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三章 展铭哥,你这样会逼死我的!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顿各怀心事的早餐后,顾展铭随着唐家所有人坐在了客厅里,晦涩的双眼扫过面前的几人,一时倒是没有开口。

    静寂的空气中慢慢地衍生出些许焦躁,郑闻怡看了眼淡漠着脸靠坐在沙发上的唐屹弘,目光滑过脸上隐着笑意的唐萌,双眼里的忧虑浓了几分。

    挪了下身后的靠垫,拧着眉轻声问着对面沉默不语的男人,“展铭,你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看着眼底满身疲惫的女人,男人低垂下视线静默了会,十指交叉在腹前,拇指相互轻点着,薄唇轻扯,冰冷无温的声音缓缓地从他的唇舌间流出,落在静寂的空气中,溅起一朵朵带血的花盛开在现场每个人的心里。

    “唐萌,温泉山庄你联合汪楚妍算计夏琳君,想让她身败名裂,却被汪楚妍狠狠地在背后捅了一刀,最后你自己失身于莫源生!”男人的视线依旧搁在他面前的茶杯上,声音平缓毫无起伏,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情,“而我却站在你的身边,冷眼看着被你冤枉的夏琳君承受着众人的怀疑,你心里一定高兴坏了吧?”

    只是只有唐屹弘知道,他越是平静,积压在心底的怒火或许已是成千上万吨,一旦喷发根本无人能招架。

    “你生日宴那次,你买通甘月欣想推夏琳君滚下楼梯,要她一尸两命,对吧!”本是低垂的双眼此时缓慢地抬了起来,幽冷的双眼紧紧地攥着眼底摇头矢口否认的女人,薄唇扯动轻嘲出声,“而我却只看到了你的断臂,没看到被你算计受伤更为严重的夏琳君,你心里一定很得意吧?”

    “展铭哥,这些都不是真的,我怎么可能会去算计嫂子?”惊颤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唐萌心底的恐慌随着顾展铭的缓缓讲述越来越重,在他话音落地,积压在她心底的恐惧也已经抵达到了最高点。

    她不得不出声否认!

    “唐萌,你真的以为甘月欣死了,汪楚妍远度重洋,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冰冷的目光压在唐萌慌乱的双眼上,顾展铭扯着薄唇嘲讽开口。

    “展铭哥,是不是因为我给你下药的事情,嫂子嫉恨我,她在你面前乱说了什么?”挂着泪水的小脸无助地看着一身清寒的男人,十指在身前胡乱比划着,唐萌努力地跟顾展铭解释那些事情,是真的跟她无关!

    沉冷的双眼就那么直直地定在唐萌的脸上,看着她死不悔改的模样,他早已失了跟她说话的兴致。

    “唐萌!”靠坐在沙发上震愣了良久的唐甸龙,微眯的双眼里溢满痛苦,对着她心寒地发问,“你告诉我,展铭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这接二连三的事情是不是你算计的?”

    “爸,你怎么能怀疑我?”迎上他失望的目光,唐萌弯着染满泪水的唇角露出一个悲凉的笑容,“你们怎么能凭借别人的一面之词就定我的罪?”

    “唐萌,展铭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他既然敢这么说,就说明他手里已经有了证据!”染满疼痛的双眼此时血丝密布,唐甸龙满是失望地低叹出声,“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爸,你真的要相信我,这些事情真的不是我算计的,难道你们忘记了吗?”唐萌慌乱地走到唐甸龙身边,双腿下压直接跪在他的面前,双手紧紧地攥着他的手臂,泣声开口,“这些事情里面,我才是受害者啊?”

    “唐萌,今天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你所有的算计我都已经知道!”听着唐萌的辩解,顾展铭根本毫无兴趣,平静的双眼搁在她颤抖的背影上,凉声出口,“关于你的说辞,你的委屈,你的痛苦就不必开口哭喊!”

    “展铭哥!”回身看着眼底毫无情绪波动的男人,唐萌跪在地上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却在他寒冷迫人的视线里停了动作,轻仰着下巴对着他信誓旦旦地说道,“你相信我,这些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压下眼帘隐去了多余的情绪,顾展铭抬着他毫无波澜的双眼看向沉浸在痛苦中的其余三人,薄唇轻启凉薄出声,“姨夫!闻姨!屹弘!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如有得罪的地方,敬请包含!只是琳君受了太多的委屈,我不得不出面为她讨要几分回去!”

