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十八章 她早已病入膏肓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女人的掌心中抽回五指,南宫成燕顺势提了下唐萌身上的连衣裙,轻笑着问道,“这套裙子出自你自己的工作室吗?”

    “是啊,刚出来!”提了下裙摆,唐萌低垂着头看着眼底盛开在上面的莲花,“你觉得怎么样?”

    “样式倒是挺别致的!”视线落在女人轻转飞扬的裙摆上,双手往后撑在后腰上,十指在衣服上蹭了蹭,她总觉得上面沾染的东西让她有股寒意往皮肤里钻的错觉。

    “等过段时间燕子姐的孩子出来,我亲自给你设计条裙子,保证不跟人撞衫!”唐萌抬着温柔浅笑的眸子看着面前大腹便便的女人,亲热地许诺。

    “那感情好!”南宫成燕含笑的视线落在唐萌精致的小脸上,看着她脸上所展现出来的亲切温柔,心底止不住地发毛。

    “楚妍姐的,还有嫂子的,我都已经有设计稿了,这两天我把燕子姐的也赶制出来,到时候一起交给我们店里的手工裁缝!”走在南宫成燕的身边,唐萌跟她兴致勃勃地说着计划。

    “你都没给你展铭哥设计一套?”挑着眉,南宫成燕眼底含笑地看着唐萌,轻笑着打趣道,“我可还记得你有什么好东西,第一份可都是给你的展铭哥的!”

    “这次没有打算!”出乎南宫成燕的意料,唐萌对着她摇了摇头,“这次我就给我们家的几个女士都设计了一套,男士的服装我放在了下个季度!”

    “那真是难得了!”南宫成燕抿嘴笑了笑,“其他人没有倒也说得过去,你家李毅峰可不能漏下的,要不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这有什么不高兴的!”撇了下嘴角,唐萌满不在乎地说道,“他柜子里的高级定制服装可穿不完!”

    南宫成燕落在唐萌脸上的目光带了几分玩味,从她脸上抽回的视线搁在正站在门口跟谢芝琳聊天的郑闻怡身上,止不住轻叹了声。

    “闻姨中午留在这里吃饭吧!”走近两人,南宫成燕放下了撑在身后的手,视线扫过客厅见南宫政宇正捏着机子跟人打着电话,看着郑闻怡说道,“我们也有段时间没有聚在一起吃饭了!”

    “对,等一下展铭也要过来!”谢芝琳看着眼前并肩而立的两人,侧身跟郑闻怡说道,“中午就在一起随便吃点。”

    “展铭哥也过来吗?”唐萌看着谢芝琳的双目闪了下,柔声开口。

    站在她侧面的南宫成燕在唐萌开口时视线就挪了过来,直直地看着她星光熠熠的眸子。

    夏琳君说的对,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没有爱意,从她的眼神其实就能看出一二。

    单就顾展铭三个字,就已经令唐萌眼冒精光了,何况是他这个人。

    “是的,我这里有些东西要他带过去给你嫂子!”谢芝琳看着唐萌浅笑着解释,“那丫头这次身子亏损地厉害,得好好调养着,我还想她以后再给我生个小孙子呢!”

    “这些淮西会安排的,哪要你操心啊!”看着谢芝琳,郑闻怡扯了下嘴角好笑地开口,“你把她的事情都做完了,小心她找你算账!”

    “心意罢了!”对着郑闻怡笑了笑,谢芝琳拉着她往屋子里走去,“何况我跟她之间哪分得这么清楚啊!”

    “这倒也是!”随着谢芝琳的脚步往里走,郑闻怡的嘴角弯了弯。

    南宫成燕提着双脚走上台阶,回身瞥了眼依旧站在原地的女人,见她正低垂着头打量着她那身精美的裙子,手指撩着垂落在身前的发丝。

    眸光微闪,嘴角轻抿,南宫成燕本想开口提点几句,想想终究闭了嘴,能做出那样事情的人,她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又何必再白费口舌,招人埋怨!

