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一场情爱,三人的痛!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南宫家住了两天,两人就回到了香泉湖,唐萌看着驶入院子的车子,飞奔至顾展铭的身边,仰着兴奋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声音轻柔低婉,“展铭哥,你总算回来了?”

    嗯了声,暗沉的眸子落在眼底眉眼弯弯的女人,余光里见下车的夏琳君转身往外走去,顾展铭侧身看了过去,“你去哪里?”

    “去看孩子!”回身瞥过男人身边的女人,对上她看过来的视线,夏琳君对着她轻柔地笑了笑,挑着眉回望男人晦涩难懂的视线。

    话音落下,随即转身离开,落进男人瞳孔的不过是她甩在身后的马尾轻荡出的妖娆弧度。

    “展铭哥!”见女人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口,唐萌往顾展铭的身边又挨近了几分,双手直接缠上他的胳膊,身前的柔软若有似无地蹭着,水光奕奕的眸子又是那般无辜地看着他,“我们进去吧!”

    沉压的视线搁在唐萌的身上,瞳孔深处涌动的波纹越来越密集,顾展铭扯着薄唇笑了下,双眼扫过她缠在臂弯间的手臂,双眉紧蹙,声音低哑裹着淡淡的提醒,“唐萌,我是你哥哥!”

    “展铭哥,我知道的!”在顾展铭逼迫的视线里,唐萌慢慢地松开了缠在他臂弯上的双手,水润的眸子弥漫上一层水光,轻柔沙哑的声音里裹着她的无助委屈,“我就是习惯了从小对你的依赖,没有别的意思!”

    “唐萌,兄妹之间感情再如何深刻,有些该遵守的人文道德底线还是要遵守!”拧着眉看着眼底低垂着头的女人,顾展铭语气沉重的开口。

    瞳孔深处划过几帧让他不愿意细想的画面,男人眉间紧蹙的皱纹愈发的深刻。

    “我知道了!”从男人身边默默地退开,唐萌低垂着头,贝齿紧咬着唇瓣,从唇舌间溢出的声音夹杂着些许隐忍的泣音,让人闻之心疼至极,“展铭哥,你别生气,我以后会注意这些的!”

    深邃的眸子笼在女人的身上,见她全身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哀伤,顾展铭压了压浓密的睫毛轻叹了声,“进去吧!”

    双脚移动,男人转身率先迈开步子往屋子里走去,并没有如曾经无数次一样,抬着手摸着唐萌的发顶低声安抚,直至她低落的心情恢复平静。

    低垂的视线里男人的双脚从她的眼底走过,并没有一丝一毫地停留。

    垂落的长睫颤动了下,一丝惊慌从女人的眼底划过。

    垂放在身侧的手指紧紧的攥起,唐萌微微抬起溢满水光的眸子看着已经走上台阶的背影,压在心底的惊慌越发的强烈!

    夏琳君回来时,并没有在客厅里见到顾展铭,只有唐萌一个人靠坐在沙发上,神情有些幽怨。

    双眼在她沉冷淡漠的脸上滑过,细眉微不可见地挑了下,眸光扫过二楼的方向,提着双脚走了过去,并在她的对面坐下。

    “你这是心情不好?被你展铭哥冷落了?”弯着腰从茶几下随手抽出一本杂志搁在双腿上,视线落在封面上,看到上面的封面女郎,夏琳君倒是有些惊讶,抬着手把封面对着唐萌,轻笑着打趣道,“这是你那个朋友吧?身材倒是非常火辣!”

    淡漠的双眼落在夏琳君手指间捏着的杂志上,她口中所谓身材火辣的朋友正是模特出身的罗莹云。

    “是呢!”看着夏琳君手里的杂志,唐萌弯着嘴角点了点头,而后又似玩笑地开口,“我原来以为她会成为我嫂子呢,没想到最后跟我哥在一起的会是琳昔,这真是世事难料!”

