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九章 展铭哥就是太担心我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有,你到那边坐着吧!”抬着眼帘快速地扫了眼身边粘上来的女人,顾展铭低垂的眸子落在手中的文件上,紧蹙的眉心中夹着些许的无奈。

    “展铭哥,身体要是不舒服可不能熬着!”点着脚尖,女人柔软的身体贴上男人,抬着手背就往他的额头贴去,想感受下顾展铭的体温,却被他侧身直接避开。

    “唐萌!”看着眼底一脸关切的女人,顾展铭沉眸呼了口气,抬着无奈的视线看着她的五官轻声吩咐道,“我这里还有些记录要看,你先到那边坐着!”

    “好!展铭哥,你别生气,我听话就是了!”嘟了下嘴角,唐萌低垂着头万分委屈地跟男人说着。

    看着唐萌重新坐进沙发,顾展铭抬着手指捏了捏眉心,看着眼底关阳作的会议记录一时没有了看下去的欲望。

    “展铭哥,你看我这身裙子漂亮吗?”看着始终低垂着头处理着公务的男人,唐萌起身在原地转了圈,声音欢快地问着他,“嫂子说,这条限量版的裙子非常适合我,你觉得呢?”

    “她说好看,那就不会错的!”男人的视线始终落在面前的记录本上,听到女人问话,薄唇抿了下开口附和着。

    “展铭哥,你为什么不看我?”女人停下转动的身体,贝齿轻咬着唇瓣,眼神幽幽地注视着顾展铭,声音里包裹着欲语还休的情意,柔声问着眼底始终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男人,“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唐小姐,你的花茶来了!”在顾展铭不知道怎么回应时,王君忆适时地推门进来化解了此刻办公室内的尴尬。

    “王秘书,进办公室之前你不知道敲门的吗?”侧身看着一脸浅笑的女人,唐萌眼底冷光闪烁,显然非常不满她此刻走进来破坏了刚才的气氛。

    “对不起!”唐萌的话虽然非常不好听,王君忆却是虚心应下了,的确是她的疏忽,“唐小姐说的是,进门之前我应该敲门的!”

    顾展铭抬着眼帘看着此刻正端着架子教训人的唐萌,长眉轻蹙,深眸划过一抹流光,抬着手指对着王君忆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出去。

    “展铭哥,我觉得你就是太好说话了,这些人一点都没有自觉性!”侧身看着顾展铭,唐萌柔声表达了她的不满,“我要喝的花茶,她们都没有事先准备好,刚才还给我泡了杯绿茶,明知道我不喝的嘛!”

    薄唇轻扯了下,顾展铭对着她笑了笑,“唐萌,她们每天要帮我处理工作的事情,难免会有所疏忽,你就别计较了!”

    倾身拿起茶几上的花茶,女人垂眸轻抿了口,对着男人眉眼弯了下,“知道了,我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我听展铭哥的,以后不跟她们计较了!”

    嗯了声,男人重新压下长睫看着摊开着桌子上的本子,长指按在额头上轻揉着。

    “唐萌!”唐屹弘推门进来,瞥了眼办公桌后面低垂着头的男人,视线落在沙发上正抿着花茶的女人,当他的双眼敛进唐萌今天的衣着时,眉心直接皱了起来。

    “哥!”看着走到面前的男人,唐萌的嘴角跟着弯了下,“现在空了吗?”

    “你今天这穿的是什么鬼?”唐屹弘拧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非常不满地直接数落着,“这条裙子难看死了!”

    话音落下,男人脱下身上的外套不由分说地直接披在了唐萌的身上,沉声命令道,“把衣服穿上!”

    “哥,你懂不懂欣赏!”瞥了眼身上的男士外衣,唐萌怒瞪着双眼看着唐屹弘,“这是今年流行的款式,刚才展铭哥都说好看了!”

    男人的目光怀疑地看着唐萌,侧身瞥了眼认真办公的男人,低头嗤笑了声,双眼重新落在唐萌身上不客气地揭穿着她的说辞,“唐萌,你展铭哥要是觉得你身上的衣服好看,他会一直低着头看桌子上的文件?”

    “可是嫂子也说好看的啊!”轻眨了下双眼,唐萌仿佛才回神般,抬着水光奕奕的眸子委屈地看向顾展铭,“难道嫂子故意这么说的吗?”

    “唐萌,嫂子这么说她肯定不忍心打击你!”侧身挡在了女人的面前,阻止了她看向顾展铭的目光,拧着眉十分不客气地教训着,“你自己也是搞设计的,这样的衣服你认为穿在你身上合适吗?这么点料子,只有坐台的小姐才会这么穿!”

