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二十章 总归,他还是她的丈夫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汪楚妍从冰冷的地板上幽幽转醒,身体撕裂的痛楚攥着她还有些茫然的神经,一点点地回忆起昏迷前的种种。

    泪水冲出眼帘,绝望痛苦紧攥着她早已破裂的心脏,身体蜷缩成一团,女人从低声饮泣到放声嚎啕大哭,中间是她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内经历的所有痛苦不堪和无能为力。

    光影西斜,掩盖在树影里的房子屏蔽了所有的温暖,愈加的阴冷。

    李清接到莫源生打来的电话,让她送套女士的衣服到郊外的别墅,女人抿了下嘴角,轻抬的双眼里无悲无喜,死气沉沉。

    起身麻木地走出房间,站在紧闭的房门外她才反应过来,这个地址她其实并不知道在哪里,脑海里是刚才莫源生报给她的女生三围数字,往外麻木地挪着步子,李清想着先把衣服准备好再做打算。

    低垂的视线里出现一双男士的皮鞋,女人抬着无波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男人,眼底划过些许的震惊,不过瞬间便已了然。

    “莫总,让你来送我过去的?”看着吴剑松,女人淡漠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双脚移动擦过他的身体往前走去。

    侧过身跟在女人的身后,看着眼底清瘦了不少的人,手指间摩挲着刚点燃的烟蒂,男人嗯了声。

    “那快走吧!”坐进车子,李清依旧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视线搁在窗外低声吩咐着前面的人。

    双眼瞥过后视镜,吴剑松搁在方向盘上的手指紧了紧,踩着油门往李清所说的地址开去。

    站在紧闭的铁门前,抬着目光看着眼底豪华却没有半点温度的房子,女人捏着袋子的手紧了紧。

    她跟在莫源生身边这么多年,从不知道他在这里还有房产,垂眸苦笑了下,女人提着步子摁下了门铃。

    铁门啪的一声,门锁应声而开,看着眼底只微微开了条缝隙的门,李清轻拢的眉心皱了下,并没有第一时间推开走进去。

    “我在外面!”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吴剑松低声开口。

    本是踌躇不前的女人,在男人区区四个字落进耳中时,眼睑轻眨了下,抬起紧攥在身前的手指推开了铁门。

    静寂无声的客厅,紧着的心脏在看到眼底的画面时,李清形容不出内心此刻的想法。

    她从没有想过,莫氏的总裁夫人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她的眼底,这一刻她才真正理解了何为冷血动物这四个字。

    轻颤的手指从袋子里取出带来的衣服,沉重的身躯下压蹲在汪楚妍的身边,沉默地将呆滞的女人扶起。

    “汪小姐!”看着毫无反应的女人,李清试探地开口叫道,“我先给穿好衣服,再送你回去好不好?”

    看着面前跟她软声细语的女人,汪楚妍凄楚地笑了笑,却是摇了摇头,早已沙哑的声音犹如从古墓里爬出一样,“你送我去酒店吧!”

    “好!”看着汪楚妍生无可恋的模样,李清的目光往楼上瞟了眼,随即快速地收了回来,把带来的衣服一件件地往她身上套去。

    当看清李清臂弯间扶着的女人时,吴剑松同样是震惊的,两人的目光对视了眼,见她的眸底隐着太多的情绪,男人的心脏猛缩了下,犹如被人用拳头狠狠地砸击了下,裂开了个口子。

    三人一路无话,男人风驰电掣般地把汪楚妍送进了衢城最大的酒店,当吴剑松带着李清走出酒店大门,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看着走在前面的男人,李清随着他的步子往车子所在的地方挪去,愈发浓稠的夜色里,女人压在心底的悲凉慢慢地从四肢百骸流淌而出。

    看着面色凄苦的女人坐进车子,男人低垂的眼帘压了下,打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

    车厢里的气氛非常压抑,后座的女人低垂着头,无神的视线落在她刚做过的指甲上,眼角滑下的泪滴无声地落下溅在掌心中。

    连自己的妻子都能这样对待的男人,她还有什么指望从他的魔掌中逃离,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呢?

