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夏琳君,我之于你来说是什么?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总觉得卧室里的风太大了,直接卷走了男人的声音,以致于她都没听明白顾展铭话里的意思。

    只是,静寂的房间内,风从哪里来呢?

    低头哂然一笑,女人重新抬起她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看了过去,嘴角的弧度愈发的明艳动人,

    “顾总的意思,孩子归你?”挑着眼尾,夏琳君看着顾展铭轻笑地开口,“可我并不觉得这是个好的主意,我想柳小姐也不愿意的吧!”

    “你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男人深邃的眸子瞥过女人含笑的眉眼,声音低沉裹着几分愉悦。

    不置可否地撇了下嘴角,夏琳君垂眸点了点头,应声附和道,“当然,有谁能比你更了解柳小姐的好呢?!”

    这时,熟睡的孩子动了下小手,粉嫩的小嘴吧嗒着,似在梦里吃着香甜的美味。

    彼此的目光落下,皆是浓厚的温情。

    压下身,女人探出手指提了下孩子身上的薄被,拂过她的小手,感受着上面的体温。

    唇角上的弧度始终轻柔温雅,没有半点的失落跟难过,更多的是平静跟接受。

    “明天空的话,就安排明天吧!”低垂的视线瞥过女人淡雅的眉眼,顾展铭压着声线跟对面的人说道。

    轻柔的目光扫过男人暗沉的眸子,夏琳君垂下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拧着眉沉默了会开口建议着,“既然你这么急迫,那就直接安排在今晚吧!”

    女人的建议,让顾展铭震愣了几秒,随即压着声音轻笑了下,对着夏琳君点了点头,随即低喃出声,“可以!”

    声音听上去依旧很愉悦!

    “那就下去吧!”嘴角的弧度,男人慢慢地敛了回去,横眸扫过夏琳君,转身往外走去。

    轻柔的目光搁在离开的背影上,女人浅勾着唇角,低头看了眼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的孩子身上,眸光轻颤了下,提步跟了出去。

    “下午只顾着高兴去了,也没有问你这次出去的情况!”看着并肩而坐的两人,郑淮西看着夏琳君轻声开口,“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过几天,我还得跟团出去一趟!”搁下手指间的筷子,夏琳君抬着眼帘回答着。

    “又要出去啊?”双眼快速地从顾展铭的身上划过,见他只是低着头不紧不慢地吃着东西,神色淡漠,让人看不出喜怒,郑淮西拧着眉头有些着急。

    “刚开始,还有很多的东西要学,这也是没办法的!”看着郑淮西轻蹙的眉心,夏琳君十分为难的解释,“等过了这段时间,或许就好了!”

    “等忙过了这段时间,你们两个都抽点时间出来,一起出去度个假吧!”听完夏琳君的解释,郑淮西也是无奈地点着头,转而换了个话题。

    看着面前的女人,夏琳君笑了笑,并没有接她的话茬。

    “展铭,你也安排点时间出来陪陪琳君,”见夏琳君不说话,郑淮西又把话题扔给了顾展铭,声音较之之前严肃了几分,并裹挟了几分没有商量的硬气,“听到没有?”

    嗯了声,出乎夏琳君的意料,顾展铭应承下了郑淮西的要求,“我会吩咐关阳调整下日程,尽量空出几天的时间出来。”

    “这样就好!”听到男人并没有反对,郑淮西弯了下嘴角,随即招呼着大家吃饭,“那快点吃吧!都忙碌了一天,早点回去休息!”

    夏琳君侧眸看了眼,见顾展铭低垂着头抿了口手指间托着的红酒,坚毅的侧脸上没有半点的情绪。

    或许是感应到女人的注视,男人的眸光扫了过去,直接攥住了她的视线。

    眉心轻蹙,夏琳君弯了下红唇撤回视线,手指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男人暗沉的眸子轻闪了下,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继续安静地吃饭。

    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过,郑淮西侧过头看了眼顾东兴,桌子下的脚抬起来碰了碰他,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说两句。

    接收到郑淮西的意思,顾东兴无奈地撇了下嘴角,看着顾展铭直接沉声开口,“展铭,那个柳重冉的新闻你让帝云公关部出面压一下,即使看在同学的面子上,为了她专场的演奏会提高人气,也没必要搭上你的名声!”

    视线在男人暗沉无波的双眼上划过,顾东兴也不指望他有所反应,直接转开眸子,面色柔和地看着夏琳君,眼角的笑纹跟着多了几条,跟她解释,“琳君,这次绯闻你别放心上,这只是他帮他那个同学提升人气的一个忙而已,不具任何的意义!”

    看着顾东兴,夏琳君眨巴了下双眼,接着抿唇笑了下,对着几双注视她的双眸点了点头,“爸妈,我们吃饭吧,这些事情既然无关紧要,就不要影响我们的食欲了!”

