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本是压在南宫成燕脸上的目光撤离,霍靖庭转身看向窗外,笼在夜色里的衢城伴着闪烁的霓虹,更加的绚丽多姿。

    “南宫成燕,人心不足蛇吞象!”男人深冷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冰川裹挟着风雪抽打在女人的脸上。

    看着眼底一身冰雪毫无温度的男人,南宫成燕闭了闭双眼,压下满目的酸涩轻声呢喃,“孩子,他需要我!”

    “是,孩子需要你!”点了点头,关于这一点,霍靖庭并没有否认,“又不,你认为你有第二次见到他的机会吗?”

    女人的眉目微微拧起,紧在身侧的手指抵在掌心中,盘旋在胸口的浊气被一点点地吐出。

    双脚移动,顶着男人满身阴翳的气息,南宫成燕逐步靠近他,梗直不动的双眼显示她此刻的惊惧。

    本是沉铸不动的身体,在她逐渐靠近的气息中转过身,犹如浩瀚汪洋的眸子淡淡地打在女人的身上,眸底滑过一丝疑惑。

    来自于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场,令南宫成燕的脑海猛然窜进顾展铭的身影,那家伙阴冷起来犹如移动的冰柜,而面前这个则是一座冰山。

    微微颤动的眸光紧紧地定在男人的眉眼上,不敢移动分毫,她怕稍一移动,集聚在胸口的勇气就悉数散去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霍靖庭,我不是开玩笑!”挺直着腰身站在男人的视线里,南宫成燕仰着她纤细的脖子看进他深蓝色的眸子里,声线紧绷,语速飞快,红唇阖动说着她给出的两个方案,“要么给我孩子,要么你娶我!二选一!”

    声音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落在女人脸上的眸子划过一丝笑意,大概霍靖庭也没想到眼底明明惧怕地要命的女人,却依旧不怕死地说出这样的话。

    他大概是被她愚蠢的勇气刺激到了笑的神经!

    定在男人身上的目光依旧没有移动分毫,他眼中划过的那丝清浅的笑意太过于浅淡,她根本没有捕捉到。

    “南宫成燕,我会在南宫别墅附近安排一座宅子方便你喂养孩子!”重新收回目光,霍靖庭沉默良久后低声跟她说着安排,“直至孩子断奶为止!这期间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心态,别忘记当初的交易!”

    “听说,你跟你的未婚妻并没有多深的感情,婚姻于你应该只是摆设而已!”南宫成燕拧着眉看着棱角分明的侧脸,压制着流窜在血液里的惊惧缓缓地述说着,“同样是女人,娶我有何不同?”

    “就一个躯壳而言,的确没有不同!”重新把目光放在南宫成燕身上,暗沉的双眼敛进她此刻倔强的模样,男人的心底倒是有几丝感触,孩子这倔强的性格大概是遗传至她的。

    “附加值?”蹙着眉心上下打量着眼底的男人,南宫成燕的眼底划过几许了然,心底有些失望,对着他点了点头,“倒是没想到!”

    女人的话只说了一半,搁在她脸上的目光却在瞬间灌进一座冰川,溢出瞳孔的眸光寒冷至极,霍靖庭怒极反笑地开口追问,“倒是没想到什么?”

    男人身上急剧变化的恶劣气息,让南宫成燕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却被他紧攥着纤细的胳膊拉了回去。

    黑白分明的眸子落进男人犹如冰魄的双眼,立刻被扯进汹涌翻腾的蓝色巨浪中,咽喉仿佛被扼住,空气瞬间稀薄,惊恐再次涌进南宫成燕的双眼。

    对着他艰难地摇了摇头,南宫成燕轻颤的唇瓣磕碰出不稳的声线,“没想什么!”

    男人的眼帘一缩,眸底冷光闪烁,攥着她手腕的长指松开,霍靖庭低声警告,“南宫小姐,小心祸从口出!”

    再次退开的身体依在墙壁上,手指轻抚着被他捏过的地方。

    南宫成燕知道凭着刚才这男人施加在上面的那股蛮力,本就白皙的皮肤肯定会留下淤青。

    怒视着眼底傲慢无礼的家伙,隐忍着怒气转身回到了客厅。

    按照目前的情况,再多的交流都没有任何意义,她得让展铭出面对这个男人进行一番全面的调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冰冷的视线扫过转身离开的身影,男人抬着他那深如浩海的眸子看进夜色里,眸光淡漠毫无起伏。

    离开酒店的三人,面色都很沉重,顾展铭摆着方向盘,加速往南宫家驶去,身后的两个女人依偎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

    看着熟悉的街道,南宫成燕掀了下眼帘扫过身边的两人,低声嘱咐,“就跟家里的两人说,半路我忽然头晕昏倒被好心人搀扶到家里了!”

