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八章 展铭哥,你也失望了吧?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汪楚妍坐进沙发,抬着平静的双眼在房间内走了一圈,视线一一滑过三个面色沉重的男人,最后落在唐萌的身上。

    或许是失血的原因,此刻她的脸依旧苍白无色,失了往日的那种朝气,却憔悴地令人心疼。

    垂眸看着她搁在身侧的手,手腕上白纱布层层缠绕,女人低头抿了下嘴角,眸底滑过一抹可惜。

    “早上醒来过吗?”看了眼不断流进唐萌体内的营养液,顾展铭压着声音问着唐屹弘。

    “五点多醒来过一次!”捏了捏鼻梁,唐屹弘闭了闭酸胀的双眼跟男人说道,“情绪倒是稳定了不少,没有再痛哭,不过看着却让人更难受!”

    两人低声说着话,就见病床上的女人动了下脑袋,顾展铭拧着眉站在床沿注视着唐萌轻颤的眼帘,他知道她应该要醒了。

    “唐萌!”唐屹弘起身弯下腰贴进唐萌的耳朵轻声叫唤,“肚子饿了没有,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

    女人的眉心轻皱了下,覆在眼窝上的长睫随即掀开,迷茫无神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动了动苍白的唇瓣轻声呢喃,“哥,我好疼!”

    “你现在知道疼了!”听着女人有气无力地轻喃,唐屹弘抬起腰怒瞪着眼底憔悴无神的女人,压着怒气忍不住教训着,“都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破玩意,还玩起自杀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会不会疼?”

    “哥,对不起!”看着隐忍着怒气的男人,唐萌摇着头跟他道歉,眼角的泪不断地下滑落进枕头。

    “唐萌醒了!”听到动静,郑闻怡就从病房外快步跑了回来,看着病床上双眼通红的女儿,直接拨开了唐屹弘走了过去,弯下身急切地开口,“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胃口,想不想吃点东西?”

    “妈!”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唐萌对着她摇了摇头,对着她笑了笑,“我就是觉得好累,就想永远这么睡过去,不要醒来就好了,也不会有这么多烦心的事!”

    “你这是打算要了你妈的命吗?”郑闻怡抬着手就想拍她,含泪的目光落在她憔悴无色的脸上却怎么也下不去手,最后也只能在自己的胸口狠狠地捶了两下。

    “妈,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看着痛哭悲伤中的女人,唐萌哽咽地哭喊着,“你别这样,我会心疼的!是我不孝,让你这么难过!”

    “唐萌,你别这样,我们好好活着,有什么是比活着还重要的啊?”紧紧地搂着唐萌虚弱的身体,郑闻怡心疼万分地说道。

    窝在女人怀里的唐萌失声痛哭,却不再开口说话,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两个女人悲痛的哭声。

    汪楚妍独自坐在角落里,冷眼看着面前的一幕,微缩的瞳孔从两个相拥在一起的女人身上移开,落在旁边双手叉腰的男人身上,轻抬的视线敛进他此刻沉冷的侧影。

    搁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双眼重新回到唐萌身上,却对上她此刻看过来的目光,女人眉心轻蹙了下,凝眸看去却发现她已经移开了视线,仿佛刚才那一眼的对视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看着相拥着哭泣的两人,唐屹弘紧蹙着眉心侧身瞥了眼站在旁边始终没有说话的男人,抬着手肘碰了他一起,往唐萌那边使了个眼色,示意顾展铭上去说两句。

    视线往唐屹弘那张布满胡茬无能为力的脸上扫过,顾展铭拧眉沉默了会,这次提才提着双腿走了上去。

    “唐萌,你再这样折腾,你不光把你自己的命折腾没了,你也把你父母的命折腾没了!”看着依旧泪流不止的女人,顾展铭深呼了口气,压下心底翻涌上来的各种情绪沉声开口,“你睁开双眼好好看看他们,一夜之间他们脸上多了多少条的皱纹,白了多少的头发!”

    “展铭哥,我也不想的!”靠在郑闻怡怀里的女人摇了摇头,了无生机的目光搁在男人深刻的五官上,“可是,你告诉我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我就应该像云柔姐那样直接从房顶跳下来,一了百了!”

    “唐萌!”男人的声音猛然间提高了好几个分贝,垂放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搁在女人身上的目光颤动了下,声音低沉裹挟着太多的疼痛,“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展铭哥,你也失望了吧?你也不想管我了是吗?”女人的眼泪滑落进她弯起的嘴角上,唐萌摇着头轻笑了两声,本是直起的身体又无力地歪进郑闻怡的怀里,沙哑的声音里是她对生命的无望,“像我这么肮脏的人,你又怎么会愿意管我呢?”

    “唐萌,我们没有一个人说不管你!”看着眼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住念叨的女人,顾展铭压着声音继续开口,“你看看你的周围,我们哪个人不管你了?”

    “展铭哥,你还愿意管我的是吗?”侧身看了眼身边神色痛苦的女人,见郑闻怡对着她无声地点着头,唐萌睁着清亮含笑的双眼看向顾展铭,抬着挂着吊针的手伸向男人,试图去抓着他的衣摆。

    汪楚妍搁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紧紧地攥起,才能压制住想要鼓掌的冲动,无温的视线敛进此刻唐萌紧攥着顾展铭手指的画面,目光在房间内每张疼痛的脸上的滑过,女人的心底无端翻起一股怒火。

    这样一个心如蛇蝎功于心计的女人,怎么配得上这个男人?

    不,她配不上任何一个善良的人,她这种人只配给畜生发泄欲望,也永远没有得到幸福的权利!

    吴秋贞摇了摇头,侧身看向沙发上一直没有动静的女人,见她低垂着头沉默着,轻叹了声。

    “别想太多,那个畜生再也没有机会欺负你了!”拉着汪楚妍的手,两人走出病房,吴秋贞抬着手指抚过女人垂落在身后的发丝,轻声安抚着。

    “妈!我知道,你别担心!”靠在吴秋贞的身上,汪楚妍对着她弯了下唇角,轻声解释着刚才的走神,“我就是在感慨人性的可怕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