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六十三章 女人的一声呐喊,彻底惊爆了整个客厅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顾展铭身上新换过的衣服,视线不约而同地在两人身上扫过,只是察觉出彼此之间僵硬的气息,又觉得自己想歪了某些东西。

    被郑闻怡重新拉回去的唐萌此刻正窝在她的怀里,低垂着头,额头垂落下来的碎发遮住了她的双眼,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神色。

    唐屹弘拧着烦躁的视线看着沙发上并肩而坐的两人,双眼敛进夏琳君苍白憔悴的脸,按在扶手上的长指捏了下,暗沉的眸子扫向郑闻怡怀里的女人。

    双眼注视着顾展铭的唐甸龙动了动唇瓣,见他只是低垂着头靠坐在沙发上,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跟郑闻怡对视了眼压下了开口的欲望。

    拿着碗筷的女人,轻眨着视线走过面前的所有人,一个个面色沉重,心事重重的样子。

    眸光特意在唐萌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当李毅峰的身影落进夏琳君的瞳孔时,眉心跟着动了下。

    “需要我喂你吗?”在女人走神的瞬间,顾展铭沉冷的声音再次钻进她的耳朵,令她依旧紧绷的神经抽了下,脑仁跟着隐隐发疼。

    “我吃饱了!”回视着男人落在身上的视线,夏琳君抿着唇瓣轻哑开口,声音裹着几分小心翼翼。

    晦涩暗沉的双眼在女人手指间拿着的碗里瞥过,又扫了眼茶几上放着的几碟小菜,目光落在其中的那一小盅药汤上,身子前倾,探出长臂把汤盅拿了过来。

    长指捏着勺子递到了夏琳君的嘴边,男人提着眉峰阴沉开口,“把这些喝完!”

    搁在腹部的手指动了动,女人低垂的眸子看着男人递到面前的浅棕色药汤,若不是知道这是王阿姨精心熬制的,单就看顾展铭这黑沉的脸,夏琳君还真怀疑里面是不是放了毒药。

    “张嘴!”看着女人紧闭的唇瓣,上面一层油光令她丰满的红唇愈加的鲜艳,想到其中的滋味,男人深黑的眸子沉了几分。

    女人轻颤的目光扫过男人漆黑沉冷的脸,晃动的视线下意识地扫过旁边注视着她的南宫成燕,张着嘴就着他此刻的动作喝了下去。

    女人紧绷的身体,男人深寒的气息,相互却做着亲昵的动作。

    这一幕落在在场所有人的眼中,每个人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却碍于顾展铭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凉气场而选择闭嘴。

    “我真的饱了!”在喝下大半的汤水后,夏琳君强忍着心底的恐惧往后挪了下身体,避开了男人再次递过来的汤匙。

    眼睑下垂扫过汤盅,视线在她腹部瞥了眼,男人倾身放下了手里拿着的东西。

    一直候在旁边的王阿姨见顾展铭放下了手里的汤盅,快步走了上去,压下身快速地收拾干净,重新把餐具拿回了厨房。

    见夏琳君吃完东西,南宫成燕站起身想走过去跟她坐在一起,只是在她迈开双脚的瞬间立刻接收到了来自对面的一道冷光,抬起的脚下意识地又重新收了回来。

    双眼滑动落在顾展铭的身上,对上他射过来的刀眼,南宫成燕抿着嘴角郁闷地抓狂。

    看着重新在位置上坐下的南宫成燕,顾展铭侧眸瞥过身边的女人,见她挺直着腰身坐在那里,低垂的视线扫过两人之间的距离,长眉跟着拧了下,长臂探出将人重新卷进臂弯里挪了过来。

    男人清冽寒凉的气息钻进女人的鼻腔里,顺着呼吸滑落进入心肺,本就紧绷的神经更是收了几分。

    轻颤的目光扫过顾展铭揽在身上的手臂,夏琳君捏了捏搁在双腿上的手指,忍住跳起来的冲动。

    “展铭,现在琳君也吃好饭了!”,郑闻怡蹙着眉看着并肩而坐,气场怪异的两人,压着声音疑惑地问道,“你刚才说,有些事情要摊开来说,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话音落下,就见夏琳君侧过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瞳孔里有几分惊疑闪过。

    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扫过她身边的唐萌,见她此刻依旧低垂着头靠在郑闻怡身上,轻闭着双眼仿佛无神的娃娃一样,全身笼罩在令人心碎的气息里。

    撤回淡漠的双眼,顾展铭侧身看着身边紧绷着身体的女人,幽深的眸子敛进她此刻紧抿的红唇,惊颤的双眼。

    卷在她纤腰上的长臂往里收了收,薄唇轻阖沉声开口,“刚才闻姨问我,唐萌住在香泉湖的这段时间里,她的药是不是按时在吃?”