    “你觉得这两人会相信吗?”看着女人眼底压不住的忧伤,夏琳君轻叹了声提醒道,“你先把自己的情绪整理下,免得到时候露馅!”

    纤细白皙的手指轻抚过略有些苍白的脸,南宫成燕勉强地扯了下嘴角,对着夏琳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这心里牵肠挂肚的,实在难受地紧!”

    “我会让人帮你把他全部的信息都翻出来,”扫了眼后视镜,压着长眉,顾展铭低声说道,“只是成燕,有些事情并不是你用尽力气就能办到的,这点你要清楚!”

    “放心吧,这些我都懂!”点了下头,南宫成燕抬着下巴看着车顶呢喃着,“我怎么会不懂呢?只是想到那孩子就想为他试试罢了!”

    静寂的车厢中,三人一时陷入沉默,夏琳君捏着南宫成燕的手指,双眼看向窗外,斑驳的光影打在她溢满忧虑的瞳孔上,闪烁的霓虹也不能驱赶其中的悲凉。

    “怎么会突然晕倒?”回到南宫家,谢芝琳听了南宫成燕失踪的经过,拉着她的手,急切地目光上下打量着,“现在还难受吗?”

    “妈,我现在没事情了!”对着谢芝琳笑了下,南宫成燕拉着她坐进沙发安抚道,“就是让你们着急了这么长的时间,是我的错!”

    “好了,就不说这些了!”南宫政宇打断了两人的交谈,侧身看着顾展铭跟夏琳君抱歉地说道,“又折腾了一回,你们也累了,都快回去休息吧!”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垂下视线扫过南宫成燕,顾展铭拉着夏琳君的手跟谢芝琳说道,“改天再过来看你们!”

    “快回去吧!”起身走到夏琳君身边,嘴角挽着一抹温和的笑看着两人,“夜色已经很深了,我就不留你们了!”

    “妈,那我跟展铭先回去了!”回望着谢芝琳柔和的目光,夏琳君对着她浅笑了下,双眼扫过沙发上女人,随着顾展铭的脚步往外移动。

    站在台阶上,看着布加迪重新启动驶入夜色,南宫政宇侧身跟谢芝琳对视了眼,转身重新走进了客厅。

    看着靠坐在沙发上一脸淡笑的南宫成燕,南宫政宇精明的双眼里满是疑惑,瞥了眼身边满脸担忧的谢芝琳,无奈地摇了摇头往卧室走去,“都早点休息吧,折腾了一天,都累了!”

    彼此对视了一眼,南宫成燕起身对着谢芝琳说道,“妈,那我也上去休息了!”

    “去吧!”点了下头,谢芝琳拍了拍她的胳膊,“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嗯了声,南宫成燕对着她笑了下,转身往楼上走去。

    只是背对着谢芝琳的女人,脸上已毫无笑意,满眼的忧愁。

    行驶在路上的布加迪里,夏琳君靠坐在车椅上,轻闭着双眼休息着。

    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的脑子现在还是一团乱麻,额头隐隐作痛,十分的不舒服!

    隐在夜色里的男人,侧身往夏琳君的身上看了眼,见她轻阖着双眼闭目养神,调整了下车厢内的温度,踩着油门快速地往香泉湖驶去。

    车子重新驶入院子,大厅里的灯光从窗口透出来铺散在草地上。

    布加迪刚停下,王阿姨就打开了房门站在台阶上看着两人,见顾展铭从车子上横抱着夏琳君下来,快步走过去帮着关上了车门。

    “我们先上去休息了,你关上门也休息吧!”紧搂着已经睡过去的女人,男人压着声音吩咐着。

    “好的!”看着顾展铭横抱着夏琳君迈上扶梯,王阿姨这才转身关上房门落了锁,关了客厅里的灯走进了房间。

    拐进卧室的男人,将怀里睡过去的女人放进丝被中,低垂的视线滑过她紧闭的双眼,落在她身上的衣服上。

    长身下压坐在床沿上,伸出手指解着夏琳君身上的薄衫。

    一粒粒的纽扣在他的手指间解开,露出女人白皙柔嫩的身体,在晕黄的光影里散发着如珍珠般的光泽。

    轻笑了声,男人压下身扶起女人的身体,薄唇贴着她的耳蜗低声轻语着,“老婆,我们到家了,你抬下手,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这样睡觉舒服点!”

