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九章 顾总就是那条勾在鱼钩上的蚯蚓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琳君侧着身给怀里的丫头喂奶,手指拨弄着孩子柔软的发丝,眼底溢满母性的光芒。

    “太太,汪小姐打来的电话!”王阿姨走出大门,手指间捏着夏琳君搁在客厅的机子,快步走进了玻璃房,压着声音跟她说道。

    眼帘往上抬了下,视线落在王阿姨手指间的机子上,女人的眉心轻拧了下,却也没有第一时间从她的手里接过手机。

    低垂的视线看着胸口已经不专心的宝贝,唇角弯了下,压下身在她的眉心上轻吻了下,整理了下衣服从贵妃椅上坐起了身。

    “阿姨,你把她抱到小床上吧!”从王阿姨手里接过机子,低垂的视线扫过半眯着双眼的孩子,夏琳君跟她轻声说道,“看样子,是又想睡了!”

    “好!我先给她拍下嗝!”王阿姨弯下身把孩子抱进怀里,让她靠坐在她的身上,一手托着孩子的颈部,一手扶着她的下巴,轻轻地旋转着孩子的身体,不过几十秒孩子的奶嗝就打了出来。

    “阿姨,你这个方法从哪里学来的?”看着与众不同的拍嗝方法,夏琳君轻笑着问道,“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用!”

    “有些专门介绍给孩子拍嗝的方法,里面就有这种,我见人家效果不错,就拿来用用,”弯身把小宝贝放进小床,王阿姨轻声解释,“看样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王阿姨,谢谢你!”看着正给孩子盖着小被子的女人,夏琳君真心地道谢。

    “应该的!”对着夏琳君笑了笑,王阿姨转身收拾掉搁在茶几上的碗筷,离开了玻璃房。

    “汪小姐!”夏琳君拨通了汪楚妍的电话,也不跟她绕着弯子直接开口,“你有什么事情吗?”

    “顾太太,我原来以为你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后,应该有所行动,没想到你依旧呆在香泉湖内安心地做你的顾太太!”汪楚妍站在住院部大楼前的院子里,微眯着双眼看着头顶枝丫上的一直黑白小鸟欢快地跳跃着,出口的话里掩藏不住的讽刺,“感情你以为你安分守己地呆在那里,就能永远保住顾太太的位置吗?”

    汪楚妍夹枪带棍的语气落进女人的耳朵里,让她有些微的莫名其妙,黛眉轻蹙了下,夏琳君好笑地开口问道,“汪小姐,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你难道不知道顾总今天在医院陪着那个寻死觅活的女人吗?”汪楚妍实在想不明白夏琳君的脑回路,既然知道唐萌的目的,正常的女人不应该紧紧跟着自己的男人身边,防止被人钻了空子吗?

    汪楚妍此刻恶劣的语气让夏琳君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从她话音里她知道唐萌已经缠上了顾展铭,这让她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

    “汪小姐,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不管汪楚妍打这个电话有何目的,夏琳君都不想跟她过多的接触,“我还有事情就不跟多聊了!”

    看着被直接挂断的机子,汪楚妍有片刻的震愣,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好像的确是多管闲事了!

    双眼轻抬看着唐萌入住的那个房间的窗口,女人眼帘眯了下,希望夏琳君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夏琳昔看着推门进来的男人,视线在他疲惫的脸上扫过,起身迎了上去,从他的手里接过了手包跟衣服,关心地问道,“昨晚一夜没睡吧?”

    “眯了个把小时!”看着夏琳昔把衣服挂在架子上,唐屹弘坐进沙发瘫靠在上面,抬着轻握的拳头敲着发疼的额头。

    “没想到唐萌会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挨着男人坐下,夏琳昔把他的头搁在双腿上,手指在他的额头按压着,视线落在他紧闭的双眼上,声音里有些唏嘘。

    “也怪我们没有把事情处理干净,让这样的新闻一而再,再而三地曝光出来!”捏着夏琳昔揉捏在额头上的手指,唐屹弘轻叹了声,“这两次幕后的黑手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我这个做哥哥的也的确是有责任!”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夏琳昔对着男人摇了摇头,不赞同他的说法,“有些事情不是你用心就能办到的,现在的科技为那些人提供了更为隐蔽的条件,这是你不能否认的现实!”

    “看着她这样,我就觉得难过!”侧身窝进女人的腹部,长臂卷在她的纤腰上,唐屹弘心情低落地开口,“医生说她这次的伤口深可见骨了,可见她这次真的是万念俱灰了!”

    “别担心!”手指轻揉着男人的短发,夏琳昔微眯着双眼陷入沉思之中,“总有办法让她走出心里的困境的!”

    “能做的,我们都做了!”男人的脸紧贴着女人的腹部,低落的声音从她的怀里飘出,带着几分迷茫,“我都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唐萌不是很听我姐夫的话吗?”身子往后退了退,夏琳昔低垂的视线看着怀里的男人,轻蹙着眉心轻声问道,“这段时间,可以让我姐夫多陪在她的身边,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啊!”

