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七章 简墨(哪个宝贝还记得这个?)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次的事情,展铭跟我们说的就是事实吗?”南宫成燕脸上敛了笑容,非常认真地看着夏琳君问道,细眉之间拧着浅浅地皱痕。

    “你怎么会怀疑展铭跟你说的不是事实呢?”放下手指间把玩的玩偶,夏琳君抬着目光好笑地看向身边的女人。

    “看你这爱搭不理的样子,其中没有猫腻你自己相信吗?”睨着满脸好笑的女人,南宫成燕挑着眉反问道。

    夏琳君脸上的浅笑慢慢地寡淡了下来,抿了下嘴角轻叹了声,身子靠在软枕上,脸上浮起几分苦笑。

    “跟我说说吧!”或许坐的时间有点长了,南宫成燕从椅子上站起身,单手插在后腰上在房间内踱着小步子。

    夏琳君一时没有开口,视线落在她高挺的肚子上,嘴角紧抿,水眸里闪过些许沉思。

    “靠!你这接下来的话难道很刺激人吗?”夏琳君毫无笑意的脸让南宫成燕轻蹙了下眉头,毕竟在她的印象里这个女人的唇角边总是挂着浅浅的笑意。

    “燕子,问你个事情!”目光落在南宫成燕的身上,夏琳君想到她曾经说过的话,“当年你跟展铭结婚,唐萌对你什么态度?”

    看着夏琳君,南宫成燕轻笑了下,随即撇了下嘴角重新走回来在椅子上坐下,眸光轻转想着过往发生的事情,“非常抵触,每次碰面总是耷拉着脸,说话总带刺!”

    “三年后回来,她对你的态度不同了吧?”侧卧在床头,夏琳君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成燕。

    “是啊,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现在毕竟二十三岁了!”挑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南宫成燕总觉得她话里有话,“你这表情什么意思?”

    “你是过去式了,当然没必要费神针对了!”睨着满脸困惑的南宫成燕,夏琳君支着头凝眸说道,“她现在集中全部的精力对付顾展铭的现任呢!”

    “你的意思是,这次你早产是唐萌的行为?”都是聪明人,夏琳君一点拨,南宫成燕就想到了这次的事情,见她拧着眉,面色沉重地问道,声线不自觉地往上提了下,“你可别吓我?”

    轻叹了声,要不是亲身经历她也不相信,“不瞒你,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低声呢喃了句,南宫成燕睁着双眼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了声,“你别告诉我,唐萌对展铭有意思,怎么感觉这么玄幻呢!”

    “唐萌喜欢顾展铭!”夏琳君从床上坐起身,看着南宫成燕认真地点头确认道,“或许更确切地说,唐萌她爱顾展铭!”

    “这不对啊,她现在不是跟李毅峰都订婚了吗?而且据说两人的感情还不错!”手指撑在椅背上,南宫成燕摇了摇头,“你怎么能肯定唐萌她对展铭是那种感情?”

    “我知道你不相信,”看着南宫成燕的样子,夏琳君也不意外,“女人只要爱慕一个男人,从她的眼神你就能看出一二,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观察看看!”

    “我不是不相信你!”看着夏琳君,南宫成燕沉眉解释,“我一直知道唐萌对展铭很依恋,也一直把她对展铭的感情定位成妹妹对哥哥的那种兄妹情,从来就没往别的方向想过!”

    “我以前也一直这么觉得!”点了点头,夏琳君明白南宫成燕的意思,曾经她也是这么想的。

    “那这次的事情,你又怎么会觉得跟唐萌有关?”重新梳理了下从夏琳君话里得出的信息,南宫成燕拧着眉问道,“你有证据吗?展铭不是说一切都是甘月欣做下的事情吗?”

    “这个就是她那晚留下来的!”夏琳君五指张开,掌心中清晰可见的疤痕就落进了南宫成燕的双眼之中,嘴角含笑,女人跟她说起了当晚在那个旋转楼梯上发生的一幕。

    南宫成燕圆睁着双眼不可思议地听完了夏琳君的讲述,她没想到那个美丽优雅,八面玲珑的女人会是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人。

    “你难道没把这件事情告诉唐顾两家的人吗?”沉默了相当长的时间,南宫成燕蹙着眉,神情略显烦躁地开口,“这样的人还留在那里,不觉很危险吗?”