    轻颤的眸子迎着男人垂落下来的视线,夏琳君拧着眉回视着他,揽在腰间的掌心,男人温热的体温透过薄纱般的衣料,源源不断地往她的肌肤里钻,直接占领着她的神经,想忽视都不能!

    “这些事情,你应该比较熟悉,你来告诉闻姨他们吧!”见怀里的女人没有说话,顾展铭搁在她腰窝的长指捏了捏,薄唇轻阖再次开口。

    颤动的目光从男人的深眸里抽出,夏琳君侧身回视着郑闻怡落在身上的目光,瞳孔移动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双眼注视着满身凄楚的唐萌,抿着嘴角点了点头,“这药,她最近每天都在坚持吃的!”

    听夏琳君这么说,唐家三人集体松了口气。

    毕竟精神类的药物不同于普通的药,这要是落下没有坚持服用,可是会出大事的。

    只是,既然这药每天在坚持吃的,唐萌的症状现在看来却有所加深,郑闻怡怀疑这药量应该是没有到位。

    抬着担忧的双眼看着对面同样面色沉重的唐甸龙,轻哑开口,“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再重新安排个医生?”

    “新的医生,展铭前段时间已经安排好了!”听郑闻怡这么说,唐屹弘蹙眉接过了话茬,沉重的视线压在唐萌苍白的脸上,眼底装满忧虑。

    “那就好!”听唐屹弘这么说,唐甸龙沉凝的眸子看向顾展铭,对着他低声道谢,“又麻烦你了!”

    看着面前三双沉重的眸子,夏琳君微眯的双眼再次落在郑闻怡怀里的女人身上,见她依旧轻阖着双眼装死的样子,心底一股无名火蹭地窜进了双眼里。

    “唐萌,看着大家为你着急,你是不是很享受?”努力忽视着男人卷在腰上的长臂,夏琳君轻抬着下巴,低垂的视线里满是嘲讽,红唇轻动,裹挟着质问的声音朝着唐萌直扑而去!

    “嫂子,你什么意思!”本是紧闭双眼的女人,听闻夏琳君满是嘲讽的话,从郑闻怡怀里坐起身,双眼疑惑地看着她。

    那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令夏琳君眉目间的火气更盛了几分。

    在她想起身走进唐萌时,捏在她腰窝上的长指猛然收紧,那盘旋在胸口的怒气直接被男人给打散了大半。

    夏琳君侧身怒视着身边的男人,对上他寒潭般深冷的眸子,女人隐忍着怒气呆在了他的怀里。

    三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流自然引起了唐顾两家四个长辈的注意,郑淮西看了眼满是委屈的唐萌,视线搁在夏琳君气闷的脸上细细打量着,凝眸逼视着她的双眼,沉声开口,“琳君,你想说什么?”

    紧在女人腰间的压力被男人收回,夏琳君瞥了眼顾展铭淡漠深寒的脸,对上他扫过来的视线,轻蹙着眉心移开了双眼。

    重新抬起眼帘回视着郑淮西的目光,夏琳君指着对面的女人轻声开口,“妈,其实唐萌她没有精神上的疾病!这一切只不过是她自己自导自演地一场闹剧而已!”

    “你胡说!”夏琳君的指控,令满身委屈的唐萌瞬间炸毛,见她直接从位置上站起身,抬着手指指着女人激烈地斥责着,“夏琳君,你到底存着什么心来这样污蔑我?我吃那些药难道都是玩的吗?”

    轻抬的视线染着几许笑意,看着面前异常愤怒的女人,夏琳君对着她摇了摇头,满是怜悯的目光扫过唐家三人的脸,轻声开口,“的确,吃那么多药并不是闹着玩的!”

