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五十二章 顾展铭,你欺人太甚!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展铭怎么想的,夏琳君此刻根本不想管,看着眼底满是怨恨之色,却又强装笑颜的女人,她心情很爽就是了。

    扭着腰摆着胯,夏琳君在唐萌怨毒了却又无可奈何的目光中坐进车子,离开了香泉湖。

    看着驶出院子的车子,深呼了口气,唐萌才能压抑住心底咆哮而出的怒火,回身却看见王阿姨站在台阶上拧着双眉看着她,本就愤怒的情绪瞬间被点燃,“看什么看,还不滚去干活!”

    看着院子里这个曾经被无数人羡慕的衢城名媛,再看着她此刻的模样,王阿姨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屋子!

    她就是个神经病!

    王阿姨在心里嘀咕着,对她的疯话听听也就过了,根本没往心里去。

    王阿姨离开时那种隐在眼角的轻蔑,落进唐萌的眼中,令她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中,若不是郑闻怡的车子在此时开进院子,她或许会直接冲进屋子,揪着她就是一顿好打。

    “怎么站在院子里?”拉着唐萌的手,郑闻怡温和含笑的目光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着,“你展铭哥跟嫂子不在吗?”

    “不在!”对着郑闻怡摇了摇头,唐萌亲热地缠上她的胳膊,“妈,我们进去说话!”

    “好!”双眼在院子里打量了一番,郑闻怡拍了拍唐萌搁在手臂上的手,跟她一起走进了屋子。

    夏琳君开着车子东转西弯地赶到约定的地点,看了眼手腕上的钻石手表,时间刚刚掐在11:25分,抬着素指抚了抚垂落下来的发丝,唇角抿着一抹恰当好处的笑容,打开车门跨了出去。

    这是一家满是俄罗斯风情的餐厅,据说老板就是个正统的俄罗斯人,来到衢城看到这里没有一家西餐厅是来自俄罗斯的,就动手弄了这么一家“老莫”出来。

    莫,莫斯科也!

    风情万种的女人站在门口,仰着头看着面前独居风味的餐厅,回身扫过身后超大的停车坪,上面却只停了几辆车子而已,其中一辆就是顾展铭的布加迪。

    看着门口停业的牌子,夏琳君不由地在心底感慨了一番。

    吃个饭还包场,这手笔让她有幸也感受了一番。

    “顾太太?”服务生打开玻璃门,看着站在门口一直没有动静的女人,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亲切地问着夏琳君。

    “我是!”回视着落在身上探究的目光,夏琳君对着他笑了下。

    “顾总在上面,请随我来!”微压着身的服务员,对着夏琳君做了个请的手势,引领着她往楼上走去。

    提着脚踏上楼梯,从楼上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柳眉挑了挑,夏琳君问着前面引路的人,“你们餐厅还有小提琴伴奏呢?”

    女人的话音落下,却见前面引路的男人微侧过身看了眼,低垂着眼帘对着女人笑了笑,没有回答。

    眼尾挑了下,夏琳君心底滑过一抹可能,唇边的弧度跟着又弯了几分。

    “顾太太!顾总就在里面,您进去吧!”站在大厅的路口,服务员依旧温和有礼地半压着腰身,长指摊开往里而指。

    “好的!”顺着男人长臂探出的方向,夏琳君踩着悠扬的音符踏了出去。

    悠悠琴音中,脚跟轻转,人已走出转角。

    含笑的目光仿佛拥有了鼻子的敏锐嗅觉,视线轻转直接锁在了不远处临窗的位置上,入目的画面却直接定格了在了女人的瞳孔深处。

    敛着头顶水晶灯洒落下来的轻柔光线,夏琳君看着面前温馨浪漫的一幕。

    顾展铭跟背对她的女人相对而坐,彼此的面前摆放着精致饭菜,距离太多,夏琳君根本无法看清上面的东西吗,却也知道一定是美味佳肴。

    两人的旁边,小提琴手正拉着悠扬的乐章。

    女人唇角的弧度依旧完美的挂在上面,但是只有夏琳君知道她此刻脸上的表情有多僵硬。

    轻颤的目光撇开眼底的所有,双眼揉着几分困惑看着进入眼底的背影,海藻般漆黑的长发披在身后,一身长裙蜿蜒在脚边。

    柳眉轻轻蹙起,为着似曾相识的画面而感到迷惑不解。

    或许是感应到目光的注视,一直背对她的女人侧身看了过来,进入夏琳君视线的恰恰是这段时间跟顾展铭传出绯闻的柳重冉。

    当女人清晰的面孔真正进入夏琳君的视线,刚才盘旋在脑海中那瞬间的疑惑便被打地四散开来,而此刻占据她情感世界的则是愤怒,无比的愤怒!

