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七章 比预期中的效果更猛了几分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成燕略带兴奋的声音从楼上下来,夏琳君抬着眉看着趴在楼梯扶手上的女人,见她正对着自己招手,“琳君,快点上来!”

    “这丫头躺在床上捡到钱了吗?”谢芝琳走过来从夏琳君怀里接过孩子,睨了眼早已没有人影的楼梯口,低声嘀咕着。

    “我上去分点下来,我们晚上一起出去搓一顿好不?”夏琳君看着谢芝琳嬉笑了声,转身往楼上走去。

    “你让她给我老实在床上躺着!”看着蹦跳着往上跑去的女人,谢芝琳拧着眉喊了声。

    “知道了!”女人的声音从楼梯的转角处传来,人早已没有了影子。

    “妈问我你捡到多少钱了?”夏琳君推开房门见南宫成燕靠坐在床头,正满脸喜色地看着她,双眼里似乎还冒着绿光。

    “唐萌跟莫源生的新闻,怎么会又被翻出来了?”看着进来的女人,南宫成燕迫不及待地追问着。

    “你怎么知道的?”视线怀疑地在女人的周边扫了圈,夏琳君抬着手指点了点她,“你死定了,你偷看手机了是不?月子还没出呢,就开始看手机,小心以后眼睛出问题!”

    “你少污蔑人,你那只眼睛看见我玩手机了!”斜睨着夏琳君,南宫成燕死不认账!

    “那你的消息从哪里来的!”看着无赖的人,夏琳君撇了下嘴角坐在床沿上。

    “你别管这消息从哪里来的吧!”南宫成燕看着夏琳君十分兴奋地开口,“唐萌是不是又疯了?”

    “还没接到消息!”摇了摇头,夏琳君微眯着双眼,眸底滑过一抹沉思,“上次我就等着她疯呢,结果没有!这次再不疯,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出手对付她了!”

    “这次的事情,是你搞得鬼?”听着夏琳君的低声嘀咕,南宫成燕瞥了眼门口的方向,朝着女人挪了挪身体压着声线小心翼翼地问道。

    眼帘抬了下,看着面前锁着眉的女人,夏琳君凝眸沉默了会,对她点了下头,“是我找人做的!”

    “胆肥了?”见夏琳君点头,南宫成燕虽然已经有猜测却还是被吓了一跳,手指不由自主地捏着她的手紧了紧,“这要是被唐屹弘和顾展铭扯出来,真不是闹着玩的!”

    “燕子,前几天我去见了汪楚妍,”夏琳君对着南宫成燕笑了下,声音里裹挟着太多的后怕,“她告诉我,温泉山庄就是一场针对我的阴谋,只是汪楚妍由于私心横插了一脚,而我幸运地躲过了一劫而已!”

    “琳君,你刚才话里的意思是莫源生要强暴的人,其实是你?”南宫成燕睁大着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女人。

    轻阖了下双眸,夏琳君肯定了南宫成燕的推测,想到那段时间的遭遇,女人的眼底流露出些许的悲凉。

    “可是,那时候你还怀着孩子啊!”视线落在夏琳君的腹部,南宫成燕惊叫着出声,只是当她想到那个提早来到世间的孩子时,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是啊,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两个女人相对而坐,一时沉默。

    “怪不得温泉山庄的事情后,唐萌那么恨你呢!”南宫成燕靠在床头沉眸想了会儿,搁在腹部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本来给你准备的坑,把她自己埋了进去,而且埋地还这么深,不恨你才怪!”

    “谁能想到这件事情后面还隐藏着这么大的阴谋呢!”轻叹了声,夏琳君也不得不感叹她自己的好命。

    “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看着夏琳君,南宫成燕重新坐起身,上身前倾靠近她,压着声音继续嘀咕着,“莫源生这个变态怎么没有趁机缠上唐萌?”