    “是呢!”看着唐萌嘴角的那点笑意,夏琳君颇为赞同地点头,“缘分这种东西可真没办法说清,就像有些人总幻想一些并不属于她的东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做尽一切缺德事,结果却成为一个笑话一样!”

    搁在夏琳君脸上的双眼缩了下,女人的眼底冷光微闪,随即跟着点头附和着,“嫂子说得真对,不过弱肉强食的社会,笑到最后的那个人总归还是让人羡慕的!”

    挑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夏琳君笑笑不再接话,双眼看着从台阶上下来的男人,弯着唇角轻声问道,“下午还要到帝云吗?”

    看着女人脸上的柔美弧度,顾展铭提着眼帘扫过她对面的唐萌,嘴角抿了下,走到她身边坐下,长臂探出直接将人卷进怀里,而后低声跟她说道,“不出去了,下午留在家里陪你!”

    “这么好?”挑着眉回视着男人落下来的视线,夏琳君侧身看着唐萌轻笑着说道,“我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呢!”

    看着面前相拥在一起的男女,唐萌的视线扫过顾展铭卷在夏琳君身上的臂弯,轻颤的双眸对上她看过来的视线,唇角勉强地跟着扯了下,没有接话。

    “别闹了!”抬着手在顾展铭捏在腰窝上的长指上拍了下,夏琳君略有些娇羞地横了眼身边的男人,眼角的余光划过对面沉默的女人,不满地开口,“你没看到唐萌也在呢?”

    深邃的双眸笼着臂弯里的女人,视线在她含羞带怯的眼角捕捉到一抹冷光,顾展铭捏在她细腰上的长指慢慢地摩挲着,轻懒的目光移动落在唐萌的身上,见她正抬着那双浸满泉水的眸子看过来,男人的眉心拧了下。

    “昨晚太晚睡了,我要上去补个觉!”挪开男人揽在身上的手臂,夏琳君打着哈欠站起身,略显迷蒙的双眼看着面前的两人,“你们再聊聊!”

    看着女人轻揉着后腰迈上扶梯,唐萌紧咬着牙根方能抑制住心口翻滚的妒忌。

    “唐萌!”男人沉冷暗哑的声音砸进女人的耳朵,令她瞬间回了神。

    侧身重新看向面前的男人,见他依旧舒展着四肢靠在那里,只是搁在她身上的双眼犹如千年深潭,幽深而冰冷,恐惧从心底一点点地爬出来攥住了她的神经。

    “展铭哥,你怎么了?”唐萌对上他的目光,身体下意识地瑟缩了下,轻颤的双眼露出害怕的神色,抖动的声音里满是委屈,“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男人深暗的目光依旧搁在唐萌略有些紧张的脸上,晦涩的视线里夹着几分探究,搁在扶手上的手指压着呼吸的频率一下一下的敲着。

    “你也上去休息一下吧!”眼帘下压遮住了眸底的深思,顾展铭跟对面的女人说道。

    “展铭哥呢?”见男人垂下视线,搁在身上的那股无形的威压随即挪开,唐萌深呼了口气的同时,看着顾展铭的双眼里浮上几分惊疑,“你不上去午休吗?”

    眼睑重新抬起,眸光回视着对面的女人,薄唇轻抿扯了个清浅的弧度,对着她点了点头,“要的!”

    听到顾展铭说要上去午休,女人的双眸暗了下,随即弯着眉眼跟对着男人说道,“那展铭哥,我先上去了!”

    嗯了声,顾展铭对着她轻阖双眸,低声开口,“去吧!”

