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四十章 嫂子的眼睛里没有你的影子!!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展铭哥怎么会嫌弃你做的汤水呢?”不赞同地瞥了眼顾展铭,夏琳君眼神温和地看着对面的女人,柔声开解,“你做起来难道还怕他不吃啊!”

    抬着眼帘扫了眼夏琳君,唐萌弯着唇角连连点头,“好的,我听嫂子的!我给展铭哥煲养身汤喝!”

    瞥了眼兴致浓烈的唐萌,侧眸看向早已垂下头吃饭的女人,深眸敛了几分,男人勾着薄唇笑了下,却也没有开口再拒绝。

    “正好,我三天后要随着林老师到外地一段时间,”吞下口中的食物,夏琳君提着眼帘看着唐萌,眼尾轻挑柔声开口,“这段时间,我就把展铭交托给你照顾了,可别把他的胃折腾出问题来哦!”

    话音落下,夏琳君侧身对着顾展铭眨了下双眼,嘴角边露出个甜蜜的笑容,“展铭,这段时间有人照顾你我也放心了,这几天我还一直担心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没人督促你,你的生活作息又要乱了呢!”

    落在女人脸上的视线慢慢地收紧,搁在桌子上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紧抿的唇角上那抹弧度清冷了几分。

    “那就这样说定了,”含笑的目光从男人的五官上移开,夏琳君重新把双眼投在唐萌的身上,“展铭身边有唐萌照顾着,我也放心了!”

    在夏琳君说要出去一段时间时,唐萌眼中那掩饰不住的兴奋跟愉悦如喷发的岩浆流淌在她脸上,眼角眉梢上满是笑容。

    “我一定会把展铭哥照顾好的!”女人溢满柔情的目光不加修饰地直直落在男人的身上,搁在桌子下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方能抑制住她此刻蓬勃而出的兴奋。

    她真想跳起来搂紧面前的男人,把自己深深地镶嵌进他的怀里。

    含笑的目光扫过此刻洋溢着幸福的女人,夏琳君重新拿起搁在边上的筷子慢条斯理地吃起饭菜来,对于来自身边探究的目光,她也只是侧眸疑惑地看了眼,夹了筷菜到顾展铭的碗里轻声催促着,“快吃饭吧,都要凉了!”

    垂眸瞥了眼碗里刚被女人放进来的菜,男人的眉心轻皱了下。

    西芹,他不喜欢吃!

    深邃的眸光重新落在身边正低垂着头细嚼慢咽的女人,顾展铭夹起那点西芹放进了嘴里。

    见夏琳君夹了筷子菜放在男人的碗里,唐萌手指间的筷子也有点蠢蠢欲动,只是含笑的目光落在他此刻寡冷无温的脸时,这股欲望被压制了下来。

    没事,以后有好几天可以跟展铭哥单独在一起,她有的是机会给他布菜。

    从入住香泉湖开始,她没有像今天这样心情好过,脸上的笑容直至离开餐厅都没有从她的眼角眉梢落下。

    离开餐厅后,夏琳君借口吃得有点撑到外面去走走消消食,顺便去看看孩子。

    客厅里的男人看着女人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院子,并没有如往常般跟上去。

    双手插进西装裤袋移动着双脚走出大门站在台阶上,仰着视线看进眼底洒满星光的夜空,深邃的眸子里暗沉一片,不透一点亮光。

    “展铭呢?”看着轻柔地抱着孩子的夏琳君,郑淮西坐进旁边的沙发低垂着头勾着红黄相间的花朵随口问着,“最近又开始忙了吧!”

    “晚上有个视频会议就不过来了!”抱着孩子坐进椅子,女人解开身前的扣子给她喂奶,瞥了眼郑淮西手指间正快速勾成的小花朵,眼角弯了下,“妈,你这勾起来是要干什么的?”

    “打算给小公主勾件小披肩出来!”收针后,郑淮西拿着那朵用毛线勾成的小花走到夏琳君面前,“看看,怎么样?”

    “很漂亮呢!”接过郑淮西递到眼前的花朵,搁在手指间轻轻地抚摸着,夏琳君真心说道,“妈,谢谢你对她这么好!”

