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六十一章 唐萌不适合继续留在香泉湖!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手肘搁在沙发扶手上,长指揉捏着依旧胀痛的额头,男人垂眸低笑着,“不了解的事情?是指她请顶尖的黑客翻出唐萌的黑历史,还是冷眼旁观别的女人算计她的老公?”

    盯着男人的双眼有那么一瞬间的震愣,南宫成燕没想到顾展铭连黑客事件也已经知道,眸光不由地拧了几分。

    “看样子,这些事情,你的确也是知道的!”视线搁在女人的脸上,她双眼间瞬间的惊诧落进男人的瞳孔里,顾展铭摇着头凉薄地笑了下,“你可真是她的好姐姐!”

    看着男人灌满风雪的眸子,南宫成燕压着眼帘沉默了会,侧身看向依旧没有半点动静的二楼,紧抿的唇瓣溢出一声叹息,“展铭,唐萌她……”

    一声尖叫撕破静寂的空间,南宫成燕抬起惊恐的双眼看向扶梯的方向,原本站在院子里的张建跟王博闻声瞬间跑进了客厅,微眯的双眼紧紧地落在楼梯口。

    全身散发着阴翳冰冷气息的男人依旧靠坐在沙发上,轻懒的眸光往上一瞥,随即重新压下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你刚才说唐萌什么?”

    “那个叫声,是谁?”惊恐不安的南宫成燕回身看着对面淡漠的男人,声音急切地追问着,“是不是琳君,你到底把她怎么了?”

    “南宫小姐,这个是唐小姐的声音!”王博垂眸看了眼顾展铭,压着声音解释着。

    “唐萌?”回视着王博的目光,南宫成燕侧身抬着双眼再次看向楼梯的方向,竖耳继续聆听着上面的动静,只是那声尖叫后,似乎一切又都归于平静。

    只是她的这个念头刚划过脑海,只听楼上再次响起类似于咒骂的声音,以及由远而近混乱的脚步声。

    本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慢慢地站起了身,面朝楼梯,困惑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上面。

    一瞬间,整个客厅再次陷入静寂之中,似乎都在屏吸等待着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最先落进众人视线的是一身狼狈的李毅峰,见他衣衫不整地小跑着下楼,凌乱的头发,上下错扣的扣子,松松垮垮的西裤,腰间的皮带依旧耷拉在那里,没有扣上锁扣。

    见到他这幅邋遢无状的样子,南宫成燕下意识地侧身移开了视线,眼底的疑惑跟着深了几分。

    慌乱走下楼梯的男人,显然没想到客厅里已经聚集了这么多的人,眼神有片刻的愕然。

    “顾总!”侧身看了眼楼上的方向,李毅峰抬着手慌乱地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同时微压着身,移动着双脚往男人的方向走去。

    “先到那边坐着!”眼帘轻抬,清寒的双眼扫过几步之遥的男人,顾展铭低声吩咐着。

    看着男人的视线有几分犹豫,见他满身阴翳裹挟着霜雪,李毅峰抿了下嘴角顺着他的意思走到了旁边的位置上静坐着。

    客厅里依旧没有人说话,几双眼睛依旧注视着楼上,而顾展铭微抬的眸子落在南宫成燕的身上。

    唐萌挪着身子走下台阶,慢慢地进入所有人的视线。

    南宫成燕眯着眼睛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见她此刻溢满痛苦的眸子,凌乱的发丝,憔悴的容颜,心底却异常的平静,没有半点的起伏。

    侧身重新在沙发上坐下,视线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见他低垂着眸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扶梯上的动静,南宫成燕垂下眼帘跟着沉默下来。

    “展铭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下了台阶的唐萌,轻晃着身子往顾展铭所在的位置幽幽地走去,声音凄迷满是哀伤。

    “唐萌!”男人抬起他那双寒潭般的双眼轻懒地盯着飘到面前的女人,薄唇轻扯露出一抹浅笑,只是那眼底却没有半点的温度,“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说什么?”看着男人痴痴地笑了声,唐萌抬起轻颤的手指指着不远处的李毅峰,扯着她沙哑破败的声音质问着他,“说你把我扔给这样的男人糟蹋?还是说你的冷酷无情?”

