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六章 你是谁?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尾随在几人身后的唐萌,痴恋的目光搁在顾展铭宽阔厚实的背影上,脑海里翻转着保温箱里孩子的模样。

    纤细的手指下意识地抚摸着平坦的肚子,嘴角弯起,喃声低语,“宝贝,你放心我一定把爸爸抢回来!”

    大家回到病房小坐了会儿就起身离开了,在这期间夏琳君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扫过唐萌,见她并没有如之前一样把视线总落在顾展铭的身上,绝大多数的时候总安静地坐在郑闻怡的身边听着大家聊天,只是偶而插句话而已。

    夏琳君总觉得她在心里憋着坏,不知道她这扭曲的脑子里又会捣腾出什么恶毒的计策来。

    “你在想什么?”将人送出病房转身回来的男人,见夏琳君正低垂着头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压下身,俊脸凑到女人的眼底关心地问道。

    看着视线里放大的五官,夏琳君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了几分,却被男人修长的五指掌控住后脑,无法后撤。

    男人的薄唇贴上女人的红唇,这次并没有如之前一样浅尝即止,两条坚实的长臂将人裹进怀里,唇舌在她的檀口中横扫。

    被禁锢在铜墙铁壁之间的女人,半阖的双眸看着眼底深刻的五官,抵在他胸口的双手往外推了推,奈何根本撼动不了分毫。

    轻叹了声,长睫下压遮住了眼中的无可奈何,纤细的长臂绕上男人的颈子,唇瓣开启配合着他的索取。

    男人的唇舌松开女人的丁香小舌,从她清甜可口的唇瓣间撤出,漆黑暗沉的目光攥着眸子里双眼紧闭,呼吸急促的女人,干燥温热的指腹摩挲在她的唇角,胸口激烈的起伏着。

    静寂的房间内,男人拥着女人半压在她的身上,深刻的五官埋在她的发丝中,喷洒出的热气丝丝缕缕地缠在女人的颈子上,薄唇更是有意无意地亲吻着她细腻敏感的肌肤。

    轻颤的长睫掀开,女人的眼底清澈见底,眉心轻蹙,搭在男人肩头的素指轻轻地推了推俯在身上的男人,“展铭,有点重!”

    “抱歉!”男人撑着长臂起身,晦涩难辨的视线攥着女人的眉眼,毫无波纹的眸子落进他深邃的瞳孔,长眉微不可见地轻蹙了下。

    红唇微弯,女人下垂的视线瞥过男人不可描述的地方,下意识地往床铺里侧挪了挪,避开他坚硬如铁的身体。

    男人攥着火星的暗沉目光扫过女人逃避的双眼,薄唇扯了下,长指搁在她的发顶揉了揉,低哑的声音宠溺而无奈,“在想什么呢?”

    撇了下嘴角,女人横了眼男人,红唇隐着几丝羞涩轻喃出声,“我想什么,你心里没数?”

    拳头抵在唇畔上,男人轻咳了声,暗沉的视线从女人粉嫩的脸上移开,顾展铭起身径直走向桌子,长指拿起摆在上面的一杯冷水灌进了嘴里。

    入口的冰凉稍稍浇灭了体内的火热,跳跃在深眸中的火星渐渐地熄灭,顾展铭搁下手指间紧握的杯子,已然松弛的身体重新回转面对床上的女人。

    “看你今天的心情不错,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目光幽幽地搁在女人浅笑的脸上,顾展铭轻哑开口,深眸中荡涤着丝丝温情。

    “就是想到燕子他们要回来了,心里高兴罢了!”对着男人笑了笑,夏琳君跟他解释着,“这一出去都好几个月了,也不知道她现在都胖成什么吨位了!”

    看着夏琳君嘴角边的浅笑,顾展铭沉默了会,并没有告诉她这几个月南宫成燕在那边其实过得并不怎么舒适,体重比去之前清减了很多。

    “她回来你就知道了!”薄唇弯了下,男人低声开口,“也不过还有七十几个小时就能看到了!”

    “倒是没想到,我们的孩子会比她的孩子出生的早!”脑海里划过南宫成燕那粗壮的腰身,夏琳君轻叹了声,红唇轻弯,苦笑了下。

    男人嘴角边弯起的弧度慢慢地淡了下去,这是他永远无法逃避的事实。

    这个事实提醒他,他在做父亲方面有多失职!

