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五十四章 这是打算分居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展铭哥,这段时间也会回香泉湖吗?”波纹轻颤的眸子落在男人深刻的五官上,眼底缠着几许纠结,唐萌轻声问着顾展铭。

    看着唐萌眼底希翼的光芒,顾展铭抿了下嘴角,轻阖眼眸嗯了声,“前段时间有个五十多亿的项目上马,工作上繁忙了些,现在已经步入正轨了,我的时间也就相应地空闲了出来!”

    “这样啊,那我就听展铭哥的继续留在香泉湖一段时间好了,”眉眼弯了下,唐萌柔声跟顾展铭说道,含笑的目光扫过男人身边的女人,眼眸轻眨,声音欢快,“嫂子,你可别嫌烦啊!”

    “哪能呢!”听到唐萌同意继续留在香泉湖内,夏琳君轻笑着收了缠在顾展铭胳膊上的手,眼底轻转,富有深意的目光在面前的两人身上扫过,轻声打趣着,“我要是真欺负你,你展铭哥还不得把我剥皮了!”

    顾展铭伸展着手臂搁在夏琳君身后的沙发上,似是将女人虚环在臂弯间,淡漠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过,眉心轻蹙着。

    “你们兄妹两再聊聊,我上楼去看看孩子!”从沙发上站起身,夏琳君低垂着眼眸扫过身边的男人,对着唐萌柔声说道。

    嗯了声,唐萌含笑的眉眼注视着夏琳君往楼梯上走去,视线在她不盈一握的柳腰上划过,眼角冷光轻闪。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这孩子才两个月大,本是臃肿的腰身却已经恢复成原来勾人的样子了。

    “展铭哥,我发现嫂子自从生了孩子,身材是愈发的让人羡慕了!”回身看着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见他依旧轻抬着双眼看着扶梯的方向,唐萌垂眸轻笑了下。

    眼帘轻眨,顾展铭看着眼底莞尔轻笑的女人,附和着她了点头,抿着薄唇却没有说话。

    “你在这里坐会儿,我到楼上去看看孩子!”看着唐萌,男人起身绕过茶几往楼上走去。

    含着柔光的双眸紧紧地锁在男人宽厚的背影上,唐萌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视线纠缠在他转进转角的身影上,眼底冷光乍现。

    “宝贝,爸爸抱抱,好不好!”看着窝在女人怀里吃奶的孩子,顾眨铭提了下裤脚直接蹲在了她的面前,倾着身探着头,深邃的眉眼锁在了孩子精致的小脸上,柔声逗弄着。

    “你给我滚边上去!”提着脚直接蹿在了男人下蹲的腿上,夏琳君瞥了眼怀里乖巧的孩子,隐忍着怒气恨恨地开口。

    “我在看我们的宝贝!”对于女人突如其来的一脚,顾展铭倒是没放心上,长年累月的锻炼令他全身上下犹如铁打般坚硬,只是男人依旧低垂下目光看着夏琳君刚才提他的小脚上,柔声打趣着,“有没有踢疼?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顾展铭,你要点脸不?”瞪着面前嬉皮笑脸的男人,若不是考虑到怀里还抱着个孩子,夏琳君真想抬着手直接一巴掌呼在他脸上。

    “好了,别生气了!”抬着长臂抚了下女人垂落下来的发丝,顾展铭轻叹了身,低声开口,“据说生气能产生一种毒素,会进入奶水中的!”

    “那你还不快点滚开!”闭了闭双眼,女人努力压下翻滚上来的浊气,恨声对着顾展铭说道。

    轻抬的双眼落在眼底满脸气愤的小脸上,长睫下压看着女人怀里依旧吃着奶水的孩子,男人抿了下嘴角,从女人的面前站起了身。

    横了眼依旧杵在眼前的男人,夏琳君搂着孩子侧了个身,直接拿背对着他,低垂的视线轻柔地笼在眼底粉嫩精致的小脸上,唇角弯起一抹幸福的光芒。

    被忽视地彻底的男人,提着轻握的拳头抵在鼻唇间轻咳了声,双眸在婴儿房内扫过,抬着的视线看了眼对角上的监控设备,随即移开了双眼。

    插在西裤袋子里的手摩挲着掌心中的机子,深邃不透一点光的眸子搁在女人的背脊上,顾展铭柔声跟眼底的女人说道,“我下去打个电话!”

    对于身后的声音,夏琳君直接选择了屏蔽,专心地逗弄着怀里的孩子,仿佛身后根本没有顾展铭的存在,整个房间内就她跟孩子两个人而已!