    抿了下嘴角,夏琳君轻叹了声,无奈的双眼看着面前急躁的女人,声音幽幽裹挟着无可奈何,“人性都是自私的,在那样的情况下,唐萌可以辩解她只是为了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而已,最后不过道歉完事!”

    “的确!”夏琳君的推测不无道理,南宫成燕靠坐在椅子上,面色就有点难看了,“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既然她开始出手了,不会因为一次失败而住手的。”

    对着南宫成燕苦笑了下,夏琳君摇了摇头,“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跟孩子,其它的暂时还没有想到!”

    “落下一道闪电把她劈死算了,这么恶毒的人!”只要一想到唐萌想扯着一个孕妇滚下楼梯,南宫成燕血液里的暴力因子就直接刷刷地往上窜。

    “不说这些了,你这次回来这身材怎么出曲线了?”视线上下打量着南宫成燕清减了不少的身体,夏琳君关心地问道。

    “水土不服吧!”苦笑了下,手指轻轻抚摸着圆挺的肚子,南宫成燕跟夏琳君轻声说着在法国的情况,“不过好在,再过段时间总算是要卸货了,人也就轻松了!”

    嗯了声,夏琳君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对着她笑了下,捏了捏南宫成燕搁在床沿的手指,“别担心,我们都会好的!”

    出院的汪楚妍直接住回了汪家,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跟莫源生联系,也不见他再到汪家来。

    汪申弘跟吴秋贞看着回到家沉寂了不少的女儿,两人在心底总止不住地叹气,只要想到汪楚妍身体的变故,更是烦闷地整宿整宿睡不着觉,两人的眼尾隐隐多了几条皱纹。

    而汪楚妍对此却是一无所知,她现在所想的就是尽快跟莫源生离婚,两人对外并没有举办过婚礼,只是私下领证而已,只要去换个本子她又是单身女性了,对她以后再次选择嫁人影响不会太大,毕竟汪家的底子在那里摆着。

    看着手指间捏着的机子,汪楚妍在房间内踱着步子,最后直接拨出了莫源生的号码,她现在非常迫切想要解除这段婚姻,离开这个变态的男人。

    “怎么,想我了?”办公室内的男人扫了眼屏幕上名字,抬着手示意面前正汇报工作的主管暂停,勾过机子接起了电话。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谈谈离婚的事情吧!”男人的声音令汪楚妍一阵反胃,紧蹙着眉心,女人压着声音问着对面的人。

    “离婚?”嗤笑了声,莫源生仿佛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一样,“汪楚妍,这次你只是流产而已,并不是流脑!”

    “莫源生,原本我看在三个孩子的面上想熬着这段婚姻,现在既然孩子也没有了,我们何必作践彼此?”莫源生那略带讽刺的话落进女人的耳中,令她十分的不满,声音里不免带了点出来。

    对着办公室内的几人挥了挥手,莫源生打发他们先出去,捏着机子离开旋转椅站在了落地窗前,声音薄凉毫无温情,“既然你这么迫切地想要离婚,那么条件呢?总要对我有所补偿吧?”

    “莫源生,我需要给你什么补偿?”汪楚妍站在原地笑了笑,简直不相信她听到的,“你这话不觉得打你自己的脸吗?”

    “汪楚妍,想离婚可以,”女人的讽刺,男人并没有放在心上,冰冷的视线扫过面前的景致,声音沉冷裹着不容商量的阴狠,“拿汪氏全部的家当来换!”

    “你做梦!”莫源生的无耻再次刷新了汪楚妍的认知,女人白皙的脸此刻更是毫无血色,捏着机子的手隐隐颤抖着,苍白的唇瓣吐出决绝的声音,“我是绝对不会把汪家的产业交到你这种变态手里的!”

    “不错,这次流产倒把你硬气给流出来了!”对于女人的硬气,莫源生也只是挑了下眉而已,“汪楚妍,你别忘记我手里还有你发骚的视频,那体态匀称的胴体,我想有很多男人想要膜拜亵玩吧!”

