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三十一章 唐萌同意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也是怕孩子吵闹会影响到她!”嗯了声,夏琳君跟他解释着这么安排的原由,“唐萌最近这段时间适合静养,虽然我们丫头也安静,但是也有吵闹的时候!”

    男人低垂的视线落在女人依旧染着红晕的脸上,手指拨开她垂落下来的发丝,暗沉的黑眸闪过一抹流光。

    “怎么,你不同意这么安排?”抬着眼帘对上男人垂落下来的目光,夏琳君拧着眉开口,眉眼之间隐着几分委屈,“还是说,我多管闲事了?”

    “不是!”唇线弯了下,倾身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顾展铭低声说道,“你让我好好想想,当然这件事情也要看唐萌自己的意思!”

    “那行吧!你去问问!”抬着小手抵在红唇上,夏琳君打了个哈欠跟身下的男人说着,“我先睡了!”

    “睡吧!”探出手臂调暗了床头的光线,男人侧身拥着怀里的女人,漆黑的眸子一片清光,没有一点的睡意。

    清晨,顾展铭穿着一套运动装跟王博沿着小区起伏的道路奔跑着,十几圈高强度的运动下来后,两个男人伸展着四肢慢慢地往回走。

    看着视线里的房子,男人侧眸瞥了眼同样满身汗水的王博,深眸敛进晨曦中依旧淡薄的光影,紧抿的薄唇轻启,“最近夫人的安排,有什么用意?”

    “用意?”侧身看着男人,王博拧着眉问道,然后才恍然大悟似的开口,“大概就是想让唐小姐早点好起来吧!”

    抬着眼帘瞥了眼王博,顾展铭沉眸落在脚下的路面上,手指间捏着一块白毛巾擦着不断从身体里冒出来的热汗。

    见顾展铭沉默不语,王博一时摸不清他到底什么意思,也就跟着紧闭着嘴角没有说话。

    随着他大幅度的脚步,两人一起往别墅的方向快步走去。

    “夫人的安全,你一定要注意!”走到院门前,顾展铭侧身看着王博,慎重地交代着。

    “放心吧,夫人很安全!”回视着男人暗沉的目光,王博对他信誓旦旦地说道,心里却禁不住暗自嘀咕着。

    相对于夏琳君,顾展铭的安全似乎更令人忧虑!

    嗯了声,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搁在王博淡漠的脸上注视了几秒,随即撤回转身走进了院子。

    站在院子外的男人,抬着视线看了眼二楼的方向,拿着毛巾擦了下布满汗水的臂膀,轻叹了声提着步子也进了院子。

    他觉得,他就是那根火腿肠,夹在两片吐司之间,想有多悲惨就有多悲惨!

    在唐萌跟莫源生的视频再次被爆发出来后的几天,莫氏公关部向社会发了份说明,莫氏总裁跟汪楚妍小姐正式解除婚约关系,从此婚嫁各不干涉!

    夏琳君看着电视里转播的新闻,眼底有几分的了然,看样子莫源生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太太,你真的想要把唐小姐接进来住吗?”王阿姨看着夏琳君,嘴角抿了又抿,还是没有压下心里的疑问。

    “这次的事情给她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创伤,我这个做嫂子的总要帮她一把!”回视着王阿姨心事重重的双眼,夏琳君轻笑着解释。

    “太太,唐萌总归不是顾总的亲妹妹!”王阿姨看着面前毫无心事的女人,跟她轻声说道,“她住进来,总有些不方便的!”

    “阿姨,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看着面前一直真心实意照顾她的女人,夏琳君抿了下嘴角跟她说着,“到时候,你帮我照顾好小丫头,就好了!”

    看着夏琳君心意已决的样子,王阿姨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也忍不住再次开口,“你最好再想想!”

    嗯了声,夏琳君冲着王阿姨点了下头,“你去忙吧!”