    “那你什么意思?”拧着眉看着被顾展铭锁在怀里的女人,怨毒的双眼划过她腰间有力的臂弯,唐萌咄咄逼人地开口。

    “展铭,既然你早已安排了新的精神科医生,何不今天请他到这里来一趟!”回视着男人深邃的目光,夏琳君拧着眉,压着心底的几分不确定开口说道。

    搁在女人腰间的长指拨动了下,眼帘轻抬扫过对面满脸怒气的女人,顾展铭垂眸片刻,在夏琳君收紧的呼吸声里点了下头,“可以!”

    轻抬手指,男人示意关震亲自出去请人!

    看着转身离开的身影,夏琳君暗自松了口气,紧抿的唇线松了几分。

    “展铭哥,你也相信她的话,认为我是在装病吗?”听到男人顺着夏琳君的意思请来新的精神科医生,眼角滑落泪水,唐萌委屈地跟他低诉。

    “琳君,你说唐萌在装病?你有什么证据?”见郑闻怡动了下唇瓣想开口,唐屹弘抢在她的面前出声问道。

    回视着唐屹弘暗沉的双眼,夏琳君抿了下嘴角,在她挪了下身子开口之前,顾展铭紧着她的腰身再次将她往怀里拢了几分,薄唇扯动低声说道,“所有的问题等医生来了再说吧!”

    漆黑的眸子深深地看了眼顾展铭,唐屹弘侧身打量着泪水涟涟的唐萌,沉声应下,提着步子走过去直接将人带回到郑闻怡的身边,按着她的肩膀让她重新坐回位置。

    “唐萌,你今天的药还没吃吧?”看着重新落座的凄楚美人,夏琳君含笑的目光再次搁在她的身上,关心地问道,在她出声之前扬声叫来了王阿姨,侧声跟她说道,“阿姨,你问问唐小姐,她的药放在哪里,你上去帮着去取一下!”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唐萌的身上,王阿姨听到夏琳君的吩咐提着双脚直接走了过去,微压着身轻声开口,“唐小姐,你的药放在哪里,我帮你去取!”

    湿润的双眼微微眯起,流转在女人瞳孔里的流光渐渐变冷。

    “药?昨天就吃完了!我原本打算今天去重新配的!”摇了摇头,双眼瞥过夏琳君,满怀歉意地看着王阿姨,唐萌轻声说道。

    听唐萌这么说,夏琳君似乎也不意外,见王阿姨侧身看过来,对着她点了下头,示意她离开,“没关系,等一下展铭安排的医生也应该马上就到了,你吃她新开的药也是一样的!”

    “唐萌,你的药真的吃完了?”落在唐萌脸上的眸光轻拧,唐屹弘满是探究的双眼紧紧地压在女人精致而又苍白的五官上。

    “哥,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哥?”充满怒气的眸子怒瞪着面前的男人,唐萌声带哽咽地指控着,“你不能一味地讨好大姨子,而把自己的妹妹往火坑里推啊!”

    “唐屹弘,你去坐着!”看着满脸泪水,痛苦不堪的唐萌,唐甸龙冷声呵斥着。

    双眼深深地在唐萌的脸上划过,唐屹弘看了眼一身怒气的唐甸龙,深呼了口气,低垂下眼帘走出了大门。

    房间里太压抑,他需要去透透气!

    客厅里再次陷入沉默,郑淮西微凝的双眼在两人身上扫过,若有所思的眸子看向轻扬着下巴的唐萌,“唐萌,西姨想到你所住的房间看看,你觉得方便吗?”

    女人惊诧的双眼看向一脸温和的郑淮西,搁在身侧的手指攥了下,随即松开,而后见她莞尔一笑轻点了下头,“可以的!这里本来就是展铭哥的房子,淮西阿姨想要看,当然没有问题!”

    郑闻怡蹙着眉看了眼郑淮西,却见她已经站起身绕出了沙发。

    “淮西!”瞥了眼身边的唐萌,郑闻怡轻声叫了下,唇瓣动了动,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上去看看,马上就下来!”对着郑闻怡安抚地笑笑,郑淮西提着步子走上了台阶,回身招呼着王阿姨,“你跟我一起上去看看吧!”

