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二章 展铭哥,你别送我回去!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认识一个!”脑子里转了一圈,罗莹云跟唐萌轻声说道,“不过你要求哪方面的?或许你的事情人家也未必能办得了啊!”

    “我有个u盘,时间长了忘记了密码,他能破解吗?”抿了下嘴角,唐萌偏了下头看向罗莹云问道。

    “我帮你联系一下!”回视着唐萌看过来的目光,罗莹云其实也不确定对方有没有这个能力。

    “那你尽快帮我问下!”重新压下长睫,唐萌轻声说着,垂放在身侧的手指轻点着身下的皮质床铺,声音轻柔裹着些许的急切。

    “其实我把号码给你,你自己也能联系的!”罗莹云想了下,提了这么个建议,“你觉得怎么样?”

    “行吧,我自己跟他联系!”沉默了会,唐萌也觉得这样比较合适,毕竟u盘里的内容越少人知道越好!

    “唐萌!”从美容床上坐起身,罗莹云提了下胸口包裹着的浴巾,轻声问着横陈在床铺上的女人,“你哥跟那个女人的感情好吗?”

    “莹云姐,你还想着他呢!”抿了下嘴角,唐萌抬着双脚挪下了床,提着眼帘盯着对面的女人,“那个女人跟她姐一样,手段了得,都把我哥迷得团团转根本看不到别的女人!”

    “你也知道,我对你哥的感情哪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啊!”轻叹了声,罗莹云拖着鞋子走到窗户边,无望的视线落在窗口的一盆绿萝上。

    看着依在窗口求而不得的女人,唐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无数次站在香泉湖窗口前看着院子里夏琳君拥着顾展铭说笑的情景,那钻心的疼只有自己知道!

    “莹云姐,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唐萌探出手轻轻地抚摸着面前绿意央然,生机勃勃的绿萝,清冷的视线里隐着淡淡的残忍,手指轻动,一片片的叶子随即就被她摘落下来扔到了地上。

    垂眸扫了眼洒落一地的绿叶,罗莹云提着眼帘看着眼底面色清冷的女人,唇角跟着勾了下,提着脚踩在绿叶上,脚跟轻轻一碾,娇嫩欲滴的叶子瞬时被碾成了泥。

    两人先后离开了美容院,唐萌戴上墨镜径直走到停放在路边的车子。

    路的对面停放着一辆车子,里面的男人同样戴着墨镜,看着唐萌驾车离开,手指按在钥匙上转动了下,踩下油门跟了上去。

    回到香泉湖,顾展铭还没有回来,唐萌见王阿姨正在厨房里忙碌着,长睫轻眨了下,提着步子就往楼上走去。

    重新走下楼梯的女人换了身居家的衣服,摆着腰身就进了厨房。

    “唐小姐?”王阿姨关上水龙头,回身看着面前一身休闲套装的女人,目光在她全数梳到身后扎成马尾的头发上扫过,轻声问道,“你这是有事情吗?”

    “我想给展铭哥煲个养生汤!”看着面前的厨房,目光一一在上面划过,似在寻找着可用的食材,“这里的材料都放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没看到?”

    “唐小姐想要什么样的药材,我帮你去取!”王阿姨嘴角抿着一抹礼貌疏离的笑容,轻声问着面前的女人,“所有的药材都保存在小房间内,这里是没有的!”

    “那麻烦王阿姨帮我去取点适合男性的药材吧!”看着面前的女人,唐萌扯了个笑容跟她说道。

    “行!你在这里稍等!”对着唐萌点了下头,王阿姨转身走出了厨房往存放药材的小房间走去,抿在嘴角上的那点笑容也慢慢地冷了下去。

    留在厨房里的女人,侧身看着水槽里浸泡青菜,挪着步子走了过去,探着手指在水中划过,葱白似的的手指落在青色的叶子上愈发的柔嫩,视线扫过指甲上精心制作的图案,眼底闪过些许的可惜。

    “唐小姐!”看着弯腰清洗着青菜的女人,王阿姨快步走了过去,从架子上取下擦手毛巾直接把唐萌的手包裹在了里面,声音里有些惶恐,“这些事情可不是唐小姐做的,这要是被顾总知道了,我在这里也呆不下去了!”

    “王阿姨,你太夸张了,我只是帮着细了几棵小青菜而已!”伸着手任由王阿姨把她手指间的水渍擦干,唐萌轻笑着说道,“展铭哥哪会是那样的人啊!”

    “唐小姐,你要的材料我帮你拿来了!”对着唐萌笑了笑,王阿姨侧身看着台子上的东西转开了话题,“这些都是温补的食材,我已经避开了那些相冲相克的食材,你可以任意的搭配着来煲汤!”