    “唐萌!”男人勾在嘴角的那点笑意也被冰雪所覆盖,如刃的眸光看着唐萌凄苦无神的双眼,“对于昨晚的事情,你难道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展铭哥,我有什么错?”摇了摇头,看着男人的双眼垂下一行悲苦的眼泪,疲惫的身体禁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按在旁边的柱子上才堪堪稳住晃动的身体,侧眸盯着顾展铭嘲讽地笑了下,“昨晚,我被你安排的人强暴了整整一个晚上,这些我该向谁讨要一个说法?”

    盯着唐萌的眸光微微收紧,女人的质问落进男人的耳中,寡冷的薄唇重新勾起一抹淡雅的弧度,“唐萌,这个男人可是你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

    “可我现在不爱他了!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你难道忘记了吗?”看着沙发上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唐萌倾尽所有的力气对他吼叫着。

    看着女人歇斯底里的样子,男人的眉心紧皱着,侧眸往李毅峰所在的方向瞥了眼,随即抬起手给身后的两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把唐萌带过去。

    “别碰我!”看着王博走过来,唐萌挥动的双手拒绝他的碰触,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挨着墙壁而立,红肿干涩的双眼依旧锁着顾展铭,眸底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委屈要跟他诉说。

    手指轻抬示意王博停下动作,晦涩的视线从唐萌的身上移开,男人重新垂下眸子静坐着。

    “展铭!”在这干裂焦躁的空气中,南宫成燕挪了下身子,看着男人依旧黑沉的脸试探地开口,“我上去看看琳君,行吗?”

    “成燕!”闻声,男人依旧没有抬起头,手指间重新燃上一根香烟,敛着轻讽的双眼看着袅绕的烟雾,薄唇扯动低笑了声,“你觉得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还会让你接近她吗?”

    “顾展铭,你讲点道理!”男人冰冷无温的话让南宫成燕惊悚了下,担忧的眸子往楼梯口看了眼,压着满腔的愤怒开口,“你总要把事情了解清楚了再发火吧!”

    “成燕,我一直放任她跟你来往,”顾展铭微凝着冰眸看着眼底怒火燃烧的女人,压着声线沉声开口,“那是因为我相信凭借我们两家的关系,你会帮我好好照顾她!”

    “妈的,你的意思是我没照顾好你老婆?”听着男人的意思,南宫成燕直接暴了句粗口,“你老婆满身伤痕难道都是我造成的?”

    “那么你告诉我,你帮着隐瞒这么多的事情,也是在照顾她吗?”南宫成燕的质问令顾展铭十分地恼火,隐忍着盘旋在胸口的怒气,沉声质问。

    来自于男人的质问,令南宫成燕高涨的气焰瞬间矮了几分,见她低垂着头沉思了会。

    侧身扫过紧贴着墙壁满脸凄凉的女人,南宫成燕这才重新把视线落在男人的身上,轻叹了声幽幽开口,“展铭,你是怪我没有把琳君所有的事情告诉你,这个我理解!”

    “继续!”倾身把指间的烟蒂按进烟灰缸,顾展铭轻蹙着眉头开口。

    “但是,你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南宫成燕气闷地靠坐在沙发上,“你自己的老婆脱离了你的掌控,这个事情难道不是你自己的原因吗?”

    “别跟我扯这些,你先告诉我,你们到底还隐瞒了我什么?”双眼微微眯起,顾展铭锐利的视线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南宫成燕再次侧身看向身后的唐萌,对上她看过来的双眼,红唇抿了抿,搁在顾展铭身上的双眼满是挣扎。

    “展铭,你先告诉我,这件事情后你如何处理唐萌?”看着男人,南宫成燕试探地开口问道。

    “送回唐家!”男人的眸光没有任何地波动,薄唇阖动落下声音。

    “就这样?”拧着眉的女人显然对于得到的答案非常的不满意,“你难道不觉得太过于轻饶了吗?”

    “成燕姐,你什么意思?”一直注视着两人的唐萌,听着南宫成燕的话,隐藏在眸底的怨恨倾巢而去直直地往她的身上扑去!

