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四章 展铭,有些人该放弃就放弃吧!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汪家离开衢城的这天,天空中并没有如许多电视剧里演的一样飘起雨丝,而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天气。

    夏琳君站在门口,看着顾展铭载着郑淮西转出院子前往机场为汪家送行,回身看着唐萌颇为感慨地说道,“倒是没想到,汪家又要离开衢城了!”

    收回跟着车子远去的目光,唐萌侧身瞥了眼夏琳君抿唇笑了下,倒没有特别大的感触,“或许,衢城就不是他们汪家呆的地方吧!”

    提着长睫轻笑了下,夏琳君侧身往客厅走去,纤指下意识地按在了后腰上揉捏着。

    依旧留在门口的女人回身看着视线里愈发妖娆的身段,冰冷的视线盯着夏琳君按在腰上的手指,耳朵里仿佛还能听见那饶人心扉的呻吟声。

    轻闭上双眼深呼了口气,女人回眸远眺着不远处的房子,五指撑开拢进些许温暖的光影,唐萌在心里暗自盘算着。

    夏琳君侧眸瞥了眼门口的身影,视线在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上走过,垂眸扫过微凸的肚子,嘴角轻抿了下。

    “太太,晚上有特别想吃的菜吗?”王阿姨从厨房走出来问着客厅里沉思的女人,视线下意识地扫过门口的身影,眉头轻蹙了下,却也没有多话。

    “阿姨!”看着面前的女人,长睫轻眨了下,夏琳君压着声音不好意思地跟她说道,“你最近能不能煲点养生汤!”

    “太太身体不舒服吗?”提夏琳君提起养生汤,汪阿姨就有些紧张,视线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着。

    “不是,你别紧张!”余光瞥了眼门口的方向,夏琳君走到王阿姨的身边,小手挽上她的胳膊把她往厨房带,压着声线低声跟她交代着。

    唐萌转身就看到夏琳君挽着王阿姨的手腕走进了厨房,视线里闪过些许的鄙夷,这哪有身为豪门贵妇的样子,跟一个下人走得这么近,真是有失身份。

    机场里,唐甸龙夫妻两人、顾展铭和郑淮西、南宫政宇跟谢芝琳都过来送汪家离开。

    “今天不凑巧,东兴到外面去了,就不能过来送你们了!”拉着吴秋贞的手,郑淮西看着面前的三人抱歉地说道。

    “总还有见面的机会的!”拍了拍郑淮西的手,吴秋贞略有些伤感地说道。

    “展铭,能借一步说话吗?”看着面前告别的几个大人,汪楚妍垂眸沉默了片刻,走到顾展铭的身边,唇角边着一缕清浅的微笑,仰着视线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眼底清澈见底,不见一丝杂质。

    深邃的眸子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顾展铭抬着眼帘扫过几人,对着汪楚妍轻阖了下双眼,“走吧!”

    两人并肩站在候机大厅的落地窗前,汪楚妍侧身看着男人,轻笑着开口问道,“听说,唐萌出院后住进香泉湖了,不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顾太太的意思?”

    漆黑的眸子落下,深邃的眸光搁在面前扬着微笑的女人,对于她突如其来的问题,男人的眉头稍动,眼底划过一丝疑惑,薄唇轻扯低声开口,“汪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对着男人轻笑了声,汪楚妍重新仰起视线看进空中,视线落在其中一朵游荡的白云上,轻勾的唇瓣张合裹着些许的自嘲,“展铭,事到如今,我还能有什么意思呢?”

    深邃的眸子扫过女人抿着苦笑的嘴角,男人抬着手按在身前的扶手上,眼底划过些许的思量,却也告诉了她想要的答案,“是琳君的意思!”

    侧身看了眼顾展铭,汪楚妍垂下视线沉默了良久,转而低叹出声,“这样啊!”

    “汪小姐?”拧着眉看着眼底沉思的女人,搁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你……”

    “展铭!”重新抬起眼帘的女人,嘴角上依旧挂着淡雅的弧度,眸光轻柔地注视着眼底优秀的男人,轻声开口,“有些不值得你心疼的人,该放弃的时候早点放弃!”

