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七章 她以后可是孩子的后妈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萌离开玻璃房时,双脚都是飘的,回身看向里面悠然自得的女人,她忽然怀疑起之前的那些认知。

    夏琳君跟展铭哥的这段婚姻里是不是有爱!

    眸底有些迷茫,也有些烦躁,轻抬的视线遥望过去,入目的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色。

    目前,她被困在香泉湖内,根本不了解外面的事情,关于展铭哥跟那个柳重冉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得赶快弄清楚。

    脚跟轻转,唐萌回身往别墅里走去,余光扫过玻璃房里的女人,眸底幽光闪烁。

    侧身重新卧在美人榻上的女人,提了下长睫,清冷的眸光扫过唐萌离开的身影,嘴角微弯,挪了下颈子下的靠枕重新闭上双眼,打算休息一下。

    郑淮西自从夏琳君回去后,就一直靠坐在沙发上陷入沉默当中,不时抬着手指揉捏着发涨的额头。

    “怎么,老毛病犯了?”顾东兴走进客厅就见郑淮西捏着额头,不由地关心地问道。

    “你回来了?”看着踏着夕阳走进房间的男人,郑淮西扯了下嘴角对他笑了下,随即轻叹了声,“年纪大了,这些老毛病就又找上门来了!”

    “我看你是想多了。”坐进女人身边的沙发,顾东兴提着双手按在她的额头上轻捏着,低哑的声音里满是责备,“跟你说了,他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我们管不了,就别去想!”

    抬着眼帘睨了眼身边说着风凉话的男人,嘴角轻撇直接拆穿了他的口是心非,“你可拉倒吧!也不知道谁三更半夜睡不着,半夜起来抽烟,烟头都装满了烟灰缸。”

    “你这个女人就这点不可爱,”瞪着身边的女人,顾东兴郁闷地数落着,“给我留点面子不行的?一定要拆穿才舒服是吧?”

    轻笑了下,抬着手指按下了男人按压在额头的手,郑淮西敛着眉看着他,神情异常的肃穆,“今天琳君回来了,看她的神色非常的坦然,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这次绯闻的影响!”

    男人挑了下浓眉,垂眸想了下,跟身边的女人低声嘀咕,“你是不是担心,儿媳妇真的已经不要你的儿子了?”

    “她没回来之前,我还是有点奢望的!”郑淮西无奈地看了眼顾东兴,声音里藏不住的难受,“今天看见她这样,我还有什么指望啊?!”

    “你有没有问过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顾东兴靠坐在她身边,抬着眼帘看着对面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名画,低声问着身边的女人。

    “问了!”挪了挪腰身后的靠枕,郑淮西侧身回答着顾东兴的问题,声音里满是无奈,“她只是轻笑着让我别担心,他们自己会处理的!”

    “晚上,展铭会回来吗?”沉默了几秒,顾东兴问着郑淮西,“这个把星期他可是没回香泉湖过!”

    “之前琳君不在,家里就唐萌,虽说是兄妹,但也是不方便的!”听到顾东兴在埋怨顾展铭在过去一个星期的不着家,柔声开口替他解释。

    “你给他去个电话吧!”顾东兴起身往楼上走去,跟身边的郑淮西说道,“这个媳妇如果真的不想要了,就早点放人家自由,人家也好趁早找个好归宿!”

    “你这说的什么话!”看着楼梯上的背影,郑淮西不赞同地摇了摇头,转身去打电话了。

    帝云办公室内,顾展铭签好文件递给办公桌旁的王君忆,垂眸看着掌心下压着的另一份文件,手指在上面轻点,低声吩咐,“这份文件,你明天交给关阳,让他重新起草一份!”

    “行!”接过男人递回来的两个文件夹,王君忆对着他点了下头,转身离开之际,办公桌上的机子响了起来,女人回眸,视线往屏幕上扫过,却见柳重冉三个字在上面闪烁不停。

    眨了下长睫,眸底流露出几分的可惜,双手捧着文件夹离开了男人的办公室。

    实木门重新关上的瞬间,王君忆听到顾展铭在低声叫着重冉两个字。

    抬着眼帘扫过紧闭的房门,手指卡着机子,男人离开了旋转椅走到落地窗前站着,清冷的目光看进夕阳笼罩下的城市,低声问着对面的女人,“怎么了?”

    “晚上有时间吗?”柳重冉起身离开钢琴,拖着鞋子走到客厅,柔软无骨的身体窝进沙发,唇角两边柔柔弯起,露出一对迷人的小酒窝,“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听到女人的邀约,男人单手卡在腰带上沉默了会,紧抿的唇线松开,应了下来,“行吧,你把地址发给我,我到时候过去!”

    “好!我们不见不散!”听到男人答应来赴约,本是窝在沙发上的女人差点跳起来,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挂断电话的男人,手指间依旧捏着机子,长身矗立在窗前,神情淡漠,眸光暗沉。

    机子震动了下,接着就是铃声再次响起,拉回了神游在外的男人,顾展铭低垂着眼帘扫过屏幕,见是香泉湖的电话,长眉轻蹙了下,随即按下了接听键,“妈,什么事情!”