    嗯了声,睡梦中的女人听话地抬着胳膊配合着男人脱下了衣服,当夏琳君身上只留了条黑色的小裤时,坐在床沿的男人摸着鼻子扯过薄被盖在了她的身上。

    起身转进浴室梳洗了一番后出来,顾展铭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探出长臂将身边的女人卷进怀里,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她曾经受过伤的那只手,低垂的视线在上面一点点的看过去,眼底涌出丝丝缕缕的疼痛。

    上面的疤痕早没有了痕迹,掌心中纵横交错的纹路落进他疼痛的双眼,干燥温热的指腹一点点地摩挲着,试图抚平当初留在她心口的痛楚。

    捏着女人的手贴在薄唇上落下轻轻的一吻,额头抵在女人的眉心上,布满伤透的眸子紧紧地锁着此刻安详入睡的容颜上,本被压在心底的疼痛趁着这静寂的夜色再次被翻扯了出来。

    长指抚着她的发丝慢慢地梳理着,敛着光影的深眸贪婪地注视着眼底的小脸,搁在上面的视线慢慢地描绘着这精致的五官,将她们一一深刻进疼痛的心口。

    或许是卷在女人身上的长臂收得太紧了点了,沉睡中的人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心,伸着手推了推男人的身体,轻哑的声音裹着一丝烦躁溢出红唇,“你离我远点,我都不能好好呼吸了!”

    听到女人的轻喃声,顾展铭舒展开手臂将她放了点出去,却依旧被他禁锢在臂弯里。

    在他给与的有限空间里,夏琳君侧过身去,调整了下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过去。

    看着落进视线里的白皙肌肤,男人抿着嘴角笑了下,朝着她挪了下身子,火热的胸膛贴了上去,手指压了下笼在两人身上的薄被,长臂拢着她的腰身,和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顾展铭阖上了双眼。

    黎明的曙光透过缝隙钻进房间,几缕光线落在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紧闭的长睫颤动了下,顾展铭掀开了眼睑。

    看了眼依旧窝在怀里熟睡的女人,搁在她腰窝上的手指,轻轻地抚摸掌心下如玉般光滑细腻的肌肤。

    抵在她发丝间的薄唇沿着她优美的颈部线条轻啄着,火热的气息喷洒在上面,清晨大床上,流转的空气中一点点地集聚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流。

    当男人的长指挑开女人的贴身小裤时,紧着呼吸一直装睡的女人不得不睁开双眼,怒瞪着已然俯在身上的男人,“顾展铭,昨晚我说过我还没有原谅你!”

    健硕的身躯下压,直接将人笼在身下,薄唇贴着她的耳蜗附和着她的怒气,“我知道,你昨晚的话我都记在心里!”

    “你既然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双手抵在他的胸口,试图推开身上如山般沉重的身体,却发现根本是徒劳,毫无一点作用。

    “想跟你亲热!”男人火热的手指沿着女人凹凸有致的线条游移着,薄唇贴着她跳动的血脉,哑声低语着,“我都做得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明白吗?”

    “在我没原谅你之前,你不能碰我!”被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女人,左右晃动着头拒绝男人的亲吻,对着他气愤地开口。

    “昨晚,我也跟你说了,你可以打可以骂可以无理取闹,就是不能对我使用冷暴力!”稍微抬起身,攥着火星地视线注视着身下满目怒火的女人,低哑地重申。

    “我只是拒绝跟你亲热,没有对你使用冷暴力!”圆睁着双眼怒瞪着头顶的男人,十指撑在床铺上努力往上挪了下身子,避开他火热的根源。

    “拒绝老公的求欢也是冷暴力的一种!”重新压下身贴合上她柔软的身体,顾展铭对着她重申着,“宝贝,你不能这么干!”

    “昨晚我也没同意你的要求!”被气疯的女人,手脚并用地试图从男人的压迫下爬出去。

    “当时,你没拒绝!”长指下滑捞起她修长的双腿压在胸口的位置,看着她气红的双眼无奈地提醒,“这就是答应了!”

    对着身上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直接呸了口,夏琳君觉得真是要气疯了。

    “乖女孩,这样真是不好看!”将女人摆成他要的姿势,眼底流露出无奈而又宠溺的眼神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身下的人,仿佛在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男人的力量一点点地渗透进来,抓着他臂弯的手指狠狠地扣进他坚硬的肌理,柔软的身体直至被他完全侵占,紧在女人胸口的呼吸才缓缓地吐出。

    “今天我得到唐家去一趟,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行至中途,男人停下动作,看着身下紧咬着唇瓣拒绝给他任何反应的女人,长指拨开她凌乱汗湿的碎发,低哑地问着她。

    紧着牙齿忍着身体余韵的退去,夏琳君才睁开布满水雾的双眼回望着男人,抿了下嘴角轻声反问,“你会怎么处理她?”

