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三章 宝贝的脸皮见长,为夫甚感欣慰!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郑闻怡快速地整了碗海鲜细面出来交给了顾展铭,盈满担忧的眸子眼巴巴地搁在男人往上走的背影上。

    靠在唐屹弘怀里的夏琳昔,收回搁在郑闻怡身上的目光,看了眼依旧沉浸在自责中的男人,垂下双眼拿着唐屹弘的手指把玩着,在心底忍不住叹息了声。

    唐萌真是作孽!

    希望早点能扒掉她脸上的那张美人皮,所有人都能活得轻松点。

    夏琳君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才看到布加迪转进院子,抿嘴笑了下,她还以为唐萌又要故技重施了呢!

    “唐萌怎么样了?”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夏琳君放下手里正在翻看的书本关心地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坐进沙发,顾展铭拧着眉低声开口,“情绪不高,陪着能吃点下去,就是不跟人说话!”

    “跟你也不交流吗?”夏琳君拧着眉看着顾展铭,倒有了几分好奇,不知道唐萌这次又会想出什么招数把他绑在身边。

    她这样的人,神经又怎么会这么脆弱呢!

    夏琳君有理由怀疑,上次温泉山庄的事情后,她所谓的精神失常需要顾展铭陪伴,纯粹是鬼话。

    摇了摇头,顾展铭靠坐在沙发上,神色有点疲惫,看着身边犹如静开的茉莉花般娴静安宁的女人,心底的那股烦躁慢慢地淡了下去。

    长臂探出把人移到双腿上,身子后仰靠在沙发背上,微眯双眼,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掌心中无骨的小手。

    看着假寐的男人,视线落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夏琳君紧抿着嘴角垂眸沉默着,瞳孔中流转着沉思。

    “今天孩子乖吗?”眼睑掀开,男人垂眸看着怀里安静的女人,长指穿进她披在身后的长发轻柔地梳理着。

    “你家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轻笑了下,夏琳君柔声开口。“她吃饱喝足能躺床上好几个小时的,又不麻烦人!”

    “这么静的性子,也不知道像谁!”男人的唇角同样弯起一抹弧度,脑海里是小宝贝安静地躺在小床上,睁着圆润的双眼看着你那软萌的样子。

    “会不会太安静了!”从男人的怀里抬起头,夏琳君拧着眉看着男人,心里有些许的担忧,“长大了也是这样的性子,我应该会急死!”

    “这么小,你也太着急了!”手指揉捏着女人小巧的耳垂,深邃的视线滑过那点艳红,男人瞳孔深处流淌的波纹暗了几分。

    苦笑了下,关于孩子,夏琳君也觉得最近想得有点多。

    “其实也不必担心!”男人横抱着女人起身往楼上走去,薄唇勾着浅笑,深邃的眸子搁在女人的眉眼上,“我们再生个性格开朗的孩子,两人刚好互补,以后也不怕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卧室,女人的眉心蹙了下,贝齿轻咬着唇瓣,眼帘轻抬,红唇轻动,“展铭,今晚我不想……”

    “琳君,我素了好几个月了,你也得体谅体谅我!”嘴角抿了下,顾展铭将人直接压进床铺,攥着火星的声音擦过她的耳垂,钻进她的心脏。

    朦胧的光影里,轻颤的长睫覆在眼窝上,白皙的手指紧着身下的床单。

    男人的薄唇膜拜过身下娇嫩的身体,女人轻阖的双眼猛然睁开,脸上早已遍布红霞,无骨的手指按在他的肩膀上推拒着,轻颤的唇瓣溢出不成句的字,“你,你……”

    “真香!”顾展铭从女人的身前抬起头,薄唇压进她的红唇,纠缠住她的小舌。

    静寂的空间里,不时有几声压抑不住的轻咛声溢出女人的唇角……

    搁在床头的机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顾展铭抬着手指拨开女人额前汗湿的发丝,深邃暗沉的眸子敛进她此刻情动的模样,并没有因为扰人的铃声而停下动作。

    “展铭,电话!”搁在男人肩头的手指深深地抓着他坚硬的肌理,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空茫让她异常的难受,耳边大作的铃声让她的眉心轻蹙着。

    “宝贝,别管这些!”

    烟花炸开中,女人的脑海一片空白,依稀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回旋在耳边,搁在他肩膀上的手指动了下,睁开疲惫的双眼看着头顶接着电话的男人。

    “是唐萌自己的意思?”顾展铭问着对面的男人,暗沉的眸子搁在女人的眉眼上,低哑的声音里有着些许的无奈,“行吧,我过去一趟!”

