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六十章 我们之间就剩这么点恨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面前满身阴翳的男人,关震沉声应下,回身快步走到楼梯口直接让楼下的两个男人上来,声音沉冷毫无起伏,“你们两人给我收着,里面死也好,活也罢,在我没有回来之前,这扇门绝对不能打开!”

    墨黑深沉的视线盯着面前紧闭的实木门,隐约有女人娇娆的声音溢出房门,关震闭上双眼沉默了会,侧身看向斜对面同样门板紧闭的房间,深冷的双眼刮起狂风暴雨。

    带着警告的视线扫过面前守着房门的两人,男人转身大步离开,晦涩暗沉的眸光扫进角落里的那点红色布料,盘旋在关震心口的惊涛骇浪又高了几丈。

    看着面前的豪华客厅,这里除了他所带来的人,原本在这里工作的王阿姨也不见踪影。

    刚才从顾展铭的话里他隐约猜测到,这次的事情或许跟夏琳君有些关系。

    只是他依旧想不明白,到底有多深的仇恨,能让一个女人下定决心把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人送作堆!

    其中一个还是她的枕边人,而她自己却能悠然地抽身离开!

    沉重的脚步落在台阶上,一步一步跨下楼梯,在他最终走完这为数不多的几个台阶时,关震轻抬的双眼里浓墨盘踞,让人窥探不出一点的情绪。

    “李成跟王良,你们两个马上到李家去,把李毅峰带来送到楼上的房间内!”站在台阶上,看着院子里一字排开的十几个人,关震面色沉冷地吩咐,“张明,陈正你们两人把张建带上马上找到顾太太,并迅速带到这里交给顾总!”

    男人拧着眉沉思了几秒后,对着几人挥了挥手,沉冷开口,“快去快回,两人如有反抗,给我直接劈昏就是!”

    双手卡在皮带上,融着浓郁夜色的双眸看着四人跳上车飞速地消失在视线里,微眯的双眼精光闪过。

    关震走下台阶回身看向二楼的窗口,里面的女人呼叫的声音似乎渐渐地微弱了下去,视线滑过另一个漆黑的窗口,男人的心跟着沉了几分。

    “你们给我好好守着!在我没回来之前谁也不能放进来!”精锐的双眼扫过面前的所有人,男人沉声吩咐完,随即打开身边的车子,压着身快速地钻了进去。

    在众人的注视下,车子猛打了个方向后直接驶出了院子。

    扫了眼前面驾车的男人,张建看着身边的人,拧着眉,双眼里满是困惑,抿了下嘴角不甚明白地开口,“你们今晚进香泉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现在你们这么大动干戈地去找顾太太,是什么原因?”

    “具体发生什么也不是我们能谈论的!”沉眉思索了下,陈正低声开口,“我们出来的目的就是带顾太太回香泉湖,其他的事情你如果真想知道,到时候可以问关助!”

    看着面前荤素不进的男人,张建掀了掀唇瓣,最后选择了闭嘴,双眼看进窗外浓郁的夜色,他的心底升起一股不安来。

    车子在夜色里穿梭,三人直接往南宫家所在的方向驶去。

    只是,谁也不能保证,夏琳君就一定在那里!

    关震驾车离开香泉湖既没有去李毅峰的家,也没有到处去寻找夏琳君,而是直接驱车到了柳重冉所居住的小区。

    站在车旁,仰头看着面前高耸的大厦,男人犀利的眸子扫过眼底灯火通明的窗户,提着步子直接走进大楼。

    柳重冉拧着眉防备地注视着门外的男人,记忆里她似乎没有见过他,“你有什么事情?”

    “柳小姐,顾总有请!”压着视线看着眼底一脸防备的女人,关震迂回了下,“请跟我走一趟吧!”

    看着男人的目光错愕了下,柳重冉蹙着眉重新将眼前的人打量了一番,试探地开口问道,”关震?”

    “看样子柳小姐对我也了解过一番了!”对着女人轻点了下头,关震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那么请跟我走吧!”

