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七章 目前,她对换个老公还没有兴趣!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入睡后,顾展铭掀开床铺重新下了床,手指间捏着机子推开了阳台的玻璃移门,走了出去。

    浓郁的夜色里,星子犹如被随意洒落在苍穹的明珠,散发着或明或暗的光影。

    男人沉默地坐进阳台上的摇椅,轻握的拳头搁在额头轻轻地敲打着。

    深潭般的眸子掩在低垂的睫毛下,脚尖无意地地点着地面,身子随着晃动的椅子轻摆着。

    搁在腹部的手掌里捏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慢慢地摩挲着。

    长睫掀开,男人停了脚下轻点的动作,健硕的身体离开摇椅,男人摁亮了手中的机子。

    关震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压着声音跟身边的男人交代了声,起身离开了包厢。

    “顾总!”站在长廊上,关震推开了面前的窗户,手肘撑在窗台上,身子斜靠在上面,低声跟对面的男人打招呼,“有什么事情吗?”

    “你放下手里的事情,最近这段时间你亲自负责帮我注意着夏琳君的活动轨迹!”顾展铭回身靠在落地窗上,深邃的眸子看进卧室搁在床铺上那个深眠的女人,压着声音吩咐着。

    “太太?”本是闲散地靠在窗台上的身体,在男人话音落下后慢慢地直了起来,精锐的眸子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讶异。

    嗯了声,顾展铭不欲再重复之前的话,沉眸了片刻后继续说道,“王博最近的行迹,你最好也给我拉份详单出来!”

    “顾总!”听到男人要他同时关注两人的行踪,关震心里惊了下,脑海里立刻闪过两人并肩而立的画面,男人压着长眉沉默了会,开口试探地问着顾展铭,“能告诉我,针对哪方面的吗?”

    “没有针对性!”顾展铭其实也没有头绪,只是最近的事情让他像是被扯入迷宫一样,他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

    “好,我明天开始安排!”听到男人的回答,关震紧在胸口的那股气慢慢地放了出来。

    他好怕自己辛苦培养出来的下属,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出来,最后还得他出来清理门户,那滋味想想就酸爽,他可不想尝试。

    “记住,别再犯之前的错误!”顾展铭沉眸叮嘱了句,随即挂断了电话。

    捏着机子,关震在长廊上站了会儿,脸上呈现着些许的灰败和懊恼。

    一失足,成千古恨,大概说的就是他吧!

    转身提着步子想要重回包厢时,余光里瞥见个半生半熟的身影,男人挑了下眼尾,移动的双脚停了下来。

    “关助?这么巧?”吴剑松离开包厢出来透口气,没想到会碰到顾展铭身边的关震,想到在医院的那一架,男人垂眸轻笑了声,提着步子走了过来。

    “你这是陪着莫总一起来的?”往男人的身后瞥了眼,接过他递过来的香烟,关震顺口问了句。

    提着眼帘往关震的身上瞥了眼,男人垂眸笑了下没有回答,侧身看着窗外,捏着香烟猛吸了口,白色的眼圈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瞬间被夜风打散消失在空气中。

    对于吴剑松的态度,关震也不在意,轻抿了口香烟,男人提着眼角看着他,试探地开口问道,“有没有兴趣跳槽啊?”

    吴剑松侧眸看着关震,瞳孔里滑过些许的惊讶,显然他没想到第二次见面,人家开口就挖人。

    对于男人的讶异,关震只是耸了下肩,抬着眼帘瞥了眼长廊的尽头,提着双脚往回走。

    长指间依旧捏着关震递给他的香烟,擦身而过的瞬间,嘴角里吐出一串数字落下一句话,“如果你愿意,唐门随时欢迎你加入!”

