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六十七章 只要你说,我就相信!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离开咖啡屋后,开着车子在衢城的大街小巷转悠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实在无法纾解心中的疼痛,杀到唐门跟关震几人痛快地打了一架后才驱车赶回香泉湖。

    车子转进院子,男人靠坐在车椅上一时没有动静,暗纹波动的深眸里疼痛压在最深处。

    客厅里,夏琳君正低头整理着孩子的衣服,她最近似乎迷恋上了这些小衣服,每天总会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摆弄这些。

    专门为孩子开辟出来的儿童衣帽间里,都是她最近几天搜罗过来的童装,不同的款式,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年龄段,只要她喜欢的,她都会搬回来。

    这完全改变了她之前的作风,在对待孩子问题上,她出手似乎非常的阔绰!

    丫头换洗下来的衣服,她总是会亲手清洗干净,晒在阳光下染满阳光的味道后,再折叠整齐送回前面。

    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低垂着头,长发垂落在她的身前,唇角挽着一抹温柔的弧度,眼眸溢满母性的光芒,手指轻抚着摊在腿上的衣服,整个画面祥和而宁静。

    这唯美的一幕落在男人的瞳孔中,却让他的心底无端升起一抹恐惧,这个女人,这个画面似乎在慢慢地远离他的生命,令他有种抓不住的恐慌。

    眼睑下压遮住盘旋在其中的痛苦,长指紧紧地攥着方向盘,牙根咬紧才能抑制住从心底翻涌上来的那股腥甜。

    布加迪进入院子时,夏琳君早已看见,迟迟未见男人进门,这才侧眸看过去,却见深黑的车膜里,顾展铭隐约的身影依旧坐在那里,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柳眉轻蹙,不明白他呆坐在那里的原因,却也知道他的视线一定落在她的身上,手指轻抚着掌心下的衣服,嘴角轻抿,垂下眼帘移开了目光。

    车门关上的声音落进女人的耳中,这让她本是紧绷的神经又收了几分,余光注视着逐渐逼近的身影,身体越发的僵硬。

    踏着余晖走进客厅,看着依旧低垂着头整理着早已整理好的衣服的女人,男人压着呼吸走到了她的身边。

    长身立在夏琳君的身边,低垂的深眸笼在柔软的发顶上,薄唇轻勾,宽厚的手掌贴在上面轻轻地抚摸着,低哑轻唤,这声音仿若从他灵魂深处唤出声,裹挟着深深地爱恋,“琳君!”

    男人手掌的温度透过发丝慢慢地进入身体,流转进她紧绷的身体里,他低声轻唤落进耳中,捏着衣服的手指不自觉地紧了紧。

    薄唇溢出一声轻叹,健硕的身躯下压,长臂横抱起依旧低垂着头不作回应的女人,提着步子往楼上走去。

    惊诧的女人,在落进他怀抱的瞬间抬着她精致且慌乱的小脸,紧抿的嘴角看着头顶的男人。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男人嘴角那明显的伤痕,眼底闪过疑惑,毕竟王博曾告诉过她,他的身手不是一般能靠近的。

    现在又是谁在他的嘴角上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这让她有几分好奇!

    似乎是感知到女人的注视,走上台阶的男人低声开口,“刚才跟唐门的几人比划了下,不小心擦了点皮而已,别担心!”

    知道他们之间动手都有分寸,夏琳君也就不再继续关注这嘴角上的伤口,重新垂下头,双眼搁在交错的十指上,陷入了沉默。

    横抱着她的臂弯往上抬了下,男人脖颈下压,深刻明细的下巴抵在女人的头顶轻轻地磨蹭,带着些许疼惜,些许的依恋。

    窝在他臂弯里的女人,压在水眸里的困惑深了几分,她总觉得顾展铭的情绪跟离开之前发生了很大的不同。

    周身萦绕着丝丝缕缕的悲伤,仔细辨别,却又没有踪迹。

    而他此刻亲昵的动作,并没有令她感到愉悦,心底反而升起了浓重的防备。

    她怕,这个男人的变化无常!恐惧于他的霸道残忍!