    听闻女人的话,顾展铭搁在桌子上的手指摩挲了下,双眼移动扫过她轻柔含笑的眉眼,长睫下压落在了面前的菜盘子上,沉默不语。

    顾东兴看着重新埋头吃饭的两人,无奈地看了眼身边注视他的女人,对着她撇了下嘴角表示无能无力。

    若不是隔着夏琳君,郑淮西真想抬着脚狠狠地往顾展铭身上窜一脚。

    现在的她也只能拧着舒展不开的眉心,气闷地端着饭碗咀嚼着美味的饭菜,却根本品尝不出其中的半点愉悦。

    晚饭后,本想留下两人聊聊天的郑淮西,看着面前一对根本毫无目光交流的孩子,心累地挥了挥手,“早点回去吧!明天都还要忙,洗洗早点睡!”

    “妈,那我们就回去了!”视线落在郑淮西愁眉不展的面容上,夏琳君抿了下嘴角对她笑了笑,笑容里有着些许的抱歉,“你们也早点休息!”

    拍了拍女人的手,郑淮西轻叹了声,瞥了眼几步之外的男人,无奈地开口,“去吧!”

    夏琳君转身往外走去,和着夜风的目光卷着几分笑意扫过男人,径直离开。

    “你到底怎么想的?”顾东兴从夏琳君离开的背影上收回目光,非常鄙视地睨了眼身边的男人,掀着嘴角不屑地开口,“你别告诉我,外面的那个是玩真的!”

    “有何不可?”深吸了口香烟,顾展铭微眯着双眼,漆黑的眸子看进这夜色,落在远处隐匿在黑夜里的树木,声音低哑裹着些许凉薄。

    顾东兴敛着眉,染着夜色的眸子落在顾展铭的脸上,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你说真的?”

    男人扔了手指间的烟蒂,又用脚碾了下,呼了口气,却没有回答顾东兴的问题。

    挑了下眉,顾东兴低笑了声,抬着目光随着顾展铭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入目的是一片模糊不清的景色,声音低沉压着几分八卦,“你说,郭氏集团现任总裁郭世扬,听到夏琳君离婚,会不会也跟着离婚呢?”

    男人本是插在西装裤袋里的手下意识地捏了捏,落在远处的眸子却依旧毫无半点起伏,紧抿的薄唇却是冷哼了声。

    “展铭,我觉得吧!”顾东兴侧过身看着身边黑沉着脸的男人,抬着厚重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既然你已无意,就成全这对被你拆散的鸳鸯吧!”

    侧眸看着顾东兴,男人挑着眉尾煞有其事地点着头,“你说得对,我明天带重冉回来给你们过过目,你觉得怎么样?”

    “no problem!”顾东兴撇了下嘴角无所谓地说道,随即却拧着眉摇了摇头,跟面前的男人提着建议,“我还是觉得你先把目前的这段婚姻先解除了,再带她过来吧!这样对两个女人都好!”

    隐匿在夜色里的男人,眉心间的皱痕深了几分,重新抬着目光扫过没有星月作伴的夜空,提着步子往外走去。

    看着转出院子的男人,顾东兴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往别墅里走去,看着站在台阶上满脸忧虑的女人,轻笑着开解,“事情或许还没有那么糟,别太担心!”

    “你儿子的一只脚都踏出婚姻这个圈了,等他把另外一只脚也提出去,就完了!”怒瞪了眼台阶下的男人,郑淮西气恼地说道。

    “想什么呢!”站在女人的身边,顾东兴伸着手捏在她的胳膊上,半拥着她往里走去,跟她说着他刚才的观察,“展铭目前的状态应该是游移在这段婚姻的边缘吧!就看他自己能不能转过这个弯来!”

    “这两孩子也真是急死我了!”叹息了声,郑淮西摇着头抱怨着,“什么事情都不说,想劝也无从下手!”

    “好了!别着急,我们照顾好那个小宝贝就好,其他的就随他们自己折腾吧!”低垂的目光瞥过女人紧蹙的眉心,柔声安抚着,“婚姻总是有磨合的!”

    “你想得真是开!”摇了摇头,郑淮西随着顾东兴往楼上走去,轻揉着眉心低声呢喃,“都不知道在折腾什么!”

    “我们去看看孩子吧!”不再纠缠在两人的问题上,顾东兴跟身边的女人说道,“总还是有一件令我们高兴的事情!”

    嗯了声,郑淮西抿着嘴角歇了这个话题,提着步子走进了婴儿房,去看她搁在心坎上的小宝贝。

    沿着蜿蜒而上的路往视线中的别墅走去,男人脚下的步子不紧不慢,瞳孔中的光线却是越来越明亮。

    双脚踏进院子,入目的却是站在院中的女人,眸光在她的侧影上扫过,搁在她身侧的挎包进入他的瞳孔,令他本就暗沉的双眸不由地又深了几分。

    “走吧!”看着走进大门的男人,夏琳君提着步子走到她新买的车子旁边,侧身看过去轻柔开口,“早去早回!”

    垂头低笑了声,男人迈着步子往车旁的女人走去,在她一步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深幽的目光压在了她清冷的眉眼之上,声音低沉裹着淡淡的失望,“夏琳君,我之于你来说是什么?”

    看着女人投注在身上的眸子,顾展铭不等她回答,随即轻嘲地开口,“或许什么都不是吧!”

