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一章 或许这是个机会!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日子犹如流水从指缝中溜走,平静温馨的日子中夏琳君的月子也算是正式结束。

    在浴室里痛痛快快地泡了个热水澡后,女人裹着睡袍走了出来,顾展铭恰好在这个点推门进来,仿佛是掐指算好了时间似的。

    “爸、妈他们回去了?”侧身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夏琳君紧了下手指间捏着的毛巾,垂下眼帘避开了他搁在身上的视线。

    她总觉得这目光太过于火热,刚被热水熏红的脸又深了几分,犹如完全盛开的海棠花静静地伫立在房中央。

    “不过就百来米的距离!”压下眼帘,顾展铭从女人娇嫩的脸上挪开了视线,侧身打开衣柜的门从里面取出换洗的衣服,走进了依旧还弥漫着沐浴露香气的浴室。

    水流声隐约落进女人的耳中,夏琳君侧身看着身后超大尺码的床铺,手指紧了紧身前的衣襟。

    唇角微弯露出一抹苦笑,随手把毛巾搭在了椅子上,关掉了房间内所有的灯,掀开薄被躺了进去。

    双脚踏出浴室,落进男人双眼里的黑色让他震愣了下,暗沉的双眸敛进这片黑,眸底暗纹愈加的浓郁。

    跳跃着点滴星火的视线搁在深埋在薄被中的起伏上,男人探出长臂关上了浴室的门,整个卧室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夏琳君有点后悔,本以为把自己深埋在夜色里就能拒绝掉所有的感知,现在却发现人在静寂的黑暗里,神经却越发的敏感。

    男人的脚步声逼近床沿,薄被掀开的声音,床的一侧塌陷下去,男人身上那不同于她的沐浴乳味道钻进她的鼻腔中,耳中是她自己愈加急促的呼吸声。

    身上的睡袍被扯开,男人裹着能灼人的体温压下来,夏琳君抵在他胸口的手被撑开压在身侧,一场情事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昏睡之前耳畔依旧萦绕着男人粗喘的呼吸声。

    暗色里,男人的视线落在女人精致的小脸上,薄唇裹着她红润的唇瓣慢慢地品尝着,深陷在她体内的身体并没有想要撤出的意思,他太想念她的味道了。

    “展铭,不要了!”男人的动作,让陷入深眠的女人发出软绵无力的抗议声。

    “好!”女人酥软的声音落进他的耳中,薄唇抵在她的耳边,声线暗哑地回应着她的不满。

    夏琳君很想睁开双眼怒瞪一眼,奈何连掀开眼睑的力气都被榨干,瘫软成水的身体被迫承接着他火热的给予,在火花四溅的空茫中彻底歇菜没了知觉。

    掌心下女人汗湿的身体让男人沉默了会,探出手指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瞥过上面的闹钟,男人的眸子闪过些许懊恼,今晚的确需索无度了。

    起身走进浴室拿来温热的毛巾将女人的身体擦拭干净,伸着长臂将人卷进怀里,把她锁在臂弯里拥着她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南宫成燕的阵痛来得让人猝不及防,比预产期提前了整整半个月,夏琳君接到谢芝琳打来的电话刚给怀里的孩子喂好奶。

    “送医院了?”捏着机子,目光轻柔地看着怀里圆睁着双眼跟她对视的孩子,夏琳君问着南宫成燕的情况,“打算剖腹还是自己生啊?”

    “燕子说想要自己生!”站在长廊上,谢芝琳跟她说着大致的情况,“这次霍家派过来的家庭医生看了她的检测数据也建议她自然生产!”

    夏琳君看着王阿姨把孩子抱回去,视线搁在蜿蜒在玻璃花房上的紫藤萝,在心底叹息了声。

    南宫成燕想要自然生产是想记住孩子从她体内出来的感觉,而家庭医生考虑更多是通过自然分娩出来的孩子,或许身体更加的健康!

    “我马上过去!”从躺椅上起身,夏琳君轻笑着跟对面的女人说道,“跟燕子说,让她等我到了再生!”

    “有这么快我就高兴死了!”笑了下,谢芝琳却不同意她现在过来,“你先别过来了,医生说她才开了一指,还早着呢,何况展铭也在,你先在家照顾好孩子吧!”