    看着王阿姨转身离开的身影,夏琳君沉眸坐在椅子上一时倒没有别动作,直到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燕子!”接起电话,女人轻笑着跟对面的人开口,“这个点不是你午睡的时间吗?”

    “就是来问问进展的情况!”南宫成燕靠坐在床头上,眉头轻蹙着,“唐萌打算什么时候进香泉湖啊?”

    “还没有消息!”起身离开客厅,女人走出房子,单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提着步子在院子里散着步,“我是把消息透露给了展铭,让他去跟唐家的人说,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我觉得唐萌更愿意展铭到唐家去照顾她!”侧靠在床头,看着窗外无云的蓝天,南宫成燕说着她的推测,“从她这次这么大的动作来看,她是等不及了,入住香泉湖不是她最好的选择!”

    “或许吧!不过现在她要么选择到香泉湖,要么从顾展铭身边撤离,就这两条路给她走了!”坐进花架下的秋千,女人轻点着脚尖跟南宫成燕分析着。

    “那我们就静待消息吧!”打了个哈欠,南宫成燕微眯着双眼跟夏琳君说道,“另外告诉你个消息,汪家过几天就要离开衢城了,打算重新回到国外去!”

    “或许这对他们家是最好的选择吧!”停下摆动的秋千,夏琳君歪着头靠在绳子上跟对面的女人轻声呢喃着。

    “或许吧!”南宫成燕轻叹了声,脑海里划过汪家夫妻两似乎老了十几岁的面容,有点伤感,“好了,不跟你聊了,我眯会儿!”

    嗯了声,夏琳君收了电话,依旧懒懒地靠在那里,微眯着双眼沐浴着当下柔和的阳光。

    夏琳昔随着唐屹弘走进病房,就见顾展铭坐在沙发上翻着摊在他双腿上的文件,病床上的女人则安静地靠坐在床头小口小口地吃着东西。

    挽在男人手腕上的手指紧了下,随即松开,唇角弯着一抹浅笑,柔声打着招呼,“唐萌,今天感觉怎么样?”

    “你们来了?”看着并肩走来的两人,唐萌浅笑的眸底滑过一丝不悦,却被她弯起的眼角完美地遮掩掉,让人察觉不出分毫,瞥了眼依旧包扎着白纱布的手腕无奈地说道,“还是挺疼的!”

    “知道疼,下次做任何事情之前就该用点脑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想清楚!”唐屹弘扫了眼她的手腕,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呵斥着。

    “好了,事情过去了我们就都不提了!”拉了下唐屹弘的袖子,夏琳昔轻笑着打圆场,扯着他坐进了旁边的椅子。

    “展铭,要不你先回去吧,今天晚上我留下!”唐屹弘看着男人身边摊着的几份文件,扫了眼低垂着头,仿佛又受了天下委屈的女人低声开口。

    “也好,今天晚上我跟海外市场部的负责人还有个视频会议,这里就交给你吧!”男人低垂着视线,手指间紧握的签字笔快速地在文件上做着批注,随口回应着唐屹弘。

    夏琳昔听着两人的对话,余光一直注视着床上的女人,当顾展铭的话音落下,唐萌搁在身侧的手指捏了捏,随即就听到开口柔声叫道,“展铭哥!”