    看着男人的目光沉凝了几分,眸底闪过几分思量,余光扫过窗外绞着霓虹的夜色,疑惑地问道,“我想知道顾总让我过去是为何事?”

    “柳小姐,具体什么事情你到了就知道了!”男人的双脚往女人的方向移动了一步,轻蹙的眉心里压着些许的烦躁,“还请柳小姐不要拖延时间!”

    “我要是不去呢?”看着男人逼近的步子,柳重冉心底滑过一丝惧意。

    虽然眼前的男人是顾展铭的贴身保镖,但也不能排除他背着主子有另外的歹意。

    垂眸轻笑了声,关震看着柳重冉的目光凉薄至极,嘴角掀动,寒凉出声,“这就不是柳小姐能决定的了!”

    看着门口嚣张至极的男人,柳重冉深呼了口气,对着关震说道,“那么我能否给我的经纪人打个电话?”

    “当然!”点了点头,关震对此并没异意,“你可以上车后跟你经纪人联系!”

    看着男人紧蹙的眉心,柳重冉咬唇沉思几秒后,点头同意跟他去见顾展铭,“我拿个手包!”

    看着柔和的灯光下,女人去而复返的身影,关震垂下眼帘退至一边,压制着不断从心底翻涌上来的急躁,耐心等候着。

    房门在两人身后关上,男人提着步子快速地往前移动,两道轻重不一的脚步声落在静寂的过道上,随后消失在电梯里。

    看着飞速后退的夜景,柳重冉摸出机子给她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跟那边大致说了情况后就收了机子。

    抬着视线扫过后视镜,见后座的女人紧抿着唇线看向窗外,男人压下眼帘专注地看着面前的路况。

    “你们顾太太在吗?”沉默了会儿,柳重冉将视线搁在男人的侧影上,拧着眉问道。

    “怎么,柳小姐害怕见到顾太太吗?”关震摆着手里的方向盘转了个弯,闻声勾了下嘴角饶有兴趣地开口。

    女人的双眸微微眯起,关震身上散发出的不怀好意令她非常的不舒服,精致的下巴轻仰,柳重冉轻笑了下,“关助是什么意思?”

    “柳小姐,你的长发披下来其实并不好看!”男人的视线依旧专注在路面上,对于柳重冉的问题,他并没有正面回答,“今天你身上的衣服还是比较符合你钢琴公主的气质的!”

    搁在腿上的手指紧了下,女人的眼底闪过些许的难堪,随即被她与身俱来的傲气压制下去,只听她轻声反问面前的男人,“是吗?”

    抿唇笑了笑,关震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打转,话锋轻转,沉冷开口,“有些人并不是你有多少资本就能肖想的,柳小姐你觉得对吗?”

    “关助,即使我曾肖想过顾展铭,那也是他给了我这个机会!”男人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明显,柳重冉就不能再装聋作哑,见她扯着唇角跟着笑了下,反唇相讥道,“哦,不,确切的说是你们顾太太把他推到了我的身边!”

    “柳小姐觉得,按照你现在的装束会让顾总多看一眼吗?”后视镜里,关震挑了挑眉反问。

    女人难堪的视线紧紧地盯着镜子里的男人,而后撤离看向窗外,斑驳光影里,她的双眼满是复杂。

    “柳小姐,大家都是聪明人,”瞥了眼后座再次陷入沉默的女人,关震蹙着眉心低声开口,“若不是你精心设计走进顾总这段乱了心智的生活,凭借你跟顾总曾经的交情,香泉湖你可以随便出入,夏琳君或许能成为你的至交好友!”

    “关助!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你就不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了!”女人的双眼依旧落在窗外,清冷的声音溢出红唇,“这次什么目的,你就直说吧!”

    “跟聪明人聊天就是爽快!”点了点头,男人弯了下嘴角,却也没有说出此行请柳重冉过去的目的,只是跟她说道,“柳小姐倒是不必担心,此行并没有任何不良的动机,只不过请柳小姐帮个忙而已!”