    “唐萌,到了现在你又何必装无辜!”从沙发上站起身,看着面前无辜而凄迷的女人,南宫成燕低头轻笑了下,“你对你嫂子做过什么,你难道都忘记了吗?”

    “成燕姐,我一直以为你是公平公正的一个人,为什么现在却偏听偏信了,”唐萌挪着虚弱的身体从墙角走出来,溢满泪水的双眼紧紧地看着面前的女人,“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害过她的事情!你说这些话不怕遭雷劈吗?”

    看着面前戏精上身的女人,南宫成燕忍不住低头笑出了声,回身看着沙发上依旧一脸清寒的男人,“展铭,你这个宠了这么多年的妹妹,的确是好本事!”

    视线在两人身上滑过,男人依旧沉默没有说话,深邃的眸子却是跟着缩了下。

    似乎听出了南宫成燕的话外音,唐萌快步往前却被站在面前的王博挡住了去路,怒视了眼面前不识相的男人,转而继续开口质问,“成燕姐,你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为什么要跟展铭哥胡说八道?”

    本想开口回应的女人,余光见顾东兴跟郑淮西相携着站在门口,垂下视线看了眼沙发上的男人,到嘴的话被她重新噎了回去。

    “淮西阿姨!”看着出现在视线里的女人,唐萌直接拨开了挡住她去路的王博,声泪俱下地跑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身体,满腹委屈地哭泣着。

    “这是怎么?”看着扑进怀里的女人,郑淮西是满头的雾水,抬着困惑的双眼跟身边的男人对视了一眼开口问道。

    “进去再说吧!”沉凝着浓眉看着郑淮西怀里低声抽泣的女人,顾东兴抬着视线看进客厅,双眼在几人身上扫过沉声开口。

    “来,跟西姨一起进去,我们坐下来说!”半拥着怀里伤心欲绝的女人,郑淮西带着唐萌重新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困惑的双眼在见到李毅峰时,心里的疑惑更深了几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谁跟我解释一下!”双眼在南宫成燕跟顾展铭之间来回扫了圈,顾东兴低声开口,“从昨晚开始就闹腾,你们到底在闹腾什么?”

    “爸,等闻姨跟姨夫来了再说吧!”提了下眉峰,顾展铭靠坐在沙发上跟顾东兴说道,“关震已经去请了,应该快到了!”

    “展铭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听到关震已经去请唐甸龙夫妻,本是窝在郑淮西肩头痛哭的女人,猛然间抬起她那楚楚可怜的眸子看着对面的男人。

    深邃晦涩的双眼回视着唐萌的泪眼,男人的心底升起一股烦躁,眸光扫过此刻沉默不语的南宫成燕,直接站起身往外走去。

    “成燕,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看着旁边一声不响的女人,郑淮西侧身往李毅峰所在的方向扫了眼,轻声问道。

    “西姨,既然展铭说等闻姨他们来,那就等他们过来再说吧!”看了眼站在院子里的身影,南宫成燕叹息了声,抱歉地看着郑淮西说道。

    双眼深深地注视着南宫成燕,郑淮西拍了拍窝在身边的唐萌低声安抚着,抬着担忧的目光看了眼顾东兴,无奈地应下,“那就等他们来了再说吧!”

    低垂着头窝在郑淮西怀里的女人,紧咬着唇瓣轻声低泣着,眼底流转着冰冷的眸光,抓着袖子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指甲深深地抵进她的掌心,席卷全身的疼痛方能抑制她此刻流窜于全身的慌乱。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彼此之间不同心境的煎熬里,唐家三人终于踏进香泉湖的大门。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视线在面前个个训练有素的男人身上扫过,走下车的唐屹弘蹙着眉问着站在院子里的男人。