    沉浸在痛苦中的女人并没有注意车子行驶的方向,等男人停下车,入目的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区。

    “这是什么地方?”目光穿过夜色打量着眼底完全陌生的地方,李清搁在双腿上的手指紧了紧,声音微微发涩问着驾驶室里沉默的男人。

    “我现在住的地方!”吴剑松拔下钥匙推门直接下车,站在车旁并没有上前帮着女人打开车门,他在等着她自己走下来。

    车里的女人侧身看向车外,深色的车膜遮挡了男人那深刻的脸,搁在双腿上的手指松松紧紧,挣扎在她的眼底浮浮沉沉。

    看着紧闭的车门,吴剑松并没有催促的意思,双手插进裤袋,男人慵懒地靠在车身上静待着。

    车门打开的声音落进男人的耳中,他手指间夹着的烟蒂轻颤了下,掉落的烟灰直接被夜风卷着飘到了远处。

    看着走到身边低垂着头的女人,吴剑松扔掉了手里的香烟,抬着脚用力碾了下。

    抬着飘着淡淡烟味的手指拨开女人额前的碎发,视线在她苍白的脸上扫过,男人弯下身直接将人横抱在怀里往所住的大楼走去。

    在众人期盼中,夏琳君怀抱着孩子离开了医院回到香泉湖。

    虽然两人在医院里住了月余的时间,孩子的体重跟身高也长了不少,不过总归是提前出生,还是比那些足月出生的要小很多。

    为了孩子能健康的成长,回到香泉湖的顾展铭直接按照医院的标准来执行,拒绝大家频繁地去接触孩子。

    已经非常眼馋的顾东兴跟郑淮西虽然非常想抱着孩子在怀里亲热,却也知道孩子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听着顾展铭不近人情的要求,他们也只能接受。

    不过孩子既然已经回到了香泉湖,顾东兴跟郑淮西就决定搬进来住,前面的那套房子其实早已安排好,两人一直等着小宝贝的出生他们住进来。

    听着顾展铭的安排,夏琳君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心底倒是真真的松了口气。

    “琳君,你继续到床上躺着去!”郑淮西看着沙发上的女人催促着,“虽然你已经休养了三十天的时间,但是我想把你的月子再延长半个月,彻底把这次亏损的精气神都养回来!”

    “妈,我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听着郑淮西的安排,夏琳君摇了摇头,她觉得已经没有问题了。

    “听话!”拍了拍女人的手,郑淮西却坚持着她的看法,“我们又不是没有条件!”

    “太太就听夫人的吧!”王阿姨看着沙发上的两个女人,轻笑着附和郑淮西的说法,“女人月子里没有调理好,身体亏损会很大的!”

    拗不过郑淮西的坚持,夏琳君只能继续到卧室里去躺着,想到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要在床上待着,女人就十分的无奈。

    “妈也是为你的身体着想!”看着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女人,顾展铭坐在床沿拉着她的手低声解释。

    “我知道!”看着面前白色衬衫陪黑色西裤的男人,夏琳君对着他笑了下,“你真以为我是不识好歹的人呢?”

    “怎么会?”长指捏了下女人挺翘的鼻子,男人侧身躺进了床铺,长臂将夏琳君搂在怀里,低声开口,“我知道我老婆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男人的话落进女人的耳中,她也不过是扯着唇角笑了笑,抵在他胸口的手推了推,“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你想我到帝云去?”垂下视线看着怀里的女人,顾展铭深邃的眸子探究地看进她水润清澈的瞳孔里。