    卷着火星的目光直直地射向柳重冉对面的男人,恰好对上他看过来的幽深黑眸,夏琳君忽然觉得万分可笑。

    纤细白皙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掌心中的金色手包,停在转角的修长双腿再次迈出,高跟鞋落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和着这依旧没有停歇的悠悠琴音落进在场的三人耳中。

    腰身轻摆之间,女人不紧不慢地朝着两人走过去,紧着手包的素指一点点地松开来,燃在眸底的星火慢慢地冷却,直至再也看不见。

    当夏琳君走至两人面前时,她唇角的弧度早已回到了最初的模样,淡雅而温和。

    低垂的目光一点点地描绘着视线中女人精致的容颜,她不得不承认,顾展铭的确很会挑女人,也不得不承认昨晚南宫成燕的话,柳重冉的确跟顾展铭非常的般配。

    在夏琳君注视着柳重冉的时候,她的目光同样回视着面前的女人,仿佛能掐出水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勾在唇角的弧度染上了一丝微不可见的伤感。

    “这是什么情况?”从柳重冉身上撤回目光,夏琳君回身扫了眼依旧拉着小提琴的男人,双眼落在靠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唇角抿着清雅的淡笑,柔声问着顾展铭。

    抬着深邃晦涩的眸子注视着面前风轻云淡的女人,将她整个人笼在眸光里,面对夏琳君的问题,顾展铭却是沉默不语。

    “这昨晚不愿意带我来见你的这位,”拉开椅子,夏琳君自顾自地坐下,微微偏着头,女人含笑的双眼依旧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感情在这里等着我呢?”

    夏琳君的声音落进柳重冉的耳朵中,只见她抬着长睫看了眼对面的男人,抿了抿嘴角柔声开口,“昨晚,展铭到我那里没有跟我说!”

    搁在双腿上的手指紧了紧,侧身看了眼柳重冉,对上她抱歉的目光,夏琳君忽然发现她刚压下的心火又有破土而出的苗头。

    垂眸嗤笑了声,夏琳君点了点头,“倒是我的不对,的确,要见柳小姐之前应该事先预约的,怪不得顾总昨晚会拒绝了!”

    柳重冉看了眼夏琳君轻笑的眉眼,视线在她挺直的腰身上划过,对上顾展铭看过来的幽深目光,女人抿着嘴角,压下长睫不再开口。

    “你觉得怎么样?”男人拿过早已醒好的红酒缓缓倒入女人面前的杯子,深邃的眉眼裹着几分清冷问着面前的人。

    “顾总是想问哪方面?”看着眼底缓缓注入的红色液体,夏琳君伸出手指取了过来,搁在唇边轻抿了一口,侧眸看向顾展铭轻声问道。

    “你现在的感觉!”深幽的双眼注视着女人清澈的瞳孔,男人挑着眉低哑出声。

    “感觉?”放下手指间的杯子,视线落在杯口,柳眉轻蹙,夏琳君嫌弃地撇了下嘴角,重新抬着眼帘看着男人,“我觉得柳小姐跟顾总十万分的般配!”

    男人捏着杯角的手指轻轻地旋转着,晦涩的双眸从女人淡漠的脸上移开,重新落在眼底的杯子上,薄唇阖动,似是跟她确认,“是吗?”

    “当然!”回身看了眼此刻正独自优雅用餐的女人,夏琳君满是赞叹地开口说道,“我想柳小姐以后入主顾家,一定会是个非常不错的当家主母。”

    听闻夏琳君的赞叹,正抿了口红酒的女人,轻呛出声,拿着纸巾压在红唇上,跟两人简单地打了招呼就起身往卫生间跑去。

    看着快步离开的身影,夏琳君落在她背影上的双眼又露出了些许的疑惑,拧着眉在脑海里快速地翻转着,却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

    这熟悉的感觉,从哪里来的?