    “好的,谢谢王阿姨!”手指在几样不起眼的食材上拨了下,唐萌跟对面的女人道谢。

    “盅在那个柜子里,你打开就能看到了,里面有不同的规格,你挑选个小的就是了!”指了指头顶右侧方位置的柜子,王阿姨跟唐萌解释。

    “好的,你忙你的吧!接下来的我都会!”点了下头,唐萌轻笑着拒绝了王阿姨再插手她接下来煲汤的事情。

    嗯了声,王阿姨转身继续着刚才的事情,也就不再关注唐萌这边的动静,两人各忙各的,时间在流水声中,逐渐浓郁的香气中一点点流逝。

    “展铭哥,这是我煲的汤,你尝尝味道!”把汤碗放在男人的面前,唐萌拉着椅子坐在他的身边,双眼热切地看着他,“我刚才尝了一口,感觉味道还不错!”

    看着眼底香气四溢的汤碗,扫了眼身边热切的眸子,男人低垂着头,长指轻扣着眉尾,眸底有些无可奈何。

    “唐萌,明天就不必给我煲汤了!”双手交叉搁在桌子上,顾展铭非常认真地跟身边的女人说道,“前段时间王阿姨已经给我调理过身体了,我现在感觉非常好,不能再进补了,过犹而不及,会适得其反的。”

    “展铭哥,你放心吧!”对着男人甜甜地笑了下,唐萌看了眼厨房里的王阿姨开口跟他解释,“这些都是温补的汤水,对身体不会太刺激的!”

    垂眸扫了眼,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地拿起勺子喝了起来。

    “你觉得怎么样?符合你的口味吗?”视线紧紧地缠眨男人的薄唇上,女人柔声问着他的感受,“咸淡要改进吗?”

    “还不错!”喝了几口,男人抬着视线看着唐萌点了下头,“咸淡也刚好!”

    “那就好!”看着男人嘴角边的那抹笑容,唐萌拍了拍胸口,骄嗔着眼看着顾展铭,“还怕你不喜欢呢!”

    “吃饭吧!”对于女人的娇态,男人敛下眼帘当作没有看到,拿起搁在桌子上的筷子招呼着唐萌。

    “展铭哥吃这个!”夹了点菜放在顾展铭的碗里,女人搁在他身上的双眼溢满关心跟心疼,“我看你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才睡,这身体哪能吃得消啊!”

    视线落在碗里被唐萌夹进来的菜上,顾展铭抬着眼帘看了眼身边的人,见她满脸的关心,男人的薄唇动了动,“唐萌,快点吃饭吧!晚上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

    “好,我不打扰你了!”唐萌端坐在椅子上,拿起搁在边上的筷子开始进食,唇角边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

    厨房里的王阿姨不时扭头往餐厅看一眼,见两人低垂着头吃饭,视线在唐萌的身上扫过,眉头皱了下,低叹了声。

    她总觉得唐小姐看顾总的眼神让人渗得慌,这根本不是一个妹妹看哥哥的眼神,也不知道太太知不知道,真是愁人!

    饭后,顾展铭直接进了书房,离开餐厅前特意跟唐萌交代了声,今晚有个视频会议,他希望没有人来打扰。

    看着快步离开的身影,唐萌抿着嘴角有些不高兴,收回的视线落在已经见底的汤碗上,紧抿的唇线又弯了下。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并没有如他说的进行视频会议,手指间卡着机子,视线落在屏幕上,长眉轻蹙着,脑海中转着已经一天没见的女人的身影。

    扫了眼手腕上的时间,顾展铭在心底计算着夏琳君所在城市的时间,估摸着这时候打电话过去会不会被她嫌弃。

    男人的眼底有些纠结还有些迟疑,轻点在号码上的手指已经停留在上面有些时间,却依旧没有按下的意思。

    垂眸苦笑了声,顾展铭放下机子站起了身,双手环胸靠在窗台上,仰着视线看着眼底漆黑无半点星光的苍穹,眸底同样暗沉一片。

    被搁在红木桌上的机子响起了急促的铃声,男人回身看着机子闪亮的屏幕,深邃暗沉的眸底有些许的期望,提着步子走了回去。

    入目的名字终是让他有些失望,勾了下嘴角,按下了通话键。

    “顾总,刚才那边来电,跟对方约见的时间定在了后天的上午!”关震站在唐门内部的办公室内,捏着机子跟顾展铭通话,“这次,我跟你上去吗?”

    “不必了!”垂眸想了下,顾展铭拒绝了让关震随行的要求,“最近你那边有进展吗?”