    “你说!”唐甸龙侧身看了眼身边满脸痛苦的女人,视线滑过沉默不语的唐屹弘,满是伤痛的双眼重新回到顾展铭的身上,对着他点了点头。

    “其一,唐萌在一个月内必须嫁进李家!”修长的身躯从沙发上站起来,双脚移动在客厅里踱着步子,低声说着他的安排,“其二,帝云与李家的所有合作项目,在唐萌嫁入李家之日起全面停止合作!”

    “展铭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听到男人的这两个安排,本是跪坐在地上的唐萌直接站起了身,冲到顾展铭的面前失声痛哭着,“你这样会逼死我的!”

    顾展铭淡漠的视线越过面前满脸痛苦的女人,落在对面的三人身上,“姨夫,你觉得呢?”

    唐甸龙本是挺直的腰身微微下压,低垂着头看着眼底弥漫着香气的茶水,搁在腿上的手指紧了又紧,静寂的空气中见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同意了顾展铭的安排。

    “老唐!”郑闻怡抬着眼帘看着唐甸龙,沉痛地开口想要阻止,却被唐屹弘压住了手臂,对着她摇了摇头。

    惊颤的目光看着唐屹弘,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对唐萌疼爱有加的人,却没有想要去帮帮她。

    嗯了声,顾展铭点了下头,从三人身上撤回视线,低垂眼帘看着面前一脸不可置信的女人,继续清寒出声,“唐萌,从今往后,顾家的大门永远不许你踏入一步,我顾展铭不再承认有你这样的妹妹,帝云大厦是你永远不能踏足的禁地,你听明白了吗?”

    “不!”对着顾展铭猛烈地摇着头,唐萌在她深寒的视线里后退了两步撞在了身后的茶几上,惊颤的身体直接坐在了上面,颤抖的瞳孔里是她此刻的不可置信,跟无以复加的恐惧。

    男人无温的视线扫过呆坐在茶几上的女人,看着同样不可置信满脸痛苦的郑闻怡,禁不住叹息了声,”闻姨,别怪我!这是唐萌该付出的代价!”

    “展铭,唐萌所做的事情大错特错,死一万次也偿还不了她做下的孽!”回视着顾展铭看过的目光,郑闻怡轻声祈求,“可是,展铭,你能不能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要直接把她推进火坑,这样会害了她一辈子的!”

    “闻姨,抱歉!”对着郑闻怡摇了摇头,顾展铭垂下视线拒绝了她的要求,“该说的,我已经全部说完,琳君还在家里等我,我就先回去了!”

    重新抬起头,复杂难辨的视线扫过面前的几人,顾展铭转身跨步往外走去。

    看着快步离开的身影,呆坐在茶几上的女人猛然站起身往他的方向跑去,对着他的背影撕声痛哭,“展铭哥,你不能这么对我,我真的爱你啊!”

    看着往外飞奔而去的身影,唐屹弘快步跟了上去,在唐萌伸着手臂想要抓住顾展铭的衣服时,长指一伸扣住她的手腕将人给扯了回来,按在了身边。

    “哥,你帮帮我!”看着身边的唐屹弘,唐萌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般,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慌乱无神的视线看向已经打开车门的男人,急切地祈求着,“我真的不能失去他!他怎么这么狠心让我嫁给那样的男人呢?”

    “唐萌!”紧紧地攥着唐萌的手腕,唐屹弘出声警告,“你若还不知足,你确信你真的能承受地住来自展铭的怒火吗?”

    “哥,他不能因为别人毫无证据的指控就这么对我,这样对我不公平!”耳边是汽车发动的声音,唐萌回身看了眼,见布加迪已经缓慢地往后退去,渐渐地往大门驶去。

    “唐萌,安心地嫁人吧!唐家会保证你一辈子衣食无忧!”攥着唐萌的手腕往回走,唐屹弘压着盘旋在胸口的怒气,低声劝解。

    “哥,你听到展铭哥刚才的话了吗?”被迫往前走的女人,不时地回头看着远离的车影,唐萌质问着面前的高大身影,“我还能有什么活路?”

    摇了摇头,唐屹弘不再开口,攥着她重新走进客厅,坚实的手臂一扬直接将人扔进了沙发。

    被甩晕的女人重新从沙发上站起身,双脚移动快速地往外走去,嘴里不住点念叨着,“我一定要找展铭哥说清楚,这些事情根本跟我无关,他不能乱给我扣上罪名!”