    “今晚就让屹弘陪你,闻姨马上也要回来了,你别怕!”听到唐萌的声音,顾展铭这才把视线从文件上移开,轻笑着看着病床上柔柔弱弱的女人开口。

    哦了声,唐萌显然并不满意听到的结果,低垂着头看着她纤细的手指沉默不语。

    “我这是有多不招你不喜欢啊!”看着唐萌这幅样子,唐屹弘直接被气笑了,伸着手颤颤巍巍地指了半天,最后只能闷闷地又放了下去。

    “你们都来了?”郑闻怡提着个袋子走在长廊上,远远地就听见病房里有说话声传出来,脚下的步子不由地快了几分,走进房间见唐屹弘小两口也在,唇角弯了下。

    “闻姨!”夏琳昔看着进来的女人,跟她轻声打着招呼。

    “吃过晚饭过来的吧?”看着走到身边的夏琳昔,郑闻怡看了眼唐屹弘关心地问道。

    “吃过了,你吃过没?”随着郑闻怡走进隔壁的小房间,夏琳昔靠在柜子旁看着女人拿出装在袋子里的衣服轻声问道。

    “吃过了,就是不放心你唐叔叔,就回去看看,顺便给唐萌带点换洗的衣服回来!”把新带来的衣服放进柜子,郑闻怡跟夏琳昔轻声解释。

    “这段时间你也真是辛苦了!”双眼落在女人眼角的皱纹上,夏琳昔颇有感触地说着。

    关上衣柜的门,郑闻怡侧身看着面前满脸关心的女孩,对着她勉强地笑了笑,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等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就能明白我的感受了!”

    夏琳昔低垂着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捏了捏她的手指,郑闻怡轻叹了声,显然两人都想到了那个无缘的孩子。

    看着重新走出来的两人,顾展铭收拾了身边的文件,视线在郑闻怡疲惫的脸上扫过,垂眸沉思了片刻,开口说着夏琳君的意思,“我想等唐萌出院了,就把她接进香泉湖去,你看怎么样?”

    男人的话音落下,房间内四人的反应各有不同,郑闻怡显然是震愣的,她从来没有想过把唐萌送进香泉湖让顾展铭夫妻照顾。

    唐屹弘也是双眼的错愕,侧身看着沙发上的男人,心情非常的复杂。

    病床上的女人,则是满脸的喜色,显然顾展铭的提议让她刚才低落的情绪又愉悦了起来。

    夏琳昔弯着嘴角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幕,双眼在顾展铭那张平静的脸上划过,在心底冷笑了声,侧身把目光放在了眉眼之间全是喜色的女人身上。

    “这样不合适!”摇了摇头,郑闻怡却没有答应下来,看了眼病床的弯着眉眼的唐萌,她的眉心轻蹙着,“展铭,闻姨知道你心疼唐萌,只是这样会给你们夫妻两的生活造成很多的困扰!”

    “闻姨,这样安排其实是琳君的意思!”看着面前纠结的女人,顾展铭低声解释,“或许是做了妈妈,她看你这样伤心难过,心里也非常的不舒服!”

    “只是……”听到是夏琳君的意思,郑闻怡迟疑了起来,看着病床明显有些问题的唐萌,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嫂子真有这个意思?”唐屹弘侧身看了眼身边的女人,拧着眉问着顾展铭,“这件事可不是先宰后奏就能解决的!”

    “是我姐的意思!”看了眼顾展铭,夏琳昔接下了唐屹弘的话茬,对着面前的几人说道,“她说看唐萌这样,她也非常难受,就想让她早点好起来,大家都能过正常的生活!”

    “妈,我想跟展铭哥住在一起!”抬着渴望的眼神看着郑闻怡,唐萌开口乞求道,“我保证不给展铭哥跟嫂子添麻烦,你就让我去吧!”

    “好!你让妈跟展铭聊一聊好吗?”柔声安抚着唐萌,郑闻怡朝顾展铭使了个眼色往外走去。

    “展铭,你也看到唐萌的状况了!”靠在窗台上,郑闻怡拧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压着声音说道,“她现在还在服用精神方面的药物,情况虽然不是特别糟糕,但也不是完全正常的!”

    “闻姨,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看着满脸担心的女人,男人深邃的眸子闪了下,沉声跟她保证。

    “真的不会有问题吗?孩子?”听到男人斩钉截铁的保证,郑闻怡本是灰暗的双眼里染上几许希望,,转而又想到那个刚出世不久的孩子,又有点迟疑。

    “琳君的意思,把孩子放在我爸妈那边,让他们帮忙照看着!”顾展铭知道她担心什么,就把夏琳君的安排告诉了她,“这些你就别担心了,我们都会处理好的!”