    无奈地摇了摇头,男人转身走出了房间,提着修长的双腿直接下了楼。

    “你明天一早到帝云来,我手里有份资料要交给你!”站在院子里的男人,全身拢着清冷的气息,视线微扬看着屋顶,声线低哑裹着几分肃穆。

    “好的!”男人沉压的声音落进关震的耳中,令他双眉间的皱痕随之不由地深了几分。

    挂断电话,手指随意地把机子丢在边上,压下身拉开了面前的抽屉,从中取出了一个棕色的档案袋。

    男人落在上面的目光沉沉浮浮数次后转为平静,长指在上面轻点了下,提着胸膛深呼了口气,心下做了个决定。

    “你们两人在那边住几天也没有关系的!”看着面前的两人,郑淮西看了眼他们身后南宫政宇两夫妻,轻声叮嘱着,“他们这是寂寞了,想找你们陪呢!”

    夏琳君拧着眉看着面前满脸愁容的女人,唇角抿了又抿,才没有开口拆穿她说的话。

    “放心吧,这两天我都没什么事情,我跟琳君就在那边住两天!”展着长臂再次将身边的女人揽进怀里,顾展铭十分上道地接过了郑淮西抛出来的引子。

    “这才孝顺!”对着顾展铭欣慰地点了点头,郑淮西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看着他,随即眸光流转落在夏琳君的身上,轻声叮嘱着,“琳君,这两天你就辛苦点陪陪他们!”

    双脚往前挪了下,试图挣脱开男人钳制,奈何缠在腰上的长臂坚如钢条根本撼动不了分毫。

    “你放心吧,我一定遵从你的嘱托,用心用力地陪着他们!”弯着眉眼,夏琳君对着郑淮西许着诺言,只是嘴角轻抽的弧度里是她此刻无比抓狂的心情。

    含笑的目光划过女人唇角,郑淮西直接选择了忽视,抬着双眼看着顾展铭轻声催促着,“快带着你媳妇走吧!”

    “我自己能走的!”转过身,夏琳君实在忍受不了钳制在身上的束缚,抬着双眼瞪着头顶的男人,压着声线恨声出口,“顾展铭,你别逼我跟你当众翻脸!!”

    “你如果忍心让这么多的长辈为我们两人操心难过,你翻脸,我接着就是了!”垂下视线看着眼底满是薄怒的女人,顾展铭抿着嘴角跟她说道。

    “你现在装什么孝顺?”嗤笑了声,夏琳君抬着冰冷的视线看着越来越近的布加迪,咬着牙根恨声质问,“当你搂着那个柳重冉深吻的时候,怎么不担心他们几个长辈受不了?”

    落在女人脸上的双眸暗了几分,面对她的责问他无言以对,这件事的确无法拿来言说。

    “怎么?无话可说了?”提了下长睫,夏琳君目露嘲讽地看着男人深邃明晰的侧脸。

    “无话可说!”点了点头,顾展铭垂下双眼看着女人,十分诚恳地回答着。

    面前男人此刻的诚恳老实,夏琳君一时气闷地不知道如何发泄积压在心中的怒火,移动的双脚抬起,狠狠地落在他的脚背上。

    尖细的鞋跟直接插进男人的鞋子,一阵剧痛瞬间攥住了他的神经,缠在女人身上的长臂随即松开,夏琳君趁机从他的禁锢中逃离。

    回身看着面色黑沉的男人,女人双手环胸地靠在车身上,脚跟抵在地面上,脚尖微微翘起轻轻旋转着,眼底满是挑衅地看着他。

    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松,松了紧,从脚尖传来的痛楚经过五六分钟才慢慢地散去,回身看了眼依旧在拉家常没有动作的南宫政宇夫妇,顾展铭轻叹了声,挪着步子走向女人所在的位置。

    “现在知道疼了?”对着走到面前满脸无奈地男人,夏琳君挑着眉看着他,双眼往他身后瞥过,见谢芝琳正跟郑淮西低头私语着,顾东兴则跟南宫政宇站在旁边谈论着。

    收回目光冷冷地看着眼底身高腿长的男人,低声警告,“下次再动手动脚,我直接帮你给废了!”

    话音落下,女人提着手臂直接对着顾展铭做了个下劈的动作,表示她不是开玩笑的。

    长指揉捏着额头,男人眼底满是无奈,抬起手想揽上她的肩膀,却对上她射过来的清寒视线,顾展铭只能悻悻然地放下。

    “进去吧!”提着双脚走到车旁,拉开车门对着女人抬了抬下巴,顾展铭柔声跟她说道。

    侧眸睨了眼已经打开的车门,素齿咬进唇瓣,眼底满是挣扎。

    现在,她真的非常厌恶跟面前的男人共处在一个空间内,更何况还是个密闭空间,就更令她排斥了。

    “琳君,爸正在看我们!”看着低垂着头,就是没有一点动作的女人,顾展铭扯着薄唇提醒着,“你刚才答应过他们的!”

