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五章 夏琳昔是不是也在你的算计之内?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成燕看着远去的车影,侧身看着身边的女人,见她压在眉眼之间的忧愁清浅了几分,心底倒是有几分疑惑。

    “看你今天的神色不错!”并肩往屋子里走去,南宫成燕含笑的目光打量着夏琳君勾着浅笑的嘴角,轻声打趣道。

    双手挽上她的胳膊,夏琳君对着她笑了笑,“今天早上他到唐家,把你告诉他的事情跟唐家所有人都挑明了!”

    “我还以为要过段时间,他才有所动作呢!”错愕了下,南宫成燕倒是有些意外,看着面前的房门,拉着夏琳君的手转了个方向重新往外走去,“我们出去走走!”

    嗯了声,夏琳君歪着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对着她轻声呢喃,“我是没想到,他会直接跟唐萌决裂的!”

    看着肩膀上的女人,南宫成燕挑了下眼尾,声音里有些好奇,“怎么说?”

    搁在她肩膀上的脑袋轻轻磨蹭了下,夏琳君缓缓地跟她讲述着早上顾展铭跟她说的话,关于他的那些决定,他告诉她的那些心情。

    深呼了口气,南宫成燕同样没想到顾展铭会这么做,“的确有点出乎我的预料!”

    两个女人沿着蜿蜒的小路走在绿荫下,轻柔的风声卷着几声鸟鸣从耳边擦过,静寂而又美好!

    “你这是打算静下心来跟他好好过日子了?”过了几分钟,南宫成燕轻声问着身边的人。

    “搞得好像我愿意折腾似的!”扯着嘴角笑了笑,夏琳君随即摇了摇头,“看吧!毕竟这事才刚开始,或许过段时间看着唐萌生活不如意,他又后悔了呢?这些谁又能肯定!”

    “也是,男人的话你只能相信一半,另外一半要看他以后的行动!”对着夏琳君点着头,南宫成燕附和着,不过随即话锋一转却是说起了顾展铭的好话,“只是展铭的话,你可以多相信他一点!”

    轻笑了下,夏琳君摇了摇头转开了话题,“你今天要到那边去吗?”

    这个那边很隐晦,只是两人都心知肚明指的是哪里!

    “我在等电话!”紧了紧手指间捏着的机子,南宫成燕神情落寞地跟夏琳君说道,“我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等这个字了!”

    “别着急,总有办法的!”看着眼底紧锁着眉头却毫无办法的女人,夏琳君的脸上同样染上了些许忧愁。

    “或许是我贪心了!”站在一棵翠柳下,南宫成燕伸手扯了根柳枝,声音悠悠透着无限凄凉,“这孩子能在我身边呆上那么段时间,我应该知足,不应该奢求永远能陪伴在他的身边!”

    碧绿的柳枝随着清风微微荡漾着,远处年轻的妈妈带着刚会走路的孩子在玩耍,这一幕落在南宫成燕的眼中又多了分伤感。

    两人刚想转身往回走,一直被南宫成燕捏在掌心中的机子忽然有了动静,清脆的铃声落进两人的耳中,彼此对视了眼,瞬间低头看着掌心中闪烁的号码。

    这是个陌生的号码,夏琳君不熟悉很正常,南宫成燕却也没有半点的印象。

    双眼紧紧地盯在上面,捏着机子的手指却是下意识地紧了紧,呼吸变得缓慢,心脏跳动的声音回荡在胸腔里异常的清晰。

    “哪位?”按下接听键,双眼看着夏琳君,似乎是想要从她这里得到某些力量,南宫成燕紧着呼吸问着对面的人。

    “是我!”霍靖庭轻雅的声音穿过电波落进南宫成燕的耳中,裹着几分轻懒跟随意,“你到南江苑八栋来,孩子在这里!”

    “哪里?”南宫成燕不确定地再次发问,眼中满是震惊,转身看向小区东门的方向,试探地开口,“是在南宫别墅对面的小区里?”

    “没错!”霍靖庭对于她的惊愕倒是不能理解,昨天已经很明确地告诉过她他的安排,“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了?”

    “是,说过了!”磨着牙的女人呵笑了声,满是嘲讽地开口,“你考虑地可真是周到!”

    “你现在过来吧!”侧身回到客厅,霍靖庭慵懒地坐进沙发,淡漠地吩咐着对面的女人,“他已经哭了大半个小时了,大概肚子饿了!”

    听着男人稀松平常的声音,南宫成燕猜测这大概是他早已习惯了孩子的闹腾,神经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

    闭了闭眼睑,压着眼底冒上来的火星,忍着火气跟对面的男人轻声说道,“我马上就来!”