    看着消失在转角的身影,男人勾了下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关震落下的那串数字却被他记在了心里。

    清晨,夏琳君睁开眼帘看向床铺的一侧,那里早已没有了顾展铭的身影,素指在上面划过,指腹间依稀还有男人残留在上面的体温。

    低垂的长睫轻颤了下,女人掀开被子下了床,拉开厚重的欧式窗帘,满目的灿烂光线告诉她今天又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穿戴整齐走在长廊上,视线滑过对面紧闭的房门,女人勾了下嘴角,提着步子往楼下走去。

    楼梯口,夏琳君依稀能听见来自客厅的声音,侧耳听了下,入耳的显然是唐萌的说话声。

    回身瞥了眼紧闭的房门,手指扣了下眉心,显然她低估了唐萌那张脸皮的厚度。

    “太太!”王阿姨见夏琳君下来,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轻声跟夏琳君打了个招呼。

    顺着王阿姨那有些闪烁的目光,夏琳君朝着唐萌所在的位置看了过去,只见她穿着一条深v的半身连衣裙,长发披肩地侧靠在沙发上,女人的细腰如抚柳般轻俯在那里。

    视线从她半遮半露的雪峰上走过,落在她白皙匀称的长腿上,夏琳君轻垂的眸子划过一丝笑意。

    看样子,这是打算准备出手了。

    她不加把火,好像不合适!

    “你这身裙子真是漂亮!”提着双脚走到唐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双眼里满是对她的赞叹,夏琳君是满口的称赞,“这颜色把你白皙的皮肤映衬地更靓丽了,还有你还魔鬼的身材更是完美地演绎了这条裙子的精髓!真是让人羡慕呢!”

    “是吗?”听着夏琳君的称赞,唐萌垂眸瞥过身前的高挺,视线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走过,眼底是她毫不遮掩的傲娇。

    这身雪白的肌肤,这具魔鬼的身材,都是她从小就精心养护出来的,是为了完美地献给顾展铭的。

    只是,想到那两个曾俯在这具完美身体上疯狂发泄的男人时,女人低垂的眸子里闪过些许的冰冷。

    余光扫过面前的女人,唐萌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都怪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如果不是她,她也不会遭遇这么多的苦难。

    看着唐萌忽然阴沉下来的脸,夏琳君抬着手指拍了拍低垂的裙摆,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你展铭哥什么时候离开的啊?”沉默了会,夏琳君浅笑着开口,声音里有些无奈,“每次等我起床,他都早已离开了,我这个做人家妻子的实在是做得不够称职!”

    “八点不到就到帝云去了!”听到夏琳君的问题,唐萌抬着清冷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声音里裹着些许的懒散,“我下来时,刚好跟他碰上!”

    回视着唐萌打量的目光,夏琳君装作没看懂隐在她眼底的那抹鄙视,轻叹了声跟她诉苦,“这男人一开始就不应该纵容他,现在你展铭哥折腾人起来真是要人命,我这想早点起来都不成,真是让人苦恼!”

    对着女人扯了下嘴角,唐萌没有接话,俯身拿起茶几上昨天被她翻了一半的杂志继续翻看着。

    “唐萌,嫂子跟你说,你以后得多长个心眼!”夏琳君压着声好心地跟她说道,“这床笫之间的事情,女人一开始就不能松口,否则受苦受累的只会是自己!”

    瞥了眼餐厅的方向,见王阿姨已经把饭菜端了出来,夏琳君撇了下嘴角又追加了一句,“像你展铭哥,人前一副禁欲系,关上门简直能把人做死!”

    女人说完话,也不管沙发上的人一副憋青的脸,起身绕过茶几摆着纤腰往餐厅走去,嘴里还不满地哼唧着,“男人都是臭德行,贪得无厌,永远喂不饱!”