    女人轻抬的视线扫过男人沉默寡冷的脸,夏琳君垂眸沉思了片刻轻声开口,“你别多想,刚才那些话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嗯了声,顾展铭对着女人轻点了下头,侧身走向沙发,声音低沉裹着淡淡地苦涩,“你眯会儿,我处理下公司里的文件!”

    看着男人高大的身躯坐进沙发,视线落在他落寞的脸上,女人低垂着双眼看着掌心中的疤痕,如贝的素齿轻咬着内唇,瞳孔中浮过些许伤感。

    看着前面行走的几人,唐萌放慢脚步接起了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她并不熟悉,看着来电显示是本地的,女人也没有多想就接了起来,“你好!哪位?”

    “是唐小姐吗?”话筒里静寂无声没有别的杂音,仿若从枯井里传出来,透着些许的冷寂。

    “我是,你是哪位?”女人的眉心轻皱了下,显然对面的声音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甘小姐让我问问你,你什么时候把她从牢里弄出来!”对面的男人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你是谁?”唐萌捏着机子站在原地,微眯的双眼搁在对面的松树上,嘴角勾着淡淡的弧度,声音轻柔透着些许的诱惑。

    “唐小姐,我也只是受人之托办事而已!”话筒里的声音依旧清冷无波,丝毫没有受到唐萌声音里的友善所迷惑。

    “你告诉她,我正在想办法!”抿了下嘴角,唐萌眼神渐渐冰冷下来,压着声线跟对面的人说道,“让她安心在里面呆着,我很快会把她弄出来的!”

    “行!那我就这样回复甘小姐了!”对于唐萌的话,对面的人似乎也没有怀疑,得到她的承诺也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

    收了电话顺手把机子放回了包里,瞳孔中流转的冰冷渐渐被温暖的光线打散,唐萌看着站在车旁等着她的郑闻怡,嘴角弯起露出如这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轻抬着双脚往前走去,她始终相信生活会朝着美好的方向走去!

    南宫成燕站在夏琳君面前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当天他们从法国乘坐私人飞机回来,到达衢城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家里收拾安顿好也已经到晚上了,三人都挺疲惫也就没有过来了。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谢芝琳看着病床上的女人,脸上满是疼惜,侧身看了眼南宫成燕依旧没有动静的肚子,颇为感慨地说道。

    “爸看上去倒是非常精神!”拉着谢芝琳的手,夏琳君转开了话题,她并不想在这个愉快的时刻提起这些伤感的话题,女人含笑的目光搁在南宫政宇的身上,脸上是压不住的笑容。

    “我也这么觉得!”坐在沙发上正跟顾展铭聊天的南宫政宇听到夏琳君的话,附和地点头,随即跟着哈哈笑了两声,“还是丫头眼神好,不像这两个,一天到晚规定我不许做这个不许做那个,搞得我像是豆腐做的,一碰就碎似的!”

    “妈跟燕子也是担心你,毕竟这手术刚做完没多久!”看着身边的两个女人,夏琳君轻笑着回应南宫政宇地抱怨,“还是要多注意点的!”

    “看到了吧?琳君也这么说,你不听我们的,总该听听她的吧!”南宫成燕轻抬着下巴看着端坐在沙发里的男人,非常嘚瑟地开口,“你回来之前可是答应过的,只要琳君也这样说,你就无条件服从的!”

    “行,我听你们三人安排,这样总可以了吧!”摇了摇头,南宫政宇瞪了眼拆他台的夏琳君,满是无奈地说道。

    “爸真这样说的啊?”夏琳君倒没想到南宫政宇会宝压在她身上,抿唇轻笑了下。

    “可不是!”撇了下嘴角,南宫成燕愤愤不平地开口,“他就相信他的干儿子媳妇,我们只有羡慕妒忌的份!”

    噗嗤笑了声,夏琳君抬着手指直接点在南宫成燕的额头,“看把你给羡慕的,这里都长皱纹了!”

    “你这样就不对了哈!”揉着眉心,南宫成燕横着夏琳君非常不满地抱怨,“明知道我最在乎美貌了,你还用这个攻击我,小心我对你打击报复!”