    男人的身躯靠依旧在沙发上,平静淡漠的深眸看着唐萌走上扶梯消失在转角,搁在扶手上的长指收收放放几次后,起身走上了台阶。

    看着推门进来的男人,夏琳君的眉心不由地皱了下,随即若无其事地挪开双眼继续跟人打着电话。

    笔挺站立在过道上的男人,双眼微眯,暗沉的眸光压在床头的女人身上,视线在她低垂精致的小脸上划过,落在她半掩在衣襟下的白皙细嫩的肌肤上,漆黑的眸子暗了几分,瞥过她寒若冰霜的脸颊,垂在身侧的手指摩挲了下,脚跟轻转走出了房间。

    本是低头跟夏琳昔通话的女人,微转过头正好看见顾展铭走出房门的背影,红唇抿了下,随即轻笑着继续跟对面的人低声细语。

    “姐,我真怕你玩地太过分了,到时候不好收场!”夏琳昔捏着机子站在帝云大厦的过道上,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拧着眉,心底有些许地忧虑。

    “放心吧,或许唐顾两家会因此感谢我也说不定!”弯了下嘴角,夏琳君靠在床头跟夏琳昔低语着,“毕竟唐萌是他们从小娇宠着长大,现在外面对她的风评又是如此的不堪,这以后有顾展铭继续捧着手心里,他们就不必担心她以后会被人欺负了!”

    “可是姐,你真舍得吗?”沉默了会,夏琳昔紧着声音问着对面的女人。

    “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轻叹了声,夏琳君嘴角勾着一抹苦涩的笑,“人生有舍才有得!”

    “我还是觉得你这个办法太过于激进了!”侧身靠在扶栏上,夏琳昔低声劝着对面的女人,“这要是姐夫真控制不住,姐,你想过事情出来后,唐顾两家对你的态度吗?”

    “放心吧,我会操作好的!”听着夏琳昔担忧的声音,夏琳君沉默了会安抚着,“我只是放了点鱼饵而已,上不上钩,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沉默了会,夏琳昔嗯了声收了电话,双手环胸靠在扶栏上,低垂的眸子里满是担忧。

    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机子,夏琳君侧身看着窗外,眸底有些空茫。

    “嫂子!”唐萌推开半掩的房门,看着靠坐在床头的女人,双眼在卧室内快速地扫过,长睫轻颤了下,轻柔开口,“我这后面的拉链好像卡住了,你能帮我看一下吗?”

    看着站在床尾的女人,夏琳君的嘴角弯起一抹动人的弧度,随手丢下掌心的机子,掀开被子下了床,对着唐萌轻笑着说道,“来,我看看!”

    “谢谢嫂子了!”侧身背对着夏琳君,唐萌挽过垂落下来的长发,不好意思地开口,“刚才过来还怕打扰到你跟展铭哥休息呢!看着你们虚掩着房门,我就推进来看看,还好你们都没有午睡!”

    “举手之劳而已!”视线落在女人光滑柔美的背部,手指提着衣襟看了眼,夏琳君柔声开口,“的确是卡主了,你等一下!”

    “嫂子,展铭哥呢!”侧眸看着眼底豪华的欧式大床,唐萌蹙着眉问着身后的女人,“我刚才听他说要上来午睡的,怎么没看到他人啊?”

    “他手里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等一下就过来了!”拉上拉链,夏琳君看着眼底贴合着身体曲线的半身包臀裙,低声解释了句,随即挑着眉开口,“你找他吗?”

    “没有!”回过身看着夏琳君,对着她摇了摇头,唐萌抬着手指轻抚了下垂落在身前的发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以为他刚才骗我呢!”

    “你展铭哥怎么会骗你呢?”拉着唐萌的手坐在床沿的位置,夏琳君捂嘴笑了下,“坐下陪我聊会儿!”

    低垂的视线扫过身侧的大床,唐萌顺着夏琳君的动作坐了下来,臀部挨着身下柔软的床品,她的心里有丝异样滑过,这让她的神经小小地兴奋了下,眼角的笑痕跟着深了几分。

    “你的身材真是不错!”坐下后,夏琳君抬着满是赞赏的视线在女人丰满的胸口划过,“看着小蛮腰,男人的手指一圈就能握住!”

    “嫂子真爱说笑!”挪了下身子,唐萌低垂的视线落在平坦的腹部,轻笑着说道,“这也要看男人的手指长短的!”

    “那倒是!”双手揉捏着腰身,夏琳君轻声附和着,随即挑了下双眉轻笑道,“就像你展铭哥的长指,就能办到。我这生过孩子的老粗腰,在你展铭哥那里都轻松的很,你这个尺寸就更不在话下了!”