    “怎么?”看着挂断电话的女人,夏琳君隐约从她的对话中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侧身看向东门的方向,不确定地问道,“他真把孩子送到这边来了?”

    嗯了声,南宫成燕蹙着眉快步往回走,声音里掩藏不住的急切还有埋怨,“这孩子都哭了大半个小时了,现在才打电话给我,你说怎么会有种冷血的父亲?还非要把孩子攥在手心里!”

    “你现在是打算到那边去?”随着她快速移动的脚步往回赶,夏琳君压着声音问道。

    “我还能怎么办?”侧身看了眼夏琳君,南宫成燕蹙着眉,眼底满是烦躁。

    “这位置也太近了!”夏琳君倒是不反对她去照顾孩子,只是两个小区相距这么近,她总觉得会出事情。

    “这个自私的男人这么安排了,我能有什么办法?”紧着牙,南宫成燕恨声出口,眼底是掩藏不住地恼意。

    “你先别回家了!”拉着急速前进的女人,夏琳君侧身看了眼东门的方向,“你现在就过去喂饱那孩子再回来吧!”

    “我想带着丫头一起过去!”顺着女人的方向看去,南宫成燕跟夏琳君说道,低垂的眼睑眨动了下,跟她解释着,“我想在那边陪陪那孩子!”

    看着南宫成燕伤感的眼,夏琳君抿着嘴角沉默了会,“你考虑清楚,这相处的时间越长,感情越深,我怕你到时候更无法割舍!”

    对着夏琳君凄凉地笑了笑,南宫成燕叹息了声,“在他再次贴近我的胸口时,我早已没办法割舍了!”

    “既然这样,那快走吧!”搁在南宫成燕脸上的视线被移开,夏琳君不忍心看着她疼痛而无助的样子,拉着她的胳膊快步往南宫别墅走去。

    “出去带着个孩子多不方便!”看着南宫成燕将孩子挂在身前,提着个小包,谢芝琳不是很赞同地摇了摇头,“孩子这样也不舒服啊!”

    “没事,习惯就好了,她不可能永远呆在家里,总要跟我这个妈到处去晃晃的!”抬着胳膊抱着身前的孩子,压下身在她细嫩的小脸上亲了口,南宫成燕跟谢芝琳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看把你给能的!”摇了摇头,谢芝琳轻笑了下,倒也没有继续唠叨,侧身看向旁边的夏琳君,叮嘱着,“你帮我盯着点,我还是对她不放心!”

    “妈,放心吧!”点了下头,看着已经转身往外走的身影,夏琳君知道她急切的心里,也就没有再说下去,对着谢芝琳挥了挥手,”我们走了!个把小时就回来,别担心!”

    看着两个快速移动的身影,站在台阶上的女人失笑地摇头,嘴里禁不住地嘀咕,“这是哪里搞促销吗?这么着急!”

    到达霍靖庭所说的位置,看着眼底奢华的别墅,夏琳君撇了下嘴角,这有钱就是好办事,昨晚决定的事情,不到半天就搞定了!

    “帮我照顾下!”把怀里的孩子交到夏琳君的手里,南宫成燕绕过面前的男人快步往楼上跑去,循着声音看到了床上的孩子。

    看着他红肿的眼眶,南宫成燕只觉得满心的无奈,将他轻拥在怀里,解开身前的扣子贴近他小嘴。

    看着瞬间消失在转角的身影,夏琳君怀抱着孩子竖着耳朵听着上面微弱的哭声,不过几十秒而已,那扯着心魂的声音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霍总!”看着依然站在客厅里的男人,夏琳君轻声打着招呼,抱着怀里的孩子侧身坐进了旁边的沙发。

    嗯了声,男人淡漠的双眼扫过女人怀里的孩子,并没有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上面,提着双脚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

    或许是跟顾展铭相处久了,习惯了这种时刻释放出强大气场的男人,坐在霍靖庭的对面,夏琳君倒没有觉得有丝毫的尴尬跟局促。

    两个陌生男女相对而坐,彼此都不说话,唯有静寂的空气卷着明亮的光影在房间内打着转。

    “霍总!”逗弄了会怀里的孩子,夏琳君抬起头看着对面正刷着手机的男人,抿着嘴角试探地开口,“这个孩子真的不能留给燕子吗?”

    “顾太太!”放下手里的机子,霍靖庭抬着他那双天蓝色的眸子看向对面的女人,声音凉薄毫无温度,“人要知足才能快乐,这段时光算是上帝额外补偿给她的,要适可而止!”