    “我这不是怕耽误你工作上的事情吗?”笑睨了眼男人,夏琳君轻声低语。

    “不会,帝云不是还有唐屹弘吗?我去不去关系倒也不大!”额头抵在女人的眉心之间,男人压着声音跟她低语着,薄唇擦着她的唇瓣,若有似无地撩拨着怀里的人。

    “展铭!”鼻息唇畔间萦绕着男人淡淡的烟草味,夏琳君拧着眉往后撤着,男人宽大的手掌贴在她单薄的背脊上阻止着。

    “琳君,我很想你!”压进女人的檀口,男人的叹息声溢出两人纠缠的唇舌,顾展铭紧紧地将人禁锢在怀里需索着。

    女人轻阖的双眸闪过些许的无奈,闭上双眼配合着男人的动作。

    总归,他现在还是她的丈夫,是孩子的父亲!

    唐萌捏着机子站在院子里,精致的脸上隐着淡淡的烦躁,压着声线跟对面的男人解释,“你告诉甘月欣,她的事情我已经在想办法了,何况当初说好了,她收了那笔钱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现在我愿意出手也是看在当初的情分上而已!”

    “唐小姐,甘小姐说你如果见死不救,她死之前也会拖你下地狱的!”对于唐萌的烦躁,对面的男人根本就无动无衷,穿过电波的声音依旧毫无情绪。

    “我已经说了,我在想办法了!”对于甘月欣的威胁,唐萌并不放在眼里,那个被顾展铭特殊关照过的女人,想要再次走出监狱,那真是天方夜谭了!

    她相信,在不久之后,甘月欣会直接死在里面,再次走出监狱大门的那刻,就是她的死期。

    对于天真的女人,她从来不会同情!

    “你怎么了?”唐屹弘走到唐萌的身边,看着拧着眉的女人关心地问着。

    “甘月欣托人到我这里,想让我出面跟展铭哥说说,让顾家放过她!”看着唐屹弘,唐萌轻叹了声,跟他解释着刚才电话的内容。

    嗤笑了声,唐屹弘觉得那个女人可能疯了,抬着凉薄的视线看着院子里枝叶茂盛的盆景,若有所思地开口,“看样子,她的期限应该是快到了!”

    听到男人这么说,唐萌在心里松了口气,看着他手指间拿着的钥匙疑惑地问道,“你这是回你自己的公寓去吗?”

    嗯了声,唐屹弘想到最近那个缠他缠得特别紧的女人,薄唇间勾着的浅笑深了几分,“你嫂子说晚上想吃饺子,我得赶回去给她包点起来!”

    看着唐屹弘脸上刺眼的笑容,唐萌垂眸笑了下,“琳昔可真是幸福,能遇到你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遇到她,才是你哥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含笑的双眼落在唐萌的脸上,唐屹弘异常认真地纠正着她的说法,“好了,我先回去了!”

    嗯了声,唐萌站在原地看着唐屹弘打开车门坐进去,劳斯莱斯慢慢地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不见,眼底的温度也越来越低,直至降至冰点。

    “你说甘月欣死了?”抬着眼帘看着王博,女人的柳眉轻蹙着,“怎么死的?”

    “对外的说辞是服毒自杀的!”压着声音,王博低声跟夏琳君说着得到的消息,“其实这样的说辞也只是为了给那些看押的人员解套而已,处罚上不至于太重!”

    嗯了声,夏琳君对于甘月欣的死只是轻叹了声,不过本想借着她能摸上唐萌这个想法破灭,倒是有点可惜了。

    “我觉得会有事情发生!”王博看着夏琳君说着他的猜测,“近段时间我一直在注意着唐萌她所使用的号码,其中有个号码已经跟她联系了多次,而我通过朋友查询过这个号码根本没有进行实名登记,这是个黑号!”

    “甘月欣难道会让人到唐顾两家说是唐萌指使她做的?”轻笑了下,夏琳君摇了摇头,“她没有这么傻,她活着的时候没有说这件事情,死了也不会说的,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除了让甘家吐出那到账的巨额资金外,根本没有半点好处!”