    摇了摇头,关于这点夏琳君其实也蛮困惑的,看着南宫成燕低声呢喃,“之前会不会因为有汪楚妍挡着,所以……”

    “你相信你自己的猜测吗?”睨着夏琳君,南宫成燕不赞同地摇了摇,随即挑着眉扯了下嘴角,“或许你创造的这个机会,能让莫源生趁机缠上唐萌也说不定!”

    “燕子,我这心里有些不安!”夏琳君想起汪楚妍关于那张照片的描述,手指下意识的捏了捏,“这次汪楚妍还告诉我一件事情,莫源生手机里保存着我很多年前的一张照片,据她的描述那张照片不会是最近的!”

    “你的意思,他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你了?”南宫成燕愣了会,拧着眉看着夏琳君,随即摇了摇头安抚道,“或许他从某个渠道弄到你的照片,并非那个时候就关注你了!”

    “你这样说,我就更担心了!”南宫成燕的话让夏琳君心惊了下,“你的意思我身边有他的人?”

    “琳君,如果汪楚妍描述没有错,要么他很早就注意到你,要么你的身边真的有他的人!”南宫成燕看着在房间内踱着步子的女人,眉心也跟着皱了起来,“你最好注意下,或许回家找你家里人回忆下,有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过,只是你们都没放在心上!”

    嗯了声,夏琳君抬着手指抓了抓发丝,紧蹙的眉心之间都是她此刻的烦躁。

    南宫成燕动了下唇瓣刚想开口说话,余光里就见谢芝琳抱着孩子走了进来,到了嘴边的话也就噎了回去。

    “你的机子响了,我看了下是展铭的,就给你送上来了!”谢芝琳看着两个面色不渝的人,以为她们也在谈论这次唐萌视频重新被翻出来的事情,就没再开口询问,递出了捏在手指间的机子。

    夏琳君跟南宫成燕对视了眼,两人的双眼里都闪过细碎的流光,接过机子,女人侧身重新拨通了顾展铭的电话,“展铭,你刚才打我电话了?”

    “琳君,我晚上要迟点回去了!”顾展铭看着拥挤的车流,抬着手指捏了捏发涨的鼻梁,无奈地跟夏琳君说道,“刚才屹弘打电话过来,唐萌在浴室里自杀了,被紧急送进了医院,我得赶过去一趟!”

    “自杀?”这个消息让夏琳君吓了一跳,回身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声音掩不住地错愕,“情况严重吗?”

    “还在手术室里,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了解!”跟夏琳君简单地说了几句,顾展铭见面前的车流开始重新流动,脚下动了下,“先这样,到了我再跟你联系!”

    “唐萌自杀了?”谢芝琳刚把怀里的孩子放回小床,直起身本想转身回去给南宫成燕弄点吃的上来,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停下了脚步,声音里满是急切跟关心,“情况严重吗?”

    “具体情况展铭也不知道,他正往医院赶!”夏琳君看着满脸急切的女人,开口解释道,“妈,你也别着急!”

    “你跟燕子再说说话,我去跟你爸说一声!”拍了拍夏琳君的手,谢芝琳转身疾步走出了卧室。

    “我会不会把事情搞大了点啊!”见谢芝琳走出房间,夏琳君疾步走向南宫成燕,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惊惧。

    “唐萌不会死的!”拉着夏琳君坐在床沿,南宫成燕捏了捏她的手掌,拧着眉开口,语气笃定,“你认为她舍得扔下她的展铭哥去死吗?”

    “她会玩这么大?”夏琳君看着面前一脸淡漠的女人,不甚确定地开口,“自杀?搞不好真的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的!”

    “琳君,你还是太善良!”南宫成燕轻笑了声,对着她摇了摇头,“从她不惜让自己成为肉垫也要拉着你滚下楼梯这点看,你认为自杀有什么难度?只要掌控好,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南宫成燕的分析,让夏琳君有瞬间的失神,蹙着眉沉默了会,女人重新拿起机子拨了个号码出去,“王博,唐萌自杀了,你帮我到医院跑一趟,尽量把情况给我了解清楚了再来告诉我!”