    “怎么了?”看着男人挂断电话,夏琳君蹙着眉问道。

    “李毅峰刚才到唐家,唐萌要跟他解除婚约,而他们又没办法进入她的房间,”随手把机子放在了床头,顾展铭跟身下的女人说着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屹弘的意思让我过去一趟,能不能做下唐萌的工作,李毅峰看上去并不想解除婚约!”

    “我跟你一起去吧!”垂下眸子遮住了流转在其中的讽刺,夏琳君轻声跟顾展铭说道,“她出事后我还没去看过,总是说不过去的!”

    “你行吗?”男人的食指勾着她精致的下巴,拇指指腹游移在她红润的唇瓣上。

    “你?”看着身上起伏的男人,夏琳君拧着眉心满目的困惑,“你还不走?”

    “宝贝,你上去了,我还在下面呢!”男人压下身,额头抵在女人的眉心上,长臂禁锢住她绵软的身体,暗哑的声音擦过女人的唇瓣,“来,跟我再上去一次!”

    半个小时后,顾展铭抱着女人从楼上下来,低垂的视线满是无奈,“其实你改天去也一样的,他们不会说什么的!”

    “总要去看看她的,要不我也不放心!”窝在男人的怀里,夏琳君有气无力地开口。

    “你这样,你都不怕引起别人的注目?”挑着眉看着怀里的女人,顾展铭满是笑意地开口打趣道。

    “我这样还不是你害的!”轻睨着男人,夏琳君没好气地说道,“何况夫妻之间的事情,谁不了解啊!”

    “宝贝的脸皮见长,为夫甚感欣慰!”将人放进布加迪,在她的唇瓣上轻吻了下,顾展铭轻笑着关上了车门。

    视线落在车窗前移动的男人身上,夏琳君的脸上并没有半点的愉悦,唐萌总用这样的手段很让人厌烦。

    顾展铭打开车门坐进来时,含笑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见她轻阖着双眼靠在车椅上,男人弯下身帮着调低了车椅,拉过安全带扣上,“你先休息一下,到了我再叫你!”

    恩了声,女人紧了下身上的外套重新闭上双眼打算眯会儿。

    香泉湖到唐家大院不过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车子转进院子时,女人的双眼同时睁开,入目的豪华别墅依旧灯光璀璨,视线往上扫过,唐萌的房间却是隐没在黑暗里,房间的窗口漆黑一片。

    女人的嘴角勾了下,看了眼站在车外的男人,夏琳君把手递了过去,扶着顾展铭的手掌迈下了双脚。

    看着进来的两人,郑闻怡起身走了过来,视线搁在夏琳君的身上,“你怎么过来了?”

    “不放心就跟着他过来看看!”瞥了眼身边的男人,夏琳君跟眼前面色憔悴的女人说道,视线往上扫过二楼,轻声开口,“唐萌还是没下来吗?”

    摇了摇头,郑闻怡拉着夏琳君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跟她担忧地说道,“根本不见我们,刚才毅峰好不容易进去了,我们还没松口气呢,他出来跟我们说她要跟人家退婚!”

    顾展铭瞥了眼跟郑闻怡低头说话的女人,直接坐到了唐屹弘跟唐甸龙的面前,伸出手指拿过桌子上的香烟抽了根出来搁在手指间摩挲着,“李毅峰回去了?”

    “刚回去,他在这里也尴尬!”唐屹弘扫了眼男人手指间捏着的香烟,低声跟他说着,“你怎么把嫂子带过来了?”

    “她不放心,非要跟过来看看!”回身看了眼夏琳君,顾展铭跟面前的两个男人解释。

    “那你上去一趟,帮我们问问她什么想法?”唐甸龙心情也十分烦躁,双眼布满血丝,显然今天的事情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展铭,我跟你一起上去吧!”一直注意着这边动静的夏琳君,见顾展铭站起身跟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轻柔的视线扫过在场的几人,“展铭毕竟是男人,有些话或许她愿意跟我这个嫂子讲也不一定!”

    “也是,”郑闻怡听夏琳君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那你就跟展铭一起上去,看看能不能把那丫头给我劝下来!”

    顾展铭看了眼走到身边的女人,长指习惯性地捏住了她的小手,带着她一起往楼上走去。

    站在唐萌的房门前,夏琳君下意识地往旁边站开了几分,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敲在实木门上,女人抿着嘴角静待着。

    “唐萌开门,我是展铭哥!”实木门依旧紧闭着,顾展铭等了会儿见没有动静直接对着里面的人开口。

    话音落下不过几秒,刚才还没有动静的门应声打开,在顾展铭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的怀里就扑进了一具绵软的身体。

    “展铭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毅峰!”紧紧地埋进男人的怀里,唐萌低声饮泣着,“刚才妈跟我说了很多,我不知道怎么办?”