    女人重新抬起的双眼满是清冷的光影,扯着嘴角嗤笑了下,垂眸瞥过男人扶着的车门,身子往后移动拉开了后座的门,提着双脚坐了进去。

    看着紧闭的车门,长指轻推,手中驾驶室的车门应声关上,扫了眼终于结束话题开始移动的四人,顾展铭提着双脚绕过车头走到了驾驶室的位置,弯身坐了进去。

    “这两孩子,真是急死我了!”看着布加迪转出院子,郑淮西轻声跟谢芝琳念叨着,抬着手指扶着鬓角的发丝,“你看看,这两天我都不知道长了多少白发!”

    “你就在家安心地带带孩子,他们的事情别去多想!”看着郑淮西本是一头墨色的发丝,其间夹着几根异常明显的白发,谢芝琳轻声开解着,“何况,这两人你觉得会分开吗?最多现在出现矛盾要闹腾一阵罢了。”

    “前两天,展铭跟那个姓柳的传出那样的绯闻,我真恨不得把他抓在手心中狠狠地捶一顿,方解我心头之火!”随着谢芝琳的脚步往车子所在的地方走去,郑淮西对着她恨声出口,“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家里这么好的媳妇不好好给我守着,净扯这些花花肠子出来恶心人!”

    “好了,看今天两人的状态,展铭根本离不开琳君的,你又何必担心呢?”看着身边满脸愤色的女人,谢芝琳好笑地摇了摇头,“闹腾就让他们闹腾吧,等两人都闹腾明白了,也就能静下心来过日子了!”

    “虽然展铭是我儿子,但是这次的确是让琳君受委屈了!”轻叹了声,郑淮西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今天着架势,琳君是存心跟他杠上了!”

    “只要别杠散架就成了!”轻笑了声,谢芝琳并不在意地跟郑淮西说着,回身看了眼跟在身后垂头说话的两个男人,继续念叨着,“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折腾着过来的!”

    “哪有这对能折腾啊!”睨了眼谢芝琳,郑淮西无奈地笑了笑,“算了,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那我们先走了!”坐进车子,谢芝琳跟车外的女人挥了挥手,“改天空了,我再过来!”

    “行!”双脚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南宫政宇开着车子离开院子,郑淮西侧身看了眼顾东兴轻声说道,“进去休息一下吧!”

    收回视线,瞥了眼身边的女人,顾东兴嗯了声,随着她的步子走进屋子。

    侧躺在沙发上的南宫成燕百般无聊地呼吸着空气,感觉自己有发霉的趋势。

    看着转进院子的车子,女人眼底闪过一丝错愕,随即八卦的烈光瞬间在她眼中点燃。

    挪着身子直接下了地,拖着鞋子快步往外走去,站在门口看着从布加迪上下来的两人,唇角的弧度越扯越大。

    “问他!”睨了眼南宫成燕脸上的笑容,夏琳君直接忽视了她眼底的八卦,冷着脸绕过她的身体走进了客厅。

    回身看了眼似乎全身着火的女人,南宫成燕抬着兴奋的双眼看着走到面前的男人,轻握着拳头伸到他的眼底,好奇地开口,“顾总,采访下!请问你对于这段时间不顾妻子感受,在外沾花惹草有何解释吗?”

    “相不相信,我把你打包直接邮寄给霍靖庭!”看着面前双眼跳动着星火的女人,顾展铭抬着视线扫过沙发上的女人,长眉下压低声恐吓着。

    “琳君,你老公威胁我!”霍靖庭三个字落进女人的耳中令她有瞬间的失神,随即跳着双脚跑到夏琳君的身边,紧挨着她坐下,跟她抗议着。

    “他是我老公!”瞥了眼坐进沙发的男人,夏琳君挑着眉看着南宫成燕纠正着她的说辞,“可惜的是,我未必是他老婆啊!”

    “小妾?”在脑子中转了一圈,南宫成燕直接在夏琳君头上冠了这么个晦气的名分,气得她直接动手将人压在身下好好地修理了一番。

    看着闹腾的两人,顾展铭深邃的眸子隐着淡淡的笑意,身子舒展直接靠在了沙发上,双眸轻阖准备休息会儿。

    “展铭,要不你到楼上去躺会儿吧!”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南宫成燕停止了嬉闹,竖着食指指了指天花板,示意顾展铭上去睡会儿。

    低垂的视线扫过手腕上的时间,男人轻点了下头,对着南宫成燕说道,“也行,昨晚就睡了两个小时,现在的确有点困了!”