    困惑的目光重新落在顾展铭的身上,女人拧着眉不由地暗想,难道是共用一个男人产生的结果吗?

    摇了摇头,女人轻嘲地笑了下。

    这要是能成立,tmd,出去高兴完了的男人还不得痛苦死啊!

    顾展铭低垂着头抿了口红酒,漆黑如墨的双眼始终落在女人的身上,暗沉的视线从她精致的妆容上下滑,走过她曲线优美的长颈,扫过她身前圆润的弧度,最后停留在她半隐在桌子下的细腰上。

    “对你看到的满意吗?”男人的注视,夏琳君早已察觉,只见她伸着素指撩了下垂落在身前的发丝,纤腰一歪,往他的方向偏了几分,落入男人深眸的弧度越发的深邃。

    女人如丝的眉眼落进男人的瞳孔,顾展铭垂眸轻笑了声,却见他轻阖着薄唇,凉薄出声,“夏琳君,你除了这身皮肉,能给我的还有什么?”

    在男人清冷的质问声中,女人挽在唇角的轻笑一点点地落了下来,本是歪在桌沿的身体慢慢地回到了原位,柔软的腰身轻轻下压,纤长的脖子微微弯起,夏琳君扯着红唇露出一抹轻嘲的弧度。

    女人身上瞬间弥漫开的低落情绪,令男人的浓眉狠狠地皱了起来,捏着酒杯的长指紧了紧,紧抿的薄唇里是他压在心底的烦躁。

    “不好意思!”重新回到位置坐下的柳重冉对着两人抱歉地说道,视线在彼此沉冷的脸上扫过,女人的细眉跟着拧了下来,探究的目光看向对面的男人,却见他压着长眉看向窗外。

    “我先回去了!”收拾完低落的情绪,夏琳君本是下压的腰身再次挺直起来,含笑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两人,轻柔地打着招呼,“祝你们用餐愉快!”

    捏了捏手指间的手包,女人起身离开了椅子,低垂的视线扫过面前残忍的男人,夏琳君轻阖双眼,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

    看着女人慢慢地走出视线,男人暗沉的眸光一点点地沉寂下来,最后那点光亮随着她走出视线一并消失无踪。

    脚跟落地的声音最终消失在两人的耳中,柳重冉看着对面萦绕着冰冷气息的男人,紧了紧手指间捏着的叉子,起身走了过去。

    白皙的手指挪开男人搁在桌子上的手臂,歪身坐进了他的怀里,温热的指腹抚上他深刻的眉眼,眸光深处满是依恋。

    纤指沿着他明晰的侧脸下滑至他的胸口,五指撑开,掌心贴在上面,拼息聆听着他心脏跳动的声音。

    “你这里疼吗?”重新掀开长睫,搅着柔情的目光深深地看进男人的深眸里,柳重冉柔声问着面前彷如浸泡在冰水中的人。

    深邃无温的视线看着怀里的女人,顾展铭抿着薄唇没有出声。

    拉过他搁在扶手上的手,把它按在胸口,柳重冉垂眸轻笑了声,声音里染着丝丝疼痛,“展铭,我这里疼!”

    看着眼底面色痛苦的女人,顾展铭抬着深邃的眸子,晦暗的眸光笼在她的眉眼上,骨节分明的长指抬起抚过她垂落在身侧的长发,薄唇勾着一抹轻涩的弧度,低声叹息。

    走下台阶的女人,收了脸上温和的弧度,抬着冰冷的目光往上看去,压在心底的火气蹭蹭地往上翻滚。

    “顾展铭,你个王八蛋!”捏着手指间的包,女人踩着高跟鞋恨恨地往外走去,喷火的双眼仿佛要烧尽看到的所有。

    高挺的脚跟却在她迈出门槛时歪了下,垂头看了眼这双被她精挑细选出来的限量版鞋子,夏琳君紧紧地蹙起了眉头,抬起脚直接往外一踢,脚上的鞋子飞出去直接打在了不远处地草地上。

    赤裸着双脚,女人直接踩在地面上往外走去,只是每走一步,心口的火气就旺一分,在她手指按上车门,盘旋在她胸口的熊熊烈火最终烧毁了她所有的克制跟理智。

    只见她再次推开关闭的玻璃门,在里面众多的服务员惊诧的注视下,迈着轻快的步子直接往楼上跑去。

    夏琳君告诉自己要忍,夏琳君告诉自己无所谓,夏琳君还告诉自己这段婚姻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所以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无关紧要,这个男人爱找谁就去找谁,她不在乎!