    夏琳君歪着身体靠在墙壁上,看着眼底相拥的男女,视线在唐萌近乎透明的蕾丝睡裙上滑过,眼底眸光冰冷。

    抬着眼帘看着男人面色沉重的脸,女人扯了下嘴角,她应该庆幸在出门之前把这个男人给喂饱了,否则面前这么一副养眼的画面,应该没有男人能把持住吧!

    回神的男人低垂的视线从唐萌的薄肩上划过,长眉轻蹙了下,随即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了她的身上,十指捏着她的胳膊将人从怀里推开,身体后撤,双眼看向旁边没有动静的女人,“唐萌,你嫂子也来看你了!”

    本是低垂着头还想往男人怀里钻的女人,闻言低泣的声音顿了下,唐萌抬着红肿的双眼看向夏琳君,见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冰冷的视线搁在她的脸上,唇角却慢慢地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

    “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到现在才过来看你,你不会怪嫂子吧!”夏琳君走到两人之间,从顾展铭手里接过唐萌柔软无骨的小手,一脸关切地开口,“看你把自己给折磨的,脸上的妆都花成猫了!”

    “嫂子能过来看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唐萌低垂着头避开了女人搁在她脸上的视线,从她的手中抽回小手捏着身前男人的衣服,声音低哑隐约还裹着淡淡的低泣声,“我没事情,你们不用担心的!”

    “我们进去说吧!”夏琳君侧身往一片漆黑的房间内扫了眼,重新拉上唐萌的手将她往屋子里带,手指抬起按下了墙壁上的开关。

    明亮的光线瞬间就挤满了整个房间,女人含笑的眸子在房间内扫过,当她看见那张粉色的床铺上搁着件女人火红色的内衣时,眸底的温度更低了几分。

    回过身看着还站在门外的男人,夏琳君对着他笑了下,“展铭,你等一下再进来,女孩子的房间总要收拾一下的!”

    对着夏琳君轻阖了下双眸,男人刚准备提起的腿又压了回去,紧跟着往外再退了一步。

    夏琳君拉着唐萌走进房间,随手将门轻掩上,鼻息间弥漫着清雅的花香,女人松开了掌心中捏着的手,径直往床铺的方向走去。

    弯身,食指勾起床上的内衣提在手指上晃了晃,含笑的目光看向低垂着头的女人,掀开被子把东西直接丢了进去,嫌恶地撇了下嘴角。

    重新走回唐萌的面前再次亲热地拉上她的手,跟门外的男人说道,“展铭,进来吧!”

    顾展铭踏进房间时,鼻翼动了下,长眉轻蹙,显然屋子里的香味让他不是很喜欢。

    看着沙发上并肩而坐的两人,男人提着双脚走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

    “你看,我们都来了,你能把你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我们吗?”夏琳君依旧亲热地拉着唐萌的手,“你展铭哥也在这里,有什么想说就全部说出来,我想闻姨他们也是支持你的!”

    “展铭哥,我遇到这样的事情哪还有别的想法!”女人说着就再次低泣了起来,声音里充满绝望,“李毅峰现在虽然跟我说不会计较,可是谁能保证几年后的事情?到时候再被他扯出来,我不是更痛苦?”

    “我觉得你多虑了!”拍了拍唐萌的手,夏琳君不赞同地摇了摇头,“我倒觉得李毅峰这个人不错,他不会这么做的!”

    “嫂子拿什么保证?”从顾展铭的身上收回视线,唐萌睁着泪水迷蒙的双眼看着夏琳君,声音凄苦裹着浓郁的忧伤,“到时候,我被人抛弃你能负责吗?”

    “唐萌,你嫂子也是为你好!”男人的眉心皱了下,显然不满意唐萌跟夏琳君说话的语气,“何况你现在就担心几年后的事情,太过忧虑了!”

    “展铭哥!”抬着委屈的双眼看着顾展铭,唐萌轻颤的唇瓣再说不出半个字,眼帘下压再次低声哭泣起来。

    “如果你心意已决,我们都会支持,不过你之后千万别后悔!”看着低头垂泪的唐萌,顾展铭跟夏琳君对视了眼,男人沉默会点头开口,“我们会把你的意思转告给李家的,他们也会理解的!”

    “谢谢展铭哥!”重新抬起双眼看着顾展铭,唐萌擦了下脸上的水渍跟男人道谢。

    看着唐萌,男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眼沉默的夏琳君,从椅子上站起身,“那我们先下去了,你的意思我们会跟你父母说清楚的,他们会支持你的决定的!”

