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三章 乱伦,谁吃得消!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意?”手指轻握成拳抵在唇鼻间,男人低头笑了下,提着眼帘扫了眼面前的身影,脚跟轻转绕了出去,“张妈妈,这么多美女,我随意不起来啊!”

    说完哈哈笑了两声重新坐回了位置,含笑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一排美女,侧身看向顾展铭,挑着眉开口,“嫂子最近不在,顾总要不要挑个晚上纾解下?”

    轻抿了口红酒,顾展铭倾身放下杯子,清冷的视线扫过面前的女人,修长的身影离开沙发,身子移动径直走向其中的一个女人,长臂探出,手指轻勾着她低垂的下巴,目光落在她轻扬的脸上,裹着酒香的薄唇吐出性感的声音,“几岁了?”

    “顾总,我今年二十三了!”女人的眉眼始终低垂着,白皙的脸上渐渐浮起胭脂般的红晕,粉色的唇瓣张合,如兰的气息落在男人的手指间。

    王培均手指间托着酒杯轻轻地转动着,健硕的身体靠在沙发上,提着眼帘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幕。

    “这个年纪不错!”轻笑了声,男人收回了手指,侧身看向沙发上的男人,“过去到王总身边去,今晚你要是把他服侍好了,这张卡里的钱都归你了!”

    顾展铭从皮夹子里抽出一张银行卡随手扔在了茶几上,挑着眉跟身边的女人说道。

    低垂着头的女人听到顾展铭的吩咐,交叠在腹前的手指动了下,眼帘轻抬扫过沙发上的男人,却见他双腿交叠在一起,嘴角含笑地看着她。

    “雨瑶,怎么还愣着,快到王总那里去!”妈妈桑本以为顾展铭是看中了吴雨瑶心里暗自一阵窃喜,谁能想到他会出这一手,不过在一秒的失望后,马上搭着女人的手把她带到了王培均的身边。

    “王总,我家雨瑶还是个不经世事的丫头,你可要玲香惜玉哦!”妈妈桑拉着女人的手直接把她按在了男人的双腿上,含笑的目光瞥过茶几上的银行卡,这嘴角上的笑纹又多了好几条出来。

    垂眸轻笑了下,王培均挑着眉打量着双腿上始终低垂着头的女人,手指游移在下巴上,问着准备离开去招呼顾展铭的妈妈桑,“张妈妈,你调教人的手段了得,这看上去的确像那么回事情!”

    话音落下,王培君明显感觉到双腿上的女人身体僵硬了下,本是含笑的眸子慢慢地寡冷了下来。

    “那是!”妈妈桑并没有留意到他的变化,转身就走向顾展铭,“顾总,你有看中的姑娘吗?”

    “这些就留给别人吧!”顾展铭挥了挥手,示意妈妈桑带着面前的这些女人离开,眉间有些压抑的烦躁。

    看着转身重新回到位置上的男人,妈妈桑动了动艳丽的唇瓣想再推销推销,余光里瞥过坐在王培均双腿上的女人,轻笑着应下了。

    “怎么,一个都没看中?”看着重新拿起酒杯轻饮的男人,王培均提着眼帘扫过面前的女人,“又不,这个拿去玩玩!”

    清冷无温的视线扫过女人娇弱的背影,顾展铭轻垂的眸子睨了眼男人,薄唇勾了下,“也好,吴小姐既然王总有意让美,那你就过来吧!”

    坐在王培均身上的女人咬了下粉色的唇瓣,弯了下唇角,起身往顾展铭的身边走去。

    睨了眼身边的位置,示意吴雨瑶坐在他的臂弯间,含笑的目光划过对面正压着身倒酒的男人,顾展铭瞥了眼茶几上的红酒瓶,“吴小姐一起喝一杯?”

    女人的眉眼弯了下,拿起酒杯就给她自己倒了一杯,随即整个柔软的身体重新窝回男人的怀里,无骨的玉指爬上他的胸口轻抚着,“顾总,我敬你一杯!”