    “展铭也有自己的生活,他不可能永远围着唐萌转!”看着女人轻蹙的眉头,唐屹弘却是摇了摇头,“唐萌不是他的责任,推到他身边不现实,我想你姐也不会高兴的!”

    “人命关天的事情,我姐还是分得清的!”夏琳昔抿着嘴角想了想,低声跟怀里的男人说道。

    “再说吧!”坐起身,唐屹弘展开长臂把夏琳昔揽进怀里,长指挑着她的一缕秀发把玩着,轻阖上疲惫的双眼陷入沉默中。

    “你先去睡会!”推了推身边的男人,夏琳昔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我去超市买点东西回来!”

    “也好!”揉了揉女人的发丝,唐屹弘起身往卧室走去,回身叮嘱了一句,“把手机带上!”

    “知道了!”看着男人走进房间,女人嘴角边的弧度慢慢地敛了起来,拿了个小挎包就转身出了房门。

    “太太,你就这样空手去看唐小姐吗?”王博抬着视线瞥了眼后视镜里正低头刷着机子的女人,眉头轻蹙好心地提醒了句,“这样不是很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地动作着,夏琳君头也不抬地跟正开着车子的男人搭着话,“我都把我的丈夫借给她用了,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男人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在心里给顾展铭点了根蜡,王博忽然发现顾总其实挺可怜的,他的老婆根本不把他当丈夫看。

    “太太,顾总要是知道他其实是你勾在鱼钩上的那条蚯蚓,不知道会不会把你的皮给扒了?”男人实在是非常好奇所有的事情结束后,顾展铭怎么收拾身后的这个女人。

    “其实我也是蛮好奇的!”看着镜子里的男人,夏琳君勾着嘴角浅笑着,“事情结束后,你家顾总会不会扒你的皮?”

    男人的唇瓣动了动,终是无奈地闭了嘴,他不得不认清一个现实,事情结束后夏琳君会不会被扒皮是个未知数,他是绝对跑不掉的。

    “太太,我觉得为了安全起见,你应该把张建重新要回来!”目视着前方,王博面色十分严肃地跟夏琳君说道,“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

    “他有你这样的好兄弟,应该死不瞑目吧?”女人非常鄙视地看着镜子里的男人,撇着嘴角讽刺道。

    “好说!”听着夏琳君讽刺的话,王博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哈哈笑了两声,非常愉快地收下了。

    “行,我把你的好兄弟给你弄回来!”沉眸想了下,夏琳君也觉得应该把张建要回身边了,有些事情两个人配合做起来更方便。

    听到女人的答复,男人的嘴角勾了下,踩着油门的脚往下又压了压,车子往唐萌入住的医院开去。

    夏琳君踏出电梯就看到站在长廊两侧负责安全工作的唐门中的人,侧身瞥了眼身边的男人,提着步子直接往前走去。

    静寂的长廊,两侧的病房全部清空,夏琳君站在唐萌入住的病房外,抬着视线往里看去,郑闻怡正歪着头靠在沙发上休憩着,女人的嘴角勾了下,提着双脚走了进去。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见夏琳君进来愣了下,放下手指间拿着的杯子站起了身,目光在她身后的王博身上瞥了眼,拧着眉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午睡过吗?”

    对着病床上目光闪烁的女人笑了下,夏琳君看着顾展铭柔声说道,“睡过了,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

    “琳君来了?”郑闻怡听到响声,睁开双眼就看到站在面前的身影,对着她勉强地笑了下,“过来坐会儿!”

    “闻姨,你也到里屋去躺会儿吧!”看着女人憔悴的面容,夏琳君在心底有些心疼,为这个一心为了孩子的妈妈难过,侧身看着顾展铭柔声说道,“这里有展铭看着呢,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也是睡不着啊!”看着病床上此刻安静地靠在那里的唐萌,郑闻怡低着声音跟夏琳君说着,神情掩不住地疲惫。

    “唐萌,不是嫂子说你!”看着病床上低垂的视线的女人,夏琳君轻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开口,“你这样真的是太对不起你的父母了!”

    “嫂子!”唐萌抬着双湿漉漉的眼睛万分委屈地看着沙发上的女人,仿佛她再开口说落一句,隐忍在她双眼里的眼泪就能滚落下来一样。

    轻叹了声,夏琳君无奈地摇了摇头,仿佛不忍心再开口教训她似的,目光看着刚才顾展铭搁在桌子上的水杯,抬着眼帘看着男人关心地问道,“唐萌口渴了吧,刚才我进来打断了她喝水!”

    “嫂子,刚才展铭哥已经喂过我了,现在我已经不渴了!”对着几人摇了摇头,唐萌轻声解释着,对着夏琳君弯了个虚弱的微笑,随即又垂下了视线,安静地靠坐了床头上。

    “你别经常往医院跑,身上要是带点病菌回去,对孩子不好!”拉着夏琳君的手,郑闻怡轻叹的开口,瞥了眼床上再次安静下来的女人,“唐萌,我们会照顾好的,你照顾好自己跟孩子就好了!”