    回身看着驾驶室里故作高深的男人,柳重冉的心底却并没有那么轻松,女人敏感的天性告诉她,事情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黑色的奥迪融进这浓郁微凉的夜色里,朝着香泉湖飞奔而去。

    张建看着面前的两人,脸上的神色同样沉重,南宫家并没有夏琳君的影子,这让他有股不好的预感。

    “张建,夏琳君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南宫成燕面色凝重地盯着男人沉声问道,“你们在这个时间点过来找她,别告诉我你们只是无聊而已!”

    南宫成燕的问题同样是张建目前迫切想要知道的,只是碍于唐门的规矩,他也没有办法让陈正跟张明两人开口说明。

    “你们倒是说啊!”装满急切跟惊惧的双眼在面前的三个男人脸上来回扫过,南宫成燕忍不住急躁地开口。

    “南宫小姐,具体的事情其实我们也不知道,”看着面前已接近暴躁边缘的女人,陈正只得开口,“但是关助下了命令一定要马上找到顾太太,并把她送到顾总身边,如果南宫小姐能联系上她,还得请你帮下忙!”

    陈正的话令南宫成燕垂眸沉思了会,见她轻叹了声后,重新抬起沉重的双眼,侧身拿起捏在掌心的手机拨下了夏琳君的电话。

    电话的铃声持续了很久,犹如张建重复拨打过无数次一样,没有人接听。

    “真是急死人了!”南宫成燕捏着机子在大门口来回地走动着,耳边重复响起却没人接听的铃声令她感到异常的烦躁。

    在这万分焦躁的时刻,陈正手里的机子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号码,男人轻呼了口气,捏着机子直接接起了电话,“喂,你好,我是陈正!”

    这通电话正是来自于唐门内部工程技术人员,刚才离开香泉湖之前,为了以防万一,陈正就跟那边联系让他定位了夏琳君手机的位置。

    挂断电话,陈正看着面前的三人,直接开口,“顾太太目前所在的位置已经找到,我们赶快过去吧!”

    “我跟你们一起过去!”南宫成燕挂断了一直没有人接听的电话,看着陈正焦急地开口。

    “抱歉,我们没办法答应!”站在车旁,陈正直接拒绝了南宫成燕的要求,随即坐进车子关上了车门。

    车子以离弦之势飞速离开南宫家,瞬间就消失在了南宫成燕焦躁不安的双眼里。

    捏着机子站在原地片刻,南宫成燕转身往屋子里跑去,不一会儿便见她拿着个手包重新跑出房子,跳上她那辆车子驶出了院子。

    “这火急火燎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瞬间就消失在院门口的车子,谢芝琳拧着眉问着南宫政宇,“问她也不回答,真是急人!”

    “别管了,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提着眼帘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女人,南宫政宇重新低下头翻着手里的报纸,“她心里有数的!”

    张建一行三人到达目的地时,远远地就看见夏琳君站在灯光璀璨的跨江大桥上,彼此对视了一眼,打开车门快速地往她所在的位置靠近。

    江面波光粼粼,夜风卷着江水的寒凉狠狠地席卷着站在桥面上的女人,垂落的发丝被冷风撕扯地凌乱不堪。

    双臂紧紧地怀抱着身体,夏琳君方觉得胸腔内的这颗心脏不至于被这寒冷所冰冻。

    脸上细腻的肌肤早已麻木,犹如她此刻的神经,根本感知不到任何的痛苦。

    目光呆滞地看着脚下暗潮汹涌的激流,苍白的唇瓣毫无半点的血色,整个瘦弱的身体却依旧挺直在那里。

    “太太!”三人不动神色地围在夏琳君的身边,看着她此刻茫然的神色,张建往她的身边走了一步,低声开口,声音带着些许地安抚,“顾总让你回香泉湖!”

    看着面前的三人,涣散的瞳孔慢慢有了焦距,嘴角挽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夏琳君对着张建摇了摇头,轻柔的声音裹着这夜色的寒凉,轻嘲地开口,”不,我不想回香泉湖!那里早已不是我的家了!”