    唐萌低垂着头,死死地压制住翻涌上来的怒气,才没有直接跳起来朝夏琳君扑过去。

    余光紧随着逐渐走远的身影,剧烈起伏的胸口显示她此刻早已出离的愤怒,拿着杂志的手跟着微微颤动着,紧绷的脸部线条里隐忍着她来自心底的疯狂叫嚣。

    吃饱喝足的女人,走出餐厅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客厅,心情愉悦地哼着小调往楼上走去。

    她得出去一趟,跟南宫成燕分享下此刻美丽的心情,还得到林老师的工作室跑一趟,探听下他接下来的安排。

    她也得开始为出行做准备了!

    回身看着眼底富丽堂皇犹如宫殿的房子,女人轻叹了声,希望她回来时,房子在,人也在才好!

    毕竟,以她现在的心情,对换老公还没有比较浓郁的兴趣,何况这个用着也习惯了,将就将就或许也能一辈子!

    轻笑了声,夏琳君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抬着双脚上了楼。

    “嫂子,我要出去趟!”看着迎面走来的女人,唐萌抬起纤细的手指撩了下身前的发丝,弯着唇角着跟她打着招呼,“中午我可能不回来了!”

    “出去呢?”看了眼她手指间捏着的手包,夏琳君轻笑着点了点头,“的确应该多出去走走,这整天闷在香泉湖,我看没病的人都能闷出病来。”

    扯了下粉色的唇瓣,女人对于夏琳君的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提着步子摆着胯绕过她的身体朝前走去。

    侧眸扫过唐萌离开的身影,夏琳君提了下眼尾,回身打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南宫家

    “你真打算好了?”南宫成燕蹙着眉心看着夏琳君,脸上是少有的肃穆,“这要是真的……可没有后悔药吃了!”

    “既然她这么爱他,我不给她创造点条件,”女人蹙着眉啧了声,掌心轻揉着胸口,对着南宫成燕无奈地说道,“我这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别开玩笑!”抬着手就想往夏琳君的身上招呼,双眼却下意识地往门口看去,南宫成燕就怕谢芝琳此时冒出来,她又免不了一顿唠叨。

    撇着嘴角,悻悻然地放下高举的手掌,怒瞪了眼面前依旧玩笑着的女人,“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啊?”女人嘴角上的弧度慢慢地收敛了起来,俯身躺在了南宫成燕的双腿上,食指无意识地在薄被上比画着,“燕子,我不知道最后唐萌的皮被撕下来后,唐顾两家会是什么态度,也不知道顾展铭会是什么态度,你问我怎么想的,我还真没办法回答你!”

    “琳君,展铭或许在唐萌这件事情上糊涂了点!”看着侧卧在双腿上的女人,南宫成燕拧眉想了下才开口说着她的看法,“但是他想要谁,心里是清楚的,他对你的感情你不应该怀疑!”

    轻呼了口气,夏琳君嗯了声,紧蹙的眉心里缠着丝丝缕缕的烦躁。

    看着不愿多聊的女人,南宫成燕靠在床头上一时也没有说话,整个房间静寂无声,唯有床头柜上的闹钟哒哒地走着。

    搁在包里的机子有信息进来的声音,夏琳君抬着眼帘往沙发上瞥了眼,起身走了过去。

    看着屏幕里显示的内容,女人的嘴角勾了勾,提着双脚重新回到了床沿上,把机子递给了南宫成燕。

    “她这是到帝云去了?”看着屏幕里的照片,南宫成燕抬着双眼看向夏琳君不确定地发问。

    嗯了声,伸展着四肢躺回床上,夏琳君给了她确定的答案,弯着唇角轻笑着问道,“你觉得她这身衣服能让顾展铭热血沸腾吗?”

    “她这身衣服能让所有男人的眼睛都能吃顿饱的!”视线落在屏幕上,看着唐萌身上那套露出半个球的裙子,南宫成燕非常实诚地回答着夏琳君的问题。

    见她侧眸看过来,南宫成燕轻笑了声,撇着嘴角继续说道,“只是,这所有男人里面未必会有你家顾总!”