    听着顾展铭的安排,郑闻怡苦笑了下,疲惫干涩的双眼看着窗外浓稠的夜色沉默了会,对着男人轻点了下头,“那就按你们说的做吧,看看能不能让她好起来!”

    男人离开医院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唐屹弘揽着夏琳昔跟着他身后走了出来,看了眼他手里捧着的文件,沉声道谢,“展铭,谢谢你!”

    “太见外了!”回身瞥了眼唐屹弘,顾展铭轻笑着摇了摇头,“何况你这声谢谢应该对着我家里的那位说,更为合适!”

    “改天,我一定登门道谢,谢谢嫂子!”紧了紧搂在夏琳昔腰上的手指,唐屹弘侧身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对着男人的背影郑重地说道。

    朝着身后摆了摆手,顾展铭快步往外走,对于这些他其实并不放在心上,现在他只想早点回到家,看看他心里的两个宝贝。

    “要不,你顺路把琳昔送回去吧,也省的我来回多跑一趟!”站在电梯里,唐屹弘侧身问着顾展铭。

    “没时间!”双眼盯着不断往下走的数字,男人头也不回的回绝了唐屹弘的要求,“现在时间也还早,你多跑一趟又不会少块肉!”

    “你顺路啊!”唐屹弘明显愣了下,显然他没想到顾展铭会拒绝,“还有,她是你小姨子,你不要忘记你老婆是她姐姐,小心给你小鞋穿!”

    “没时间!”刚好电梯停下,男人提着步子出了门,再次给了唐屹弘这三个字后就迈着长腿小跑着离开了。

    “老婆,你这姐夫真不地道,我建议你到你姐那里狠狠地告一状,方解我心头之恨!”揽着女人走出住院部的大门,唐屹弘轻声跟身边的女人嘀咕着。

    “快走了!”在男人的肩膀上狠拍了下,直接阻止了他的念叨,夏琳昔非常不满地横了眼唐屹弘,“这么不愿意送我,我也可以出去打车回去的!”

    “哪有!”重新搂上女人的细腰,唐屹弘脸上堆满讨好的纹路,轻笑着开口说道,“你这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对着男人呵呵了两声,夏琳昔直接甩给他一个后脑勺,快走两步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随后用力关上,把男人扔在了外面。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了捏高挺的鼻梁,嘴角浮着一抹宠溺的微笑,唐屹弘无奈地摇了摇头坐进了驾驶室。

    两辆车子先后驾出了医院的大门,往各自不同的目的地开去。

    夏琳昔回身看了眼住院大楼,嘴角弯了下,眼底划过一抹冷芒。

    “他们同意了?”看着擦着头发的男人,夏琳君起身跪坐在床铺上,伸着手指扯着他腰间的带子把他按坐在了床边上,接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擦着已经半干的发丝。

    “闻姨有点犹豫,就怕给我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捏着夏琳君的腰身,顾展铭抿唇跟她说道,“不过后来还是同意了我们的安排!”

    “那就好!我们就等唐萌出院后,把她接过来住吧!”勾了下嘴角,夏琳君轻声说着接下来的安排,“明天开始我们这里要重新安排一下!”

    “你把想法告诉王博,让他招人来做就是了!”靠在女人的身前,鼻息间浮动着女人身上的清香,依稀还有熟悉的奶香味,男人轻阖上双眼低声开口。

    “好!”手指拂过男人的发丝,感觉还是有点湿意,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去拿吹风机帮你吹一下!”

    紧在女人腰间的长臂松了开来,男人微眯着双眼看着夏琳君跑进浴室转而又跑了回来,手指间拿着吹风机站在了他的双腿间。

    静寂的房间瞬间淹没在了吹风机呼呼的风声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