    跟南宫政宇低声轻聊的男人,偶而抬着目光看着满是笑容的女人,她知道她此刻眉眼之间的笑颜是发自内心的。

    之前虽然也见她经常的笑,只是那眉梢总挑着些许的轻愁,眼角隐着淡淡的忧虑。

    “小宝贝长得真是漂亮!”笑闹了一阵,南宫成燕看着面前气色不错的女人,轻声跟她说道,“眉眼倒是跟你有几分相像!”

    “这么小哪能看得出来啊?”睨着南宫成燕,夏琳君好笑地摇头。

    “她眉眼之间已经有你的影子了,不信你问妈!”回过头瞥了眼沙发上的顾展铭,南宫成燕看着夏琳君说道,“刚才她也说像你多点,你家这位可是老大不高兴来着!”

    抬着视线看了眼正跟南宫政宇说话的男人,见他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深邃的瞳孔里隐着淡淡的浅笑,女人垂下眼帘避开了他的注视。

    南宫成燕的视线搁在夏琳君的身上,细眉挑了下,她总觉得这次回来两人之间的气流有些不对劲。

    “他们两人本来就有夫妻相,孩子的眉眼像谁还不是一样!”谢芝琳嗔笑着瞥了眼南宫成燕跟夏琳君说道,“这次回来,看你们两人这五官越发的像,不知情的还以为你们是兄妹呢!”

    “你不说我还没注意,你一说我也真这么觉得!”南宫成燕从椅子上站起身,视线在两人脸上来回扫着,啧啧称奇,“相学上说只有夫妻感情好,这容貌上才会越发的相似,你们两人可真是羡慕死我了!”

    “是有这么一说!”对着南宫成燕点点头,谢芝琳附和着,然后看着她满是惆怅地开口,“你什么时候也能找个这样情投意合的另一半,我就不发愁了!”

    “妈,你跟爸可没有夫妻相!”看到谢芝琳又把话题引到了她身上,南宫成燕赶紧把南宫政宇扯进来,挑着眉对她说道,“我觉得你们可以报个旅行团,跟团出去旅行段时间增加一下夫妻感情,或许等你们再回来时,比琳君跟展铭更让人羡慕也不一定!”

    “你就是嘴皮子厉害,其他什么都不行!”抬着手指戳了下她的肩膀,谢芝琳一副恨铁不钢地开口。

    “我有你们这么厉害的父母就行了,我稍微无能点也没关系!”把头搁在谢芝琳的肩膀上,南宫成燕无赖地开口,“何况我还有琳君跟展铭可以依靠,就更不必发愁了!”

    “你可真说的出来!”谢芝琳瞪着肩膀上的人,一副没救的表情看着她。

    几人说笑了阵,顾东兴夫妻两人也赶了过来,三家人聚在病房里又是一阵寒暄。

    “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吧!”眼看午饭时间也到了,郑淮西就对谢芝琳说道,“我们也好再说说话!”

    “那你们去吧,我就留在这里陪着琳君一起吃营养餐提前感受下!”看着面前的几人,南宫成燕轻笑着开口说道,“然后我们两个女人也能趁着这个机会说些私密话!”

    “也行啊!”谢芝琳对她这样的安排没意见,“你们两姐妹就好好说说话吧!”

    “展铭,你打个电话过去帮燕子也定份营养餐上来,”郑淮西看着顾展铭开口,侧身瞥了眼南宫成燕忧愁地开口,“只是跟琳君一样的套餐,不知道燕子够不够吃啊!”

    “西姨,你这样就太过分了!”捏着依旧圆润的腰身,南宫成燕瞪着郑淮西闷闷地开口抗议。

    郑淮西跟谢芝琳对视了眼,两人轻笑着摇了摇头往外走去,都对南宫成燕地抗议选择了无视。

    视线扫过病床上的女人,见她正垂着视线看着南宫成燕给她带来的小礼品,男人抿了下嘴角,转身跟着几人的身后往外走去。

    南宫成燕的目光从顾展铭的背影上撤回,看着此刻正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玩偶上的女人。

    她在心里肯定,刚才的猜测没有错,这两人之间的确出问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