    “琳君,我想你上次跟我提的计划可以开始了!”南宫成燕瞥了眼夏琳君手里的机子,抬着目光认真地看着她,“我想接下来,展铭绝对会被唐萌困住脱不开身!”

    “如果你的猜测是真的,那这场游戏的确是开始了!”夏琳君双手环胸靠在衣柜上,素齿轻咬着红唇,瞳孔微缩,跟对面的女人轻声呢喃。

    抬着眼帘瞥了眼床上的女人,夏琳君直起身对着她说道,“我先回去,有什么情况我会打电话告诉你的!”

    “去吧!”看着夏琳君转身离开的侧影,南宫成燕抿了下嘴角再次开口,肃穆的声音里是她的警告跟关心,“琳君,记住开始了就别后悔,也别仁慈,对恶魔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对着南宫成燕点了下头,夏琳君深呼了口气提着步子往外走去。

    从门口收回视线,南宫成燕看着小床上安睡的小人儿,手指下意识地在腹部抚摸着,轻颤的眼帘里划过些许的伤感。

    夏琳君离开南宫家后并没有直接回香泉湖,而是开车回到了夏柏强他们居住的小区。

    提步走上楼梯时刚好遇到正打算出门的年和良,夏琳君停下步子,视线在他手里提着的黑色皮包上扫过,“年叔,你这是要出去呢?”

    “要出去几天!”看着夏琳君,年和良笑了下,跟她低声说道,“又来看你的父母了?我刚才见到琳昔也回来了,你们两姐妹这是约好的?”

    “她也回来了?”听到夏琳昔也回到家里的消息,夏琳君倒是有几分的惊喜,侧身就拿着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

    年和良的视线落在女人姣好的侧脸上,嘴角勾了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见夏琳君看过来,男人对着她点了下头,指了指楼下的方向就提着步子离开了。

    回身瞥了眼楼梯口的方向,夏琳君蹙了下眉,推开门走了进去,对于刚才那一闪而逝的不安直接选择了无视。

    “今天你们两姐妹是约好的吗?”看着走进来的女人,夏柏强从厨房里走出来,腰上围着一条围裙,落在夏琳君身上的目光都带着几分笑意。

    “我倒真没想到琳昔今天也会回来!”放下手里捏着的手包,夏琳君轻笑着摇了摇头,见夏琳昔推着田淑华出来,提着双脚走了过去,两人一起把人给搀扶到了沙发上。

    “姐夫又去唐家了?”夏琳昔撇了下嘴角,提着眉问着夏琳君,虽是问句她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唐萌自杀了,他直接往医院赶去了!”轻睨了眼夏琳昔,夏琳君低声跟她解释,“半小时之前的事情,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

    “她?自杀?”夏琳昔从田淑华的另一侧直接走到了夏琳君的身边,拧着眉开口确认,“不会搞错?”

    “这个怎么会搞错呢!”瞥了眼夏琳昔,夏琳君摇了摇头,“不会错的!”

    田淑华拉了拉夏琳君握着她的手,抬着疑惑的双眼看着她,唇瓣张合,声音断断续续地问着,“你说谁呢?”

    “就是一个认识的人而已!”夏琳君侧身跟田淑华如此说道,拍了怕她的手安抚着,“跟我们没多少关系,你别担心!”

    田淑华一听,只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也就叹了口气,不再继续关注了,挪开视线看着面前的电视屏幕。

    夏琳君跟身边的夏琳昔对视了眼,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爸,我们家之前跟莫氏的总裁莫源生有过来往吗?”走进厨房,看着忙碌的夏柏强,夏琳君蹲下身帮着收拾起了扔在地上的葱蒜,状似闲聊地跟面前的男人扯着话题。

    “他?你爸哪有那个本事跟他搭上线啊!”侧身拿过旁边的矮凳递给了夏琳君,夏柏强摇了摇头跟她说道,“那时候我在华生酒店上班,也没有跟他见过几次的面,来往就更不可能了!”

