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五章 手起刀落!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次丑闻的曝光,也解开了前段时间一直让整个衢城人们困惑的问题,帝云突然出手压制莫氏也算是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莫源生坐在办公室内,手指游移在他削薄的唇瓣上,阴冷的双眼浏览着网络上的各种声音。

    对于那些恶毒的咒骂,他会多看几遍,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过去,非常的认真,仿佛要将那些字句都刻进脑子里一样。

    这些恶毒的字句带给他一种变态的快感,嘴角不由地扯开一些弧度,露出一丝阴冷的微笑。

    汪申弘的电话打断了莫源生继续浏览新闻的兴致,从屏幕上撤离的视线依旧带着些许的笑意,看着闪烁在机子上的名字,男人抿了下嘴角接起了电话。

    “爸,怎么现在想通了?”手指卡着机子,男人慵懒地靠在旋转椅上,冰冷的声音裹着些许笑意。

    “莫源生,你这个畜生!”汪申弘自从知道汪楚妍被莫源生毫无人性地折磨后,压在心底的愤怒几乎让这个男人频临奔溃。

    “爸,你这样就没意思了!”莫源生对于汪申弘的咒骂,只是耸了下肩膀而已,捏着机子站起身,男人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风和日丽的景色,心情依旧非常地愉悦。

    “你带着东西到汪家来吧!”汪申弘隐忍着怒气,深深地呼了口气,对着莫源生开口。

    “我就知道爸会想通的!”低笑了声,莫源生愉悦地打了个响指,“行,那我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莫源生扯了下嘴角,站在窗前静默了几分钟,手指拨动通知了莫氏的律师,让他到楼下等着。

    汪楚妍看着走进来的男人,身体下意识地往吴秋贞的怀里缩了缩,压制在身体里的恐惧随着男人的脚步一点点地从心里重新爬出来。

    跟在莫源生身后的吴剑松抬着视线往客厅里扫了眼,目光在汪楚妍那凹陷的双眼上走过,低垂下视线直接站在了门外没有跟着走进去。

    “爸!妈!”莫源生嘴角勾着浅笑,移动着双腿直接坐进了三人对面的沙发,目光在汪楚妍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挑了下眼尾移开了双眼。

    “莫源生,你怎么能这么对楚妍,她是你的老婆啊!你让人这么折辱她,不觉得也在羞辱你自己吗?”看着面前满脸浅笑,毫无悔意的男人,吴秋贞压制不住从心底翻涌上来的怒气,开口质问着。

    看着面前处于愤怒中的女人,莫源生撇了下嘴角,对着站在身后的男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出来跟汪家谈判。

    “你们好!我是莫氏的律师,鄙人姓张!”男人接受到莫源生的手势,从他的身后走出来站在了汪家三人的面前,“今天我们来,就是想谈我们莫氏接收汪氏产业的各项事宜的!请问你们把各种文书都准备好了吗?”

    “你手里的那些东西呢?”汪申弘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张律师身上,他愤怒的目光紧紧地锁着面前的男人身上,沉声发问。

    “爸,等你们签订了股权转让书,交出汪氏产业后,我会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你们的!”莫源生的嘴角依旧勾着淡淡的弧度,眼底却是毫无温度。

    “不!你先把东西交出来!”汪楚妍含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若不是她根本无法反抗,她恨不得抽其筋扒其皮喝其血,方解心里的恨。

    “老婆,你这样就是不相信我了!”男人含笑的目光重新落在女人的身上,眸底寒光闪烁。

    “我不是你老婆!”对着莫源生就是一声怒吼,汪楚妍抬着手紧紧地按在胸口上,气息不稳地靠回吴秋贞的怀里。

    抬了下手指,莫源生示意身边的律师先到外面等着。

    张律师淡漠的视线扫过面前三张愤怒的脸,轻点了下头转身离开了客厅。

    低头嗤笑了声,莫源生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从中抽了根出来点燃,白色的烟雾瞬间模糊了他那张阴寒的脸。

    “莫源生,你都不怕有报应吗?”汪申弘看着倒在吴秋贞怀里呼吸急促的汪楚妍,直接站起身冲到了莫源生的面前,抬着轻颤的手臂狠狠地朝他扇过去,却被男人轻而易举地捏住。

    “爸!年纪大了就别学小年轻轻易发火!”五指紧紧地攥着汪申弘的手腕,嘴角勾起嘲讽的笑,视线上下打量着面前仿佛老了十几岁的男人,“搞不好,血管爆裂直接去地狱报到,这个锅我可不背的!”