    听着汪楚妍掐头去尾的话,顾展铭垂眸轻笑了下,眸光里有些无奈,“汪小姐,你总要把事情讲清楚吧!你这样,我根本无法理解啊!”

    “我想过不了多久,这个答案你就会知道了!”瞥了眼几人聚集的方向,见吴秋贞已经朝着她挥手,汪楚妍收了脸上的笑容,郑重地跟面前的男人道谢,“展铭,谢谢你!希望你幸福!”

    女人的话音落下,提着双脚快速地往汪申弘夫妻所在的位置小跑着过去。

    看着快速远离的身影,站在原地的男人沉压着双眸陷入沉思中,脑海里快速地流转过一些事情的画面,插在西裤袋里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最近两天,香泉湖的餐桌上总有两道养生汤,一道给顾展铭的,一道给两位女士的!

    看着再次放到面前的补汤,顾展铭扬着眉看着王阿姨,却见她放下东西转身就走进了厨房,连给他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琳君,最近王阿姨怎么又迷上了养生汤啊!”拧着眉看着正低头喝汤水的女人,视线瞥过另一侧的唐萌,见她此刻蹙着眉看着面前的碗没有动作,顾展铭压着声音询问着。

    “最近换季,她说给我们调理调理身体!”侧眉看着顾展铭,夏琳君轻眨着双眼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有问题吗?”

    长指揉捏着眉心,男人的余光扫过唐萌,只得对着女人摇了摇头,“没有,吃饭吧!”

    “嫂子,我觉得这碗汤水我还是不喝了!”唐萌推开了面前的汤碗,对着面前的两人轻笑着,“住院这段时间,我妈给我补汤也喝了不少,我怕再喝下去,身体会吃不消!”

    “这样啊!那你放那里吧!”女人的目光落在唐萌推开的汤碗上,眼底有些可惜,唇角弯着浅笑柔声说道,“我等一下跟王阿姨说一声,让她把你这份给停了!”

    “要不把我这份也……”顾展铭接过夏琳君的话,只是话没有说完,却被她给瞪了回去。

    “你这份可不能停,”女人含笑的目光看着男人,柔声安抚着,“最近你也挺累的,也该好好补补身体!”

    男人凝着眸看着眼底浅笑倩兮的女人,垂眸落在眼底飘着香气的汤水上,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拿起碗直接灌进了嘴里。

    “看把你给急的!”抽了张纸巾,女人俯身过去,轻轻地擦掉男人嘴角边的油渍,水眸往他的方向轻睨了眼,眸光裹挟着点滴的柔情荡漾进他的深眸中。

    漆黑如墨的瞳孔隐着点点的火星,若不是时间地点都不对,男人恨不得把面前这个妖精给就地正法了。

    唐萌低垂着头非常认真地吃着饭,低垂的余光却不以自主地往面前的两人身上扫去,口中咀嚼的食物此刻索然无味。

    一顿饭在暗潮涌动中快速地结束,唐萌率先离开位置走到了客厅里,夏琳君往她所坐的位置扫了眼,侧身瞪着面前的男人,手指在他的腰间狠狠地扭了下,压着声音警告着,“下次给我注意点,不要不分场合地点乱放电,这要是窜电了,是要出事情的!”

    “这里除了你,我还能给谁放电!”长指按着被女人临幸过的地方,男人浓眉轻拧,低哑的声音裹着浓浓的宠溺。

    对着男人呵了声,夏琳君也不跟他多说,起身就打算离开餐桌。

    按在桌沿上的手指却被男人捏住,顾展铭拉着她的手腕将人带进怀里坐着,两指捏着女人小巧的下巴,眸光隐着淡淡的笑意,健硕的身躯后靠倚在椅子上,“琳君,王阿姨最近给我灌下这么多补汤,你觉得你每天晚上承受的住?”