    “屹弘!”唐屹弘的话越说越过火,顾展铭拧着眉沉声开口阻止着他继续说下去。

    “哥,你怎么能把我跟那些坐台的相提并论呢?”看着唐屹弘的双眼瞬间滑下眼泪,显然唐屹弘的说辞深深地伤害到了唐萌那颗脆弱的心脏,“我是你妹妹啊!”

    男人双手叉腰在办公室内踱着步子,看着低垂头抹泪的女人,抬着手指扒了下头发,心情十分的烦躁。

    想到顾展铭三更半夜给他打的那通电话,胸口的起伏就更明显了,此刻看着唐萌的穿着,她的用意根本不用猜也知道,这是打算勾引人家呢!

    “走吧,哥送你回去!”深呼了口气,唐屹弘压下心底盘旋上来的气闷走到唐萌的面前,压着声音开口,“以后没事情就别往展铭哥这里跑,他每天忙得都没时间在家陪老婆孩子,你就别来凑热闹了!”

    看着唐屹弘的双眸依旧浸满泪水,眸底溢满震惊跟委屈,垂下长睫的瞬间眼泪就滑落了下来,对着男人点了点头,声音里满是心酸,“我知道了,你们这是嫌弃我给你们丢脸了,就想我呆在香泉湖内一辈子不要出来!”

    “唐萌,哥没有这个意思!”看着起身门头往外走的女人,唐屹弘回身对着顾展铭点了下头,抬着步子跟了上去。

    看着两人走出办公室,顾展铭轻叹了声,随手扔下了手指间捏着的签字笔,拧眉沉默了片刻,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双手卡在皮带上目视着前方。

    夏琳君开着车子转进香泉湖特意在大门口停了下,看着面前出自唐门中人的门卫轻笑了声,“请问,唐小姐回来了吗?”

    “顾太太,唐小姐还没有回来!”看清车子里的女人后,年轻的门卫略压着身礼貌地回答着夏琳君问题。

    “好的,谢谢!”对着车外的人点了下头,夏琳君重新发动车子开进了香泉湖。

    “阿姨,帮我把后备箱里装书的袋子提到书房里去吧!”夏琳君走下车子,看着正在玻璃房前修剪藤枝的王阿姨轻声吩咐着。

    “行!”看着快步往里走去的背影,王阿姨挑了下眉,放下了手里的剪刀转身去拿袋子。

    夏琳君迈着步子直接走进了唐萌的卧室,视线在粉色的房间内走过,拧着眉看一圈并没有发现药瓶子。

    双眼在几个能放东西的柜子前扫过,提着双脚往书桌前走,拉开抽屉里面并没有那天看到过的白色小瓶子。

    侧身走向床头柜,在第二层的抽屉里夏琳君找到了那个瓶子,捏在手指间晃动了下,里面依旧装满药片。

    快速地旋开盖子,瓶口封膜已经打开显示这瓶是她正在服用的,摊开手掌倒了颗出来,女人拧着眉看了眼躺在掌心里的小药丸,也看不出个所以然,索性就不看了。

    重新把瓶子放回了原处,捏着药丸,夏琳君快步地走出了唐萌的卧室。

    “太太,袋子我帮你放到书房了!”看着从唐萌卧室走出来的女人,王阿姨的脸上并没有异样,只是站在原地跟夏琳君说了声就转身下了楼梯。

    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女人站在原地垂下视线看着掌心中那颗白色的小药丸,柳眉轻蹙着。

    打开随身的挎包,女人拿出机子拨通了王博的手机,“你现在到香泉湖来一趟,我有件事情要你帮我去办!”

    挂断电话后,夏琳君直接拐进了书房,从里面拿了本林暮生交给她的书重新下了楼。

    王博来的比较快,在女人挂断电话后十分钟左右就赶到了香泉湖,“太太,你有什么事情?”

    “帮我找个医生,化验下这颗药的成分!”把用卫生纸包裹着的药丸交到王博的手上,夏琳君轻声叮嘱着,“最近这些事情,别让任何人知道!”

    “放心吧!不会有人注意到的!”对着女人点了点头,王博十分的有信心,顾总不插手进来,谁会留意到他的动向呢?

    抬着眼帘睨了眼王博,夏琳君嗯了声也就没有说别的,“你去忙吧!还有继续帮我盯着唐萌,留意着她的动向!”

    “知道了!”捏着掌心中的纸团,男人走出了玻璃房,开着车子重新出了香泉湖。

    王博没注意到的是,他进出香泉湖的时间都被大门口的守卫报告给了关震。

    “哥,你回去吧!”看了眼香泉湖的大门,唐萌跟身边的男人轻声说着,“我自己走进去就是了!”