    “没事,刚喂好奶能安静好几个小时呢!”走出玻璃房,夏琳君双脚快速地往屋子跑去,“我马上就到!”

    “这丫头!”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谢芝琳无奈地摇了摇头,侧身看着顾展铭,“琳君说马上过来,香泉湖里不会有事情吧!”

    “放心吧,整个香泉湖密布监控,画面直接连接到唐门保安部,张建带了几个人盯在那里呢!不会有事情的!”看着谢芝琳,顾展铭摇了摇头安抚道,“这次聘请的育婴师都是专业出身的,孩子很安全!”

    “那行!”听顾展铭这么说,谢芝琳也就安下心来,耳边是从病房内传出的一声高过一声的呼痛声。

    “这丫头,这么叫下去,等一下真要等她使力了却用不上劲了!”谢芝琳听着南宫成燕撕心裂肺的叫声,无奈地摇了摇头迈着步子走进了房间。

    顾展铭双手环胸靠在墙壁上,紧蹙的长眉微微下压,深邃的瞳孔里波光涌动。

    夏琳君转过长廊就看到站在窗户前抽着烟的男人,女人的步子顿了下,随即快步往他所在的位置走去,“他们人呢?”

    “在房间里,成燕还没到进产房的时间!”看着走到身边的女人,长指摁灭了指间夹着的香烟。

    “那个产妇也在这个医院吗?”回身瞥了眼静寂无人的走廊,夏琳君往男人的身前迈了一步,抬着略有些伤感的眸子看着他深邃无底的瞳孔。

    “在楼下!”伸着长臂把人揽进怀里,顾展铭压着声线跟夏琳君讲着情况,“目前两人的进程差不多!”

    “燕子……”看着男人紧抿的嘴角,贝齿咬了下唇瓣,女人轻叹了声,“她该有多疼啊!”

    男人的长指按在女人的发上将她轻轻地压在胸口,顾展铭深邃的眸子落在窗外随风摇曳的枝丫上,低沉的声音里裹着淡淡的无奈,“琳君,她会好起来的!”

    嗯了声,夏琳君放松着身体靠在了男人的身上,卷翘的长睫下压遮住了流转在眸中的心疼。

    “哥跟嫂子可真是相爱呢!”唐萌随着郑闻怡跨进长廊,就看到视线里相拥在一起的男女,含笑的眸子有瞬间的扭曲。

    “你跟李毅峰也很恩爱啊!”闻声,夏琳君从男人的怀里转过身,靠在顾展铭臂弯间的身体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依旧犹如抚柳般搭在他的臂膀上,唇角抿着淡笑打趣着朝两人走来的唐萌。

    弯唇笑了下,唐萌落在夏琳君身上的眸子缩了下,随即亲热的走上去挽上她的手臂,含笑的目光看着两人面前的男人,“我都有好几天没见到小公主了,她这两天应该又长了不少吧?”

    “你放心吧!孩子比你想象中长得还要好!”在顾展铭回答之前,夏琳君抢先于他跟唐萌说道,“你也知道,你展铭哥为了让这孩子健康的长大可费了不少心血!”

    唐萌脸颊的肌肉扯了下,眼角眉梢依旧是完美的弧度,长睫遮住的眸光却是异常冰冷,言不由衷地附和着女人的话,“那是肯定的,对于自己的孩子展铭哥肯定是用心的!”

    顾展铭的手搂在女人的腰上,长指无意识地揉捏着,注意力却是放在了从病房走出来的医生身上。

    见她正跟谢芝琳和郑闻怡两人低声说着话,顾展铭注意到谢芝琳脸上露出些许的迟疑,回身往他的方向看过来。

    本是依在墙壁上的身躯站了起来,顾展铭搁在夏琳君腰间的手收了收,薄唇阖动,轻声开口,“妈在找我们!”