    低垂的视线落在女人的腰上,唐萌对着夏琳君弯了下嘴角,“是吗?”

    “骗你干什么?”捂着嘴笑了下,夏琳君拉过唐萌的手低声开口,“以后,你也找个跟你展铭哥一样身高的男人,就深有体会了!”

    对着女人扯了下嘴角,唐萌移开视线看着面前的房间,随口敷衍了句,“以后再说吧!”

    “那是,不着急!”看着唐萌略显不耐烦的侧脸,夏琳君也就笑了笑,随即低头扯了下身上略显保守的睡衣,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生孩子之前,你也知道为了增加夫妻情趣,我买过几套情趣内衣,现在尺码都不合适了,送给你,你要不要?”

    落在女人脸上的眸子滑过一丝鄙夷的色彩,唐萌垂下眸子十分羞涩地开口,“这,我拿来也没有用处啊!”

    “谁让你现在就用啊!”拍了拍唐萌的手背,夏琳君抿唇笑了下,“我这是生了孩子,身材变形了,这穿上的效果就大打折扣了,你这以后什么时候穿不是一样!”

    见唐萌依旧低垂着头似乎犹豫不决,女人撇了下嘴角随即压着身贴着她的耳朵低语,“跟你说哦,这男人就喜欢女人穿着火辣辣的,他们才有感觉!”

    “是吗?”素齿咬着嘴角,唐萌涨红着脸满是羞涩地问道,“这效果真有这么好?”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没用过吧!”手指抵在鼻唇间,夏琳君咯咯笑了两声,随即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弯下身跟唐萌低语着,“我这些可都是在你展铭哥身上试过的哦!”

    话音落下,夏琳君明显感觉到唐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低垂的眸子闪了下,随即直起身下了床,“你等着,我到衣帽间给你取过来!”

    看着跑出卧室的女人,唐萌收回视线看着面前豪华的房间,修长的手指游走在身下柔软的床铺上,落下的眸子闪过浓烈的妒恨。

    轻闭的双眼里是顾展铭轻拥着夏琳君在这张床上疯狂的画面,回荡在脑海的是曾经无数次钻进她耳朵的糜烂之声。

    游走在丝被上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掌心中柔软的被面,压着心口的疼痛,女人嘴角扯出一抹冰冷的弧度。

    “看看!”夏琳君拿着几套没有开封的情趣内衣走进卧室,顺手轻掩上房门,看着依旧坐在床尾的女人,快步回到床铺上。

    “嫂子,你可真会玩!”看着铺陈在眼底的几套精致绝美的内衣,唐萌看着夏琳君轻笑着开口。

    “我这不是在教你吗?”对着唐萌挑了下眉,夏琳君随即拆开了其中的一套包装,手指提着两边的吊带在她面前展开,“其实这套,我还是蛮喜欢的,这若隐若现的效果,你展铭哥是最喜欢的!这火红色,能让他整个人直接爆裂!”

    轻颤羞涩的视线看了眼女人手中的衣服,唐萌抬着手直接将衣服收在掌心中重新塞回了袋子,“嫂子,你不必介绍这么详细的!”

    “看把你给羞涩的!”摇了摇头,夏琳君把几套衣服塞进了唐萌的怀里,“这些都拿走吧!留在我这里也报废了!”

    看着双手间明暗不一的红色睡衣,低垂的眸子缩了缩,怪不得上次展铭哥没有反应,原来他喜欢红色的款式。

    “没想到你还这么羞涩!这跟你火辣的身材一点都不搭!”看着低垂着头的女人,夏琳君重新压下身贴着她的耳朵,“女人在床下淑女,在床上可不行哦!”

    嗯了声,紧着手指间的几套衣服,唐萌站起身对着夏琳君瓮声说道,“那嫂子,我先回去了!”