    迈进卧室的男人,弯下腰将女人轻柔地放在床沿上,长身在她的面前蹲下,仰着他刀削般深刻的五官看着她,裹着复杂难辨的目光细细地描绘着她精致的眉眼。

    长指捏着她搁在腿上的小手,干燥温热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拇指在她的掌心中轻揉着,仿佛他的手指正在抚摸着世上最为珍贵的物品。

    缠在女人眸子上的双眼慢慢地流淌出点点滴滴的哀伤跟悲痛,一点点地涌向他面前的女人。

    “你怎么了?”低垂的视线扫过男人的五指,疑惑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压在心底的疑团越发的浓重。

    “老婆,让我好好抱抱你!”对着女人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男人展开双臂轻柔地环在她的纤腰上,身子前倾将人紧紧地压进怀里,额头抵在她的细肩上,宽厚的手掌在她背脊上轻柔抚摸着。

    十指搭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夏琳君拧着眉乖顺地呆在他的臂弯里,小脸窝在他的颈窝,鼻息之间全是他清冽的味道。

    斜阳挤满房间的傍晚,半跪在地上的男人将床上的女人深深地拥在怀中,久久都没有放手,直至窗外夕阳的余晖全部退去,零星的星子闪烁在夜空,男人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怀里香软的身体。

    “肚子饿了吧?”按下房间的灯,顾展铭回身看着依旧端坐在床沿上,抬着困惑双眼看着他的小女人,轻柔地问道。

    对着男人摇了摇头,夏琳君现在哪有心思在肚子上啊,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

    时而残酷,时而温柔,时而正常,时而疯癫,男人现在这令人头疼的状态,让夏琳君的心脏时刻紧缩着,紧绷的神经根本没办法放松下来,她怕一个松懈,所面对的或许是心脏的直接爆裂。

    “怎么会不饿呢?”提了下西裤,顾展铭在她的身边坐下,将人捧起放在双腿上,手掌轻柔地按在她的腹部,双眼注视着光线里白皙的小脸,柔声开口,“陪我一起吃点,等一下我们一起去看看孩子,好不好?”

    点了点头,看着面前温柔体贴的男人,惊吓过度的女人内心是泪流满面,她真的不知道这场风波会把顾展铭给刺激成这样。

    如果早知道……

    被男人重新横抱在怀里往外走的女人,拧着眉认真地想了想,如果早知道结果会怎样,她还会不会实行这个计划呢?

    好像是没有答案!

    “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最近我有点时间,可以陪你到处走走!”双脚迈下台阶,顾展铭轻声问着怀里乖顺的女人!

    摇摇头,抬着长睫看着他线条明晰的侧脸,夏琳君现在哪里都不想去,她只想安稳地呆在香泉湖内,看着孩子慢慢地长大。

    跟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到处跑,那是嫌命太长了!

    看着摇头拒绝的女人,低垂的视线落在她的眉眼上,里面并没有半点的委屈,对于出行她似乎的确并不愿意。

    “这样啊!”薄唇弯了下,顾展铭并没有放在心上,顺着她的意思继续开口,“那这段时间,我就留在家里陪陪你跟孩子吧!”

    “好!”闷声应下,夏琳君轻轻地舒了口气,她真怕这个男人发起脾气来非要出去,那她真的没办法应付了。

    “王阿姨,上菜吧!”把夏琳君放进椅子,顾展铭在她的身边坐下,扬声对着厨房的方向喊道。

    “好,马上来!”站在厨房的门口,满脸浅笑地看着面前并肩而坐的两人,王阿姨回应着。

    看着王阿姨眼中那明显的打趣,夏琳君撇了下嘴角,她知道她肯定是想歪了。

    手指绕到身后揉了揉后腰,这几个小时被男人压在怀里保持一个动作,身体仿佛生锈般的僵硬,腰身更是酸胀地厉害。

    “最近大家都比较疲惫,我下午抽空就熬了两盅的药汤,你们先把这些喝了再吃饭吧!”在两人的面前各自放了一盅汤,对上夏琳君看过来的目光,王阿姨轻笑着解释,“有助于睡眠的,放心喝吧!”

    看着眼底浅棕色的汤水,顾展铭拧着眉,心底有些抵触!

    残留在记忆深处那恐怖的滋味,他再也不想尝试了!

    “顾总,里面所放的药材都是我精挑细选的,不会出问题的!”看着男人眉心的皱痕,王阿姨垂眉想了下,眼底划过一丝了然,跟他解释道。

    抿了下薄唇,侧身看了眼身边正垂头喝着汤水的女人,视线在她红润的唇瓣上划过,男人漆黑的眸子微微紧缩,垂眸瞥了眼,长指拿起直接一口灌了进去。

    紧着眉心摇摇头,心底实在是排斥这个味道。

    “你喜欢喝这些汤水?”看着女人喝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顾展铭夹了口菜放进嘴里冲散了那股味道,低声问着她。

    “养生的,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喝下去总归对身体有好处,”侧过头回视着男人的目光,夏琳君轻笑着说道,目光划过厨房里背对着他们的王阿姨,“何况这是她的心意!”