    夏琳君从唐萌精致的脸上收回目光看向长廊的另一头,谢芝琳的确看着这边,脸上有几分的不确定。

    “我们过去吧!”抬着双眼跟顾展铭对视了眼,夏琳君就提着双脚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留在原地的唐萌,她的目光搁在顾展铭揽着夏琳君的长臂上,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把男人的手从夏琳君的身上扒开。

    牙龈紧咬,卷翘的长睫狠狠地下压,眸底翻涌的不甘被一点点地压回体内,波纹扭曲的瞳孔重新清澈见底时,女人才迈着急切的步子往前小跑着跟上两人。

    “妈,怎么了?”夏琳君走到谢芝琳的面前,视线往病房内扫了眼,依稀能听见南宫成燕忍痛的闷哼声。

    “刚才医生建议可以给燕子做无痛生产,我就是拿不定主意!”拉着夏琳君的手,谢芝琳拧着眉开口,“看她现在的样子,不做这个我还真怕她受不了!”

    “这个有后遗症吗?”看着担忧的谢芝琳,夏琳君问道,眉眼之间满是疑问。

    “长针从后腰进去,以后这里会痛!”谢芝琳在身后比划了个位置给夏琳君看,她也是因为这个才做不了决定,“这女人因为生孩子留下的后遗症是很麻烦的!”

    回身看了眼顾展铭,夏琳君沉默了片刻,“妈,燕子以后肯定是还要生孩子的,月子里的病月子里调理,身体经历过这次的磨难,下次就不必承受这一针之苦,我想今天留下的后遗症也应该会减轻或者直接消失掉的!”

    “既然她承受不住就选用无痛的吧,总比剖腹对身体的损伤来的小!”南宫政宇从病房出来听着几人的对话,直接拍板定下了方案,“我看她都满头大汗了,确实是太疼了!”

    “那行,我去找医生!”谢芝琳又急匆匆地往医生办公室跑去,就想着快几秒成燕就少受点折磨。

    站在门口的唐萌听着隐约从病房里传出的呼痛声,眉心皱了下,挪着双脚靠在了郑闻怡的身上,柔声开口,声音里满是感激,“妈,你以前生我一定很疼吧!”

    抬着手摸了摸唐萌垂在身前的发丝,郑闻怡眸底微光闪过,唇角勾着一抹温柔的浅笑,“哪个母亲生孩子不痛的?只不过看着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慢慢地长大,那种痛也就随着时光被淡忘了而已!”

    “妈!”搁在郑闻怡肩膀上的脸轻轻地摩挲着,唐萌挽着她的臂弯撒着娇。

    夏琳君看着面前这张犹如画皮的脸,嫌恶地移开了视线,抬着手指拍了拍顾展铭搁在她腰上的手,抬着眼帘看着他,“我进去看看成燕!”

    低垂的深眸敛进女人此刻担忧的神色,男人松开卷在她腰上的长臂,长指拨开她额前的碎发,捏了捏她身侧的手指,低声安抚,“别担心!”

    嗯了声,女人转身走出男人气息所笼罩的范围,视线扫过此刻正跟郑闻怡说着话的唐萌,微眯的双眼在她白皙的侧脸上的划过。

    夏琳君收回目光,她此刻无心再去猜测这个女人的心思,双脚移动推开了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

    “你还好吧?”看着十指紧抓着扶手的南宫成燕,夏琳君走过去压着身关心地问道。

    “别跟我说话,你给我揉揉后腰,那里好酸胀!”看着走进来的夏琳君,南宫成燕隐忍着下身撕裂的疼痛,咬着牙根跟她说道,“偶的娘,生个孩子太他娘个难受了!”

    噗嗤笑了声,夏琳君脱了身上的外套,挽起袖子弯着身,手掌贴在南宫成燕的后腰上推拿揉捏着,帮她减轻酸胀感。

    不过几分钟,护士便进来安排南宫成燕转进产房,夏琳君看着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合力把南宫成燕转到推床上推出了病房,目光在其中一个身材高大,有着一双深邃眸子的男人身上多看了两眼。

    双脚移动,她其实也想跟着进到产房陪着南宫成燕。

    “现在才开了两指,时间会比较长,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来!”看着郑闻怡跟唐萌,谢芝琳对着两人笑了笑,“要不你们先回去吧!等孩子下来了我再打电话通知你们?”

    “都回去吧,在这里干等着也没用!”南宫政宇看着郑闻怡说道,“刚才助产师也说了,头胎时间会长点,你们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行吧!”看了眼紧闭的产房,郑闻怡倒也没有推迟,“中饭我去准备着给你们送过来?”

