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第七百八十五章 她可真幸福!

时间:2018-05-24作者:若霖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人浩浩荡荡地走出病房后,房间内就冷寂了许多,夏琳君双眉之间的细纹并没有随着几人的离开而有所舒展,反而更深了几分。

    在这个不安的时期,她并不希望有外人经常出入育婴室去看望孩子,她怕意外会再次发生。

    女人轻拧的视线搁在掌心中,手指沿着疤痕慢慢地摩挲着,思索着拒绝外人探望的理由。

    “姐!”重新回到病房的夏琳昔看着陷入沉思中的女人,蹙眉叫了声。

    “她们呢?”视线在夏琳昔的身后看了眼,其余三人并没有回来,夏琳君看着坐在身边的女人开口问道。

    “吴阿姨跟汪小姐走了,西姨到医生办公室去了!”简单地解释了句,夏琳昔就追问着夏琳君刚才这样安排的原因,“汪楚妍也有问题吗?”

    “汪楚妍是清楚温泉山庄那一晚,唐萌房间内的男人是莫源生的,但是她却能这样若无其事地继续跟唐萌来往,你不觉很奇怪吗?”拉着夏琳昔的手,夏琳君低声呢喃,眉目之间满是困惑,“一个女人能心大到跟自己丈夫睡过的人继续做朋友,我总感觉匪夷所思!”

    “或许是看在汪唐两家老一辈的交情上呢!”沉默了会,夏琳昔跟夏琳君说道。

    摇了摇头,夏琳君也没有半点头绪,低垂的视线里是当天早上她被众人围攻时,汪楚妍低声安抚唐萌的画面,以及当时她置身事外正气凛然的模样。

    “那么,这老一辈的交情她看得真是重了!”抿唇笑了下,既然想不通,夏琳君也不再纠结,“你回去吧,唐屹弘可能在下面等急了!”

    “我离开后,她要是再来探望怎么办?”夏琳昔拧着眉看着夏琳君,忧心忡忡地开口,“看西姨那自豪骄傲的样子是一点都没有防备的,她现在巴不得向每个人嘚瑟她的宝贝孙女呢!”

    紧抿着唇角,夏琳君也是比较忧心这点,如果唐萌来看,郑淮西就更是高兴,根本不会有任何怀疑。

    她想动点手脚,就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放心,我有对策!”拍了拍夏琳昔的手背,夏琳君凝眸说道。

    知道夏琳君心里有成算,夏琳昔也就停了话题,不过仍旧叮嘱了句,“还是要小心!”

    嗯了声,夏琳君也知道在孩子的事情上可不能有半点马虎,否则留下的只会是痛苦跟遗憾。

    顾展铭回来时,房间内并没有人。

    抬着手腕瞥了眼时间,男人放下手里提着的电脑包转身再次走出了房间。

    看着正低头跟保温箱里轻声软语的女人,男人的目光落在她嘴角边那温柔地能挤出水的弧度上,薄唇跟着弯了弯。

    此刻的他就站在门外,深邃的眸光紧紧地攫住视线里的一大一小,心底荡漾着丝丝柔情。

    或许是察觉到男人的注视,本是低垂着头跟孩子轻声细语的女人抬起目光看了过去,恰好对上男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挽在唇边的温柔浅笑哏了下,夏琳君垂眸继续跟孩子逗弄了会儿就站起了身。

    “你怎么不进去?”走出房间,夏琳君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疑惑地问道。

    “今天去的地方比较杂,身上的衣物没有换洗过,还是算了!”展着长臂,顾展铭把夏琳君横抱在怀里往病房走去。

    视线在男人的胸口划过,夏琳君嗯了声,双眼低垂落在她粉色的指甲上,女人沉眸想着等一下要说的话。

    “琳昔她回去了?”把夏琳君重新放回床铺,顾展铭脱下外套搁在了沙发上顺口问着。

    “中午就收拾东西回去了!”眼角弯了下,目光搁在男人的身上,夏琳君轻笑着跟他说道。

    “我们过几天也可以回去了!”双脚移动重新走到夏琳君面前,在床边坐下,长指探出拂过女人额前垂落的碎发低声说道,“你也早想回去了吧?”

    “那是当然的!”身子往后挪了下,慵懒地靠在床头,视线在面前高配的房间内扫过,夏琳君笑了笑,“这里虽然什么都有,总归没有家里方便!”