    看着掌心下压着的几张白纸,落在上面的眸子缩了下,关震沉眸片刻摇头道,“还没有明显的进展!”

    “行吧,你继续留在这边留意着王博的动向!”听到关震说还没有消息,顾展铭倒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低声吩咐着,“有情况及时告诉我!”

    “知道了!”按在白纸上的手指动了下,关震低声回应着对面的男人。

    挂断的电话,男人的眉头紧锁着,视线扫过记录在白纸上的关于王博的活动轨迹,关震的心底有些震惊。

    王博在监视唐萌,这是为什么?

    夏琳君的意思吗?

    太太让王博监视唐萌,有什么用意?

    还有这份检测药物成分的检测单,这是干什么用的?

    一连串的问号盘旋在关震的脑子中,令他眉间的皱痕越发的深刻。

    他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份资料放到顾展铭的面前,沉眸叹了口气,关震还是决定先压段时间看看。

    夏琳君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回到下榻的酒店也已经接近十点多,简单地整理了下就爬进了床准备睡觉,今天实在太疲惫了。

    女人眯着略有些朦胧的双眼扫了眼机子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快接近零点了。

    随意地把手机搁在了床头上,夏琳君侧身埋在薄被中转瞬就睡了过去。

    顾展铭打来的电话吵醒了已经处于深眠状态中的女人,手指无意识地摸索着搁在床头的机子,疲惫的双眼勉强地掀开一条缝隙瞥了眼屏幕上的名字。

    顾展铭三个字进入她朦胧的双眼,令她混沌的脑子醒了几分,挪着身子爬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清哑的声音裹着些许的慵懒问着对面的男人,“你怎么还没有睡呢?”

    “吵醒你了?”女人轻柔的声音裹挟着刚醒时的沙哑落进男人的耳中,平息了他心中无端的烦闷。

    嗯了声,侧身看向窗外已然浓郁的夜色,蹙着眉开口,“你也早点睡吧,熬夜对身体不好!”

    “就是想在入睡前听听你的声音!”低笑了声,顾展铭起身往外走去,“听你的,我现在就回卧室休息!”

    “展铭,我今天很累,想早点休息!”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落进耳中,夏琳君抬着手指挽过披在身后的长发搁在一侧,轻声跟他说着,“你也早点睡!”

    “好,”走在长廊上的男人,勾在唇角上的弧度敛了几分,捏在鼻梁上的手指垂落下来,低声跟对面的女人说道,“晚安!”

    看着挂断的电话,男人摇了摇头,眸底有些无奈,修长的双腿往卧室移动。

    视线从对面紧闭的房门上划过,长指按在门把上打开了房间的门,看着眼底依旧漆黑一片的卧室,轻叹了声提着步子走了进去。

    双脚直接走到床头柜旁,男人弯下身打开了柜子上的台灯,温和的灯光瞬间挤走了满室的黑暗,顾展铭直起身,目光随意地往床上扫过,入目的景象却让他惊诧地后退了一步。

    “唐萌!”手指按下卧室内的水晶灯,明亮的光线洒在床铺上,横陈在男人眼底的女人让他惊愕万分,显然他没想到唐萌会睡上这张床。

    “展铭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揉着朦胧的双眼,唐萌打着哈欠柔声问着旁边黑沉着脸的男人。

    “唐萌,你怎么睡在这里?”顾展铭拧着长眉沉声问着依旧侧躺在床上的女人,深眸里压着些许不快!

    “展铭哥,我就是刚才做了个噩梦,害怕就跑过来找你了!”撑着手臂,唐萌坐起身,盖在身上的薄被顺着身体的弧度滑落在腰间,女人身上黑色吊带蕾丝睡衣落进男人的双眼中,一同进入他视线的还有包裹在其中的白皙肌肤。

    “唐萌!你回到你自己的房间里去睡!”男人侧身移开了双眼,紧抿的薄唇里吐出冰冷的字句,黑沉的眸子里更是灌满冰冷的霜雪。

    显然唐萌此次的行为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本就不甚愉快的心情,此刻更是糟糕。

    “展铭哥!”女人从床上起身,赤裸着双脚踩着毛毯上,溢满柔情的眸光笼在男人的侧影上,抬着手指拨开了肩带,睡衣顺着她的曲线滑落在脚边,唐萌移动着修长匀称的双腿走进了男人的视线里。

    当女人白皙的肌肤砸进男人的瞳孔时,眸底的冰冷更深了几分,身子后移避开了唐萌的靠近,手臂探出直接扯过床铺上的薄被裹在了她的身上,遮住了她流露在外的春光。

    “展铭哥,你为什么就不能要我呢?”抬着委屈的眸子看着紧紧困住她的男人,唐萌试探地挣脱出双手去搂着他,“我真的很爱你!你也看到了,我的身材绝对比夏琳君还要有料,对不对?”