    “唐萌,你要是敢迈出大门一步,唐家你以后就别回来了!”看着眼底的闹剧,唐甸龙闭着双眼沉声警告,声音低迷毫无生气。

    “爸!”惊愕的双眼注视着靠坐在沙发上满身疲惫的男人,唐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你现在都不想要我了吗?”

    “唐萌,要跟不要取决于你自己!”重新张开干涩的双眼,唐甸龙看着眼底他捧在手心里娇宠着长大的女儿,心口早已疼地麻木。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不是你们亲生的,是吗?”满是泪水的双眼在两人身上回来地扫过,唐萌失望地摇了摇头,轻声质问,“我如果是你们亲生的,你们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弃呢?”

    女人的话音落下,站在她身边的唐屹弘直接抬手在她的脸上狠狠地甩了一个巴掌,直接把唐萌打进了沙发里。

    “唐萌,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紧紧攥起刚才那只甩出去的手,唐屹弘看着趴俯在沙发上的女人,低声质问,“你说的这些话,不是在往他们两人的心窝里戳吗?”

    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女人,手指紧紧地攥着掌心下的沙发垫子,麻木的脸颊上渐渐地有了火辣辣的刺痛感,眼底更是金星闪烁。

    “屹弘,你在干什么?”看着趴在沙发上半天没有动静的唐萌,回过神的郑闻怡快步走过了去过,伸着轻颤的双手将人慢慢地扶起来,看着她脸上明显的巴掌印,女人的心里满是心酸跟疼痛。

    “妈!”看着身边的女人,唐萌伸着双臂紧紧地搂着她,整个身体窝进她的怀里痛哭出声,“展铭哥,真的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唐萌,你听话!”拿着纸巾压掉她脸上的水渍,郑闻怡柔声说道,“你别再让我们担心了,好不好?”

    “闻怡,你带她先上楼吧!”唐甸龙看着两人低声吩咐着,“我跟屹弘商量下跟李家的婚事,看看他那边怎么安排的!”

    “爸!”唐甸龙的话落进唐萌的耳中,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闹,却被他怒瞪的双眼直接压了回去。

    “跟你妈上去!”看着早已没有理智的唐萌,唐甸龙寡冷着脸沉声开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唐萌乖,跟妈上去!“拉着唐萌的手,郑闻怡连拖带攥的将人往楼上拉去,“跟妈说说话,好不好?我们母女两人似乎已经好久没在一起说话了!”

    在唐甸龙强大的威压下,唐萌不得不跟着郑闻怡上了楼,紧抿的嘴角里却是她满腔的怨气。

    “坐!”恢复平静的客厅里,唐甸龙对着唐屹弘说道,示意他坐下,视线在他紧锁的眉心上划过,低声询问,“看你刚才满身的怒气,是不是唐萌还做了别的事情惹怒你了?“

    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叹了口气,身子前倾,手肘撑在双腿上,微压着腰,嘴角张合跟唐甸龙说道,“当初年会我睡了夏琳昔的事情,也是出自她的手笔!”

    “什么?”唐屹弘的话就这么几句,落在唐甸龙的耳中却是沉如山石,“她到底还做了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爸,唐萌早已不是我们认为的样子了!”沉压的眉心里满是失望跟疼痛,唐屹弘轻声低语着,“展铭的安排虽然不近人情,却是最好的安排!他已经看在两家的情分上网开一面了!”

    看着低垂着头的男人,唐甸龙沉默了良久,终是无奈地叹息了声。

    “行吧!既然李家仍然愿意娶唐萌,那么就安排他们的婚礼吧!”微弯的腰身靠在沙发上,唐甸龙满身疲惫地说道,“婚礼所有的流程你找婚庆公司来策划吧!我看你妈是没这个心思来安排了!”

    “行,这些都是简单的事情!”点了点头,唐屹弘对他说道,“我会处理妥当的!”