    “看你说的!”看了眼女人怀里正吃得津津有味的孩子,郑淮西轻笑着摇了摇头,“这可是我顾家的宝贝疙瘩,我不对她好对谁好!”

    弯了下嘴角,夏琳君垂下视线看着怀里的孩子,柔和的指腹轻轻地抚摸过她的胎发低声呢喃,“宝贝快快长大,做个懂事的孩子,孝顺爷爷奶奶!”

    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郑淮西轻笑了声,拿起另外两个颜色的毛线重新起针勾起花骨朵来。

    “妈,我三天后要跟林老师到外地一段时间!”给孩子换了个方向继续喂奶,夏琳君抬着视线看向郑淮西跟她说着接下来的安排,瞳孔里有些许的不安。

    “真的打算好了?”眼帘掀了下,郑淮西看了眼面前正在喂奶的女人,声音平静地问道。

    嗯了声,女人抿了下嘴角,长睫轻垂沉思了片刻才悠悠开口,“我想有点事情做!”

    “展铭呢?”郑淮西低垂着头,手指间的钩针快速地动作着,沉默了片刻开口问着顾展铭的意思,“这件事情还是要看他的意思,我们的意见你倒不必太在意!”

    “他,同意了!”听到郑淮西的回答夏琳君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素指把玩着孩子的小手低声说道。

    “那你去吧!”眼帘轻掀,郑淮西看着夏琳君轻笑着,“放心吧,孩子我会照顾好的!”

    嗯了声,女人的脸上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来,嘴角弯了弯,垂下目光重新看向怀里的孩子,溢满温情的双眼一一描绘着她精致小巧的五官,柔软的心软成一汪温泉荡涤着丝丝柔情笼在她的身上。

    房间内一时静寂无声,空气中却弥漫着浓浓的温情。

    顾展铭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长指夹着一根未点燃的香烟轻揉着紧蹙的眉心,低垂的眼帘里满是浮沉的波纹。

    “展铭哥!”唐萌手指间端着一杯刚泡好的参茶站在书房门外,抬着纤纤玉手扣响了实木门,“我给你泡了杯参茶!”

    见顾展铭回身,暗沉的目光落在身上,唐萌摆身腰身袅绕着走了进去。

    男人轻蹙的眉心紧了几分,搁在女人身上的目光夹杂着复杂的光芒,薄唇扯动清冷出声,“唐萌,以后这些事情让王阿姨做吧!”

    “没事!”放下手指间的瓷杯,女人双手交叠在腹前,低垂着目光清幽地低语,垂落的卷发轻抚着身前一片白皙的肌肤,红唇轻启柔柔开腔,“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

    依在窗前的身体没有移动的意思,看着眼底一身粉色吊带睡裙,外披同色的罩衫,曼妙的身段在她的移动间若隐若现,顾展铭压下长睫呼了口气,“唐萌,你去休息吧,我这里还有些事情要忙!”

    “那展铭哥,你别忘记把参茶给喝了!”轻撩的长睫下一双美目春光熠熠,唐萌垂眸瞥了眼红木桌上飘着香气的茶杯,柔声叮咛。

    嗯了声,顾展铭对着女人轻点了下头,抬着手指往外拨了拨,“去吧!”

    “那我先去休息了!”女人浅笑了声,侧身往书房外走去,低柔的声音里满是对他的眷恋。

    看着女人的身影转出房间,顾展铭拧着眉烦躁地在房间内来回踱着步子,瞥了眼红木桌上的青花瓷杯,捏在鼻梁上的手指不由地重了几分。

    走出书房的女人,贝齿轻咬着粉色的唇瓣,手指抚过身前如玉的肌肤,修长匀称的双腿无意识地往前移动着,一双如水的眸子里凝着梦幻般的亮光。

    耳朵里依稀听见楼下王阿姨跟夏琳君说话的声音,女人轻眨了下长睫,眼底那丝迷雾瞬间消失,转而布满瞳孔的是冰冷的清光。

    勾着唇角,手指间勾着一缕发丝,唐萌轻转方向走下台阶。

    “那我把门关了!”两人轻声聊了两句,王阿姨就准备转身去关房门,移动的余光里瞥见扶梯上的身影,眉头皱了下,看了眼面前的女人提着双脚往门口走去。

    “嫂子,看完孩子回来了!”女人轻扭着腰身走到夏琳君的面前,白皙柔嫩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食指依旧在身前卷着发丝打着圈,回头瞥了眼二楼,声音轻柔夹着些许心疼,“我看展铭哥最近挺忙的,就泡了杯参茶给他送进去了!”