    嗯了声,夏琳君对着郑闻怡点了点头,侧身看了眼依旧站在那里的男人,细眉挑了下,视线在他深刻的五官上扫过,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女人弯了下唇角笑了笑。

    “妈,我想去躺洗手间!”余光划过身边的男人,看着夏琳君的目光含着几分虚弱的微笑,唐萌对着郑闻怡开口说道。

    “我扶你进去!”从沙发上站起身,郑闻怡拿起了吊瓶,扶着唐萌往洗手间走去。

    看着两人走进卫生间,夏琳君瞥了眼顾展铭,提着双脚往外走。

    “唐萌,是我妹妹!”刚站定,男人拉起夏琳君垂在身侧的手,黑沉的目光搁在她无色的脸上,薄唇扯动跟她低声说道。

    “我又没有说什么!”侧过身,女人抬着清凌凌的双眸看着男人略显紧张的脸,轻笑了下,“她是你妹妹,在她人生的低谷,你搭把手拉她一下,我能理解的!”

    “我就是怕你多想!”男人的目光锁在女人的脸上,沉眸看了会,见她的确没有异样,顾展铭低声解释。

    “我能多想什么?”睨了眼面前的男人,夏琳君无奈地说道,“我又不是是非不分的人,唐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多放点心思在她这里也是应该的!”

    “希望事情能早点过去!”揽着女人的肩膀,男人的目光看向窗外,声音里有些疲惫跟无奈。

    “别着急,走出来总要有个过程的!”女人低垂的视线搁在楼下停放的车顶上,唇角抿着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柔声开解着身边面色沉重的男人,“我们逼的急了,未必能达到想要的结果!”

    “你早点回去吧!”捏了捏女人柔嫩的小手,顾展铭垂下视线看着面前通情达理的女人,声音里充满感激,“这段时间,孩子的事情你就多费点心了!”

    “看你这话说的!”轻笑了声,夏琳君摇了摇,“这也是我自己的孩子,照顾她不是应该的吗?”

    嗯了声,顾展铭轻阖了下双眸,抬着手腕看了眼时间,低声跟她说道,“等一下,我还得回趟帝云参加个视频会议,晚上如果没有意外情况,我尽量赶回香泉湖去!”

    “行,那我先回去了!”回身瞥了眼病房的方向,夏琳君指了指房间的方向轻声开口,“你替我跟闻姨说一声!”

    “去吧!”长指拂过女人披肩的长发,男人对着她点了下头。

    夏琳君转身快步踏进电梯,电梯门合上的瞬间,女人嘴角上的弧度也跟着寡淡了下来。

    “我一直以为,唐小姐只是有比较深的恋兄情节而已!”看着女人寡冷的脸,王博靠在电梯扶手上低声嘀咕着,“没想到她有这么深的执念!”

    轻笑了声,夏琳君侧身瞥了眼垂着眼帘,低头沉思的男人,“谁能想到呢?谁也不会往这边想的,何况她还给自己找了个所谓的爱人呢!”

    男人的视线滑过女人沉冷的脸,抿着嘴角没有说话,其实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现在他只是希望,顾总不要被折腾地太惨,否则他以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的!

    夏琳君回到香泉湖,直接让王博把车子开进了顾东兴夫妻两人所住的别墅。

    “琳君,你们这是从哪里回来啊?”看着开进院子的车子,郑淮西开口问着从车子上下来的女人,她的手里还拿着刚织了二三十公分高的毛衣,看花色就知道给她的宝贝孙女织的。

    “刚去看了下唐萌!”靠着女人坐下,夏琳君弯身看着眼底漂亮的花色,双眸里闪着惊喜的光芒,手指扶着上面的花纹轻声问道,“妈,你还会织毛衣啊?”

    “当然啊,展铭跟……”郑淮西看着夏琳君轻笑着说道,当云柔的名字在她的舌尖上停了下之后,女人接着开口,“他们小时候的毛衣可都是我一针一线织出来的,当然花色没有现在这么漂亮罢了!”

    “我可不会这些!”手指间捏着柔软的毛线,夏琳君对着郑淮西不好意思地说道,“感觉我这个妈当得很不称职!”

    “你们这样的年纪,谁还会这些啊!”郑淮西倒是无所谓,“再说现在买买也方便,质量、花色还都非常漂亮,买来洗洗就能上身,谁还愿意花这么多的时间在这上面啊!”

    轻笑了下,夏琳君放下手指间捏着的毛球,视线落在女人一起一落快速走着的织针上。

    “你刚才说去看唐萌了?”郑淮西抬了下眼帘看着夏琳君关心地问道,“她情绪怎么样?”

    “我看着还不错吧!”轻叹了声,夏琳君靠进沙发低声回着她的问题,“不过脸色还是苍白地厉害,看她走路都颤颤巍巍的!”

    “这丫头,也是让人心疼!”郑淮西的目光依旧落在她手指间走动的织针上,无奈地跟夏琳君念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