    “你对他倒是有信心!”抿了下红唇,夏琳君轻声嘀咕。

    “琳君,展铭的身份地位还不至于到饥不择食的地步!”手指轻抚着女人铺散在她双腿上的长发,南宫成燕跟她讲着最现实的存在,“各类顶级美女只要他想要,勾着手指就能随手来,他怎么会变态到去睡妹妹呢?”

    “唐萌不是妹妹!”横了眼南宫成燕,夏琳君对他重申着这个大家都忽略掉的现实。

    “对于展铭来说,唐萌就是云柔,她就是妹妹!”抬着手指点着女人的额头,南宫成燕无奈地说道,“这点你别忘记!”

    “行了,我知道了!”睨了眼南宫成燕,夏琳君非常敷衍地回答着。

    “关于她话题的热度还没有过去,她这样摇摆就走进帝云,为了爱也是蛮拼的!”看着视频里唐萌挺直着腰身,轻摆着胯部走进帝云的大门,南宫成燕对于她的勇气倒是挺佩服的。

    “她昨天跟展铭表白了,今天得去加强下印象啊!”从南宫成燕手指间抽回机子,夏琳君瞥了眼依旧在播放的视频,手指轻点退了出来。

    “琳君,唐萌的药你检查过没有?”看着夏琳君,南宫成燕的脑子里闪过她刚才说过的话,“她真的在服用精神类的药物吗?”

    “精神类的药物属于处方药,这是从医院里配出来的,还能作假吗?”南宫成燕的问题,让夏琳君重新坐了起来,拧着眉不确定的开口问道。

    “买通一个医生并不是难事!”轻笑了声,南宫成燕跟夏琳君低声说道,“何况,你能保证这瓶子里装的就一定是从医院里配出来的药呢?”

    拧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夏琳君倒是从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低垂的眸子里闪过几次她拿着药片到楼下倒水,看着她和着水一口吞下药片的画面,女人摇了摇头轻笑了下,“或许真有可能!每次能见到她吃药,也总是在展铭的面前!这里面搞不好也是她的一个小心机吧!”

    “心机婊!”撇着嘴角,南宫成燕忍不住低骂了声,轻声叮嘱着面前的女人,“你找个机会倒两颗药丸出来,拿到熟悉的医生那里让人家看看!”

    “行,我会找机会拿点样品出来的!”点了点头,夏琳君此刻是满脸的沉重,“你说,她的精神如果完全没有问题,她怎么会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

    “嗯?”听着女人的问题,南宫成燕拧着眉疑惑地看着她。

    “能对自己这么狠的人,怎么会是正常人呢?”夏琳君如实地说着她的看法。

    “她就不是正常的人!”南宫成燕自从知道她对顾展铭那种变态的爱后,就一直把她归到了不正常的范围内。

    “算了,等我拿到药丸找人检查后再说!”摇了摇头,夏琳君打住了这个话题,站起身伸展了下四肢跟南宫成燕说道,“我先回去了,刚才从林老师那里拿了些资料回来,得回去好好看看!”

    “去吧!”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南宫成燕挪着身子躺回了床上,“我继续睡会儿,一觉醒来又可以吃中饭了,想想就觉得生活美好!”

    弯下声,夏琳君拿着手指在她圆润厚实的腰身上戳了戳,轻笑着开口,“你再这样下去,这出了月子,减肥将会是项大工程!到时候可没那么好受!”

    “到时候再说!”抬着手拍开了女人戳在腰上的手指,对着她挥了挥手,“赶快走吧!”

    “到时候别到我这里诉苦!”嫌弃地撇了下嘴角,夏琳君转身抓起沙发上的挎包,迈着双脚就出了卧室。

    看着出去的身影,视线在她曼妙的背影上扫过,南宫成燕轻叹了声,手指在她雄厚的腰上捏了捏,心痛地提起被子盖着头准备好好睡一觉,以安慰她受到创伤的脆弱心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