    “回去把这身衣服换了!”视线在唐萌的身上扫了眼,虽然此刻她的身上披着他的外套,唐屹弘双眉依旧紧锁着没有松开,“这衣服实在让人觉得寒碜!”

    “知道了!”低垂着头,唐萌闷闷地应道,“我回去就把这件衣服扔进垃圾桶!”

    “去吧!”动了下唇瓣,唐屹弘似乎还想再开口念叨上两句,只是想到她最近的情绪以及精神状态,男人还是忍了下来。

    嗯了声,唐萌推门下了车,挪着步子往香泉湖里飘。

    看着精神萎靡的女人,见她无精打采地往里面走去,唐屹弘心里又有几分不忍,靠着车椅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启动车子汇入车流往回赶。

    回身看了眼,那里早已没有了唐屹弘的座驾,唐萌站在原地轻抬着下巴,双眼微眯,眼底清冷一片。

    看着蜿蜒而上的道路,唐萌垂放在身侧的手指捏了捏,拾步慢慢地往别墅的方向走去。

    肩包里的铃声在她毫无准备中响了起来,女人低垂着头瞥了眼,眉心蹙了下,她现在根本不想接听任何人的电话。

    只是,对方似乎很有耐心,铃声停了响,响了停来回循环着播放。

    唐萌十分不耐地停下脚步从包里摸出了机子,也没细看屏幕上的名字直接接起了电话,声音里全是火气,“什么事情?”

    “唐小姐,这出名了脾气见长啊!”莫源生捏着机子靠坐在旋转椅上,轻笑着跟对面的女人开口。

    “莫源生!这是你的号码?”唐萌没想到这通电话来自这个男人,捏着机子放在眼底仔细的辨认,显然这个号码不是他一直惯用的那个,回身看了眼四周,女人压着声音开口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嗤笑了声,莫源生揉着眉心无奈地说道,“你也知道我跟你楚妍姐离婚了,这长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刚才猛然间想到你身体里那种销魂的味道,就打个电话跟你问个好而已!”

    “我不知道!”对着话筒就是一声尖叫,唐萌圆睁的双眼里满是惊惧,抖动的唇瓣磕碰出她的祈求,“莫总,你把我害成现在这样还不够吗?”

    “唐小姐!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对于唐萌的问题,男人直接选择了无视,起身在办公室内悠闲地走着,挑着眉说道,“之前,帝云打压我莫氏,让我损失了一大笔的钱!”

    “你不是把汪氏占为己有了吗?”男人的话音落下,唐萌迫不及待地开口,“汪家的产业填补你那些损失绰绰有余吧!”

    “看样子,对此你还是比较了解的!”轻笑了声,莫源生对此也不隐瞒,“的确汪家的产业能填补之前被帝云欺压时产生的损失,只是唐萌,你可能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你的两个好哥哥又开始对莫氏进行新一轮的压制了!”

    “这些对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转身走进小区内的一条林荫路,唐萌压着声线质问着对面的男人,“你们男人之间的战争,为什么要我一个弱女子扯进去!”

    “唐萌,你可真是够谦虚的!”摇了摇头,男人嘴角边的弧度瞬间寡冷了下来,挟裹着冰渣的声音通过电波砸进女人的耳中,“帮我搞到帝云近一年内的商业规划,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

    “我要是不呢?”站在阴冷的树荫下,女人微眯着双眼拒绝了男人要求,“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唐萌,温泉山庄的事情你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男人扯着嘴角徐徐笑开,仿佛笑着对面女人此刻的天真,只是这笑声传入唐萌的耳中却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要不要我到你最爱的男人面前唠叨唠叨你如何设计他老婆的?”

    面对男人的威胁,唐萌隐忍着从心底深处爬出来的怒火,闭了闭双眼轻声开口,“你让我想想!”

    “当然!”对于女人的回答,莫源生似乎并没有意外,点着头应下了她的要求,随即好心地提醒,“听说你最近住在香泉湖,这其实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我怎么做,不必你来安排!”女人十分不耐地打断了男人的话,捏着机子直接挂断了电话。

    侧身坐进石椅,双眼无神地落在对面已经抽芽的绿枝上,唐萌捏着机子烦躁地想着对策。

    看着进门的女人,夏琳君的双眼扫过她身上的男士外套,柳眉挑了下,眸底滑过一抹笑意。

    “唐萌,你这是怎么了?”夏琳君见唐萌魂不守舍地往楼上走去,倒是起了几分好奇心。

    回身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唐萌拧着,眉眼底的视线冰冷无温,转身往夏琳君的方向走去。

    “嫂子!”对着夏琳君轻笑了声,唐萌伸着手脱下了身上的男士外套,食指沿着优美的颈子一路往下游走着,轻声问着靠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声音里满是困惑,“你也觉得这身衣服很漂亮吧?为什么展铭哥就是不好意思看我呢?”