    轻笑着拨开男人的手指,夏琳君在他的怀里调整了下坐姿,十指按在他的胸口,红唇上移,距离他不到一公分的地方停住,女人吐气如兰地开口,“你说,最近到底谁吃不消了!”

    搁在女人脸上的眸光暗沉了几分,鼻息之间萦绕着的全是女人如兰的气息,顾展铭卷在她细腰上的手指揉捏着上面的软肉,薄唇轻扯露出轻邪的笑意,低哑的声音裹着令人心颤的威胁落进女人的耳中,“晚上别喊停!”

    按在男人胸口的手指颤动了下,女人嘴角微微发僵,对着他干笑了两声之后无骨的身体往后撤离,想要离开他的掌控,却被他的臂膀用力压进了怀里,动弹不得!

    双眼往客厅的方向扫过,却见唐萌低垂着头正专心致志地翻着她手中的杂志,女人轻垂的眸子闪过些许笑意,这让她想起了被她撕破的那本,早已被王阿姨收拾出来扔进了废纸堆里。

    “别闹!唐萌还在客厅里坐着呢!”在男人的胸口轻拍了下,夏琳君抬着眼帘对着他轻翻了个白眼。

    侧眸朝客厅的方向看了眼,顾展铭轻叹了声,无奈地松开了长臂,在她挺翘的臀部拍了拍,“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孩子!”

    随着男人的步子往外走去,夏琳君的目光一直落在唐萌的身上,见她抬起头看过来,女人对着笑了下轻声解释,“我跟你展铭哥去看看孩子,马上回来!”

    “我也有两天没去看过了,一起过去看看吧!”放下手里捏着的书本,唐萌起身走了过去,站在顾展铭的另一侧仰着视线轻笑着说道。

    “那一起去吧!”长指包裹着女人的小手,男人看着眼底情绪稳定的女人,轻阖双眸同意了她的要求。

    走出大门的女人松开了男人的长指,双手环在他的臂弯上,整个身体几乎挂在了上面,抬着委屈的双眸看着他隐匿在夜色里的侧影,“有点冷呢!”

    “现在的天气,晚上的温度就偏低,穿成这样不冷才怪!”无奈地轻笑了下,解开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夏琳君的身上,长指揉了揉她的发顶,“都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怎么还这样不会照顾自己!”

    “我有你啊!”女人仰着下巴非常不要脸地开口,声音里满是傲娇,“你会把我照顾得很好的啊!”

    男人的深眸敛进这夜色里最浓郁的黑直直地看进女人的水眸,紧抿的唇线微微勾起,长臂将人卷进怀里牢牢地禁锢着,脚跟轻转继续往前赶路。

    “唐萌,你要是冷就先回去吧!”夏琳君从男人的臂弯里钻出来,看着旁边被两人忽略掉的女人关心地开口。

    顾展铭这时才反应过来似的,侧眸看向身边的女人,见她身上只是穿了见薄款的连衣裙时,黑眸沉了几分,“温度这么低,你怎么就穿了这么点就跟着出来了?听你嫂子的话,快点回去吧!”

    对着男人笑了下,唐萌抬着手指拂过裙摆,侧身看着近在咫尺的房子摇了摇头,“展铭哥,你别担心,我的火气挺重的,现在的温度其实对我刚刚好,我并不觉得冷!”

    “你听话,孩子不一定非要现在去看!”轻叹了声,显然顾展铭不相信她的说辞,站在原地认真地劝说着,“你的身体刚康复,可不能随意折腾的!”

    站在夜色里的女人,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眼底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柔美的唇角弯了弯,“好吧,那我回去了!明天我再过去看小宝贝吧!”

    “快去吧!”对着女人点了下头,顾展铭催促着唐萌赶紧回去,“回去之后泡个热水澡,早点睡!”

    “好,那展铭哥你们去看小宝贝吧!”隐匿在夜色里的轻柔目光扫过男人身边的女人,唐萌对着顾展铭柔声开口,“我回去了!”