    “没事情就不能打你电话了?”一开口,郑淮西那仿若装满火药的声音直接冲进了男人的耳朵,“你爸让你晚上回来一趟,琳君也回来了,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

    垂在身侧的手指摩挲着,男人倒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对面的女人。

    “怎么,现在要跟你帝云的总裁吃顿饭都这么难了?”没有听到顾展铭的回应,郑淮西压在心口的火气直接冒了出来,扯着嘴角满是轻讽地开口,“那以后我们想见你,是不是也要提前预约啊?”

    听到郑淮西满是火气的声音,顾展铭垂眸低笑了声,“妈,看你说的!好,我晚上回来!”

    “这还差不多!”撇了下嘴角,本是紧蹙的眉头同时舒展开,郑淮西的心情这才好了点,埋怨的声音也跟着有了点温暖,“早点回来,你媳妇下午回来,看着精神不是很好!”

    嗯了声,顾展铭应下了女人的要求,唇角上的弧度却是慢慢地寡冷了下来,薄唇再次抿成了一条直线。

    “太太,刚才前面的顾太太说,让你晚上到前面跟他们一起吃饭!”王阿姨挂了郑淮西打过来的电话,迈着步子走进了玻璃房,跟里面正翻着机子的女人说道。

    侧身看了眼王阿姨,女人的细眉轻蹙了下,目光重新落在屏幕上,叹息了声,“知道了,我会过去的!”

    “太太!”本是转身想离开的王阿姨,抿着嘴角又重新走了回来,在夏琳君疑惑的目光中,弯了下嘴角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我知道,有些话我没有资格说!只是,说句高攀的话,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今天看你跟顾总两人走到现在这个局面,心里也是非常的难过!”

    “你坐下说!”女人垂眉苦笑了下,对着王阿姨无奈地说道,“今天的这个局面,我也是没有想到的!”

    “太太,你真的不想跟顾总过了吗?”拧着眉看着夏琳君,王阿姨试图从她清冷的眉目间看出点问题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夏琳君轻笑着摇了摇头,给了王阿姨是是而非的一个答案,“何况这个事情,也不是我能做主的啊!”

    “你们到底怎么了?”看着夏琳君无所谓的神色,王阿姨是百思不得其解。

    之前不是都好好的吗?

    不过是一次出差而已,为什么整个事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个绯闻满天飞,一个清冷毫无反应。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啊?”看着王阿姨,夏琳君满是惆怅地开口,“你也不是不知道,很多事情走着走着,最后就这样了!”

    看着王阿姨紧蹙的眉心,轻笑了声,女人接着开口说道,“或许,顾总觉得这个柳重冉才是他的真爱呢!”

    看着女人嘴角边的笑容,王阿姨又是一阵难过,低叹了声,从矮凳上站起身,语重心长地劝解着面前的人,“太太,其实男人很好哄的,或许他也只是想让你哄哄他而已!”

    “阿姨你不懂!”低垂的视线搁在浴缸里,看着里面悠然自得的鱼儿,夏琳君轻声呢喃,“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如果还爱他,还有什么难的呢?”看着女人低垂的发顶,王阿姨无奈地说道。

    “阿姨,你去忙吧!”重新抬起眼帘看着面前这个真心对她的女人,夏琳君浅笑着说道,“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吧!”

    听女人这么讲,王阿姨也只能点头离开,神色里却难掩忧虑。

    看着王阿姨离开的背影,夏琳君一时没有了看新闻的兴趣,搁下机子起身站在了玻璃墙前,淡漠的视线看着盛开的紫藤花,眸光里却没有半点的情绪。

    站在那里伫立了良久,久到转身时才察觉双腿有了些微的麻木,女人苦笑了声,腰身下压,轻握的拳头在发麻的双腿上敲打着。

    轻挪着双脚转身时,低垂的余光里瞥见门口一双男士皮鞋,眸光轻颤了下,夏琳君慢慢地直起下压的腰身,抬着双眼看了过去。

    “前面的饭菜已经好了!”本是站在门口的男人,深邃的眸子落在她麻木的双腿上,见夏琳君清澈无温的目光看过来时,扯着嘴角跟她说道。

    嗯了声,女人压下卷翘的睫毛移开了视线,对着他轻声开口,“你先过去吧!我马上就来!”

    “一起走吧!”沉默了会,顾展铭并没有如夏琳君的愿先走一步,而是提着长腿走进了玻璃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瞥了眼舒展着四肢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女人抿了下嘴角挪着步子坐在了美人榻上,双手揉搓着依旧麻木的双腿。

    低垂着头的夏琳君,柳眉始终轻蹙着,来自于对面的目光,想让她忽视都觉得难。

    只是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想要探究的欲望!