    嗯了声,夏琳君也知道这不可能!只是莫源生手机里的照片到底怎么回事,压在她心里总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怎么了?”见夏琳君拧着眉沉默着,夏柏强也跟着蹙起了眉头,“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就是随便问问而已!”摇了摇头,夏琳君看着夏柏强回答到。

    男人探究的目光搁在夏琳君脸上停留了几秒,见她眉眼间倒没有特别重的皱痕也就点了下头,不再追问。

    两姐妹陪着夏柏强跟田淑华吃过晚饭才起身离开,夏琳昔坐进夏琳君开来的车子,侧身看着她凝眸继续着唐萌的话题,“姐,你有什么打算?”

    “等唐萌的消息!”侧身看了眼夏琳昔,夏琳君垂眸思索了下跟她说道,“我想看看她接下来会用什么路数?”

    “把孩子放在香泉湖,会不会不安全?”想到夏琳君曾透露给她的计划,夏琳昔拧着眉有些担忧,“顾家的人可不会对她有什么防备!”

    “放心吧!如果真把孩子移进顾东兴夫妻两人所住的别墅,那里的监控会跟上的!”夏琳君其实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她原定的计划里是想把孩子送进南宫家的,只是先不说顾展铭会不会同意,顾东兴夫妻两也不会答应。

    现在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把丫头送进香泉湖的另一套别墅内,让她的爷爷奶奶照看着。

    当然,她这样的选择也还有另一层的考虑,香泉湖里的安保毕竟比南宫家更让人放心点!

    “还是要小心!”夏琳昔对此并不乐观,看着夏琳君的双眼里盈满担忧,显然她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放心。

    嗯了声,夏琳君不再多说,为今之计只能往前走!

    把夏琳昔送回了她现在跟唐屹弘所居住的小区,夏琳君才开着车子回到了香泉湖,在她刚走进大门没几分钟,王博的车子也开了回来。

    “太太!”走进夏琳君,王博就开口跟她说起了得到的消息,“唐萌下午四点左右在浴室割脉自杀的,李毅峰联系不上她,打到了郑闻怡的手机里想找她才发现的,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这次伤口很深!”

    “难道她真不想活了?”王博带回来的消息,让夏琳君陷入了迷茫,“我原来以为她只是玩玩的,没想到认真的?”

    “不一定!”看着夏琳君,王博给了她另外一条信息,“我查了下唐萌的通话记录,在昨天下午,她跟李屹峰有次长达五分钟的通话记录!”

    “什么意思?”看着面前的男人,夏琳君拧着眉问道,“你的意思,她昨天就计划今天自杀了?”

    抬着手指摸了摸鼻子,王博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我觉得李毅峰的电话来得过于蹊跷了,最近两人已经决定分手,就差对外公布了,现在又热线联系,不觉得很奇怪吗?”

    “李屹峰一直不愿意跟唐萌分手,最近听说他还在努力着!”夏琳君拧着眉在房间内踱着步子,轻声跟王博嘀咕,“跟她联系也不奇怪!”

    听着夏琳君的自言自语,王博站在旁边没有接话。

    “她跟莫源生的新闻再次翻出也是今天才发生的事情,”抬着手指轻揉着着眉心,女人叹了口气看着王博问道,“她难道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不管如何,你的目的达到了!”王博看着陷入纠结中的女人开口说道,“还比你预期中的效果更猛了几分,这样不好吗?”

    “早知道,她计划里就有自杀这一项,我又何必花这么多的冤枉钱呢?”抬着手指压在胸口上,夏琳君睨着面前一脸无语的男人,满脸的郁闷。

    “太太,顾总已经开始通过地下渠道在寻找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了!”看着面前一脸肉疼的女人,王博跟她提起了顾展铭今天的动作,“你是不是应该在这件事情上多担心一下?”