    “张妈妈没有交你一些特殊地喂酒方法吗?”看着递到唇边的酒杯,顾展铭掀着眼帘盯着吴雨瑶低声问道。

    本是含笑的水眸哏了几秒,吴雨瑶显然被顾展铭的问题惊了下,随即唇角弯成花,柔软的身体直接趴俯在他的胸口,素指在他的领子上游移着,娇嗔着开口,“顾总,想要什么样特殊的喂法?”

    “吴小姐有几种方法?何不都拿出来试试?”低垂的眸子扫过女人游移的手指,顾展铭慵懒地靠在那里,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好啊!”绵柔的目光看进男人黑沉的眸子,吴雨瑶挑着眉轻柔的应着,随即轻饮了口红酒在红唇里,移着身子就往他的薄唇上压去。

    顾展铭展开的双臂依旧搁在身侧,并没有阻止女人贴近的身体,眼角的余光却是留意旁边一直垂眸喝酒的男人。

    就在吴雨瑶裹着果香的唇瓣贴上顾展铭的薄唇时,一直闷声喝酒的男人啪的一声搁下了手指间的杯子,沉冷的目光射向此刻趴俯在顾展铭怀里的女人身上,冰冷的声音裹挟着风暴刮向吴雨瑶,“你亲下去试试?”

    本是柔软的身体瞬间僵硬,嘴角紧抿,眼底划过一抹坚持,垂下眼帘,红唇继续往下压去。

    王培均看着眼底依旧我行我素的女人,长腿迈开,手指抓在她的手腕上直接将人给扯了过去,在她反应过来前,唇舌凶狠地递进她的唇瓣间吸吮着其中的甘甜。

    被压制在他怀里的女人,双手用尽全身的力量推拒着他的侵犯,奈何半点效果也没有。

    看着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顾展铭垂眸瞥了眼胸口残留下的几滴红酒渍,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包厢。

    离开娱乐场所的男人并没有重回香泉湖,而是直接驾车到了帝云,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敛眉轻叹了声,推门下车往里走去。

    清晨的香泉湖内,王阿姨看了眼餐桌上垂眸闷声抿着清粥的女人,眉心打着结,犹自嘀咕着,“这顾总也真是的,人又不是铁打的,三更半夜还要跑回公司处理公事,太太要是知道了还不心疼死!”

    本是低头用餐的人,听到王阿姨的嘀咕声,捏在手指间的筷子被她啪的一声搁在了桌子上,抬着清冷烦躁的双眼看向厨房里的人,“王阿姨,你一个下人,这些是你该议论的吗?”

    唐萌裹着火气的声音落在王阿姨的耳中,只是让她震愣了下而已,随即微压着身跟她道歉,“对不起唐小姐,我下次不再说了!”

    抬着手指烦躁地对着王阿姨挥了挥,落在面前几样餐点上的目光也是异常的烦乱,拿过边上放着的餐巾纸摁了下唇角,唐萌就起身离开了餐厅。

    看着往楼上走去的身影,王阿姨回身看了眼餐桌上动了几筷子的餐点,抿了下嘴角,手指轻动把它们全数倒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早上她上楼收拾房间时,看到卧室垃圾桶里那条性感的睡衣,联想到顾展铭凌晨开车离开香泉湖,脑中急速一闪,一个大胆的猜测划过她的脑海,看着手指间提着的蕾丝睡衣,王阿姨忍不住一阵反胃。

    她知道唐萌目前有精神上的问题,还在吃那方面的药物,本不该计较,只是想到她趁着夏琳君出差不在的时间里做出勾引顾展铭的行为,还是让她无法接受。

    乱伦,谁吃得消?