    “是啊,你展铭哥最近是非常忙!”顺着女人视线的方向,夏琳君抬着一双忧虑的目光看向二楼,无奈地开口应和着,收回的双眼落在唐萌的身上,唇角勾着感激的笑容,“这以后有你照料着,我也就不必这么担心了!”

    “这是肯定的!”微侧着眼帘,唐萌抿唇轻笑,对着夏琳君柔柔地说道,“我的话,展铭哥还是挺听的!”

    拉过唐萌的手,夏琳君在上面轻拍了几下,含笑的目光里没有半点的情绪,溢出红唇的声音依旧仿若春风般轻柔,“嫂子谢谢你!”

    低垂的目光落在两只交叠在一起的手上,轻垂的头摇了摇,身前的发丝随着轻摇的动作晃动出柔美的弧度,唐萌柔声说道,“照顾展铭哥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那行,我先上去了!”抬着手指提了下唐萌滑开的衣襟,视线瞥过她身前半露在外的弧度,夏琳君抿着嘴角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得趁着你展铭哥折腾之前睡一觉,要不明天一天的时间可能就在床上过了!”

    唇角的弧度敛了几分,对着夏琳君轻点了下头,“那嫂子快点去睡吧!”

    嗯了声,女人抬着双脚绕过唐萌往楼上走去。

    客厅里的女人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模样,粉色的唇角勾着清浅的弧度,长睫下垂落在地面上,眼底涌动的波纹夹冰带雪。

    脚跟轻转,眼帘掀开,冰冷的目光顺着扶梯看向二楼,那里早已没有了夏琳君的身影。

    走在长廊上,目光落在书房的门框上,房间的光线铺洒出来打在地面上形成一块明亮的区域,移动的双脚停在卧室的门口,双眼落在那块光影上停留了几秒,手指探出旋开房门侧身走了进去,实木门在她身后被重新关上。

    几个小时后,顾展铭捏着鼻梁走出书房,抬着手腕瞥了眼时间,已经接近十点的位置。

    滑动的双眼扫过面前紧闭的两扇房门,手掌搁在酸胀的脖子上揉捏着,漆黑的瞳孔里有些许的疲惫,双腿移动走向房间。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看着靠坐在床头的女人,顾展铭站在过道上低声询问。

    “也没有多长时间!”长睫掀了下,看着眼底长身玉立的男人,夏琳君弯了下嘴角跟他解释,“看你工作这么忙,我就没有进去打扰你,直接回卧室了!”

    搁在女人脸上的目光暗了几分,对于她的解释,男人垂眸笑了笑,转身打开衣柜的门从里面拿出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卫生间里传出的水流声落进女人的耳中,轻蹙的眉心间夹杂着几缕烦躁,搁在机子上的目光微拧着,满屏的汉字落进她的水眸中,其中的意思她却理解不了。

    手指轻动退出了正在看的页面,随手把机子搁在了床头柜上,侧声躺进薄被之中,眸光搁在面前的台灯上,眼底却是静止不动毫无波纹。

    男人走出浴室,深邃的眸子扫了眼夏琳君的背影,弯身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顾展铭并没有如往常般探出长臂把女人卷进怀里,此刻的他双臂交叉枕在脑后,清明的双眸搁在头顶的水晶灯上,没有丝毫的睡意。

    夏琳君伸出手调暗了床头的灯光,提了下身上滑落下去的薄被,卷翘的长睫下垂压住了双眼,手指紧着被角准备睡觉。

    侧眸瞥了眼女人的身影,顾展铭起身重新坐了起来,双手交叉在胸前靠坐在床头上,蹙着眉凝眸沉思着。

    床铺晃动,女人重新睁开了双眼,视线落在眼底散发着昏黄光晕的台灯上,唇角轻抿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