    话音落下,男人转身往布加迪走去,弯下身坐了进去,随即发动车子率先开出了院子。

    看着急驰而出的车影,夏琳君站在车旁却迟迟没有动作,夜里的风裹着清冷的温度一层层地侵袭进她的肌肤,让她有了些许冷意。

    白皙的手指落在面前的车窗上无意识地比划着,清冷的眸底渐渐浮上一层朦胧的水汽,心底有丝疼痛慢慢地钻了出来。

    唇角扯出一抹自嘲的弧度,婚姻走到这一步,往前是断壁,往后是悬崖,她似乎被孤立在了高耸的峭壁上,没有路可以走。

    “太太!”王阿姨拿了件外套出来披在了夏琳君的身上,看了眼早已没有车影的位置,禁不住叹息了声。

    “阿姨,晚上我到南宫家去,就不回来了!”对着王阿姨弯了下嘴角,露出个苦涩的笑容,轻声跟她说道,“家里就拜托你了!”

    “去吧!”捏了捏夏琳君纤细的胳膊,王阿姨往后退开了一步,看着她弯身坐进去,双眼里隐着清浅的担忧。

    别墅二楼的方向,唐萌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幕,双眉紧皱着,看着两辆车子前后从院子里开出去,最终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抬着手指拂过额前垂落下来的发丝,唐萌低垂的视线重新落在空无一人的院子里,轻敛的双眸闪过刚才看到的画面,眼底缠着她诸多的困惑。

    光线的关系,两人之间的神色不能看的特别清楚,但是展铭哥跟夏琳君之间的气流已经完全不同了,即使她站在那么远的距离,依然能感受到两人之间冰冷陌生的气息。

    看样子,展铭哥跟那个柳重冉之间是真的!

    垂眸轻笑了声,唐萌不知道应该笑夏琳君,还是笑她自己!

    这时候的她,就觉得分外地好笑而已,她也不想压抑此刻的心情,扯着唇角笑开来。

    “你怎么过来了?”看着就提了个包走进来的夏琳君,南宫成燕从床上坐起身,目光在她淡漠的脸上划过,关心地问道。

    “想找你聊聊!”随意地把手指间勾着的挎包扔在了沙发上,女人脱了鞋子就腻歪进了南宫成燕的怀里,溢出红唇的声音满是落寞跟委屈。

    “关于展铭跟那个柳重冉的绯闻?”看着扒在身上的女人,南宫成燕挑着眉问道。

    “不是!”摇了摇头,夏琳君闷声呢喃着,“燕子,我的婚姻或许真的到头了!”

    “你可真出息!”抬着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南宫成燕撇着嘴角兴致缺缺地说道,“就这么个女人,就让你这样没有信心吗?”

    “今天我跟他提出离婚,他也同意了!”对于南宫成燕不以为意的声音,夏琳君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给了她一个无法理解的结果。

    “你们玩真的?”女人的声音落下,南宫成燕倒是真被吓了一跳,本就重新躺下的身体又慌乱地坐了起来,双手抓着夏琳君的胳膊直接将人给提了起来,惊愕的双眸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女人,试图从她的神色里看出点滴玩笑的成分。

    可惜的是,没有!

    “怎么这么惊愕?”对着南宫成燕苦笑了声,夏琳君又歪下身躺在了她的双腿上,轻闭上双眼休憩着。

    “有什么是我错过的吗?为什么会这么突然?”低垂的眸子搁在女人略显苍白的侧脸上,南宫成燕拧着眉问道。

    “或许是我的问题吧!”摇了摇头,轻阖的双眸里是那天晚上男人的冷硬无情,随着画面地闯入,女人的眉心跟着皱了下。

    “这几天,我一直把展铭跟那个所谓的钢琴公主之间的绯闻当笑话看的!”手指无意识地轻抚着女人铺洒下来的一头长发,南宫成燕跟夏琳君念叨着,“爸妈也是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说说笑笑就过了,没想到……”

    躺在南宫成燕双腿上的女人听着她的念叨,并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她所说的事情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本是蹙眉沉思着的南宫成燕,无意间垂下视线扫过女人毫无颜色的脸,那眉心的皱痕跟着狠狠地拧了起来,双手直接把身上的女人扒拉了起来,溢满关心的眸子将面前困惑的女人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怎么了?”看着南宫成燕双眼越来越重的忧虑,夏琳君抬着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奇地问道,“你会看相?是不是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了?”

    “坐好了!”南宫成燕拧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神色忽然严肃了起来,隐在瞳孔中的担忧深了几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认真回答我!”

    “你问吧!”看着南宫成燕异常认真地神色,夏琳君端直了腰身,对着她点了点头。

    “琳君,你告诉我一句实话!”抿着嘴角,南宫成燕想了又想,沉声问着面前的人,“你是不是不爱展铭了?”

    “为什么这么问?”看着南宫成燕,夏琳君没有回答是与否,而是直接反问了一句。

    “这还用问吗?”蹙着眉,南宫成燕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夏琳君,“你脸上都差点写上我不爱顾展铭六个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