    “莫源生,你这个不得好死的畜生,怪不得莫家要断子绝孙,出了你这么个喜欢搞基的男人,”或许是被刺激狠了,汪楚妍对着话筒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仿佛要把压在心底的所有委屈痛恨通通发泄出来。

    本是浅笑的男人,在汪楚妍话音落下后,脸上仿佛被裹上了一层薄冰,通身散发出阴冷的气息,紧抿的嘴角里勾着一丝残忍至极的弧度,“汪楚妍,你找死!”

    男人阴冷的声音砸进女人的耳中,瞬间攥回了她失控的神经,刚才癫狂的声音不断在她的脑海中穿梭拉锯,割裂着她早已脆落的灵魂。

    窗外温暖的阳光打在她的身上,汪楚妍却感觉不到一点的温度,全身仿佛浸泡在冰冷的水里,全身湿透,冷得瑟瑟发抖。

    “莫,莫源生……”颤抖的唇瓣磕碰出断断续续的字句,汪楚妍瘫坐在地毯上,背脊紧紧地抵着床沿,泪水滚出眼睑浸湿小脸,声音轻颤裹着丝丝求饶,“我刚才胡说八道的,你就放过我吧!你既然把唐萌给睡了,你就把她弄到手,唐家大小姐比我有用处多了,帝云的钱更是取不尽!”

    啧了声,莫源生轻笑着开口,“这才是我认识的汪楚妍嘛,刚才那硬气的女人我都怀疑我耳朵失聪了呢!”

    贝齿紧紧地咬住唇瓣,汪楚妍蜷缩在床沿不敢再反驳他的话,她知道这个男人阴狠起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而她刚才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把这个男人最不堪的一面直接暴露了出来。

    她现在真的怕了!

    “既然想谈离婚的事情,那就到郊外的别墅去等我!”女人急促不安地呼吸声落进男人的耳中,令他满意地勾了下嘴角。

    “郊外别墅?”汪楚妍下意识地重复着男人的话,脑海中闪现的是上次无意中跟踪他的车子而到过的别墅。

    潜意识里,女人并不想到那个掩盖在高大树木下的阴冷房子,她总觉得那里隐藏着她未知的危险。

    “你不是去过吗?”笑了下,莫源生阴冷的声音再次穿过来,“上次就在门外盘徊,这次就进去坐坐吧!”

    “离婚的事情,我们就在莫氏谈吧!”摇了摇头,汪楚妍拒绝到那边去。

    “汪楚妍,机会就只有一次,”听到女人的拒绝,莫源生也不在意,凉薄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刚才不是说我莫家断子绝孙吗?养好身体后就准备受孕吧!我跟简墨的孩子可是要借用你的肚子才能出来!”

    既然汪楚妍已经知道他的秘密,莫源生也不藏着掩着,直接点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不过最后的那句话不过是他的威胁而已,她早已没有了这个功能!

    “简墨?”女人低垂着头轻声低喃,如果猜测不错,这应该就是她曾经在莫源生手机里看到的那个男人,那个被他压在身下长相阴柔的男人。

    “去吧,他会好好招待你的!”声音落下,男人随即挂断了电话,捏着机子的手指慢慢地攥紧,舌尖舔了下嘴角,隐在眼底的浅笑透出点点沁凉,薄唇张合声音阴冷,“就让他也尝尝女人的味道吧!”

    蜷缩成一团的女人,手指间的机子已经滑落在地上,双眼无神地盯着脚趾。

    她其实并没有理解刚才莫源生那句:我跟简墨的孩子可都要借用你的肚子才能出来,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杂乱无序的神经让她一时无法做出决定,身边又没有能与之商量的人,十指插进发丝狠狠地攥着,面色痛苦,轻泣出声。

    唐萌随着郑闻怡去拜访探望南宫政宇,在院子里见到了正在散步的南宫成燕,快步迎了上去,拉着她的手拧着眉说道,“燕子姐,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孕后期有点反应,体重就下来了!”对着唐萌笑了下,低垂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

    南宫成燕只要一想到这双白皙柔嫩、形态优美的手,曾像地狱爬出来的枯肢想攥着琳君母女滚下楼梯,她就禁不住在心底打个了冷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