    回到楼上的唐萌,身上穿着那件她从衣帽间取来的男士外套,站在镜子前端详着,眼神里有些许的迷离。

    脑海里闪过昨晚被顾展铭强行拒绝的画面,女人瞳孔里的波纹渐渐地弯曲,紧在衣襟上的手指一颗颗重新打开上面的扣子,露出她如玉般的柔嫩肌肤。

    视线落在镜子里,一寸寸地划过那些无瑕如玉的禁地,唐萌紧蹙的眉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昨晚这具完美的身体没有让顾展铭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到底哪里出了错?

    是不是这层兄妹的关系束缚住了男人心底的渴望?

    这层猜测,一扫压在女人水眸上的落寞,平息了游走在她血脉中烦躁。

    “展铭哥,其实你也是渴望我的对吧?”纤纤玉指划过身前的丰满,看着镜子中完美的身体曲线,唐萌轻喃出声,“放心吧,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一点的血缘关系,你是可以深爱我的!”

    唇角的笑容一点点地扩大,流转在女人眼中的光彩愈发的夺目。

    她似乎看到了在不久的将来,顾展铭将她拥在怀里深深疼爱的画面。

    “你回房休息吧!”看了眼身边依旧神采奕奕的女人,林暮生抬着手腕扫了眼时间,“时间倒是真不早了!”

    “那明天再见!”回身看了眼身边的男人,从他的手上接过袋子,夏琳君浅笑着转身往自己所入住的房间走去。

    看着女人刷开房门,身影消失在门内,林暮生才转身走进了他的房间,掩上了门。

    进入房间的夏琳君,如往常般按部就班地梳洗上床准备休息,只是在她熄灯后不久,搁在床头柜上的机子却是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名字,女人抿着唇轻叹了声,手指揉着额头接起了电话,“怎么还没有睡?”

    “开门!”对面的男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低哑的声音裹着一丝疲惫落进她的耳中,却让她震愣了几秒。

    “你说什么?”捏着机子,女人从床上坐起声,疑惑的视线慢慢地移动搁在紧闭的房门上,声音里有丝不确定。

    “我在门外!”男人低声开口,给了困惑中的女人确定的答案。

    捏着机子,女人掀开身上的薄被,赤着双脚快速地走向门口,按在门把上的手指紧了下,随即打开了房门。

    看着门口逆光而立的男人,夏琳君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闪了下,弯着嘴角柔声开口,“你怎么来了?”

    敛着昏黄光影的视线搁在女人的素颜上,深眸收进此刻她唇角的那点淡笑,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指摩挲了下,漆黑的眸子愈发暗沉,薄唇轻扯轻哑开口,“要到外地一趟,绕道过来看看你!”

    “进来吧!”侧身拉开房门,女人抿着唇柔声说道,“你这样不是更累?”

    抬着手指压在门板上,男人顺手关上了房门,目光扫过面前略有些不自在的女人,顾展铭垂眸走进了房间。

    “你进去梳洗下,早点睡吧!”扫了眼男人的背影,夏琳君打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浴袍,柔声跟他说道。

    “你先睡吧!”从女人的手里接过衣服,视线扫过她依旧清醒的眉眼,男人揉着僵硬的脖子走进了浴室。

    看着顾展铭的身影转进浴室,夏琳君站在原地一时没有动作,低垂的眸子里有丝懊恼。

    本以为她这次离开香泉湖,唐萌会有所动作,只是没想到这还没两天,顾展铭也跟着离开了。

    轻叹了声,脚跟微转,夏琳君重新躺进了薄被里,蹙着眉心想着接下来的安排。

    “怎么还不睡?”掀开被子,顾展铭侧身躺在女人的身边,看着她依旧睁着双眼没有入睡的意思,“这两天的工作顺利吗?”

    “顺利!”点了点头,女人侧头看了眼男人,轻笑着回道,转而问起他的行程,“这次要到哪里?之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

    “临时安排的事情!”展着长臂把略有些僵硬的身体卷进怀里,轻阖上双眼,男人低声说道。

    “你出来了,”抿了下嘴角,夏琳君仰着头看着男人关心地问道,“唐萌一个人留在香泉湖不会有事情吧?”