    嗯了声,男人柔和的目光笼在她身上,双眼敛进她此刻浅笑柔和的模样,顾展铭放下手指间捏着的筷子,抬着手拂过她垂落在身侧的长发,柔声低语,“快喝吧!”

    长睫轻眨了下,夏琳君嗯了声,重新垂下头喝着所剩不多的汤水。

    顾展铭此刻的温柔,她不敢贪恋,她怕几小时后等来的又是一场风暴。

    一时间,整个餐厅只剩下碗筷发出的轻微声音,两人安静地用着餐,顾展铭时不时地夹一筷子菜放进夏琳君的碗里,盯着她吃下去,才继续用餐。

    一顿饭下来,桌子上的所有菜,她多多少少都吃了点到肚子里,抿了下嘴角,轻嘲地想着这倒不怕偏食了!

    饭后,男人牵着女人的手走出了别墅,沿着蜿蜒的石子路往前面一栋的房子走去。

    昏黄的光线里,两个十指相扣的男女,踏着夜色,迎着徐徐夜风不紧不慢地走着,彼此的心里却装着不知道如何言说的心事。

    “琳君!”紧了紧手指间的小手,顾展铭停下步子侧身看着夜色里依旧闪闪发亮的明眸,伸着长臂将人轻拢进怀里,下颚抵在她的头顶上,薄唇张合,轻叹出声,“今天我去见燕子了!”

    嗯了声,眉心轻蹙了下,夏琳君贴在男人的胸口静静地等待着他继续开口。

    徐徐夜风里,男人轻拥着怀里的女人,敛着万千星光的眸子里慢慢地溢出深压在眼底的伤痛。

    “燕子,她告诉了我很多的事情!”男人低沉伤感的声音随着夜风飘进女人的耳中,犹如丝线一圈圈地缠绕上她紧绷的心脏,再一点点地抽紧,鲜红的液体顺着那被勒破的伤口慢慢地渗透出来。

    她不知道,接下来这个男人将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她!

    颤动的眼帘慢慢地合上,夏琳君在等待着再一次降临的狂风暴雨。

    缠在她身上的手臂越收越紧,仿佛要将怀里的这个女人压进早已破裂的胸口,顾展铭压下头深埋在她的颈窝里,轻颤的声线里是他此刻深刻的愧疚跟心疼,“对不起,琳君,对不起!”

    微仰着头的女人,整个背脊依在他坚实的臂弯里,柔软的身体跟他紧紧地贴合在一起,男人低沉的声音落进耳中,钻进疼痛的心口,眼角滑下一行泪水。

    “是我的错!”紧紧地搂着怀里无声的女人,顾展铭对她低声说着抱歉,“是我让你失望了,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才让你遭受这么多的苦痛,才让你对我完全失去了信任!”

    无声落泪的女人,紧抿的红唇一点点地溢出低泣的声音,搁在他腰间的手指紧紧地攥着他身侧的衣服,宣泄着压在心底的委屈跟伤痛,“你相信燕子说的?你难道不怀疑吗?也许是我故意引导她这样说,故意陷害唐萌的呢?”

    “琳君,我曾经说过,只要你说,我都相信,你忘记了吗?”长指插进女人的发丝将她的头压在胸口,沉压的眉心里是他难以抑制的伤痛,“你又何必怀疑我对你的真心?”

    “唐萌!”溢满泪水的双眸紧紧地盯着隐匿在夜色里的男人,夏琳君紧着呼吸伤痛地开口,“可是唐萌,他在你的心里那么的重要,我又有何自信能超过她在你心底的位置!”

    “你在怪我几次三番扔下你照顾她,对吗?”长指包裹着女人浸满泪水的小脸,顾展铭扯着薄唇悲凉出声,“是啊,现在想来,的确是我做得不够好,才让你对我那么的没有信心!”

    男人眼底浓稠的伤痛落进女人的水眸中,眼角滑落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随着夜风飘落在夜空中。

    “你真的相信我?”攥着他衣服的小手骨节凸起,夏琳君紧蹙着眉心,长睫染着泪珠,犹不自信地问着男人,“你真的没有怀疑过,成燕告诉你的那些,或许都是我有心编造的呢?”

    男人暗沉的目光紧紧锁着女人慌乱不自信的双眼上,顾展铭破碎的心口仿佛又被人用重锤狠狠地砸了下,心脏猛然一缩,疼痛席卷全身。

    嘴角扯动,轻嘲地笑了下,男人弯下身抵在她的额头上,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女人的小脸上,轻阖的双眼里流转着他万分的自责,薄唇溢出一声叹息,“琳君,我是你丈夫,或许我曾经做得不够好,但是我对你的承诺从来都是认真的!只要你说,我都相信!”