    颤动的长睫想要重新落下时,身边的男人探过身,长臂卷着她无骨的身体移了过去,等她回神时已经覆在了他的胸口上。

    “你还不累吗?”轻叹了声,女人也没有挣扎,反正也挣扎不过,不如就此如他所愿。

    “琳君,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长指穿插进她的发丝,指腹按在她的头上轻揉着,深邃的下颚抵在女人的额头,低声问着怀里的女人。

    “什么话?”抬着困惑的双眼看着头顶的男人,夏琳君不甚明白的开口。

    手指在她精致的五官上一一滑过,双眼敛进她此刻疑惑的目光,男人薄唇弯了下,暗沉的眸子里却没有半点的笑意,拍了拍她的细肩,“睡吧!改天再说!”

    嗯了声,女人乖巧地窝回男人的胸口,调整了下合适的位置垂下了眼帘。

    对于身下男人今晚的反常行为,她也只是轻叹了口气,并没有放太多的精力在上面,不一会儿绵长轻柔的呼吸声便从她的鼻子里传出落进顾展铭的耳中。

    双手搭在女人的细腰上,鼻息之间全是从她发丝中散发出来的洗发水的清香,耳边是她绵柔的呼吸声,男人睁着双眼却没有半点的睡意,瞳孔中的深纹一圈一圈荡漾开来。

    卧室外长廊上,唐萌穿着睡衣赤裸着脚站在外面,弯着身把耳朵贴在实木门上,仔细聆听着里面的声音。

    过去每个夜晚折磨她的声音,此刻却没有准时进入她的耳中,这让她焦躁的情绪稍微有了点缓和。

    起身挪着步子重新回到房间内,手指搭在门把上,轻拧的视线压在对面的实木门上,微皱的眉心里有些许的纠结。

    她怕,她睡过去之后,夏琳君又勾引顾展铭做苟且的事情!

    回身瞥了眼柜子上的闹钟,时间已经过了零点,唐萌拧着眉思索了会终是关上了房门。

    没关系,再熬两天,这个女人走了,她就有机会让展铭哥搂在怀里陪着她睡了!

    对!再熬两天,就够了!

    “太太,那片药丸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王博拿着化验单站在医院大门口给夏琳君打了个电话,视线落在手指间拿着的白纸上,挑着眉跟对面的女人说道,“这药片的成分也就是维生素e而已!”

    “你确定?”拧着眉站在玻璃房里,夏琳君捏着机子看着院子中正跟顾展铭轻笑着的女人,沉压的柳眉里是她此刻沉重的心情。

    “错不了!”王博收了白纸,提着步子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跟夏琳君确定地说道,“那个医生分两次做的化验,两次出来是相同的结果,所以不会出错的!”

    “行,我知道了!”挂了王博的电话,夏琳君看着眼底这个脸上挂着天真烂漫笑容的女人,一丝丝的凉意从心底钻出来缠住了她的四肢百骸,全身的毛孔瞬间张开,沐浴在暖阳下的身体打了个寒颤。

    “展铭哥,休息的时间你就不应该正看这些文件,”坐在遮阳扇下,唐萌看着对面正低垂的头浏览着文件的男人轻声说着,“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你难道不应该陪我……们出去散散心,比如说安排个一日游比较合适吗?”

    “你嫂子明天就要出去了!”勾了下嘴角,男人的视线依旧搁在文件上,低声跟对面的女人解释,“今天得在家里养精蓄锐,否则会影响她明天的行程的!”

    回身看了眼玻璃房里侧躺在美人榻上的女人,唐萌垂眸轻笑了声,撤回的目光重新搁在男人的侧影上,支着下巴看着他柔声开口,“展铭哥,我觉得你爱嫂子比嫂子爱你,来得多!”

    搁在文件上的目光顿了几秒,手指翻动着页面,男人提着眼帘看着对面的女人扯了下薄唇轻笑道,“何以见得?”

    “展铭哥,其实你也这么认为的对吗?”支着头,唐萌蹙着眉盯着桌面,手指在上面画着圈,“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啊!嫂子的眼睛里没有你的影子!”