    嗯了声,唐甸龙闭上双眼靠在沙发上,眉间的皱痕依旧紧紧地蹙起没有舒展开。

    唐萌的婚事本是唐家二老最是在意的事情,现在却是让两人最为痛苦的,整个唐家因为唐萌的事情笼上了一层浓厚的阴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散掉。

    顾展铭回到香泉湖,客厅里依旧没有夏琳君的身影,低垂的眸子里滑过清早的那场情事,男人提着双脚迈上了台阶。

    卧室里,犹如他离开时一样,晕黄的光影里女人缩在丝被中深眠着,清浅均匀的呼吸上在静寂的空气中流转。

    压着声音走到床沿,顾展铭提了下裤脚坐了下去,长臂探出撑在她的身侧,敛着细碎光影的目光游移在她精致的眉眼上。

    温热的手指拨开她鬓角的发丝,指腹轻揉着她小巧的耳垂,眼底那点嫣红愈发的艳丽,男人唇角的弧度跟着弯了下。

    睡梦中的女人抬着手本能地拍开扰她清梦的罪魁祸首,却直接打在了男人下压的脸上。

    啪的一声在着寂静的空间里异常的响亮。

    看着已经被惊醒的女人,顾展铭轻眨了下眼睑若无其事地重新直起身,掀着唇瓣低声开口,“醒了?肚子饿了没有?”

    看了眼依旧举在半空中的手掌,上面依稀还有些疼痛,夏琳君咬着嘴角小心翼翼地看着身边淡漠的男人,视线在他微红的脸上滑过,心里有些懊恼,却也是转瞬即逝。

    谁让他装神弄鬼的,活该被打!

    “饿了!”点了下头,夏琳君对着背对着她的男人说道。

    “那起来吧!”回身瞥了眼薄被中的小脸,顾展铭起身走到衣柜前翻着她的衣服,从中挑选了套出来搁在床上。

    压着被子坐起身,女人的目光搁在依旧站在床边的男人身上,拧着眉轻声催促,“你能走开吗?我要穿衣服!”

    “不能!”男人非常不要脸的拒绝了女人的要求,提着双脚重新走了回来并在她的身边坐下,双眼灼灼地看着扭捏中的女人,提着眼尾低哑出声,“要么我帮你穿,要么让我看着你穿,你选吧!”

    搁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夏琳君忽然觉得掌心中又有些发痒,此刻的她很想再抬起手往他的脸上甩一巴掌。

    看着男人的眉眼忽然莞尔一笑,对着顾展铭挑了下细眉,夏琳君松开了压在身前的薄被,压着声掐着调对着顾展铭说道,“那就麻烦你了,请帮我穿上衣服吧!”

    女人的忽然松手,她身前艳丽的风光瞬间落进男人漆黑的眸子里,晦涩深邃的眸子瞥过女人轻讽的双眼,顾展铭扯着嘴角笑了下。

    在她渐渐变色的双眼里,男人抬着手指轻抚着她身前的丰满,温热的指腹在上面轻轻地打转着。

    “走开!”逐渐燥热的空气中,夏琳君抬着手直接挥开了男人胡乱作乱的手,盈满怒火的双眼狠狠地瞪着面前的人,低哑地呵斥着,“你都不怕精尽而亡吗?”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话音落下,男人直接压下身将近乎赤裸的女人拢在身下,健硕地身体覆盖在她柔软之上,密不透风,且严丝合缝。

    “你?!”惊诧的目光看着头顶压下来的阴影,夏琳君涨红着脸开口拒绝,“顾展铭,你不能!”

    “不能什么?”裹着火热气息的薄唇沿着她细腻的肌肤游移着,顾展铭紧着身下如水的身体轻轻磨蹭了下,“告诉我,不能什么?”

    “你早上刚强迫我一次,现在又想再来一次吗?”摊开身体躺在他的身下,夏琳君抬着她那双无神的双眼看着头顶的水晶灯,低声质问。

    女人低落的声音落进男人的耳中,撑着手肘抬起已布满星火的双眼看着身下的女人,长指轻揉着她的薄肩,低声叹息,“我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的,没想到在你眼里却是强迫!”

    侧过头看着厚重的落地窗帘,夏琳君没有回应他近乎耳语的低喃。

    “早上,我到唐家了!”抬着手指解开身上的扣子,男人压下身贴合上女人的身体,薄唇抵在她的耳边近乎讨好地开口说道,“想不想知道我怎么处理的?嗯?”

    男人火热的胸膛包裹住女人的身体,令她禁不住颤抖了下,抿着嘴角重新转回视线对上他暗沉而浓稠的双眼。

    薄唇贴合上她紧闭的唇瓣,男人轻声诱哄着,“想不想知道?”