    顾展铭来的时候,谢芝琳刚准备招呼大家上桌吃饭,看着转进院子的车子,她的嘴角弯了下,“还以为他赶不上这顿饭了呢!”

    “妈,我看你脸上的笑容非常不爽怎么办?”睨着笑开花的谢芝琳,南宫成燕瞥着嘴角表示非常不愉快。

    “去,到书房把你爸叫出来!”对着南宫成燕挥了挥手,谢芝琳的双眼依旧落在走进门的男人身上,连个余光都没有分给一脸郁闷的女人。

    “你绝对是我亲妈!”哼唧了声,南宫成燕转身往里走去,视线扫过端坐在沙发上,眼角眉梢都流露着柔情的女人,她的心底涌着些许不安。

    “刚好可以吃饭,你来的正好!”南宫成燕听到谢芝琳这样对顾展铭说道。

    “展铭哥,你来了!”唐萌柔软的声音落进南宫成燕的耳朵,令她一阵哆嗦,她觉得自己双眼是瞎的,以前怎么就看不出唐萌对顾展铭有那种感情呢?

    明明她表现的就很明显,结果却欺骗了所有人的眼睛!

    曾经无数次南宫成燕跟唐顾两家的人一起吃饭,对于唐萌坐在顾展铭身边这件事情,她早已麻木,并不觉得有什么!

    现在,南宫成燕撇了下嘴角直接坐在了顾展铭的身边,顺便拉着唐萌的手把她按在了身边跟郑闻怡坐在了一起。

    身为好姐妹,她有责任维护好夏琳君的婚姻,隔开那些妖魔鬼怪对顾展铭的觊觎。

    被南宫成燕强行扯进座位的唐萌,浅笑的视线里隐着淡淡的不满,却也知道在这样的场合要维护好她良好的形象,只是出口的话却是引人遐思。

    “燕子姐,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跟展铭哥坐在一起呢!”唐萌挑着眉,目光在两人身上扫着,嘴角隐着淡淡的微笑。

    “唐萌不说,我到倒没注意!”谢芝琳含笑的目光看了眼南宫成燕,挑着眉问道,“你今天怎么坐那个位置了?”

    “看你们说的!”笑嗔了眼面前的几双眼睛,南宫成燕不满地嘟哝着,“只是个位置而已,我坦坦荡荡又不是心怀鬼胎,看把你们给急的!”

    说着拿起机子挨着顾展铭就拍了张照片,随后手指轻动就给夏琳君发送了过去,抬着双眼扫过几人,哼哧着开口,“看着吧,琳君都不会多想!”

    “这丫头!”对着南宫成燕无奈地摇了摇头,谢芝琳也就移开了目光跟身边的郑闻怡说起了话。

    顾展铭侧身看了眼还在捣鼓机子的南宫成燕,视线在她手指间的屏幕上扫过,夏琳君就发了个鄙视的图作为对她刚发过去照片的回应。

    男人抿了下嘴角移开了视线,轻抬的双眼对上唐萌看过来的目光,顾展铭对她笑了下,侧身跟南宫政宇说起了话。

    唐萌的视线在男人的侧影上停留了几秒,卷翘的长睫下压遮住了眸中的落寞,唇角上却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侧耳倾听着顾展铭跟南宫政宇的对话,不时地搭上几句。

    看着依旧在顾展铭那里找存在感的唐萌,南宫成燕低垂着头想着几天后,夏琳君出院回到香泉湖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她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唐萌进入香泉湖,襁褓中的孩子又那么脆弱,只要这个女人稍微动点手脚就能要了小宝贝的命。

    南宫成燕忽然发现她也有颗恶毒的心,此刻她非常的希望唐萌能出个车祸,这样别人就都能安心的睡觉了。

    顾展铭在南宫家呆了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吃过饭就带着谢芝琳整理出来的各种补品回医院去,唐萌本想搭着他的车子也到医院去看望夏琳君,却被男人拒绝了。

    他不想打乱夏琳君的午睡时间!