    只是,当视线里出现两个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时,她所有的理智全部灰飞烟灭。

    顾展铭,你欺人太甚!

    女人沉冷着脸,快速地走到两人面前,在男人惊愕的视线里,直接拿起桌子上只抿了一口的红酒,手臂轻抬往两人身上泼了过去。

    在夏琳君往外撒酒的瞬间,柳重冉背过身去,直接挡在了男人的身前,红酒顺着她的长发染红了她身上的长裙。

    冷眼看着面前狼狈的两人,流窜在女人眼底的星火才慢慢地灭了下去,最终成为一撮烟灰消失在她的水眸里。

    唇角勾着冰冷的弧度,夏琳君嗤笑了声,脚跟轻转,这才慢悠悠地往外走去。

    站在旁边的服务生看着眼底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快步走出大厅取来毛巾递到了顾展铭的手里。

    “抱歉!”展开手指间的毛巾按在女人的背部,看着沾染了红色酒渍的裙摆,顾展铭低声跟柳重冉道歉。

    在男人的视线里转过身,柳重冉抬着依旧轻柔的目光看着头顶的男人,慢慢地女人的唇角弯起一抹苦涩的笑,“展铭,你是高兴的吧?”

    长眉轻拧,顾展铭垂落的目光回视着眼底的女人,薄唇阖动,却没有开口回答。

    “的确是值得高兴!”侧身望着夏琳君离开的方向,柳重冉轻笑了声,眸底却闪过些许遗憾。

    “我让人重新给你准备套衣服吧!”看着站立在视线里的女人,顾展铭低声开口,“你先到位置上坐一会,马上就会送过来的!”

    “不必了,我让我的经纪人送过来吧!”回绝了男人的提议,柳重冉垂眸叹息了声,提着步子重新坐进了她原来的位置。

    视线从柳重冉的身上挪开,垂眸扫过洒落在衣服上的几滴红酒,顾展铭摇头轻笑了下。

    提着双脚走到落地窗前,男人低垂着视线看着楼下,停车坪上早已没有女人的车影。

    深眸划过刚才她嘴角勾着的那抹冰冷弧度,修长的手指压在发涨的额头无奈地叹息了声。

    柳重冉的经纪人张姐快步走上楼梯,看着狼狈的女人,眼底划过一丝心疼,“走吧,我们进去换身衣服!”

    “去吧!”对上女人看过来的目光,顾展铭轻阖双眸,“我在这里,等你出来再走!”

    “好!”回视着男人温和的眸光,柳重冉随着张姐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顾展铭重新坐进位置,手指间捏着机子,干燥温热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漆黑深邃的眸光里滑过刚才所发生的一幕幕画面,男人眸底的光影也随着画面的转换而沉浮着。

    “展铭!”柳重冉重新走到顾展铭的面前,看他低垂着头陷入沉思之中,柔声轻唤着。

    男人抬起眼帘看着亭亭立在眼底的女人,眸光里有丝困惑,转而又有些了然,薄唇轻扯低声开口,“好了?”

    “其实我还是喜欢这样的装束,长裙其实并不适合我!”柳重冉回身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张姐,双眼重新看着顾展铭,对着他弯了弯苦涩的唇角,伸着手臂环上男人的腰身,额头抵在他的心口,轻轻地摩挲了下,“展铭!”

    “重冉,再见!”长指抚过她束在脑后的长尾,顾展铭低声跟胸口的女人说道,“还有,抱歉!”

    轻笑了声,柳重冉在他的怀里转身,移动着双脚慢慢地往张姐的方向走去。

    眸底水光潋滟,是她此刻难以抑制的悲伤。

    展铭,何必抱歉!

    在那唇舌纠缠的瞬间,我知道你曾游移过,只是那时间太过短暂,可是于我来说已经足够。

    最起码那瞬间,你是属于我的!