    看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轻叹了声,道理她何尝不懂,只是看着成燕这样,总想着事情能有转机。

    或许真如他所说的,的确是贪心了。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客厅里再次恢复了之前的静寂。

    南宫成燕抱着孩子从楼上下来,看着客厅里相对无言的两人,视线落在夏琳君的身上,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这是没睡呢?”起身走到南宫成燕的身边,看着她怀里依旧睁着双眼的孩子,夏琳君柔声开口,“这双眼睛可真是漂亮!”

    “长大了一定是个迷人的小伙!”双眼温柔地注视着臂弯里安静的孩子,南宫成燕跟夏琳君非常傲娇地说道,“这双眼睛能勾人心魄!”

    夏琳君抬着眼帘看着面前一脸慈爱的女人,双眼不着痕迹地扫过沙发上的男人,见他依旧低垂着头看着掌心中的机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也没听到南宫成燕刚才那些吹捧的话。

    “霍总,打算什么时候回法国?”坐进沙发,手指轻揉着孩子的小手,南宫成燕问着对面的男人。

    “后天!”抬着眉峰看着对面的女人,视线在她怀里的孩子身上扫过,霍靖庭淡漠出声。

    “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能偶而带着孩子住在这里吗?”垂下双眼看着怀里微微眯上双眼的孩子,南宫成燕压着声音问着对面的男人。

    落在她身上的眸子缩了下,似乎在评估着她话里的意思,霍靖庭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的问题。

    “你不必多虑,我只是想在这段有限的时间里多陪陪他而已!”抿着嘴角弯了下,露出一抹酸涩的笑,手指轻抚着孩子的胎发,南宫成燕对着他低声解释。

    看着女人嘴角那抹苦涩的弧度,霍靖庭蹙了下眉头,同意了她的要求,“可以!”

    “谢谢!”对着男人弯了下嘴角,眉眼之间皆是心满意足的笑,南宫成燕对着他真诚地道谢。

    “不客气,你只要照顾好我的孩子就行!”重新垂下头,霍靖庭低声回应着。

    撇了下嘴角,南宫成燕懒的搭理他,继续跟身边的女人低声嘀咕着,只见她看看怀里的这个孩子,又去亲亲夏琳君怀里的那个孩子,在两个孩子之间来回转悠,忙得不亦乐乎。

    “霍靖庭,这个孩子的婚姻能不能让他自己做主!”温柔的目光在两个孩子之间扫过,南宫成燕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对面的男人身上,跟他提着她的要求。

    霍靖庭蹙着眉看着一再打断他思路的女人,双眼扫过她怀里才个把月的孩子,忍着一丝怒意沉声开口,“南宫小姐,你未免想的过早了点吧?”

    “你的婚姻不是就不能自己做主的吗?这个怎么会早呢?”迎着霍靖庭含着怒意的视线,南宫成燕非常不怕死地说道,“我不希望这个孩子的婚姻跟你一样,完全为家族服务,没有自主权!”

    “谁跟你说,我的婚姻是为家族服务的?”压着怒气,霍靖庭看着眼底这个一而再再而三找死的女人,低声反问道。

    看着男人的目光有瞬间的错愕,南宫成燕回身看着身边的女人,对着她挑了下眉,在夏琳君没反应过来之前,只见她对着霍靖庭竖了个大拇指。

    看着对面完全被她搞糊涂的男人,夏琳君侧身看着已经低下头继续逗弄孩子的女人,心底万分同情霍靖庭。

    若不是她知道其中的某些事情,她其实也不会明白南宫成燕这个拇指的意思。

    隐着笑意,夏琳君只得垂下头看着怀里的小宝贝,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否则她真怕对面的男人会直接把她们两人杀了!

    暗沉的目光看着眼底两个并肩而坐的女人,视线在她们的脸上一一滑过,眉头紧蹙着。

    他实在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就如现在无法了解对方的意思,这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两人在南江苑里逗留了个把小时才离开,回身看着身后的别墅,南宫成燕的嘴角抿着一抹满足的笑。

    “还是得想个合适的理由,否则这时间长了,会引起人怀疑的!”夏琳君伸着手整理了下她身前孩子的包被,低声提醒着。

    “的确是件麻烦事情!”点着头,南宫成燕也是同意夏琳君的意思,只是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

    两人散着步慢慢地往回走,为了不引起谢芝琳的怀疑,特地在小区门口的水果店里挑了几样水果带回去。

    帝云大厦里,唐屹弘看着推门进来的女人,嘴角弯了下,起身离开旋转椅走到夏琳昔的面前,从她的手里接过文件夹随手放在了办公桌上,伸着长臂就把人给拥进怀里。

    “上班时间呢!”拍着男人的肩膀,夏琳昔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抿着红唇开口提醒着,“快看一下,这两份文件比较着急,下面等着的,要是没问题,你签下字我这边就发下去了!”