    看着唐萌的视线慢慢地移动落在玻璃房内的女人身上,男人眉间的皱痕深了几分。

    里面的女人靠坐在美人榻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她手指间捏着的机子上,目光未曾往他所在的方向移动过。

    “你想多了!”从夏琳君的身上收回视线,顾展铭对着唐萌摇了摇头,“这段时间,你嫂子都在准备这次跟团出去的事情,对我难免会有所疏忽!”

    “展铭哥,”对于男人的解释,唐萌只是撇了下嘴角,“我觉得,不值得你珍惜的人,你还不如早点放弃呢!”

    唐萌的话音落下,男人搁在她身上的眸子猛然缩紧,同样的话,汪楚妍曾经在离开之前也跟他说过!

    深邃暗沉的目光穿过玻璃房重新落在夏琳君的身上,眼底深纹剧烈的涌动着,搁在双腿上的长指摩挲着指间的白纸,男人平稳跳动的心脏紧了下。

    “展铭哥,你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吧!”看着男人寡冷下来的五官,女人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已然恢复平静的深眸犹如一潭无底的井,让人窥探不出隐藏在其中的一点信息。

    “说什么呢?”无温的目光扫过唐萌,令她到嘴的话生生地噎了回去,顾展铭这才重新垂下视线注视着眼底翻看了一半的文件,低声叮嘱,声音里裹挟着浓浓的警告,“以后这样的话别轻易说出口,我不喜欢听到!”

    看着男人明晰的侧脸,唐萌紧抿的唇瓣里是她满满的不甘,却也不得不点头应下,“我知道了!”

    “唐萌,她是你嫂子!”沉默了会,男人抬着眼帘看着面前满脸沉郁的女人,再次开口说道,“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这点永远不会变!”

    “谁也取代不了吗?”看着面前深刻在骨血里的五官,听着他当着她的面对另一女人的深情表白,唐萌搁在腿上的手指紧紧地攥起,她仿佛听到了心口破裂的声音,一股股的鲜血从那裂缝中流淌出来。

    “谁,也取代不了!”对着唐萌摇了摇头,顾展铭深邃的眸光里满是坚定。

    嗯了声,唐萌勾了下嘴角,轻颤的长睫下垂遮住了隐藏在其中的心疼。

    夏琳君跟团离开的那天,顾展铭亲自开着车子把她送到了机场。

    看着她跟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几人汇合,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垂落在身侧的发丝似乎也感受到了她此刻愉悦的心情,跟着轻舞着。

    “这段时间,我就拜托给你了!”顾展铭收回视线看着身边的男人,低声开口。

    “客气了!”身子抵在扶手上,林暮生看着不远处正跟几个女孩说笑的夏琳君,挑着眉睨了眼身边的男人,视线在他轻蹙的眉心上划过,眼底划过一抹深思,却也没有多嘴的意思。

    口袋里的机子震动着,男人摸出来看了眼,跟林暮生打了个招呼,回头瞥了眼女人所在的方向,提着步子走到旁边接通了关震的电话

    “顾总,寻找的黑客有眉目了,”电话接通,关震直接把这个重要的信息告诉了男人,“对方要你亲自过去谈!”

    “你不能直接处理吗?”单手卡在皮带上,男人拧着眸光落在远处的建筑上,低声问着对面的男人。

    “不能,中间人跟对方沟通过!”沉默了会,关震组织了下语言跟男人继续说道,“其中似乎有些隐情,不能被外人所知。”

    “隐情?”男人低垂着头凝眸沉思了片刻,侧身看向夏琳君的方向,轻柔的视线搁在她洋溢着笑容的脸上,低声重复着关震的话。

    “对方也没有具体讲!”关震对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让中间人跟对方沟通过数次,得到的回复依旧是让你自己跑一趟!”

    搁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男人抿着嘴角沉默了会,“行,你跟对方约定下见面的时间,我跑一趟!”

    “顾总,我们要进去了!”林暮生看到顾展铭挂断电话,提着步子走了过去,开口跟他打着招呼。

    “好的!”伸着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男人轻笑着说道,“预祝你此行顺利!”