    在夏琳君打趣的视线里,唐萌转身快步离开了房间。

    看着被重新关上的房门,女人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落下,低垂的视线搁在面前柔软的丝被上,唇线紧紧地抿起,眼底是一片冰冷。

    回到自己房间的唐萌,脸上早已没有了那分羞涩,清冷的视线扫过手指间捏着衣服,随手扔在了地上,双脚移动直接踏在上面走了过去。

    目光落在她带过来的行李箱上,女人的眼底精光闪烁,双眼扫过被她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唐萌撇着嘴角轻讽开口,“这么廉价的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送人!”

    眼底闪过的红色,却让她嘴角的弧度跟着深了几分,手指轻抚着身前细腻的肌肤轻声低语,“原来展铭哥喜欢火辣的红色!”

    整个下午,顾展铭都窝在书房里处理着事情,他自然也不知道别墅内的两个女人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了一次各怀鬼胎的友好对话。

    他更不知道,有场特大的惊喜在等着他,以致于这场惊喜到来时,他整个人都差点爆裂!

    简单的晚饭过后,夏琳君倒没有像之前一样冷着脸直接离开,而是一反常态歪着身,犹如无骨的软体动物般窝在顾展铭的怀里,跟他打情骂俏闹了个把小时。

    挑眉看着怀里的温香软玉,男人的深眸划过一道暗芒,长臂卷着她的腰身贴合在他的身上,轻阖的双眼噙着些许沉思。

    “我们上去休息吧!”手指在男人的胸口无意识地画着圈,夏琳君睁着惺忪的双眸打了个哈气,“我这午睡没有睡好,现在困意就上来了!”

    “想睡了?”看着粘在胸口的女人,暗沉的眸光搁在她轻阖的双眼上,顾展铭勾着嘴角柔声问道。

    嗯了声,低垂着脸贴在他的身上,无骨的双手拥着男人的腰身,跟他轻声柔语,“展铭,我们上去休息吧!”

    深眸微微眯了下,骨节分明的手指穿过她披散在肩上的长发轻抚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隐在薄唇间,顾展铭轻点了下头,低哑开口,“行,我们上去休息!”

    “唐萌,我们先去休息了,你也别太晚!”半阖的双眸看着依旧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女人,夏琳君轻声叮嘱着,“熬夜对身体不好,你也早点上去休息!”

    “好的,你们先去吧!”看着粘在顾展铭怀里的女人,唐萌弯着唇角应下,“我看完这段就上去了!”

    “展铭,抱我上去!”双臂抬起虚环在男人的颈子上,额头贴着他的下巴轻轻地摩挲着,夏琳君柔声吩咐着顾展铭。

    暗芒闪烁的眸子深深地看了眼怀里娇柔万千的女人,垂眸沉思了片刻,在唐萌隐忍不甘的视线里,男人压下身横抱起女人走上了台阶。

    看着男人怀抱着夏琳君消失在转角,独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紧紧地咬着牙根,瞳孔里血丝根根暴起,搁在腿上的双手隐隐颤抖着。

    王阿姨走出房间,双眼扫过客厅里的摆钟,时间已经停在了九点多,看着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人,拧着眉打了个招呼,“唐小姐,你还不去休息吗?”

    唐萌缓缓地抬起双眼,寒光四溢的瞳孔里布满清晰可见的血丝,整个人更是笼在冰冷的气息里,紧抿的红唇勾着一抹诡异的笑容,“滚!”

    看着唐萌这渗人的模样,王阿姨还是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抬着视线扫过二楼的方向,抿着嘴角沉默了会,转身重新回到了房间并下了锁。

    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客厅,唐萌挪着有些麻木的双腿往楼上走去,站在昏黄的光影里,静寂的空间里,她隐约听到那钻入心扉的声音再次从顾展铭的房间内传出来。

    双脚移动直接站在了夏琳君跟顾展铭的卧室门口,低垂的视线看着眼底细微的缝隙,那一丝丝扣人心扉的声音似乎就是从这里飘出来的。

    眼底的妒意随着那断断续续,隐隐约约的声音不断地积聚着,身侧紧握的拳头抖动地分外厉害。

    卧室内,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女人,隐忍着胸口翻腾出的丝丝恶心感,紧闭着双眼演着最为逼真的情爱戏码。