    “这里也可以订餐的,不必麻烦你跑来跑去了!”摇了摇头,谢芝琳拒绝了郑闻怡的提议,“快回去吧,到家也过了午餐时间了!”

    “展铭,你跟琳君两人呢?”点了下头,郑闻怡侧身看着顾展铭夫妻两人轻声问道。

    “我们两人再等等!”夏琳君看着郑闻怡说道,“我们早上起来的比较迟,这肚子还饱着,没关系的!”

    “行,那我跟唐萌就先回去了!”既然夏琳君这样说,郑闻怡也不再多说,跟南宫政宇和谢芝琳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转身离开了。

    “展铭哥,那我们就先走了!”轻柔的目光看着顾展铭,唐萌柔声打着招呼,视线滑过面前的几人,也只是浅笑着点头而已。

    看着两人转身离开,夏琳君的目光落在女人妖娆多姿的身段上,她不得不承认,唐萌的确有勾引人的资本,看那摆动的胯部,是个男人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摇摆。

    收回的视线看着身边的男人,见他的双眼依旧搁在紧闭的房门上,深邃的眸底暗沉无底。

    女人的手指扯了下男人的衣摆,顾展铭垂下视线看着夏琳君,眸光轻柔裹着淡淡的疑问。

    “我能进去看着吗?”夏琳君看着男人,水润的眸子里满是祈求。

    “等到产程的最后你进去吧!”长臂再次将女人揽进怀里,让她靠在他的胸前,顾展铭知道她在担心南宫成燕,“别担心!”

    “你们两个要不就到病房里去等着吧!”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谢芝琳笑了下,心底的担心被面前温情的画面打散了不少,“正好也到吃饭的时间,帮我跟你爸也定份快餐上来!”

    “行,那我们就去安排中饭吧!”顾展铭也知道呆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就搂着夏琳君转身走向病房。

    “里面的人都可靠吗?”走出了点距离,夏琳君回身看了眼依旧坐在靠椅上等待的夫妻两,清亮的眸子浮上一层水汽,心底裹上淡淡的心酸。

    “里面都是自己人,不会出问题的!”捏了捏掌心中的小手,顾展铭出声跟夏琳君解释,“刚才进去的那个男的是这次随机跟来的,霍靖庭派过来的!”

    “他是?”对着这个男人的作用,夏琳君其实早有猜测,只是仍旧跟顾展铭求证着。

    “对,跟你想的一样!”朝着女人轻阖了下双眸,男人肯定了她的猜测,“他会带着孩子离开!”

    轻叹了声,夏琳君也不知道说什么,那个男人把什么都算计好了,根本没有作弊的可能。

    抬着手臂搂在女人的薄肩上,长指在上面捏了捏,男人紧抿着薄唇不再开口。

    南宫成燕的孩子在晚上六点多出生,一声啼哭让手术室外等候了一整天的人喜出望外,而手术室内却弥漫着离别的伤感。

    “来,我们喝口妈妈的奶水!”护士把孩子覆在南宫成燕的胸口,让他吸吮着第一口**。

    看着趴在胸前张着小嘴吸吮着**的孩子,南宫成燕搁在身侧的手抬了下却终是没有抬起,视线匆匆从孩子的脸上划过,她不敢认真地去看他的眉眼,她怕在今后的岁月里,这张脸会让她痛不欲生。

    不记得就无从想起,也就不会太痛苦!

    站在南宫成燕身边的夏琳君,视线在孩子的小脸上一点点的描绘着,当他那双天蓝色的眸子进入视线时,女人在心底叹息了声。

    时间很紧迫,当楼下的孩子被秘密送进来时,始终站在旁边不发一言的男人则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南宫小姐,我把小少爷带走了!”男人从护士手里接过包裹得密不透风的孩子,淡漠的视线注视着产床上的女人,声音清冷不带丝毫温度,“今天你生的孩子是你怀里的这个,务必记住这一点!”

