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六十九章 霍靖庭,你放我离开!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请吧!”对着南宫成燕轻阖了下双眸,杭书城再次沉声开口,“里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诧异的双眼慢慢地沉淀出些许的伤感,南宫成燕挪着步子迈进了大门,循着那微弱的啼哭声慢慢地走过去,垂放在身侧的手指深深地扣进掌心,疼痛蔓延进那掩藏在灵魂深处的伤口。

    穿过客厅,那声音愈发的明显,一点点地攥着女人发疼的心脏往里走去。

    宽大豪华的大床上,放着一个裹着包被的孩子,小手向上胡乱的动作着,一声声虚弱的啼哭声从他的口腔中溢出。

    站在门口的女人,停住了移动的双脚,抬着微微颤动的目光锁在那小点上,紧在心口的呼吸一点点地往外吐。

    压了压轻颤的眼帘,南宫成燕猛然回头快步往门口走去,本是惊诧的双眼此时布满冷光。

    她的这一转变,直接让矗立在门口的杭书城愣了几秒,看着逼近的女人,长臂抬起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

    “南宫小姐,你什么意思?”拧着眉看着面前一脸寒霜的人,杭书城不甚明白地开口问道。

    “杭医生,你又是什么意思?”满目寒光回视着面前的男人,南宫成燕微扬着下巴冷声质问,“你把我带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小姐,如果你的思维正常,不难想出这床上正轻声啼哭的孩子就是你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男人的长臂依旧挡在女人的面前,面对她的逼问,他无奈地开口说道,“你难道就这样离开吗?”

    看着杭书城的目光微微拧紧,女人的嘴角慢慢地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低垂的目光里满是清冷,“杭书城,你说错了,我的孩子在南宫别墅里!”

    搁在女人脸上的目光有瞬间的震愣,杭书城没想到南宫成燕会这么说。

    “这个孩子,你不认?”蹙着眉,男人压着声线冷声发问。

    低头嗤笑了声,南宫成燕回望着男人压在身上的目光,满目嘲讽地开口,“杭医生,你忘记你曾经说过的话吗?”

    对上女人扫过来的轻讽目光,男人微眯的双眼闪过一抹幽光,一道由远而近的声音从遥远的记忆里窜进他的脑海。

    “今天你生的孩子是你怀里的这个,务必记住这一点!”

    这是当初他抱走孩子时留给南宫成燕的话,风水轮流,这句话被她重新甩了回来!

    这的确有点难堪!

    两人对峙之中,耳边萦绕着孩子虚弱的啼哭声,南宫成燕的脸上依旧一片淡漠,平静的双眼里毫无起伏,仿佛这孩子的确跟她毫无关系!

    叹息了声,杭书城静寂的目光搁在女人清冷的脸上,抿着薄唇无奈解释,“南宫小姐,但凡有点办法,霍家都不会让这孩子再次走进衢城回到你的面前!”

    轻蹙着眉心看着面前满脸为难的男人,南宫成燕拧着眉静待他的后话!

    “他自从随我到法国后拒绝一切的食物,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除非他饿狠了才给点面子主动吸几口泡制的奶粉,其余时间宁愿饿着也不吃,塞进他嘴里的全数吐了出来!”杭书城满脸生无可恋地看着面前的女人,“我们试过所有的方法都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最后也只能到你这里来试试看!”

    南宫成燕挑着眉,一脸你逗我的表情看着面前仿佛天方夜谭的男人,扯着嘴角忍不住呵笑了声。

    看着女人满脸的鄙视,杭书城真想进去提着那折腾人的孩子狠狠地拍下他的屁股,方解他此刻的沉郁之气。

    “南宫小姐,你若不信,我可以让阿姨泡了奶粉喂给你看,或者直接让随机而来的奶妈过来示范给你看!”满脸真诚地看着南宫成燕,杭书城真有种想撞豆腐的冲动。

    早知道会有今天的局面,当初他就不该有妇人之仁,让这孩子喝那口母乳,留下一串的问题。

    看着面前急切解释的男人,耳边是那孩子一声低过一声的啼哭,静默的女人紧着手指,一双美目缠满纠结。

    “杭医生,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现在他于我都是陌生人,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葛!”女人重新掀开眼帘,满目清冷地回视着眼底渴求的目光,狠心地拒绝了难得的亲近机会。