    夏琳君本是浅笑的眸子淡了几分,抿着嘴角没有说话,轻抬的目光随着她的手指滑过女人白皙的肌肤,静待她的下文。

    “这不,他就到休息室拿了件外套给我披上!”女人低垂着头,脸上是羞涩的表情,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是吗?”目光再次扫过唐萌身前**的丰满,女人抿着嘴角笑了笑,点头附和着,“看样子,你展铭哥也是觉得你这样穿着委实漂亮的,他也是怕你出去被不怀好意的男人盯上才给你披了件外套!”

    “我也是这样想的!”嘴角隐着一抹甜蜜的笑容,唐萌不好意思地跟夏琳君说着她的想法,“展铭哥就是太担心我了!”

    “对的!”看着女人脸上的浅笑,夏琳君忽然有些腻味,合上手中的书本站起了身,“唐萌,嫂子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下!”

    “好的!”侧身往旁边挪了下,唐萌给夏琳君让开了路,看着擦身而过往外走去的女人,轻声补充了句,“刚才展铭哥把我送到大门口又回去了,他让我告诉你他今天可能会迟点回来!”

    嗯了声,夏琳君背对着她点了下头,提着步子往玻璃房走去。

    看着走出大门的背影,唐萌垂眸瞥了眼搁在沙发上的外套,嘴角轻轻勾起,弯身十分宝贝地把衣服重新拿了起来,转身走上楼梯。

    唐萌的话,夏琳君并没有放在心上,接下来的时间段里她一直窝在玻璃房里翻着从林暮生那里拿来的书籍,为接下来的行程做准备。

    “你怎么还在看书?”顾展铭走进去时,夏琳君并没有注意到,男人提着步子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弯着身看了眼她手里捧着的书,低声开口,“小心熬坏了眼睛!”

    “走进来的声音就不能放大点吗?”拍了拍受到惊吓的胸口,夏琳君睨着他埋怨道,“你这样真会把人的心脏病吓出来的!”

    “是我的错!”看着面前明显受到惊吓的女人,顾展铭摸了下鼻子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歉,“我下次注意!”

    “时间倒是真的晚了!”看着眼底绚丽的火烧云,夏琳君起身活动了下四肢轻声低语。

    “打算什么时候出去?”看着伸展着腰肢的女人,顾展铭拿起她搁在茶几上的书本翻了翻随口问着这次的行程安排,“预计需要几天时间?”

    “三天后我们就出发!”扭动着腰肢,夏琳君回身瞥了眼男人跟他说道,“估计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一个星期?”男人合上书本,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挲着,拧着眉低声重复。

    “怎么了?你有别的安排吗?”侧身看着男人的眉眼,见他轻蹙着眉心,眼底划过些许困惑。

    抬着眼帘看着夏琳君,男人轻笑了下对着她摇了摇头,“没有!”

    嗯了身,既然顾展铭不说,夏琳君也不在意,回身继续着她的养身操。

    “展铭哥,你回来了?”唐萌快步从屋子里走出来,站在玻璃房外看着顾展铭柔声问道,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嗯了声,对着唐萌点了下头,男人深邃的眸子搁在她的身上,见她此刻穿着连身长裙,心底不由地松了口气。

    收回的目光下意识地往夏琳君的身上瞥了眼,男人眼底的波纹晃动了下,起身离开玻璃房,跟唐萌并肩往屋子里走去。

    男人刚才的那一瞥,女人并没有错过,看着并肩离开的两个身影,夏琳君拧着眉思索着他眼中那抹深意。

    只是,夏琳君一直知道,当顾展铭不愿意让你知道的时候,你根本无法从他的脸上窥探出一点有用的信心。

    直至几人围坐在餐桌前,关于男人的那一瞥,夏琳君依旧没有找到答案。

    “展铭哥,改天我煲汤给你喝吧!”看着低垂着头轻抿着汤水的男人,唐萌搁下手指间的筷子柔声征询着他的意见,“我对煲汤还是有点天分的!”

    “你要是真有兴趣,”看着唐萌摇了摇头,侧身看着旁边的夏琳君,顾展铭拒绝了她的提议,“就给你嫂子做吧!我的这个就不麻烦你了!”

    “你是怕我做得不好喝吗?”听到男人的拒绝,唐萌轻眨长睫显得有些委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