    “佳人在怀,当然睡不着,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人家肚皮上了,哪里还有时间睡觉啊!”冷睨了眼男人离开的侧影,夏琳君满是讽刺地开口,隐在眼底的星火蹭蹭地又往上飞涨了几分。

    本是迈开的长腿缩了回来,顾展铭侧身看着沙发上满脸火气的女人,抬着眼帘扫过她身边的南宫成燕,见她一副看好戏完全不想避嫌的样子,男人轻叹了声,无奈地解释道,“夏琳君,你给我仔细听好了,这辈子我就在一个女人的肚子上折腾过!”

    “或许直接折腾人家身前的雄伟呢!”抬着眼帘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夏琳君撇着嘴角凉凉地开口,“看那弧度,刚好够你折腾一晚上的吧!”

    坐在两人之间的南宫成燕,抬着星光璀璨的双眼来回扫着,听着身边女人不怕死的言论,隐着唇角的弧度越扯越大。

    看着长身玉立却是满口无言的男人,她第一次发现夏琳君有这么好的口才,抬着手掌就准备给她鼓掌,却在顾展铭的瞪视下慢慢地放了回去。

    挑着眉看着眼底满身清冷的女人,顾展铭拧着眉叹息了声,瞥过满眼八卦的南宫成燕,低声开口,“我晚上跟你解释!”

    话音落下,男人揉着发涨的额头,转身迈上了台阶。

    “哇靠,你们玩得好猛啊!”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南宫成燕直接盘坐在沙发上,眨着亮晶晶地双眼看着夏琳君身前的弧度,“你们连这个也玩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顺着女人的视线,夏琳君看着自己的胸口秒懂她话中的意思,抬着手掌就往她身上招呼,“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这不是你刚才说的吗?”举着双手隔开了夏琳君招呼在身上的巴掌,南宫成燕满是无辜地开口解释,“你们没玩过,你怎么了解这么清楚!”

    涨红了脸的女人,狠狠地瞪着眼底狡辩的女人,“网络这么发达,一定要实践了才能知道啊?”

    “也是哈!”摸着下巴,南宫成燕点了点头,目光下意识地又落在了她身前圆润的弧度上,挑着眉好奇地开口,“按照你这个尺寸,应该能玩吧?”

    夏琳君扯过沙发上的靠枕压在胸口,直接屏蔽了南宫成燕落在上面的视线,抬着气红了的双眼怒瞪着她,“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找妈告状!”

    “玩笑而已嘛!看你又认真了吧!”撇了下嘴角,南宫成燕挪着身子靠在沙发上,睨着依旧染着胭脂的女人,非常不满地哼唧了两声。

    “展铭呢?”走进客厅的谢芝琳看着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人,双眼在四周走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顾展铭的身影。

    “到楼上客房休息去了!”往楼梯口的方向呶了呶嘴角,南宫成燕跟她解释。

    “这现在睡了,晚上还怎么睡觉啊!”扫了眼二楼的方向,谢芝琳不是很赞同地嘀咕着。

    “妈,人家两人晚上的活动不要太丰富哦!”挑着柳眉,眼底闪过促狭,南宫成燕看了眼静默无声的女人,对着转身往厨房走去的身影说着。

    “那感情好!”回身看了眼夏琳君,谢芝琳满脸笑意地说道,“晚上早点吃饭,你跟展铭过过两人世界!”

    “妈!”夏琳君起身走到谢芝琳的身边,腰身微压从她的手指间接过袋子,跟着她往厨房走去,十分体贴地开口说道,“晚饭就迟点吃吧,最近展铭工作强度挺大的,就让他多睡会!”

    “也有道理!”听夏琳君这么一说,谢芝琳也觉得有道理,对着她笑了下,不好意思地开口,“还是你这个做人家老婆的会心疼人,我都没往这方面想!”

    目视着谢芝琳走进厨房,站在原地的女人真是无语凝噎。

    这说什么错什么,到底是什么鬼?

    提着东西,挪着步子跟在她的身后,夏琳君低垂着头走进了厨房。

    晚饭后的夏琳君直接窝进了南宫成燕的卧室,霸着她的半张床不肯挪半分。

    “你打算跟他分居了?”南宫成燕支着头看着身边认真翻着书页的女人,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

    “你以为呢?”听着女人的问题,夏琳君头也不抬地反问着。

    “也好,凉他一段时间未必是坏事!”点了点头,南宫成燕倒是挺赞同夏琳君的做法的。

    侧眸瞥了眼,对于南宫成燕的说法,夏琳君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开口解释。

    “睡吧!”打了个哈欠,南宫成燕提了下身上的薄被呢喃着,双眼渐渐地闭上,轻声叮嘱着身边的女人,“你也别太晚了!”

    “你先睡吧!”看了眼已经闭上双眼的女人,夏琳君放下手指间捏着的书本,探出手调暗了卧室内的灯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