离开唐家大门!”唐屹弘断然拒绝了唐萌的要求,语气强硬没有半点可商量的余地。

    “为什么?”错愕的双眼看着面前的两人,唐萌惊呼出声,“难道你们这是把我软禁起来了吗?”

    “唐萌!你要自己制作婚纱,我满足你!”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暗沉的目光压在唐萌的脸上,沉声跟她说道,“在后面附楼专门开辟出一个空间给你,你想要的所有材料,我都会命人帮你准备好,你就安心地在里面做你认为合乎心意的婚纱!”

    “哥,到底为什么?”听到男人的安排,唐萌本是平静的双眼再次被愤怒占领,“我只是想为我自己的婚礼做那么点事情都不行吗?”

    “唐萌,安心地在家待嫁吧!”看着染上怒意的眉眼,唐屹弘低声开解,“你既然只想要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在哪里做又有何区别!”

    “妈,你也同意他这样对我吗?”万分委屈的双眼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女人,唐萌轻声问道。

    “唐萌,你听话,这样做我们也是为你好!”看着惊愕不已的女人,郑闻怡无奈地解释。

    “这是为我好吗?”双眼在两人身上来回扫着,唐萌嘲讽地笑了笑,“限制我的人生自由,任意支配我的婚姻,你们这是为我好?”

    “你列个单子出来,我会安排人进来配合你的!”直接跳过唐萌话里的意思,唐屹弘蹙着眉低声说道,“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你慢慢地完成你想要的婚纱了!”

    “不必了!”从沙发上站起身,低垂的目光扫过茶几上的几本婚纱册子,对着两人轻嘲地开口,“就在里面随意给我定一件吧!这个婚姻,这场婚礼本就不是我愿意的,穿什么都一样!”

    话音落下,唐萌转身直接往楼上走去。

    收回视线,郑闻怡摇了摇头,看着唐屹弘满是失望地说道,“早上看见她满脸笑容,还以为我的唐萌回来了!”

    “妈!”看着难过的郑闻怡,唐屹弘也是满脸无奈跟心疼,“看开点!”

    “不看开,我又能怎么样呢?”叹息了声,郑闻怡满是伤心地说道,“我就是心口疼啊!”

    “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这心里一直压着个问题!”拧着眉看着垂目叹息的女人,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唐屹弘低声开口,“唐萌,怎么就不是我的亲妹妹了?当初的你的确是快要生了的啊?”

    对着唐屹弘苦笑了下,郑闻怡看着他轻声呢喃,“这几天看你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并不好奇呢?”

    “事情太多了,根本容不得我好奇!”扯了下嘴角,唐屹弘无奈地摇头,“我想,展铭也是一样的。这疼宠了这么多年的妹妹,猛然间曝出没有血缘关系,不说别,单就好奇大家都是有的!只是没时间聊这些而已!”

    对着唐屹弘笑了笑,那笑容有几分苦涩,郑闻怡抬着双眼看向窗外,目光里有些悠远的东西慢慢地从记忆里复苏。

    “还记得那时候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们把你放在你淮西阿姨家吗?”靠坐在沙发上,郑闻怡慢慢地跟他讲着那些被埋藏在岁月里的故事,“那段时间我的确是生了你的妹妹,只是你的妹妹生下后就没有了!”

    看着女人眼底的忧伤,唐屹弘似乎也能感受到她当时心里的疼痛,就仿佛他在知道琳昔的孩子没有了之后,那种钻心的疼。

    “当初送你到淮西阿姨家,我跟你爸主要是担心我生产后照顾不了你,后来出了你妹妹的事情,更怕没有精力照顾你!”对着唐屹弘笑了下,郑闻怡满是伤感地说道,“再后来又有了唐萌,就直接把你扔在那边一年多。接你回来时,你满脸的不高兴!”

    “我记得,只是我不高兴主要是没有第一时间看见出生的妹妹,你还带着她离开了这么长的时间,并非不高兴你们把我放在淮西阿姨那里!”弯了下嘴角,唐屹弘跟郑淮西解释。

    “知道,那时候你回来抱着唐萌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轻笑了下,眼底滑过一抹水光,郑闻怡忽然感觉喉咙有些哽咽,低下头深深地呼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脸上所有的不高兴瞬间都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是吗?我都忘记了!”摇了摇头,唐屹弘叹息了声,继续问道,“妈,唐萌是怎么来我们家的?”

    “这也是你为什么被放在淮西阿姨家一年多的主要原因!你妹妹没有了的三天后吧,”女人微眯着双眼回忆着过往的片段,“也是在这样的季节里,你爸开门出去晨跑,看见门口放着个篮子,弯身打开才发现里面放了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这就是唐萌?”唐屹弘轻声接口,“她的到来填补了你心里那块疼痛空缺的地方!”

    “对,这就是唐萌!”点了下头,郑闻怡没有否定唐屹弘的说法。

    她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

    轻阖了下双眸,唐屹弘继续听着接下来的事情。

    挪了下身后的靠枕,郑闻怡蹙着眉叹息了声,“只是她当时的情况很不好,身上没有处理干净,残留着血迹,还有很浓重的血腥味,全身上下爬满了蚂蚁。”

    想到那个初见时的画面,郑闻怡的心依旧隐隐发疼着。

    “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全身上下没有完好的肌肤,生命也是奄奄一息!”看着唐屹弘,郑闻怡跟他讲着当时的情景,“这也是当年,我为什么独自一人在国外生活了一年的主要原因,当时的国内根本无法医治她!”

    二十多年前的国内医疗水平还是非常有限的,唐屹弘能想象出当时的情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