    嗯了声,唐萌起身对着男人点了下头,低垂着头抿着嘴角没有说话。

    顾展铭拉着夏琳君的手往门外走去,侧身对身后的女人说道,“时间也很晚了,你早点睡吧,就别下去了!”

    夏琳君回身看了眼依旧披在女人身上的西装外套,眉心轻蹙了下,抬着目光看着顾展铭见他似乎没有要回的意思,也就移开了双眼。

    这件衣服别再想进香泉湖了!

    顾展铭带着夏琳君快步下了楼,把唐萌的意思大致跟他们说了下,就带着夏琳君离开了唐家。

    “累了吧!先闭会,到家了我叫你!”男人发动车子,侧眸瞥了眼靠在车椅上的女人,低声开口。

    “的确是有点折腾!”看着窗外浓郁的夜色,夏琳君无奈地摇了摇轻声嘀咕。

    “下次唐萌的事情,你就别参和了!”男人踩着油门快速地往香泉湖开去,凝着眸柔声跟女人说着。

    睨了眼男人隐在夜色里的侧脸,夏琳君抿唇笑了下,无奈地叹息了声,“展铭,你是怕我惹你那宝贝妹妹不高兴吗?”

    “你想哪里去了?”腾出一只手在女人的发顶上揉了下,顾展铭无奈地开口,“她现在的神经很敏感,我是怕她冲撞你!”

    “没关系,我能理解!”夏琳君扯了下嘴角,拧着眉侧身看着男人,“你觉得唐萌这次精神状态怎么样?”

    “还可以吧!”瞥了眼夏琳君,顾展铭沉眸想了下回答着,“比上次稳定多了!”

    “可是我倒觉得她这次有可能会再次精神崩溃!”夏琳君看着顾展铭煞有其事地说道。

    “怎么会这样觉得?”顾展铭听夏琳君这么说,本是舒张的长眉又拧了起来,“你发现了什么?”

    “也不是说发现了什么吧!”重新靠回车椅,夏琳君跟顾展铭低声呢喃,“也就是一种女性的直觉,她还会陷入失控状态中!”

    男人双手把着方向盘,暗沉的眸子盯着清冷的街道,薄唇紧抿一时没有说话。

    “你也别担心,我也就这么一说而已!”看着面色凝重的男人,夏琳君笑了下,“或许这次她自己真的想开了呢?”

    女人浅笑的唇角抿着一抹淡淡的嘲讽,唐萌这个走火入魔的人,想要想通好好过日子,这辈子怕是不可能了!

    “再说吧!”摇了摇头,顾展铭轻叹了声无奈地开口,“我们能做的都做了,她还是走进死胡同,我们也无能为力!”

    侧眸看着男人,夏琳君倒是有瞬间的愕然,“这不像你会说的话!”

    “尽人事,听天命!”顾展铭沉默了会,开口回应着夏琳君,“我们这么多人围着她,心理医生也在跟进,她还不能走出来,我也没有好的办法!”

    女人的眉心动了下,从男人的侧影上收回视线继续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街景,敛着眉沉默了下来。

    这次唐萌跟莫源生之间视频的曝光,波及的不光是这两个当事人,还有莫源生的妻子汪楚妍,她现在根本没办法出门,汪家大门外记者早已守候在那里。

    “楚妍,你自己到底怎么想的?”看着日益消瘦的女儿,吴秋贞满眼的心疼,“如果真的承受不住,我们就跟莫家解除婚吧,我们再回到国外去生活,好不好?”

    低垂着头轻抿着花茶的女人,抬着无神的双眼看着吴秋贞摇了摇头,“妈,现在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啊!”

    “怎么会不容易?”走到汪楚妍的身边,吴秋贞拉过她明显清瘦了不少的手搁在掌心中拍了拍,“只要你离的开莫源生,我们出面找莫家交涉!”

    “妈,我好累!”汪楚妍窝进女人的怀里,闭上双眼痛苦地开口,声音里满是绝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人生会变成现在这样,感觉毫无希望!”

    “说什么傻话!”在女人瘦骨嶙峋的背脊上拍了下,吴秋贞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手心,双眼盯着怀里的女人,手指快速地掀开了她的衣服,那一根根清晰可见的骨头让她的心脏猛烈地收缩了下,疼得她整个身体都痉挛了起来。

    “丫头,你的身体为什么会这么瘦了?”紧紧地抓着汪楚妍的手臂,吴秋贞双眼急切地盯着她空茫的瞳孔,声音里满是惊恐,“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快告诉妈,你这是想要了我的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