    “不想!”鼻息之间全是男人火热的气息,女人微扬着头往后避开。

    “真不乖!”身体往上挪了下,手指游移在她的唇瓣上,顾展铭低哑着声音无奈地说道,“虽然你不想知道,我还是要告诉你的!”

    薄唇再次抵在女人的耳蜗上,男人缓缓地跟她说着这一早上他在唐家所发生的事情。

    静静地听完男人的话,夏琳君侧过头看着眼底放大的英俊脸庞,轻咬着唇瓣低声问道,“你真舍得?”

    回视着女人怀疑的目光,顾展铭沉默了会摇了摇头,“不舍得!”

    在她慢慢低落下去的情绪中,男人紧着她的腰身继续开口,“毕竟她的身上倾注了我太多的感情,说舍得那是骗人的,而我不想骗你!”

    “你可以取消你的决定!”压下长睫,遮住满目的哀伤,夏琳君紧着呼吸轻声开口。

    抵着她的眉心,顾展铭轻啄了下她紧闭的唇瓣,叹息了声继续跟她说道,“我只是舍不得曾经倾注在她身上的那份感情,并非舍不得她这个人,何况她早已面目全非,并不是我心里的那个人了!”

    “我怕你会后悔!”女人的双眼依旧紧闭着,流转在心口的疼痛在他的解释中消散了几分。

    “我早已后悔了!”深刻的五官埋进女人柔软的发丝中,顾展铭低声跟她诉说着衷肠,“我若早点把这份关注收回,或许她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你也不会受到那么多的伤害!”

    轻颤的眼帘重新掀开,夏琳君抬着眼帘注视着头顶豪华奢靡的水晶灯。

    “宝贝,相信我!”贴着她细腻的脸颊,男人轻轻磨蹭着,裹着万分柔情的火热气息喷洒在她敏感的肌肤上,钻进她的血管奔腾进她伤痕累累的心脏,“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包括我自己!”

    “你已经伤害我了!”隐着淡淡水光的眸子瞪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委屈地对他控诉着,“你怎么能在伤害了我之后,转身再去吻别的女人,在我的心口捅进把刀子呢?”

    “是,我的错!”薄唇贴着女人的眼角轻轻地吸吮着她滑下的泪水,男人低哑着声对她诚恳的道歉,“当时我的心太疼了,只想找个宣泄的出口,你别再生我的气!”

    搁在男人身上的手轻握成拳狠狠地砸在他的背脊上,女人深埋在他颈窝的双眼止不住地流下眼泪,“你太坏了,总在欺负我!”

    “以后换你来欺负我,好不好!”抵在她眉心的额头跟她轻轻碰了碰,顾展铭万分宠溺地提议道,“我保证跟你一样安静乖巧,任你欺负!”

    对着男人瞪了眼,夏琳君移开视线不想搭理他。

    “宝贝,要我!”轻挪了下身体,让身下的人儿充分感受到他对她的渴望,顾展铭压下身对着怀里的女人柔声开口。

    嘴角抽了下,夏琳君挑着轻讽的眉眼看着身上开始不安分的男人,“你不是说不欺负我了吗?”

    嗯了声,男人顷刻间转了个身,将臂弯里的女人翻身压在胸口,挑着眉回视着她惊愕的双眼,“你欺负我吧!我愿意被你蹂躏!”

    看着眼底愈发不要脸的男人,夏琳君怀疑自己的脾气太好的了,才会让他得寸进尺。

    女人的眼底滑过一抹狡黠的笑,在男人火热的注视下,慢慢地压下身顺着他的意,凭着记忆中男人曾无数次流连在她身上的样子吻着身下坚实的肌理。

    掌心下的肌肤越来越烫,男人紧绷的身体显示他压抑的欲望,夏琳君忍着羞涩**着身下的身体。

    在他承受不住,探出长臂抚上她已然粉红的身体时,猛然掀开被子跳下了床铺,对着床上震愣住的男人吐了吐舌头,转身快速地钻进了浴室,并落了锁。

    被独自留在床上的男人,睁着错愕的双眼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耳边是从浴室里传来的隐约水流声以及轻快的歌声。

    抬着手指揉着额头,下垂的视线扫过紧绷的身体,顾展铭无奈地摇了摇头,踢掉搭在双腿上的薄被下了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