    “太太,请别让我们为难!”女人的拒绝让陈正目露无奈,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

    关震的意思,他不可能违抗,如果夏琳君不愿意跟他们回去,那么他也只能动手了。

    “怎么?顾展铭给你们下了死命令了吗?”轻嘲的视线盯着面前一脸刚毅的男人,夏琳君轻声开口,声音里裹着些许的缥缈。

    “抱歉!”陈正抿唇往旁边退开一步,长臂往前作了个请的手势,而他锐利的视线却紧紧地盯着女人,若她不从,他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

    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清冷的双眼回视着陈正的注视,长睫下压遮住眸底的那丝疼痛,夏琳君对着他点了下头,“好,走吧!”

    听到女人愿意跟他们回去,三人都不自觉地松了口气,长腿移动快速地往车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跨江大桥上,一辆银色的桥车飞速地驶离桥面,瞬间消失在路口监控画面里。

    关震载着柳重冉进入香泉湖,暗沉的视线扫过门口停放的车子,手指轻动直接摸出了上衣口袋里的机子,“你们到哪里了?”

    听到对面陈正的回答,关震嗯了声,随即吩咐道,“加速回来!”

    后座的女人抬着困惑的双眼看着面前灯火通明的别墅,视线扫过眼底一个个训练有素的男人,拧着细眉问道,“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靠坐在车椅上,双眼敛进面前看似平静,实则早已动荡的房子,关震沉默良久都没有回答柳重冉的问题。

    窗外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男人侧眸瞥了眼,随即快速地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弯身对着里面的女人说道,“柳小姐,请下车吧!”

    蹙眉看了眼窗外,视线在那明亮的窗口深深地看了眼,柳重冉压了下长睫,伸手拉开车门跨了出去。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女人,夏琳君忽然觉得分外的好笑,填满心脏的寒凉一点点地从那破裂的地方慢慢地渗透出来,一丝丝地钻入早已麻木的神经,整个身体犹如浸泡在冰窟里,没有半点的知觉。

    回身看了眼,当夏琳君的身影进入柳重冉的视线时,心底不可谓不震惊,半阖的唇瓣张了张,却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

    “柳小姐,这些虚礼就不必讲究了!”回身往夏琳君的方向扫过,见她的身影似乎有些虚浮,男人的深眸眯了下,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留的意思。

    视线扫过男人隐匿在昏黄夜色里的侧脸,柳重冉抿着嘴角,低垂下头随着他走进屋子。

    当所有人都集合在客厅里,关震看了眼早已回来,此刻正守在楼梯口的李成跟王良,沉眸扫过面前的两个女人,视线在夏琳君苍白而疲惫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后,随即对着王良打了个手势,“把柳小姐带上去吧!”

    关震的一声令下,除了不明就里的几人外,其余的人都抬着震惊的双眼注视着他。

    随即错愕惊讶的视线又往夏琳君所在的地方看去,见她正低垂着头坐在沙发上,此刻却毫无动静。

    关震暗沉晦涩的双眼同样落在夏琳君的身上,见她仿若陌生人般坐在那里,深眸缩了下,裹挟着些许风雪的视线将女人从头到尾扫了一遍,见她垂放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着,男人在心底不由地松了口气。

    柳重冉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目光却下意识看向夏琳君,见她呆坐在那里,柳眉紧紧蹙起,侧身往二楼的方向看了眼,双脚本能地往后退去。

    “柳小姐,请吧!”身子移动,王良直接挡在了她的身后,嘴角含笑,眼底却是冰冷无温。

    “关震,你告诉我,今天晚上让我到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被王良直接攥着手腕往上带的女人,回身看着伫立在客厅里,面色沉冷的男人,惊恐地发问。

    “快点带上去!”黑沉的眸子如冰刀射向王良,男人含冰裹雪的声音直直地落进在场的每个人耳中。

    显然再拖延下去,关震很可能发飙。

    扣在柳重冉手腕的手指狠狠地一捏,疼痛瞬间攥住她的神经,那点毫无作用的抵抗顷刻瓦解。

    拖着女人的身体,王良毫无怜香惜玉地将人拖进了长廊,随即把她推进了顾展铭所在的房间。

    女人挣扎的声音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耳中,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在屏息等待着。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在等待什么!