    看着张姐护着柳重冉走出视线,顾展铭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侧身再次坐进了椅子,靠在那里静默沉思着。

    夏琳君开着车子在街道上飞速奔跑着,这让跟在她身后的王博紧紧地捏了把汗。

    好在,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五六分钟后,车子的速度一点点地慢了下来,最终以正常的速度行驶在街道上。

    车窗全部被放下,猛烈的风卷着些许的热潮拍在女人白皙的脸上,身后的长发撕扯成无以言说的形状盖在她的头上。

    微微眯起的双眼敛进灿烂的光线,却依旧温暖不了她清冷目光,毫无起伏的眸子注视着面前的车流,眼底盘旋着一层又一层的算计。

    车子并没有往香泉湖的方向开去,半道她转向了南宫家。

    “你的鞋子呢?”看着赤脚从车子上下来的女人,南宫成燕瞪着双目惊奇地问道。

    “不合脚,扔了!”视线往客厅里看了眼,并没有见到南宫夫妇,夏琳君瞥了眼身边的女人,“爸妈呢?”

    “可能往香泉湖去了!”随着夏琳君重新走进客厅,南宫成燕轻声解释,“刚才,我爸跟你公公通了个电话,他们两人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抬着脚脱下丝袜,夏琳君提着眼帘问着南宫成燕,双眼里滑过些许困惑,“我出来时,没什么事情啊!”

    “可能就是关于你跟展铭之间的事情吧!”靠坐在沙发上,双手见抱着个抱枕,南宫成燕看着女人白皙的小脚跟她说着她的猜测。

    揉捏着双脚的手顿了下,夏琳君轻蹙着眉看着南宫成燕不好意思地开口,“倒是让他们跟着操心了!”

    “反正两人在家也没什么事情,乐得有事情让他们忙活!”摆了摆手,南宫成燕不在意地说着。

    轻笑了声,夏琳君重新垂下头看着手指间揉捏着的双脚,视线在脚底划过,认真地检查着是否有伤口。

    “你这双脚长得可真是漂亮,形态优美,皮肤白皙,纤瘦合度,”视线落在夏琳君搁在沙发上的小脚上,南宫成燕啧了声,满是羡慕地开口,挑着眉看着面前紧着眉的女人,轻笑着打趣道,“展铭,应该很喜欢你这双小脚吧!”

    抬着疑惑地双眼看向南宫成燕,夏琳君实在不明白这脚怎么跟那个男人扯上的!

    看着女人朦胧无知的双眼,南宫成燕起身走过去,抬着手在她的长发上胡乱地折腾了一把。

    “你看妈不在,是不是又手痒了!”抬着双臂搁在两人之间,夏琳君瞪着面前的女人,非常不满地开口说道。

    “看你这迷糊样子,鬼才相信顾展铭移情别恋呢!”挨着夏琳君坐在沙发上,手臂紧紧地将人圈在怀里继续蹂躏着,“下辈子我一定要投胎做男人,把你圈养起来!”

    “其实,你这辈子也可以把我圈养起来的!”睨着身边的女人,夏琳君对着她抛了个媚眼,娇柔的身体顺势窝进她的怀里,“官人,求包养!”

    “滚!”抬着手一巴掌把夏琳君拍出了怀抱,南宫成燕从沙发上直接跳开来。

    “不是真爱!”瞪了眼远离她的女人,夏琳君气愤地控诉着,“以后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招惹我!”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了?”玩闹了一阵,南宫成燕收了脸上的笑容,正色地问着夏琳君。

    “还能为什么啊!”摇了摇头,夏琳君抱着双腿窝在沙发上,毫无波痕的双眸看着对面的女人,跟她讲述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女人的话音落下,客厅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当中,南宫成燕揉着眉骨,陷入了沉思。

    她现在也搞不懂那个男人的真实想法了!

    “你也别想了!”看着南宫成燕纠结的双眉,夏琳君反而笑了笑,“其实这个女人也不错,今天我近距离地观察了会,的确如你所说,她跟顾展铭非常的相配!”