    男人暗潮涌动的眸子紧紧地锁着身下的女人,耳边是她轻咛婉转的承欢声,强健的双臂紧紧地卷着她瘫软成水的身体,顾展铭却根本体会不到半点的愉悦。

    关闭的神经被男人狠狠地打开,流窜的电流席卷着身体的四肢百骸,紧闭的双眼被迫掀开,女人隐忍着翻涌上来的狂潮怒视着身上的男人。

    漆黑如墨的深眸敛进女人此刻隐忍的模样,胸口的空虚仿若被稍稍填补,薄唇贴着她的耳朵,沙哑出声,“你可真残忍!”

    侧眸看着男人深刻眉眼,女人弯着红唇嗤笑了声,“彼此彼此!”

    紧缩的眸子锁着女人布满冷意的双眼,男人扣着她的腰身再次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再次将她拖进欲望的深渊。

    一场情爱,三人的痛!

    看着怀里陷入深眠的女人,顾展铭抽出长臂掀开被子下了床,捡起洒落一地的衣服随手搁在床榻上,移着双脚走进了浴室。

    隐约的水流声中,床上本是深眠的女人轻蹙了下眉心,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裹着浴袍重新走进房间,男人站在床尾看着侧身而卧的女人,双眼移动看向紧闭的房门,暗沉的眸子波纹涌动,修长的腿往门口走去,长指按在门把上拉开了房门。

    长廊里静寂无声,唯有晕黄的灯光伴着寂寞的浮尘,长眉轻拧,眸光划过对面紧闭的实木门,男人垂下眼帘重新关上了房门。

    掀开被子重新躺进床铺,男人展开长臂重新将人卷进怀里,胸口贴着她的背脊,下颚抵在她的发丝间,和着她轻柔的呼吸声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晨光中,夏琳君勉强打开依旧干涩的双眼,看着满室的光影,手指按在腰间用力地揉捏着,紧蹙的眉心里是她依旧没有消除的疲惫。

    半阖的双眼落在身边的位置上,那里早没有了人影,上面凌乱的褶皱则告诉夏琳君昨晚折腾的有多激烈。

    穿戴整齐的女人看着镜子里分外娇柔的眉眼,细眉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眼底划过一丝烦躁。

    转身迈出衣帽间,站在门口看着面前的长廊,视线落在唐萌的房间,那里的门依旧紧闭着,眸光流转搁在它对面的房门上,轻眨的双眼里划过一丝幽光,快得让人抓不住。

    弯着唇角走下台阶,客厅里唐萌歪着身靠在沙发上,手指间捏着电视的遥控器,正在快速地转换着频道。

    “怎么,没有一个频道的节目是你喜欢的吗?”夏琳君走过去直接坐在了她的身边,双眼划过她快速按着的遥控器轻声问道。

    “嫂子,你可真能睡!”抬着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夏琳君,唐萌挪了挪轻卧在沙发上的身体,柔声打趣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展铭哥折腾人起来能要了我半条命!”含笑的目光瞟过唐萌暗沉的眼窝,夏琳君捂着嘴轻声埋怨,“真是受不了他!”

    “嫂子,你也应该约束着展铭哥,不能任由他胡闹!”手指捏着遥控器摩挲着,唐萌看着面前的女人好心提醒着,“看你的脸都有点憔悴了!”

    “是吗?”抚摸着脸颊,夏琳君无奈地跟她念叨着,“我真怀疑他是不是背着我吃了某些强身健体的药了!”

    “药?”看着夏琳君的视线微微拧起,唐萌不甚明白的开口,“什么药?”

    “你可真单纯!”睨了眼唐萌,夏琳君拧着眉好奇地开口,“听说某些药吃下去,男人根本把持不住,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吗?”女人的长睫颤动了下,眼底划过一丝亮光,唐萌蹙着眉摇了摇头,“我还真没听过呢!”