    双手卡在腰带上,关震侧身看着夏琳君,黑沉的眸子浮沉着太多复杂的情绪,最后归于平静,薄唇轻动低声开口,“顾太太,这样的结果,你心里好受吗?”

    本是低垂的头,闻声抬起,酸涩的双眼回望着光线里的男人,夏琳君对着他笑了下,轻阖上双眼不再看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景物。

    沉声叹了口气,男人转身重新抬起眼帘注视着二楼的方向,垂放在身侧的长指狠狠地攥紧。

    他的心同样在等待着!

    一声凄厉的叫声响彻在整个空阔的房子里,随即在众人惊恐的双眼里,仅裹着一条浴巾的男人攥着柳重冉的手腕将她拖出长廊。

    在众人始料未及的视线里,顾展铭扬起手臂直接将人扔下了楼梯。

    始终注视着男人动静的关震飞身过去直接将人接住,而不至于因他的私心造成一宗惨案。

    堪堪落地的女人,紧紧地攥着男人的衣服,一双惊恐的双眼回望着楼梯口那黑煞般的男人,整个身体颤动不止。

    “关震,你找死!”血丝爆裂的双眼怒视着楼下的男人,那声暴吼隐着他滔天的怒火。

    看着手腕上依旧惊颤不止的女人,关震垂眸低叹了声。

    忽视来自头顶的怒火,男人侧身看向沙发上的女人,见她睁着惊恐的双眼注视着楼上的男人,显然刚才顾展铭的暴行也深深地吓到了她。

    轻打了个响指,关震直接带着近乎昏厥的女人转身离开了客厅,嘴角扯动低声吩咐,“所有的人都给我撤离!”

    不过几秒,本是人满为患的房子瞬间只留下两人。

    顾展铭垂眸看着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眼底寒光四溢,全身近乎爆裂的肌肉遒结成球,冰冷的气息在他的周身肆意流窜。

    看着一步步走下楼梯的男人,惊惧的双眼慢慢地圆睁,从心底爬出来的恐惧紧紧地攥着她的四肢百骸,令她想跑却又动弹不了。

    “怎么回来了?”蹲在女人的面前,顾展铭抬着冰凉的手指抚上她细腻优美的颈子,薄唇贴着她的侧脸轻吻着,沙哑的声音擦着她小巧的耳垂,“你这个没有心肝的女人,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合适?”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着身下的沙发垫子,隐忍着心底翻涌上的惊惧,夏琳君僵直着身体不敢挪动分毫。

    “怕了?”犹如木头僵硬的身体让顾展铭非常的不满意,如钳的长指狠狠地捏着女人的下颚,血红的双眼直直探入她的眸底,似要直达她的灵魂深处。

    “你弄疼我了!”僵硬的手指按在男人的手臂上往外推,夏琳君挪着身子往后退去,想要尽可能远的离开男人的势力范围。

    “疼?”嗤笑了声,男人蓬勃的身体随着女人的后移而往前压进,直至将她整个覆在身下动弹不了。

    “顾展铭,你到底想怎么样?”看着面前犹如从修罗场里爬出来的男人,夏琳君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刚才那肝胆俱裂的一幕深深地烙印进她的灵魂深处,想要忘记都不能。

    “我想怎么样?”男人的长指顺着女人颈部的曲线一路往下,一点点地剥开裹在她身上的薄衫,提着眼帘注视着她惊恐的双眼,嘴角勾着一抹冰冷的弧度,“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顾展铭,你要发疯找别人去!”整个身体被男人定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夏琳君双手搁在身前推拒着他的靠近,依旧布满怨气的双眼狠狠地瞪着面前的人,红唇抿起恨声出口,“我不是你泄欲的工具!”