    点了下头,王阿姨提着步子随即跟了上去。

    看着消失在转角的身影,夏琳君收回视线扫向唐萌,见她此刻依旧挺直着腰身,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轻抬着下巴看着扶梯的方向,眼神里却有些迷茫。

    长睫下压,夏琳君没想到郑淮西会出面,余光里是顾展铭轻抚在纤腰上的长指,眸底滑过些许了然。

    男人深邃的眸子看着女人紧绷的腰身,卷在她身上的长臂收拢,将人压进怀里,侧眸看向夏琳君轻颤迷茫的眸子,“这是打算练军姿吗?挺直着腰身倒是挺有范的!”

    女人轻懒的双眼扫过男人打趣的深眸,夹在眉间的厌烦显而易见地落进他的瞳孔,对上他扫过来的冰冷目光又很快地隐去。

    郑闻怡拉着唐萌的手,双眼里满是复杂难辨的目光,双眼滑动看着旁边面色沉重的唐甸龙,轻叹了声,满是担忧的视线盯着身边的女人。

    她忽然发现她已经不了解这个一手拉扯大的孩子了!

    她离她似乎是越来越远了!

    当初那个围在身边欢声笑语的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眼帘下垂,眼底划过一抹黯然,低声暗叹,她明明很用心地在看着她,为什么还是把她看丢了呢?

    郑淮西很快从转角里走出来,她身后紧跟着王阿姨,众人的视线在两人的脸上扫过,试图从中看出点端倪。

    “唐萌,你说你的药都吃完了,那么能告诉我,标签上写着精神类药物的瓶子里装的又是什么吗?”回身从王阿姨的手指间拿过瓶子,郑淮西站在唐萌的面前,面色沉冷地发问。

    唐萌的目光紧紧地锁着郑淮西手指间的药瓶,大脑快速地运转着,紧抿的红唇一时寂静无声。

    “唐萌,我想要听实话!”女人沉重的目光紧紧地压在唐萌的眉眼之上,郑淮西双眼里尽是失望,抬着手指指着她身边的郑闻怡,随后又指着唐甸龙,沉声质问,“你看着他们为你操碎心,白了头,是不是一点都不觉得心疼!”

    听着郑淮西的质问,女人的眸光轻闪了下,随即弯着嘴角徐徐笑开来。

    “西姨,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心疼!”紧紧地回握着郑闻怡的手指,唐萌溢满苦涩的双眼落在对面满脸沉痛的唐甸龙身上,干涩疼痛的双眼再次落下眼泪,手指紧紧地按着胸口,对着郑淮西说道,“我疼,我这里真是疼的!”

    “你疼?你疼就拿着这些东西来糟蹋他们对你的感情吗?”手指紧紧地捏着药瓶,郑淮西沉声痛惜地开口,“你的眼是瞎的吗?你难道没看见他们为了你这个病,眼角多出来的皱纹吗?他们头上的青丝一夜间白了多少,你都视而不见吗?”

    “西姨,我也不想的!”摇着头,唐萌压着声音轻泣着,侧身看着身边满脸失望跟痛苦的郑闻怡,痛哭出声,“妈,对不起,我不想欺骗你们的,我只是太爱展铭哥了!我想不出还有别的方法留在他的身边!”

    “唐萌!你真是要活活气死我吗?”紧握的拳头一下下地落在唐萌的身上,郑闻怡悲痛地哭喊出声。

    看着面前这个陷入魔怔的女人,她宁愿她真的是得了病。

    看着面前抱头痛哭的两人,郑淮西压着眉挪开了视线,回身看向被顾展铭禁锢在怀里的夏琳君,“告诉我,这件事情,你发现多久了?”

    回视着郑淮西沉重的双眼,夏琳君抿了下嘴角,侧身扫过候在边上的王博,拧眉沉默没有出声。

    唐顾两家的人,几双眸子直接搁在夏琳君的身上,都在等她的答案。

    唐萌微眯着双眼注视在她,冰冷的视线缠在她身上,仿若毒蛇轻吐着信子等候时机伺机而动。

    身边的女人迟迟未有所动,顾展铭侧身看了过去,深邃如海的眸子仿佛压着汹涌的波涛,沉沉压进女人的水眸,搁在她腰间的长指跟着一动,双眸阖动示意她开口。

    压着盘旋在胸口的烦躁,夏琳君重新抬起眼帘回视着郑淮西,对她轻声开口,“妈,我也是不久之前才有所怀疑的!后来就私自取了其中的一颗药丸让王博找了权威的机构进行了检测,这才确定的!”