    “想我没?”压着怀里的女人,唐屹弘并没有松开紧着她身上的双臂,唇舌贴着她的颈子游走着,低哑地问着他臂弯里的女人。

    “想!”轻笑着躲避着他的轻啄,夏琳昔诚实地回答着男人的问题。

    “我也想你!”叹息了声,唐屹弘抬着手顺着她的发丝无奈地说道。

    “唐萌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吗?”对于在香泉湖发生的事情,夏琳昔是知道的,不过她并不同情那样一个女人,只是心疼她的父母跟唐屹弘而已。

    “还要几天!”想到早上顾展铭的决定,唐屹弘蹙着眉摇了摇头,“这段时间或许都不会太安宁了!”

    “这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满是困惑的双眼看着面前一脸愁容的男人,夏琳昔随着他坐进旋转椅关心地问道。

    “唐萌将在一个月内嫁入李家!”长指揉捏着夏琳昔柔软的小手,唐屹弘低声跟她说道着接下来的安排,“这段时间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

    “这么匆忙?”这个决定倒是真的出乎了夏琳昔的预料,只见她拧着眉看着唐屹弘,“唐萌也同意?”

    “这已经不是她能决定的事情了!”摇了摇头,唐屹弘靠坐在椅子上,压着长眉无奈地开口。

    看着唐屹弘无奈却又痛惜的双眼,夏琳昔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安静地窝在他的怀里陪着他。

    揽着怀里的女人,探出长臂拿过放在边上的文件,唐屹弘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后签下了名字。

    “结婚总归是喜事,你也别想太多!”从男人的怀里退出,夏琳昔拿着文件开解着满脸沉重的男人。

    “我知道,你去忙吧!”对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女孩点了下头,唐屹弘轻笑着说道。

    嗯了声,夏琳昔拿着文件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男人嘴角的浅笑慢慢地淡去,留在眼角眉梢的只是一层冰霜。

    脚跟轻转看着眼底笼在光影里的城市,唐屹弘的眼底滑过早上他找唐萌谈话的画面。

    “哥,你能不能帮我去跟展铭哥说说,让他不要对我这么残忍!”看着推门进来的男人,唐萌起身快步迎了上去,神色憔悴满脸急切地抓着他的胳膊祈求着。

    “唐萌,你坐下,我有些问题问你!”攥着她的手腕将人带回沙发,唐屹弘按着她重新坐下。

    “哥,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是比我的幸福还重要的?”抬着急切地双眼看着伫立在眼前的男人,唐萌紧握着拳头沉声质问着。

    满是失望的双眼看着眼底的女人,唐屹弘沉声问着压在他心里的疑问,“唐萌,当初你算计嫂子滚下楼梯,夏琳昔是不是也在你的算计之内,她被人推下来是不是也是算计的一部分?”

    “哥,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唐萌烦躁地打断了唐屹弘的话,满眼愤怒地看着他,失声尖叫着,“这所有的事情都跟我没有关系,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信呢?”

    看着依然在矢口否认的女人,唐屹弘压在心头的失望更深了几分,“唐萌,我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你们都不要我算了!”听着唐屹弘无情的话,唐萌直接站起身对着他吼道,“你们一个个不管我的死活,硬要把我嫁进李家,难道就是认我了吗?你们早就不想要我了,我难道不知道吗?”

    “李家,当初是你自己看中的!”看着面前已完全没有理智可言的女人,唐屹弘沉声提醒着,“何况你嫁入李家,只要你安安分分地过日子,在家相夫教子,这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差!”

    “不会差?”扯着唇角满脸嘲讽地看着唐屹弘,唐萌轻声质问着,“哥,想我唐家千金小姐最后只得到个不会差的婚姻跟生活,你觉得我该感恩戴德吗?”

    “唐萌,如果你继续这样的心态,这种不会差的婚姻或许最后都会失去!”搁在唐萌脸上的目光有些失望跟沉痛。

    他一直以为的进退有度,知书达理的女孩早已不知去向!

    留给唐家的只是一个躯壳而已,而她的灵魂早已变了模样。

    敲门声拉回了唐屹弘远走的思绪,见他转过身重新坐回办公桌后面,抬着眼帘看向门口的方向,沉声开口,“进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