    “不是吗?”轻笑了声,男人冰冷的双眼注视着女人的瞳孔,目光一点点地收集她的惊恐,那惊恐愈多,男人嘴角的笑意愈浓,坚实的长腿镶嵌进她的双腿间,在她不断加深的恐惧里,沉身而入,直接撕裂她伪装的强硬,“现在呢?是不是?”

    “顾展铭,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眼泪滑落眼角,手指狠狠地在他的背脊上胡乱抓着,一条条深可见血的痕迹交错而成,女人心底破裂的空洞却愈发的大。

    “恨?”双眼注视着身下痛苦的女人,顾展铭的嘴角依旧挂着清浅的笑意,“也好!我们之间就剩下那么点东西了!那就恨吧!”

    话音落下,男人的薄唇覆在她的红唇上,直接阻止了她继续吐出凉薄的声音。

    晨曦的微光渐渐钻出厚重的云层,大门外,一夜未眠的男人,双手插在腰上,双眼注视着面前依旧毫无动静的房子,眼底满是忧虑。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样一夜未眠的南宫成燕走到关震的身边,睁着血红的双眼看着紧闭着大门的房子,急切地追问。

    “所有的事情,等顾总他们醒来后再说吧!”侧身看了眼焦虑万分的女人,关震依旧没有透露半个字。

    看着面前嘴巴比蚌壳还要紧的男人,南宫成燕烦躁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侧身重新回到车子上打算闭上双眼休息一下。

    时间在一点点地流逝,当光线钻进纱帘照在床上两个疲惫不堪的人身上时,本是深眠的男人猛然睁开了眼帘。

    馄饨的双眼在光影里渐渐清明,垂眸看着臂弯里陷入深眠的女人,男人的眼底寒凉一片,没有半点的温情。

    长臂抽出,掀开被子下了床,低垂的视线扫过床上的女人,顾展铭转身走进了浴室。

    穿戴整齐的男人舒展着四肢靠坐在沙发上,看着走进来的两人,扫了眼面前的位置,低声开口,“坐吧!”

    “琳君呢?”南宫成燕并没有按照男人的意思坐下,关切地双眼看向二楼的方向,哑着声音问着顾展铭,“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清冷的视线扫过面前聒噪的女人,男人的眼底寒光闪烁,顾展铭并没有理会南宫成燕,而是侧眸看向关震,沉声问道,“唐萌跟李毅峰呢?”

    “安排在三楼的房间!”看着面前毫无温度的男人,关震低垂着眼帘回答着。

    嗯了声,顾展铭垂眸沉思了片刻,随即重新抬起淡漠无温的视线看着他,“通知唐家所有的人,让他们马上到香泉湖来!”

    浓眉轻蹙了下,关震嗯了声,转身就往外走去。

    “展铭,你没事情吧?”看着面前的男人,南宫成燕总觉得他似乎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成燕,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清寒的目光直直地搁在对面的女人身上,顾展铭摸出一包香烟抽了一根出来放进嘴里,轻哑开口,声音就如他此刻的人一样毫无温度。

    “我能瞒着你什么?”拧着眉看着顾展铭,南宫成燕回视着男人的目光不甚明白地开口。

    嗤笑了下,顾展铭没有说话,低头点燃了手指间捏着的香烟,狠狠地吸了两口,瞬间白色的烟雾弥漫开来,模糊了他深刻的眉眼。

    侧身往楼上看了眼,南宫成燕抿了下嘴角,看着面前吞云如雾的男人,试探地开口问道,“琳君,还好吗?”

    “很好!”轻阖了下双眼,顾展铭抬起一条腿压在另一条上,手指间摩挲着烟蒂,嘴角勾着一抹浅薄的笑,饶有兴致地问着对面的女人,“你来猜猜,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男人眼底那寒凉的温度,南宫成燕垂眸沉默了会。

    昨晚的事情,即使顾展铭不说,她现在也已经大致的猜测到了。

    “展铭,有些事情你不了解!”盛满担忧的眸子看着面前的男人,南宫成燕轻声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