    颤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底同样伤痛的眸子,夏琳君溢满泪水的瞳孔慢慢地染上一层流光。

    她仿佛重新听到了早已停止的心跳声,一声和着一声,在这夜色里格外的响亮。

    “琳君!”拥着女人站在路灯下,头顶是万千闪烁的星光,顾展铭压着薄唇一点点地吸吮掉她眼角滑落下来的泪珠,低声呼唤着怀里被他伤透了心的人。

    “我恨她!”抬着泪眼看着面前的男人,既然南宫成燕全部告诉了他,她也不想隐藏心底的那股怨恨,“她让我差点一尸两命,让琳昔没有了孩子,联合外人想毁我清白,我不可能原谅她!”

    看着女人染着水光的双眸,听着她压在心底的恨,顾展铭紧在她腰上的手臂慢慢地收紧,薄唇擦着她沾染了泪水的唇瓣低声叹息,“那就恨吧!直到你解恨为止!”

    轻颤的眸光紧紧地盯着男人深刻的五官,眼底的惊疑依旧没有完全退去,颤动的唇瓣吐出她心底最深的怀疑,“你不怕我伤害她吗?”

    弯曲的腰身重新挺直,顾展铭紧着怀里依旧不信任他的女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慢慢地梳理着,薄唇扯着一抹无奈而又苦涩的淡笑,“你的伤害如果能彻底唤醒她,或许唐顾两家的人都会感谢你!”

    紧着眉心呆在男人的怀里,夏琳君一时有些茫然!

    这个此刻紧紧拥抱着他的男人,让她的心开始左右摇摆,没有了方向!

    安静相拥的两人,彼此不再说话,静静地聆听着彼此的心跳声。

    男人上衣口袋里的机子发出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散了此刻静寂的氛围,这让他本就轻蹙的眉心染上些许的不快!

    松开臂弯,单手卷着怀里的人,摸出机子,低垂的视线扫过屏幕,谢芝琳的名字同时落进两人的双眼中,彼此对视了眼,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她担心两人而特意打来的电话。

    “妈!”电话接通,顾展铭率先开口,下压的眸子依旧搁在怀里的女人身上。

    “展铭,燕子是不是在你那边?”听到顾展铭的声音,谢芝琳裹着担忧的声音通过电波直直地落进男人的耳中,“这丫头的电话是不是被她放在角落里了,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真是急死我了!”

    低垂的视线猛然收紧,男人眉间的皱痕深如沟壑,薄唇阖动,沉声问着对面的女人,“妈,燕子还没有回家吗?”

    “没有啊!”听到男人的问题,本就焦急的女人直接从沙发上站起身,捏着机子在客厅里来回走着,“我原本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她不服气跑到香泉湖看琳君去了!展铭,你说她一下午跑哪里去了?”

    “妈,别着急!我马上安排人去查!”听到南宫成燕消失了一下午,手机完全联系不上,顾展铭裹着夜色的眸子染上沉重的色彩。

    “燕子不见了?”拧着眉看着男人,夏琳君焦急地问着他,抓着他衣摆的手指紧紧地攥着,眼底满是自责。

    “别担心,现在大街小巷布满监控,不是凭空消失的,总会留下线索,一定能把人找出来的!”看着眼底急切的小脸,揽在她腰间的长臂收了几分,沉声开口安抚道,“我马上安排人去查!”

    “快点!展铭,燕子不能出事!”慌乱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她不敢想象万一南宫成燕有事,南宫家将会是一个什么场景。

    “不会的,你相信我!”将乱了心神的女人揽在臂弯里,顾展铭快速地拨通了关震的电话。

    “顾总!”刚刚跟几人活动了下筋骨的男人,捏着机子靠在墙壁上调整着有些急促的呼吸,“有什么事情?”

    “南宫成燕消失了一个下午,你马上联系交通局的人,彻查xx路段附近的所有监控视屏!”沉声吩咐着对面的男人,顾展铭揽着夏琳君快速地往回走,“消失的时间应该是在跟我分手后,调取一点左右的时间段进行查看,动作快!”

    捏着机子站在训练场上的男人,抬着手摸了把满脸的汗水,沉声回答着顾展铭,“知道了,我马上去安排!”

    收起机子,关震快步走出了训练场,直奔办公大楼。

    最近似乎是处于多事之秋,这事情接连不断地发生,就没有消停的意思!

    希望南宫成燕平安无事,否则这又是一场灾难。

    “琳君,我到南宫家去,你乖乖呆在家里等我的消息!”把夏琳君带回别墅,顾展铭直接拿起搁在柜子上的钥匙,沉声吩咐着面前满脸焦急的女人,“我一定会把成燕安全地带到你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