    “这个宠妻狂魔!”站在唐萌身边的南宫成燕撇着嘴角,非常不满地跟她抱怨着,“每次都要在我们面前炫,搞得我们好像不知道他有多爱夏琳君似的,真是太讨厌了!”

    从远走的车影上抽回视线,唐萌的目光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女人,眼底滑过一抹冰冷的幽光,嘴角轻勾,“燕子姐很羡慕?”

    “羡慕啊!”南宫成燕非常大方的承认,侧过身看着早已没有车影的路面,无奈地瞥了下嘴角,“可惜,总归也只能羡慕而已!”

    “其实,我觉得吧,幸福总要自己去争取的!光羡慕没有任何意义!”嘴角含笑的女人瞥了眼南宫成燕,留下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转身走进了客厅。

    侧身在唐萌离开的背影上扫过,南宫成燕微眯的双眼里暗光流动,低头嗤笑了声,她倒真是低估了人心的可怕。

    “南宫小姐!”霍靖庭安排的家庭医生走到南宫成燕的身边,淡漠的视线落在唐萌的身上,压着声线低声提醒,“在孩子安全出生之前,你最好跟这个女人保持点距离!”

    挑着眉瞥了眼身边的男人,南宫成燕倒是没想到霍靖庭这次派过来的家庭医生,观察力这么明锐。

    “霍总也是确保孩子能平安出生而已!”似乎是看出了女人的想法,男人对着南宫成燕点了下头,擦着身往屋子里走去,他还得给南宫政宇做下例行的检查。

    抿了下嘴角,他的说辞根本没有任何的可信度,那个男人的目的也不过是想确保到手的孩子是他的种而已。

    既然连外人都能察觉出唐萌身上散发出的恶意,南宫成燕闭了下双眼,她是真的替几天后回家的那母女两担心了。

    顾展铭提着东西回到病房,见到的是夏琳君侧躺在床上给孩子喂奶的画面,女人如水的眸光笼在孩子的身上,纤细的手不时把玩着小丫头细小纤长的手指,温热的指腹轻轻抚摸着孩子娇嫩的肌肤,眼角眉梢挽着如月光般轻柔幸福的微笑。

    “怎么现在把她抱出来了?”压着声音把东西放在房间的角落里,顾展铭长身挪动走到了床边,压下身看着正闭眼猛吸着奶水的宝贝,轻声问着夏琳君。

    “护士说,既然我奶水足,她胃口也不错,从今天开始给孩子加餐。”抬着视线扫过男人放下的东西,跟他轻声解释着。

    男人低垂的目光搁在紧贴在女人胸口的小脸上,那吸吮的动作又快又急,仿佛有人跟她抢似的,薄唇不免莞尔,“这丫头像是好久没吃过似的,这才隔了不到两个小时吧,看把她给急的!”

    “是呢!”靠着软枕,夏琳君的手臂轻轻地拢着怀里娇弱的孩子,跟男人搭着话,“今天闻姨她们也在燕子家呢?”

    “去看爸的,刚好碰上就一起吃了个饭!”坐进椅子,抬着眼帘看着面前此刻温柔似水的女人,顾展铭跟她说道,“本来唐萌也想搭车过来看看你,被我拒绝了,这一来又耽搁你休息的时间!”

    想着成燕发过来的照片,夏琳君抿唇笑了笑,“她倒是真有心了!”

    “孩子的名字,你有想法吗?”轻柔的目光落在渐渐停了吸吮的孩子身上,顾展铭问着夏琳君,“总不能永远宝贝宝贝地叫着吧!”

    “顾家对这个有要求吗?”从孩子的小脸上收回视线,夏琳君问着顾展铭,“要不要问问爸跟妈的意思?”

    “妈上次跟我提了下,顾家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要求,”男人探出长指包裹住女人搁在孩子身侧的手,拢在掌心中轻轻摩挲着,深邃的眸光搁在她的眉眼之间低声解释,“但是她想请大师帮孩子取名字,你也知道她比较相信这些,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那就让妈来决定吧!”对着顾展铭笑了下,夏琳君倒是听过这些,富贵人家有孩子出生,就请这方面的大师根据孩子的出生八字来取个吉利的名字,不管真假,总归图个心安吧!