    “再熬几天!”捏了捏女人的小手,顾展铭低声安抚。

    “展铭,你能跟医院沟通下,让他们下个硬性规定育婴室一天探访的次数吗?”双眼落在男人骨节分明的长指上,女人抿了下嘴角低声开口。

    男人的目光落在女人低垂的发顶上,长眉轻蹙了下,毕竟之前都好好的,今天忽然之间提了这个要求,他还是有些许的困惑,“今天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今天吴阿姨跟莫太太过来,她们一起去看了孩子,”重新抬起头,夏琳君双眼坦荡地跟男人的目光对视着,“我就在想,这每天进进出出这么多人,而放在里面的孩子又都是新生儿,他们的抵抗力本就不好,我就怕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到时候后悔也晚了!”

    沉默了会,男人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我会找院方沟通的,之前的确是疏忽了!”

    “或许人家医院就有这方面的规定,而他们看在我们的面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毕竟是育婴室,夏琳君可不相信医院方面没有这方面的先见之明。

    只是碍于顾家在衢城的地位,有些事情看得过去就应付了事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的确是我们的不对!”男人长眉压了几分,脑海里划过育婴室里那些可爱的孩子,顾展铭的心里涌起一抹愧疚,“好在,目前没有发生不能挽回的事情!”

    见男人听了进去,夏琳君松了口气,这样虽然不能完全避免,但是最起码这有限的探视权基本握在了手里,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了。

    “既然想到了,我现在就到院长办公室走一趟!”瞥了眼手腕上的钻石手表,顾展铭松开捏着女人的手站起了身,“我很快就回来!”

    对着男人点了下头,搁在腹部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夏琳君看着他转身走出了房间。

    含笑的目光落在手指上,掌心中依旧残留在男人的温度,嘴角抿了下,抬着视线看向窗外,静待着他的消息。

    从这个下午开始,医院下了一个硬性的规定:育婴室只对孩子的父母开放,其他人一律谢绝探望保温箱里的孩子。

    当然为了照顾孩子的爷爷奶奶以及其他亲属,医院把原来掩盖上的纱帘拉开,这样孩子的其他亲人站在落地窗外也能看见放在保温箱里的孩子。

    “怎么会突然有这种硬性规定?”郑淮西跟顾东兴站在落地窗前,睁着双眼巴巴地看着里面的孩子,禁不住跟身边的男人低声嘀咕。

    “也是为了孩子的安全,我们要理解!”含笑的目光搁在保温箱里,顾东兴倒是能理解医院方面做出的决定。

    毕竟里面的孩子都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自身的提抗力还没有完全形成,这进出的人多了难免会带些病菌进去,这要发生交叉感染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回身瞥了眼顾东兴,见他双眼冒光地盯着里面的宝贝,眼帘眨都不肯眨一下,郑淮西垂眸低笑了声,“走吧,等孩子回家了,我们就可以每天抱着她了!”

    话音落下,她包里的机子响了起来,移动的女人停下脚步接起了电话,“唐萌!”

    “西姨,我们已经到医院住院部了,你们在哪里?”抬着视线看着面前的大楼,唐萌的脸上满是笑意,柔声问着对面的女人。

    “你们来了?”郑淮西一听唐萌已经到了医院,侧身看了眼顾东兴,“我们在xxx楼sss号,你们上来吧!”

    挂断电话后,郑淮西就跟顾东兴往夏琳君所在的房间走去。

    唐萌跟郑闻怡要来,这是昨天在唐萌的病房决定下来的。

    “爸、妈!”看着推门进来的两人,原本正低头喝着汤水的女人停下了手指间的动作,擦了下嘴角,接过王阿姨递过来的温热的毛巾摁掉了额头冒出来的热汗,“你们来了!”

    “你继续吃吧!”视线在女人面前的碗里扫过,郑淮西对她笑了笑,跟顾东兴一起坐进了沙发,“你闻姨跟唐萌也马上上来了!”

    “她们也来了?”夏琳君拿着毛巾的手顿了下,眼角眉梢跟着弯了弯,“这个姑姑倒真是有心了,自己的伤都还没好利索就跑来看小宝贝!”

    “昨天我在那边,她就吵着想过来了!”看着王阿姨把夏琳君面前的碗筷收拾了,郑淮西跟她说道,“那丫头还说等小宝贝大点,她就每天带着她出去晃荡嘚瑟去!”

    “那时候她哪有时间啊!”提了下身后靠着的软枕,夏琳君轻笑着应道,“她自己的孩子都让她忙不过来了!”

    “说的也是!”对着夏琳君笑了下,郑淮西也知道这些只是玩笑话,说出来也只是图个氛围,“再说了,她想带我家的宝贝,我还舍不得呢!”

    说笑间,唐萌跟郑闻怡就推门走了进来,夏琳君的脸上始终挂着柔和的笑,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柔声打着招呼,“闻姨,唐萌你们来了!”