    看着眼底始终弯着身的女人,顾展铭搁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晦涩难懂的目光搁在她的身上,紧抿的薄唇没有开口的意思。

    “走吧!”恢复知觉的女人,从美人榻上站起身,淡漠的目光回视着顾展铭漆黑如墨的双眼,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

    压下眼帘,男人从沙发上起身,压着女人的步子往外走去。

    “唐萌不过去吗?”回身瞥了眼身后的房子,夏琳君轻声问着身边笼着淡漠气息的男人。

    闻言,顾展铭侧眸看了眼夏琳君,长眸敛了下,随即散开,双手插进西装裤袋,“你想把她叫上的话,就把她叫上吧!”

    挑着眉看了眼男人的侧影,夏琳君不置可否地撇了下嘴角,提着步子快速地往下走去。

    看着眼底快速起落的双脚,男人的步子依旧保持在原来的速度上,不过几分钟而已,他已经落下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玫瑰红的余晖里,男人回眸看了眼来时的路,视线落在房子上,瞳孔深处波纹涌动了下,随即归于平静。

    “展铭呢?”看着走进厨房的人,郑淮西往她身后看了眼,轻笑着问道。

    “在院子里呢!”视线滑过台子上已经装盘的各色生菜,夏琳君垂着眼眸回答着郑淮西的问题,“看着就好有食欲的感觉!”

    “马上就好了,你先跟展铭到楼上看看孩子!”拍了拍夏琳君的胳膊,郑淮西催促着她离开厨房。

    含笑的目光轻抬滑过郑淮西嘴角温和的弧度,夏琳君点了下头,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离开的身影,双眼落在她轻快移动的双脚上,郑淮西眼底的担忧更深了几分。

    手指揉捏着发疼的额头,女人提着步子走出了厨房,看着此时正站在院子里吸着香烟的男人,郑淮西真是觉得她这辈子命太苦。

    “你傻站在那边干什么?”冲着顾展铭的背影吼了声,压制着心底不断翻上来的火气,郑淮西压着声线跟他说道,“有这闲工夫抽烟,你都不会上去看看你那宝贝吗?”

    扫了眼手指间只燃了一半的香烟,顾展铭轻笑着摇了摇头,手指一松,烟蒂直接落在了脚跟旁,男人提着脚在上面碾了下,提着修长的双腿往屋子里走去。

    “展铭,我警告你,你真把这么好的媳妇给我弄丢了,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郑淮西怒睁着双眼狠狠地瞪了眼走到身边的男人,出声警告着,“想想当初,你怎么就能轻易舍弃呢?”

    “妈,我心里有数!”展着长臂轻搂着郑淮西的胳膊,跟她一起走进客厅,男人深邃的双眼扫过空无一人的楼梯,沉声跟身边的女人说道,“你就别操心了!”

    担忧的双眼在男人的脸上扫过,郑淮西动了下唇瓣,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面前的男人,抬着手在他的胳膊上拍了拍,轻声开口,“展铭,你们再想想,别到时候分开了才后悔!”

    垂放在身侧的长指紧了紧,顾展铭对着郑淮西点了下头,低声安抚道,“妈,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听着男人安抚的语言,流窜在郑淮西胸口的烦躁没有减轻分毫,却也只能压下继续唠叨的话,看了眼二楼的方向,“去吧!”

    男人提着双脚踏上楼梯,轻蹙的眉心里压着几分的无可奈何,深邃无光的眸底隐着淡淡的轻嘲。

    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夏琳君拿着毛衣的手指下意识地紧了下,双脚移动往旁边挪了挪。

    男人漆黑的眸子并没有落在女人的身上,长腿移动直接站在了摇床旁,轻柔的目光搁在眼底依旧在熟睡的小脸上,眸底温情弥漫。

    两个本是亲密无间的男女,分别站在了摇床的两旁,中间是他们心底的宝,而彼此却已经成为熟悉的陌路人。

    “什么时候,你抽个时间,我们去把证换一下!”沉默了良久后,夏琳君轻笑着跟对面的男人开口,声音轻柔仿佛跟他谈论着窗外的天气般随意。

    “这么迫不及待?”双手插进裤袋,顾展铭抬着眼帘看向面前一脸风轻云淡的女人,暗沉的眸光敛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撩了下垂落下来的发丝,夏琳君提着眼帘瞥过男人深邃的眉眼,声音幽幽缠着窗外洒落进来的光影飘进顾展铭的耳中。

    低垂的眸光依旧溢满温情,男人的唇角勾着淡淡的浅笑,对着女人轻点了下头,低哑的声音充满赞赏,“不错,当初或许就是看中了你的这份自知之明吧!”

    纤细的手指轻抚着郑淮西刚织成的小衣,含笑的双眸在男人的赞赏里还是微不可见地轻颤了下,嘴角清浅的弧度里是她此刻复杂难辨的情绪。

    “那么烦请顾总尽早安排出时间吧!”弯身把手里的小衣重新放进篮子里,夏琳君轻声跟对面的男人说道。

    “安排个时间,见见我现在的这位吧!”沉默了会,顾展铭掀开低垂的眼帘,深邃的眸光笼在夏琳君的身上,低声解释,“毕竟,她以后可是孩子的后妈,你亲自过目后也可安心不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