    “那我就把你的意思告诉妈了!”捏了捏掌心中包裹的手指,顾展铭跟夏琳君说道。

    嗯了声,女人低垂下视线看了眼怀里的孩子,见她已经睡熟,身子后撤,把孩子从怀里挪出了点,压了压她身上的薄被,并没有想把宝贝立即送回育婴室的意思。

    “你眯一下,孩子我会看着的!”往前倾着身子,顾展铭提了下盖在女人身上的被子低声跟她说道,“正好你们可以一起睡一会!”

    眼帘轻抬了下,看了眼面前正低垂着视线盯着孩子看的男人,女人的嘴角轻抿,她知道昨晚顾展铭工作到很晚才睡,半夜翻身,朦胧的视线中男人还端坐在桌子前翻着电脑里的资料,偶而敲下几个字符。

    “放心吧,等护士把小丫头抱回去,我会眯会儿的!”仿佛知道女人心里所想的,顾展铭头也不抬地说道,“你快睡吧!”

    撇了下嘴角,夏琳君便侧身轻拢着怀里的孩子,在男人的注视下慢慢地闭上了双眼,陷入了睡梦中。

    护士推门进来抱孩子时,见到的就是顾展铭端坐在椅子上,手指间拿着个机子正给睡梦中的母女两拍着照片。

    看着进来的护士,男人轻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挪开了位置,看着她从夏琳君的怀里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抱走。

    目光往包被中依旧熟睡的孩子小脸上扫过,男人抬着手指,干燥温热的指腹擦拭掉丫头嘴角边的奶渍,见她的小嘴下意识地做着吸吮的动作,薄唇弯了下,轻喃出声,“这个贪吃的小猫!”

    双脚移动替护士打开了房间的门,看着她抱着孩子重新走进育婴室的门,男人才转身重新走进了病房。

    轻柔的视线落在女人祥和的睡颜上,顾展铭瞥了眼身边的沙发,垂眸沉思了下,脱下外套搁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向女人所在的方向移动。

    睡梦中的女人察觉身边有些许的动静,柳眉轻蹙了下,却也没有挪动身体,鼻息之间依旧发出轻缓的呼吸声。

    看着依旧陷入深眠的女人,顾展铭展着长臂将人轻拢进怀里,深邃明晰的下颚搁在她的发顶上轻轻地摩挲了下,眼帘下压遮住了略显疲惫的长眸,伴随着女人绵柔的呼吸声进入睡梦中。

    汪楚妍再次站在郊外别墅前,抬着视线看着眼底依旧令她觉得不舒服的豪华房子,女人的眉心紧皱着,她忽然有点后悔独自跑过来。

    贝齿紧咬着嘴角,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着,看着眼底依旧紧闭的铁门,女人的眼底满是挣扎。

    “既然到了门口怎么不想进来坐坐?”就在女人犹豫不决想要转身再次逃离时,她眼底紧闭的门猛然间被人打开来,一道阴柔清媚的声音从门后穿来,攥住了女人想要离开的双脚。

    出现在视线里的男人,身材纤瘦高挑,身穿一套白色的西装,肤色白皙,五官立体明晰,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浅笑。

    看着面前这个跟她共享过一个男人的人,汪楚妍实在生不出过多的好感,只是碍于今天来的目的,女人只能扯着嘴角对他勉强笑了下,“莫源生过来了吗?”

    “莫太太,进来说吧!”将门打开,声音依旧轻轻柔柔,简墨招呼着汪楚妍走进这套掩盖在树影里的房子,“源生说,他马上就过来了!”

    “既然他没来,那我下次再过来吧!”看着站在门边,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笑容毫无恶意的男人,汪楚妍却是往后退开了一步,心中警铃大作!

    “源生说,你这次要是离开,下次就别过来了!”看着转身想离开的女人,简墨依旧轻柔的声音从背后包围上来扯住了她迈开的双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