    “嫂子,你这气色看上去不错哎!”唐萌快步走到夏琳君的面前,含笑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过,声音里满是羡慕,“这白里透红的,看样子展铭哥把你照顾的很好!”

    “你的气色也不错!”视线扫过女人打着石膏的手,夏琳君看着坐在床边的唐萌,声音里满是后怕,“当时看着你滚下楼梯被那么多人压在身下,我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真怕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不过事实证明是我太紧张了!”

    “说起这件事情,我还得跟嫂子道歉,”侧身看了眼沙发上的几人,唐萌低垂着头跟夏琳君说道,声音里满是歉意,“当时展铭哥要不是抱我离开,你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

    “你是她的妹妹,当时的你又是满面泪水看着异常的痛苦,他抱你离开也是应该的!”拍了拍唐萌的手,夏琳君轻笑着说道,“何况现在我们都没事情,也不必再提这件事情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郑淮西的目光在两张满是笑容的脸上扫过,眉心轻蹙,虽然感觉哪里不对却也没有深想,“一个是妹妹,一个是妻子,展铭的确没办法取舍!”

    “妈说得对,两个都是至亲,他先关注谁都没错!”对着郑淮西笑了下,夏琳君收回视线看着面前的女人,“所以你就别多想了,我也没怪过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人。”

    “嫂子真好!”拉着夏琳君的手,唐萌充满感激地说道。

    含笑地视线却是充满探究地看着面前表现地异常大方的女人,试图从她的眉眼里找出她气闷难受的神色,却发现根本没有!

    “唐萌说想要去看看我们家的小公主,不知道现在方便不方便?”目光在两个相处融洽的女人身上划过,郑闻怡问着夏琳君说。

    “现在没办法到里面看了!”郑淮西率先接过了话题,看着郑闻怡摇了摇头,“现在医院有了硬性规定,除了父母其他人都只能隔着玻璃看孩子!”

    夏琳君的目光一直锁在唐萌的眉目之间,当郑淮西说不能进育婴室去看时,她看到这个女人的嘴角抿了下,眉心微不可见地蹙了下。

    “是啊!医院给出的解释是现在正值各种流行病高发时期,进出的人太杂对里面体质本就虚弱的孩子不好!”看着郑闻怡,夏琳君搬出了医院官方的说辞。

    “那我们就在落地窗前看看吧!”对于郑闻怡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她其实并不特别的在意。

    唐萌搁在手包上的手指紧了紧,浅笑着点了点头,略有些遗憾地说道,“原本以为可以抱抱她的,看样子也只能等宝贝出了育婴室了!”

    “对啊,现在可以把孩子给抱出来吧?”郑淮西看着夏琳君,双眼带着期盼地开口。

    “这个好像也不行,他们也有了规定,只能在特定的时间内由护士抱出来交给父母,这是方便那些需要喂母乳的家庭,而那些直接奶粉喂养的根本不让孩子出育婴室!”夏琳君抱歉地看着郑淮西解释道。

    在心底悄悄地松了口气,还好医院追加了这条,否则她实在是没理由拒绝。

    “那也没办法了!”看着唐萌,郑淮西轻笑着说道,“等以后孩子回香泉湖了,你到那边去抱吧!”

    “那也只能这样了!”看着几人,唐萌遗憾地摇了摇头,侧身看着夏琳君说道,“只能等你们出院了,我到香泉湖去抱我的小侄女了,嫂子到时候可千万别把我拒之门外啊!”

    “怎么会呢?”女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你是孩子的姑姑,我怎么可能拒绝你进来,你就喜欢多想!”

    “那就一言为定了!”唐萌挑着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唇角跟着弯了弯,“我是真喜欢我们家这个漂亮的小公主!”

    “其实你跟李毅峰可以早点要孩子的!”看着唐萌,夏琳君轻笑地说道,侧身看着郑闻怡继续开口,“闻姨,你说是吧?”

    “你说得对,我是比较赞同的!”看着唐萌,郑闻怡满口应下。

    “妈,我们去看孩子吧!”唐萌从床上站起来,看着满脸笑意的女人开口,“这生孩子也是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哪那么容易?”

    “就你的理由多!”抬着手指戳着唐萌的额头,郑闻怡满是无奈地开口。

    几人说笑着再次离开了病房,夏琳君双眸缩了下,嘴角勾起愉悦的笑痕。

    唐萌的厚脸皮,再次刷新了她的底线,原本以为这次的事情她多少会有点歉意,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想到唐萌此刻站在落地窗外看着里面的宝贝却无计可施的样子,夏琳君的心情就没来由地又好几分,嘴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

    “太太今天心情很好吗?”给夏琳君倒了杯温水,王阿姨满脸笑意地开口。

    “当然!”拿着杯子搁在唇边抿了口,夏琳君眼底的笑掩都掩不住,“还有几天就能回家了,我能不高兴吗?”