    “聊到这个话题,我也就顺口一说罢了,其实我也没见过!”在唐萌侧躺的身体上拍了拍,从沙发上站起身,低声跟她说道,“我先到前面去一趟!”

    “好的!”看着女人的身影走出大门,唐萌低垂的双眼微微眯起,眼底流转着缤纷的色彩,都是关于她跟顾展铭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王阿姨看着夏琳君跟顾展铭每天生活在如胶似漆的甜蜜里,脸上的笑容也是没有落下过。

    含笑的视线看着走进大门的女人,嘴角的弧度跟着淡了几分,“唐小姐,你这是网购了什么东西呢?”

    清冷的视线扫过王阿姨,唐萌提着步子直接往里走去,根本不想搭理她。

    看着走进屋子的女人,王阿姨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这唐小姐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每天寒碜着一张脸,像是别人欠她百八十万似的。

    “你这是买东西了?”看着走上台阶的女人,双眼扫过她手中拿着的盒子,夏琳君满脸笑容地问道。

    “嗯,买了点小玩意!”看了眼手里拿着的盒子,唐萌迈着步子上了台阶,随口回答着。

    笑了下,夏琳君提着双脚走下扶梯,似乎对她手中的盒子没有多少的兴趣。

    看着走出屋子的女人,唐萌低垂的视线落在手中的盒子上,嘴角弯起露出一抹笑意。

    站在玻璃房里的女人,此刻正接听王博打来的电话,“查到她包裹里的东西了吗?”

    对面的男人也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只见她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行,知道了!”

    挂断电话,看着眼底盛开的紫藤花,夏琳君忽然觉得生活真是太过于美好,以致于她此刻脸上的笑容都挂着甜甜的味道。

    “太太,你这几天心情很好?”玻璃房外,王阿姨正拿着剪刀修剪着新长出来的枝丫,看着里面满脸笑容的女人,轻笑着开口。

    “是啊!”对着王阿姨笑了下,夏琳君转身躺进美人榻,含笑的眸光盯着头顶的,嘴角的弧度却是一点点地落下,没有了最初的那分愉悦。

    餐桌上,夏琳君随手夹了一筷子的菜到顾展铭的碗里,侧身看了眼唐萌,转而跟男人说道,“我打算明天傍晚回家里一趟,明晚不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夹起女人放在碗里的菜放进嘴里,顾展铭拧着眉看着夏琳君,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琳昔也回去,我们两人有段时间没见面了,想着晚上能在一起说说话!”回视着男人搁在身上的目光,夏琳君跟他解释。

    点了点头,顾展铭倒没有怀疑,“行吧,后天早上我去接你回来吧!”

    “行!”对着男人笑了下,夏琳君满口应下了他的要求,视线扫过他面前的饭碗,轻声催促着,“快吃吧!”

    男人晦涩难懂的眸子看着面前的女人,薄唇轻扯,对着她点了点头,垂下眼帘继续吃饭,眸光深处却是暗沉一片。

    听着两人的对话,低垂着头认真吃饭的唐萌,眼底的波纹浮浮沉沉,最终消失在一片暗芒中。

    深夜的床上,夏琳君伸着双手抵在男人的胸口上,拧着眉推拒着他的再次侵入,“我今晚很累,不想要了!”

    男人的长指插入她的十指间,与之紧密相扣压在女人的身侧,薄唇沿着她优美的颈子一路往下,在她娇嫩白皙的身体上刻下一枚枚的印记。

    看着头顶重新开始摇晃的水晶灯,夏琳君真觉得快疯了,在她再次被男人逼入黑甜的梦中之前,她在心里深深的怀疑,这种搭上自己的生命刺激人的方法是不是合适!

    对面的卧室里,唐萌烦躁地在房间内来回地踱着步子,十指插进发丝中狠狠地撕扯着,只有身体的疼痛才能减轻她此刻压在心底的痛苦跟暴躁。

    “不要脸!不要脸!”隐匿在夜色里的女人,唇瓣不断地张合着,仿佛只有如此她才能稍微好受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