    “我原来还以为唐小姐会把甘月欣弄出来,”王博低声呢喃,“没想到她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还有什么比死人的嘴更牢靠?”瞥了眼身边的男人,夏琳君靠在躺椅上轻声说着。

    王博低头看着眼底依旧浅笑的女人,心底是震惊的,女人心狠起来,真比男人狠毒!

    “其实我也很想这段时间能发生点事情,”女人微眯的双眼看着眼底的藤蔓轻喃出声,“希望你的预言能成真!”

    王博走出建在紫藤萝下的玻璃房,碰到刚抱着孩子走出来的王阿姨,视线注视着她怀里的孩子,男人的嘴角弯了下,“又到进餐的时间了?”

    “是呢!”看了眼怀里圆睁着双眼不哭不闹的孩子,王阿姨脸上的皱痕又深了几分,挪动着双脚往玻璃房走去。

    看着掩盖在紫藤萝下的圆顶玻璃房,里面轻纱半遮,隐约能看到王阿姨把孩子放在了夏琳君的身边,男人轻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在商场上说一不二的男人为了博得美人一笑也是蛮拼的,为了让还在月子中的女人能不无聊,还能时常陪着孩子沐浴阳光,特意在院子里建造了这架空的玻璃房。

    南宫成燕无聊时让谢芝琳陪着到香泉湖,看着半隐在藤蔓下的玻璃房子真是羡慕妒忌,“太过分了,他秀恩爱就不能低调点,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还让不让我做月子了!”

    “让你爸也给你打造一个就是了!”弯着腰看着在摇床上熟睡的孩子,谢芝琳回身睨了眼闷闷不乐的女人轻声说道。

    “你可真喜欢寒碜我!”把夏琳君往里面推了推,南宫成燕挪着沉重的身体也靠了上去,听着谢芝琳的话,撇着嘴角回了句。

    “你要是喜欢,到时候就到这边来做月子吧,我们也能做个伴!”目光落在南宫成燕的肚子上,夏琳君轻声提议道。

    “不了,到时候两个孩子还不得把这里给掀翻了!”嘴角弯了下,女人的眼神却是落寞的,南宫成燕对着夏琳君摇了摇头。

    夏琳君捏了捏南宫成燕的手,抿着嘴角也就不再说这个话题了,既然南宫成燕想独自待着,她也只能尊重她的选择。

    每个人疗伤的方法不同,有的人就想静静地舔舐掉身上的伤口,再出现在大家面前时还是那个光彩照人的模样。

    “唐萌最近来过吗?”瞥了眼正沉浸在小宝贝睡颜里的谢芝琳,南宫成燕打着唇语问着夏琳君。

    摇了摇头,夏琳君轻声说道,“没有!”

    “我还以为她会迫不及待地过来呢!”拧着眉沉默了会,南宫成燕低声念叨着,“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最近香泉湖看得这么严,你以为她傻啊!”睨着南宫成燕夏琳君撇了下嘴角,看着她的目光满是鄙视。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哈!”女人眼底的满满的鄙视让南宫成燕非常的不爽,抬着手就想往她身上招呼,却被谢芝琳给一把抓住动弹不得。

    “你又开始上手了是吧!”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下,谢芝琳抬着手指点着她的额头,“被展铭看到了,看他不收拾你!”

    “妈,我不知道展铭会不会收拾我,反正你在收拾我是真的!”抬着委屈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南宫成燕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你这泫然欲泣的模样配在你宽大的脸上,我实在吃不消,快收收这表情!”撇着嘴,谢芝琳满是嫌弃地开口。

    南宫成燕气闷地侧身不打算再搭理身边这亲娘,夏琳君隐忍着笑憋在胸口实在是难受的紧。

    谢芝琳则心情愉悦地转身回到摇床旁,坐进椅子继续盯着里面熟睡的孩子,眼神里满是长辈对于孙辈的宠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