    “进去说吧!”沉压的眸子扫过面前的三人,顾展铭简单地跟唐甸龙夫妻打过招呼,率先转身往里面走去。

    彼此对视了眼,郑闻怡的双眼里满是困惑,视线同样在面前的一个个面色肃穆的男人身上走过,提着步子跟了上去。

    “唐萌?你这是怎么了?”看着窝在郑淮西怀里抽泣的女人,郑闻怡拧着眉看了眼顾展铭,见他满脸淡漠,一声清冷,压下满心的急躁,伸手将人搂进怀里轻声安抚道,“来,告诉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妈!”双臂紧紧地回报着女人,唐萌本是压抑的哭声瞬间放大,仿佛经历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我也不知道!”对上郑闻怡看过来的视线,郑淮西无奈地说道,“展铭说,要等你们过来一并解决,我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

    “展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委屈痛哭的女人,唐甸龙拧着眉开口问着对面的男人,眼底溢满担忧,“你就别打哑谜了,直接说吧!”

    “昨晚,唐萌在她给我煲的汤里下了药!”男人靠坐在沙发上,眼帘低垂盯着茶几上冒着一缕白烟的烟灰缸,低声回答着他的问题,声音异常的平静。

    话音落下,唐顾两家的所有人都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顾展铭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谁不知道他口中的药所代表的意思呢!

    “药!”紧搂着唐萌的郑闻怡闻声惊叫了下,双手直接将怀里的女人往外推开了几分,惊诧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她泪水模糊的脸,“唐萌,你告诉妈,你展铭哥说的都不是真的!”

    “妈,为什么不是真的?”抬着凄楚的双眼看着面前满脸紧张的女人,唐萌痛苦地反问着,“我就不能嫁给展铭哥吗?”

    “唐萌,你也说了他是你的展铭哥,兄妹之间怎么能嫁娶?”郑闻怡拧着眉担忧地看着面前的女人,侧身看了眼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你脑子糊涂了吗?”

    “不,妈!我脑子很清醒,我一直就想嫁给展铭哥的!”对着郑闻怡摇了摇头,唐萌侧身看向对面的男人,视线里满是痴迷,“当初他跟南宫成燕结婚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女人的声音犹如巨石落进平静的湖面,瞬间激起万丈波澜。

    “唐萌,既然你说你一直想要嫁给展铭,那么李毅峰是什么?当初是你自己挑选出来的!”拧着眉紧紧地盯着眼底的女人,唐屹弘面色沉重地发问。

    呵呵嗤笑了声,女人满是嘲讽的视线扫过角落里没有声音的男人,唐萌挽着鄙夷的笑容轻声开口,“哥,你认为像他这样出身的男人配得起我的身份吗?他只不过我用来阻挡你们继续为我安排对象的挡箭牌罢了!你们却当了真!”

    听着女人越来越不着调的言论,郑闻怡恨不得直接抬手捂住她的嘴巴,只见她侧身看向李毅峰抱歉地说道,“你别怪她,她的精神还不稳定,现在的话都是胡言乱语的!”

    对着郑闻怡勉强地笑了笑,李毅峰落在唐萌身上的眸子紧缩了下,眼底冷光轻闪而过。

    顾展铭抬着他那双晦涩难懂的眸子看了眼郑闻怡,勾了下嘴角重新垂下眼帘,静默地靠坐在那里。

    “妈,你何必对他道歉!”扯着郑闻怡的袖子,唐萌倨傲地抬着她的下巴往李毅峰的方向扫了眼,满是轻蔑地低语着。

    “混账东西!”抬着手在唐萌的胳膊上猛拍了下,郑闻怡满脸尴尬地呵斥着,“你是不是魔怔了?”

    “妈,你就帮帮我,让我嫁给展铭哥吧!”低垂的眸子扫过被郑闻怡拍打过的地方,唐萌双手缠在她身上摇晃着,“我真的很爱很爱他!”

    “唐萌,你别再胡闹了!”郑闻怡满是无奈地眸子盯着面前胡搅蛮缠的女人,压在眼底的怒火因为她不稳定的病情而隐忍着。

    “唐萌,你给展铭下的药从哪里来的?”郑淮西看着面前纠缠不清的唐萌,担忧的目光在顾展铭的身上来回扫过,见他神色平静,一脸淡漠,视线不着痕迹地从二楼的方向滑过最后落在唐萌的身上,面色沉冷满是严肃地开口询问。

    看着不同于以往平和的女人,粘在郑闻怡身上的女人咬了下唇瓣,对着她低声解释,“西姨,这是之前我无意中得到的!”