    单臂撑在她的身侧,长指拂过她汗湿的小脸,沿着她纤细的脖子,游移在那精致的锁骨上,轻阖的双眼里冷光乍现,却也不过是转瞬即逝,薄唇阖动凉薄出声,“总要给你个交代的!”

    拧着眉看着男人,夏琳君却没有出声,低垂的长睫压在眼窝上,轻颤了两下,随即重新掀开,只听她轻声开口,“你看着办吧!”

    游移在她锁骨上的手指顿了下,男人重新压下身,漆黑如墨的深眸紧紧地锁着她的双眼,眉间皱痕深刻清晰,薄唇擦着她的唇瓣低哑出声,“你这是相信我呢?还是不相信我?”

    犹如碟翼的长睫闻声颤动了下,夏琳君扭过头移开了双眼,垂放在身侧的手指捏着薄被紧了紧,紧抿着红唇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看样子,还是不相信我!”看着女人移开的双眼,顾展铭无奈地叹息了声。

    温热的手指捏着她的脸颊将她扳了回来,看着她依旧低垂的目光,男人压下身,薄唇抵进她的唇瓣,火热的气息裹着他的疼惜,一声承诺从两人贴合的唇角溢出,“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穿戴整齐迈下楼梯的男人,脸色淡漠毫无温度,深刻的眉眼之间仿佛染着些许的寒霜,全身散发着清寒的气息。

    正在客厅里忙碌的王阿姨看着顾展铭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二楼的方向,眉心轻蹙,眼底满是忧虑。

    这昨晚回来不是好好的吗?

    怎么才过了几个小时又变成这样了?

    “顾总,早餐早已经准备好了,你要现在吃吗?”看了眼男人手指间捏着钥匙,王阿姨轻声问道。

    清冷的目光扫过王阿姨,对着她摇了摇头,长腿迈开往外走去,“不了,早上我到唐家去吃吧!”

    看着已经走出房门的身影,王阿姨蹙着眉站在原地片刻,眼底溢满困惑!

    这顾总大清早席卷着满身风霜往唐家去,也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展铭驾着车直接到了唐家,时间尚早,唐甸龙还在外面晨跑没有回来,唐屹弘跟唐萌还没有起床,整个唐家大厅里只有郑闻怡一个人。

    “展铭!”看着走进来的男人,郑闻怡有瞬间的愣神,起身离开沙发对着他轻笑了下,“怎么这么早过来?是早屹弘的吗?”

    “闻姨,我这早餐还没有吃,这里有吃的吗?”回视着女人清浅的笑意,顾展铭拍了拍依旧空空的腹部,轻声问道。

    “有的!”听男人这么说,郑闻怡脸上的笑容跟着深了几分,抬头看了眼楼上的方向,愉悦地跟他开口,“我去把屹弘叫起来,你们哥两一起!”

    “也好!”点了下头,顾展铭侧身走近沙发坐了下来,瞥了眼手腕上的钻石手表低声呢喃,“过会儿,或许姨夫也回来了,大家正好一起吃个早餐!”

    “那你坐会儿,我上去把屹弘叫下来!”郑闻怡转身快步往楼上走去,站在楼梯上看着沙发上一身清冷的男人,眉头不自觉地蹙了起来,眼底划过一抹疑惑。

    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双手环胸轻阖着双眼,嘴角寡冷,长眉轻锁,清冷的气息一点点地从他的身体里渗透出来。

    “这清早上就过来开冷气,不觉得很不合适吗?”唐屹弘迈下台阶,跨步走到顾展铭的身边坐下,双眼在他淡漠清冷的眉目间扫过,低声打趣着。

    眼帘重新掀开,对着唐屹弘扯了下嘴角,长指揉捏着挺直的鼻梁,“昨晚怎么住在这里?”

    “这段时间我都留在唐家!”对着男人解释了句,唐屹弘挪了下身子靠在沙发上,垂下眼帘遮住了其中的诸多无奈。

    嗯了声,顾展铭也没有继续追问。

    其实至于原因彼此都心知肚明,都不想再去扯那些令人心烦的事情!

    “展铭来了!”唐甸龙一身远动装地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沙发上沉默的两人开口打着招呼。

    “姨夫!”对着他点了下头,看着男人眼底的疑惑,顾展铭轻笑着说道,“我到这里来蹭早饭呢!”

    “那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吃!”听男人这么说,唐甸龙提着步子就往卧室走去,扬声嘱咐着两人,“我马上就好,等我!”

    看着健步如飞的男人,顾展铭垂下眸子笑了下,压在心口的一股浊气被他缓缓吐了出来。

    “今天到这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一直注视着他的唐屹弘,抿着嘴角低声发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