    男人的话音落下,手臂一抬,直接将汪申弘甩回了对面的沙发,弯身从茶几上抽出纸巾轻轻擦拭着手指,随后嫌恶般地松开五指,纸巾掉落在地面上。

    “我跟你拼了!”看着汪申弘被莫源生推倒在沙发上,双眼通红的汪楚妍直接抓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往莫源生的身上狠狠刺去。

    看着扑上来的女人,莫源生根本没有移动身体的意思,在刀刃送过来时,男人抬着手瞬间捏住了女人瘦弱的手腕,狠狠往下一压,疼痛立刻攥住了女人的神经,一声凄厉的叫声破吼而出,手指间紧握的水果刀应声滑落。

    手臂往后一甩,女人虚弱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被莫源生直接扔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红木地板上。

    冰冷的视线扫过面前的三人,莫源生在三双惊恐的目光里弯声捡起了地上闪着冷光的水果刀,拇指在刀锋上轻轻摩挲着,嘴角微微勾起。

    “莫源生,你放了我们家楚妍吧!”吴秋贞奔跑到汪楚妍的身边,伸着双臂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试图跟面前这个犹如从地狱爬出来的男人讲道理,“你们毕竟夫妻一场啊!你不能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妈!”冰冷的目光瞥过沙发上紧按着胸口的男人,男人提着步子走向拥坐在地上的两个女人,吴秋贞的话令她嘴角边的弧度又冷了几分,“话可不能这么说,活路我给你们了,只是你们不要罢了!”

    看着逐渐逼近的男人,两个女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手指间的水果刀,身体不由地往后退去。

    低笑了声,莫源生提了下裤脚在两人面前蹲下,犹如毒蛇的眼睛搁在汪楚妍布满泪水的脸上,手指抬起捏住她的两颊,“倒是让我小瞧了,没想到你还喜欢玩刀子!”

    “莫源生,你把律师叫进来,我签字!你别伤害楚妍!”看着莫源生的背影,汪申弘隐忍着胸口的绞痛,压着声音跟男人说道,“你别伤害她,她已经够苦了,你放过她吧!”

    “爸!人做错了事情,总要受到惩罚的!”男人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浅笑,话音落下,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手起刀落,锋利的水果刀直接插进了汪楚妍那只被他摁在地板的手上。

    凄厉的叫声随即响彻在整个汪家别墅的上空,女人的手死死地被定在了地面上,鲜血从伤口不断地涌出染红了地面,浓郁的血腥味随即在空气中蔓延。

    “莫源生,你就是个畜生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吓地魂飞魄散的吴秋贞,看着眼底蔓延开的红色,双臂紧紧地抱着怀里虚弱的女人,对着男人凄厉地喊叫着。

    “汪楚妍!”冰冷的视线扫过痛苦不堪的吴秋贞,莫源生抬着手在汪楚妍密布细汗的脸上拍了拍,“一个没了子宫的女人,除了给人发泄浴火外,还有什么作用!”

    “你说什么?”痛地快要昏厥的女人,睁着渐渐朦胧的双眼盯着面前的男人,隐忍着钻心的疼痛虚弱地质问着莫源生,“什么叫没有了子宫的女人?”

    “莫源生,你放过楚妍吧!”按着绞痛的胸口,汪申弘从沙发上滚落下来,撑着无力的身体直挺挺地跪在地板上,对着莫源生的背影砰砰地磕着头,声音凄迷毫无生气。

    “爸!你起来,我们不求他!”看着跪在地板上,为了她向面前这么恶心的人磕头祈求的汪申弘,汪楚妍满脸泪水,对着他拼命地摇着头,侧身看着紧紧抱着她的吴秋贞开口叫喊着,“妈!妈!你去把爸扶起来,我们不求他!我们不求他!”

    “楚妍!楚妍!”吴秋贞紧紧地抱着面色苍白,眼帘开始下垂的女人,布满疼痛的双眼弥漫上惊恐,“你别吓我啊!”

    “真是一副感人的画面!”啧了声,莫源生站起身,回身瞥了眼依旧跪倒在地上的汪申弘轻笑了下,“爸、妈,今天就这样吧!我希望下次来的时候,我们能愉快地把事情解决了!”

    无温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三人,男人抬着手指扫了下衣摆,提着步子走出了弥漫着血腥味的客厅。

    吴剑松跟着莫源生走出了院子,回身瞥了眼汪家的客厅,却见本是跪在地板上的男人此刻已经倒在了地上,吴秋贞松开怀里的女人往他的方向爬去,整个客厅充满凄厉的哭喊声。

    顾展铭随着顾东兴走进汪申弘的病房已经过了两天,目光扫过房间内的三人,男人的长眉蹙了下。

    “汪叔,身体好点了吗?”看着病床上憔悴的男人,顾展铭压着声轻声问候道。

    “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对着男人摆了摆手,汪申弘在吴秋贞地搀扶下靠坐在了枕头上,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无奈地说道,声音里满是悲伤。

    “没想到莫家这个孩子,做事情这么狠毒!”坐进椅子,顾东兴看着面前憔悴的几人,轻叹了声。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摇了摇头,汪申弘的目光落在汪楚妍依旧包扎着绷带的手,想到那男人干净利落地一刀,他现在还心有余悸。

    “上次见面不是叮嘱过你,让你别冲动吗?”顾东兴看着汪申弘也是摇头。

    “就是看着这丫头,我这心里憋屈地慌!”轻叹了声,目光再次扫过汪楚妍,汪申弘低垂着头跟面前的男人念叨,“就想着早点把东西拿回来,,谁又能想到最后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现在到底怎么打算的?”顾东兴看着面前忽然苍老了很多的老友,关切地问着他接下来的安排,“是接受莫源生的要求还是另有安排?”