    “唐萌,西姨不想看到你说谎!”女人越发清冷严肃的目光盯着唐萌苍白憔悴的脸,沉声开口再次发问,“告诉我,这药是从哪里来的?现在你手上还有没有?”

    “西姨,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女人轻颤的双眼看着一脸沉郁的郑淮西,唇瓣磕碰出她的伤心跟委屈,“我说的都是真的!”

    “今天把你们请来并不是追究这些药的来由!”深邃晦涩的眸光扫过面前的众人,顾展铭沉压着长眉低声开口,“闻姨,发生这件事情之后,我想香泉湖已经不是唐萌所能踏足的地方了!”

    听明白男人的意思,唐甸龙侧身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沉声叹了口气,对着顾展铭点了点头,“我们带她回唐家!”

    嗯了声,顾展铭点了下头,扭过头看向李毅峰所在的位置,双眼眯了下,薄唇扯动继续开口,“尽快安排唐萌跟李毅峰的婚礼!”

    顾展铭的话音落下,唐甸龙却并没有同意,双眼看向郑闻怡,见她此刻正紧搂着唐萌安抚着,男人的眼底有些挣扎。

    显然,这样仓促决定下的婚姻未必会是幸福!

    “就按展铭的意思办吧!”双眼敛进面前混乱的画面,唐屹弘看着面色沉冷的男人,沉默良久后点头同意了顾展铭的安排,“一个月内,让唐萌嫁入李家!”

    “不,我不嫁!”拼命挣脱掉郑闻怡的控制,唐萌直接从她的身边逃离,抬着颤抖的双手指着面前的众人,肿胀的双眼再次滑下眼泪,“我都跟你们说了,我爱展铭哥,为什么你们还要逼迫我嫁给这个没用的男人?”

    “唐萌!你给我住嘴!”唐屹弘微眯着双眼看着满脸泪水,痛苦不堪的女人,出声提醒,”别忘记你的身份!你要是还有点脑子,就别说这些令人耻笑的话!”

    “哥,我爱展铭哥,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摇着头,满含泪水的视线在几人身上来回地扫着,唐萌蹙着眉轻声发问,“我怎么就不能嫁给他,成为他的新娘了?”

    “唐萌!你是不是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吃药了?”努力隐忍着翻涌上来的怒气,唐屹弘沉声开口,“你的脑子现在都在想什么?顾展铭,他是你的哥哥,即使你能嫁给他,你们也是乱伦,是会被唾弃,会被众人的口水淹死的!”

    “我不怕!”女人狂乱的双眼看向男人所在的方向,对着唐屹弘嘶吼出声,“只要能跟展铭哥在一起,乱伦又有什么关系?”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又紧,唐屹弘才能压制住想上前扇她一巴掌的冲动,双手卡在腰带上轻笑了下,“可是唐萌,他根本不爱你,就凭这一点,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胡说,展铭哥是爱我的,这么多年他对我的好,你难道没看见吗?”唐屹弘的话戳中了唐萌一直想要隐藏的事实,见她疯狂地对着他叫喊着,双眼慌乱地看着面前的所有人,“妈、爸,你们也看到了,这么多年展铭哥对我的宠爱,那些是做不了假的啊!”

    “展铭,唐萌的药放在哪里?”听着唐萌的痴心妄想,郑闻怡神色痛苦地看着顾展铭,“她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都没有吃药啊?”

    男人晦涩难懂的目光敛进郑闻怡痛苦绝望的神色,漆黑浓郁的眸子愈发的暗沉。

    深邃的眸子重新落在唐萌的身上,压在眼底的清寒渐渐地溢出双眼,顾展铭重新垂下视线看向对面当做璧人的南宫成燕,恰好对上她看过来的目光,眸底深纹波动了下。

    “闻姨!有些事情,或许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摊开比较好!”垂眸笑了下,顾展铭重新抬起眼帘看着郑闻怡,深眸平静一片。

    在众人困惑的视线里,修长的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淡漠的视线一一滑过面前的人,男人低声开口,“你们稍等一下!”