    “那回见!”对着顾展铭点了下头,林暮生转身跨步离开。

    男人的视线看向女人所在的位置,见她站在原地正挥着手,顾展铭往她的方向走了两步,朝着她轻阖下巴,深瞳忽略周遭的一切,只装下一个小小的身影。

    视线里,女人转身离开,渐渐地消失在瞳孔里,男人深呼了口气,这才轻转脚跟走出候机大厅。

    香泉湖里,唐萌站在阳台上,含笑的目光扫过院子里紫萝藤下的玻璃房,嘴角轻撇,迟早她要把这座玻璃房夷为平地。

    视线里,王阿姨拿着把剪刀又去修剪那些新长出来的枝条,女人的眸子里闪过些许厌烦。

    回身走进卧室,站在化妆镜前,视线落在镜子里女人精致的面孔上,轻抬的手指解开身上丝质的睡衣。

    光线穿过细纱打在她娇柔的身体上,勾勒出一副令人神魂颠倒的画面,手指抚过身前的丰满,落在镜子里的眸光渐渐迷蒙。

    踏出卧室的女人,脸上轻染着一层红晕,仿若被人深深地疼爱过一番,全身散发着一股慵懒性感的味道。

    视线扫过对面紧闭的房门,双脚移动往前,却在其中一个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手指抬起按在门把上,轻轻一按便打开了房间的门,看着眼底宽大豪华的衣帽间,唐萌站在门口一时没有动作。

    满目的高级定制服装让她挪动着双脚走了进去,女人的视线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其中挂满顾展铭衣服的格子上。

    双脚移动,手指轻抚着柔软的布料,略微弯下身,脸颊贴在上面摩挲着,长睫下压,闭上双眼,鼻息之间仿佛还能闻到男人留在衣服上的味道。

    点着脚从架子上取下其中一件披在身上,手指紧着衣襟,仿佛置身在男人的怀中,让她感到异常的满足跟幸福。

    房间内,落地镜里,女人伸展着胳膊,轻转着双脚旋转着,仿佛被顾展铭轻搂在怀里跳着她最喜欢的舞蹈飞扬在舞台中央,成为人们艳羡的对象。

    女人唇角的弧度在她扫过搁在柜子上的一个化妆盒时,落了下来。

    看着洒落一地的各类首饰物件,女人的眸底闪过些许的惊慌,提着双脚快速地跑到门口往外张望了下,顺手关上了房门,并落了锁。

    蹲下身,女人捡起落了一地的东西,并把它们放回首饰盒里,快速动作着的手指却在捡起其中一件物品时停了下来。

    看着眼底熟悉又陌生的u盘,唐萌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个u盘,她永远不会忘记,这是当年顾展铭生日时,她花了点心思专门定制的盘子,侧身暗纹里是他的名字字母的缩写。

    只是这个盘子,听展铭哥说几年前早已丢失,一同丢失的还有当年的一份绝密文件。

    手指紧紧地攥着u盘,低垂的视线扫过脚边细小的几样物件,女人的双眼微微眯起。

    这个早已丢失的盘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首饰盒里?

    这些东西,明显是那个女人所用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当年展铭哥丢失之后,这个盘子就落在了她的手里。

    展铭哥知不知道,这个盘子在夏琳君手里,并且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

    摇了摇头,女人马上否定了这个猜测,如果展铭哥知道,那么这个u盘就不会被随意地扔在了一个明显陈旧的首饰盒里了。

    五指展开,双眼紧紧地盯着掌心中黑色的u盘,女人眸底的亮光越来越灿烂。

    如果她猜测不错,这里面还保存着当年丢失的那份绝密文件!

    眼底冷光滑过,这真是个绝好的机会!

    重新蹲下身,唐萌快速地收拾起地上的东西,并把首饰盒放回了原位。

    低垂的视线滑过身上的衣服,女人抿了下嘴角,穿着它移动着双脚离开了衣帽间。

    回到自己房间的唐萌,紧闭上实木门,打开桌子上的笔记本,捏着掌心中的u盘在房间内来回踱着步子。

    双眼里是隐藏不住的兴奋!

    紧握在身前的手微微轻颤着,为着意外而来的惊喜而颤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