    “汪家在衢城的产业折合成现金也不过几个亿而已!”汪申弘看着顾东兴跟他实话实说,“把这点钱给他,换这丫头下辈子的自由也值得了!”

    嗯了声,顾东兴知道他还有话说,也就没有开口,继续等着。

    “只是我海外还有部分的资产,在瑞士银行也有大量的资金存放在那里!”汪申弘看眼坐在边上的顾展铭,既然把话说开了,他也就继续把家底摊开来,跟两人说着打算和请求,“这部分,我想让展铭伸把手帮我保下来!”

    “这操作,能行吗?”顾东兴回身看着顾展铭,见他眉头紧锁,显然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汪楚妍抬着有些空茫的双眼盯着顾展铭宽阔的背影看了片刻,随即垂下了头,嘴角勾着一抹苦笑,闭了闭双眼靠在了吴秋贞的肩膀上。

    “汪叔,我只能说帮你想想办法,毕竟这涉及的金额太过庞大的话,操作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顾展铭不敢满口应下,沉着眉跟汪申弘说着实际情况,让他有心理准备。

    “知道!”点了点头,汪申弘也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把事情秘密地处理干净也的确是不容易。

    “莫源生对于你海外这一块?”顾展铭拧着眉看着汪申弘试探地问道,“据我所知,你最初的时候是打算把汪氏交给他打理的!”

    “或许是老天保佑吧!我一直没把海外这块的生意透露给他!”汪申弘苦笑了声,随即摇了摇头跟顾展铭说道,“对他,我一直强调已经把全部的资金抽回到衢城了,他目前应该还不会注意到外面!”

    “行,那我马上安排我海外的分部进行操作!”男人轻阖了下双眸,跟汪申弘说道,“你也马上联系信得过的人,我们加快动作吧!”

    “这段时间,你们先按兵不动,时间上尽量地拖几天!”顾东兴沉眸想了下,随即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方案,“也不能拖太久,我怕莫源生会起疑!”

    “放心,这个度我会掌控好的!”汪申弘见顾展铭答应下来,压在胸口的那股浊气散了不少,“展铭,麻烦你了!事情成了,我愿意拿出百分之二十的海外资产作为回报!”

    “事情成了再说吧!”顾东兴直接打断了汪申弘的承诺,对着他摇了摇头,“现在讲这些还早!”

    “也是,现在说这些就是空头支票而已,没有任何意义!”笑了下,汪申弘也就摇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两人坐了会,就起身离开了,吴秋贞把两人送出门转身回到病房,轻叹了声忍不住轻喃,“如果展铭能帮我们保住那边的资产,我情愿全部给他,也不想留一个子给那个畜生!”

    “妈,别把展铭跟那个人放在一起比,那是侮辱了人家!”汪楚妍看着横竖着眉的吴秋贞,轻笑着拉了下她的袖子,轻声开口说道。

    “是,还是楚妍说得对!”抬着手指摸了摸汪楚妍的发丝,吴秋贞对着她弯了下嘴角回应道。

    躺在病床上的汪申弘,看着面前两个女人,嘴角浮上些许的笑意,“楚妍,这两天看你心情挺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爸,对不起!”女人唇角上的笑淡了下去,汪楚妍低垂着头,跟对面的男人道歉,“要不是为了我,你不会被那个恶心的男人这么羞辱,我是个不孝顺的女儿!”

    “你这丫头,又说什么傻话了!”汪申弘看着面前低垂着头,神色凄苦的女人,脸上也是万分的难过,“只要你以后好好的生活,我做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爸、妈!我答应你们,我会好好生活的!”拉着吴秋贞的手,汪楚妍对着两人承诺着,“我们离开衢城,重新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我们一家重新开始,你们说好不好?”

    “好!一切都听楚妍的!”听着汪楚妍对接下来生活的安排,吴秋贞跟汪申弘对视了眼,在心里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抹久违的真心笑容。

    夏琳君接到汪楚妍约见的电话时,正在南宫家陪着南宫成燕聊天,怀里还抱着正跟她咿咿呀呀对话的孩子。

    “她想见你?”侧躺在床上的南宫成燕,蹙着眉看着夏琳君,挑着眼尾有点好奇,“你家展铭不是已经出手帮她家了吗?她还找你干什么?”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啊!”睨了眼床上的女人,夏琳君摊了下双手无奈地回答。

    “你刚才就不能问问吗?”横了眼夏琳君,南宫成燕起身盘腿坐在床上,非常鄙视地看着她。

    “听她的意思是想当面跟我谈!”夏琳君起身把怀里的孩子塞回南宫成燕的手里,“看她的样子,肚子好像饿了,你可以喂奶了!”

    “这丫头,又开始啃手指头了!”小心翼翼地把孩子的小手捏着手指间,南宫成燕无奈地撇嘴,“亏了你妈奶水足,要不看你这样,只能喝奶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