    “琳君,我总觉得你没抓到重点!”南宫成燕蹙着眉在客厅里来回地走着,试图从夏琳君刚才的叙述中解开其中关键的地方,奈何脑子依旧一团乱麻,毫无头绪。

    “重点?重点就是我还没替自己报仇,其他都已经不重要了!”挪下双脚,收了眼底的多余情绪,夏琳君微眯着双眼跟南宫成燕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看着女人发狠的双眼,南宫成燕不无担忧地开口,“展铭还能成为你手中的那把刀吗?”

    话音落下,长睫不由地轻眨了下,总觉得这样说不怎么道德!

    “能!”挑着眉,夏琳君冷笑了声,“盘在香泉湖里的那条毒蛇不是还没有离开吗?他如何放得下,总归要回去查看一番的!”

    看着女人双眸里散发出的沉冷目光,南宫成燕隐在眸底的担忧更深了几分,却不知道如何开解。

    客厅里的电话铃声打散了此刻凝滞的气氛,夏琳君抬着清寒的目光扫了眼正闹得欢的电话,垂眸重新窝回了沙发。

    南宫成燕提着步子快速地走了过去,双眼在屏幕上扫过,显示的是谢芝琳打来的电话,“妈!”

    “我们得迟点回来,肚子饿了你就先吃吧!”谢芝琳站在院子里,看着郑闻怡跟唐萌挨在一起说笑着,压着声线跟南宫成燕说着。

    “听你那边很热闹啊!”话筒里依稀能听见不少人的说笑声,南宫成燕好奇地问着谢芝琳,“都有谁啊?”

    “你闻姨也在这边!”扫了眼院子里的几人,谢芝琳跟她说道,“展铭等一下也要赶回来!”

    “展铭也要回去呢!”侧身看了眼沙发上的女人,南宫成燕对她挑了下眉毛,轻笑着打趣对面的人,“展铭回去,最高兴的就是你了吧?”

    “是啊!”谢芝琳非常爽快地回答着,随即又跟她说道,“刚才听唐萌说,琳君跟他一起吃饭去了,真是不凑巧,又不还能聚在一起吃个便饭!”

    “你儿媳妇在这边!”轻翻了个白眼,南宫成燕跟谢芝琳说道,“你要是想她的话,吃好饭赶快回来!”

    “真的?”听到夏琳君在南宫家,谢芝琳有瞬间的失神,“她不是跟展铭在一起的吗?”

    “夫妻又不是连婴体,难道每时每刻粘在一起的啊!”撇了下嘴角,南宫成燕对她如是解释。

    “也对,只要不是闹矛盾,我也放心了!”笑了下,谢芝琳轻声叮嘱着,“琳君要是没事情,就让她等我们回去,到时候我把展铭也叫上,晚上我们一起聚一聚!”

    “行,我会把你的原话转告给你的媳妇的!”轻笑着挂断电话,南宫成燕重新走了回来。

    “顾展铭回香泉湖了?”拧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夏琳君疑惑地问道。

    “应该是正往香泉湖赶去!”南宫成燕重新复述了遍谢芝琳的意思,提着眉满是好奇地看着夏琳君,“你说,他是不是赶回去收拾你啊?”

    “难说!”瞥了眼南宫成燕幸灾乐祸的样子,夏琳君却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你也知道,男人狠毒起来,是不讲一点情分的!”

    噗嗤笑了声,南宫成燕窝进沙发暗自可乐去了,对于夏琳君的见解,她其实是不赞同的。

    顾展铭?!

    摇了摇头,女人抿着嘴角沉默下来,不再胡乱地暗自揣测!

    “我觉得我应该回香泉湖!”夏琳君看着南宫成燕,微微眯起的双眼里划过一抹暗光。

    “你还怕唐萌趁乱对孩子下手吗?”看着已经起身的女人,南宫成燕挑着眉说着,“她不是这么愚蠢的人!”

    “不是,孩子有张建在那边盯着呢!”摇了摇头,夏琳君说着她的猜测,“她可能想离开香泉湖了!”

    “她都没对展铭下手,怎么会舍得离开香泉湖?”南宫成燕对于她的猜测表示不赞同。

    “外面有柳重冉,她整天被困在香泉湖里,根本没办法了解事情的真相,而且最近顾展铭对她又是避而不见,你认为她还会安心地留在那里吗?”摇了摇头,夏琳君轻声分析着,“今天闻姨来,我想多半也是为了这个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