    长身移动绕出茶几,顾展铭提着双脚快步往楼上走去,瞬间消失在了转角。

    客厅里鸦雀无声,连低声哭泣的唐萌都停止了哭声,睁着胀痛的双眼盯着空无一人的楼梯口,眸底出现些许的茫然。

    双脚走在长廊上,看着眼底静默无声的过道,男人压着呼吸深深地叹了口气。

    搁在门把上的长指紧了又紧,这才缓缓地推开了卧室的门。

    厚重的纱帘完全屏蔽了窗外璀璨的光线,双脚移动踏着室内晕黄的光影走了进去,实木门在他的身后重新关上。

    欧式大床上,女人依旧深埋在丝被中,清浅匀称的呼吸声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低咛声。

    男人提着双脚绕过床尾走到她深眠的一侧,低垂的视线敛着晕黄的光影落在她苍白无色的脸上。

    薄唇紧抿,长身下压,顾展铭坐在了床沿上,骨节分明的长指搁在她的侧脸上,顺着完美的弧度下滑停留在她精致的锁骨上轻轻摩挲着。

    深陷在黑甜的梦中,夏琳君满身疲惫,身上不断累积的疼痛跟疲惫拖着她不断地往深渊里走去。

    锁骨上传来的触感令她本是松弛的神经瞬间又狠狠地攥紧,馄饨不堪的大脑慢慢地清明,昏睡前那不堪的一幕重新窜入她关闭的脑海,紧闭的双眼瞬间睁开。

    “醒了?”看着猛然睁开双眼的女人,男人漆黑的眸子沉了几分,搁在她锁骨上的手指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

    “你?”看着隐匿在昏暗光影里的男人,女人的双眼里满是惊恐的色彩,酸胀的身体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几分。

    深眸敛进女人浮在瞳孔上的害怕,搁在丝被上的手指轻握成拳狠狠捏了下,男人的眼底闪过些许轻嘲。

    “既然醒了,就起来吧!”站起声,顾展铭绕过床尾,打开衣柜从中取出女人的衣服,重新走到她的身边,低哑开口。

    戒备的双眼看着床边长身玉立的男人,十指紧紧地攥着身上的薄被,夏琳君紧抿着唇瓣没有回应。

    “客厅里,唐顾两家的人都到齐了!”暗沉的双眼锁着女人防备的眸子,男人随手放下手指间捏着的连身长裙,低哑着声音跟她说道。

    看着男人的双眼有片刻的震愣,双手捏着被角,轻颤的长睫下压,流转的眸子里满是沉思。

    经过昨晚的事情后,今天唐顾两家齐聚在香泉湖,夏琳君的脑子里闪过各种猜测,却不敢肯定顾展铭的用意。

    在女人愣神的时间里,本是伫立在床边的男人侧身坐进了旁边的沙发,舒展着四肢,阖上双眼休憩着。

    颤动的睫毛掀开往顾展铭所在的位置看了眼,见他紧闭着双眼靠坐在那里,女人抿着嘴角撑着酸软无力的双手从柔软的床上坐起身。

    纤细的手臂探出扯过男人搁在床上的长裙,目光在薄被上来回扫过,并没有看见贴身的衣物。

    捏着裙子的手指紧了紧,含恨的目光看向沙发上的男人,紧咬的唇瓣里是她此刻敢怒不敢言的愤怒。

    低垂着视线看着手指间的布料,女人裹着身上的被子一点点地挪下床,双脚落地的瞬间,身体轻晃了下,若不是手指紧紧地扣住身侧的柜子,此刻的她或许早已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五指落在柜门上,轻颤的双眼此刻才发现面前的手臂在微微颤抖着,紧在胸口的呼吸慢慢地吐出,女人打开了衣柜的门。

    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掀开轻阖的双眼,看着眼底裹着薄被依在柜子上翻找着东西的女人,视线在她纤薄的背脊上划过,上面一颗颗脊珠清晰可见。

    捏着手指间的贴身衣物,女人抿着嘴角坐进身后的床铺,背对着男人松开了身上的丝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