    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男人紧了紧怀里的人叹了口气,无奈地跟夏琳君低声说着,“这丫头都二十三岁了,还是让人不放心!”

    垂眸轻笑了下,夏琳君抬着手拨开了男人环在腰上的长臂,“松开点,我现在穿这么衣服可没那么冷,被你勒得都快断气了!”

    “你个没良心的,刚才也不知道谁往我怀里钻!”看着视线里快速往前走去的女人,顾展铭双手插进裤袋悠闲地跟在她身后走着。

    “你也说刚才了,现在我不冷了!”回身睨了眼身后的男人,夏琳君非常嫌弃地撇着嘴角,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大更快,仿佛想将顾展铭远远抛下似的。

    视线落在女人快速起落的双脚上,男人深邃的眸子里暗纹波动,回身看了眼唐萌离开的方向,眼帘微微眯起。

    回到别墅里的女人,清冷无温的目光扫过空无一人的客厅,冰冷的十指垂在身侧紧攥成拳。

    “唐小姐,你没事情吧?”王阿姨从内屋走出来,见唐萌独自站在客厅里,面色清冷,上前关心地问道。

    侧身看着面前的女人,唐萌轻眨了下双眼,仿佛才回神般对着她扯了下嘴角,提着步子往楼上走去。

    “这人怎么怪怪的!”回身看了眼院子,王阿姨轻声嘀咕着,看了眼手里拿着的几味药材转身就进了厨房,她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外人。

    女人的手指点在墙壁上,沿着长廊往里走去,视线在相对的两个房间上来回移动着,双脚越是走近,双眼里的不甘越是浓烈。

    住在这里的这几天,让她愈发强烈地感受到她心底对于顾展铭的爱恋。

    每个夜晚,她独自坐在门后聆听着来自对面房间的低吟声,那一声声撕扯着她早已痛苦不堪的心脏,让她恨不得拉开房门冲进对面的房间直接把夏琳君杀了,方能释放压在她心头的恨意。

    每个白天,还要面对那个女人不要脸的秀恩爱,每次听她念叨着展铭哥留在她身上的印记,她都恨不得扑过去撕了那张令人厌恶的嘴巴。

    女人的手指插进长发中用力的撕扯着,疼痛方能阻止她继续想这些让她嫉恨的东西。

    手指按在两人卧室的门把上,手指在上面轻轻摩挲着,脑海里想着顾展铭那双宽厚的手掌按在上面旋开门锁的情景。

    唇角轻轻勾起,眼帘下压轻阖上双眼,手背上仿佛覆盖着男人那双令她着迷的手,手指轻动,打开了房间的门。

    视线在漆黑的房间内走过,双脚迈动走进了夏琳君跟顾展铭的卧室,看着眼底那张两人恩爱了无数次的床铺,女人嫉恨的双眼里冷光闪烁。

    香泉湖的另一套别墅里,顾展铭正轻柔着从郑淮西的手里接过孩子,长身玉立的男人,臂弯间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小小的一团。

    “宝贝!我是爸爸!”男人压着声音跟怀里的孩子轻声细语,温热的指腹轻抚过她淡淡的眉毛,眸底溢满为人父的柔情。

    “今天孩子乖不乖?”收回搁在男人身上的视线,夏琳君问着身边的女人,“有没有影响你休息!”

    “这孩子真是乖,让人省心!”含笑的目光依旧搁在顾展铭的身上,郑淮西对着夏琳君摇了摇头,满目的笑意,“睡醒了就躺在小床上等着你过去,不哭也不闹,吃饱喝足了,她能安静地呆上大半天!这样的孩子,省心又省力!无聊了还能跟你啊啊啊地聊上几句,别提多可爱了!”

    “这就好,我就怕累到你!”听郑淮西这么说,夏琳君也就放心了,“我原先还怕你把她给我送回去呢!”

    “怎么会呢!有两个阿姨帮忙照看着,再怎么闹腾的孩子,我也累不到那里去!”轻笑着摇了摇头,郑淮西满是傲娇地接口,“何况我家宝贝还这么乖巧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