    南宫成燕的油盐不进委实让杭书城有些气闷,双手卡在腰带上,侧身伫立在长廊里,余光瞥过不远处紧闭的房门。

    “请让我离开吧!”紧着呼吸,南宫成燕压着眼底快翻涌上来的疼痛低声祈求着,“我家里的孩子,她肚子一定饿了,请您理解!”

    落在女人脸上的视线滑过一丝幽冷的光,杭书城点了点头,对着她低声开口,“请稍等!”

    话落,男人提着双脚快步往前,直接停在了其中一扇紧闭的房门前,抬起手指扣响了房门。

    南宫成燕蹙着眉毫无兴趣地收回了双眼,侧声看着面前豪华的房间,耳边已经没有了孩子的啼哭声,静寂的空间里,回荡在耳边的是她自己的呼吸声,寂寞到发疼。

    “不想要孩子了?”出神中的女人,耳边猛然蹿进一个陌生的声音,惊吓的身体下意识地往后连退数步,与之拉开了距离。

    看着满脸惊惧的女人,眉心轻蹙了下,霍靖庭迈着双脚逐步向他逼近,犹如浩瀚大海的眸子搁在她的眉眼间,薄唇轻掀,淡雅出声,“孩子不要了?”

    惊颤的双眼注视着被她深埋在记忆里的男人,看着紧逼而来的强大身躯,南宫成燕紧着呼吸慢慢地往后撤离。

    “这孩子早已跟我无关,霍总难道忘记曾经的交易了吗?”背脊紧贴着衣柜,双眼防备地盯着伫立在眼底的男人,声音清冷满目无情地跟他重申。

    垂眸低笑了声,霍靖庭双手插进西裤内,深蓝色的眸子犹如平静的汪洋敛进点滴光影,“南宫小姐,记性真不错,倒是霍某的不是了!”

    “霍靖庭!”搁在男人脸上的目光裹着浓浓地祈求,南宫成燕轻声开口,“你放我离开吧!”

    卧室内,孩子孱弱的声音再次溢出房门落进两人的耳中,南宫成燕垂下视线拒绝去听这折磨人心的声音。

    女人眉心之间压抑的痛楚落进男人的深眸中,霍靖庭双腿腿往前,长臂探出,五指紧紧地攥着她的胳膊强势地拉着她走进卧室。

    “霍靖庭,你放开!”看着眼底逐渐放大的小小身影,南宫成燕扭着手腕试图挣脱他的钳制,拒绝靠近这令她疼痛的身影。

    “你看看他!”长臂一扬,霍靖庭直接将挣扎不休的女人甩在床沿上,整个身体堪堪趴在孩子的面前,男人拧着眉沉声开口,“为了你,他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你不想看看吗?”

    趴在床上的女人,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底瘦弱的小脸,对上他那双天蓝色的眸子,压在心口的疼痛瞬间窜上眼眶,泪水冲破阻碍滑落下来。

    原来,他也有双天蓝色的眸子!

    紧紧地咬住酸胀的牙根,南宫成燕睁着溢满泪水的眸子锁住眼底小小的人影,心口犹如破裂般疼痛。

    攥着床单的手指微微颤抖,轻颤的身体跪倒在地上,浸满泪水的脸贴在薄被上无声哭泣着。

    静寂的房间内,孩子孱弱的声音和着女人溢出唇瓣低声饮泣的声音,纠缠在一起,勾勒成一幅悲伤的画面。

    “南宫成燕,喂奶!”男人紧蹙的眉心里压着一丝烦躁,沉声吩咐着依旧趴俯在床沿上没有动作的女人。

    “霍靖庭,霍靖庭!你放我离开吧!”重新抬起布满血丝的双眼,南宫成燕依旧摇头拒绝,“你这样太残忍,你知不知道?”