    “为了个毒蝎心肠的表妹,他可真是够积极的!”女人撇着嘴角,闷闷地开口。

    “太太,我得回去休息了!”看着拧着眉站在客厅里一时没有动作的女人,王博抬着手捏了捏酸胀的脖子跟她开口。

    “你家顾总今天晚上会回来吗?”对着男人挥了挥手,夏琳君看着他问了句。

    “太太,顾总现在还是你的丈夫,你可以打个电话把他给叫回来!”本是转身往外走去的男人,听到夏琳君的问题停下了脚步,侧身看着她,“何必要这么大方?顾总或许还在等你的电话!”

    看着王博走出大门并顺手把房门关上,夏琳君挑着眉轻笑了下,看了眼手指间捏着的机子摇了摇头,转身往楼上走去。

    孩子和老婆都在这里,他不想回来,她也不强求!

    在婴儿房里逗留了半个小时,夏琳君回到卧室瞥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间也已经到了九点钟,视线扫过窗外黑沉的夜色,女人抿了下嘴角走过去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浴室,站在水帘下的女人轻闭着双眼,任由温和的水流冲刷着她白皙柔嫩的肌肤。

    走出浴室已是半个小时后,夏琳君轻抚着半干的发丝,看着依旧空荡荡的房间,双眼里一片平静没有半点的起伏。

    躺在床上的女人,脑子里依旧流转着接下来要做的安排,眼皮渐渐地沉重起来,慢慢地睡了过去。

    顾展铭压着声音推门进来时,夏琳君早已陷在了黑甜的睡梦中,绵长的呼吸声在静寂的空间内格外清晰。

    男人深邃的目光笼在女人安详的睡容上,薄唇轻扯了下,抬着手指揉了揉疲惫的双眼,转身走进了浴室。

    睡梦中的女人被顾展铭拢进怀里,手指拨开她垂在脸上的发丝,倾身在她的眉心吻了下,明晰的下颚抵在她的发顶着,男人随着她轻柔的呼吸声闭上了双眼。

    “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清晨,夏琳君在男人的怀里醒来有瞬间的错愕,随即轻笑了下,对上他落下来的目光轻声问道,“唐萌怎么样了?”

    “回来也将近三点多了!”长指插进女人的发丝帮她顺了下,顾展铭轻了声低声开口,声音里掩不住的失望,“药效过后清醒过一次,痛哭了一场接着又睡了过去,我就赶回来了!”

    “我还以为你会留在医院照顾她呢!”抬着手指轻抚着男人下巴上新长出来的青色胡茬,女人轻声开口。

    “留在那里也没什么用!”卷在女人身上的长臂收了下,将夏琳君直接送到了胸口的位置,让她趴在了身上,顾展铭紧着怀里柔软的娇躯,视线落在头顶的水晶灯上,手指无意识地在她的背脊上游移着。

    撑着手肘撑在男人的肩头,夏琳君挺起上半身趴在他的胸口,手指在他深邃的眉眼上游移着,低垂的视线里有几分的思量。

    “在想什么?”看着女人轻颤的长睫,长指拨开她的衣摆游移在她的细腰上,男人低哑着开口。

    “我在想,唐萌这次怎么才能挺过去!”眼帘轻抬,夏琳君拧着眉看着身下的男人,“这次还好发现得及时,要不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等她彻底清醒了再说吧!”想到从医生那里了解到的情况,顾展铭的心情也十分的沉重,这次的伤口非常的深,要是再迟几分钟,人或许就没了!

    落在男人脸上的目光轻闪了下,夏琳君放下手直接趴在他的胸口,随即一声惊呼从女人的口中溢出。

    “快放手,我得给孩子去喂奶了!”

    “快放手!”看着视线里漆黑如墨的双眸,夏琳君抬着手拍在他坚硬的胸口,试图唤醒此刻眼冒火星的男人。

    “我也饿了!”男人的话音落下,女人的衣服直接被他给撕开,因哺乳而丰满了n个码数的柔软直接砸进了他早已沸腾的眸子里。

    “顾展铭,你这个疯子!这是你女儿的粮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看着深埋着身前的男人,女人白皙的脸上遍布红霞,扭动的身体被他禁锢地死死的,根本逃离不开!