    “既然做了检测,就把那份检测单子拿出来给我看看吧!”落在夏琳君脸上的眸子缩了下,郑淮西抬着眼帘看向王博,直接出声吩咐。

    回视着郑淮西的目光,王博并没有马上有所动作,而是垂下视线看向夏琳君,征询着她的意思。

    看着王博的反应,郑淮西蹙着眉同时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对郑淮西不好意思地笑了下,回身对着王博点了点头,夏琳君示意他出去将那份检测单取过来。

    接收到女人的示意,王博转身快步离开了香泉湖。

    看着离开的身影,郑淮西低头看着手指间转动的药瓶,里面还有大半没有吃完的白色小药丸,摇了摇头转身递给了郑闻怡,重新在位置上坐下。

    转动着药瓶,郑闻怡的双眼渐渐有点泪意,心口仿佛被人给挖了一块,空洞地厉害!

    “妈!”看着郑闻怡伤心欲绝的样子,唐萌侧身蹲在了她的身边,双手紧紧地抱着她的腰身,轻声哭喊着,“你别哭!是我的错!”

    “唐萌!你真是让我说你什么好啊?”看着眼底满脸泪水的女人,郑闻怡摇着头低声问着,“你说你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何苦啊?”

    “妈,你帮帮我,就让我嫁给展铭哥吧!”双脚直接跪在地上,唐萌仰着倔强的双眼看着郑闻怡,低声祈求着,“我真是太爱他了!”

    “唐萌,你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最后痛苦的只会是你自己!”双手紧紧地抓着唐萌的手臂,郑闻怡轻声劝解道,“你听妈的话,好好地跟毅峰结婚,好好地去过自己的日子!”

    “不!妈,如果我能忘记展铭哥,我早忘记了,我真的忘不掉!”唐萌轻声哭泣着,跟郑闻怡说着她心底的苦痛,“他在我心里住了这么多年,你让我把他忘记,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唐萌,这么多道理摊开在你的面前,你难道真的不懂吗?”听着唐萌的哭泣,唐甸龙从位置上站起身,探出手臂直接将人拖起按进沙发,满脸沉痛,低声质问,“你让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怎么做,你才能明白我们的苦心!”

    “爸!你一直疼爱我,你去跟展铭哥说,让他离婚来娶我,好不好?”仰着红肿的双眼,双手紧紧地攥着唐甸龙的袖子,满目希翼地祈求着。

    “我看你是真的疯魔了!”摇了摇头,唐甸龙满目失望地看着他一直放在心口疼宠着长大的孩子,“你的爱难道就是拖着所有人跟你一起下地狱吗?乱伦,这是多么严重的词,你难道不明白吗?”

    “不会的!爸,你帮帮我!”拉着男人的衣摆,唐萌哭得不能自己。

    “按照展铭的意思,你下个月就嫁进李家吧!”男人挺直着腰身,沉痛的眸子里浮上一丝决然,“如果李家不愿意,那就让你妈重新给你找一家愿意娶你的,你嫁人吧!”

    听着唐甸龙毫无商量余地的声音,跪坐在地上的女人圆睁着双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随即摇了摇头,“不,爸,你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地把我嫁给别人!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宠爱都是假的吗?”

    看着唐萌的眸光满是失望,唐甸龙转身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外走去,他实在是不想再看到这个入了魔的孩子,这样压在心底的疼痛或许会少几分。

    “爸!”看着转身离开的男人,唐萌从地上爬起身,慌乱的眸子看向沙发上的女人,见她满身悲凉靠坐在那里低头擦着眼泪。

    惊诧的双眼重新看向渐渐走远的身影,失声痛喊,“我明明不是你们的亲生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嫁给展铭哥,你们说的乱伦根本不存在的啊!”