    本是轻抚着发丝的手顿了下,随即男人的手指若无其事地继续梳理着女人的秀发,薄唇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下,“我跟闻姨打过招呼了,她会过去照看的!”

    嗯了声,女人重新低垂下头,视线落在男人性感的喉结上,一时无话。

    “怎么了?”薄唇沿着女人挺翘的鼻子一路往下,擦着粉色的唇瓣低声问道。

    看着已然覆在身上的男人,夏琳君紧着他胸前的衣襟摇了摇头,垂眸盯着衣襟上的纹路抿着嘴角没有说话。

    长指穿过她保守的睡裙,游走在她柔美的曲线上,薄唇抵住她的颈子细细地摩挲着,“琳君,见到我,你似乎一点都没有感到高兴,这是为什么?”

    “可能这两天有点累了!”轻抬的目光有些微诧异,眼角轻弯,女人伸出纤细的胳膊缠上男人的脖子,已然赤裸的身体贴合上男人,夏琳君柔声解释着。

    压在女人眉眼之上的眸光敛了几分,长指抽出腰间的带子,顾展铭对于她的解释只是抿唇笑了下,没有说破她此刻的敷衍。

    长身压进时,女人柔软的身体明显有些许的抵抗,十指相扣压在身侧,顾展铭俯下身一点点地亲吻着她的娇躯,逐一化解她的不适。

    情动的女人一点点地伸展开身体,轻阖的双眼里露出迷离的色彩,粉色的唇瓣间溢出动人的音符。

    男人深邃的眸光落在夏琳君如丝的眉眼上,敛进她此刻动人心魄的模样,长眉之间轻蹙的皱痕却并没有因身下人全然绽放的样子而有所松懈,反而蹙得更紧。

    一场耗尽所有的情事,让本是疲惫的两人相拥着入睡,直至天明。

    “行程安排地这么紧促吗?”看着穿戴整齐的男人,夏琳君起身走到他的面前,伸着手指帮他扣上了外衣的扣子,抬着眼帘瞥过他深邃的眉眼,柔声问道。

    “约定好上午见面的!”男人站直着身体,双手搭在她的纤腰上,低垂着眼帘看着她整理着身前的衣襟,低声解释。

    “那你昨晚还赶过来!”娇嗔了眼男人,夏琳君对着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办完事情再过来也行的啊!”

    “那我晚上再回来?”捏在女人细腰上长指紧了紧,顾展铭压下身,薄唇贴合在她小巧的耳垂上轻声问道,“好不好?”

    被男人压在怀里的女人,微侧过头看着顾展铭深邃的五官,两人之间相距不过一二公分,彼此之间鼻息纠缠,进出的都是对方的气息,夏琳君抿唇笑了下,头轻轻挨在他的肩膀上,声音里无比娇甜,“脚长在你身上,你来不来,我哪能做得了主?”

    “那我办完事情就回来!”薄唇压在女人的唇瓣上吸吮着,男人沙哑着声音跟怀里迷人的小东西说着安排,“你等我回来!”

    嗯了声,抓在男人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微扬着脸轻轻回应着他的索取。

    因为打定主意见完那个黑客,顾展铭要回到夏琳君这里,男人也就带了点随身用的东西离开了,所带来的衣服跟笔记本电脑一并留在了女人的房间里。

    看着沙发上被留下的东西,手指轻柔着额头,移动着双脚走到窗口,撩开厚重的纱帘看向依旧不算清明的天空。

    时间还早!

    手指松开,纱帘垂落,夏琳君脱下身上的睡袍重新躺回了床上,轻阖上双眼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再次醒来已经是八点多,揉着依旧酸胀的腰身,勉强下了床铺。

    简单地收拾之后,女人便提着手包出了房门,路过林暮生所入住的房间,视线扫过手腕上的钻石手表,停下了快步走动的双脚。

    手指扣在房门上,夏琳君侧耳听了下,里面有些微的声音传入耳中,嘴角微弯,显然林暮生也没有出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