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六十六章 那时的她心早已死了吧!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压在心底的故事,南宫成燕全数都倒给了对面的男人,而她却并没有觉得有丝毫的轻松。

    两指捏着银勺轻轻地搅拌着瓷杯中的咖啡,咖啡浓郁的香味萦绕在鼻腔里,舌尖上残留着它苦涩的味道。

    “展铭!”视线落在对面低垂着头的男人身上,宽厚的手掌遮挡了他脸上全部的神色,南宫成燕并不能窥探到其中的分毫。

    只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悲凉气息太过于浓重,一点点从他健硕的身躯中缓缓流淌而出,弥漫进周身的空气当中,浸染了他四周所有的事物。

    “琳君并不是不愿把这些事情告诉你,而是她怕她这些无法撼动唐萌在你心底的位置!”蹙着眉心,南宫成燕轻声跟对面的男人说道,“为了孩子,她赌不起,你不能怪她这近乎疯狂的计划!”

    沉浸痛苦之中的男人根本没有听到南宫成燕的任何话,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的画面,全是关于夏琳君的。

    她独自站在唐家大厅面对众人责难时挺直腰身的样子,她委屈地向他要信任的样子,她独自躺在血泊中无助的样子,她满目失望看着他的样子……后来她满身清冷游走在他生活的样子……

    那时的她心早已死了吧!

    这一帧帧闪过的画面,幻化成一把把锋利的刀片切割在他早已鲜血淋漓的心脏上,这一瞬间呼吸仿佛都是痛的。

    “展铭!”看着对面犹如石像般的男人,南宫成燕抬着手指在他的手臂上推了下,轻压着细眉关心地问道,“你在听吗?”

    顾展铭深呼了口气,僵硬的手指从五官上撤离,沉重的眼帘重新掀开,布满血丝的瞳孔里流转着浓稠地化不开的哀伤,就这么无望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南宫成燕看着面前陷入深深自责的男人,双眼瞬间泛了红,扯着唇角笑了下,眼泪瞬间滑下眼眶。

    随手抽过搁在桌子上的餐巾纸,轻轻地压在眼眶上,看着那点泪水,抿着嘴角一时哽咽地无法出声。

    悠扬的音乐声还在继续,静寂的空气中弥漫着咖啡浓郁的醇香,这幸福香甜的味道此刻却裹着浓浓的苦涩飘进男人的鼻腔中,缠绕着他近乎麻木的心脏。

    “你说你,前段时间还跟那钢琴公主纠缠不清在她的伤口上撒盐!”男人此刻悲伤痛苦的模样虽然令南宫成燕动容,却依旧无法平息压在她心口的怒火,“人家没拿把刀直接在你身上戳两下,那是琳君心地善良!”

    听着女人的絮叨抱怨,顾展铭重新垂下眼帘,健硕的身躯静静地靠在椅子上,搁在桌子上的手隐约有些发颤,疼痛的心脏空洞地厉害。

    “展铭,我能去看看琳君吗?”按掉眼角残留的那点水渍,南宫成燕看着顾展铭轻声开口,“让我跟她好好说说话,行不行?”

    女人的话音落下,男人紧闭的双眼重新张开,血丝密布的双眼里淡漠如初,仿佛刚才那些浓重的哀痛只是错觉而已。

    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深地看了眼南宫成燕,顾展铭起身离开了椅子,修长的双腿移动往外走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见男人起身离开,南宫成燕焦急地伸出手扯住了他的衣摆,急切地问着他,“我能去看看琳君吗?”

    低垂的视线滑过女人扯着他衣摆的手指上,眼底划过一抹幽冷的光,双眼警告地看着南宫成燕,示意她放手。

    “你可真行!”悻悻然地收回手指,南宫成燕垂头非常不满地嘟哝着,“衣摆都不让我碰,却搂着人家钢琴公主深吻,你这区别对待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话落地,南宫成燕忽然察觉周身的气压猛然下降了好几帕,冰冷的气息迎面扑来。

    抬着惊惧的双眼看着伫立在面前的男人,见他此刻面若寒霜,双眸如同冰锋雪刃,冰冷地看着她。

    眸底汹涌而出的寒气令她缩了缩脖子,非常没骨气地往里挪了挪身子,脸上挂着一丝僵硬的微笑,对他挥了挥手,“好走,不送!”

    寒冷的冰眸扫过缩在角落的女人,顾展铭紧抿着嘴角提步离开了包间。

    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南宫成燕一点点地从角落里爬出来,拍着狂跳的心脏心有余悸地念叨,“吓死宝宝了!这家伙冷起来能当冰柜了!”

    水眸流转了下,快速地从包里拿出机子拨通了谢芝琳的电话,“妈,展铭还是不愿意让我去见琳君,这家伙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冰柜,我根本没办法跟他讲道理!”

    “看你平时这么横,我还以后你会直接上手修理他,直到他同意为止呢!”谢芝琳弯着身逗弄着摇篮里的小宝贝,捏着机子打趣着对面的女人。

    呵呵冷笑了两声,南宫成燕起身离开位置往外走去,撇着嘴角抱怨着,“你自己的儿子你不知道能耐吗?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摁死,我能对他上手吗?”

    “原来你也怕的啊!”轻笑了声,谢芝琳直起身走到了阳台上,看着眼底葱翠的绿叶轻声开口,“既然他不同意,你就耐心等着吧!等他气消了,就没事了!”

    “他对我有什么气?”走下台阶,南宫成燕拧着眉气闷地嘀咕着,“他现在纯粹拿琳君没办法,找我麻烦而已!”

    “他已经把你列入了琳君拒绝往来的损友了!”摇了摇头,谢芝琳无奈地提醒着对面依旧糊涂的人,“他在气你知情不报!”

    “感情还是我的错?”抬着脚踢了下脚边的小石子,南宫成燕郁闷地跟谢芝琳抱怨,“我不管,你让爸出面替我教训一下这个霸道的男人!”

    “行了,快点回来,孩子醒了,可以喂奶了!”听着南宫成燕郁闷的声音,谢芝琳笑了笑,“最近你也别去人家面前招嫌,时间长了他就忘记了!”

    磨着牙无可奈何的女人,只能闷闷地挂了电话,双手插在口袋里无比烦躁地低头赶路。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在她猝不及防中砸进她的耳中,在她做出反应之前,从车中快速地伸出一只手直接将她攥进了车子,之后扬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