    压着汹涌浪潮的蓝色深眸紧紧地锁着眼底顽固的女人,在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里,男人的耐心消失殆尽。

    长腿移动直接逼近跪坐在地上的女人,健硕的身躯下压,长臂探出抱起床上依旧在啼哭的孩子塞进她的臂弯里,在她错愕的双眼中,手指直接撕开她胸口的衣领,沉冷的眸光压进她挂满泪珠的双眼,声音深冷沉声命令,“喂奶!”

    惊诧的双眼瞥过眼底难堪的一幕,单手紧着臂弯里的孩子,手臂轻扬直接甩了一巴掌在男人的脸上,瞪着泪眼恨声出口,“畜生!”

    舌尖舔过麻木的嘴角,霍靖庭微眯着双眼看着已然垂下头整理衣物的女人,深蓝色的瞳孔里卷着滔天巨浪,却被他狠狠地压制了下去。

    低垂的视线盯着若隐若现的艳丽美景,薄唇扯动低声警告,”南宫成燕,你再磨蹭,我不建议亲手帮你剥了全部的衣服!”

    抬着愤恨的目光狠狠地扫过面前霸道的男人,南宫成燕紧着衣领低垂下视线看着臂弯里瘦弱的孩子。

    她其实并不相信他们的说辞,这么小的孩子哪里那么难伺候,不吃,应该是身体不舒服造成的,绝非他们说的认母。

    疼痛的双眼卷着眼底的小脸,颤抖的手指解开了胸衣的扣子!

    遗憾的是,怀里的孩子只是吸吮了一口后直接吐了出来,小嘴微张继续哭泣着。

    看着这令人凌乱的画面,南宫成燕不死心地继续往他的小嘴里送,出现的结果令她抓狂。

    惊疑的目光恨恨地瞪着同样震惊的男人,南宫成燕异常生气地开口质问,“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他拒绝进食难道不会是身体的原因吗?”

    男人低垂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女人臂弯里的孩子,双眼在她的身前来回扫过,抬着眼帘看着南宫成燕喷火的双眼,低声吩咐,“换另一边试试!”

    看着霍靖庭并非玩笑的双眼,南宫成燕压着脾气,侧过身调换了个姿势解开了另一边的胸衣。

    神奇的一幕,在两双眼睛里上演!

    这个一直拒绝进食的幼小生命此刻紧贴在南宫成燕的胸口,张着小嘴拼命地吮吸着那生命的源泉。

    静寂的房间内,只剩下孩子津津有味吸吮奶水的声音。

    长指揉捏着高挺的鼻梁,霍靖庭暗沉的目光扫过女人臂弯里折磨了他整整一个多月的孩子,撑着双腿直起了身。

    温热的指腹轻柔着抚摸着孩子的额头,南宫成燕怀抱着他靠坐在床沿上,抬着复杂难辨的目光看着窗外,夕阳的余晖溢满了窗口。

    晦涩难辨的视线扫过出神的女人,霍靖庭转身走出了卧室。

    看着臂弯里吃饱喝足沉睡过去的孩子,南宫成燕的嘴角抿起一抹温柔的弧度,纤细的手指轻抚过他的小脸,红唇下压在他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宝贝,我是妈妈!谢谢你还记得我!”

    轻柔地将孩子移出胸口,贪婪的视线认真地描绘着他的眉眼,将这些全部深刻进脑海,长睫下压转身走出了房间。

    “过来,我们谈谈!”看着跨步走出房门的女人,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示意南宫成燕坐下。

    移动的双脚顿了下,低垂着目光无声地叹了口气,南宫成燕顺着男人的目光坐进了他对面的位置。

    低垂着头,男人暗沉的视线搁在面前的茶几上,修长的十指交叉搁在腹前,紧蹙的眉心里压着一丝烦躁,对着面前的女人沉声开口,“说说你的打算吧!”