    男人话音落下,抱着怀里懵懂的孩子转身往早已准备好的特殊通道离开。

    产房里一时静寂无声,护士继续处理着南宫成燕的伤口,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仿佛失忆般,没有半点的好奇。

    夏琳君坐在南宫成燕的身边,臂弯间抱着孩子,轻柔温和的目光落在眼底的小脸上,唇角抿着淡淡的笑,“燕子,她很可爱,也很漂亮!”

    本是轻闭着双眼的女人,听到夏琳君的轻声呢喃,眼帘轻颤了下,抬着轻颤的手臂拨开衣襟,侧过头看着夏琳君柔声说道,“把她放上来吧!”

    轻抬着视线看着南宫成燕布满血丝的双眼,夏琳君难过地垂下了眼帘,起身把怀里的孩子放在了她的怀里,让她吸吮着另一侧的**。

    “她真的很漂亮!”女人温热的指腹轻轻抚摸着婴儿细腻的肌肤,唇角弯着一抹温柔的弧度低声跟身边的女人念叨着,“以后我们两个小公主一起走出去会迷倒一片吧!”

    嘴角抽了下,心底的沉重跟忧伤被南宫成燕直接给驱赶地七零八落,夏琳君朝着她没好气地横了眼,“你想得可真多!”

    “娃娃亲是没有了!”看着夏琳君苦笑了下,南宫成燕轻声说着原来的打算,手指轻抚着怀里的孩子,“不过现在这样也好,两姐妹以后也有伴!跟人打架也有帮手了!”

    撇了下嘴角,夏琳君直接站起身,弯下腰把孩子抱在怀里,视线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问题后,垂下眼帘看着病床上的女人,“你继续在这里祸祸,我抱着小宝贝去见外公外婆了!”

    看着夏琳君把孩子抱出门外,耳边隐约能听见大家愉悦的笑声,南宫成燕无神的视线盯着天花板,低声跟前面正处理伤口的护士说道,“让我在这里睡会儿,等过段时间再把我推出去!”

    “行,你睡吧!”起身走到南宫成燕的身边,护士把一床薄被盖在了她身上。

    长睫下压,耳边响起孩子那洪亮有力的哭声,眼角划过一行清泪,女人轻咬着贝齿隐忍着破腔而出的哭音,手指提着被子紧紧地捂在了嘴上。

    “燕子还要在里面观察段时间!”看着一脸喜色却难掩关切的谢芝琳,夏琳君跟她解释道,“你别担心,燕子很好,她只是累了睡过去了,里面有护士看着不会有问题的!”

    “那就好,我这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回身看着南宫政宇双手僵硬地抱着孩子,谢芝琳无奈地撇了下嘴角,“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成燕是我一手拉扯大的!”

    “你没良心了吧!”看着谢芝琳把孩子从怀里抱走,南宫政宇不服气地反驳,“当初燕子整夜不睡觉,还不是我抱在怀里当摇篮哄着的?”

    “还有这种事?”睨了眼身边的男人,谢芝琳怀疑地看着他,“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南宫政宇满脸的郁闷,一副不予她计较的表情看着谢芝琳,“就说你记性不好吧,还不承认!”

    轻笑了下,谢芝琳手里抱着孩子跟南宫政宇一起往病房走去。

    “孩子已经离开了吗?”看着两个渐渐走远的身影,夏琳君低声问着身边的男人。

    “孩子已经乘坐私人飞机离开了!”轻叹了声,男人对着夏琳君点了下头,“关震亲自护送着上飞机的!”

    “不知道这辈子,他们两人还能不能再见到彼此!”侧身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空,眸底是那孩子犹如这天色的双眼,女人的唇角弯起一抹清浅的弧度,轻声跟身边的男人呢喃,“展铭,那孩子的眼睛像他的爸爸,非常的漂亮!”

    “我知道!”站在女人的身后,将她拢进怀里,顺着她的视线看着眼底无云的苍穹,顾展铭轻声说道,“关震跟我说了!”