    女人的一声呐喊,彻底惊爆了整个客厅。

    “唐萌,谁告诉你,你不是我们的孩子?”沙发上低头抹泪的女人,抬着惊颤的目光看着眼底依旧在失声痛哭的人,微眯的双眼里是隐藏不住的惊愕。

    唐萌扔下的炸弹炸晕了在场的所有人,其中包括被顾展铭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的夏琳君。

    “唐萌,不是唐家的孩子吗?”睁着错愕万分的双眼,夏琳君侧身看着面前的男人,见他沉冷着脸,微眯着眼帘,视线盯在唐萌身上,深眸漆黑一片。

    女人抿着嘴角,眼底闪过一丝黯然,撤回视线再次看向唐萌。

    郑闻怡的声音彻底拉回了女人失控的神经,唐萌睁着茫然无措的双眼扫过面前每一张脸。

    “唐萌,你告诉我,谁告诉你你不是唐家的孩子?”撑着有些虚晃的身体,郑闻怡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沉声追问。

    看着走到面前的女人,盘旋在双眼里的那丝慌乱反而彻底消失干净。

    唐萌弯着唇角对着她笑了下,眼角流下一行清泪,哽咽地出声,“妈,没人告诉我,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你放在柜子里的那张收养凭证知道的!”

    “十五岁?”拧着眉看着唐萌,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着,郑闻怡的心底压着波涛骇浪,“你那个时候就知道了?”

    嗯了声,唐萌对着郑闻怡点了点头,唇角扯出一抹苦涩的弧度,轻声开口,“妈,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好痛苦,恨我自己不是你们亲生的孩子!”

    看着女人唇边苦涩的笑容,郑闻怡没有出声,翻腾的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各种各样的画面,却唯独没有她十五岁那一年的记忆。

    郑闻怡知道,不是她失忆,而是那一年没有特别的印象遗留在她的脑海里而已。

    落在唐萌身上的视线不由地沉重了几分,静静聆听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可是,痛苦过后,我又觉得无比的庆幸!”落在郑闻怡身上的目光移到沙发上满身寒凉的男人身上,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这样长大后,我就能嫁给展铭哥了!”

    在女人的缓缓倾诉中,唐顾两家所有人都经历了一场风暴!

    重新走进客厅站在角落里的唐屹弘,波纹翻涌的深眸紧紧地锁在唐萌身上,垂放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从那以后我努力让自己成为整个衢城最优秀的女人,满心欢喜地等候着成为展铭哥新娘的那一天!”似乎想到了美好的往事,女人的眉眼弯出幸福的笑容。

    “可是,妈!”女人眉眼之间的幸福瞬间被扭曲,唐萌抬着手指指着一直在旁边做璧人的南宫成燕恨声出口,“为什么,展铭要跟这个女人结婚呢?他们结婚的那天,我的心都快痛死了!”

    要不是南宫成燕,她也不会被莫源生盯上!

    她恨她!

    被唐萌抬着手指指着的南宫成燕,抬着复杂难辨的目光看着面前陷入疯癫的女人,侧身看向一直置身事外的男人,见他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姿势,长臂揽着夏琳君靠坐在沙发上,淡漠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起伏。

    “后来真好,这个女人识相地离开了衢城,我又能粘在展铭哥的身边,跟他同进同出,出现在不同的场合!”双眼重新露出痴迷的流光,唐萌慢慢讲述着被她收在心底的那一点点的幸福。

    客厅里静寂无声,每个人都静心聆听着她藏在心底的故事,看着她唇角上幸福的弧度,只是落在她身上的所有视线里没有一道是愉悦的。

    随着故事的延续,舒展的柳眉却慢慢地皱了起来,唐萌抬着冰冷的视线狠狠地定在夏琳君的身上,满身怨气朝着女人直扑而去,只听她开口质问,“可是为什么,这个被别人用过的二手货却出现在我们之间,硬生生地撕裂了我原本幸福的生活!”

    女人的话音落下,含恨的双眼随即被男人冰冷的视线狠狠攥住。

    惊颤的视线看进顾展铭那双寒潭般的双眼,唐萌失控的神经仿若被蜜蜂的尾针蜇了下,瞬间收缩,心口仿佛被人重重一击,疼痛难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