    “唐萌,你如果再这样无理取闹,我这里就不能留你了!”看着不断挣扎的女人,顾展铭拧着眉烦躁地开口,“我打电话给闻姨,让他们过来接你回去!”

    “展铭哥,你这是想我父母担心死吗?”蹙着眉看着男人,唐萌伤心地开口指控着,“当初是你自己要把我接过来的,现在就想赶我走了吗?”

    “唐萌,你这样,让我怎么留你下来?”紧了紧裹在女人身上的薄被,顾展铭看着眼底依旧不断靠近他的人,无力地问道,“跟我的初衷根本就是背道而驰了,证明这个方案行不通!”

    “展铭哥!你别送我回去,那样的话我爸我妈都会心疼死的,我不想他们伤心!”垂着眼泪,女人停止了挣扎,唐萌轻声祈求着,“我听话,我再也不找你陪我睡了!”

    “唐萌,你得记住我们是兄妹,兄妹是不能睡在一起的!”看着逐渐平静下来的女人,顾展铭抓在薄被上的手指依旧没有松开的意思,压着声音试图跟她讲清道理。

    “嗯!我会记住展铭哥的话的!”对着顾展铭用力的点了点头,唐萌仿佛又回到了正常的时候,懂事有礼,进退有度。

    “回去睡吧!”捏着被角,顾展铭打开了房间的门,看着唐萌披着薄被走出了卧室,低声叮嘱着,“早点睡,明天起床就都过去了!”

    看着唐萌拖着被子走进对面的房间,顾展铭这才重新关上了房门,看着依旧落在地上的蕾丝睡衣,抬着手指捏了捏鼻梁,提着双脚走过去捡了起来。

    清冷的目光扫过指间勾着的布料,男人侧身直接扔进了房间内的垃圾桶,双手卡在皮带上站在床尾,视线落在有些凌乱的床铺上,本是疲惫的双眼早已没有半点的睡意。

    暗沉的眸子扫过窗口收进此刻漆黑的夜色,顾展铭从衣柜里取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走出了房门。

    “你这三更半夜不睡觉,把我挖出来就是陪你喝酒的吗?”王培均举着杯子搁在唇边抿了口红酒,蹙着眉看着顾展铭有些许的无奈。

    清冷的视线朝男人扫了眼,顾展铭拿过瓶子重新又倒了一杯,宽厚的肩膀靠回沙发,视线落在面前超大的屏幕上,里面正播放着一首目前正流行的歌曲。

    王培均看着男人半死不活的样子,长眉挑了下,起身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在酒保的耳边低语了句,转身走了回来。

    不一会儿,这里的妈妈桑带着几个顶级的美女走了进来,在两个男人面前一字排开。

    “顾总,这些美女都是我精心挑选并调教过一段时间,保证各个方面都是顶尖水平的!”妈妈桑满脸笑容地看着顾展铭柔声推销着她手里的货色。

    清冷的目光往王培均的身上扫了眼,托在手指间的酒杯轻轻转动着,深邃的眸子在面前一字排开的女人身上划过,眼底平静无波,毫无起伏。

    “张妈妈,站在这里的小姐出台过吗?”王培均起身绕到女人的身后,视线在她们挺翘的臀部扫过,玩世不恭地问着跟在身边的女人,提着眉瞥了眼顾展铭所在的方向,“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上顾总的床的!”

    “这是当然!”略微弯着身,张妈妈抬着非常傲娇的眼神看着眼底的几个姑娘,“你放心,这些是我的宝贝疙瘩,不是顶级的富贵人家,我是不会带她们出来见客的!”

    “哦?”王培均的视线落在其中的一个女人身上,双眼搁在她的背影上上下左右的打量着,嘴角勾着些许的兴趣。

    “她叫吴雨瑶!”顺着男人的目光,张妈妈热情地给王培均介绍着,“她是个高材生,家里出了点事情不得已才跟在我身边的,到我手里也不过才个把月的时间!”

    “背影看上去还不错,这臀看上去倒是挺有弹性!”男人低笑了声,往女人的方向走了两步,直接站在了她的身后,刚想探出手去调戏一把,却被紧跟在他身后的张妈妈给阻止了。

    “张妈妈,这是何意?”看着紧握他手腕的女人,王培均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挑着眉问道,“这不是给人享用的吗?怎么还不能碰?”

    “王总,得罪了,这些孩子我还得护着!”看着王培君脸上的浅笑,张妈妈跟着笑了下,随即松开了手指,话锋一转轻声开口,“当然,如果王总看中了,那就请随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