    “你会把孩子给我吗?”拧着眉看着对面的男人,南宫成燕试探地开口。

    提着眼帘扫了眼对面的女人,霍靖庭扯着嘴角笑了下,“南宫小姐,你认为我以前说的话都是玩笑话吗?”

    撇了下嘴角,染着忧伤的双眼看进卧室,南宫成燕轻嘲地开口,“霍总的话,的确让人不可信服!”

    落在女人脸上的目光敛了几分,霍靖庭压下双眉沉默着。

    房门被敲开,杭书城快步走进房间,视线扫过坐在边上的南宫成燕,压下身在男人的耳边低语。

    提着眼帘看了眼,霍靖庭嘴角扯起一抹笑意,视线落在对面的女人身上,“来得倒是挺快!”

    听着两人嘀咕,南宫成燕蹙着眉回视着男人的目光,暗自猜测着两人交谈的内容。

    “顾展铭过来了!”对着女人笑了下,霍靖庭直接给了她答案,“就是楼下!”

    听到顾展铭三个字,南宫成燕一直紧绷的心脏松了开来,弯着唇角嫌弃地开口,“来得可真是慢!”

    深蓝色的双眼注视着女人嘴角的弧度,霍靖庭侧身吩咐着杭书城,“去把顾总请上来吧!”

    对着男人轻阖了下头,杭书城移动着双脚再次离开了房间。

    “南宫小姐,说说你的条件吧!”舒展着四肢,霍靖庭抬着眼帘平静地注视眼底的女人,淡雅的声音毫无起伏,仿佛在谈着另一场交易而已!

    听到男人毫无波动的声音,南宫成燕垂眸认真地思考起来,她知道她已经不可能再放开那个令她心疼的孩子。

    只是,从霍靖庭手里拿到孩子却并非易事,她得好好想想!

    顾展铭拥着夏琳君随着杭书城踏进房间时,相对而坐的两人各自沉默毫无交流,静寂的空气中流淌着几分焦灼。

    “燕子!”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夏琳君快步走了上去拉起她的手,视线上下打量着,声音急切裹着浓浓地关心,“你没事情吧?”

    “没事!别担心!”拍了拍女人的手背,提了下眼帘扫过此刻正握手交谈的两个男人,南宫成燕抿了下嘴角,看着夏琳君低声轻语着,“琳君,孩子在卧室里!”

    夏琳君凝着眉回视着南宫成燕,仿佛在跟她确认她口中的孩子是否就是她心里想的那个!

    点了下头,南宫成燕给了她确定的答案,眼帘下垂轻叹了声。

    抿着嘴角看向长身玉立的两个男人,夏琳君捏着南宫成燕的手站起了身,拉着她快步往卧室走去。

    深蓝的目光扫过两个身影,霍靖庭对着顾展铭笑了笑,长臂往前,低声开口,“顾总,请坐!”

    两个同样气场强大的男人相对而坐,各自深眸里波纹翻涌!

    “霍总,我记得当初你曾说过不会再找上成燕的!”靠坐在沙发上,男人蹙着眉看着对面的霍靖庭沉冷开口,“你今天来这么一出,实在让人费解!”

    同样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提起一条腿压在另一条上,看着对面满身清冷气息的人,霍靖庭抿着嘴角无奈地开腔,“顾总,若非不得已,我也不想再次踏足衢城!”

    “那你现在什么意思?”男人的目光扫过依旧没有动静的卧室,顾展铭逼问着对面的人,“你这样已经打扰到成燕的正常生活,这给南宫家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

    “抱歉!是我的疏忽!”霍靖庭对于顾展铭的责问倒是没有推脱,搁在腹部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只是这件事情,我不得不找上她,还请谅解!”

    搁在男人身上的目光染上些许疑惑,顾展铭从他身上移开双眼看向卧室的方向,双眼里波动的深纹越发的密集。

    卧室内,夏琳君压着身看着床上安静入睡的孩子,眼底布满心疼的柔光,“这孩子可真是倔!”

    “你说我该怎么办?”忧伤的眸子落在孩子的小脸上,南宫成燕轻声问着夏琳君,“我这心底是一点都没有章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