    或许是嫌弃女人的声音太过于聒噪,男人直接伸出两指塞进了她的唇瓣间把玩着她的舌头。

    被压在床上折腾了个把小时的女人,抓起身边的枕头就往男人身上砸去,双眼恨恨地瞪着他。

    “我得到医院去趟!”接过女人扔过来的枕头,男人随手放在了床尾,提着步子走到她的身边坐在了床沿上,长指捏了捏她依旧布满红霞的小脸,轻笑着说道。

    “走开!”抬着手臂拍开了男人的手,夏琳君对着他轻翻了个白眼,低声嘀咕着,“真不要脸!”

    视线落在女人依旧高挺的身前,男人摸了摸鼻子,起身往外走去,却在绕过床尾时停下了脚步,在夏琳君困惑的视线里转过身,神色认真地看着她说道,“我很喜欢!”

    “我管你喜不喜欢!”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还以为能从他嘴里吐出象牙呢!夏琳君再次抓起枕头朝着他扔了过去,气急败坏地对着他怒吼道,“你给我滚!”

    汪楚妍从吴秋贞嘴里得知唐萌自杀的消息,有瞬间的震愣,“妈,你没说错吧?唐萌怎么会自杀呢?”

    “你这孩子,这种事情我能乱说嘛?”横了眼沙发上的女人,吴秋贞抬着手指了指楼上,“她现在人还在上面呢!等一下我们上去看看她!”

    唐萌的自杀,让汪楚妍想到了昨天重新被翻出来的那个超大尺度的视频,女人的嘴角抿了下,低垂的眸子里流淌过些许的笑意。

    她就说,她的报应都来了,唐萌的报应也该到了啊!

    两人到达唐萌所住的楼层,见出入口都有人把守着,抬着目光在静寂的长廊上扫过,并没有见到熟悉的人,汪楚妍看着面前的男人开口,“我们是唐小姐的朋友,能不能放我们过去?”

    “不好意思,唐总吩咐过,最近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对着汪楚妍摇了摇头,男人拒绝了她的请求。

    “妈,我们过几天再来吧!”回身看着吴秋贞,汪楚妍也只能无奈地说道,其实她也想去看看唐萌此刻狼狈的模样。

    “也只能这样了!”视线再次扫过无人的长廊,吴秋贞拉着汪楚妍的手打算乘坐电梯下楼去。

    “吴阿姨!汪小姐!”顾展铭走出电梯就看到站在外面的两人,抬着双眼扫了眼站在旁边的男人,心下了然,“你们也是来看唐萌的?”

    “是啊!不过也只能过几天再来了!”吴秋贞看到面前的男人,显然很高兴,沉重的脸上浮上几丝笑容。

    “那你们跟我一起进去吧!”看了眼站在边上没有说话的女人,顾展铭对吴秋贞说道。

    “也好!”听顾展铭这么说,吴秋贞当然觉得不错,拉着汪楚妍的手跟着顾展铭直接往唐萌所住的病房走去。

    汪楚妍的视线只在男人的背影上停留了几秒就移开了,流转的双眼搁在窗外蔚蓝的天空上,耳边是三人起落的脚步声,她此刻的心情异常的平静。

    “你们怎么来了?”看着走进来的三人,视线从顾展铭的身上划过,郑闻怡起身走了过去,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吴秋贞,声音沙哑地问道。

    “我也是刚知道消息!”拉着此刻痛苦不堪的女人,吴秋贞轻声安慰着,“总算是有惊无险,也算是一种福气!”

    “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这条命也不会长了!”两人走出病房坐在了椅子上,郑闻怡红肿的双眼里再次布满泪水,“这孩子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

    “想开点,人最起码没事,也算是万幸了!”拍了拍郑闻怡紧抓着她的手,吴秋贞也是满脸的沉重,“你看我家最近发生的这一件件倒霉的事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面前同样命苦的女人,郑闻怡擦了下眼角的泪水,轻叹了声靠坐在椅子上,酸痛的双眼看进病房落在汪楚妍的身上,满目的忧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