    南宫成燕只在医院呆了三天就回到了南宫家,女人做月子讲究的多,但是她又比夏琳君简单的多。

    “你还是去躺着吧!”看着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女人,夏琳君觉得实在刺眼,想当初她可是在床上躺了整整半个月才勉强被允许下床活动一下。

    “适当的活动还是要的,这样恶露可以走的快点!”看了眼女人怀里的孩子,南宫成燕挑着眉说道,“我家丫头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我都怀疑这小丫头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推门进来的谢芝琳刚好听到南宫成燕嘚瑟的话,顺口接了句。

    本是踱着步的女人差点闪到腰,震愣的双眼看着谢芝琳一时没了反应。

    夏琳君抬着视线扫过面前呆滞的女人,快速地垂下眼帘遮住了眸中的惊愕,看着怀里嗯嗯啊啊的小丫头,煞有其事地点头附和着,“我也觉得,看燕子这样也生不出这么漂亮的小宝贝啊!”

    “你也这么觉得?”仿佛遇见了知音,谢芝琳放下手里的点心直接走到了夏琳君的面前,弯着身看着她怀里的宝贝,轻声逗弄着,“外婆也觉得我家小宝贝比妈妈漂亮!”

    抬着手指抹了把额前的冷汗,南宫成燕拖着发虚的双腿坐进了软椅,一声不响地低头吃着东西。

    刚才真是被吓到了!她现在需要好好补补身体!

    日子在快乐闹腾中往前走着,两个孩子的相继出生给几家人带来了不少的欢声笑语。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日子就这样幸福的走下去时,唐萌跟莫源生大尺度的照片、视频毫无预兆地在互联网上传播着,据不完全统计转载量高达亿次。

    手指快速翻着各大网站上的消息,上面的所有信息虽然都已经撤销,但是网民的热度依旧高涨着。

    顾展铭紧锁着眉看着面前的关震,“这些到底怎么回事情?当初不是说所有的片子都销毁了吗?”

    “当初搜索到的片子的确全部销毁了!”关震看着面色沉冷的男人,眉心也同样紧皱着,“据胡利豪交代,我们已经把所有的片子都找齐了才处理的,按理不应该再有遗漏的!”

    “那这是什么?”紧握的拳头砰砰地敲击着面前的红木桌子,男人略显烦躁地开口。

    关震一时也没有了语言,唐顾两家极力压下的事情,就这样毫无预兆地铺在了世人的面前。

    “唐家千金跟有妇之夫勾搭成奸!

    唐萌插足汪楚妍跟莫源生的婚姻,两人激战一夜!

    为了莫氏总裁莫源生,昔日好姐妹反目成仇!”

    譬如此类的标题,已经充斥在了整个网络,根本没办法删除干净。

    静寂的房间,压抑的气氛,桌子上猛然响起的铃声让两个男人心惊了下。

    接起电话的男人脸色慢慢暗沉下来,眉心之间的疙瘩也越来越深,压着声线跟对面的人说道,“闻姨你别着急,我马上过去!”

    “你到监狱跑一趟,跟里面的胡利豪再确认下!”拿过搁在椅子上的外套,顾展铭快速地做着安排,“我得到唐家一趟,那边出事了!”

    “好,我马上去办!”随着男人的步子快速地往外走去,关震垂眸应下。

    “顾总,今天帝云的股价有点波动!”关阳看着走出办公室的男人,跟他快速地汇报着刚得到的消息。

    “先静观其变!”男人沉眸想了下,侧身跟关阳说道,“这样的事情按照道理不会波及到股价,当然除非有心人在暗地里操作,你们密切留意着!”

    嗯了声,看着顾展铭快速地走进电梯下楼,关阳才侧身看着沉冷着脸的关震,“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我也不知道!”摇了摇头,关震擦过关阳快速地走进了另一台电梯。

    视线在两台同时下降的电梯上扫过,站在原地的男人紧锁着眉,眸底闪过沉思!

    南宫成燕看到消息时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给了夏琳君,声音里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同情,异常的平静,“你觉得这个片子从哪里流出的?”

    “如果我猜测不错,应该是从甘月欣手里出来的!”捏着电话,夏琳君站在玻璃房里,手指无意识地在玻璃上画着圈,“只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她手里有这么猛的料,为什么当初不用这个威胁她?”

    “或许是没时间出手威胁吧!”南宫成燕知道甘月欣死得很突然,“或者说负责保管这个的人,没想到事情发生地这么猝不及防!”

    “燕子,或许这是个机会!”微眯着双眼看着眼底蜿蜒而上的藤蔓,夏琳君低声跟对面的女人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