    “的确是件高兴的事情!”对着夏琳君笑了笑,王阿姨知道她此刻愉悦的心情绝对不只是因为这件事情,不过她不说,她也不说破。

    医院给了顾家特别的照顾,孩子的保温箱直接被放置在了落地窗前,房间外的人只要低着头就能看到眼前的宝贝。

    这也是顾东兴并不在意的原因,只是隔了层玻璃而已,并不妨碍近距离看他的小宝贝。

    “这小脸袋又白了几分!”郑闻怡看着眼底愈发好看的孩子,低声跟身边的郑淮西说道,“看她的手指细细长长的,以后搞不好能成钢琴家!”

    “成不成什么家,我现在倒还没想,我现在就想早点把她抱在怀里亲两口,这个倒是真的!”郑淮西低垂的视线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底熟睡的小宝贝,跟身边的女人嘀咕着。

    “看把你给急的!”侧身瞥了眼郑淮西,郑闻怡叹息声了,“你这都已经到眼前了,就别着急了!”

    看了眼心情低落的女人,郑淮西知道她想起了琳昔那个流掉的孩子,也是跟着叹息了声。

    唐萌的视线紧紧地定在眼底那小小的一团上,精致的五官里隐着淡淡的笑容,眸底却是冷光闪烁。

    “展铭哥以后怕是要把这个孩子宠上天了吧!”侧身看着郑淮西,唐萌轻笑着开口,“他以后不会变成宠女狂魔吧?”

    “你用的这都是些什么词?”拧着眉,郑闻怡好笑地瞪了眼唐萌,侧身继续看着孩子,“不过也难说,这么可爱漂亮的孩子你展铭哥想不宠也难!”

    “她可真幸福!”女人的目光落在保温箱里的孩子身上,瞳孔里满是羡慕,她一直想要独占的宠爱却被这对母女直接霸占了。

    她真的好不甘心!

    “你难道不幸福啊?看你这话说的,我可是会伤心的!”郑闻怡瞥了眼唐萌,见她满是笑意的侧脸,忍不住开口抱怨!

    “妈!”看着郑闻怡,唐萌缠着她的手臂满是无奈地叫了声,“你可真会多想,小心我找爸告状!”

    “我们走吧!”看着说笑的两人,郑淮西笑着说道,“下次等她们都回家了,你们到香泉湖看吧,那时候也应该能抱在怀里了!”

    嗯了声,几人转身往回走,唐萌落后了几步,双眼落在走在前面的几个背影上停了几秒。

    转身,视线重新落在那依旧熟睡毫无知觉的孩子身上,女人垂放在身侧的手指紧紧地攥起,修剪地异常圆润的指甲扣进掌心,疼痛才能让她扭曲的头脑保持清醒。

    顾展铭走出电梯正好看到一行人从育婴室的方向走来,男人停下脚步留在了原地,视线在几人身上扫过,低声开口,“闻姨,你们怎么来了?”

    “还不是唐萌,吵着要来看看她的宝贝侄女!”几人走到顾展铭的面前,郑闻怡跟他无奈地说道,“不过现在我们也只能隔着玻璃看看孩子了!”

    看着面前的几人,男人在心里忍不住给夏琳君点了个赞,这么多人进去不知道带进去多少看不见的东西,不过他仍是遗憾地说道,“医院为了保护孩子,我们也得遵守!”

    “听说南宫家要回来了?”看着顾展铭,郑闻怡低声问道,“具体时间有确定下来吗?”

    “后天,那边直接用私人飞机把他们三人送回衢城!”一行人往夏琳君所在的房间移动,顾展铭低声说着那边的安排,脑海里闪过南宫成燕的话,男人低垂的眸子里闪过些许的叹息。

    此次一起来的还有霍靖庭的家庭医生,名义上是为了跟踪南宫政宇的身体情况,实则是为了防止孩子在出生时被掉包。

    前天这边早已安排好的一个孕妇,她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肚子里的是个女宝宝。

    “我原来还以为,燕子要在那边生下孩子后回来呢!”郑闻怡看着郑淮西说道,“前几天,我还在想,到时候我们几家一起过去看看,顺便在那边玩几天!”

    “应该是不想跟那边过多接触吧!”毕竟霍靖庭已经有了未婚妻,这次南宫政宇的手术又是那边安排的,孩子再生在法国,怕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小说推荐